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七)

2.敌基督的利益

(4) 前途命运

上次交通的是敌基督利益的第四条——前途命运,这一条里又分了五条,你们先把这五条温习一遍。(第一条是如何对待神的话,第二条是如何对待本分,第三条是如何对待对付修理,第四条是如何对待效力者,第五条是如何对待在教会中的地位。)上次交通了第一条,敌基督如何对待神的话。首先,咱们用了“研读”这样一个词来揭示敌基督对待神话的一个主要的态度。“研读”这是敌基督这类人对待神话的一个主要的、基本的态度,他们对待神话并不是接受、顺服的态度,而是研究神的话。他们并不是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人该持守的道来接受、对待,并不是以寻求真理、接受真理这样的态度来对待神的话,而是处处以自己的欲望、野心,以自己的前途命运为目标,在神话中找他们所要的归宿与前途命运,他们对待神话的一个主要态度就是处处与他们的前途命运挂钩。从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上来看,这类人的本性实质就是对神的话不是真实地相信、接受与顺服,而是研究、分析,在神话中找便宜,找好处。从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上来看,他们对神的相信有几分?他们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从实质上来看,他们对神没有真实的信。那他们为什么还能捧着神的话读呢?从他们的本性实质、存心与欲望上来看,他们并不是想从神的话中得着真理,得着性情变化的道达到蒙拯救,而是想从神的话中寻找他们所要的东西。找什么呢?找奥秘,找天机,找一些高大上的道理、高深莫测的知识。所以,从这类人对待神话的态度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不信派,他们所要的东西无非就是好的归宿、好的前途命运,他们并不是用真心来接受神的话,而是企图从神的话中找到各种机会、各种途径去得着他们所要的东西,满足他们得福的欲望、野心。所以,这类人从来不会将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他们该守的道。敌基督对待神的话是这样一种态度,那对待神话当中神对人类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他们又是怎样的态度呢?今天咱们就交通第二条——敌基督如何对待本分,来揭露敌基督对于本分这方面有怎样的一些表现与态度。

2) 敌基督如何对待本分

敌基督不是以接受、顺服的态度来对待神的话,那他们对神话中要求人类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一条,当然也不会以接受真理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所以,他们一方面抵触神托付给人的本分,不想尽本分,另一方面又怕失去得福的机会,这样就产生了一种交易。什么交易呢?他们在神话中发现,如果不尽本分,人有可能就会被淘汰;如果不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人就没有机会得着真理;如果不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以后人可能就会失去在天国的福分。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如果一个人不尽本分,那必然会失去得福的机会。他们在神话中、在多次的交通讲道中得着了这样的信息之后,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尽上受造之物本分这样的一种欲望与兴趣。产生了这样的欲望与兴趣,就代表他们能真心为神花费,能真心尽上自己的本分吗?从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上来看,这一点很难达到。那他们又是怎么尽上自己本分的呢?这在每个人心中应该都有一本账,这本账里应该有一些具体的故事。那敌基督心里的这本账是怎么算的呢?他们算得很精细,很精确,很到位,很用心,这可不是一笔糊涂账。当他们决定要尽本分的时候,他们先盘算,“我现在如果要尽本分就得放弃家庭的天伦之乐,也得放弃工作,放弃世界的前途。那我放下这些东西来尽本分能得到什么呢?神话说,在这末了的时代能遇见神,能在神家中尽上本分,最终能剩存下来的人都是能得大福的人。神话既然这么说了,估计神能照着这些话去作、去成就。另外,神对这些能尽上本分、能为神花费的人还有很多应许呢!”通过研读神的话,他从神话中解析出不少关于在末了时代神对尽本分之人的应许,加上个人的想象,个人对这些话的分析、研究所产生出来的观念,他对尽本分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冲动,然后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海誓山盟,立下心志愿意为神撇弃、花费一切,此生为神献上,放下所有肉体的福乐与前途。虽然是这样祷告了,话语似乎听着都对,但是内心深处怎么想只有他知道,也只有神知道。听他祷告的话,听他立的心志,似乎没有掺杂,只是为了完成神的托付,只是为了尽上本分,满足神的心意,但是他内心深处却盘算着如何才能通过尽本分得着福气,得着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做才能让神看见他所付出的,才能让神对他所付出的、对他所做的留有深刻的印象,从而纪念他所做的,最终能够赐给他所要的前途与福分。敌基督在决定要尽本分之前,内心深处对前途、对得福、对好的归宿甚至对冠冕充满了期待,抱有最大的信心,带着这样的存心与抱负他们来到神家尽上了本分,那这个本分里面有没有神所要的忠心、真心与真实的信心?在这个时候还看不见人真实的忠心、信心与真心,因为人在尽本分之前心里充满了交易,人是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也是在充满了野心与欲望的前提之下才决定尽本分的。那敌基督尽本分的来源是什么?是交易,是交换。可以说,他尽本分的前提条件就是,“我要是尽上本分,那我就必须得得福,就必须得有好的归宿,神所说的给人类预备的一切福分、一切好处我都得得着,要是得不着的话这本分我就不能尽”。他们抱着这样的存心,抱着这样的野心与欲望来到神家尽本分,似乎也有几分真心,当然对于初尽本分的人来说也可以叫热心,但是这里面没有真实的信心,没有忠心,只有那么一份热心,谈不上是真心。从敌基督这样尽本分的态度来看,这里面充满了交易,也充满了他们对得福、进天国、得冠冕、得赏赐这些好处的欲望。所以在外表来看,很多敌基督在被开除之前也像正常人一样尽本分,甚至他们撇弃的、他们受的苦比有些人还多,他们所花费、所付的代价、所跑的路不亚于保罗,这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得见的。论他们的行为,论他们受苦付代价的心志,他们不应该什么也得不着,但是,神看待一个人不是根据他的外表行为,而是根据他的实质,根据他的性情,根据他所流露出来的以及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性质与实质来看的。

敌基督对待本分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带着野心、带着欲望、带着交易来到神家尽本分,这是他们在尽本分之前内心深处所盘算、所计划的。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他们盘算的核心、重点是什么?就是奔着得福,奔着好的归宿,甚至有些人是奔着躲避灾难,他们的存心就是这样的。他们在神话当中研究来研究去,怎么也没研究出神的话都是真理,神的话中有实行的路,神的话能使人得着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能使人蒙拯救,他们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些。在他们的眼中,不管怎么读神的话,都认为神话中核心的内容、最重要的内容莫过于神对那些为神受苦付代价,为神撇弃花费、跑路作工的人的祝福与应许。当在神话中找到这些他们所认为的最中心、最重点的内容之后,他们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也似乎感觉到自己要得大福了,自己是这个时代中最有福、最幸运的人,所以他们内心深处就暗喜,“我这辈子可是碰上好时候了,赶上好机会了,历世历代那些使徒、先知,那些跟随神的人都没碰到这个好机会,我碰到了可不能放过,这是得大福、得赏赐、得冠冕的机会啊。所以在世上无论有什么前途、有多高的地位,无论日子过得多么好,我一定得放下,因为这些再高、再好也不是永远的。在神眼中看为必定会腐朽的东西我一定得放下,我放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得眼前的,而是要得着以后更大的祝福、赏赐、冠冕”。所以,他们在内心深处就告诫自己:“无论尽本分受多大苦、跑多少路,无论是坐监还是受酷刑,无论遇到什么难处,我都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不能气馁,要忍辱负重,要坚持到最后一刻,相信神所说的‘跟随到底必然得救’这句话必定在我身上成就。”他们所认为的,心里所想的每一样事、每一个意念有没有真理?没有一样是真理,没有一样是合乎神话、合乎神心意的,全是为个人的前途命运在盘算、计划。他们内心深处对神话中对人类提出的任何一样要求都没有兴趣,置之不理,对神话中对人类的揭示他们在内心深处反感、抵触,甚至产生观念。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些话的时候就直接翻过去不看。对神话中对人类劝勉、安慰、提示、怜悯、体谅的话,他们表示不耐烦,不愿意接受,也不愿意听,认为这些话太假了。对神审判刑罚的话语,对于神在人中间作的试炼工作,他们内心深处感觉反感,不愿意接受甚至是抵触。而唯独对于神对人类的应许、赐福的话他们颇感兴趣,甚至常常拿来阅读,满足自己内心深处迫不及待地想要得着前途命运的心理。当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坚持不下去了,产生疑惑了,信心动摇了,意志不坚定要退缩的时候,就拿出这些话阅读,把这些话当成自己尽本分的动力。对于任何一篇或者任何一段神的话,他们从来不揣摩神话的意思,把神对人类的心意、要求、劝勉都当成耳旁风,置之不理,用轻慢的、漫不经心的态度对待。在他们内心深处认为,“神这么说、这么作无非就是走走过程,谁能接受,谁能听得懂啊?谁能真实地按神话去实行啊?神的这些话都多余,人唯独通过尽本分来换取福分这是最实在的,什么都没有这个实在”,所以他们在神话中翻来覆去地找,找到了这条路途后,就把尽本分当成了得福的唯一途径。这是敌基督这类人尽本分的存心、目的,还有他们想尽本分时内心深处的盘算。那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又有哪些表现与流露,能让人看见这类人的实质就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能尽本分这不是偶然的,他们绝对是带着自己的想法、观点与态度来尽本分的。他们的想法刚才交通了一些,他们的态度当然也离不开他们心心念念所挂念的得福、好的归宿、好的前途命运。就像商人做生意似的,三句话不离本行,什么事都与钱挂钩,什么事都与利益挂钩。敌基督做什么事都与前途命运挂钩,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真实的实质,也是他们内心深处所要得的东西。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实质,才能让人看清为什么这类人最终会被淘汰。

敌基督这类人到底是如何尽本分的?首先,在神的话中神对各类人都有要求,对各类本分、各类工作都有要求与明确的说法,这些话都是对人类的要求,这些要求就是人该遵守的,也是人该达到、该实行的,敌基督对神的这些话是什么态度?他们是不是存着顺服的态度?是不是存着虚心接受的态度?肯定不是。他们来到神家尽本分,就他们的性情,他们能不能完全按照神家的要求来对待本分?绝对不能。他们尽本分的时候先想,“我尽这个本分怎么做才能出头露脸,才能让上面知道,让弟兄姊妹高看?”敌基督这类人到一个人群中尽本分的时候,他们首先想的不是寻求自己所尽的本分有什么原则、神的要求是什么、神家的规定是什么,而是先打听尽这个本分能不能有更多人高看、上面知不知道、在这个组里谁的业务最好、谁是负责人。来到尽本分的环境之后,他想的、他要知道的、要明白的不是先明白真理,不是先解决如何才能尽好本分,如何不打岔、不搅扰,如何能把本分尽好满足神心意,而是先想到自己在这个人群当中怎么能立足,怎么能有地位,怎么能够让人高看,怎么能够在这个人群当中成为佼佼者、能够出人头地、能成为领导这个人群的那一位。他这是来尽本分的吗?(不是。)他是来干什么的?(当官。)他说:“我这个人在世上就要强,在什么人群当中我都要当一把手,二把手我都不当,谁都别想让我做跟班的。我到哪个人群中就想当头儿,就想说了算,如果不让我说了算,那我就想方设法让你们都服气、都选我,选上我之后我就要说了算,就要一手遮天。”敌基督这类人无论在哪个人群中尽本分,他都不会安于做一个最小的跟随者。他最热衷的是什么?发号施令,让别人听他的。他最热衷做的事并不是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在自己的本分上多下功夫、多付代价,多花时间和精力,尽上自己该尽的那一份,而是研究如何能够在人事上或者业务上成为一个领导别人的人。他就不愿意被别人领导,就不愿意做跟随的,就不愿意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的人。无论尽什么本分,如果不能出头,如果不能当领导别人的人,他尽本分就觉得没意思,如果自己还不能说了算,那就更没意思,更不想尽了。如果尽本分能出头露面、能说了算,那他就做得比谁都有劲。他心里对本分的理解就是要出人头地,满足好胜心,满足自己的欲望、野心。在尽本分期间,他除了争强好胜,处处要争着出风头、要拔尖、要高人一等之外,还要琢磨怎么能够保住自己现在的地位、声誉与名望。在他尽本分的人群当中,如果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名望,他就要不择手段、毫不手软地将其打垮、除掉,甚至用卑鄙的手段打压那些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比较拥护的、正直的人。对于一些在本分上、在业务上有出色表现的弟兄姊妹,他内心深处充满恨恶、厌憎,恨到什么程度?他心想:“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咱俩势不两立。我要是不把你打垮、除掉,我就誓不为人。”对于给他提出不同意见的、揭露他一些不足的或者对他的地位有威胁的弟兄姊妹,他都不会放过,都不能正确对待,更不能从神领受。他对待任何人的态度只有一个:只要威胁他的地位就打垮、除掉,对他溜须拍马的无论做什么坏事都是他的死党,无论这些人给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造成多大的损失,他都不管,都包庇。敌基督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始终都在经营自己的名利地位,就是在经营他的独立王国,他尽本分的实质就是为他自己的独立王国奋斗,就是为他自己的前途命运奋斗。

有些敌基督在一个小组带领十几个人,有些敌基督带领一处教会或更多的人,不管他带领多少人,当他尽本分的时候就已经在控制这些人,在这些人中间作王掌权了。他们不管神对这些事是如何定罪、如何厌憎的,他们只管死死地抓住自己手中的权力,死死地控制着手下能控制的人。所以,从敌基督尽本分的存心、动机上来看,他们的实质是邪恶、凶恶的。那从他们尽本分的表现上来看,他们流露的是什么性情?同样还是凶恶的性情。这个凶恶的性情是怎么定性的?就是他们尽本分虽然能受苦、能付代价,但是他们所尽的本分没有一样是按着神的话去做的。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不寻求真理原则,不寻求工作安排,也不寻求神家对各项工作制定的原则,只是满足于个人的喜好、个人对权力的欲望,还有个人好做的心。统统这些都是敌基督这类人自己认为能换得冠冕的一些条件,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我只要这么做了,只要这么付代价、撇弃花费,最终神必定给我冠冕,必定能让我得着赏赐。”对于神话中强调的、一再向人类提出的这些要求、原则,他们从来就不搭理,不当回事,“不管你怎么说,那只是一个说辞,不管你怎么要求,我的权力我不能放松,我的追求我不能放松,我的愿望、我的野心不能放下,这些东西如果没有了,那我尽本分还有什么劲?还有什么动力?”这就是敌基督尽本分时的一些表现。无论神的话怎么说,无论上面对各类工作有怎样的要求标准与原则,敌基督就是不听,不搭理,无论上面说得多具体,对这方面工作要求得多严格,他就假装听不见、听不懂,在下面还是任意妄为,胡作非为,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他认为如果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按照上面要求的方式去做,他的地位就没了,他手中的权力就被下放了,就被分解了。他认为按着真理去做,按着神话的要求去做,那无形中对他的权力是一种打击,对他个人的名望是一种冲击。他心想:“我才不那么傻呢,我要是接受你们的意见,那不就显得我这人无能,没有领导才能吗?如果接受你们的意见,如果承认我错了,那弟兄姊妹以后还能听我的吗?我还有威信吗?如果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做了,显露我的机会不就没了吗?那弟兄姊妹还能崇拜我吗?还能听我的话吗?人都不听我的话了,我这本分尽得还有什么意思?这工作还怎么作?我在人群当中没有权威了,威信降低了,人都听神的话,都按真理原则去实行了,我这个领导不就被架空了吗?不就成傀儡了吗?那我做这些还有什么劲啊?我这个领导被架空了,我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那我以后还有前途吗?”敌基督要的是在任何人群当中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从而换取以后的冠冕。他们认为只要在人群当中成为佼佼者,成为其他人的首领,就有资格换取以后的冠冕,就有资格得着以后的大福。所以,对于手中的权力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松警惕,生怕稍有不慎自己手中的权力就被剥夺、被削弱。他们尽本分不是在自己的本位上尽自己的所能,按照神话的原则、按照神所要求的达到把本分尽好,把神见证出去,而是借着这样的机会牢牢地抓住自己认为即将得到的冠冕。即便有一些敌基督能把神家的要求当成规条来遵守,那也不能说明他是接受真理、顺服神话的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有些敌基督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总想抓权,满足对权力的欲望,总想有地位,站在地位上教训人,发号施令。而有些敌基督则不同,他们有一个这样的担心,说:“枪打出头鸟,谁出头做错事谁就要遭殃,我可不做那样的傻瓜,我无论有多大能耐我就使出三分劲,剩下那七分留给自己当后路,得留一手。无论神家怎么说、怎么要求,我表面上都答应,不做打岔搅扰的人。谁带领我都跟,谁说什么我都赞成,守住上面给的规条,别触犯就行了。至于说为神献上忠心,真心为神花费,这用不着,尽本分能出点力,差不多就行了,可别当傻瓜。做什么事得留一手,省得到最后什么也得不着,落得个鸡飞蛋打。”这类敌基督认为别人总追求地位、总出头那是傻,自己不能当那样的傻瓜。追求地位、经营自己的权力这不是好事,但是实行真理得付代价、下功夫,献出真心、有忠心,那人也得受很多苦,他也不干。他采取折中的办法,不出头也不退缩,走中庸之道,“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做完就完事了,让做得更好我才不干呢,做得更好那得多付代价,多查资料,那多累呀!如果那么做神能给额外的赏赐还差不多,但是神话中好像也没有说会给额外的赏赐。既然这样,那我就没必要受苦受累了,只要清闲点就好”。这种人能尽好本分吗?能得着真理吗?不往真理上够反而消极怠工的人能得着神称许吗?

敌基督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所表现出来的有几种性情?首先,他接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他不接受真理,那他用什么来尽本分?敌基督尽本分是什么存心?“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他完全是遵循这句话来尽本分的。这是不是一场交易?这完全是一场交易。从这个交易的性质上来看,敌基督的性情是什么?有没有邪恶?(有。)那咱们分析一下敌基督是怎么邪恶的,邪恶在哪儿。受造之物理当尽上自己的本分,就是你活在神的权下,接受神的一切供应,接受从神来的一切,就理当尽上自己的责任与义务,这就是本分。从这一点上来看,人类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就比活在这个人世间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正义、都美好、都高尚,人类当中再没有一件事比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件事更有意义、更有价值,更让一个受造之物活得有意义、有价值了。一个受造之物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满足造物的主,这是人类中间最美好的事,这应该是在人类中间被传为佳话的事。造物主托付给受造之物任何的事情,受造之物理当无条件地接受,这对人类来说是幸福的事,也是荣幸的事,对于所有尽上受造之物本分的人类来说,这都是最美好、最值得纪念的,这是正面事物。至于造物主对尽上受造之物本分的这些人怎么对待,给予怎样的应许,那是造物主的事,与受造人类没有关系。话说得直白点就是,这事神说了算,神给你什么你就得什么,不给你你也没什么说的。受造之物接受神的托付,与造物主配合尽上自己的本分与所能,这本来不是一场交易,不是交换,受造之物不应该用任何的态度或者东西来交换任何从神来的祝福、应许。造物主把这些工作托付给了你们这些人,作为受造之物理应接受这个本分与托付,这里没有交易。从造物主那儿来说,造物主愿意把这份托付交给你们每一个人,而从受造人类这儿来说,人也理当甘心情愿地把这个本分接受过来,作为自己此生该尽的义务与此生该活出的价值。这里没有交易,这不是等价交换,更不涉及什么赏赐或者说是对此事有一个什么说法,不是交换,不是拿人尽本分所付的代价、所提供的劳力来换取什么,神没有这么说,人也不应该这么领受。

造物主给人类托付,受造之物从造物主领受到神赐给的托付之后尽上了自己的本分,这件事、这个过程没有交易,就是简简单单的很正当的一件事。就像父母生了儿女之后就无条件、无怨言地抚养着,至于儿女孝不孝顺父母,父母从生下儿女的那天起就没有这个要求。不管儿女能不能孝顺,父母就这么一直抚养着,无论多苦多难都把儿女养大成人,就希望儿女好。父母对于儿女的这份责任、义务里面没有条件、没有交易,这一点有体会的人应该都能理解到。多数父母对儿女没有什么要求标准,儿女要是孝顺就高兴点,晚年过得就快乐一些,要是不孝顺也就顺其自然了,如果父母比较开通的话多数都会这么想。总之,不管是父母养育儿女还是儿女孝敬父母,这是在尽责任、尽义务,是人分内的事,这都是人类中间最美好的事。当然,相比受造之物尽本分,这都是小事。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来到造物主面前,理当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是一件很正当的事。在人理当尽上受造之物本分的前提之下,造物主在人类中间又作了更大的工作,在人身上又作了更进一步的工作。什么工作呢?供应人类真理,让人类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从神得着真理,从而脱去败坏性情得着洁净,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走上人生的正道,最终能够得以敬畏神远离恶,彻底蒙拯救,不再受撒但的苦害,这是神让人类尽本分最终要达到的最主要的果效。所以,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不是光让你享受这一生因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给你带来的人生的价值与意义,不是仅此而已,而是让你得洁净、蒙拯救,最终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这个“面光之中”有很多引申的意义、引申的内容,咱们今天就不细说了。当然,神肯定对这样的人有应许、有赐福,有不同的说法,这是更远的事了。从眼前来看,每一个来到神面前能尽上受造之物本分的人,从神得着的都是人类中间最有价值、最美好的东西。在人类中间,不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随随便便就能从造物主手中得着这样的福气。这样一件美好的事,这样一件伟大的事,却被敌基督这类人歪曲,变成了交易,变成了他们从神手中索取冠冕、索取赏赐的一场交易。这样的一场交易把一件最美好、最正义的事业变成了最丑陋、最邪恶的事物,这是不是敌基督做的?从这一点上来看,敌基督是不是邪恶?敌基督太邪了,这就是他邪恶的其中一方面表现。

神末世道成肉身来作工,发表了许多真理,向人类打开了神经营计划的所有奥秘,也供应了人类蒙拯救所必须明白、进入的一切真理。这些真理、这些神话对于每一个喜爱正面事物的人来说都是宝贝,都是人类的至宝,神的每一句话、神的每一个要求、神的每一个心意都是所有人类该遵守的,都是人类达到蒙拯救所必须得着的。而敌基督却把这些话当成了一种理论、口号,甚至当成了耳旁风,更甚至他们藐视这些话,否认这些话,他们把人类中间最宝贝的东西当成骗子的谎言。在他们心中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救世主,更不存在什么真理,不存在正面事物,任何美好的东西、任何的利益都要靠人的双手去争取,靠人的野心与欲望去强夺,真理拯救人类这事是不存在的。所以,敌基督心中藐视真理,他们把人类中间最美好、最正义的真理当成理论、口号,当成谎言,而把利益,把人类邪恶的东西——野心、欲望、权力当成最正义的事业去追求,去经营,更甚至他们把神拯救人类、成全人类的经营工作也当成了一场交易,当成了一场游戏。这是不是邪恶?他们是怎么解读神的心意的?他说:“你不就是那个意思嘛,看我们谁付的代价多,谁就能当老大,谁能跑路,谁会说,谁有强盗一样的精神,谁就能进国度,谁就能得冠冕。就如保罗一样,当打的仗打完了,当守的道守住了,有冠冕为他存留。”他们奉行的是保罗这句话,他们相信保罗的话是真实的,而对于神对人类的任何一样说法、要求,他都置之不理,认为“那些都无关紧要,最要紧的就是当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完了,最终要得冠冕,这是真实的。神不就是这个意思吗?神话说了千千万,道讲了无数,最终的意思就是告诉人类,要想得冠冕,要想得赏赐,就得靠个人去争取,要争,要夺,要抢”。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逻辑?敌基督内心深处始终对神是这么看的,对神所说的话、对神的经营计划是这么解读的。他的性情是不是邪恶?他歪曲了神的心意,歪曲了真理,歪曲了一切的正面事物,他把神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当成是一场赤裸裸的交易,把造物主要求人类所尽的本分也当成是一场赤裸裸的剥夺、欺骗与交易。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邪恶性情?敌基督认为什么都得通过交易的手段去得着,去获取,那才是平等的,才是最正当的。这是不是邪恶的逻辑?这是不是撒但的逻辑?敌基督在内心深处始终存有这样的观点与态度,这足以说明敌基督的邪恶性情。

从刚才交通的哪几点上能看出敌基督的邪恶性情呢?第一条是敌基督怎么看待本分。敌基督把尽本分当成交易,他尽本分就是带着交易、奔着得福去的,他认为每一个人也都是这样,这才是正当的。他歪曲了尽本分这个正面事物,他侮辱了、诋毁了受造之物尽本分的价值与意义,也诋毁了受造之物尽本分的正当性,他把受造之物理所应当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一条真理变成了交易。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敌基督不相信有正面事物,不相信有真理,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这邪不邪恶?(邪恶。)邪恶在哪儿?神的话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他看不着也不承认,他把这些话当成口号,当成一种理论,他歪曲了这个事实。这里面最大、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神要通过这些话来拯救人类,人类要通过这些话得着洁净蒙拯救,这个事实,这个真理,神对人类这样的一个承诺,敌基督不承认、不接受,他说,“蒙拯救?得洁净?那没什么用。得洁净怎么了?能有饭吃还是能得赏赐?它跟得赏赐有什么关系啊?”他不搭理这事,对这事不感兴趣,言外之意就是他不相信神话,他认为神话只是一种说法,是骗人的,说神话能拯救人、能洁净人他不相信,不承认这事。就如当时神定义约伯敬畏神远离恶,是个完全人,神说的这话是不是真理?(是。)那神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有什么根据?神察看人的行为,鉴察人的内心,神看到了人的实质,根据这个说约伯敬畏神远离恶,是个完全人。神察看约伯不是一天两天了,约伯敬畏神远离恶的表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不是一件事两件事。那撒但对这个事实是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怀疑,质疑。)撒但不光是怀疑,它是否认,它那句话说白了就是,“你赐给约伯那么多,又是牛羊又是万贯家产,他敬拜你是有原因的。你说约伯是个完全人,这话不成立,你这话不是真理,不是真实的,不准确,我否认你这话”。撒但是不是这个意思?(是。)所以说,对于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在撒但那儿都要画上一个问号加叉号。撒但否认神的话,否认神对任何一个事物的定义、说法,这能不能说撒但否认真理呢?(能。)就是这个实情。那敌基督对于神话当中揭示人类、刑罚审判人类,还有对人类提出各种具体要求的所有的这些话,他们的态度是什么?是承认、阿们吗?他们能遵行吗?(不能。)可以说,对于神的各类说话,在敌基督心里直接就是:“错!是这么回事吗?怎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呢?我看不见得,我不那么认为。你说这话怎么那么难听呢?神才不这么说话呢,要是让我说应该那么说。”从敌基督对神的这些态度上来看,他们能不能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遵守?绝对不能。这就是他们的邪恶之处,这是第二条。第三条,对于神经营计划的宗旨,神要拯救人类,让人类脱离撒但败坏性情达到蒙拯救,脱离黑暗权势,敌基督对这事是怎么看的?怎么看才能说明他们的性情是邪恶的?他们认为这是一场交易,更甚至他们也认为这简直就是一场游戏。谁跟谁的游戏呢?那位传说中的神与一帮想进天国、想摆脱人世间苦海的无知愚民的一场游戏,也是一场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愿给一个愿接,就是一场这样的游戏。他们对于神的经营计划是这么看待的,这是不是敌基督邪恶性情的流露?因着敌基督充满了野心,因着他们对归宿、对得福的欲望,他们把人类中最美好的事业,把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扭曲成了一场游戏、一场交易,这就是敌基督的邪恶性情。另外,敌基督还有一样表现,听起来挺滑稽、挺可笑。可笑在哪儿?敌基督不相信神作的这一切工作,也不相信神所说的这一切话是真理,能拯救人类,但是他们却乐此不疲地为此受苦、付代价,去达成这场交易,去促成这场交易,这是不是好笑?当然,这不是敌基督的邪恶,而是敌基督的愚蠢了。他一方面不相信神的存在,不承认神话是真理,更甚至歪曲神的经营计划,另一方面还想从神的话中、从神的经营计划中谋取个人的利益。也就是说,一方面他们不相信这一切事实的存在,更不相信这一切事实的真实性,另一方面还想从中捞取好处、占尽便宜,想从中投机,得着自己在世界当中得不到的东西,他们还认为自己特别聪明,这是不是好笑?这就是自欺欺人,愚蠢至极。

刚才咱们是通过这三条来解剖敌基督的邪恶性情,最后又补充了一条,就是敌基督的愚蠢至极,让人啼笑皆非。你们说,有这样性情的一类人是不是理智、神经都有点不正常?不正常在哪儿?(敌基督想跟神搞交易,从神得着前途归宿,但是他还不相信神的经营计划,也不相信神能拯救人类,他的思想是矛盾的,他想要的东西正是他否认的东西,这根本就说不通,所以说他的理智不正常,神经有问题。)这就是正常人性里缺东西。他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些想法与盘算正在打自己的脸。这是怎么造成的?(因为他从来都不接受真理,也不实行真理,所以他就这样一直沿着错误的道路走。)那他知不知道自己走的是错误的道路?肯定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这么做吃亏肯定就不这么做了,他觉着这么做占便宜,“你看我多有心眼儿,你们都看不透,都是傻瓜,怎么那么实在呢?神在哪儿啊?看不见也摸不着,神的应许还不一定能不能实现呢!你看我多精明,我走一步算十步,你们一步都不算”,他觉得自己聪明。所以有些人尽了两三年本分一看,“我尽本分这几年也没得着什么呀,没看见什么神迹,也没看见什么奇特的现象。以前一天吃三顿饭现在还是吃三顿,少吃一顿都饿,晚上少睡一两个小时白天也困,也没变成有特异功能的人啊!都说神无所不能,尽本分能得大福,我尽本分几年也没有什么不同,不还是这样吗?常常有软弱,还消极、埋怨。都说真理能改变人,神话能改变人,可我也没什么改变,心里还常常想父母、想儿女,甚至还怀念以前在世上的日子。那神在人身上到底作什么了?我得着什么了呢?都说人信神得着真理就是得着了,要是得着了那不就与众不同了吗?我现在岁数越来越大了,身体也不如以前了,脸上的皱纹增加了不少,不都说信神的人越活越年轻吗?我怎么没年轻反倒变老了呢?神话说的也没准啊,我得为自己打算了。我看信神也就这么回事,每天就是读神话、聚会、唱诗歌、尽本分,忙忙碌碌的,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没感觉与以前有什么不同”。他一这么琢磨,这是不是要麻烦了?他琢磨琢磨,“现在尽本分挺受苦的,神的应许、赐福好像还挺遥远。另外,有些信神的人在灾难中也死了,那神保守人这事到底有没有呢?要是说没有吧,有些见证文章里说有的人在最危难的时候神显神迹奇事救了他一命,这些事是真是假呢?”想着想着他心里就没底了,再尽本分时就没劲了,热心没了,也不积极了,还总往后退,开始敷衍、应付了。他心里是怎么盘算的?“要是得不着福,要是总这样,我就得另作打算了。这本分还尽不尽,以后该怎么尽,我得重新计划了,不能再这么傻了,不然以后的前途命运、冠冕得不着,世上的福乐也没享受到,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如果像现在这样什么也得不着,那还不如以前呢,一边上班追求世界,一边挂着名信神。如果神总也不说什么时候工作结束,什么时候给人赏赐,什么时候尽本分到头了,什么时候神向人类公开显现,神如果总也不给人准确的说法,那我在这儿耗时间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回世界赚钱,享受人间的福乐呢,最起码这一生没白活。至于来世什么样谁知道呢,那都是未知数,先把今生过明白再说。”他心里是不是发生变化了?他这么盘算,选择错误道路,他手中的本分还能尽好吗?(不能了。)有的人说:“敌基督不是喜欢地位嘛,给他个地位不就把他留在神家了吗?”这个时候敌基督需要地位吗?也可能这个时候地位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了,他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神给他一句准确的说法,如果得不着福,那他就要走人了。一方面,如果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始终不能被重用,他就感觉前途渺茫、黯淡,没有希望。另一方面,如果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始终不能如他所愿的一样,亲眼看到神的大功告成之日,神以得荣之势降临,或者神用明确的语言告诉他,神在哪年哪月哪日哪时哪分公开向人类显现,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大灾难什么时候降临,如果没有这些明确的语言告诉他,他的内心深处是不安分的,他不会就这样安安分分地尽本分,不会安于这样的现状。他要的是一个结果,要的是神给他一句准确的话语,让他能够确切地知道他所要的东西到底能否得着。如果这句话他迟迟等不到,他心里就会另作盘算。盘算什么?盘算谁能给他福乐,谁能给他所要的东西,如果来世的得不着,那他就要得今生所要得的。这个世界、这个人类如果能给他今生的福分,肉体的安逸享受、名誉地位,那他能随时随地弃神而去,去过他的好日子,这就是敌基督的盘算。在神家中,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放下本分,随时随地都能撂下手中的工作去追求世界的福乐、前途,甚至有些人能以出卖神家利益,出卖弟兄姊妹,出卖神家的一切来换取在世上的美好前途。所以,敌基督无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表现得多么出色,好胜心多么强,他们都能随时随地放下本分,背叛神离开神家,也都能随时随地当犹大出卖神家。敌基督如果尽上本分,他必然以尽本分作为筹码,肯定试图在短期内满足自己得福的欲望,起码先要满足地位之福,得到人的崇拜,然后再进到天国里得到赏赐。他们尽本分的时限有可能是三年,也有可能是五年,更有可能是十年、二十年。这是他给神的期限,也是他给自己尽本分定的最长的时限。当这个时限过了,他们的忍耐限度也就到极限了。虽然他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得福欲望,为了美好的归宿、冠冕、赏赐而委曲求全在神家受苦付代价,但是他们内心深处对前途命运、对个人打算的欲望从来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忘却、而放下,更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而淡化。所以,从敌基督的这个实质来看,他们是不折不扣的不信派,是不折不扣的不喜爱正面事物只喜爱反面事物的一伙投机派,是在神家中想蒙混过关的一群败类,这些人可耻。

敌基督对待本分主要的一个存心、态度就是利用尽本分的机会与神搞交易,也利用尽本分的机会得着自己所要得的利益。而且他们认为,“人撇弃家庭、放弃了世界的前途在神家尽本分,理所应当就得得点什么,换来点什么,这才公平、合理。如果什么也得不着,光是尽点本分,就算能得着真理这也有点太不划算了,得着性情变化这也不太实惠,得着蒙拯救谁能看得见啊!”对于这些不信派来说,神对人类的任何一样要求他们都视而不见,不承认、不相信,都采取否认的态度。从敌基督这类人对待本分的态度、存心来看,很明显他们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而是不信派、投机派,是属撒但的。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撒但能忠心尽本分?(没有。)如果撒但在神面前也能尽上它的“本分”,那这个本分就得带引号了,因为它是被动的,是不得已的,是神调动的,神在利用它。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因着他们具有敌基督实质,也因着他们并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更因着他们邪恶的本性,他们不可能无偿地、无条件地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也不可能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追求真理、得着真理,按神话的要求去做。基于他们这样的本性,也基于他们对待本分这样的态度与在尽本分的过程中的种种表现,敌基督这类人对待本分是玩忽职守,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随时随地都能作恶,随时随地都能充当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角色。他们在尽本分期间主要的表现、中心的表现是什么?就是一意孤行,任意妄为,独断专行,做事不与人商量,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也不考虑后果。他们只考虑怎么通过尽本分能够出人头地,能够控制更多的人,也只想让神知道他们在尽本分中受了苦、付了代价,他们有资本、有资格向神索取赏赐,索取冠冕。

敌基督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不断地盘算着:自己如今尽本分几年了,受了多少苦,为神撇弃了多少,付了多少代价,花费了多少精力,舍去了多少年的青春,如今有没有资格得赏赐、得冠冕;自己尽本分这几年是不是积攒了足够多的资本,在神面前算不算神眼中的红人,算不算神眼中能得赏赐、得冠冕的人。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不断地这样衡量着、盘算着、计划着,同时也在察言观色,观察着弟兄姊妹对他的评价、说法。当然,他们最关心上面是不是知道有他这个人,是不是知道他在尽本分,他更关心上面对他的看法、说法,对他如何定义,对他的“良苦用心”、对他这么多年来所做的是不是都知道、都清楚,还有天上的神对他所做的这一切是如何评判的。他们在忙着手中的本分的同时心里也在不断地盘算着,同时也多方打听、多方获取各种信息,衡量自己能不能躲过灾难,自己能不能得着神的称许,能不能得着未知的那个冠冕与福气。这是他们内心深处盘算的,是他们日日夜夜、时时刻刻盘算的最主要、最核心的东西。但是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从来不揣摩、不寻求自己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自己到底明白多少真理,在明白的这些道理当中能行出多少,自己的性情是否有变化,自己为神所做的有没有一点真心,有没有掺杂,有没有交易、索取,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流露了多少败坏,是否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自己每天所尽的本分、所作的工作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去作了。他们只盘算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利益,却从来不在真理上、在性情变化上、在神的心意上花费任何的精力、功夫。敌基督对自己这样的性情以及所走的道路与追求从来不琢磨怎么改变,从来不会为自己违背真理而感到悔恨,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有败坏性情而恨恶自己,也不会为自己曾经走的错路、曾经做过的打岔搅扰的事而感到懊悔。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除了极力地掩盖自己的缺欠、软弱、消极、被动甚至败坏之外,就是极力地表现自己,使自己能够出人头地,极力地让每一个人、让神看到他的才干、恩赐与能力,以此来安慰自己,好让自己觉得更有把握、有资格、有资本能得着冠冕、得着赏赐,而不用追求真理。所以,敌基督这类人的理智是不健全的,无论怎么交通真理,真理交通得多么清楚,他们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信神到底是为什么,人应该走的正确道路是什么。因为他们的邪恶性情,因为他们的邪恶本性,也因为这一类人的实质,他们从内心深处分辨不出到底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面事物,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所以他们牢牢地抓住自己的野心、欲望,把它当成真理,当成人生当中唯一的目标,当成最正义的事业。他们就不知道人的性情如果不变化人永远是神的仇敌这样一条真理。他们也不知道神赐福给一个人什么,神怎么对待一个人,并不是根据人的恩赐、才干、能力与资本,而是根据一个人得着多少真理,实行多少真理,是否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是敌基督最愚蠢的地方。所以,从始到终敌基督对待本分的态度就是,他们认为尽本分就是一场交易,谁尽本分付出的多,为神家作的贡献大,在神家熬的年头多,那最终谁得福、得冠冕的几率就大,这是敌基督的逻辑。这个逻辑对不对?(不对。)好不好扭转?(不好扭转。因为这是由他的本性实质决定的,他不寻求真理,走的道路是错的,所以他与神搞交易的观点不好扭转。)对了。归根结底敌基督不相信神是真理,他是不信派,是想来投机的。一个不信派来信神,这本身就不成立,这是荒唐的事,而且他还想从神得着福气,这是更荒唐的事。

敌基督能走这样的道路不是哪个人迫使他的,更不是因为神话给了他任何的误导。神是给了人类应许,但神给人类应许的同时还赐给了人很多真理,还对人提出了很多要求,正常人应该都能看见。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会怎么想?“要得着这些福气不容易,得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走正确的道路,不能走保罗的道路,人要是走保罗的道路那就彻底完了。你得相信神的话,接受神的话,顺服神的话,神所说的这一切应许、赐福、前途命运才能与你有关有份,你不相信、不接受、不顺服神的这些话,那神所说的这一切应许、赐福都与你无关。”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会这么想。但敌基督为什么不这么想呢?敌基督是撒但,是魔鬼,他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这是其一。其二,敌基督厌烦真理,不相信神口中所说的每一句话,他厌烦正面事物。一个厌烦正面事物的人,他能不能按着正面事物去实行?(不能。)这就好比让狼像羊一样吃草,它根本达不到,也可能没肉吃快饿死的时候,它迫不得已也吃一点,一旦有肉吃了,它的第一选择肯定是吃肉,这是由它的本性决定的。敌基督就是这样的本性,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能有一些好的行为,也能付一些代价,有一些好的表现,但是他们对利益的追求、对利益的欲望是永远不会放弃的。就如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他们追求的是个人的利益,他们想的是如何能把尽本分变成自己得福的资本,一旦这个希望破灭了,这一层防线垮掉了,他们能随时随地放弃本分。到那时你再跟他说尽本分如何好,如何天经地义,他还听不听了?(不听了。)当他决定要放弃、要离开的时候,人劝他“你留下吧,尽本分多好啊,回世界多苦啊,什么也得不着,受欺负、受累还得不着真理,蒙拯救的机会也没了”,这一劝不要紧,他不但不留下,还难为情地哭了。哭是什么意思?(心里冤屈。)他冤屈什么?他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得着,满肚子都是委屈。神作这么大工作他从来没有感动过,没为此流过一次眼泪,别人一劝他反倒哭起来了。他觉得委屈为什么不说话呢?把话说明白不就行了吗?他哭什么呢?他为什么不直说呢?因为他的想法不可启齿,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想当初他跟神立的誓言震动地宇,现在怎么样?“悔不当初啊,我怎么就那么傻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想当初什么也不懂,都说信神好我就信了,还撇下家庭、工作在神家尽本分,受了很多苦,又被抓捕,又受逼迫,尽了这几年本分一看什么也没得着。”他心里冤屈、难过,对自己所做的后悔了,觉得不值,觉得上当受骗了,受蒙蔽了。你们说对这种人该怎么处理?(让他赶紧走。)对待这样的人千万别劝。

神家是迦南美地,是一片净土!人来到神家,接受从神来的话语审判、修理对付,接受神的供应、帮助、引导与祝福,神亲自作工、亲自牧养,人即便付点代价、受点苦也值。为了摆脱这个邪恶的世界,为了性情变化,为了能蒙拯救,人所做的这一切都值。但是在敌基督来看,如果不是为了得福、得赏赐,如果冠冕、赏赐不存在,那做的这一切都不值,都是愚蠢的行为,都是受蒙蔽的表现,无论以前立过多大的心志、起过多高的誓言都得一笔勾销,不能算数;如果这样受苦付代价地尽本分,最终什么也得不着,那还不如趁早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敌基督把尽本分为神花费、受苦付代价当成是一种不得已,也当成是捞取资本、换取冠冕的一个筹码,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的,所以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对于一部分人来说那就是不了了之,效力都效不到最终。同时因为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他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不断地违背真理原则,任意妄为,尽做打岔搅扰的事,那他们尽的本分成什么了?在神那儿看不是善行而是恶行,甚至是恶行累累。这样的结果是有根源的,一个根本就不相信真理、不相信神话的人,他能不能按神话去行呢?肯定是不能的。他只会寻找一切机会、把握一切机会显露自己,把握权力,掌控人,掌控人的行为,掌控人的心思,掌控人的一切来为他所用。所以,这类人中有一些作恶多端的就被开除了,有一些比较奸诈的、比较善于伪装的还栖身于神家。为什么说这些人是栖身于神家呢?这些人虽然没有作明显的恶,甚至有些人能够安分守己、老实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从实质上来说,他们并不能尽其所能地尽上自己的本分与义务,他们不是在为神花费,而是在与时间赛跑,在熬时间,他们认为熬到最终就赢了,熬到最终就得着了。这类人是哪类人?就是那些投机分子,那些根本不追求真理的人。有些人在神家作了一些恶,根据神家的行政他们没有达到被开除、清除的程度,这些人还在尽着本分,其实在他们心里也知道,神家没有清除、开除他们不是神家不掌握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实情,而是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没被开除。没被开除的这些人中有一部分也是敌基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些人是没有机会,一旦有机会、有地位了,就按他们的本性来说,他们绝对是作恶的人。另外,这些人即便是在神家中没被清除,但是他们所尽的本分也是常常得不偿失,他们经常干一些坏事,干一些损害神家利益的事。虽然他们自己也知道,但是他们从来不懊悔,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从来不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做,他们没有反悔的意思,反而心里产生了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神家一天不开除我,我就在这儿赖着,混到哪天算哪天,我也不追求真理,让我做什么我就力所能及地做点,高兴了我就多做点,不高兴就少做点。另外,我还得拖点后腿,散布点消极、观念,散布点论断的话,到时候即使清除我、开除我,我得不着福气了,我也得拉几个垫背的,找几个陪葬的。”这是不是恶人?他看谁没分辨,看谁常常软弱、消极,看谁人性不好,看谁好搞淫乱,看谁像外邦人,他就拉拢谁,在背后给谁吹消极的风。他知不知道这么做是什么性质?他太知道了,那他为什么还能这么做呢?(他的本性改不了。)本性改不了这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想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以此来报复神。)他就是这个恶毒的心理。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早晚得被清除,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的性质是什么,但他不但不回头、不悔改,不放下手中的恶,反而还变本加厉拉拢更多的恶人与他一起行恶,更甚至传播消极,散布观念,让更多的人放弃本分,损害神家的利益。这带点报复的性质,意思是“我走不上去了,早晚得被神家清除,那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我也不让神家好过”。神家还没对他作出任何的决断,他就开始先下手为强了,这是不是恶人所为?他认为,“我是没希望了,我之前做的那些事你们不用说我心里也清楚,不用你们开除我,我自己放弃”,他还认为这么做是有自知之明、有理智,是明智之举。这样的人是不是恶毒?

有的敌基督还散布说:“像咱们这样的人,在神家都是被利用的对象,咱们都太傻了。”他得不着了就找那些软弱的、身量小的、没分辨的、糊涂的人这么散布,这是不是带有搅扰性质?他们一旦认为自己在神家站立不住了,得不着福了,早晚要被清除,他们选择的道路不是放下手中的恶向神认罪、悔改,拿出真心来尽上自己的本分,弥补之前的过失,而是变本加厉地在神家散布消极,搅扰其他人尽本分,破坏、搅扰神家的工作,让更多的人跟他一样作恶,消极、退去,放弃尽本分,达到他报复的目的。这是不是恶人所为?这样的人心里还有神吗?(没有。)他心里有,他心里有的是天上看不见的渺茫的神,而把地上的神,人能看得见的作工在人中间的神当成了人。有些人一直信渺茫的神,信到最终把渺茫的神当成一个人了,所以他做什么事都针对这个人。把神信成了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当他信渺茫神的时候,他相信这位渺茫的看不见的神能赐给他福气,有足够的能力带他进入下一个时代,赐给他赏赐、冠冕,但信着信着他突然就觉得这位神不存在了,看不见摸不着,让人难以置信、不好依靠了,人应该信能看得见的这一位神,而能看得见的这一位神因为太渺小、太正常、太实际,在他眼中不足为信,他就把这位神当成了一个人。把神当成一个人的同时,他的难处就来了,“这个人除了赐给人真理,给人一些应许,还能作什么呢?怎么看他也不像神,怎么看他也不能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利益,他就是一个人,这个人能作什么呢?人要是信神还有点盼望,精神上还能有点寄托,要是信人,这个人能给人带来什么好处、什么利益呢?人的盼望、人的寄托能在他身上实现吗?会不会落空啊?他是一个人那就不用怕了,在他眼皮底下我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恶人对待神就是这样,看不见神的时候在心里想象着神多么高大,多么神圣,多么不可触犯,但当看见地上的神的时候,他的想象、他的观念就都站立不住了,站立不住的时候他会怎么办?他就把神当成人对待。一当成人对待,他心里对神仅存的一丁点儿的尊重都没有了,更别说惧怕、敬畏了。这些都没有了,人的胆子就大了,恶人心里的那道防线、那点戒备心也就没了,那就什么事都敢做了,信到最终还是一个抵挡神的人。

敌基督信天上的神好信,信地上的神对他们来说那可真是难为他们了。保罗就是一个活例子,他信基督信到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他信基督最后追求的目标变成什么了?他要成为基督,要取代基督,他否认地上的神,而想从天上的神那儿获取冠冕,获取福分。这些敌基督与保罗一模一样,他们把地上的神当成人,把天上看不见的渺茫的神当成可以欺骗、可以随便玩弄、可以随便解释、可以随便起观念的心中最伟大的神。这就是不信派、敌基督对待天上的神与地上的神的区别。正因为他们对待地上的神有这样的态度,所以他们对待本分就产生了不同的表现,这些表现其中就包括,当他们看到地上的神的时候,他们尽本分的兴趣越来越小,尽本分的意愿越来越淡漠,这让他们产生了离开神家、对信神失去兴趣的一些想法与表现。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到最终都是站立不住的,就算不清除他他也会自动离开。有没有这样的例子?(有。我之前见到过一个敌基督,他特别任性,不追求真理也不实行真理,尽本分应付糊弄,不求真,还拿把,每天就注重吃穿,也不在业务上钻研,特别懒散,还搞淫乱。当开除他的时候,他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其他人再说说。(以前有一个导演在尽本分中一贯应付糊弄,拍摄的很多素材都不合适,还打岔搅扰,把他划分到B组之后就不追求了,整天忙着上班挣钱,还跟外邦人鬼混,最后被清除了。其实,即使不清除他他也会自动退去的,不追求真理最后还是站立不住。)这些敌基督他们的性情实质是一样的,喜爱不义,厌烦正面事物,野心欲望特别大,对待本分就像儿戏,应付糊弄,而且行为作风特别不正,不检点,本性邪恶、凶恶。他们能来神家尽本分,纯属就是为了得福。要是没有这一条的话,这些人与外邦人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不信派、外邦人,这就是他们的实质。你不让他跟外邦人一样,让他在信神的人中间尽本分,他活得很难受,每天就像受刑似的。他觉得规规矩矩、本本分分地在神家与弟兄姊妹一起尽本分没意思,不如在世界上跟外邦人一起鬼混活得自在、逍遥,他觉得那种活法有意思。所以,他们来到神家尽本分纯属就是不得已,就是有利益勾着,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野心与欲望。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们根本就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更不相信神能作成的事,他们是地地道道的不信派,是地地道道的投机派。他们哪是来尽本分的,他们是来作恶的,是来搅扰的,是来搞交易的。所以,综合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来看,这些人在神家中对神家的工作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有害的。)你有没有看见过哪个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有点恩赐、才干,在神家能安安分分地尽上本分,不作妖、不打岔的?如果你对敌基督说,“就你这样的人,以前作过一些恶,以后不一定能有什么前途命运,你有这点恩赐就在神家好好效力吧”,他能甘心效力不问祸福吗?绝对不能。能达到这一点的是人性好点的人,但敌基督具备这样的人性吗?(不具备。)他们的性情是凶恶的。他认为:“你不给我好处,不给我点应许、承诺,我能给你出这个力?你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这就是凶恶性情。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对待本分、对待神、对待神的要求的综合表现。你们说,有没有敌基督说“神高抬我给我这个恩赐,我就为神献上”?(没有。)他会怎么说?“你想利用我?这是看上我的恩赐、才干了,你想占我的便宜就得给点好处,想利用我门儿都没有。”他不认为这是神的高抬,不认为这是神给的机会应该珍惜,他认为这是利用他,敌基督就这么认为。有些人也可能是一时愚昧,打岔搅扰,做了点坏事,被隔离反省。追求真理的人反省一段时间,说:“我得向神认罪、悔改,以后不能那么做了,得学会顺服,学会与人配搭,学会寻求真理,按着神话做,不能作恶了。”后来神家让他尽本分,他就痛哭流泪地感谢神,从内心深处珍惜神给的这次机会。能有机会再次尽上本分,他觉得荣幸,觉得要珍惜,不能再让它失去,他的实行、认识都比之前好了,身上有些变化。虽然他还能做一些愚昧的事,还能有消极、软弱,有撂挑子的时候,但是从整体的心态、态度上来看,他已经转变了。他恨恶自己之前所做的,在这件事上有些认识,能接受真理,也有点顺服。更重要的一点是,神家再次让他回来尽本分的时候,他不是拒绝、推托,也不是抵触,更不是说难听的话,而是感到荣幸,感觉神没有放弃他,他还能有机会在神家尽上本分,自己应该珍惜。他在态度上已经有很大转变了,这样的人是能蒙拯救的对象。

敌基督与能蒙拯救的对象有什么区别?让他尽本分他就要自己说了算,让他尽本分他就要得势、得利,就要为所欲为,他说了不算就不想尽本分了。他打岔搅扰之后被神家隔离、清除或者撤换,当再次让他尽本分的时候,他会怎么说?他有没有悔改?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说:“看我好欺负、好利用啊?用着的时候把我拽过来,用不着就一脚把我踹开了。”这是什么歪话?什么叫踹开了?你不作恶神家能处理你吗?你按原则尽本分神家能随意处理你吗?他因为打岔搅扰、作恶给神家带来亏损了,神家处理他,他不但不接受,不认识、反省、悔改,反而还充满了怨恨,觉得自己不吃香、不得势了,被欺负、被虐待了。再次给他尽本分的机会时,他不但不从心里感激,珍惜这次机会,反而还反咬一口说神家是利用他。对于神家对待他的态度,他不从神领受,反倒认为是人欺负他,把他踹了,是人虐待他了,他心里充满抱怨,不想再尽本分了。他不想再尽本分的理由是他不想被利用了,他认为每一个尽本分的人都是被神利用了,被神家利用了,这话得多歪呀!这有没有一句是合乎真理的话,是合乎人性、合乎理性的话?(没有。)所以说敌基督不接受真理,他心里满了血气,满了凶恶,满了抱怨,也满了交易,更满了个人的欲望,这些东西充满了他的内心。对于神家对他的任何一种处理,对待神给他摆设的任何环境,他都不会从神领受,只能用血气来对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用撒但的方式、撒但的逻辑对待这一切,所以他们到最终也得不着真理,只能被淘汰。就一个被撤换、本分的调换,甚至被隔离、被清除,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反应。真正喜爱真理的人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喜爱真理的、敌基督一伙的人,他们心里不但不从神领受,还充满了仇恨。仇恨会产生什么?产生报怨、诋毁、论断、定罪,产生对神的弃绝、对神的亵渎。这就是他们的结局的来源,就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就一个能明白真理、从神领受、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敌基督就做不到,所以他们的结局就注定了,在今生是被神家清除的,来世就不用说了。这些事你们能不能看透?在你们身边发现这样的人,能不能根据我所说的这些对号入座?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是什么?不相信真理,不接受真理,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任何事都不能从神领受,无论做了什么错事都不认错,不悔改。这就注定这些人是属撒但的,是灭亡的对象。

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尽本分的人群当中,这些你们都要对号入座,当然我所说的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流露、作法与你们也有关系,但是你们与敌基督不同的地方在哪儿?你们临到事能不能从神领受?(能。)临到事能从神领受,这个最难得。你们走错路、做错事,做了愚昧的事,有了过犯能不能回转?能不能悔改?(能。)能悔改、能回转这是最珍贵的,最难得的。而敌基督恰恰不具备这一条,只有蒙神拯救的人才具备。具备哪几条最重要?第一条,相信神是真理。这是最基本的。你们能不能达到?(能。)这个最基本的敌基督就不具备。第二条,接受神的话是真理。这也算是最基本的。第三条,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对敌基督来说是绝对达不到的,但是对你们来说就开始有难度了。第四条,凡事都能从神领受,不争辩、不辩解表白,不抱屈、不讲理。这条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也有难度?(是。)对敌基督来说是绝对做不到的。第五条,有悖逆、有过犯后能够悔改。这条有难度了,这对你们来说仅仅是有难度,就是人能通过一段时间的反省、寻求,难过、消极、软弱之后,一点点地就有认识了。当然这得需要时间,可能是一两年,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从心里彻底认识、服气了,才能有真实的悔改。虽然这不容易,但是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来说,对于能蒙神拯救的人来说,最终还是能看到悔改表现的。而敌基督却不具备这一条。你看哪个敌基督做完坏事过了三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不翻旧账的?他说的还是自己的那些理,他还是不认识、不接受,更甚至根本就没有懊悔,这就是敌基督与普通败坏人类的区别。敌基督为什么不能懊悔?根源在哪儿?他不相信神是真理,从而导致他不能接受真理,这就完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决定的。你们听我解剖敌基督的各种表现,觉得“完了,我不也是敌基督吗?”这不是没分辨吗?你有敌基督的这些性情,但是你还有与敌基督不同的正面的东西,这些正面的东西就能使你脱去敌基督的这些性情,就能让你的败坏性情得洁净达到蒙拯救。这是不是有希望?这就有希望!

你们写经历见证文章都感觉很费劲,写不出来,有些人经历多少年才写一篇见证文章。有的人信十年二十年才写了一篇文章,还是把这些年经历的精华总结到一起的。有些人信神三十年了,什么真实的经历认识也没有,说到底就是不明白真理。那面对你们不明白真理这个现状该怎么办呢?我就得苦口婆心地多费口舌,多说,多唠叨,你们就得有点耐心,多听我交通,好好听,长分辨,争取能明白各项真理的实质。就如我刚才讲的,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哪些表现,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有哪些表现,这两者的区别点在哪儿。这些你看清楚了,你就有路可行了,同时也有分辨了,会分辨自己的败坏性情,也会分辨敌基督的实质,碰到敌基督这样的人能及时地解决,制止、处理他这些行为、作法,也能及时地减少敌基督的恶行给神家利益造成的损失。否则的话,你们要是领受能力差,没分辨,或者对真理不求真,总是明白个大概,就会导致身边有好几个大敌基督你们还当宝呢。你们仔细想想,细算算,敌基督所做的给神家带来的是利大还是弊大?细算下来,这些敌基督在神家所做的都是弊大于利,他做两样好事就得带来三样坏事,造成三种、五种或者十种更大的损失,都是得不偿失的事,这些人在神家充当的就是撒但的差役这样的角色。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五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六)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七十八篇

我说过,作工的是我,不是任何一个人,在我一切都是轻松加愉快,而在你们却大不相同了,做什么都是难上加难。我验中了的事我就一定要作成,我验中了的人我就要成全,人,休要插手我的工作!你们只管随着我的引领行事,做我喜爱作的事,弃绝一切我所恨恶的,从罪中拔出脚来,投身于我爱的怀抱之中。不是…

第四十三篇

或许是因着我的行政,人对我的话才“颇感兴趣”,若无行政的治理,人都会犹如被惊动的猛虎一般大声吼叫的。我天天在云雾之间游荡,看着布满全地的人类都在忙碌,因着行政而受着我的拘禁,这才使得全人类有层有次,我便继续着我的行政。从此之后,地之上便因我的行政而受着各种各样的刑罚,人都因着刑罚…

第五十一篇

哦!全能神!阿们!在你全是释放、全是自由、全是公开、全是显明、全是明亮,毫无隐藏遮蔽,你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已经作王掌权,公开显明,不再是奥秘,而是一切显明直到永永远远!我的确已经完全显明,公开降临,而且是以公义的太阳出现,因今天不再是晨星显现的时代,不再是隐秘阶段,我的工作如闪…

附加:第一篇

我让你们所做的,并非是我所说的渺茫、空洞的大道理,也并非是人的头脑难以想象、人的肉体难以达到的。有谁能在我家中全然尽忠?有谁能在我的国度中摆上一切?若不是我心意的显明,你们真能自我要求而满足我心吗?我心不曾让人摸透,我意不曾让人体察。谁曾见我面、听我音?难道是彼得吗?是保罗吗?是…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