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八)

2.敌基督的利益

(4)前途命运

先回顾一下上次聚会交通了什么。(上次神交通了敌基督对待前途命运的第二条——如何对待本分。敌基督对待本分的态度有三种。第一,本来神供应人类、带领人类,人在神面前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也是人类当中最正义最美好的事,但是敌基督却把它当成一种交易,想借着尽本分来换取前途归宿。第二,神在作工期间发表了许多真理,他们不但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人类蒙拯救该具备、该追求、该接受、该进入的,反倒把追求前途归宿、名誉地位当成是真理,当成是人该持守、该得着的。第三,神作工经营人类、拯救人类,但在敌基督来看这就是一场交易、一场游戏,他认为人必须通过努力、通过交易才能换取天国的福气。从敌基督对待神要求人尽本分这项真理的态度上看,他们的性情是邪恶的。)还有补充的吗?(敌基督把尽本分当成追求得福的唯一途径,一旦得福的欲望破灭了,他立马就能放弃本分,甚至离神而去,这是敌基督在得福欲望破灭时的态度。)(敌基督没有真实的悔改。他因为打岔搅扰、作恶被撤换或者被开除了,当神家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尽本分时,他不是带着感恩的心,反而埋怨、论断,说“用得着我了把我找回来,用不着就把我踹了”,看到敌基督就是死不悔改。)总之,敌基督对待本分跟他对待神的话所表现出来的那几方面实质基本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对待不同事物时表现出了同样的性情、同样的实质。敌基督对待本分所表现出来的实质,上次基本都交通过了。第一条,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第二条,即使跟他交通神的话,他能听明白真理也不接受真理;第三条,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第四条,永远没有真实的悔改。这是不是他们所有的这些表现的实质?(是。)你们有没有总结出这四条?(没有。)你们说的多数都是上次交通的一些表现,但是对于这些表现背后的实质是什么还是没看透。敌基督在真理面前、在神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实质永远都是不承认、不接受、不顺服、不悔改。敌基督对待神的话、对待本分是这样的,那他对待对付修理又是怎样的呢?又有哪些表现能让人看见他具备了以上所说的这些实质,能证实他就是敌基督,就是与神为敌、与真理为敌的?这就是今天要交通的第三条——敌基督如何对待对付修理。这一条是敌基督对待前途命运中的第三小题。你看,交通各项真理就得这样具体地交通、具体地寻求揣摩,如果只是笼统地说,那你对各项真理的实际就没法认识得具体一些。好了,上次交通的内容咱们就不再回顾了,这次正式交通第三条。

3)敌基督如何对待对付修理

对付修理这事信神的人都能经历到,尤其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随着经历对付修理的增多,多数人对于对付修理的意义越来越有认识,都感觉到对付修理带来的益处太多了,越来越能正确对待对付修理了。当然,每一个人只要能尽上本分,也不管尽什么本分,都有机会临到对付修理。正常人临到修理对付都能正确对待,一方面能存着顺服神的心接受修理对付,一方面还能反省认识自己存在什么问题,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对待对付修理常见的态度与观点。那敌基督是不是也这样对待对付修理呢?绝对不是,敌基督与追求真理的人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肯定是不一样的。首先,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这件事情他心里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也是有原因的,主要的原因就是临到修理对付他觉得丢了脸面、失去了名誉地位、失去了尊严,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这些东西在他心里起作用他就很难接受修理对付,他就感觉谁修理对付他就是跟他过不去,就是他的仇敌,这就是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心态,一点儿都不错。其实,修理对付最显明人能否接受真理,最显明人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对待修理对付这么抵触足以说明敌基督厌烦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面子问题不是关键,不接受真理才是问题的实质。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他要求人语气好、态度好,如果语气严肃、态度严厉他就抵触、反抗,恼羞成怒,他不管揭露的对不对、是不是事实,也不反省自己错在哪里、该不该接受真理,他只考虑自己的虚荣脸面是否受到伤害。敌基督根本认识不到修理对付是帮助人、是爱人、是在拯救人,对人都是益处,他连这一点都看不到,这是不是有点不识好歹、不可理喻啊?那敌基督在临到修理对付时他流露的是什么性情?毫无疑问的,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还有狂妄、刚硬的性情,这就暴露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所以敌基督最害怕修理对付,一旦临到修理对付,敌基督的丑态就完全暴露了。那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又有哪些表现,又能说哪些话、做出哪些事让人能够足以看清敌基督就是敌基督,他就是不同于一般败坏的人,就是与追求真理之人的本性实质是有区别的?我举一些例子,你们也琢磨琢磨,可以补充。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首先他在心里就盘算、琢磨:“对付我的是什么人呢?他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为什么要对付我?是不是看不上我啊?是不是我说什么话得罪他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好东西没给他他报复我,想借此机会勒索我啊?”他不从自身反省认识自己的过犯、认识自己做过的错事、认识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而是想从对付修理这件事上看出这里面的端倪,他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他是这么对待对付修理的。这里有没有真实的接受?有没有真实的认识、反省?(没有。)多数人临到对付修理,一方面是因为流露败坏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愚昧做了错事,出卖了神家利益,还有的是因为尽本分应付糊弄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最可恨的就是明目张胆地胡作非为、违背原则打岔搅扰神家工作,主要是因着这几种情况临到对付修理。不管是哪种情况,临到对付修理人最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先接受过来,别管谁对付你了、因为什么对付你,也别管说的话难不难听、说话的语气措辞怎么样,都应该接受过来,认识自己在哪方面做错了,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去做的,这是首先应该有的态度。而敌基督是否具备这样的态度?他不具备,他流露出来的态度始终就是抵触、反感。带着这样的态度他能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虚心地接受修理对付?不可能。那他会有哪些做法?首先他会极力地表白辩解,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所流露的败坏性情加以辩护表白,希望能获得人的理解、获得人的宽恕,以便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也不用接受对付修理他的这些话。他在对付修理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什么?“我没犯罪,我没做错事,即便有错也是有原因的,即便有错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还能没点错啊?”他咬住这些说法、说辞不放,就是不寻求真理,也不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与流露的败坏性情,更不承认自己作恶的存心目的是什么。不管犯下的错误多明显、造成的损失有多大,他都视而不见,丝毫不感觉难过、亏欠,良心不受任何的责备,反而极力地辩解,打口水仗,他心里想:“这就是咋说咋有理,各有各的理,就看谁有口才谁会说。我的辩解表白如果能在多数人面前通过,那我就赢了,那你说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你说的事实也不成立,你想定我的罪,门儿都没有!”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从内心深处、从灵魂深处是绝对地、坚决地抵触、反感,不接受,他的态度就是“你无论怎么说,你说得再对,我也不接受,我也不承认,这不是我的错!”无论事实怎么显明他的败坏性情,他都不承认、不接受,就是一味地反抗、抵触,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不接受、不承认,心里还想,“看谁能说过谁,看谁的嘴厉害”。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一种态度。

人能否接受真理,在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就显明了。敌基督讲字句道理时都很明白,但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却一直抵触、讲理、反抗,丝毫不接受真理。他平时讲的字句道理一点儿都实行不出来,这是因为什么呢?原因就在于敌基督的实质厌烦真理。敌基督性情凶恶、狂妄至极,在真理面前、在事实面前他的态度永远是刚硬的,永远是抵触的、反感的。当对付修理临到的时候,敌基督除了为自己极力地辩解表白维护自己的名誉之外,他还有一条最大的信念,“我信的是神不是人,神是公义的,不管人怎么对付我,人决定不了我的命运。我就是不接受真理,人能把我怎么样?”他心里就是不服,“地上的人说得再对、再合乎真理那也不是真理,只有天上的神直接发声才是真理;地上的人再审判刑罚人、再修理对付人也不是公义的,只有天上的神才是公义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地上的神说得再对、再合乎真理那也不是真理,天上的神才是真理,天上的神最大。地上的神虽然也能发表真理,但是也比不上天上的神。”是不是这个意思?(是。)“我信的是天上的神,不是地上的神,你一个普通的人说的话再对、再合乎真理,也不是天上的神。天上的神主宰一切,天上的神决定我的命运,地上的神不能决定我的命运。地上的神所说的话再合乎真理我也不接受,我只接受天上的神、顺服天上的神,天上的神怎么对待我我都顺服。”这些话都是敌基督在临到修理对付时流露出来的话,都是敌基督的心里话。敌基督这些心里话完全代表了敌基督的性情,也显明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当敌基督流露出这些话的时候,敌基督的真实面目就完全暴露出来了。可以说,凡是能说出这些话的人都是地道的敌基督,是正宗的魔鬼撒但。有一部分敌基督在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表现出不屈不挠、不卑不亢的态度,他们并不是接受真理、接受对付修理了,也不是真实认识自己了,而是退到了自己的信念当中,用自己的信念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维护自己的存在感,完全暴露出不信派的实质。他用“我信的是神,不是人,神是公义的”这句话来反驳、打败所有的人,用这句话来否认真理、否认地上的神,同时也用这句话来掩盖、逃脱自己的罪责,掩盖他的败坏性情与他的本性实质。敌基督一方面用他的信念、他的理论来掩盖自己的恶行,另一方面也用他的信念、理论来宽慰自己、包庇自己。他怎么宽慰自己呢?他认为,“没事,地上的人说了不算,他说得再对我也不接受。我只要不接受,那他说的就不是事实,就不合真理,那我做什么错事、坏事,我犯下什么过犯都不用承担责任,我就可以还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大摇大摆、我行我素。”所以,敌基督就这样毫无顾忌地、依然不知羞耻地继续走他的道路,抱着他的得福欲望与存心坚持到底。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

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被显明了,这个时候最容易暴露他的本性实质。第一,他能不能承认自己的恶行?第二,他能不能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第三,临到修理对付他能不能从神领受?根据这三条就能看见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如果人在修理对付临到的时候能顺服下来,能反省自己,从中认识自己的败坏流露、败坏实质,那这样的人就是能接受真理的人,就不是敌基督了。敌基督恰好这三条都不具备,他反倒做了另外一件事,这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就是他能在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倒打一耙,他不但不承认自己所做的错事,不承认自己的败坏性情,反倒定罪对付修理他的人。他怎么定罪呢?他说:“对付修理不见得都是对的,对付修理都是人在定罪、人在审判,不能代表神,只有神才是公义的,凡是定罪人的就应该被定罪!”这是不是倒打一耙?倒打一耙的事只有什么人才能做得出来?只有胡搅蛮缠、不可理喻的人才能做得出来,也只有魔鬼撒但一类的人才能做得出来,有良心理智的人绝对做不出来。所以,临到修理对付能倒打一耙的人肯定都是恶人,都是魔鬼。敌基督倒打一耙常说的话是什么?就是“我信的是神,神是公义的!我顺服神,不顺服人!修理对付不见得都是对的,若是神对付修理我我接受,人对付修理我我就不接受!”敌基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神是公义的!”你听他说话的口气就带着恶毒的心态。第二句话是“我顺服神,不顺服人!”你们听没听过这两句话?(听过。)那你们有没有说过?(没说过。)一般人不敢说这两句话,除非是临到自己认为是正面的、自己应该接受的事,他说“神真是公义的,对付修理得对,管教得对”,他是从正面领受,并不是利用这句话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自己表白辩解,他是真实地从心里接受承认这句话、这个事实。敌基督的态度就不一样了,他在临到修理对付的背景下能用这种口吻、带着这样的存心说出“我信的是神,神是公义的!我顺服神,不顺服人!”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肯定不是。他否认修理对付是出于神的、是神许可的,他不能从神领受就完全证明他不承认神主宰一切、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那他怎么能承认神是公义的呢?他分明是利用了这句话,用了一句在外表看对的话来定罪他人,定罪对他不利、对付修理他、揭露他败坏性情的人。这是不是恶人所为?这就是恶人。恶人在关键的时候也会利用对的话来抵挡神、对抗真理,也是在利用对的话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他自己的形象,也维护他自己的脸面、名誉。这是不是没有廉耻啊?“恶人脸无羞耻”(箴21:29),这句话在恶人、敌基督身上就得到证实了,敌基督就是这样的人。

敌基督说的另外一句话是,“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这话外表听着有没有毛病?(没有。)信神当然是对的,不能信人,这话多体面多正确呀,没有丝毫毛病,可惜这句话从敌基督嘴里说出来它的意思就变了。意思变了说明什么?敌基督利用了对的话来替他解围、替他表白。他说这句话背后的存心是什么?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什么?证明了他哪方面的实质?(不接受真理,仇恨真理。)对了,他不接受真理。那他不接受真理,他能公开说“我就不接受,你说的对我也不接受”这话吗?他要是这么说,人对他就都有分辨了,大家就该弃绝他了,他就站不住脚了,所以他不能这么说,他心里对这些事分得很清楚。敌基督的诡诈、邪恶之处就在这儿。他认为,“我要是公开跟你抵触,公开跟你叫嚣、对抗,你就会说我不接受真理,那我不让你看出来我不接受真理,我用另外的方式来解决这个事,来保护我自己”,于是他就说“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不管他信的是神还是人,这里面咱们要解剖的是敌基督是否接受真理。他说这话是不是在混淆概念?在这个时候他混淆概念了,打马虎眼了,为了不让人看出来他不接受真理,他说他承认神、承认真理,相信神、相信神是真理,既然神是真理,神就不能成为人,如果成为人的话那就没有真理,那就不是神。从这点上来看,敌基督是不是已经被显明出来了?他根本就不承认神能成为基督、成为一个普通的人,他认为只有天上的神,只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神,让人能够随意想象、随意利用的神才是神。这一点跟保罗有没有相似之处啊?(有。)保罗对地上的基督是什么态度?他承认吗?接受吗?(不接受。)保罗说:“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我们也是永生神的儿子,我们跟基督那就是弟兄姊妹,论辈分的话我们是平辈。我们信的那个神是天上的,地上没有神,所以你们可别误会,地上的这个是基督,是神的儿子,跟神不是一回事,他不能代表天上的神,人也不能把他当成真理,人不用跟随他。”从敌基督所说的“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这句话当中解剖出来的是什么?他跟保罗一样只承认天上渺茫的神,而不承认基督是神。也就是说,他不承认神已经道成肉身成为一个普通的人这一事实,这一点敌基督与保罗是一模一样的。他的意思就是“人信神就是信神,别信人,信人没用,信人得不着福。信神得信天上的神,信看不见的神。天上的神多高大、多全能啊,地上的神能作什么?就能发表点真理说点对的话”。从他的这句话中来解剖他的实质、来看他的实质,他是抵挡基督、不承认基督的,是否认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的,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

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临到挫折的时候,当遇到有人揭露他的时候,他就会利用“神是公义的”这句话来维护自己,来否认别人对他的揭露,否认别人对他的对付修理。不管怎么样,当他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主要的态度就是反抗、抵触、不接受,极力地表白、辩护,甚至有的人还说:“时间会显明一切,神是公义的,到有一天让神为我显明!”他一个败坏的人类,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无论给神家工作带来多大的亏损他都不在乎,也不理睬,如果把这个事实揭露出来他也不承认这个亏损是他造成的,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最后还让神为他显明,好像神就是为他服务的,他做了错事神还得维护他,神就是这样一位神。他不但不接受真理,不能接受对付修理,不能认识自己,还让神为他表白辩解,这是不是可耻的事啊?这就太可耻了!敌基督这类人都是无耻到极处的人,也是邪恶到极处的人。这是一方面。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时常说哪两句话?(“我信的是神,不是人!”“神是公义的!”)这是他们惯用的两句话。别的歪理他都说不出口,他不敢讲,他用两句对的话来迷惑人,来替自己狡辩,试图把错的事变成是对的事,把邪恶的事变成是正义的事,把他所犯的错、所带来的亏损变成是正当的,他想借着这两句话把这些一笔勾销全部抹杀掉,就当不存在,以后该怎么信还怎么信。敌基督的这种表现有没有悔改?(没有。)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表现出了敌基督的另外一面——厌烦真理、狂妄、邪恶、凶恶。狂妄就表现在谁对付修理他他就藐视谁,“你是人,我不怕!”这是不是狂妄?(是。)邪恶表现在什么地方?(倒打一耙。)倒打一耙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还利用对的话来替自己表白辩解,来保护自己。这里面还有什么性情?倒打一耙这也是凶恶啊。敌基督他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如果有人揭露他这个实质,他也不接受自己不承认真理这个事实,不反省认识自己,反倒倒打一耙,用对的话、好听的话去定罪别人,他定罪别人的方式与说法是阴险的也是邪恶的。他知道用哪些话去定罪别人、堵别人的嘴,让别人不知道再怎么往下说,拿他没办法,这是邪恶。他的这个方式、这个做法是不折不扣的凶恶性情。这就是在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事上解剖出来的敌基督的几方面性情。敌基督的这几方面性情、流露跟咱们以上所说的四条是不是都能对上号?(是。)你们说说是哪四条?(第一条是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第二条是即使跟他交通神的话,他能听明白真理,也不接受真理;第三条是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第四条是永远没有真实的悔改。)不相信,不接受,不顺服,不悔改,这“四不”就代表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是永远不接受真理的,在事实面前永远不会低头,这就是死不悔改,是从敌基督的本性里流露出来的东西。这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第一种表现。虽然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一样的,但是他们口里所说出来的这些名言、绝句肯定不是一模一样的,有时候就说出这样的话,有时候说出那样的话,但是无论从他们嘴里说出什么样的话,它的特点、实质都是一样的,这些话的实质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真理,那这些话都是什么话?是合乎真理的话?是人话、合乎伦理的话?还是合乎良心理智的话?(鬼话。)对了,要说这是空话、浑话,这个定性不太准确,说是鬼话这就说明问题了。

敌基督在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在面对弟兄姊妹指责揭露的时候,他还说过哪些话?有的敌基督做错事或者说了一些迷惑人的鬼话,弟兄姊妹看见了就指责他、对付他,揭露他圆滑诡诈,他外表虽然没有反抗但心里却是抵触的,好像在说“你懂什么呀?你有我知识高吗?你有我信神年头多吗?你才信神几年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带领工人对付他的时候可能他会采取圆滑的态度,表面应付,说点好听的话,背地里却不满不服找机会报复。如果是一般弟兄姊妹对付他,敌基督就不是这么老实了,他就该气急败坏,该反扑、报复了。他反扑、报复的时候常常说这样一句话:“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我要是不信神,我怕过谁!”这话听着有没有问题?这话通常是外邦人、痞性严重的人常讲的一句话,怎么在教会中也能有所耳闻呢?能说出这类话的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这类特殊的群体具备一种特殊的气质。他们的气质特殊在哪儿?这类人在教会中常常论资排辈,看谁都不如他,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想教训,都想整治、摆弄。他认为即便是信神了,也没有人有资格跟他配搭。这就难怪当有人把他当成弟兄姊妹与他交心说心里话,揭露他的败坏性情,对付他所流露的一些不合真理的说法或做法的时候,他这些狂妄的话就流露出来了。他们把神家当成社会、当成自己的地盘,把教会中的弟兄姊妹都当成是小字辈,认为弟兄姊妹对社会上的事知之甚少、认识肤浅,在社会中是底层的,是被人瞧不起、被人玩弄、被人践踏的,他认为弟兄姊妹都好欺负、好玩弄,他不做这样的人。所以谁要是对付、揭露他,他就认为是欺负他、贬低他、排斥他,他心里早有防备,“想整治我、欺负我,休想!你还嫩点儿!”这是不是具备一种“英雄气概”的人说出来的话?只可惜这话不是真理,你再有气概、再有气节神都不称许,神厌憎这样的性情,厌憎说这话的人。在神面前能说出这类话的人是被神定罪的、被神厌弃的,能持守这句话作为真理的人永远不能蒙神拯救。那咱们再来看看,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呢?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在神家尽本分不分年老年少、不分高低贵贱,在本分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分工不同,不分有无资格,在真理面前人人都应当存着谦卑、顺服、接受的心,这是人应当具备的理智,是人应当具备的一种态度。那能说出“对付我,你还嫩点儿!”这句话的人,他心里是不是被社会风气、思潮与社会痞性充满了?他把神家当成是社会,把神家的弟兄姊妹当成是社会下层的弱势群体,而把自己当成了江湖老大,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动,谁要是揭露他、对付他那就没有好下场。他认为神家与社会一样,谁硬气、谁霸道谁就能站住脚,谁狠、谁凶、谁恶那就没人敢碰,接受对付修理的人那都是没能耐的人,都是窝囊废,有点本事的人没人敢碰,做错事也没人敢揭露,那才是铮铮铁骨的硬汉呢!敌基督认为无论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人群中,必须得有权有势、够狠够恶才能不受人欺负、不被人随意摆弄,他以为这是本事、这是能耐,还想靠着这个本事得着地位名利,最终得着好归宿。这是什么性情?又凶恶,又邪恶。敌基督这类人不管听多少道他听不明白真理,他看不见神家就是真理掌权,看不见接受真理的人有哪些变化,即使看见了他也不承认那是变化,他认为那都是伪装出来的、都是克制出来的,他才不会为此克制受这个气呢。他的逻辑是这样的,所以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想整治我、欺负我,休想!”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邪恶?他这样的认为、这样的观点是邪恶的,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能这么做,这是他凶恶性情的流露。教会中有没有这样的人?弟兄姊妹跟他交交心,揭露揭露他,说说他的问题、缺欠、败坏流露,他就认为是欺负他、侮辱他,是不拿他当回事,然后就说“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无论看到谁接受对付修理,他心里都会这么想:“接受对付修理能得着真理?那不可能!”他不承认这事,他认为对付修理就是欺负人,就是抓把柄整人治人,就是因为人太老实,做错点事就受欺负。他不承认对付修理是爱、是帮助人,他不承认只有接受对付修理才能真实悔改、才能有变化,他更不承认在神家是真理掌权这一事实。所以,敌基督心里常说:“谁对付我我跟他没完,想欺负我,没门儿!”哪类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有不接受真理、仇恨真理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谁有这种凶恶性情,能说出这样的话,谁就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就是属于撒但的种类。

在面对修理对付时,敌基督还说了另外一句话:“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一类敌基督他们共同的说法,既然他们说了,咱们就拿来解剖解剖。他们能说出这话,这话肯定具有一定的含义。这话外表听起来似乎是这人自从信神之后就有了很大的改变,这话里带有感恩的意思,就是“神把我改变了,神把我征服了,神要是不变化我,我这人不可一世”。这话外表听起来似乎带有一定的感恩的心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剖,这句话的问题可就大了。说不信神的时候尿过谁,这人是什么性情?(狂妄、凶恶。)这是一个狂徒,是凶恶之徒,不信神他就是个大恶人。谁也不尿,就是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被他踩在脚底下,再高的人、再好的人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他谁也不服,谁也看不上,谁都不伺候。要是让他伺候一个人,那就有损他的尊严,要是说有配他伺候的那只有一位,就是天上的神。如今他信神了,谁也不尿的这个表现流露有所收敛了,来到神家能勉强屈尊在人群里跟人一起做事,像正常人一样与其他人打交道、处事,但是与人打交道、处事就不免临到一些不如意的事,这个不如意让他的这个性情再次爆发,这句话就产生了。本来他在世上不信神的时候就谁也不服,认为谁都不配与他打交道,那他信神之后神家的弟兄姊妹就有他服的吗?(没有。)如果是一个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性的人,无论在哪个人群里能不能这么做人?(不能。)外邦人还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就是在三个人当中肯定有一个人比你强、比你有优点,能当你的老师,能帮助你。外邦人还说这样一句话,那这个狂徒他承不承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他在一个人群里能不能与其他人平等相处?能不能做一个有理性的人啊?(不能。)那在外邦不信神的人当中,这样的人是什么人?(是刺儿头。)对了,是恶棍,是刺儿头,谁也拿他没办法,谁都不敢招、不敢惹、不敢碰,这就是恶棍一个啊!你惹他那就要有后果,那就跟惹了恶鬼一样,通常在社会上没有人敢招惹这样的人。他的性情、他处事的原则就是到处打横、炸刺,谁也不敢惹他,谁也不敢碰他,谁也不敢欺负他,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这就达到目的了。那他来到神家能变吗?他变没变啊?(没变。)从哪点上看出他没变、他变不了呢?(就凭他说“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话。)他平时不说这话,他是在什么背景下说出这句话的?有人给他提缺欠,说话伤着他的尊严了,触及他的伤疤的时候,这句话他顺口就说出来了,“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你敢跟我斗,你是谁啊?”这是什么性情?他在这句话前面还加个前提,说“我没信神之前我尿过谁”,那你信神以后不还是谁也不服、谁也不听吗?不还是原封未动的一个魔鬼撒但吗?他觉得自己好像信神之后变好了,变好了怎么还能说这话呢?一点儿良心理智都没有,还敢公开叫嚣,公开让别人知道“我是流氓我怕谁!”恶霸、恶棍、流氓有什么好显露的?有什么好夸耀的?敌基督就能这么夸耀,以前做过恶霸还当成光荣历史了,来到神家炫耀。神家是什么地方?这是真理掌权的地方,这是神拯救人的圣洁之地,怎么能容得你说这鬼话呢?敌基督没有廉耻,不知道这是鬼话,还把它当成好话、当成真理来炫耀,真是无耻之徒,不知羞耻,让人厌憎!临到这类人说鬼话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合适的话反驳他?(我遇到过这么一个人,他在教会里谁也不服,当时他就说这样的话指责我,我也没什么分辨,还说我接受。)你是这样回答的。你这样回答不对,没见证啊,你得点点他让他蒙羞才对,他说鬼话你不能服软,也不能顺服这鬼话,你得揭露他。做神的得胜者为神作见证,你得能让魔鬼撒但蒙羞,说出能让撒但蒙羞的话、合乎真理的话,他就是不接受也无话可说,让他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这类人你吓唬他行不行?给他定罪行不行?跟他商量、哄他行不行?(不行。)那怎么能行啊?(如果一个人在教会中说这样的话,我会说:“你想撒野啊?你如果能正常地听弟兄姊妹交通真理、能接受真理这可以,但如果你要在这儿撒野你出去,神家不容许你在这儿撒野,你这话不符合真理,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这话说得挺厉害,但这类人都是恶霸、土匪,他们怕不怕这类话?(不怕。)

我给你们讲一个事。之前我接触过一个人,他没信神之前做过厨师。有一次他跟我说:“我在世上当厨师的时候,那些大人物、当官的来喝酒我都不想搭理他们。我给他们炒菜的时候就一只手插着腰,一只脚踮着地,用一只手给他们炒。”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一看那个神态就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言外之意就是“在外邦人中间,谁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谁都不服,我有能耐,在世上我这样的人就有正气,一般当官的我都不尿他!”他边说边比划着,说得还挺得意,比划的那个动作还挺自如,这个动作、这个神态架势一看就特别的娴熟,就是经常性地这样表现。我一看他在那儿还表演上了,带点炫耀的意思,炫耀自己曾经的“辉煌历史”,想让人羡慕。我一看他这样就乐了,紧接着我就说:“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我就面带微笑说这么一句话,就不再说什么了。他的脸当时就耷拉下来了,动作立马就收回去了,也不吱声了。从那以后,他那点“辉煌历史”就再也不说了。我对他说什么了?(你这人性情不好。)这话是什么意思?(点到他的本性实质,他就蒙羞了。)对了。你触怒他了吗?你跟他争辩了吗?你伤没伤他的尊严啊?(没有。)你有没有用血气的方式对待他,说“你滚出去,你信神干什么!”“跟我讲你的光辉历史,你还嫩点儿!”有没有这些方式?(没有。)没有这些含义,就说了一句“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他就蒙羞了,就不吱声了,点到为止。有头脑的人听了这句话马上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以后就收敛多了。你们说这种方式怎么样?(好。)跟他瞪着眼睛争辩合适吗?(不合适。)如果有人说,“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你就跟他说,“你没信神前谁也不尿,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你现在信神了还不想尿谁,那你这人性情就更不好了,实质有问题啊”,话就说到这儿,你看看他什么反应、什么表现。这叫打蛇打到七寸上。恶人听了这话之后心里难不难过?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了,他想,“我还觉着自己信神有变化了呢,还拿这话摆资格,炫耀自己信神之前的光辉历史,没想到有明白人把这事的老底揭穿了,这是性情不好”。性情不好是什么意思?说得好听点就是人性不太好,说白了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社会上不是好东西的人有哪些?(地痞、流氓、恶霸、恶棍。)对了,就是这些人。你一说不是好东西、性情不好他就听明白了,他就能领会到地痞、流氓、恶霸、恶人这些词、这类人。他一听自己是这类人范畴里的一员,他心里能不能好受?(不能。)他都不好受了,你还用不用再说了?(不用了。)一句话就把他的老底揭穿了,“原来你是这么个东西,你还在这儿炫耀,把反面事物当成正面事物来炫耀,你想干什么?这是神家,你别在这儿显摆,这不是你显摆的地方,你要显摆就出去。神家是真理掌权的地方,不是你耀武扬威的地方,不是你宣扬你那些恶行的地方。你拿着邪恶的、反面的事物来神家炫耀是什么意思?意思是神作工在你身上达到果效了呗。神那么说了吗?你这不是感谢神,你这是炫耀恶行,你拿这话骗谁啊?你唬三岁小孩行,你唬弟兄姊妹不行,你不可能得逞的!”就这么把他揭露了。敌基督听完这话,第一,他感觉你对他没有恶意,第二,你说的话正好击中他的要害,第三,你没有针对他什么,第四,这话是事实,你说得一点儿没夸大,他听完这话马上就收敛了。为什么收敛了?你这话令他尴尬,让他无地自容了。他再到你跟前的时候就不好意思再说这话了,他即便是说也得分分场合,看看听的对象,反正在你跟前他是不敢再说了,这是不是就把他制服了?你们碰到这类人敢不敢这样说?(敢。)对待这类人有办法,不需要血气,不需要横,面带微笑就把他制服了。这叫揭露撒但,让撒但蒙羞,这叫站住见证。你能揭露他,证明你对他已经看透了,证明你不喜欢他这样的人,你恨恶他这样的人,你看不上他这样的人,他这样的人属于反面人物行列中的,而你跟他正好是对立面,他到你跟前就觉得不如你,你比他强,你比他正直。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临到弟兄姊妹偶尔揭露他们的时候,他们说出了哪两句不知羞耻的话?(“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两句话一般人是不是都说不出口啊?这话带着什么性质?带着匪气,带着痞性,带着撒但张牙舞爪的一种气势与邪恶性情,这分明不是从正常人口里说出来的,更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能说出来的话。不言而喻,说这类话的人就是带有撒但凶恶性情的一类人,这类人是恶人,是敌基督。他们不喜爱真理,崇尚邪恶势力、崇尚暴力、崇尚撒但的凶恶势力与性情,这几样实质从他们说的这两句话当中就可见一斑。他们一说这话,他们的性情、实质就被显明出来了。在这个普通正常的败坏人类中间,谁常常把这话挂在嘴上谁就不是好东西;谁即便是听过这话自己也说不出口,觉得说这话的人可耻、凶恶,自己不可能这么说,对一个人再恨、再有怨气、再看不上,但要从他嘴里说出这话那是不可能的,他鄙视说这话的人,那这样的人还有一点廉耻,人性里还有正直的一面。但是那些常常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常常把这些话当成是行事为人的最高原则的人无疑就是撒但一伙的敌基督。有些人说:“我不信神的时候也不知道这话的好歹,年轻的时候也说过这话,后来年纪大一点了,懂事了,这话就说不出口了。”这算不算敌基督?这就不是了。人年轻无知的时候,刚接触社会、接触人群的时候,把这话当成是好话、当成是有气质的话,这就是太年轻了,不懂事,到年龄大点了,会分辨善恶了,会分辨好人坏人了,这话就说不出口了,这样的人还有那么一点良心、理性。这点良心、理性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个人还懂得分辨善恶,知道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做事说话、行事为人有选择、有底线,不是撒但、不是恶人、不是畜生,做人有准则、有原则,算是一个正直的人。

通过揭露敌基督,他们的至理名言、他们的人生格言、他们常说的话都被显明出来了,显明出来的同时,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也就随之浮出水面,让人看得越来越清楚了。这些事如果不揭露,人把这些偶尔听到的或者常常听到的话看成是稀松平常的话,不会分辨,那就不能定性。不能定性,那你明白的真理、你知道的是非对错对你来说还有什么用啊?能影响你的立场吗?能影响你的观点吗?(不能。)那你就分辨不出什么是正常的败坏流露、什么是敌基督实质的表现。只有对这些实质能分辨清楚了,能定性准确、划分准确了,对于正面的反面的、正常的非正常的这各方面的表现、流露、性情、实质都能分辨清楚了,那你分辨人、分辨事就会更准确了。否则的话,你会把敌基督的表现误认为是普通的败坏、正常的流露,偶尔还会把一些普通的败坏流露当成是敌基督实质的表现。这是不是混淆了?如果你做带领,你所负责的范围内有敌基督,你把他留下了,把普通的有败坏流露的弟兄姊妹开除了,这是不是做错事了?(是。)所以说,明白这些细致、具体的分辨很关键。

敌基督在面对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们的表现远远不止这些,远远不是说一两句难听的话,也远远不是有一点不满情绪而已,他们还会做出更多的事来,也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更会做出一些更恶的,严重搅扰神家工作、搅扰正常教会生活的事情来。现在你们就交通一下,敌基督除了说那几句话之外,他们还能做出哪些事让人看清楚、分辨出他们就是敌基督,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敌基督的所作所为,他们的性情也就是敌基督的性情。这样,在这些敌基督还没做出更大的搅扰之前就能被弟兄姊妹分辨出来,认清他们就是敌基督,这样一方面避免弟兄姊妹在生命进入上受更大的亏损,另一方面避免他们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与搅扰。提早发现,提早解决,提早避免,提早挽回,这是不是更好?(是。)那你们交通交通。(敌基督面临修理对付的时候不接受真理,他会说一些攻击人的话,谁给他提建议,只要是触及他的地位与脸面,他就会在教会中论断谁,甚至颠倒黑白地说话,来维护他的地位、脸面。)还有吗?(我遇到过一个恶人,他威胁说谁要是做对他不利的事他就要整死谁。那时我们不明白真理没有分辨,心里还怕他。他在尽本分时任意妄为,我们看到他作工作存在一些问题想反映时,他就拦阻不许我们反映,我们没真理,当时也不敢反驳,也没有及时反映,最后给教会工作造成了很大的亏损。这就是因为我们不会分辨敌基督导致的。后来,他作恶多端才把他开除了。)在这件事上你们没站住见证,没维护神家的利益,让神家工作受到亏损了,你们有责任啊。现在看这人开除得对,没有冤枉他。以后再碰到这类人,你们能不能有分辨了?(通过神这次交通,觉得对分辨敌基督这方面真理清晰一些了。)

神家为什么要开除敌基督?留着让他效力行不行?给他机会让他悔改行不行?(不行。)万一他还能追求真理呢?(敌基督不可能追求真理。)现在发现了,敌基督就是恶人,是属撒但的,他不可能悔改,所以才开除的。对于被开除的人都不是轻易开除的,神家是一忍再忍,一再给机会让他们悔改,给他们留余地,别冤枉好人,别轻易开除断送一个人,他们能信神多年也不是容易的事,在没有完全看透人之前,在他们没有被完全显明之前,神家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宽容的。但是敌基督能不能悔改?他不悔改。他在神家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撒但的差役,拆毁、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即便他有点恩赐才干也不可能好好尽本分,不可能往正道上走。敌基督即便有一些可用的地方,但是他绝对不会在神家中为神的工作作出正面的贡献,他除了打岔搅扰搞破坏没别的,他不干好事。你把他留下来观察,给他机会让他悔改,但他是不可能悔改的,最终对他采取的解决办法就是开除。在开除之前就已经看透了,这类人就是敌基督,他宁死也不可能悔改,他与神敌对、与真理敌对,所以才开除的。如果是好人能开除吗?要是他能接受真理能悔改,能开除他吗?顶多是撤换本分灵修反省,不可能开除。一旦神家决定开除了,那就是这个人留在神家是个祸患,他不干好事,尽搅扰打岔,什么坏事都干,他在哪处教会哪处教会就被他搅扰得一盘散沙,工作停滞不前,多数人特别消沉,对神失去信心,甚至有些人都不想信了,本分尽不下去了。这原因在哪儿?就是敌基督搅扰造成的。只有把敌基督解决了,清除开除了,这个教会才有希望,教会生活才会正常,神选民才能进入信神正轨。有些人说:“神是爱,对敌基督也应该给悔改机会啊。”这话说得挺好听,是这么回事吗?你们仔细观察观察,看看哪个被开除的敌基督、恶人过后认识自己了,能追求真理、能喜爱真理了?哪个悔改了?他们都不悔改,死不认罪,过了多少年之后你再见到他,他还是那样,还死抓住当年那些事不放,为自己辩解表白,性情丝毫没有变化。你再把他接纳回来恢复教会生活,让他尽本分,他还会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就如保罗一样还会老病重犯,高举见证自己,丝毫不会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他还会走原来的老路,走敌基督的道路,走保罗的道路。这就是敌基督被开除的根据。

敌基督因着他的恶毒本性,他对追求真理的人谁都不服,对能作点实际工作的带领工人谁都看不上,甚至把带领工人都定性为假带领、假工人,好像只有他是正确的,别人都是错误的。无论怎样跟他交通真理他都不会接受对付修理的,他都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谁对付修理他不能达到让他心服口服,他就不接受,他认为修理对付没用,跟真理无关,这就是他的观点。他总坚持自己的观点就很难接受真理,同时还会论断、定罪那些修理对付他的人。敌基督在对待修理对付上流露的是什么性情?能不能看见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什么?敌基督的本性里主要的一条就是凶恶。凶恶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待真理的态度特别恶劣,不但没有顺服,不但不接受真理,还能定罪修理对付他的人,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性情。敌基督认为谁接受对付修理那就是谁好欺负,总对付修理人的人就是总想捉弄人欺负人的人,所以谁对付修理他他就要反抗谁,他就要跟谁过不去,谁提点他的缺少、败坏,谁跟他交通真理、交通神的心意,让他认识自己,他就认为谁跟他过不去、谁看他不顺眼,他从心底里就恨谁,就要报复谁让人难堪。这就是咱们要交通的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另一种表现,谁对付他、揭露他他就恨谁,这一条表现在敌基督身上是很明显的。那哪一类人具备这样的凶恶性情?就是恶人。其实敌基督就是恶人,所以说只有恶人、敌基督才具备这样凶恶的性情。凶恶的人对待任何人善意的劝勉、指责、教诲或帮助,他的态度不是感谢、不是谦卑地接受,而是恼羞成怒,极端地仇视、恨恶,甚至还能产生报复。有人对付、揭露一个敌基督,说:“你这段时间尽本分任意妄为,不按原则办事,尽显露自己,为地位作工,本分尽得一塌糊涂,你对得起神吗?你尽本分为什么不寻求真理?为什么不按原则办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真理,你为什么不接受、不搭理?为什么还按你自己的意思做?”就这几个为什么,就这几句揭露他败坏流露的话就惹恼他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凭什么对付我?你算老几啊?我就任意妄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呢,只有我跟别人这么说话的份,没有别人跟我这么说话的份。哪个人敢教训我?教训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就凭你也想教训我?”他心里的仇恨就产生了,就要找机会报复人,他心里就盘算:“对付我的这个人在教会中有没有势力?我要是报复他,能不能有人为他说话?我要是整治他,教会能不能处理我?有办法了,我不报复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觉的事,在他家人身上下手,让他痛苦难堪,这样我才能出这口恶气。我得报复他,我不能就此罢休,我信神不是来受气的,不是来让人随便欺负的,我是来得福的,是为了进天国!人活脸面树活皮,不蒸馒头争口气,你还敢揭露我,这就是欺负我!你不拿我当人物待,我就让你好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就跟你斗一斗,比比咱们谁厉害!”你看看,就几句简单揭露的话就激怒了敌基督,让他产生这么大的仇恨,能如此大动干戈地去报复人,敌基督凶恶的性情已经完全显露出来了。当然,他因仇恨报复一个人不是因为他们原来就有仇、有过节儿,而是因为那个人揭露他的错误才产生的仇恨,这就证明不管是谁,不管以前与他关系怎样,只要揭露他都能引发他的仇恨遭到他的报复。不管是谁,不管是明白真理的还是不明白真理的,也不管是带领工人还是一般神选民,只要揭露他、修理对付他,他都能把那个人当作仇敌来对待,甚至公开说:“谁对付我我就要跟谁过不去,谁对付修理我、谁揭我的老底让我被神家开除,让我不能得福,那我就跟谁没完!我在世上就是这样,没人敢惹我,到现在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呢!”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放出这样的狠话。他们放出狠话并不是在吓唬人,也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说说而已,而是真能作出恶来,并且不择手段,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性情。有些带领工人遇到这样的敌基督就不敢揭露、不敢处理,结果就使敌基督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地作恶,一个劲儿地迷惑、搅扰人,最后把多数人都迷惑控制了,灾祸就这样酿成了。有些敌基督因为弟兄姊妹对他的恶行加以揭露或者检举上报,他知道后为了报复就把弟兄姊妹交给大红龙、交给撒但政权,这是不是凶恶性情?敌基督这么凶恶,他是真心信神的人吗?绝对不是,他是撒但的差役,是来搅扰教会的,他是混进神家的恶魔,是专门打岔、拆毁神作工的,就是抵挡神的。所以说敌基督就是神的仇敌,就是神选民的仇敌。如果把敌基督恶魔当成弟兄姊妹对待,这就大错特错了,只有瞎眼的人才会这样。如果把敌基督这类人当成弟兄姊妹加以浇灌、喂养、扶持,或者当成追求真理的人来提拔重用,那这个带领工人就作大恶了,就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了,就该被淘汰了,这样的假带领就成了敌基督的帮凶,可以说这样的假带领就属于敌基督了,就该清除开除。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的态度不是接受顺服,而是反抗、厌烦,从而产生恨恶。凡是对付修理他的人,凡是能够揭他老底、揭露他实情的人,他都从内心深处恨恶。恨到什么程度?恨得牙根痒,恨不得让你从他眼前消失,有你没他,有他没你。敌基督对人是如此,那对于神揭露定罪他的话他能接受吗?不能。不管揭露他的对象是谁,只要揭露他、只要对他不利他就恨,就要报复,恨不得让对付他的这个人从他眼前消失。他见不得这个人好,这个人要是死了或者遭祸了他就乐了;这个人只要还活着,在神家还能尽本分,还一切照常,他心里就难受,就不舒服不痛快。他没法下手报复人的时候就在心里暗暗地咒诅,甚至祷告神让神惩罚、报应那个人,让神为他申冤。敌基督产生了恨恶之后,由此就产生了一系列的做法,这些做法就包括报复、咒诅,当然还有一些是因为恨产生的栽赃、诬蔑和定罪。谁要是对付他,他就在背后拆谁的台,你说得对的他就说成是错的,把你所做的正面的事都给扭曲变成反面的,在背后散布、搅扰,煽动拉拢那些愚昧的、看不透事没分辨的人站在他一边为他说话。明明对付他的人没做坏事,他也要把一些坏事栽赃到这个人头上,让大家误会这个人做了这样的事,然后合起伙来弃绝这个人。敌基督就这样搅扰教会生活,搅扰人尽本分。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让对付他的这个人没好日子过,让大家都弃绝这个人。还有的敌基督说:“你对付我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也让你尝尝被人对付、被人弃绝的滋味。你怎么对待我,我也怎么对待你,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过好日子!”敌基督作了恶,有的带领工人就找他谈话,告诉他得悔改,还给他读神的话帮助他、扶持他,他不但不接受,还造谣说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从来不用神话解决问题。其实带领刚作完这样的工作,他扭头就歪曲事实诬蔑帮助他的人,这是不是凶恶?这些恶人、敌基督瞪着眼睛把正面的说成是反面的,把他做的坏事、错事、邪恶的事、恶毒的事说成是正面事物,说成是合乎真理的。他无论在尽本分中犯下多大的错误,给教会工作造成多大的亏损,他都不承认,都不当回事,说起来就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而在他眼里,为此事对付他的人反倒成了罪人,反倒成了该批斗的对象。这是不是颠倒黑白?甚至有些敌基督当带领工人对付他的时候他还反咬一口,说:“弟兄姊妹无论做什么错事都是因为愚昧造成的,是因为带领工人工作没作到位而造成的。如果带领工人会作工作,及时提醒,会管理,那神家这些损失不就小了吗?所以,无论我们犯了什么错,带领工人都难辞其咎,都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这是不是又倒打一耙?这个倒打一耙就是颠倒黑白,这是报复的一种。

敌基督这类人性情太凶恶,你要是对付他或者揭露他,他恨上你那就像毒蛇一样咬住你了,你抖也抖不掉,甩也甩不开。碰到这样的敌基督,你们怕不怕?有些人就害怕,说:“我可不敢对付他,他那么厉害,像毒蛇一样,缠住我我就完了。”这是什么人哪?这样的人身量太小,是窝囊废,不是基督的精兵,不能为神作见证。碰到这样的敌基督你们该怎么办?他要挟你,要取你的性命,你怕不怕?遇到这种情况你就得赶紧联合弟兄姊妹共同站起来调查、取证,揭露敌基督,直到把他清除出教会,这才是彻底解决问题。如果发现敌基督,看清楚他是恶人的嘴脸,他能整人治人、报复人,你就别等他作出恶来抓住证据了再处理,这就被动了,已经造成一些损失了,最好在敌基督暴露出恶人嘴脸、露出他阴险恶毒的性情的时候,在他刚要做事的时候就把他处理解决了,清除开除了,这是最明智的做法。有些人害怕敌基督报复就不敢揭露了,这是不是愚蠢?你不能维护神家利益这本身就是对神没有忠心,你害怕敌基督抓把柄报复你,这是什么问题?难道你不相信神公义吗?你不知道神家是真理掌权吗?即使敌基督真抓住你的一些败坏问题做文章,你也不应该害怕,神家都是根据真理原则处理问题,人有过犯不代表就是恶人,神家绝不会因为人一时的败坏流露或者偶尔的过犯就处理人。神家处理的都是一贯搅扰作恶丝毫不接受真理的恶人、敌基督,神家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神家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即使假带领、敌基督冤枉了好人神家也会给平反的,教会绝对不会清除处理能够揭露敌基督有正义感的好人。人总怕敌基督抓把柄报复,难道就不怕得罪神遭到神的厌弃吗?你怕敌基督抓住把柄报复,你为什么不抓住敌基督的作恶证据检举、揭露敌基督呢?这样,一方面神选民会赞成你拥护你,最主要神还会纪念你的善行、正义之举,你何乐而不为呢?神选民应该牢记神的托付,清理恶人、敌基督就是与撒但争战最关键的战役,这一仗如果打胜了就是得胜者的见证。与撒但恶魔争战这是神选民该有的经历见证,是得胜者必须具备的真理实际。神赐给人这么多真理,神带领你这么长时间,供应你这么多,就是让你作见证的,让你维护教会工作的,结果在恶人、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时你胆小退缩了,抱脑袋逃了,那你就是个窝囊废,你不能得胜撒但,你没有见证,神厌憎你。在这个关键时候,你得站起来与撒但争战,揭露敌基督的恶行定罪他、咒诅他,让他无地自容,把他清理出教会,这才算得胜撒但,结束撒但的命运。你是神选民,是跟随神的人,你不能怕事,你得按真理原则办事,这才是得胜者。你如果怕事,因为害怕恶人、敌基督报复就妥协,那你就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神选民了,你是窝囊废,连效力者都不如。有的胆小鬼就说:“敌基督那么厉害,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万一他报复我怎么办?”这就是浑话。你怕敌基督报复,你对神的信心哪儿去了?你活这么多年不是神保守吗?敌基督不也在神手里吗?神不允许,他能把你怎么样呢?再说,敌基督再恶他有什么能耐?神选民联合起来揭露他、处理他不是太容易了吗?为什么要怕敌基督?这样的人是窝囊废,不配跟随神,你回家抱孩子过日子去吧。在敌基督搅扰教会工作、坑害神选民的时候,作为神的选民该怎样面对敌基督的恶行?作为跟随神的人该怎样站住见证?该怎样与撒但敌基督势力争战?你到底是顺服神忠于神,还是做旁观者背叛神,在敌基督搅扰作恶抵挡神的时候就完全显明出来了。你不是顺服神忠于神的人,那你就是背叛神的人,别无选择。有些浑人、没分辨的人就选择站中间立场,成了中间派,这些人在神的眼中就是对神没有忠心的人,是背叛神的人。有些糊涂人因为胆怯,害怕敌基督的整治,心里一个劲儿地问“怎么办?”这话不是你该问的,你该做的是什么?(尽上自己的本分,把敌基督的恶行全部揭露出来让弟兄姊妹学会分辨,都弃绝敌基督,至于自身的安危那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最应该考虑的就是在恶人搅扰教会工作的时候把自己的本分尽上。)要是连累到你的家人你怎么办?(应该义不容辞地尽上自己的本分,不应该因为情感顾虑家人的安全就把自己的本分、自己该站住的见证丢弃了。)对了。首先你得站住见证,与敌基督、恶人争战到底,让他在神家没有立足之地,他愿意效力就让他规规矩矩地效力,他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是不愿意效力,大家就联合起来开除他,别让他在神家搅扰打岔破坏教会的工作,这是你首先应该做到的,是你应该站住的见证。另外你得明白,家人、自己的性命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撒但不敢轻举妄动。神说过:“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这话你能相信到什么程度?在与敌基督、恶人争战这事上就看出你的信心大小了。你对神有真实的信,那你就有真实的信心;你对神的信只有一点儿,只是渺茫空洞的,那你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你不相信神能主宰这一切,不相信撒但在神的权下,你还能惧怕敌基督、恶人,能纵容他在教会中作恶搅扰破坏教会工作,还能为了保全自己向撒但妥协告饶,不敢起来与他争战,你做了逃兵,充当老好人、充当旁观者,你对神就没有真实的信,你对神的信就是个问号,那你的信就太可怜了!你眼看着敌基督、恶人在神家搅扰打岔却无动于衷,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为了保全家人、保全自己的一切利益而出卖神家的利益、出卖神选民的利益,那你就是叛徒,是犹大,这是明摆着的事。咱们常常交通解剖恶人、敌基督,讲分辨、讲认识,就是为了把真理交通明白,让人对恶人、敌基督有分辨,达到能揭露恶人、敌基督,这样神选民就能不再受敌基督的迷惑搅扰了,就能脱离撒但的权势、脱离撒但的捆绑。但有些人心里还有处世哲学,对待恶人、敌基督不讲分辨,还充当老好人,不与敌基督争战,不与敌基督划清界限,还和稀泥走中庸之道维护自己的利益,把恶人、敌基督这些魔鬼留在神家养鬼为患,让这些魔鬼肆意搅扰教会工作、搅扰弟兄姊妹尽本分,那这样的人充当了什么角色?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的保护伞,属于敌基督的帮凶。你虽然没做敌基督做的事,没有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但是你在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上有份了,你是被定罪的。你纵容他、包庇他,他在你身边随意乱做你却没有任何的作为,不做任何事,你是不是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了?所以说有些假带领、有些老好人就是敌基督的帮凶。凡是看见敌基督搅扰教会工作而不揭露、不与之划清界限的都是敌基督的走狗、帮凶,他们对神没有顺服、没有忠心,在神与撒但争战的关键时刻他们站在撒但一边保护敌基督而背叛了神,这样的人都是神厌憎的人。

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常常表现出极大的抵触,然后就开始竭力为自己诡辩,采取花说柳说的方式来迷惑人,这是最常见的。敌基督拒绝接受真理的表现完全暴露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撒但本性,他们纯属撒但的种类。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事情,他的性情、他的实质都是暴露无遗的,尤其在神家,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违背真理的、被神定罪的,都属于抵挡神的恶行,都充分地证实了敌基督就是撒但、就是恶魔。所以,对于对付修理他绝对不是心悦诚服、心甘情愿地接受,而是除了抵触、反抗之外还能恨恶对付修理,也恨恶对付修理他的人,恨恶揭露他本性实质、揭露他恶行的人。敌基督认为谁揭露他就是跟他过不去,所以谁揭露他他就要跟谁较量、跟谁斗。基于敌基督这种本性,他绝对不会善待任何一个对付修理他的人,也绝对不会宽容、包容任何一个对付修理他的人,更不会感激、称赞对付修理他的人,相反,谁如果修理对付他让他失去尊严、失去面子,他心里对这个人就产生仇恨,就想找机会报复。他心里对人的仇恨得有多大啊!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会在人面前公开说:“今天你对付修理我,好,咱们这仇就结下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仇不报我誓不为人!除非你向我认错、向我低头或者跪下来求我,我就饶了你,否则的话我就跟你没完!”敌基督无论怎么说、怎么做,他都不会把人对他善意的对付修理、对他真心的帮助当成是神的爱临到了、是神的拯救临到了,而是把它当成受羞辱的记号,是最受羞辱的时刻。可见敌基督是丝毫不接受真理的,敌基督的性情就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你们接触的人中有没有一些恶人、敌基督因为经受对付修理而报复他人的?(有。)怎么报复的?报复的手段恶不恶劣?(恶劣。我之前接触一个敌基督,他在教会里做了一些恶事,教会带领揭露了他的表现后他就开始在教会里散布,说这个带领怎么不作实际工作、怎么讲字句道理,把人都带到自己面前了。后来我们去揭露这个敌基督时,刚开始他还能伪装,等继续揭露他的时候他就威胁说,“我家后面就是派出所,他们经常到我家来”。他的意思是我们再揭露他他就报警,他的恶相就显明出来了。)(我接触过一个敌基督,当时有个姊妹写了一封信检举他,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正好这个姊妹住的地方出了环境,他就把教会的主要同工都召集起来,说“为什么这个姊妹写了检举信后住的地方突然出了环境?神肯定不作无用工,还不一定要显明谁呢!”然后又说一些煽动的话,导致大家把矛头都指向了这个姊妹,认为这个姊妹有问题。最后这个姊妹被撤换打发走了,这封检举信就搁置了没有处理。过后我们把敌基督的话又前后对照了一遍,发现他对我们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看到他特别阴险诡诈,最后大家通过交通才把他分辨出来,公正地处理了这件事。)现在确定了,凡属敌基督都是恶人,恶人只要掌权个个都是敌基督。

教会里出现敌基督搅扰好不好?(不好。)从哪方面说不好呢?那是不是神作错了?是不是神没看住让敌基督混进神家了?(不是。)那是怎么回事?(神允许敌基督混进教会是为了让我们长分辨,学会看透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不再上撒但的当,能够为神站住见证,这是神对我们的拯救。)咱们总说撒但多么邪恶、凶恶、恶毒,总说撒但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你能看见吗?撒但在灵界做哪些事你能看到吗?它怎么说话、怎么做事,它对待真理、对待神是什么态度,它邪恶的地方在哪儿,这些你都看不见。所以无论怎么说撒但邪恶、抵挡神、厌烦真理,在你心里都只是一种说法,没有真正的画面,太空洞,不实际,对不上号。但是当接触了敌基督这类人,人对撒但邪恶、凶恶的性情还有厌烦真理的实质就看得清楚一些了,对撒但就认识得更透彻、更实际一些了。如果没有这些实际的人物、实际的事例让人接触看见,人的所谓明白真理就是渺茫空洞,不实际。当人实际接触这些敌基督、恶人的时候就能看见他们是怎么作恶、怎么抵挡神的,就能分辨撒但的本性实质了,看见这些恶人、敌基督就是撒但投胎转世,就是活撒但、活魔鬼,接触敌基督、恶人就能达到这样的果效。撒但投胎成为一个恶人或者敌基督,肉体的功能才有多大呀,但他就能做这么多坏事、作这么多妖,所作所为就这么邪恶、这么阴险,那灵界的撒但作的恶比所有活在肉体中的恶人、敌基督作恶的总和还要多一百倍、一千倍。所以,人接触这些恶人、敌基督所学到的功课对人长分辨看清撒但的嘴脸很有帮助,能让人学会分辨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什么是神所喜悦的、什么是神所厌憎的,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论,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神到底恨恶什么、喜爱什么,神弃绝淘汰的是哪些人、神称许得着的是哪些人。对这些问题单从道理上明白没有用,必须得经历许多事,尤其是经历恶人、敌基督的迷惑搅扰,有了真实分辨以后才能明白这许多真理,对神所要求的、神所要得着的就有更深更实际的理解了。这是不是就能更加明白神的心意了?是不是能让你更加确定神是真理、神是最可爱的?(是。)神就是让人在经历这些事的过程中学功课长分辨,当然也是在训练人,同时也是显明各类人。有些人碰到恶人、敌基督不敢揭露、不敢分辨,也不敢接触,心里害怕,就像见了毒蛇一样只顾躲避,这样的人太窝囊没法学到功课,不会产生分辨。有些人接触恶人、敌基督不注重学功课、长分辨,尽凭血气对待,到揭露、分辨敌基督的时候起不到作用,办不了实事。有些人看到敌基督作许多恶心里厌烦,但没有任何办法束手无策,就被他们随意玩弄,一味地忍耐,逆来顺受,任凭敌基督胡作非为搅扰教会工作也不检举揭露,失去了人的责任、本分。总之,在恶人、敌基督肆虐为所欲为的时候,把各类人也都显明出来了,当然也把追求真理有正义感的人训练出来了,让这些人能从中长分辨、长见识,得到教训,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的什么心意呢?就是让人看见神不拯救敌基督这类人,只是利用敌基督效力,效完力就显明淘汰,最后惩罚,因为他们是恶人,是属撒但的。神拯救的是虽有败坏性情但能喜爱正面事物、能承认神是真理、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有了过犯能真实悔改的这样一班人。这些人能接受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更能正确对待别人的揭露与提点,神无论怎么作工都能接受顺服,学到功课,这样一班人才是真实跟随神经历神作工被神得着的人。

关于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表现就交通到这儿。过后你们可以找一些亲眼见过、经历过的实例,根据他们的实质来解剖、交通,让弟兄姊妹长分辨。长分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弃绝敌基督,拦阻限制敌基督在教会中的恶行,避免他们在教会中、在尽本分的重要场所打岔搅扰,给教会工作带来任何的亏损,这叫捆绑敌基督、捆绑恶人。多数敌基督虽然在教会里没有公开论断神、抵挡神,但在暗中却作了不少恶。他们搅扰教会生活,拦阻、搅扰带领工人交通真理按原则办事,对神家工作说三道四、肆意论断,甚至定罪带领工人,使神选民受了迷惑,对教会工作形成了搅扰,影响了神选民尽本分的果效,这就是搅扰神工作的大恶。神选民都应该认识敌基督作的恶才是大恶,是罪大恶极的恶、十恶不赦的恶。所以敌基督在神家是永远被捆绑被限制的对象,必须把敌基督开除出教会才合神心意。如果在一处教会里敌基督能任意妄为,随意喊出任何的口号论调来控制、要挟或者迷惑、误导弟兄姊妹,而带领工人却置之不理不作为,怕得罪敌基督就不敢揭露限制敌基督,导致这处教会的弟兄姊妹被敌基督任意地玩弄、搅扰,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老好人,就是废物,该被淘汰。如果一处教会的带领对敌基督、恶人都有分辨,使神选民都能站起来揭露敌基督、恶人,把魔鬼都清除来维护神家工作,这样就羞辱了魔鬼撒但,同时也满足了神的心意,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合格的带领,就是有真理实际的带领。如果一处教会有敌基督搅扰,被弟兄姊妹分辨出来弃绝以后,敌基督就疯狂报复、打压、定罪弟兄姊妹,而教会带领不作为,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谁也不得罪,那这样的带领就是假带领,就是废物,该被淘汰。作为教会带领,如果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不能分辨、限制、解决敌基督,任由敌基督在教会中为所欲为、胡作非为,既不能保护神选民不受迷惑,也不能保护神选民正常地尽本分,更不能维护教会工作的正常进行,那这样的带领就是废物,该被淘汰。如果一处教会的带领因为敌基督凶恶残忍而不敢揭露对付,不敢限制、处理,就任由敌基督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当地头蛇,为所欲为,导致教会的许多工作都处于瘫痪、停滞不前的状态,那这处教会的带领也是废物,该被淘汰。如果一处教会的带领因为害怕遭报复,对敌基督从来不敢揭露,从来不限制敌基督的恶行,导致弟兄姊妹的教会生活、生命进入都受到极大的拦阻、搅扰与亏损,那这处教会的带领也是废物,该被淘汰。你们还能拥护这样的人继续做带领吗?(不能。)那你们遇到这样的带领该怎么办?你就问他:“敌基督作这么大的恶,在教会中横行霸道、作王掌权,你能不能限制他?你敢不敢揭露他?你如果不敢处理,你就应该引咎辞职赶紧下台。如果你维护自己肉体的利益,因为惧怕敌基督而把弟兄姊妹交给敌基督、交给恶人,那你是该遭咒诅的,你就不配做带领,你是个废物、死人!”对这样的假带领就应该揭露撤换。这样的假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在恶人面前不保护弟兄姊妹反倒向恶人屈膝,向恶人妥协求饶,苟且偷生,这样的人是废物,是叛徒,就该遭弃绝。

接着再交通一点,就是敌基督在临到修理对付时他对待前途命运的态度就暴露了。有一些敌基督他们在神家做事也是暗暗地下了决心,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做错事,千万不要被对付修理,千万不要惹怒上面,千万不要被带领发现他做了什么坏事,要把好事都做在人前。但是无论他怎么小心谨慎,因为他的出发点、他所走的道路不对,他只为名利地位说话做事,从来不寻求真理,所以做事常常违背原则,常常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充当撒但的差役,甚至常常犯下很多的过犯。常常违背原则做事留下过犯,在这类人身上是最平常、最常见的事了,当然,他们最难以避开的一条就是遭到对付修理。他们看见有些敌基督就是因为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被显明淘汰的,这些事他们看在眼里了。敌基督为什么要这样小心翼翼地做事?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他们怕被显明淘汰。他们心里说:“我可得小心点儿,‘小心驶得万年船’‘好人一生平安’,我一定得奉行这些原则,时时刻刻得提醒自己不要犯错、不要闯祸,要把败坏、存心控制住不被人看出来。我只要不做错事,我只要能坚持到底,我就能得福,就能躲过灾难,我信神就得着了!”他在心里常常这样鞭策自己,鼓励劝勉自己。在他们的内心中认为,如果做错事了那以后得福的几率就会大大地减少降低。这是不是他们内心深处所盘算的、所认为的?先不说敌基督的这个认为、盘算是对是错,那基于这一条,当他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他心里最担心的是什么?(前途命运。)他把对付修理与前途命运挂钩,这与他的邪恶本性有关。他心想:“这么对付我是不是要淘汰我,不要我了?神家是不是不让我尽这个本分了?是不是信不过我了?是不是有好人要取代我了?要是我被淘汰了,那我还能不能得福了?还能不能进天国了?听着说话口气好像对我不太满意,那我以后得更加小心,更加学会听话乖巧,不要生事,得学会忍耐,能在夹缝里生存,每天做事要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不能放松警惕。这次一不小心露馅儿了,被对付修理了,但听这个说话口气不算严厉,看样子好像问题不大,看来还有机会,还能躲过灾难,能得着福气,那就虚心地接受吧,也不是要撤换我,更不是要淘汰我、开除我,这样的对付修理我还能接受。”这是接受对付修理的态度吗?这是真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了吗?是真的要悔过自新了吗?真的决心要按照原则办事吗?不是。那他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能躲避灾难能得福的那一线希望。只要这一线希望尚存那就不能露馅儿,不能暴露自己的本相,不能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事告诉人,自己里面的怨恨都不能让人知道,得藏起来,得夹着尾巴做人,不能被人看漏了。所以修理对付过后他没有丝毫变化,原来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那他做事的原则是什么?就是处处得维护自己的利益,不管犯了什么错都不让其他人知道,得让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完人,没有毛病、没有缺陷,从来不犯错误。他就这么伪装自己,伪装的时间长了他觉得自己有把握了,躲避灾难、得福进天国这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但因着他做事常常违背原则,没想到又临到对付了,这一对付他伤心了,“我受这么大苦,怎么还对付我呢?这得福的好事怎么还没到手呢?怎么还离我这么远呢?这苦什么时候到头啊?”再一听对付的话,他觉得,“我要是再应付糊弄,还不追求真理,还凭己意作恶搅扰神家工作,就要被淘汰、被开除,这不就失去前途命运了吗?这些年信神所受的苦就白受了!”虽然他一再地忍耐、克制,在心里说,“忍住!忍住!再不忍住,以前所受的苦、所受的委屈就全白费了,还得坚持,坚持到底必然得救!谁说什么难听的话就当没听到,就当不是说我,是说别人的”,但是他怎么听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归宿了,怎么听也觉得自己这次临到对付修理就是被定罪了,没希望了,看不见曙光,没有明天,没有未来。此时此刻,这些恶人、敌基督能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不能,他看到自己得福的盼望破灭了就不会再忍耐下去了。)他光是不忍耐就完事了吗?他会不会做事啊?(会做事。)做哪些事?(散布消极,迷惑一些没有分辨的弟兄姊妹,站在他一边为他打抱不平、为他鸣冤喊屈。)对了,他一旦觉得自己没希望了那就要做事了。他会想:“你不再培养我、重用我了,还要淘汰我,我得不着福气你也别想得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是走也得找两个垫背的。你对我不仁,我也对你不义!你不是要淘汰我吗?你得为你说的这句话付出代价!”他就撕破脸皮了,开始叫嚣了,他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就暴露出来了。随之他的热心,他的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都因着得福的盼望破灭而消失了。现在人才看见他原来为神花费的热心、受苦付代价全是假的,全是骗人的。

敌基督一旦被撤换、淘汰的时候他就撕破脸皮大发怨言,他的鬼相就暴露出来了。露出什么鬼相了?他以前尽本分根本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蒙拯救,而是为了得福,现在说出实话了,把实情暴露出来了。他说:“我要不是为了进天国,要不是为了以后得福得大荣耀,我能跟你们这些粪土不如的人在一起混?你们配跟我在一起吗?你们不培养我、不提拔我还要淘汰我,到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你要为淘汰我付出代价,淘汰我你是什么后果!”敌基督这么散布,这鬼话就露出来了。一旦撕破脸皮的时候他的恶毒本性、凶恶性情就暴露出来了,他就开始散布观念,开始拉拢那些初信的、身量比较幼小没分辨的、不追求真理的、常常消极软弱的人,拉拢那些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的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你要是淘汰我,我得拉几个垫背的!”这是不是撒但的本性暴露出来了?正常人会这么做吗?一般有败坏性情的人,临到被撤换的时候心里只是难过、痛苦,觉着自己没希望了,但是因为有良心作用他会想:“还是咱们人不好,没尽好本分,那以后我就往好了做,至于神怎么对待、怎么定规那是神的事,人没有权利要求神。神怎么作不还是根据人的表现吗?人走错路就理应被管教、被责罚,这没什么说的。现在难过的是自己素质差,不能满足神的心意,不明白真理原则还凭着败坏性情任意妄为,被淘汰活该,但愿以后能有机会弥补吧!”有点良心的人会走这样的路,他选择这样思考问题,最终也选择这样解决问题。当然这里面实行真理的成分并不多,但是因为人有良心就不至于做出抵挡神、亵渎神、与神对抗的事。而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因为有凶恶本性,天生就是与神敌对的,当他的前途命运受到威胁或者被剥夺的时候,当他看不到任何生机的时候,他选择的是散布观念,论断神的作工,拉拢与他一伙的不信派搅扰神家的工作,甚至对任何他所做过的错事、犯下的过犯还有给神家工作、财物所造成的损失,他都拒绝承担任何责任。当神家处理他、淘汰他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敌基督最常说的话,是什么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是不是又一句鬼话?这都是有正常人性、懂廉耻、有良心的人说不出来的话,我们称它为鬼话。这是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名誉不保、地位声望受到了威胁,尤其是感到自己的前途命运即将被剥夺的时候,他流露出的种种凶恶性情的表现,同时也暴露出了敌基督不信派的实质。事实上,神家修理对付人完全是因为人在尽本分中任意妄为打岔搅扰神家工作,没有反省不知悔改才实行修理对付。在这种情况下临到了修理对付到底是不是被淘汰?(不是。)绝对不是,这方面人应该从正面领受。在这种背景下,任何的修理对付,无论是来自神的还是来自于人的,是出于带领工人的还是弟兄姊妹的,都不是恶意的,都是对教会工作有利的。能在一个人任意妄为搅扰神家工作的时候而采取修理对付,这是正义的事,是正面事物,这是喜爱真理的人、正直的人应该做的事。而人因为有了过犯临到对付修理却不接受还反抗,产生恨恶、产生报复的心理,这是不正当的,这是邪恶的。在神家中这么多人尽本分,哪个人没经历过对付修理?有多少人因为临到对付修理就消极反抗,甚至寻死觅活,感觉得不着福气、没希望了就要撂挑子,就要耍蛮打滚,就恨人,还想报复人?这样的人还真不多。只有恶人能行出这样的事,只有恶人把对付修理看成是有血气的人对他的一种不正确的对待方式。当然,神家所说的对付修理都是正当的,都是为了教会的工作与个人的生命进入,这都是正面事物,是合神心意的,完全符合神的话语。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总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尊严,与自己的利益挂钩,尤其是与他的前途命运挂钩。如果对付修理对他的名誉、地位、尊严不利,他不能接受,如果对付修理严重了,不但毁掉了他的名誉、地位、尊严,而且还威胁到他的前途命运,那他就更不能接受了。总之,无论谁对付他们,他们都不能从神领受,都不能反省认识自己,在对付修理中学到功课,达到真实悔改,达到更好地尽本分,而是心里抵触,采取反抗、拒不接受的态度。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也代表了敌基督对待真理的态度。

对待对付修理这事,人起码应该认识到的一点是什么?对付修理这是人达到合格尽本分必须经历的,是不可缺少的,也是人信神达到蒙拯救天天要面对、常常要经历的,每一个人都离不开对付修理。对付修理一个人,这涉不涉及人的前途命运?(不涉及。)那对付修理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是为了定罪人吗?(不是,是为了帮助人明白真理达到按原则尽本分。)对了,这是最正确的领受。对一个人的对付修理它是一种管教责打,当然对人也是一种帮助挽救。对付修理能让你及时地扭转不正确的追求方向,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目前存在的问题,也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不管怎么说,对付修理能让你认识错误达到按原则尽本分,这是及时地挽救你不出偏差、不走入歧途,使你避免酿成大祸,这不是对人最大的帮助、最大的挽救吗?有良心理智的人应该能够正确对待对付修理。敌基督为什么不能接受修理对付?因为他认为对付修理是出于人的不是出于神的,他觉得谁对付修理他就是跟他过不去,就是整治他。从敌基督的心态来看,敌基督主要是因为不接受真理才拒绝接受对付修理的,他们不会从对付修理中学功课,不会认识自己、寻求真理,这就是他们不接受对付修理的根源。他们心里存在这么大的问题,这就证实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七)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一篇

所有看见我话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话语?你们对我是否真有认识?是否真学会了顺服?是否是真心为我花费?是否真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了刚强有力的见证?你们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红龙的?正是我话语的试炼,才能达到我洁净教会、拣选真心爱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这样作工,能有谁认识我呢?有谁能从我的话中…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今天你们追求爱神、认识神,一方面需要苦难熬炼,另一方面需要你们付出一番代价。爱神这是一门最深的功课,可以说,人一辈子信神所学的功课就是爱神。就是说,你信神就得爱神,你如果只信神不爱神,没达到认识神,从未从心里发出真实的爱去爱神,那你信神也是枉然,你信神如果不爱神就枉活一世,你的一…

第三十六篇

全能真神,宝座为王,执掌全宇宙,面向万国万民,普天之下闪烁着神的荣光。宇宙地极凡是活的都当看见,山、河、湖泊、地、海和所有生存的万物啊,在真神的面光之中揭开了序幕,重得复苏,如梦方醒,破土萌芽!啊!独一真神,显现在世人面前,有谁敢抵挡对待?人人心惊胆战,无不心服口服,连连求饶赦免…

第三十三篇

在我的家中曾有人颂扬我的圣名,为我在地的荣耀显满穹苍而奋力拼搏,我因此而大大欢喜,心中甚是欢畅,但又有谁能代替我的工作为我而日夜不眠呢?我因人在我前的心志而得以享受,但因人的悖逆而发怒,所以由于人总是不能守住本分,这才使我为人多加几分忧伤之心。为什么人总是不能为我而献上自己呢?为…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