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八)

2.敌基督的利益

(4) 前途命运

先回顾一下上次聚会交通了什么。(上次神交通了敌基督对待前途命运的第二条——如何对待本分。他们对待本分的态度有三种。第一,本来神供应人类、带领人类,人在神面前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也是人类当中最正义、最美好的事,但是敌基督却把它当成一种交易,想借着尽本分来换取前途归宿。第二,神在作工期间发表了许多真理,他们不但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人类蒙拯救该具备、该追求、该接受、该进入的,反倒把追求前途归宿、名誉地位当成是真理,当成是人该持守、该得着的。第三,神作工经营人类、拯救人类,但在敌基督来看这就是一场交易、一场游戏,他认为人必须通过努力、通过交易才能换取天国的福气。从敌基督对待神要求人尽本分这项真理的态度上看,他们的性情是邪恶的。)还有补充的吗?(敌基督把尽本分当成追求得福的唯一途径,一旦得福的欲望破灭了,他立马就能放弃本分,甚至离神而去,这是敌基督在得福欲望破灭时的态度。)(敌基督没有真实的悔改。他因为打岔搅扰、作恶被撤换或者被开除了,当神家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尽本分时,他不是带着感恩的心,反而埋怨、论断,说“用得着我了把我找回来,用不着就把我踹了”,看到敌基督就是死不悔改。)总之,敌基督对待本分跟他对待神话所表现出来的那几方面实质基本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在对待不同事物时表现出了同样的性情、同样的实质。敌基督对待本分所表现出来的实质上次基本都交通过了,第一条,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第二条,不接受神的话是真理,不接受真理;第三条,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第四条,永远没有真实的悔改。这是不是他们所有的这些表现的实质?(是。)你们有没有总结出这四条?(没有。)你们说的多数都是上次交通的一些表现,但是对于这些表现背后的实质是什么还是没看透。敌基督在真理面前、在神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实质永远都是不承认、不接受、不顺服、不悔改。敌基督对待神的话、对待本分是这样的,那他对待对付修理又是怎样的呢?又有哪些表现能让人看见他具备了以上所说的这些实质,能证实他就是敌基督,就是与神为敌、与真理为敌的?这就是今天要交通的第三条——敌基督如何对待对付修理。

3) 敌基督如何对待对付修理

对付修理这个事、这个话题自从人信神之后就都有接触。在人信神的年头逐渐累积、增加的过程中,在人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多数人对待对付修理的意义越来越有认识,越来越能正确对待对付修理了。当然,每一个人不管是尽本分还是不尽本分,也不管尽什么本分,都有机会接触到对付修理。正常的人对待对付修理都是努力地去接受、去认识,接受对付修理的这个事实,也接受对付修理当中所揭露的事实,同时也努力地去认识自己在被对付的那件事上所犯下的过犯或者所流露的败坏性情。这是正常的追求真理的人、追求蒙拯救的人对待对付修理常见的态度与观点。那敌基督是不是也这样对待对付修理呢?这肯定就有区别了。敌基督与追求真理、愿意蒙拯救的人对待对付修理的态度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还是值得解剖的。首先,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这件事情,他整体的态度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是什么?那就是他厌烦真理的性情与实质,再加上他狂妄、刚硬的性情。所以,他对待对付修理从根源上来看是抵触的,是厌烦的,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那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又有哪些表现,又能说哪些话、做出哪些事让人能够足以看清敌基督就是敌基督,他就是不同于普通败坏的人,就是与追求真理之人的本性实质是有区别的?咱们举一些例子。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首先他在心里就盘算、琢磨:“对付我的是什么人呢?他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为什么要对付我?是不是看不上我啊?是不是因为以前我说什么话得罪他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好东西没给他他报复我,想借此机会勒索我啊?”他不从自身反省,认识自己的过犯,认识自己做过的错事,认识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而是想从对付修理这件事上看出这里面的端倪,他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他是这么对待对付修理的。这里有没有真实的接受?有没有真实的认识、反省?(没有。)大多数人临到对付修理,一方面是因为流露败坏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愚昧做了错事,还有的是因为做事应付糊弄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还有一些是因为胡作非为、打岔搅扰,不按原则办事。在这些情况下临到对付修理,人最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先接受过来,先别管谁对付你了,因为什么对付你,说话难不难听,说话的语气、措辞怎么样,就事而论你应该接受过来,认识自己在哪方面做错了,认识自己流露了什么败坏性情,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否按真理原则去做的,这是首先应该有的态度。而敌基督具不具备这样的态度?他不具备,他流露出来的态度始终就是抵触、反感。带着这样的态度,他能不能来到神面前安静下来,认真地听,虚心地接受?(不能。)那他会有哪些作法?首先,他会极力地表白、辩解,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所流露的败坏性情加以辩护、表白,希望能获得人的理解、人的宽恕,以便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也不用接受对付修理他的这些话。他在对付修理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什么?“我没罪,我没做错事。即便是有错也是有原因的,即便是有错我也不是故意的,即便是有错我也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还能没点儿错啊?”他揪着这些说法、说辞紧抓住不放,却不寻求真理,也不承认自己在犯下这个过犯期间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更不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实质。不管犯下的错误多明显,造成的亏损、损失有多大,他都视而不见,丝毫不感觉难过、亏欠,良心不受任何的责备,反而极力地辩解,打口水仗,“你能这么说我,我还能那么说,你对这事这么定义、这么下结论,我还可以那么说,看谁能说过谁,咱们就比口才。我的辩解、表白如果能在多数人面前通过,那我就赢了,那你说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你说的事实也不成立,你想定我的罪,门儿也没有”。敌基督在对付修理临到的时候,他从内心深处、从灵魂深处是绝对地、坚决地抵触、反感,不接受,他的态度就是“你无论怎么说,你说的再对,我也不接受,我也不承认,这不是我的错”。无论事实怎么显明他的败坏性情,他都不承认,就是一味地反抗、抵触,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不接受、不承认,心里还想“看谁能说过谁,看谁的嘴厉害”。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一种态度。

当敌基督面对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们平时所接受的对的道理、对的字句对他们都起不上作用,这是有原因的。原因在哪儿呢?就在于敌基督的实质厌烦真理,性情凶恶,狂妄至极,在真理面前、在事实面前他的态度永远是刚硬的,永远是抵触的、反感的。当对付修理临到的时候,他除了为自己极力地辩解、表白,维护自己的声誉之外,他还有一条最大的信念,也就是他的最高原则,来让自己能够继续在信神的这条道路上走下去,那就是他们常说的:“人对付我不要紧,反正我没做错什么,神察看人心肺腑,神是公义的。不管你怎么对付我,你决定不了我的命运,我信的是神又不是人。”在他做错事的时候,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的时候,让弟兄姊妹都反感、厌憎的时候,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他信的是神不是人,神是公义的,让神为他表白,让神为他主持公道。他说“人说的再对、再合乎真理也不是公义的,那不是真理,只有神是公义的”,言外之意是什么?“真理说得再对,地上的神再对,地上的人说的再合乎真理,那也不是真理,天上的神才是真理,天上的神最大,地上的神没有真理。我信的不是地上的神,我信的是天上的神,你一个普通的人说点对的话就想冒充真理?门儿也没有!你说的再对、再维护神家利益,你做事再公正、说的话再合乎真理我也不接受,你代表不了神,我就接受天上的神对我的对付修理,地上的人、地上的神都不配对付修理我。”有一部分敌基督在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表现出不屈不挠、不卑不亢的态度,他们并不是接受真理、接受对付修理了,并不是要真实认识自己,而是退到了自己的信念当中,用自己的信念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声誉,维护自己的生存。他用这句话来打败所有的人,用这句话来否认真理、否认地上的神,同时也用这句话来逃脱、掩盖自己的罪责,掩盖他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与本性实质。敌基督一方面用这句话来掩盖,另一方面也用这句话来宽慰自己、包庇自己。他怎么宽慰自己呢?他说:“没事,地上的人说了不算,你说的再对我也不接受。我只要不接受,那你说的就不是事实,就不合乎真理,那我做什么错事、坏事,我犯下什么过犯,都不用承担责任,我就可以还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在神家中大摇大摆地任意妄为,做我自己想做的。”这样他就能毫无顾忌地、依然不知廉耻地走他信神的道路,抱着他的得福欲望与存心。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真实面目。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第一,他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第二,他能不能认识自己?第三,他能不能从神领受?(不能。)那他能不能在对付修理他的这件事上认识自己的败坏流露、败坏实质?这些都不能。敌基督在这几样积极正面的进入上都不具备,他反倒做了另外一件事,这就更证实了敌基督就是敌基督,敌基督的实质就在这类人身上、就在这类人的心里存在。他做了哪件事?他做了一件倒打一耙的事,不但不承认自己所做的错事,不承认自己的败坏性情,反倒定罪对付修理他的人。怎么定罪的?他说:“对付修理不见得都是对的,对付修理这里面没什么真理,你以为你做的事正直、公义呢?”这是不是倒打一耙?倒打一耙的事都是什么人做的?一般善良的人、有人性的人、正直的人、知廉耻的人会不会做出这事?(不会。)那这种事是什么人做的?(恶人。)对了,是恶人做的。他倒打一耙时常说的话是什么?第一句,“神是公义的”,他说这话的口气带着恶毒的心态。第二句,“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你们听没听过这两句话?(听过。)都是什么人说过这话?一般人不敢说这两句话,除非是临到自己认为是正面的、自己应该接受的事,他说“神真是公义的,对付修理得对,管教得对”,他是从正面领受,并不是利用这句话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自己表白、辩解,他是真实地从心里接受、承认这句话、这个事实。你们说,能用这种口吻、带着这样的存心,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在这样的理解之下说出这两句话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真实接受真理的人?肯定不是。他都不承认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他怎么能承认神是公义的呢?他分明是利用了这句话,用了一句在外表看对的话来定罪他人,定罪对他不利、对付修理他、揭露他败坏性情的人。这是不是恶人所为?(是。)这就是恶人。恶人在关键的时候也会说出“对的话”,但这个对的话得加上引号,他是在利用这句对的话来维护自己,维护他自己的形象,维护他自己的尊严,也维护他自己的脸面、荣誉。这是不是没有廉耻?“恶人脸无羞耻”(箴21:29)这句话在这事上就得到证实了,敌基督就是这样的人。

敌基督说的另外一句话是“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这话外表听着有没有毛病?(没有。)信神当然是对的,不能信人,这话多体面、多正确呀,没有丝毫毛病,可惜这句话从敌基督嘴里说出来,它的意思就变了。意思变了说明什么?敌基督利用了对的话来替他解围、替他表白。他说这句话背后的存心是什么?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什么?证明了他哪方面的实质?(不接受真理,仇恨真理。)对了,他不接受真理。那他不接受真理,他能公开说“我就不接受,你说的对我也不接受”这话吗?他要是这么说,人对他就都有分辨了,大家就该弃绝他了,他就站不住脚了,所以他不能这么说,他心里对这些事分得很清楚。敌基督的诡诈、邪恶之处就在这儿,他认为“我要是公开跟你抵触,公开跟你叫嚣、对抗,你就会说我不接受真理,那我不让你看出来我不接受真理,我用另外的方式来解决这个事,来保护我自己”。于是,他就说“我信的是神,我信的又不是人”。不管他信的是神还是人,这里面咱们要解剖的是敌基督是否接受真理。他说这话是不是在混淆概念?在这个时候他混淆概念了,打马虎眼了,为了不让人看出来他不接受真理,他说他承认神、承认真理,相信神、相信神是真理,既然神是真理,神就不能成为人,如果成为人的话,那就没有真理,那就不是神。从这点上来看,敌基督是不是已经被显明出来了?他根本就不承认神能成为基督,成为一个普通的人,他认为只有天上的神,只有看不见、摸不着的神,让人能够随意想象、随意利用的神才是神。这一点跟保罗有没有相似之处啊?(有。)保罗对地上的基督是什么态度?他承认吗?接受吗?(不接受。)保罗说:“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我们也是永生神的儿子,我们跟基督那就是弟兄姊妹,论辈分的话我们是平辈。我们信的那个神是天上的,地上没有神,所以你们可别误会。地上的这个是基督,是神的儿子,跟神不是一回事,他不能代表天上的神,人也不能把他当成真理,人不用跟随他。”从敌基督所说的那句话当中解剖出来的是什么?他只承认天上渺茫的神,根本就不承认神已经道成肉身成为一个普通的人这一事实,这一点与保罗是一模一样的。他的意思就是,“人信神就是信神,别信人,信人没用,信人得不着福。信神得信天上的神,信看不见的神。天上的神多高大、多全能啊,地上的神能作什么?就能发表点真理,说点对的话”。从他的这句话当中来解剖他的实质,来看他的实质,敌基督就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他是抵挡基督、不承认基督的,是否认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的,这就是敌基督。

当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临到挫折的时候,当遇到有人揭露他的时候,他就会利用“神是公义的”这句话来维护自己,来否认别人对他的揭露,否认别人对他的对付修理。不管怎么样,当他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主要的态度就是反抗、抵触、不接受,极力地表白、辩护,甚至有的人还说,“时间会显明一切,神是公义的,到有一天让神为我显明”。他一个败坏的人类,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无论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他都看不见,也不承认这个亏损是他造成的,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最后还让神为他显明,好像神就是为他服务的,他做了错事神还得维护他,神就是这样一位神。他不但不接受真理,不能接受对付修理,不能认识自己,还让神为他表白、辩解,这是不是可耻的事啊?这就太可耻了!敌基督这类人都是无耻到极处的人,也是邪恶到极处的人,这是一方面。敌基督在对付修理当中常说哪两句话?(“我信的是神不是人”,“神是公义的”。)这是他们惯用的两句话。别的歪理他都说不出口,他不敢讲,他用两句对的话来迷惑人,来替自己狡辩,试图把错的事变成是对的事,把邪恶的事变成是正义的事,把他所犯的错、所带来的亏损变成是正当的,他想借着这两句话把这些一笔勾销,全部抹煞掉,就当不存在,以后该怎么信还怎么信。敌基督的这种表现有没有悔改?(没有。)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表现出了敌基督的另外一面——厌烦真理、狂妄、邪恶、凶恶。狂妄就表现在谁对付修理他他就藐视谁,“你是人,我不怕”,这是不是狂妄?(是。)邪恶表现在什么地方?(倒打一耙。)倒打一耙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还利用对的话来替自己表白、辩解,来保护自己。这里面还有什么性情?倒打一耙这也是凶恶啊,他不但不接受自己不承认真理这个事实,不认识自己,反倒倒打一耙,用对的话、好听的话去定罪别人,他定罪别人的方式是邪恶的,定罪别人这一事实、这一作法是凶恶的。他知道用哪些话去定罪别人、堵别人的嘴,让别人不知道再怎么往下说,拿他没办法,这是邪恶。他的这个方式、这个作法是不折不扣的凶恶性情。这就是在这个事上解剖出来的敌基督的几方面性情。敌基督的这几方面性情、流露跟咱们以上所说的四条是不是都能对上号?(是。)你们说说是哪四条?(第一条是不相信、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第二条是不接受神的话是真理;第三条是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第四条是永远没有真实的悔改。)不相信,不接受,不顺服,不悔改,这“四不”就代表敌基督的实质,敌基督是永远不接受真理的,在事实面前永远不会低头,这就是死不悔改,是从敌基督的本性里流露出来的东西。这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第一种表现。虽然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一样的,但是他们口里所说出来的这些名言、绝句肯定不是一模一样的,有时候就说出这样的话,有时候说出那样的话,但是无论从他们嘴里说出什么样的话,它的特点、实质都是一样的。这些话的实质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真理,那这些话都是什么话?是合乎真理的话?是人话、合乎伦理的话?还是合乎良心理智的话?(鬼话。)对了,要说这是空话、浑话,这个定性不太准确,说是鬼话这就说明问题了。

敌基督在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在面对弟兄姊妹指责、揭露的时候,他还说过哪些话?有的敌基督做错事或者说了一些鬼话,弟兄姊妹听见了就对付他、揭露他,他圆滑、诡诈,外表不说什么,但心里是抵触的,“你懂什么呀,你才信几天?你有我知识高、有文化吗?你有我年龄大吗?你有我信神年头多吗?我不搭理你,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该怎么信还怎么信”。对付、揭露得轻的时候,可能他会采取圆滑的态度,不搭理,不接受。如果揭露他实质、根源的问题时,敌基督可就不是这么老实了,他就该气急败坏,该反扑、该报复了。他反扑、报复的时候,反抗的时候,不是没有话,不是没有动作,他们常常说这样一句话:“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啊?”这话听着有没有毛病?这话通常是在各行各业当中的社会人常讲的一句话,怎么在教会当中也能有所耳闻呢?能说出这类话的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这类特殊的群体具备一种特殊的气质。他们的特殊气质“特殊”在哪儿?这类人在教会当中常常论资排辈,看谁都不如他,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想教训,都想整治、摆弄。所以在他心中认为,即便是信神了,也没有人有资格跟他配搭,这就难怪当有人把他当成弟兄姊妹与他交心、说心里话,揭露他的败坏性情,对付他所流露的一些不合真理的说法或作法的时候,这话就产生了。说这话的人就特殊在这儿,他们把神家当成社会,把信神的弟兄姊妹都当成是“小字辈”,认为弟兄姊妹对社会上的事知道的甚少也很浅,在社会、在人类当中是底层的,是被人瞧不起、被人践踏的。他认为神家的弟兄姊妹都好欺负、好摆弄,他不做这样的人,所以谁要是“摆弄”他,他心里早就准备好了。他的准备是什么呢?“休想!想对付我,你还嫩点儿!”这话有没有气概?这是不是具备一定气质、具备一定气概的人说出来的话?只可惜这话不是真理,你再有气质,你再认为自己有骨气、有气概、有气节,但神不称许,神厌憎这样的性情,厌憎说这样话的人,在神面前能说这样话的人是被神定罪的、被神厌弃的,能持守这句话作为真理的人永远不能蒙神拯救。那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呢?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在神家尽本分不分年老年少,不分高低贵贱,在本分面前人人平等,只不过是分工不同,不分谁有资格、谁没有资格,在真理面前人人都应当存着谦卑、顺服、接受的心,这是人应当具备的人性理智,人应当具备的一个态度。那能说出这句话的人,他心里是不是被这些社会风气、社会痞性充满了?他把神家当成是社会,把神家的弟兄姊妹当成是社会当中低等的人,而把自己当成了江湖老大,谁也不能碰,谁要是揭露他,谁要是碰他,那就要有好果子吃。他认为在神家与社会一样,谁硬气、谁霸道谁就能站住脚,谁狠、谁凶、谁恶那就应该没人敢碰,接受对付修理的人那都是没能耐的人,都是窝囊废,有点本事的人没人敢碰,做错事也没人敢揭露,那才叫刚强铁骨的硬汉呢。敌基督一方面相信这个世界上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有权有势、人够狠才能不受人欺负,不被人随意摆弄,另一方面他还想靠着这个吃老本,也靠着这个得着最终的好归宿。这是什么性情?又凶恶又邪恶。敌基督这类人信神不管听多少道,他听不明白真理,他看不见神家就是真理掌权,看不见接受真理的人有哪些变化,即使看见了他也不承认那是变化,他认为那都是装出来的,都是克制出来的,他才不会为此克制受这个气呢。他的逻辑是这样的,所以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不是敌基督的邪恶?他这样的认为、这样的认识是邪恶的。他能这么做,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他凶恶性情的流露。教会中有没有一部分这样的人?弟兄姊妹跟他交交心、揭露揭露他,说说他的毛病、缺欠,他就认为是欺负他、侮辱他,是不拿他当回事,然后就说“对付我你还嫩点儿”。他无论看谁接受对付修理他心里都会这么想,“接受对付修理能得着真理?那不可能!”他不承认这个事,他认为对付修理就是人整人,就是让人抓住把柄被治了,还有就是人太老实,到哪儿都受人欺负。他不承认人接受真理性情就能有变化,不承认在神家是真理掌权这一事实。所以,谁在背后或是当面说“对付我你还嫩点儿”,谁有这个表现,或者心里有这样的声音,那谁就是敌基督。

在面对修理对付时,敌基督还说了另外一句话,“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是一类敌基督他们共同的说法,既然他们说了,咱们就拿来解剖解剖。他们能说出这话,这话肯定具有一定的含义。这话外表听起来似乎是这人自从信神之后就有了很大的改变,这话里带有感恩的意思,就是“神把我改变了,神把我征服了,神要是不变化我,我这人不可一世”。这话外表听起来似乎带有一定的感恩的心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剖,这句话的问题可就大了。说不信神的时候尿过谁,这人是什么性情?(狂妄,凶恶。)这是一个狂徒,是凶恶之徒,不信神他就是个大恶人。谁也不尿,就是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被他踩在脚底下,再高的人、再好的人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他谁也不服,谁也看不上,谁都不伺候。要是让他伺候一个人,那就有损他的尊严,要是说有配他伺候的,那只有一位,就是天上的神。如今他信神了,谁也不尿的这个表现、流露有所收敛了,来到神家能勉强屈尊在人群里跟人一起做事,像正常人一样与其他人打交道、处事。但是与人打交道、处事就不免临到一些不如意的事,这个不如意让他的这个性情再次爆发,这句话就产生了。本来他在世上不信神的时候就谁也不服,谁都不配与他打交道,那他信神之后神家的弟兄姊妹就有他服的?(没有。)如果是一个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性的人,无论在哪个人群里能不能这么做人?(不能。)外邦人还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就是在三个人当中肯定有一个人能当你的老师,能比你强,能比你有优点,能帮助你。外邦人还说这样一句话,那这个狂徒他承不承认这句话的正确性?他在一个人群里能不能与其他人平等相处?能不能做一个有理性的人啊?(不能。)那在外邦不信神的人当中这样的人是什么人?(是刺儿头。)对了,是恶棍,是刺儿头,谁也拿他没办法,谁都不敢招、不敢惹、不敢碰,这就是恶棍一个啊。你惹他那就要有后果,那就跟惹了恶鬼一样,通常在社会上没有人敢招惹这样的人。他的性情、他处事的原则就是到处打横、炸刺,谁也不敢惹他,谁也不敢碰他,谁也不敢欺负他,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这就达到目的了。那他来到神家能变吗?他变没变啊?(没变。)从哪点上看出他没变,他变不了呢?(就凭他说“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话。)他平时不说这话,他是在什么背景下说出这句话的?有人给他提缺欠,说话伤着他的尊严了,触及他的伤疤的时候,这句话他顺口就说出来了,“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你敢跟我斗,你是谁啊?”这是什么性情?他在这句话前面还加个前提,说“我没信神之前我尿过谁”,那你信神以后尿过谁呀?不还是谁也不尿、谁也不服、谁的也不听吗?不还是这个东西吗?你信神后变化了?你有真理了?别人不能碰你呀?就这个性情,就这个表现,这就是原封未动的恶霸一个。他觉得自己好像信神之后变好了,变好了怎么还能说这话呢?一点都不知道收敛,公开就这样说,公开叫嚣,公开让别人知道“我是流氓我怕谁”。恶霸、恶棍、流氓有什么好显露的?有什么好夸耀的?敌基督就能这么夸耀,以前做过恶霸还当成光荣历史了,来到神家炫耀。神家是什么地方?这是真理掌权的地方,这是神拯救人的圣洁之地,怎么能容得你说这鬼话呢?敌基督没有廉耻,不知道这是鬼话,还把它当成好话、当成真理来炫耀,真是无耻之徒,不知羞耻,让人厌憎。临到这类人说这样的鬼话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合适的话答对他?得点点他,让他蒙羞才对。他说鬼话你不能服软,也不能顺服这鬼话,你得揭露他。做神的得胜者,为神作见证,你得能让魔鬼撒但蒙羞,说出能让撒但蒙羞的话,合乎真理的话,他就是不接受也无话可说,让他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这类人你吓唬他行不行?给他定罪行不行?跟他商量,哄他行不行?(不行。)那怎么能行啊?(如果一个人在教会中说这样的话,我会说:“你想撒野啊?你如果能正常地听弟兄姊妹交通可以,但如果你要在这儿撒野你出去,神家不容许你在这儿撒野,你这话不符合真理,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这话说得挺厉害。但这类人都是恶霸、土匪,他们怕不怕这类话?(不怕。)

我给你们讲一个事。之前我接触过一个人,他没信神之前做过厨师。有一次他跟我说,“我在世上当厨师的时候,那些大人物、当官的来喝酒,我都不想搭理他们。我给他们炒菜的时候就一只手插着腰,一只脚踮着地,用一只手给他们炒”。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着,一看那个神态就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言外之意就是:在外邦人中间,谁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谁都不服,我有能耐,在世上我这样的人就有正气,一般当官的我都不尿他。他边说边比划着,说得还挺得意,比划的那个动作还挺自如,这个动作,这个神态、身架,一看就特别地娴熟,就是经常性地这样表现。我一看他在那儿还表演上了,带点炫耀的意思,炫耀自己曾经的“辉煌历史”,想让人羡慕。我一看他这样就乐了,紧接着我就说,“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我就面带微笑说这么一句话,就不再说什么了。他的脸当时就耷拉下来了,动作立马就收回去了,也不吱声了。从那以后,他那点“辉煌历史”就再也不说了。我对他说什么了?(你这人性情不好。)这话是什么意思?(点到他的本性实质,他就蒙羞了。)对了。你触怒他了吗?你跟他争辩了吗?你伤没伤他的尊严啊?(没有。)你有没有用血气的方式对待他,说“你滚出去,你信神干什么”,“跟我讲你的光辉历史,你还嫩点儿”,有没有这些方式?(没有。)没有这些含义,就说了一句“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他就蒙羞了,就不吱声了,点到为止。有头脑的人听了这句话马上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以后就收敛多了。你们说这种方式怎么样?(好。)跟他瞪着眼睛争辩合适吗?(不合适。)如果有人说“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你就跟他说“你没信神前谁也不尿,那你这人性情不好啊。你现在信神了还不想尿谁,那你这人性情就更不好了,实质有问题啊”,话就说到这儿,你看看他什么反应、什么表现。这叫打蛇打到七寸上。恶人听了这话之后心里难不难过?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了,他想,“我还觉着自己信神有变化了呢,还拿这话摆资格,炫耀自己信神之前的光辉历史,没想到有明白人把这事的老底揭穿了,这是性情不好”。性情不好是什么意思?说得好听点就是人性不太好,说白了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社会上不是好东西的人有哪些?(地痞、流氓、恶霸、恶棍。)对了,就这些人。你一说不是好东西,性情不好,他就听明白了,他就能领会到地痞、流氓、恶霸、恶人这些词、这类人。他一听自己是这类人范畴里的一员,他心里能不能好受?(不能。)他都不好受了,你还用不用再说了?(不用了。)一句话就把他的老底揭穿了,“原来你是这么个东西,你还在这儿炫耀,把反面事物当成正面事物来炫耀,你想干什么?这是神家,你别在这儿显摆,这不是你显摆的地方,你要显摆就出去。神家是真理掌权的地方,不是你耀武扬威的地方,不是你宣扬你那些恶行的地方。你拿着邪恶的、反面的事物来神家炫耀,是什么意思?神作工在你身上达到果效了呗。神那么说了吗?你这不是感谢神,你这是炫耀恶行,你拿这话骗谁啊?你唬三岁小孩行,你唬弟兄姊妹不行,你不可能得逞的。”这事就这么把他揭露了。敌基督听完这话,第一,他感觉你对他没有恶意;第二,你说的话正好击中他的要害;第三,你没有针对他什么;第四,这话是事实,你说得一点没夸大。他听完这话马上就收敛了,为什么收敛了?你这话令他尴尬,让他无地自容了。他再到你跟前的时候就不好意思再说这话了,他即便是说也得分分场合,看看听的对象,反正在你跟前他是不敢再说了,这是不是就把他制服了?你们碰到这类人敢不敢这样说?(敢。)对待这类人有办法,不需要血气,不需要横,面带微笑就把他制服了。这叫揭露撒但,让撒但蒙羞,这叫站住见证。你能揭露他证明你对他已经看透了,证明你不喜欢他这样的人,你恨恶他这样的人,你看不上他这样的人,他这样的人属于反面人物行列中的,而你跟他正好是对立面,他到你跟前就觉得不如你,你比他强,你比他正直。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临到弟兄姊妹偶尔揭露他们的时候,他们说出了哪两句不知羞耻的话?(“对付我,你还嫩点儿!”“我要是不信神,我尿过谁!”)这两句话一般人是不是都说不出口啊?这话带着什么性质?带着匪气,带着痞性,带着撒但张牙舞爪的一种气势与邪恶性情,这分明不是从正常人口里说出来的,更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能说出来的话。不言而喻,说这类话的人就是带有撒但凶恶性情的一类人,这类人是恶人,是敌基督。他们不喜爱真理,崇尚邪恶势力,崇尚暴力,崇尚撒但的凶恶势力与性情,这几样实质从他们说的这两句话当中就可见一斑。他们一说这话,他们的性情、实质就被显明出来了。在这个普通正常的败坏人类中间,谁常常把这话挂在嘴上谁就不是好东西。谁即便是听过这话自己也说不出口,觉得说这话的人可耻、凶恶,自己不可能这么说,对一个人再恨、再有怨气、再看不上,但要从他嘴里说出这话那是不可能的,他鄙视说这话的人,那这样的人还有一点廉耻,人性里还有正直的一面。但是那些常常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常常把这些话当成是自己行事为人的最高原则、最高准则的人,无疑就是恶人一伙的敌基督。有些人说:“我不信神的时候也不知道这话的好歹,年轻的时候也说过这话,后来年纪大一点了,懂事了,这话就说不出口了。”这算不算敌基督?这就不是了。人年轻无知的时候,刚接触社会、接触人群的时候,把这话当成是好话,当成是有气质的话,这就是太年轻了,不懂事,到年龄大点了,会分辨善恶了,会分辨好人坏人了,会分辨好坏了,这话就不说了,说不出口了,这样的人还有那么一点良心、理性。这点良心、理性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个人还懂得分辨善恶,知道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做事说话、行事为人有选择、有底线,不是撒但,不是恶人,不是畜生,做人有准则、有原则,算是一个正直的人。

通过揭露敌基督,他们的至理名言、他们的人生格言、他们常说的话都被显明出来了,显明出来的同时,这类人的本性实质也就随之浮出水面,让人看得越来越清楚了。这些事如果不揭露,人把这些偶尔听到的或者常常听到的话看成是稀松平常的话,不会分辨,那就不能定性。不能定性那你明白的真理、你知道的是非对错对你来说还有什么用啊?能影响你的立场吗?能影响你的观点吗?(不能。)那你就分辨不出什么是正常的败坏、什么是敌基督,你就不会分辨。只有对这些实质能分辨清楚了,能定性准确、划分准确了,对于正面的、反面的,正常的、非正常的这各方面的表现流露、实质、性情都能分辨清楚了,那你分辨人、分辨事就会更准确了。否则的话,你会把敌基督的表现误认为是普通的败坏、正常的流露,偶尔还会把一些普通的败坏流露当成是敌基督实质的表现。这是不是混淆了?如果你做带领,你所负责的范围内有敌基督,你把他留下了,把普通的有败坏流露的弟兄姊妹开除了,这是不是做错事了?(是。)所以说,明白这些细致、具体的分辨很关键。

敌基督在面对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们的表现远远不止这些,远远不是说一两句难听的话,也远远不是有一点不满情绪而已,他们还会做出更多的事来,也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更会做出一些更恶的、严重搅扰神家工作、搅扰正常教会生活的事情来。现在你们就交通一下,敌基督除了说那几句话之外,他们还能做出哪些事,让人看清楚、分辨出他们就是敌基督,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敌基督的所作所为,他们的性情也就是敌基督的性情。这样,在这些敌基督还没做出更大的搅扰之前,就让他们在教会当中被弟兄姊妹分辨出来,认清他们就是敌基督,这样一方面避免弟兄姊妹在生命进入方面受更大的亏损,另一方面避免他们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与搅扰。提早发现,提早解决,提早避免,提早挽回,这是不是更好?(是。)那你们交通交通。(敌基督面临修理对付的时候不接受真理,他会说一些攻击人的话,谁给他提缺少触及他的地位、脸面,他就会在教会中论断谁,甚至颠倒黑白地说话,来维护他的地位、脸面。)还有吗?(我遇到过一个恶人,他威胁说谁要是做对他不利的事他就整死谁,那时我们不明白真理就怕他。他在尽本分时任意妄为,我们看到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想反映时,他就拦阻不许我们反映,我们没真理当时也不敢反驳,也没有及时反映,最后给神家工作造成了很大的亏损。这就是因为我们不会分辨敌基督导致的。后来,他作恶多端才把他开除了。)在这件事上你们没站住见证,没维护神家的利益,让神家工作受到亏损了,你们有责任啊。现在看这人开除得对,没有冤枉他。以后再碰到这类人,你们能不能有分辨了?(通过神这次交通,觉得对这方面真理清晰一些了。)

神家为什么要开除敌基督?留着让他效力行不行?给他机会让他悔改行不行?(不行。)万一他还能追求真理呢?(不可能。)现在发现了,敌基督就是恶人,是属撒但的,他不可能悔改,所以才开除的。对于被开除的人神家是一忍再忍,一再给机会让他们悔改,给他们留余地,别冤枉好人,别断送一个人信神的生涯,别断送一个人,在没有完全看透之前,在他们没有被完全显明之前,神家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宽容的。但是敌基督能不能悔改?他不悔改。他在神家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撒但的差役,拆毁、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即便他有点恩赐、才干也不可能好好尽本分,不可能往正道上走。敌基督即便有一些可用的地方,但是他绝对不会在神家中为神的工作作出正面的贡献,他除了打岔、搅扰、搞破坏没别的,他不干好事。你把他留下来观察,给他机会让他悔改,但他是不可能悔改的,最终对他采取的解决办法就是开除。在开除之前就已经看透了,这类人就是敌基督,他就是死也不可能悔改,他与神敌对,与真理敌对,所以才开除的。要是好人能开除吗?要是他能接受真理、能悔改,能开除他吗?顶多是撤换本分、灵修反省,不可能开除。一旦神家决定开除了,那就是他留在神家是个祸患,他不干好事,尽搅扰、打岔,什么坏事都干,他在哪儿呆着哪儿就被他搅扰得一盘散沙,工作停滞不前,多数人消沉,对神失去信心,更甚至有些人都不想信了,本分尽不下去了。这原因在哪儿?就卡在敌基督这儿了,把他开除了,多数人慢慢就好转了。所以说,你们仔细观察观察,看看哪个被开除的敌基督、恶人过后认识自己了,能追求真理,能喜爱真理了?哪个悔改了?他们都不悔改,死不认罪,过了多少年之后你再见到他他还是那样,还死抓住当年那些事不放,辩解、表白,性情丝毫没有变化。你再把他接纳回来恢复教会生活,让他尽本分,他就如保罗一样还会老病重犯,丝毫不会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他还会走原来的老路,走敌基督的道路,走保罗的道路。这就是敌基督被开除的根据。

敌基督因着他的恶毒本性,他谁都不服,谁都看不上,所以他是不可能接受对付修理的。无论你怎么跟他交通对付修理多么正当,对付修理如何能让人明白真理,对付修理是人该接受的,等等这些真理,他都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对付修理没用,跟真理无关。抱着这样的观点,他就能产生一些说法、做法。他能产生哪些说法刚才交通了一些,接下来就交通敌基督面对对付修理的时候他们要做的一些事情,通过揭露他们所做的事情来看清楚他们的敌基督本性。当然,这个本性里主要的一条就是凶恶。凶恶是什么意思?敌基督认为,谁接受对付修理就是谁好欺负,总对付修理人的人就是总想捉弄人、欺负人的人,所以谁对付修理他他就要反抗谁,他就要跟谁过不去,谁跟他交通真理,点点他的缺点、毛病,谁跟他交通神的心意,让他认识自己,他就认为是谁跟他过不去、谁看他不顺眼,他打心眼里就恨谁,就要让谁好看。所以咱们要交通的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又一种表现,谁对付他、谁揭露他他就恨谁,这一条在敌基督身上是很明显的。敌基督有凶恶的本性,这是哪类人具备的主要的一种性情呢?(恶人。)对了,恶人所具备的主要的一方面性情就是凶恶。凶恶的人对待任何人善意的劝解、提示,甚至有时候给他指出一些缺点,他的态度不是感谢,不是谦卑地接受,而是仇视、恨恶,更甚至能产生报复。有人对付一个敌基督,说:“你这段时间尽本分尽显露自己,尽的本分一塌糊涂,你对得起神吗?你尽本分期间任意妄为不按原则办事,你为什么不寻求真理?为什么不按原则办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你为什么不搭理?为什么还按你自己的做?”就这几个“为什么”,就这几句最平常的话,也是揭露他实质流露的话,就惹恼他了。他心想,“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对付我,你算老几啊?”他嘴上虽然没有公开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报复、仇视的怒火。这怒火会产生什么?“你凭什么对付我?你根据什么说我任意妄为?我就任意妄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呢!只有我跟别人这么说话的份,没有别人跟我这么说话的份,能教训我、配教训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就凭你也想教训我?”这就产生仇恨了。产生仇恨之后,就以敌基督凶恶的性情来看,他能不能就到此为止?绝对不能。紧接着他在心里就会盘算:“对付我的这个人在教会当中有没有势力?我要是报复他能不能有人为他说话?我要是整治他教会能不能处理我?有办法了,我不报复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觉的事,我打听打听他叫什么,他家在哪儿,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得报复他,我不能就此罢休,我怎么能受这个气呢?我信神不是来受气的,不是来让人随便欺负的,我是来得福的,我是来进天国的。人活脸面树活皮,不蒸馒头争口气,你欺负我,不拿我当人物待,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咱们就比比看谁厉害,看谁能斗过谁!”几句简单的真话、实话就激怒了敌基督,就能让他产生这么大的仇恨,产生这么大的怨恨,就能让他如此兴师动众地下功夫去报复一个人。当然,他不是只选择一种人来报复,而是谁对他有威胁,谁能看透他,谁明白真理能揭露他的实质、能对付修理他,谁正直能说实情、能揭他的老底,他就恨谁。甚至有的人说,“谁对付我,我就要跟谁过不去,谁对付修理我,让我在得福的事上没份,让我被神家开除,那我就跟谁没完。我在世上就是这样,没人敢惹我,到现在敢惹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他们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就放出这样的狠话。他们放出狠话并不是在吓唬某个人,也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说说而已,而是他们真要做事。所以有一些带领工人碰到这样的人就不敢碰、不敢惹,而是一直维护着,结果使这些人习惯成性,在教会里一个劲儿地打岔搅扰,控制了弟兄姊妹,灾祸就这样酿成了。更甚至有些敌基督因为弟兄姊妹对他的作法加以揭露、汇报,他知道之后为了报复弟兄姊妹,就把弟兄姊妹交给大红龙,交给政府,这是不是凶恶?(是。)所以,把敌基督、恶人当成弟兄姊妹这绝对是错的。如果你没分辨,把敌基督、恶人当成弟兄姊妹加以浇灌、喂养,当成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来提拔、重用,更甚至委以重任,那你这个带领就作大恶了,就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了,就该被淘汰了。

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他的态度、他的意愿不是正面的,不是积极的,而是反抗、厌烦,从而产生恨恶。凡是对付修理过他的人,凡是能够揭他老底、揭露他实情的人,他都从内心深处恨。恨到什么程度?恨得牙根痒,恨不得让你从他眼前消失,有你没他,有他没你。敌基督对人是如此,那对于神揭露、定罪他的话他能接受吗?(不能。)不管揭露他的对象是谁,只要揭露他,只要对他不利,他就恨,就要报复,恨不得让对付他的这个人从他眼前消失。他见不得这个人好,这个人要是死了或者遭祸了,他就乐了,这个人只要还活着,在神家还能尽本分,还一切照常,他心里就难过,就不舒服、不痛快。他没法下手的时候,就在心里暗暗地咒诅,甚至祷告神让神惩罚,让神为他伸冤,让神报应。敌基督产生了恨恶之后,由此就产生了一系列的作法,这个作法就包括报复、咒诅,还有一些敌基督因为恨产生了栽赃、诬蔑、定罪。谁要是对付他,他就在背后拆谁的台,你说的对的他就说成是错的,把你所做的正面的事都给扭曲变成反面的,他在背后就煽动、散布、搅扰,拉拢那些愚昧的、看不透事没分辨的弟兄姊妹站在他一边为他说话。明明带领没做坏事,他也要把一些坏事栽赃到带领头上,让弟兄姊妹误会带领做了这样的事,然后让弟兄姊妹合起伙来弃绝带领,搅扰教会生活,搅扰人尽本分。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让对付他的这个人没好日子过,让大家都弃绝这个人。还有的敌基督说,“你对付我让我难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也让你尝尝被人对付、被人弃绝的滋味。你怎么对待我,我也怎么对待你,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有好日子过”。有些敌基督作了一些恶,有的带领工人就找他谈话,告诉他得回头,还给他找一些神话阅读,帮助他、供应他,他不但不接受,还造谣说带领不作实际工作,从来不用神话解决问题。其实带领刚作完这样的工作,他扭头就歪曲事实,诬蔑帮助他的人,这是不是恶?这些恶人、敌基督瞪着眼睛把正面的说成是反面的,把他做的坏事、错事、邪恶的事、恶毒的事说成是正面事物,说成是合乎真理的。他无论在尽本分当中犯下多大的错误,造成多大的亏损,他都不承认,都不当回事,说起来就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而在他眼里,为此事对付他的人反倒成了罪人,反倒成了该批斗的对象。这是不是颠倒黑白?甚至有些敌基督当带领工人对付他的时候,他还反咬一口,说:“弟兄姊妹无论做什么错事,都是因为愚昧造成的,是因为带领工人工作没作到位而造成的亏损,如果带领工人会作工作,及时提醒,会管理,那神家这些损失不就小了吗?所以,无论我们犯了什么错,带领工人都难辞其咎,都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这是不是又倒打一耙?这个倒打一耙就是颠倒黑白,这是报复的一种。

敌基督这类人谁要是对付他,他如果恨上你那就像毒蛇一样咬住你了,你就抖也抖不掉,甩也甩不开。碰到这样的人你们怕不怕?有些人就害怕,说:“我可不敢对付他,他那么厉害,像蛇一样,缠住我我就完了。”这是什么人哪?身量太小,窝囊废,不是基督的精兵,不能为神作见证。碰到这样的敌基督你们该怎么办?他要挟你,要取你的性命,你怕不怕?你得让弟兄姊妹共同起来与你一起站住见证,弃绝恶人。他如果真能报复你,你也不应该怕,揭露恶人是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与本分,是与活撒但争战。与撒但争战,这是基督的精兵该做的。神赐给人这么多真理,神带领你这么长时间,供应你这么多,结果恶人临到的时候你胆小退缩了,你抱脑袋逃了,那你是个窝囊废,你不是基督的精兵,你不能得胜撒但,你没有见证,神厌憎你。你得站立起来与撒但争战,揭露他的恶行,定罪他、咒诅他,让他无地自容,你得按教会原则办事,不能怕。有些人说:“他那么厉害,还知道我家的情况,知道我在哪儿上班,他要是背后害我怎么办?”“怎么办?”这就是浑话,就是不信派的话。你们说,怎么做才是一个基督徒——跟随神的人该做的,该有的见证与表现?“怎么办?”这话不是你该问的,你该做的是什么?(尽上自己的本分,把他的恶行全部揭露出来,让弟兄姊妹学会分辨,都弃绝他,至于自身的安危那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最应该考虑的就是在恶人搅扰神家工作的时候把自己的本分尽上。)要是连累到你的家人你怎么办?(应该义不容辞地尽上自己的本分,不应该因为情感顾虑家人的安全就把自己的本分、自己该站住的见证丢弃了。)对了。首先,你得站住见证,与敌基督、恶人争战到底,让他在神家中没有立足之地,他愿意效力就让他规规矩矩地效力,他能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要是不愿意效力,大家就联合起来开除他,别让他在神家中搅扰、打岔,破坏神家的工作。这是你首先应该做到的,是你应该站住的见证。其次,家人、自己的性命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说过,没有神的许可撒但连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都不敢动,这话你能相信到什么程度?在这事上就能看见你的信心了,你对神有真实的信,那你就有真实的信心,你对神的信只有一点儿,只是渺茫、空洞的,那你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你不相信神能主宰这一切,不相信撒但在神的权下,你还能惧怕他,能纵容他在教会中作恶,为了保全自己你能向撒但妥协、告饶,不敢起来与他争战,你对神就没有真实的信,你对神的信就是个问号,那你的信就太可怜了!你眼看着敌基督、恶人在神家搅扰、打岔却无动于衷,你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为了保全家人、保全自己的一切利益而拿神的利益、神家利益去交换,出卖神家利益,那你就是个叛徒,是犹大。这是明摆着的事。咱们一直解剖恶人、敌基督,讲分辨、讲认识,揭露敌基督有哪些表现,通过交通你能看透也能分辨了,你也能定性了,但是你心里还有处世哲学,你充当老好人,不与敌基督争战,不与敌基督划清界限,还和稀泥走中庸之道,维护你自己的利益,把敌基督养在神家,让敌基督公开搅扰弟兄姊妹的正常进入,搅扰神家工作,那你是什么人?你虽然没做敌基督所做的事,没有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但是你在敌基督的这些恶行上有份了,你是被定罪的。你纵容他,你培植他在你身边随意乱做,你没有任何的作为,不做任何事,你是不是在他的恶上有份了?就是这么回事。

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表现,让人看见的主要就是他为自己诡辩、拒绝接受真理的撒但性情,正是敌基督厌憎真理、仇恨真理的性情。撒但的种类无论做任何事情,他的性情、他的实质都是暴露无遗的,尤其在神家,他所做的每一样事都是被定罪的,都是被称为恶行的,都充分地证实了敌基督就是活撒但,就是恶人。所以,对于对付修理他绝对不是高高兴兴、心甘情愿地接受,而是除了反抗、抵触之外,还能恨恶对付修理,也恨恶对付修理他的人,恨恶揭露他本性实质、揭露他恶行的人,就是谁揭露他他就要跟谁过不去。他也认为谁揭露他就是跟他过不去,基于这点认识,也基于他的本性,他绝对不会善待任何一个对付修理他的人,也绝对不会宽容、包容、爱戴任何一个对付修理他的人,更不会感谢对付修理他的人。相反,对于对付修理他的人,他认为让他失去了尊严、失去了面子,他对这样的人那是恨恶已极,在内心深处深深地痛恨。所以,有一些敌基督被对付修理之后,他就不跟对付他的人说话了,一辈子都记住人家了。谁对付修理他他就告诉谁:“今天是你对付修理我,是你先跟我过不去的,咱们这仇算是结下了。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二十年之后咱们再见,这仇不报我誓不为人,绝不罢休!除非你向我认错,向我低头,如果跪下来求我那就更好了,我就饶了你,就放过你,否则的话我就跟你没完!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忘了今天的仇恨,不会忘了今天的屈辱。”敌基督无论怎么说、怎么做,他都不会把人对他善意的对付修理、对他真心的帮助当成是神的爱、神的拯救临到了,而是把它当成自己受羞辱的记号、受羞辱的时刻,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你们接触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些恶人、敌基督因为经受对付修理之后而报复他人的?(有。)怎么报复的?报复的手段恶不恶劣?(恶劣。我之前接触一个敌基督,他在教会里做了一些恶事,教会带领揭露了他的表现后,他就开始在教会里散布,说这个带领怎么不作实际工作,怎么讲字句道理,把人都带到自己面前了。后来我们再次揭露这个敌基督时,一开始他还能伪装,等继续揭露他的时候,他就威胁说“我家后面就是派出所,他们经常到我家来”,他的恶相就显明出来了。)(我接触过一个敌基督,当时有个姊妹写了一封信检举他,他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正好这个姊妹住的地方出了环境,他就把教会的主要同工都召集起来,说为什么这个姊妹住的地方突然出了环境,神肯定不作无用工,这封检举信不一定要显明谁,然后又说一些煽动的话,导致大家把矛头都指向了这个姊妹。最后,这个姊妹被撤换打发走了,这封信就搁置了没有处理。过后我们把敌基督的话又前后对照了一遍,发现他对我们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看到他特别阴险诡诈,最后大家通过交通才把他分辨出来,公正地处理了这件事。)现在确定了,凡属敌基督都是恶人,只要是恶人掌权个个都是敌基督。

教会里有敌基督好不好?(不好。)从哪方面说不好呢?那是不是神作错了?是不是神没看住让敌基督混进神家了?(不是。)那是怎么回事?(神许可敌基督的出现是让我们长分辨,学会看透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不再上撒但的当,能够为神站住见证,这是神对我们的拯救。)咱们总说撒但多么凶恶、邪恶、恶毒,撒但厌烦真理,你能看见吗?撒但在灵界做哪些事你能看着吗?它怎么说话、怎么做事,对待真理、对待神是什么态度,它邪恶的地方在哪儿,这些你都看不见。所以,怎么说撒但邪恶、抵挡神、厌烦真理,在你心里都只是一种说法,没有真正的画面,对不上号。但是一接触敌基督这类人,人对撒但邪恶、凶恶的性情,还有厌烦真理的实质就看得清楚一些了,对撒但就认识得更透彻、更实际一些了。如果没有这些实际的例子、实际的事让人接触,人明白的那些真理就渺茫、空洞、不实际,一接触这些敌基督、恶人,就能对撒但看透一些了,对撒但的本性就了解一些了,这些人就是活撒但,撒但投胎做人就是这样的。撒但投胎成为一个小小的人,肉体的功能能有多大呀,但他就能做这么多坏事,作这么多妖,人前人后就这么邪恶、这么阴险。那灵界的撒但呢?就是所有这些穿上肉体的活撒但的总和,甚至比这还严重。所以,人接触这些敌基督对人的分辨、认识都有帮助,能让你学会分辨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什么是神所厌憎的、什么是神喜悦的,什么才是真理、什么才是邪恶,神恨恶的到底是什么,神喜爱的到底是什么,神弃绝淘汰的到底是什么,神称许、神要得着的到底是什么。接触过这些事的人,心里对神所要的是不是有更深的理解了?是不是更能明白神的心了?能不能让你更加确定神是真理,神是可爱的?(能。)神就是让人从中学功课、长分辨,当然也是在训练人,同时也是显明各类人。有些人碰到敌基督也不敢揭露,也不敢分辨,不敢跟他接触,害怕得就像看到毒蛇似的,就躲着,不敢跟他对话,这样的人太窝囊。有些人接触敌基督没有智慧,尽凭血气。有些人接触敌基督没有任何办法,束手无策,就被他随意摆弄,看着他胡作非为。总之,在敌基督为所欲为的场所把各类人也都显明出来了,当然把一些追求真理的人也都训练出来了,让这些人能从中长见识、长分辨、长教训,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的什么心意呢?神不拯救敌基督这类人,因为他是恶人,他是属撒但的,神拯救的是虽有败坏性情但能喜爱正面事物,能承认神是真理,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有了过犯还能悔改的这样一班人。这些人能接受对付修理、审判刑罚,更能正确对待临到自己的任何揭露、对付、修理,还有各种提示、警戒,这一班人才是经历神作工的人。

关于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表现就交通到这儿,剩下的你们自己可以找一些大家见过、经历过、接触过的实例,就他们具体的实质来解剖、交通,让弟兄姊妹长分辨。长分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弃绝敌基督,控制、限制敌基督在教会中的恶行,避免他在教会中、在尽本分的重要场合中打岔搅扰,给神家工作带来任何的亏损,这叫捆绑敌基督,捆绑恶人。敌基督在神家即便是没作什么恶,不应该被开除,但这类人在神家永远是被捆绑、被限制的对象,你们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能。)如果在一处教会,敌基督能任意妄为,随意喊出任何的口号、论调来控制、要挟或者迷惑、误导弟兄姊妹,而做带领的不作为,没有分辨,不能及时地揭露、控制,导致这一处教会的弟兄姊妹被敌基督任意地玩弄、搅扰,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废物。如果一处教会的敌基督、恶人被弟兄姊妹弃绝、厌憎,在教会中被捆绑,大家对他都有分辨,他误导、迷惑弟兄姊妹的言论、空的口号在教会中行不通,被限制、被封锁,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合格的带领,就是有真理实际的带领。如果一处教会有敌基督搅扰,被弟兄姊妹分辨弃绝后,采取报复,打压、残害弟兄姊妹,而做带领的不作为,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废物,该淘汰。作为一处教会的带领,如果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不能分辨、控制、限制敌基督在教会中为所欲为,不能保护弟兄姊妹,不能保护弟兄姊妹正常地尽本分,不能维护神家工作的正常进行,那这处教会的带领就是废物,就该淘汰。如果一处教会的带领因为敌基督凶恶、残忍而不敢碰、不敢惹,就让敌基督在教会中横行霸道,当地头蛇,为所欲为,导致神家的许多工作都处于瘫痪、停滞不前的状态,那这一处教会的带领也是废物,该被淘汰。如果一处教会带领因为害怕遭报复,对敌基督从来不敢揭露,从来不限制敌基督的恶行,而导致教会生活受到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受到极大的拦阻、亏损,那这一处教会带领也是废物,该被淘汰。你们还选这样的带领吗?(不选。)那你们碰到这样的带领该怎么办?你就问他:“敌基督作这么大的妖,在教会里横行霸道、作王掌权,你能不能限制他?你敢不敢揭露他?你如果不敢,那你就下去。如果你维护自己肉体的利益,因为惧怕敌基督而把弟兄姊妹交给敌基督、交给恶人,那你是该遭咒诅的,你不配做带领,你下去!”对这样的带领该不该这样对待?(该。)就该这么对待他。这样的带领不作实际工作,在恶人面前他不保护弟兄姊妹,反倒向恶人屈膝,向恶人妥协、求饶,这样的人是废物,是叛徒,就该遭弃绝。

接着再交通一点,这一点是涉及到敌基督对待前途命运的明显的一条。有一些敌基督他们在神家做事也是暗暗地下了决心,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做错事,千万不要被对付修理,千万不要惹怒上面,千万不要被带领发现他做了什么坏事,要把好事都做在人前。但是,无论他怎么小心谨慎,因为他的出发点、他所走的道路不对,他还是会常常做错事,触犯原则,常常充当撒但的差役,流露败坏性情,甚至常常犯下很多的过犯。做错事、违背原则、留下过犯,在这类人身上是最平常、最常见的事了,当然最不好避开的一条就是遭到对付修理。那没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敌基督为什么要这样小心翼翼地做?有一点是肯定的,他说:“我可得小心点,人常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好人一生平安’,我一定得奉行这个原则,时时刻刻得提醒自己不要犯错,不要闯祸,把败坏、存心控制住。我只要不做错事,我只要能坚持到底,我就能得福,就能躲过灾难,我信神就得着了。”他在心里常常这样鞭策自己,鼓励、劝勉自己。在他们的内心当中,如果做错事了,那以后得福的几率就会大大地减少、降低。这是不是他们内心深处所盘算的、所认为的?先不说敌基督的这个认为、盘算是对是错,那基于这一条,当他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他心里最担心的是什么?(前途命运。)他把对付修理也与前途命运挂钩,这与他的邪恶本性有关。他心想:“这么对付我是不是不要我了?神家是不是不让我尽这个本分了?是不是信不过我了?是不是有好人要取代我了?要是我被淘汰了,那我还能不能得福了?还能不能进天国了?听着说话口气好像对我不太满意,那我以后得更加小心,更加学会听话、乖巧,不要生事,得学会在夹缝里求生存,每天做事就要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不能放松警惕。这次一不小心露馅了,被对付修理了,但听这个说话口气好像就是为了帮助我,以后还能用我,好像问题不大,看来还有机会,还能躲过灾难,能得着福气,那就虚心地接受吧,听听说什么。听着好像不是定我的罪,也不是要撤换我,更不是要淘汰我,也不开除我,那这样的对付修理我还能接受。”这是真的接受对付修理了吗?真的认识自己了吗?真的要悔过自新了吗?真的决心要按照原则办事吗?不是。那他是为了什么?为了自己能躲避灾难、能得福的那一线希望。只要这一线希望尚存,那就不能露馅,不能暴露自己的本相,不能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事告诉人,自己里面的怨恨都不能让人知道,得收起来,得夹着尾巴做人,不能被人看漏了。所以,修理对付过后他原来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那他做事的原则是什么?就是处处得维护自己的利益,不管犯了什么错都不让其他人知道,得让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完人,没有毛病,没有缺陷,从来不犯错误,他就这么伪装自己。伪装的时间长了,他觉得自己有把握了,躲避灾难、得福、进天国这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后来不知不觉又挨对付了,这一挨对付他伤心了,“我受这么大苦,这得福的好事怎么还没到手呢?怎么还离我这么远呢?这苦什么时候到头啊?”再一听对付的话,他觉得,“我要是再不好好做就要被淘汰、被开除,就我这样的恶行,就我这样不追求真理,神家要淘汰我,以后再也不用、不培养了,这不是没有前途命运了吗?这不是白信了吗?这些年受的苦不都白受了吗?”虽然他一再地忍耐、克制,在心里说,“忍住!忍住!再不忍住以前所受的苦、所受的委屈就全白费了。还得坚持,坚持到底必然得救!谁说什么难听的话就当没听到,就当不是说我,是说别人的”,但是他怎么听也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归宿了,怎么听也觉得自己此次接受对付修理就是被定罪了,没希望了,看不见曙光,没有未来,没有明天。此时此刻,这些恶人、敌基督能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不能。他看到自己的盼望破灭了,就不会再忍耐下去了。)他光是不忍耐就完事了吗?他会不会做事啊?他一旦觉得自己没希望了,那就要做事了。他会想:“你不再培养我、重用我了,还要淘汰我,我得不着福气,你也别想得着,你对我不仁,我也对你不义。你不是要淘汰我吗?你得为你说的这句话付出代价!”他就撕破脸皮了,开始叫嚣了,他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就暴露出来了,他原来的热心、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的那股劲都哪儿去了?那是真的还是假的?全是假的,骗人的。

敌基督一旦撕破脸皮的时候,他的鬼相就露出来了。露出什么鬼相了?他以前尽本分根本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蒙拯救,而是为了得福,现在说出实话了,把实情暴露出来了。他说,“我要不是为了进天国,要不是为了以后得福、得大荣耀,我能跟你们这些粪土不如的人在一起混?你们配跟我在一起吗?你们不培养我,不提拔我,还要淘汰我。你要是淘汰我,到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淘汰我你要付出代价,淘汰我你要有多大的亏损”,敌基督就这么散布,这鬼话就露出来了。一旦撕破脸皮的时候,他的恶毒本性、凶恶性情就暴露出来了,他就开始散布观念,开始拉拢那些初信的,身量比较幼小、没分辨的,不追求真理的,常常消极、软弱的人,拉拢那些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的、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你要是淘汰我,我得拉几个垫背的”。这是不是撒但的本性暴露出来了?正常人会这么做吗?一般有败坏性情的人,临到这事顶多是难过,觉着自己没希望了,但是因为有良心作用,他会想,“还是咱们人不好,没尽好本分,那以后我就往好了做,至于神怎么对待、怎么定规那是神的事,人没有权利要求神。神怎么作不还是根据人的表现吗?人走错路就理应被管教、被责罚,这没什么说的。现在难过的是自己素质差,不能满足神的心意,不明白真理原则,还凭着败坏性情任意妄为,被淘汰活该,但愿以后能有机会弥补吧!”有点良心的人会走这样的路,他选择这样思考问题,最终也选择这样解决问题。当然这里面实行真理的成分并不多,但是因为人有良心,就不至于做出抵挡神、亵渎神、与神对抗的事。而敌基督就不一样了,他因为有凶恶本性,天生就是与神敌对的,当他的前途命运受到威胁或者被剥夺的时候,当他看不到任何生机的时候,他选择的是散布观念,论断神的作工,拉拢与他一伙的不信派搅扰神家的工作,甚至对任何他所做过的错事、犯下的过犯,还有给神家工作、财物所造成的损失,他都拒绝承担任何责任。当神家处理他、淘汰他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敌基督最常说的话,是什么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是不是又一句鬼话?这都是有正常人性、懂廉耻、有良心的人说不出来的话,我们称它为鬼话。这是敌基督在面临对付修理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名誉不保,自己的声望受挫、受到了威胁,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前途命运即将被剥夺的那一刻开始,他所流露出来的种种凶恶性情的表现。

事实上在神家,因为人流露败坏性情,因为人任意妄为,因为人在尽本分当中给神家工作带来搅扰打岔或者亏损的时候,人所接受的对付修理是不是淘汰?(不是。)绝对不是。这方面人应该从正面领受,在这种背景下,任何的修理对付,无论是来自神的还是来自于人的,是来自于上面的还是来自于弟兄姊妹的,都不是恶意的。能因为一个人所犯下的过犯而对付他,这是正面事物,是正义的,这是正直的人、喜爱真理的人所为。而人因为有了过犯被对付却不接受,还反抗,产生恨恶,产生报复的心理,这是不正当的,这是邪恶的。在神家中这么多人尽本分,哪个人没经历过对付修理?有多少人因为被对付修理就要寻死觅活,感觉得不着福气、没希望了,就要撂挑子,就要耍蛮打滚,就要报复谁?这样的人还真不多。只有恶人能行出这样的事,只有恶人把对付修理看成是有血气的人对他的一种不正确的对待方式。当然,咱们所说的对付修理都是正当的,不是有些人利用对付修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都是正面事物。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一方面与他个人的名誉、尊严挂钩,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与他的前途命运挂钩。如果这次的对付修理毁掉的是他的名誉、地位、尊严,他不能接受,如果这次的对付修理威胁到他的前途命运,那他就更不能接受了。总之,无论谁对付他们,他们都不能从神领受,都不能认识自己,都不能在对付修理中学到功课,达到悔改,达到更好地尽本分。这就是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的种种态度。

对待对付修理这个事,人最起码应该认识到的一点是什么?对付修理这是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达到合格尽本分必须面对的一件事,也是人在接受蒙拯救的过程当中必须面临的一件事,每个人都要面临。对付修理一个人,这涉不涉及人的前途命运?(不涉及。)那对付修理对人是定罪还是什么?(是帮助人进入原则。)对了,这是最正确的领受。对一个人的对付修理,它是一种管教、责打,当然对人也是一种帮助。对付修理能让你及时地扭转不正确的追求方向,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存在的问题,也能让你及时地认识自己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不管怎么说,对付修理能让你更好地尽本分,按原则尽本分,能及时地拯救你,及时地挽救你不走入歧途,也能让你避免酿成大祸。追求真理的人,有良心、有理性的人,都能正确对待对付修理,唯独敌基督不能正确对待对付修理,他们把对付修理当成是人为的,出于人的,他们不会从对付修理当中学功课,认识自己、寻求真理,这就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正是因为他们有这个最大的问题,也证实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七)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这几次的交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有一个很大的触动,到现在为止人才真正感觉到神的真实存在,感觉到神真的离人很近,人虽然信神多年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正地了解到了神的心思与神的意念,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真实地感受到了神的实际作为。无论是在认识方面还是在实行方面,多数人都有一些新的收获,有…

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人一直活在黑暗权势的笼罩之下,被撒但的权势捆绑不得释放,而且人的性情经过撒但的加工越来越败坏,可以说,人一直活在撒但的败坏性情里,不能真实爱神。那么,人若想爱神,必须脱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属于撒但的性情,否则,人的爱都是有掺杂的爱,都是撒但的爱,绝对不能得着神的称许。…

第八十九篇

要想做到凡事符合我的心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强装,而是我在创世之前有没有加给你我的素质,这些都在乎我。不是人能办到的事,我愿意爱谁就爱谁,我说谁是长子谁定规就是,一点不差!你想伪装,妄想!你以为我认不清你?在我面前有点好行为就够了?就这么简单?绝对不是,必须有我的应许、有我的…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终要得着什么,我要作到什么程度才是工作的终点,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吗?人跟随我,当知道我的心意是什么。我作工在地上几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这样作着我的工作,虽然我的工作项目特别多,但我作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