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2.敌基督的利益

(4)前途命运

4)敌基督如何对待效力者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在这条里咱们以解剖敌基督的利益为主要的交通话题,今天交通敌基督的利益第四条的第四小题——如何对待效力者,解剖敌基督是如何对待效力者的。“效力者”这个词对跟随神到现在的人来说都不陌生了,而且多数人对这个称呼基本上是从心里接受了,在主观意愿上已经不抵触这个称呼了,但是具体到说某一个人是效力者的时候,人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不甘心、不愿意,心里有委屈,不太愿意得这样的称号,也不太愿意成为效力者。从人这个表现上来看,虽然人主观意愿上承认效力者不是什么坏的称呼,但是从客观事实上来看,人对效力者这一称呼还是带有一些歧视、敌意,甚至带有不甘的成分,带有这些情绪。不管人对效力者这个称呼是怎么看的,是能真心接受,真心做效力者,还是说这里面有许多人的掺杂与意愿,今天就先交通一下到底什么是效力者,在神眼中对效力者这个称呼神是怎么定义、怎么定性的,神所说的效力者是什么实质,神是怎么看待“效力者”这三个字的,与人所看待的有什么区别,以便大家在心里对效力者这个称呼有一个准确的认识与概念。

① 效力者的定义、由来

“效力者”这三个字从字面意思来看就是为某件事效劳、出力的人。这个称呼从地位上来衡量的话就是一个暂时被利用的对象。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被当成效力者去做一项工作或从事一个行业,那他从事这个行业或者工作就不是长远的,是暂时的,就是临时让他出把力,服务一下这个行业或者工作,没有前途、没有未来,也没有任何的福利,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只是按劳取酬,干完分配给他的活儿就不需要他了,拿着薪资就走人了,总之就是临时的,什么时候需要就什么时候让他来。这是从字面上理解的效力者。如果按照人类对“效力者”这三个字的意思来解读的话,那效力者的简称就是“合同工”“临时工”,是为一项工作或行业临时效劳、临时出力的一个对象。他只与这项工作需要他的那个时间段有关系,那个时间段一过去他的价值就不存在了,因为他不被需要了,他没有被使用的价值了,他的价值在这个时间段已经发挥完了。这就是人类对效力者从字面上能理解到的、能看到的这一层意思。人类的语言能表达出来的意思,也就是人类能领会到的神所说的效力者这个称呼的意思,这里面有没有合乎真理的那一层意思?有没有合乎正常人性、理性的那一层意思?有没有作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该认识到的那一层意思?有没有神对待这个称呼的那一层意思?(没有。)你们怎么知道没有呢?你们难住了,说不清楚,你们这些人中有大学生、研究生、博士,还有教授,但也说不清楚这事,是吧?(是。)这就是知识与真理的区别。虽然你有文化,你认识“效力者”这三个字,当这三个字成为一个词、成为一类人、成为一个族群的时候,你能理解这类人的实质、表现与这类人在整个人类中间的档次,但是你不能站在真理的角度上、不能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角度上来理解这三个字的时候,你的理解到底是出于什么?你理解出来的这三个字的实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出于这个败坏的人类、出于这个社会、出于这个人类的知识对这三个字的理解?(是。)这个人类的知识与真理是相合的还是敌对的?(敌对的。)那你能这样认识、理解这三个字的时候,你是站在了神的对立面还是站在了与神相合的一方呢?很明显的,当你用你的知识、头脑理解、领会这三个字的时候,你就不由自主地、不自觉地站在了神的对立面。当你用你的知识理解这三个字的时候,你所理解出来的东西不由得就让你对这三个字产生了抵触、反感、厌憎甚至恨恶。这里有没有顺服?有没有真心接受?(没有。)有的人说:“好词我接受,这不好的词我接受什么呀?我不抵触它就不错了。比如说得冠冕、得赏赐、得福、进国度、上天堂、不下地狱、不受惩罚、作长子,这类正面的词汇我接受,这是理所应当的,是人之常情,是人该追求的,至于恶人、敌基督、受惩罚、下地狱,这些反面的词没有人喜欢接受。‘效力者’这个词虽然居中,但是按照我的理解我也不能接受,我不藐视它就不错了,要达到甘心愿意接受顺服,从神领受,这是万万不能的。”人是不是这么想的?(是。)这么想是对还是错啊?(是错的。)什么时候知道是错的?刚知道的,是吧?那问题就产生了,你刚刚才知道这是错的,那你在知道之前,从外表看你似乎对效力者这个称呼已经能接受了,从主观上已经接受它了,那这是真实的还是假的?(假的。)很明显不是真实的,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这里带着虚假、带着伪装、带着不得已,而且也带着一种无奈。

以上所交通的是人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的真实反应与表现,完全代表人对效力者这个称呼的看法、观点与领会,完全显明了人对这个称呼的态度是不得已,是歧视、是反感,是从内心深处抵触的,因为人都藐视做效力者,藐视“效力者”这三个字,也不愿意做效力者,恨恶做效力者。这是人对这个称呼的理解与态度。那再来看看效力者在神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效力者”这三个字是怎么产生的,在神眼中这个称呼的实质是什么,它的由来是什么。“效力者”从字面意思上看,按人类的语言理解就是临时工,暂时服务于一个行业或者一项工作,是临时被需要的。在神的经营计划中,在神的作工中,在神的家中,被称为效力者这一族群的人是必不可少的。当这一部分人来到神家的时候,来到神工作场地的时候,他们对神一无所知,对信神的事一无所知,对神的作工与神的经营计划更是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懂,就是个门外汉、外邦人。当一个神眼中的外邦人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能为神做什么呢?可以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人满了败坏性情,对神丝毫不认识,因着人的本性实质,人所能做的就是神吩咐什么就做什么,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神的话说到哪儿人就知道到哪儿,仅仅是知道,根本达不到理解。人都是被动地配合神所要求的每一项工作,完全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这里所说的被动就是你不知道神要作什么,你不知道神让你做什么,不知道神让你作这项工作的意义、价值,也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来到神家你就如一部机器一样,神怎样操纵你就怎样发挥。你被神需要的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人是神发表真理审判的对象,就是神说话的对象。)这是其中一项,是神说话的一个对象。还有什么?恩赐是不是?(是。)正常人性的思维算不算?(算。)你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才用你,如果你没有良心理智,你做效力者都不够资格。还有什么?(人的技术、特长。)这些都包括在恩赐里,也算一项,也就是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还有什么?(与神配合的心志。)这也是一项,就是人听话顺服的一种意愿,当然也可以说成是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光明的一种愿望。听话顺服的意愿就是与神配合的心志,用哪种说法更合适点?(听话顺服的意愿。)对了,意愿比较宏观一些,涵盖的面广一些,如果说是心志的话范围相对就窄一些,而且意愿在程度上相对心志会小一些,就是当你有了意愿之后你才一点点地产生各种心志,心志就更具体一些,意愿更广泛一些。对于造物主来说,在败坏的人类身上神需要的就是这几样东西。就是说,一个对神、对神的经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说话、对神的性情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来到神家,就如一部机器一样,能为神做的、能配合神作工的基本上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在人身上神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刚才所说的这几样:第一,人能成为神说话的对象;第二,人所具备的各种恩赐;第三,人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第四,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具备了听神话、顺服神话的意愿。这几样都很关键。当人具备了这几样之后,人就开始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劳了,正式走上正轨了,也就是正式成为神家中的效力者了。

在人不明白神话、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心意,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前,每个人所充当的角色没有其他,只是效力者。就是你愿意你也是效力者,你不愿意你还是效力者,你逃不掉这样的称呼。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一辈子了,从信耶稣开始到现在有几十年了,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这话问得怎么样?你这话是问谁呢?你应该问你自己,你得反省自己,“我现在明白神心意了吗?我现在尽本分是在出力还是在实行真理呢?我走上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道路了吗?我进入真理实际了吗?我有敬畏神的心了吗?我是不是顺服神的人?”你得在这几方面反省自己。如果这几条标准都达到了,临到神的试炼你能站立住了,你能敬畏神远离恶了,那当然你就不是效力者了;如果这几条标准你一条都不具备,那无疑你仍然是效力者,这是逃不掉的,这也是必然的。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三十多年了,信耶稣的年头就不用算了,从神这次道成肉身显现作工开始说话时,我就成为神的跟随者了,我是第一批亲历神作工的人,我也是第一批亲耳聆听神亲口说话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在信神跟随神,经历几次抓捕迫害,遇到多少危险,神都保守、带领我走过来了,神没有丢弃我,我现在还尽着本分,光景越来越好,信心越来越大,对神没有一点儿疑惑,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你问谁呢?这话是不是问错对象了?这话你不该问。既然你都信那么多年了,你是不是效力者自己还不清楚吗?如果你不清楚,那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有没有真理实际、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有没有远离恶的表现啊?神作这么多年工作,说这么多话,你明白多少、进入多少?你得着多少?你接受过多少神的修理对付、试炼熬炼?当接受这些的时候你站住见证了吗?你能见证神吗?当你临到约伯一样的试炼的时候,你能不能否认神?你对神的信到底有多大?你那个信仅仅是相信还是真实的信哪?你问问自己这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你自己都不知道,那你是浑人一个,我看你就是个随帮唱柳的,连效力者这个称呼都不配得。对待效力者这个称呼是这样的态度,在心里还是一笔糊涂账,这人太可怜了,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但神对待任何人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刚才交通了“效力者”这三个字神的原意到底是什么,当人进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种意愿或者有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时候,人在这个期间所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当然,“效力”这两个字不太好听,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在为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服务、效劳,就是在出力。人不明白什么真理,也不懂神的心意,对于神拯救人类、经营人类的各项具体工作还有与真理有关的各项工作,人不能献上一点儿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会点技术、有点恩赐,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上出点力说点话,作些外围的服务性的工作,如果人尽本分所作工作的实质是这样,只是充当了效力的角色,那人就很难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了。为什么很难摆脱呢?这是不是与神定义这个称呼有关?完全有关。人出点力,凭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赐、头脑做事,这很容易,但是凭真理活着,进入真理实际,按照神的心意去做,这就很费劲了,这需要时间,需要神的带领,需要神的开启,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期间,多数人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刚才所说的那几样:充当神说话的对象;具备一定的恩赐,在神家还有点用;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交代你什么工作你还能领会、还能作;具备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项工作上还能发挥你的特长;最重要的一点,你有听话顺服的意愿。在神家效力的时候,在为神的工作出力的时候,你有那么点儿听话顺服的意愿你就不会消极怠工,你就会尽力克制少干坏事,多做好事。这是不是多数人的情形、状态?当然,在你们所有人中间,有极少数的人已经走出这个状态、走出这个范围了。那这极少数的人具备了什么?他们明白真理了,有真理实际了,临到事能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了,能按照真理原则做事了。他们听话顺服的意愿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心志上面了,而是能主动实行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做了,临到事有敬畏神的心了,不乱说、不乱做,小心谨慎,尤其是临到对付修理不合己意的时候能不论断神、不跟神讲理,心里不产生抵触,对神的身份、地位、实质从内心深处有了真实的接受。这些人与效力者有没有区别?区别在哪儿?第一,明白真理了;第二,能实行出一些真理了;第三,对神有一些认识了;第四,听话顺服不再是意愿,而是转变成一种主观的态度,就是有真实顺服了;第五,这是这几条里最重要的,也是最宝贵的,就是敬畏神的心产生了。具备了这些的人可以说就已经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了。因为从他们的各方面进入,还有对真理的态度、对神认识的程度上来看,他们在神家中已经不再是做单项业务的活儿这么简单了,已经不再是临时被招来做点活儿的临时工了。就是说,这些人不是为了一时的酬劳来的,不是临时被招来暂时使用一下,使用的期间还在观察是否能够长期地从事这项工作,而是能实行出真理、尽好自己的本分了。所以,这些人就已经摆脱了效力者这个头衔、这个称呼了。你们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教会中有这样的人。你们想知道是谁、有多少,这事暂时不能说,等你们明白真理的时候就分辨出来了。你们所应该知道的就是自己现在处在怎样的光景之中、自己前面所走的道路是什么、自己应该走的道路是什么,你们应该知道的是这些。

现在来看,效力者这个称呼是神强加给人的吗?神是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用这个称呼来给人分类、分等级的吗?(不是。)那神是怎么定义这个称呼的?神给人一个称呼不是随意给人起一个外号,不是根据外表定义的,这个称呼不仅仅是一个称呼。人起的名字仅仅是一个代号、一个称呼,没有实际的意义。比如,有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儿聪明、漂亮,就给她起一个带“丽”的名字,那只是一种希望,跟她的实质没有关系,也可能她挺笨,长得也不漂亮,那叫丽有用吗?还有的男性叫什么成龙、成虎,叫这样的名字就真厉害吗?他也可能是个胆小鬼、窝囊废。这只是父母寄托在孩子身上的一种希望,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跟人的实质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所以,人类起的名字、称呼带着人的想象、好的愿望,仅仅是一个称呼、一个代号,并不是根据他的实质起的。而神定义一个称呼、名称绝对不是根据人类的外表,当然也不是根据神的意愿。神愿不愿意人做效力者?(不愿意。)你们在神话中有没有看到神说“我愿万人都成为效力者,不愿一人得救”这话?(没有。)那神的意愿是什么?过去人说“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这是一种意愿。但是,效力者这个称呼可不是无中生有的,就如神命名树和草一样,树就是高大的东西,当人提到树的时候,每一个人都知道树是大的、高的,提到草的时候就知道它是小的、是矮的,是吧?(是。)那效力者这个称呼呢?这个称呼是根据人的实质、人的表现,也是根据神的作工阶段而产生的。如果人能随着神的作工逐渐明白真理,能进入真理实际,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的时候,这个称呼随之就变了。所以说,即便你是效力者中的一员也不影响你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也不影响你追求真理、实行真理,更不影响你顺服神、敬畏神。

有没有人永远摆脱不了效力者这个称呼呢?(有。)是哪类人呢?就是不追求真理,明白了真理也不实行,更不喜爱真理,甚至在心里常常反感、厌烦真理的这类人。他厌烦真理为什么还在神家呆着呢?他就是想得点好处,抱着侥幸心理在神家出点力,有点好的表现,用自己的代价,肉体的付出花费,再消磨点青春,付出点时间,来换取任何一样他想要得的好处。这样的人最终就因为他们所走的道路而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达到顺服神,更不能达到敬畏神,永远地被定为是效力者。这一类人在神家中有些能效力到最后,而有些却不能效力到最后,能效力到最后的人与不能效力到最后的人他们在人性上有一点区别。不追求真理但能效力到最终的人,就是在神的经营计划工作一直持续的这个阶段能在神家中为神的工作献上一份力的这部分人,他们的人性相对善良、仁义一些,在效力期间没有作恶、没有搅扰,没有被清除出教会,这样的人能效力到最后,这就是永久的效力者了。而另一部分人因为人性恶劣,人品、人格低下,在效力的过程中常常搅扰打岔神家的各项工作,给神家的许多工作都带来了亏损,一次又一次地临到修理对付或者被隔离也不知道悔改,还是老病重犯,一丁点儿真理都不明白,也不接受真理,就要任意妄为,这样的人就被淘汰了。淘汰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这样的人效力都效不了了,在神家出点力都不能好好做,出力的同时还要作恶,还要让神家、让弟兄姊妹付出代价,用他得不偿失,再三地给机会让他反省,最终他还是本性不改,谁说的话都听不进去,这样的人在神家中连效力都不配、都不能了,就被清理出去了。

现在你们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大概明白了?效力者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是不是神用这个称呼来显明人、试炼人呢?是不是神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这个意思?其实,在神那儿没有这些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效力者的称呼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效力者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人类在神作工这个阶段所充当的角色,以及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而产生的一个称呼。从这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效力者这样的角色。能不能这么说?(能。)太能了,现在人都能理解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人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人的信心,更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让人老实点听话点,让人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不想用效力者这个称呼来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根据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中所流露的种种败坏性情与人的真实情形所确定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点儿关系,这个称呼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这个称呼也是败坏人类在神经营工作中的一种真实状态。至于人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能在跟随神的途中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子民。如果在跟随神的过程中你只满足于出力、受苦、付代价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败坏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子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你就永远是效力者了。这话怎么理解呢?你们应该明白,神的工作一旦结束,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都拯救回来了,神要作的工已完全达到果效、达到目的了,神就不再说话,不再引导人,不再在人类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到此为止神的工作就结束了,每个人所走的信神的道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圣经里有那么一句话:“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旦神说他的工作此时此刻结束了,这就意味着神拯救人、刑罚审判人的工作不再作了,神不再开启引导人,不再苦口婆心地跟人说劝勉的话、对付修理的话,不再作这些工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万物的结局到此被显明了,人类的结局到此也就定形了,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了,人蒙拯救的机会没有了,就是这个意思。

当一个人在神工作结束的时候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摆脱了这个头衔,摆脱了这个状态,就意味着这个人在神眼中不再是门外汉、不再是外邦人,而是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神家中的人、神国中的人”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得着这个称呼的?就是你通过追求真理、明白真理,通过受苦付代价,尽好了本分,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性情变化,你能顺服神、能敬畏神了,你就成为神家中的人了,就如约伯、彼得一样,你再也不用经受撒但的残害败坏,你能在神的国中、在神的家中自由地活着了,你再也不用与败坏性情争战了,你是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真正的人类了。这是不是可喜可贺的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的苦难日子彻底结束了,喜乐平安的日子、幸福的日子来到了,能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能与神同生活了,这就是可喜可贺的事。但是另外那一类人到最终也没有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当神的工作结束的那一刻,他头上的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还没有被拿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依然是门外汉,仍然是神眼中的外邦人。原因就在于他丝毫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没达到性情变化,不能顺服神,也没有敬畏神的心。这种人在神的家中应该被淘汰,神的国中没有他的份。那他在哪儿呢?在神的国度外面,属于子民以外的人群。这样的人依然被称为效力者,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成为神家中的人,他们永远不是神的跟随者,神不承认他们,他们不会再得着神的祝福、神的恩典,当然也意味着他们没有机会与神在神的国中同享美福,得到平安喜乐,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那这一刻对他们来说是可喜可贺的还是可悲的?这是可悲的。至于他们在神家之外、在神的国度之外,他们顶着效力者这样的头衔会有怎样的待遇,那是以后的事了。总之,效力者与神国中的子民的待遇区别太大了,在地位上、待遇上等方方面面都有区别。这样的人在神作工拯救人期间没得着真理,没能达到性情变化,这可不可怜?太可怜了!这是关于效力者这个称呼的一些说法。

有些人说:“说到效力者我就抵触,让我当效力者我就不愿意,我就不高兴,如果说我是子民,哪怕是最小的都行,只要不说我是效力者就行。我这辈子没别的追求,也没别的理想,我就盼着把效力者这个称呼拿掉了就行,我的要求不高。”这样的人怎么样?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态度?(不是。)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消极的态度啊?(是。)对待效力者这个称呼,你不需要努力地去摆脱它,因为这个称呼是根据人生命长进的程度来定的,并不是你的意愿能决定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意愿,而是取决于人所走的道路与人的性情是否有变化。如果你的目标只是追求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那我告诉你实话,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如果注重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这个称呼慢慢就变了。从这两点来看,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强加给人的?绝对不是!它不是神强加给人的一个称呼,也不是一个代号,它是根据人生命长进的程度而言的。你的生命长进到哪儿、你的性情变化到哪儿,你身上效力者的成分也就减到哪儿。到有一天,你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的时候,你就是愿意当效力者你也不是了,这就是根据人的追求、根据人对待真理的态度,也根据人所走的道路来决定的。还有的人说:“我想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我不想当效力者,但是我不明白真理,我也不愿意追求真理,那怎么办呢?”有没有办法?神定规各类人的结局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没有折中的办法。你喜爱真理,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这是庆幸的事;你厌烦真理,不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这是可悲的事:就这两条路,没有中间路可选。神说的话永远都不能废去,万物都要废去,神的话一句都不能废去。神的话是评判、定规万物的准则,是真理,永远不会废去。这个世界、这个人类、万物都要改变、都要废去的时候,神的话语一字一句都不会废去,都要应验,人类的结局、万物的结局都是因着神的话而被定规、而被显明,没有一个人能改变,在这事上没得商量。所以,在神主宰、定规人结局的事上人如果抱侥幸心理,那是个大傻瓜,在这事上人没有第二条路可选,因为神没有给人第二条路,这就是神的性情,这是神的公义,人想插手也插不上。你以为在外邦世界呢,人花点钱、动用关系就能办事,在神那儿不好使,你记住,在神那儿你这一套行不通!

② 敌基督怎样对待效力者

今天交通的主题是解剖敌基督对待效力者的态度。对“效力者”这个称呼的定义交通完之后,多数人对这个称呼是不是有一个积极正面的理解了?对待这个称呼还有没有抵触、有没有不愿意了?(没有。)那咱们再来看看敌基督是怎么对待效力者的,他的态度是什么。敌基督这类人最宝爱的是高的地位、高的名望、绝对的权力,对于一些比较平民化、比较草根、比较低下一点的称呼,比较让人受屈辱的称呼,他们在心里都产生严重的抵触与歧视,尤其是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无论神对待效力者这一群人有怎样的宽容忍耐,无论神对效力者这一称呼有怎样的解释与说法,总之敌基督还是打心眼儿里瞧不上这个称呼。他认为这个称呼太下贱,如果他是效力者那他就没脸见人了,一旦顶上这样的称呼,他的人格,他的脸面、名望都受到了挑战,都被贬低了,身价一落千丈,整个人活得就没意思了。所以,敌基督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如果你让他到神家为神的工作效力,他说:“效力者这称呼太低贱了,反正我不愿意做效力者。你让我做效力者那是侮辱我,我来信神不是让你侮辱的,我是来得福的,要不然我撇家舍业、放弃世界的前途干什么?我不是来做效力者的,我不是来为你效劳、为你服务的,如果让我做效力者,那我还不如不信呢!”敌基督是不是这样的态度?甚至还有的敌基督说:“如果让我在神家中做效力者,那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当他们在神家从事一项工作、接受一项托付或者任务的时候,他要先弄清楚,“担任这项工作之后,我是做带领、做组长还是做小兵为其他人服务、效劳啊?”在没弄清楚之前他先做着,做的期间察言观色,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各方打听消息,想得知自己在这儿到底是暂时效力的还是能长期工作的,是被培养的对象还是临时找来补空缺的。如果是找来补空缺的,是为他人的功劳、为他人的地位权力服务的,那他绝对不干。他不管神家是否需要他尽这个本分,也不管他尽的这个本分对于神家工作有多么重要,他不管这些,一旦得知自己在此是效力的,没有话语权,更没有决策权的时候,他就能应付糊弄,就能玩忽职守、任意妄为,更能独断专行,更甚至随时就能撂挑子甩手走人,把神家的工作、把自己的本分当儿戏。在他们的人生格言当中有一句这样的话,“我可不是为别人做嫁衣的”。他认为,“我生来就是当官的料,我生来就要有话语权,就要有决策权,如果失去这两样,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信神还有什么意义?我为什么要信神?我放弃了小的利益不就是想得到更大的福气吗?如果这个愿望不能实现,那我宁肯随从世界潮流下地狱也在所不惜!”敌基督的座右铭是什么?“让别人踩着我的肩膀往上爬那是不可能的,只有我踩别人的份。如果论功行赏的话我应该是头等赏,那我干得才有劲,我才能尽上全力,否则的话休想让我尽上全力。让我卖力气,让我出谋划策,让我尽心尽意地做,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却没有我,让我为你们效劳、为你们出力、为你们服务,休想!”这是不是敌基督性情的真实流露和表现?他们虽然没有有意去摆脱效力者这样的称呼,但是从他们的性情实质上来看,他们一直在摆脱这样的称呼,一直在为摆脱这样的称呼而奋斗、努力、挣扎。如果说在敌基督从事一项工作的时候让他有出头露面、出风头的机会,让他能说了算、能作决策,当带领,有地位、有权势、有名望,手下还有被领导者,那他就太乐意了。如果有一天有人揭露他的问题对付他,说“你做很多事没有按原则去办,是出于人意的,你这种行为纯属是效力,不是在尽本分”,他能不能接受?(不能。)第一,他要为此表白、辩解、申诉;第二,对于说他是“效力”这两个字,他会马上心生厌烦、抵触,绝对不能接受,他会说,“我付了那么大代价,我受了那么多的苦,起早贪黑、废寝忘食的,居然说我是在效力?有这样效力的吗?我付了那么大的代价换来的却是效力这样的称呼、这样的定义,那我还有什么指望?我信神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动力?这样的神不信也罢!”他就没劲了。被对付之后,敌基督除了不能接受,反倒产生了抵触厌烦的情绪,更产生了误解,以后再作工作、再尽本分态度就变了,“我再怎么做也是个效力者,作工作的时候我还不如留个后手,给自己留个后路,不要全力以赴。都说神公义,我怎么就看不见呢?神公义在哪儿?既然我怎么做都是效力者,那我以后信神就换一种信法,效力就效力呗,看谁怕谁。既然我怎么做都不得称赞、不被认可,那好,我就换个活法、换个做法,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有想法也不说,谁愿意说谁说,谁对付我我外表也答应着,谁作什么工作出错了,我看见了也不说,谁做事不明白原则,我明白也不告诉他,我就看他笑话,就让他出错,让他跟我一样也挨对付,也尝尝被定性为效力者的滋味到底好不好受。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让你们难堪,也不让你们好过!”只是对付修理、管教管教就让他产生这么一大堆情绪、抵触,这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不是。)效力怎么了?为神效力不好吗?为神效力有损你的尊严了?神不配你为他效力吗?那你配让神为你作什么?为什么对这个字眼那么敏感、那么抵触呢?造物主都能屈身成为一个人生活在人中间,服务于每一个败坏的人类,抵挡他、弃绝他的人类,那人为什么就不能反过来为神的经营计划效点力呢?这有什么错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有什么不可启齿的呢?与神的卑微隐藏相比,人类永远是卑鄙的、丑陋的,是不是这样?

追求真理的败坏人类现在听到效力者这个称呼也仅仅是一时的难过,但是这会成为一种动力,能够激发他去追求真理,达到能够顺服神,他对待神给的这一称呼不是那么敏感了。而敌基督却不然,他们对神所给的称呼永远都很挑剔、很在意,稍不留神,神所说的哪一句话就可能触犯了他的利益伤着他了,当触犯了他得福的存心与欲望时就伤着他的自尊了。他的自尊、尊严一旦被伤害,他就要论断神,就要弃绝神、背叛神,就想弃神而去,不愿意尽自己的本分,同时心里还在骂神不公义、神不体谅人,甚至有的人还说神太难伺候了,人怎么做都不对。这些话、这些情绪、这些性情都是来自于敌基督。他们除了对神没有丝毫顺服的态度之外,还对神的各种说法挑毛拣刺,对神的各种要求视而不见、漫不经心。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他们从始到终都在抵触,不打算接受它,也不打算顺服,更不打算明白神的心意,只是一味地追求摆脱效力者这样的头衔与身份、摆脱效力者这样的名分与地位,却丝毫不寻求如何与神配合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如何能够达到性情变化,进入真理实际达到顺服神,丝毫不追求这些正面的东西,更甚至当揭露他是效力者的时候,他心里的怒气、血气会一股脑儿地爆发出来。严重到什么程度?有些敌基督在公开场合暗暗地骂神,在背后破口大骂,“神不是公义的,这样的神不信也罢!”公开跟神叫号、对抗。就一个“效力者”就把敌基督抵挡神、厌烦真理的实质显明出来了,他们邪恶的嘴脸在“效力者”面前暴露无遗,被彻彻底底地显明出来了。显明出什么了?他们信神不是为了接受神的拯救,不是来接受真理的,他们信神不是因为神是真理,不是因为神是万物的主宰,而是因为他们对神有所求,他们为了自己的野心欲望屈身来到神家,妄想通过自己的手段,自己的努力、拼搏与挣扎出人头地,得着福气,再好一点或许还能得着来生更大的赏赐。所以,对于“效力者”这样的词,在他们眼中来看永远是下贱的,永远是贬义的,永远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有些弟兄姊妹认为,“为神效力是我们的福气,这是好事,是荣幸的事”,但是敌基督永远不接受这个事实,他说:“为神效力是我们的福气?这是什么话?简直一派胡言!福从何来?喜从何来啊?为神效力能得什么?效力能得钱、得金子、得宝贝?还是能得房子、得车?效力的人都得被淘汰,效力的哪有好人?一说效力那就什么也得不着。”对于弟兄姊妹交通的“为神效力是人类的福气”这一事实,他不接受,他抵触、反感,他最不愿意听这些话。

敌基督能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官员,任何一个有地位有名望的人出力、服务,端茶倒水,甚至说效力他都能接受,都心甘情愿,唯独为神效力他心不甘情不愿,满了埋怨抵触,满了情绪,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神的跟随者该有的表现?这分明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表现。如果让他到世界上伺候一个市长、省长,伺候任何一个有名望的政客,他都觉得这是光宗耀祖、光大门楣的事,心里别提多美了,走路都是飘着走。人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我伺候市长呢,我是市长的贴身佣人、贴身侍卫!”“我伺候总统的日常生活呢!”他很光荣地就说出来了。他觉得这工作不错,全家人都跟着沾光,晚上做梦都乐醒了,到哪儿都不隐瞒他的工作。为什么?他不以此为耻,他觉得这份工作光荣,是人上人的工作,是头上有光环的工作。但是他信神之后,你让他为神效力他就不愿意了,就产生抵触了,甚至还能埋怨神骂神,还能背叛神否认神。从这两件事对比来看,敌基督就是敌基督,他就是撒但一伙的。他不管怎么伺候撒但,不管那活儿多脏、多累、多下贱,他都觉得光荣;而在神家为神做事,无论这事多有意义、多有价值,多高尚、多被高抬,他都觉得不值得一提,无论说为神效力、为神的工作效力这是多大的福气、多么荣幸的事,是人类多么值得珍惜的机会,他都高兴不起来。这是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敌基督就是撒但一伙的,他是属撒但的,他就是活撒但,跟神天生就是敌对的,让他事奉神为神效力他就高兴不起来。无论在效力者这件事情上怎么交通真理,怎么让人明白神的心意,敌基督都不会从神领受,也不会接受这里面所涉及到的每一项真理,更不会接受受造之物为造物主效力是荣幸的事、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事这一事实或者这一真理,这就是敌基督对待效力者的态度。面对效力者这一称呼,面对人为神效力这一事实,敌基督一直以来所做的就是竭力地摆脱、回避,而不是接受这一事实,从神领受效力者这一称呼,然后追求真理听神的话,达到顺服神敬畏神。从敌基督对待效力者的这些表现来看,不得不说敌基督就是撒但的种类,是撒但敌势力一伙的,他们与神敌对,与真理敌对,与任何的正面事物敌对。

敌基督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的态度是不接受的,是抵触的、反感的、厌憎的,无论这个称呼来自于谁,他就是一味地抵触、不接受,就认为做效力者是低下的事,无论做谁的效力者都是低下的事。他认为效力者不是神根据人类的实质给人类的一种定义,而是对人的身份与身价的一个挑战与蔑视,这是敌基督对待效力者最主要的一种观点。从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上来看,他们不把神的话当成是准则、当成是真理,而是把神的话当成他们研究分析的对象。就是说,他接受神的话不是在领受真理的前提之下,不是在接受神是造物的主这样一个前提之下,而是在研究、抵触、站在对立面的前提之下对待神的话。神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说法对他们来说都是他们研究的对象,对效力者也不例外。他们在“效力者”这三个字上下功夫研究、琢磨,在神的话中他们看到,效力者在神眼中不是好东西,是低下的、下等的,是不值钱的,是神不喜爱的,是神厌憎的。虽然对待效力者这一称呼神的态度是如此,但是神有这样的态度是有背景、有原因的,是根据人的实质。还有一个事实他们没有看见:神无论多么厌憎、恨恶败坏的人类,但是神从来没有放弃对人类的拯救,也从来没有停止他拯救人类的经营计划的工作。这一事实是敌基督不相信、不承认也看不见的。他只盯着神对待各类人结局的说法,尤其是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他们的态度是极其敏感的,他们不愿意当效力者,也不愿意被神定为效力者,更不愿意顶着效力者这样的称号为神效力。所以,敌基督这类人来到神家之后就多方打听自己是否是效力者,从神的话中、从人对待他的言辞当中他就想得句实话,知道个实情——自己到底是不是效力者。如果是效力者,那他就立刻、马上走人,不为神效力,不为神家效力。他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就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见身份、地位还有前途、命运、归宿对于敌基督这一类人来说是他们永久追求的话题,也是他们永远不放弃的利益。在敌基督眼中,效力者是神给人定规的最低等的一个级别,不管你怎么说,不管多少人接受这一事实、接受这一称呼,敌基督这类人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在作一项工作的时候,他只要求别人为他效力,听他的,顺服他,围着他转,而他从来不要求自己与其他人配搭、商量,征求其他人的意见,询问神的意思,寻求真理原则。他认为,“如果与别人配搭、商量,做事寻求真理原则了,那就是屈尊了,没有自主权了,那不就是在效力吗?不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吗?不是在伺候他人、服务于他人吗?”这是他绝对不愿意做的。他只要求别人伺候他,屈就于他,听他的,赏识他、高捧他,凡事给他面子,给他留有位置,为他服务、为他效劳,甚至于他也要求神按他所做的给他合适的赏赐、冠冕。更甚至提到神为人类的蒙拯救付了多大代价、受了多少苦,神如何降卑,神供应人多少,他听到这些话、看到这些事实的时候他都无动于衷,而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对这事敌基督是怎么解读的呢?他说:“神理所应当为人类作一切,理所应当把最好的赐给人类,赐给人类祝福恩典、平安喜乐,理所应当为人类奉献这一切,这是神的义务。而人类为神撇弃花费、付出代价,为神献出一切了,就理所应当从神那儿得着赏赐,得着更好的,这不是平等交易、等价交换吗?这有什么可说的?神有什么功劳?我怎么没看见神有什么功劳呢?神赐给人类了,那人不就理所当然该得吗?人也付代价了呀!”他不认为神为人类所作的这一切是对人类最大的恩典,他不感谢,不思还报,还想用自己所付的代价换取神所应许给人类的美好的归宿,还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有得福的愿望、有这一切的存心是正当的,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神都不应该让人当他的效力者,人类是有人格有尊严的,如果让有这么大爱心,能施舍、能花费、能撇弃的人类为神效力,那这个人类受的屈辱就太大了,太冤枉了。在敌基督的眼中,神所作的这一切都不值得一提,而他所做的哪怕是一丁点儿都要拿出来无限地放大,把它当成自己得福的一个资本。

在教会当中,有些人在尽本分的时候什么也做不好,他所做的,所提供的技术、才干,所提供的思路、建议弟兄姊妹不采纳,他就要撂挑子,就想甩手走人,就想弃掉神。让他与任何人配搭他都不会,让他力所能及地尽上自己的本分他也不会,他就会发号施令,让别人听他的,让别人伺候他,成为他的效力者为他服务,而不是在神家中尽上自己的本分。只要他得不着这样的待遇了,只要他失去这样的待遇了,失去别人侍奉他、为他效劳、听从他发号施令这样的待遇了,他就想甩手走人,就觉得神不公义,心里就对神满了埋怨、愤怒,对弟兄姊妹也产生了仇恨,谁也帮助不了他。他与谁都不能和谐配搭,都不能平等相处。在他与人相处的过程当中,他的规则就是只能他站在别人头顶上说话做事,看着别人为他做一切,听从他所发出的每一个命令、口号,任何人都不配与他配搭,任何人都没资格跟他平等相处。如果谁拿他当哥们儿、当普通弟兄姊妹对待,与他平起平坐说话、商量工作、交通认识,那对他来说是极大的侮辱,对他的人格来说是极大的挑战,他在心里恨恶、仇视这样的人,也在寻找机会报复与他平起平坐、不拿他当回事的人。这是不是敌基督所为?这是敌基督在与人相处这事上所流露出来的尊卑贵贱的观点。当然,这涉及到敌基督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的一个真正的看法与态度。他们对于神所给人类的一个称呼都不能接受,那对于人对他的定罪、揭露与评价他能不能接受?那就更不能了。一方面,他们敌视、抵触效力者这一称呼、这一实质;另一方面,他们却乐此不疲地拉拢收编更多的人为他们效力、为他们服务,伺候他们、听从他们。这是不是卑鄙?这一类人的实质是邪恶的,一点儿都不假。他有控制人的欲望,明明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在神家就是个废物,没有正常人性,也不会与人正常相处,更没有正常的理智,对真理一丁点儿都不明白、不开窍,就会那点业务,懂那点技术,任何一方面本分都尽不好,他还不老实,还想掌权,一旦掌不了权就觉得自己完了,“以前做那些事肯定是效力了,要是效力我可不干,趁现在还没出太多力,还不太亏,我赶紧走”,就打这个主意了。总要下这个决心,总要作这个决定,说不信就能不信,说走就能走,随时就能撂下本分逃之夭夭,回到撒但的怀抱跟撒但同流合污。这样的人有没有?(有。)要论一方面业务,他懂一点儿,但是论一方面业务需要掌握的真理原则,他是一窍不通;论一方面知识或者恩赐,他有一点儿,但是论尽本分需要明白的真理原则,他也是一窍不通,领受还偏谬,与其他人不能和谐配搭,在一起交通也没有共同语言。这样的人适合做什么呢?如果他真有良心理智的话就能正确对待别人了,谁说得对、说得符合真理都能够接受,甘愿顺服,能背叛肉体。别总想出人头地,领导别人、控制别人,应该放下自己总想高居人上的野心欲望,甘愿做一个最小的,哪怕是效力,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本来就是个普通人,那就回到普通人的位置上,力所能及地尽上自己的本分,踏踏实实地做人,这样的人最终能站立住。如果他不选择这样的路,还觉得自己不错,还觉得自己高贵,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惹,还要当地头蛇、当恶霸,走敌基督的道路,这注定就是恶人了。不甘心做最小的,不甘愿做一个默默无闻、不出头露面的人,不甘心尽上自己的全力,这定规就是敌基督,没救了,这就危险了。如果这样的人能够反省自己,有自知之明,接受神的主宰安排,把自己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做一个普通的人,不再伪装,那就有机会蒙拯救。你在神家总想打横、充老大没有用,教会里都是神的选民,你厉害、你凶、你恶也没用,神家不是斗兽场,你要斗到世界的斗兽场去,神家没人愿意跟你斗,没人有这个兴趣、有这个闲工夫跟你斗。神家是讲真理,让人明白真理实行真理的地方,你行不出真理这就难办了,只能说明你不属于这儿。你总想斗,总想发凶,总想发狠,总想打横,那教会这个地方不适合你呆。神家里多数人都喜爱真理,都想跟随神得生命,不喜欢跟魔鬼勾心斗角、斗来斗去,只有敌基督才喜欢斗来斗去、争权夺利,所以敌基督在教会里站立不住。

有一类人对于身份、地位、名分这些事特别敏感,尤其对效力者这一称呼是极其地抵触、反感,绝对不能接受,这一类人就是敌基督。他不但不追求真理,厌烦真理,还厌烦效力者这一称呼。你厌烦效力者你倒是追求真理啊,你要是能追求真理,那效力者这一称号你不就摆脱了吗?但问题恰恰就出在这儿,因着他们极其厌烦真理,他们永远不会走上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道路,所以在神经营计划的工作当中他们也就永远充当效力者这一角色了。当然,对于敌基督这一类人来说,在神的经营计划当中能充当效力者这也算是他们的福气,这是他们见识到造物主作为的一个机会,是他们聆听造物主发表真理、向人类道明心声的一个机会,也是他们领略造物主的智慧与全能作为的一个机会。对他们来说,做造物主的效力者不是什么坏事,不管他们能不能领会,做神的效力者,在神家中效力,即便以后神的工作结束了,对这些敌基督、撒但一伙的人来说应该也算是一种永久的纪念了。在败坏人类与神为敌的整个过程当中,他们不自觉地为神的经营计划效上力,这也算是每一个敌基督存在的一丁点儿的价值,这是事实。他们为神的选民能够从反面分辨敌基督、认识敌基督也作出了他们的贡献。无论他们是否愿意承认这一事实,也无论他们当效力者是否心甘情愿、是否喜乐、是否幸福,总之,他们做效力者为神的工作效力,他们能充当这个角色也是值得的,这是神的高抬。有人说:“神还高抬敌基督吗?”那怎么了?他是个受造之物,神不能高抬他吗?这话没错。那敌基督听了这话什么滋味?不应该挑毛病,也应该得点安慰,最起码在神经营计划的这件大事上他曾经也献出一份力,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总之是神的高抬,他应该快乐地接受,不应该抵触。如果敌基督能背叛他的祖宗,背叛撒但来追求真理,追求顺服造物的主,你们说神高不高兴?(高兴。)这也是神选民的荣幸啊,应该高兴,这是好事。不管这个事实成不成立,总之,如果敌基督能回头走悔改的路,这当然是好事。那为什么说是神选民的荣幸呢?敌基督这一类人如果甘愿效力了,神家是不是就少一个祸害了?你们中间要是少了一个魔鬼,少了搅扰的、兴风作浪的,你们的日子是不是就平静多了?从这一点上来看,如果敌基督真能甘愿效力,这也是好事,值得庆贺。你们得鼓励他、帮助他,别一棒子打死。如果凭好心留下他效力得不偿失,生出祸患,那就该按原则处理。这样做好不好?(好。)

还有一类人值得一提。有些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也能受苦付代价,有时候也能听话顺服或者按原则办事,他们的主观意愿是想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上面安排什么、教会安排什么都能顺服,都能按时完成任务,他们在神家也不做打岔搅扰的事,他们所作的工作、所担任的本分也能为弟兄姊妹带来很多的福利与好处。在外表看,他虽然没作恶,不打岔搅扰,不像是恶人,但有一点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也是普通人不做的,就是这类人喜欢培植势力,搞独立王国。只要交代他一项工作,他一旦担当这项工作的负责人他就能搞独立王国,就能不自觉地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培植自己的势力,培植自己的人脉。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每一个人都对他心服口服加眼服,对他所做的所说的、对他付的代价都啧啧称赞,佩服有加。他把自己所经营的范围当成是神家里的一个小家,外表看他能付代价能吃苦,也能负责任,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出卖神家利益。为了维护他的名望、他的山头,为了维护他在教会里的绝对地位、尊严与权势,他谁也不得罪、谁都不伤着,哪怕是有人损害神家的利益,哪怕是有人出卖神家的利益,哪怕是有人搅扰破坏神家的工作,他都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还能纵容,只要对他的地位没有威胁,只要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为他效劳就行,这就是他的最高标准。无论这人怎么搅扰他都看不见,他也不管,也不对付,也不指责,更不处理。这是一类危险分子。这类人一般人很难分辨,他没有地位的时候也可能你什么也看不出来,但是他一旦有地位了,他的本性实质就暴露无遗了。暴露出什么了?他所付的代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维护神家利益,不是真实尽上自己的本分,他做这一切不是做给神看,而是做给人看,他要吸引人的目光、吸引人的眼球、吸引人的注意力,更想迷惑人的心,让人高看,让人佩服,让人称赞。所以,他不在乎神怎么看他、怎么对待他,如果神说他只是效力的他也无所谓,只要人能对他五体投地、俯首称臣即可。这一类人是危险分子,他们与神、与神家不是一条心,与真正追求真理的神选民的心不一样,他在为自己培植势力,也是在为撒但培植势力。从他的种种表现上来看,他所尽的本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极力地表现自己、讨好人。

敌基督这类人在神家中、在神的经营计划工作当中能效一些力,也可能在一个阶段中他是好样的效力者,但是因着他所走的道路、他所选择的目标方向,还有他内心对地位对权势的欲望、对名利的渴慕,让他永远摆脱不了效力者这样的称呼,让他明白不了真理,不懂得什么是真理实际,也进入不了真理实际,达不到实行真理,达不到真实的顺服,也达不到敬畏神。这是一类危险分子。这类人有很高的处世哲学,他们为人处世的手段很高明,跟人说话讲究方式讲究措辞,与人相处也很讲究手段,外表看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是在内心中却充满了邪恶的意念、思想与观点,更甚至充满了对真理的观念、误解还有对神的不理解。虽然人看不出这一类人恶在什么地方,看不出他是恶人,但是因为他的实质太邪恶,始终不能按着真理原则去尽本分,始终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达到真实地顺服神,最后导致他永远不可能摆脱效力者这样的称呼。这一类人比明显的敌基督、恶人更有手段,更具有迷惑力。外表看,他们似乎对效力者这个称呼没什么想法、没什么态度,更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但事实上从他们的实质上来看,他们即便是为神效力也是带着存心目的,不是无条件的,也不是为了得真理。因为这一类人内心邪恶狡诈,不容易被人分辨出来,只有在关键的事上、在关键的时候,他们的本性实质、他们的思想观点还有他们所走的道路才会被显明。长此以往,这一类人如果就选择这样的追求方式,就选择走这样的道路,那可想而知这一类人是不能蒙拯救的。他们利用神家对他们的信任,也利用神作工这样的机会为自己谋福利,达到控制人、整治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最终他们得着的不是真理,只能因作恶多端被显明。当他们被显明的时候你就看清楚了,他们这类人不追求真理,不是为追求真理、为蒙拯救而信神的。这一类人如果听完神的话、听完神对各类人的揭示之后还是一贯地用处世的原则、手段、方式去尽本分,那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充当在神经营工作当中的效力者这一角色,最终被显明淘汰,这是事实。这类人你们有没有见识过?有的敌基督被显明、被开除的时候就是个光杆司令,他作恶太多太大了,弟兄姊妹都反感他、都弃绝他。还有一类人被显明、被教会定罪弃绝的时候,他有很多帮凶、帮手为他说话,为他打抱不平,起来与神叫嚣。这类人是不是更具有迷惑力?这是更危险的一类人。关于敌基督是如何对待效力者的,他们背后都有哪些做法、想法还有哪些表现,就暂时交通到这儿。

③ 敌基督为什么不愿意做效力者

敌基督不愿意做效力者,不甘心做效力者,他们觉得做效力者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与歧视,那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呢?当他们信神的时候,他们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是甘愿做一个神的子民、神的跟随者吗?是甘愿做一个被成全的人吗?是不是甘心做彼得、约伯这样的人就行了?(不是。)有没有人说他信神就甘心做一个神的选民就行了?有没有人愿意做一个神手中的玩物呢?更没有了。所有的人来到神家的时候都是奔着好处来的,奔着得福来的,奔着得赏赐得冠冕来的。在接受神话语揭示审判的过程当中,人知道了带着这些存心信神不能明白真理,带着这些存心信神最终不能蒙拯救,很多人就选择先放下得福的欲望,放下得冠冕得赏赐的欲望,放下这一切的好处,先听听神在说什么,神对人类有怎样的要求,神对人类有什么话说。很多人听了神的话之后心里暗自庆幸,说:“神揭示我们的败坏,揭示我们的丑陋本相,揭示我们抵挡神、厌烦真理的实质,这都是事实。幸亏我没有急着跟神伸手要福气、要恩典、要祝福,幸亏我先放下了,要是不放下这不就丢人现眼了吗?神说的每一句话揭示的都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实质,那怎么能脱去这些呢?神说了,人得先尽上自己的本分,配合神经营计划当中的工作,在这个过程当中能走上明白真理接受真理这样的路,以后就有蒙拯救的希望,能得很多的好处。”看到这儿,很多人就不往下想了,心里美好的愿望、对未来的憧憬盼望就显得不那么现实了,觉得眼下如何把本分尽好、如何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如何达到明白真理站立得住,这些事比那些愿望、理想当中的事更为现实,更重要,更关键。所以,多数人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选择尽上本分,经历神的作工,得着真理,献上自己的时间、青春,为神、为尽上自己的本分撇下家庭、撇下工作、撇下世界的前途,甚至有些人放下了婚姻。人的这种种表现、种种行为举动无疑就是对正面事物、对神所说的这一切要求的一种听话顺服的态度,这些态度也恰恰是人能够明白真理达到实行真理顺服神,最终能够蒙拯救的一个必备条件。这是所有正常的人在来神家尽本分之前的种种表现与思想。从开始信神到现在,人的思想观点在不断地改变,人对待真理、对待神的态度也在不断地转变,人类之前的欲望与野心也在不断地被摧毁的同时,在逐渐地、主动地放下、放弃。这是人类与神配合、顺服神的一种意愿最终所结的好的果子,这是一个正面的、好的表现,好的结果。在人不断长进的过程当中,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几乎是放下了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所以多数人对于神之前应许给人的种种说法基本上是不太敏感的,也不太感兴趣。因为按照正常人的理智来衡量,一个人如果不能合格地尽本分,不能达到明白真理,神所应许给人的一切一切的福气都将与人失之交臂、无关无份。这样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每一个人心里都应该明白。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已经明白了这样一个事实,也承认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只有敌基督这一类人是不接受这个事实的。为什么不接受呢?因为他是敌基督。他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那他想做什么呢?当他来到神家的时候,他研究神的话,在神话中发现了神本体、长子、众子、子民、效力者等等各类称呼、各类名分,他的眼睛就冒绿光了,他的欲望与野心快速地得到了满足,他就琢磨,“众子,那太一般了,多数人都是众子;子民那就是小民、草民,是没权没势的老百姓;效力者,让我做效力者想都别想,这事一辈子都与我无关无份,与我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所以他的两只眼睛就盯在神本体、长子这两个称呼上了。在他的观念里认为,神本体那就是神自己,长子就是神的长子,这两样有权有势,而且在人类中间能作王掌权,能控制人类、控制神选民,具有绝对的权力,有话语权,有带领权,有摆布人、决定人生死的权力,这权力太大了。所以,让他做效力者那是不可能的,要是让他选,他就选作长子、作神本体,否则的话他就不能信了。他在神家尽本分或者做带领工人的时候也在奔着这两样目标去做,付代价、受苦跑路,在此期间,他不断地数算自己跑了多少路、传福音得了多少人,有多少人崇拜仰望,带教会的时候弟兄姊妹遇到事是找别人还是找他,他能不能控制、左右人的思想、观点。他在不断地数算这些事,也在不断地盘算、观察这些事,目的就是为了达到自己所要的——在神家中作王掌权。多数人来到神家明白了一些真理后都能正常地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敌基督这类人不是,他认为自己有高贵的血统,是高贵的群体、特殊的群体,在神家中必须被称为大,否则的话他就能不信神。要是让他信神,他必须在神家中被尊为大,当首领。与此同时,他也在盘算、计算着在神的记事簿上有他的多少功劳了,他与神一同作王掌权的资格够不够。所以,有一部分敌基督他们来到神家能尽上自己本分的源头、出发点、动机,那就是到神家作王掌权来了,他可不是甘心做一个普通的、最小的跟随者来尽上自己的本分,一旦他的这一野心与欲望破灭了,他就能翻脸,就能不尽本分。

现在有些人在神家尽了几年本分,做什么都做不好,在哪儿尽本分都被淘汰,因为人性恶劣、人格低下,不追求真理,性情还凶恶、邪恶、厌烦真理,最后被弟兄姊妹弃绝了。他一看得福的欲望要化为泡影了,在神家中作王掌权、出人头地的梦想实现不了了,他私下里怎么生活?不读神话,不听诗歌,不聚会,神家需要他尽什么本分他都不搭理,甚至到聚会的时候还得弟兄姊妹去叫他、请他、提醒他。有一些人勉强撑着来聚会,但聚会时一言不发,不交通,谁说话他都反感,都不愿意听,弟兄姊妹祷告他也跟着闭眼睛,但一句话也不说,跟神没话。还有些人一到聚会、听讲道的时候或者弟兄姊妹交通真理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玩手机、看新闻,跟其他人聊天,还有的在网上打游戏。他们信神如果在神家不能吃香、不能得宠、没有人前呼后拥、不能得到重任,他们就认为与神一同作王掌权的未来没有了,对他们来说,那这个神就不存在。神的存在与否还得跟他是否能得福这个事实挂钩,这是不是敌基督所为?他认为不能让他得福的那就不是神,那就没有真理,能让他胡作非为、在教会当中掌权,以后还能作王掌权的,那才是神。这就是撒但的逻辑,颠倒黑白、歪曲事实。他们信神跟不上神的脚踪也不甘心尽本分是因为他们厌烦真理,他们心里只崇拜撒但哲学,崇拜知识、名利地位。他们否认神是真理,不理睬神的作工,所以他们在聚会的时候就能玩手机、玩游戏、吃东西、说闲话,就可以为所欲为,还自以为得意。他们得福的希望一旦破灭,他们就觉得信神没有意思了,当他们觉得信神没有意思的时候,他们就能把教会——弟兄姊妹聚会的场所当成游乐场所,把聚会的时间当成他休闲的时间来对待了,而对于聚会、听道,他认为是压抑、枯燥、无聊的时候。他把弟兄姊妹所听的道、把真理当成什么?当成口号,当成是无稽之谈,而把弟兄姊妹聚会的时间当成是不值得消磨的时间段。这些人是不是被显明了?他们带着野心欲望、带着幻想来信神,这个信号就决定了他们都不能走到路终,连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都不配。他藐视听道的人,藐视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更否认神的工作,否认神的存在,否认神的经营计划工作这一事实的存在。

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这一类人一旦觉得信神给他们带不来好处的时候,他们的鬼相就露出来了。有些女性在家里涂脂抹粉,化得像个鬼,外面时兴什么、什么衣服能吸引异性她就穿什么,甚至有的人还偷摸打麻将、赌博、抽烟,这些人太可怕了,也太令人恶心了。他们来神家的时候就是伪装着来的,结果怎么样?撑不下去了吧?只有真理能显明人,人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性情凶恶,注定要与真理为敌,注定撑不下去。这些人还用教会淘汰吗?还用神定罪吗?还用神弃绝他吗?不用,神都不搭理。这样的人在神眼中就是臭虫,做效力者都不配,他没资格。他们对待聚会、对待教会生活、对待本分有如此轻慢的态度,这证实了什么?神不看顾保守他们,也不带领他们,不在他们身上作任何的开启、引导、管教的工作,所以他们活得如此不堪,如此丑陋。而他们自己却认为,“我不信神我自由了,你们信神还得受苦付代价、撇家舍业,我什么苦都不用受,就在家享清福,就享受肉体、享受人生的快乐”,他觉得自己得着幸福、得着自由了。神搭不搭理他?(不搭理。)为什么不搭理?这样的人在神眼中就是个臭虫,他不是人,不配让神搭理。神都不搭理他,神还拯救他吗?神都不拯救他了,那他做什么与神有关系吗?与神家行政有关系吗?没有关系了。所以,外表看他们活得挺滋润、挺自由、挺释放,每天挺乐呵,你以为那是好事啊?一看他的活出、他所走的道路就知道他这人完了,神不要他了。他这个臭虫,他得臭到什么地步!这一类人神都不搭理。

那些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条件下都要极力地争取来世作王掌权、来世要与神平起平坐的一类人,就是敌基督当中顽固不化的一类分子。这一类人就如保罗一样,他们带着身上的刺,带着对神的质疑,带着对神的抵触,带着对神的要挟,心不甘情不愿地作工花费、受苦付代价,为的就是换得冠冕,换得来世能够作王掌权。这整个过程听起来让人感觉敌基督是不是也挺可怜的?其实不可怜。他不但不可怜,还真有点可笑。说了这么多话,你听不明白真理也就算了,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你不实行真理达不到性情变化,不能蒙拯救,神即便是给了你应许你也得不到。神给人类任何应许都是有条件的,神不是无缘无故、无条件地给人,神对人是有要求的,这个要求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神不会违背真理,不会改变他的心意,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还能执拗地抓着自己的欲望野心不放吗?只有傻瓜、只有没理性的人才死抓住不放,有点正常理性、有点正常人性的人就应该先放下这个,追求自己该追求、该达到、该进入的,先满足神的要求。其次,人有正常理性还应该明白什么?圣经中有预言说我们与神作王掌权直到永远,在神此次作工当中,神也提到神本体、长子、众子、子民等等,给人类划分各种等级、各种称呼,既然神应许给人了,为什么人就不能去追求呢?那正确的领受、正确的对待法应该是什么?如果一个人把作王掌权、把神所给的应许当作目标去追求,这是不是正确的路途?这肯定不是,这不是正面的,这里面人意的掺杂太多,这条路不合真理。有人说:“既然你应许了,凭什么就不许我们得呢?既然你这话都说出来了,都向所有的人类公开了,凭什么就不许我们追求呢?”这里面就涉及真理了,从一开始到现在的人没有一个明白的。涉及哪方面真理呢?这事你得这么看:神给人应许了,人从神那儿得知了有作王掌权,有神本体、长子、众子等等各类称呼,但是这只是个称呼,具体哪类人属于哪一类称呼那是根据人的追求、根据人的表现。造物主给你哪个你就是哪个,他要是不给你,你什么也不是,那仅仅是神的一个应许,不是人类该得的,也不是人类配得的。当然,这个应许也是人类愿望当中的一个目标,但这个目标不是人所应该走的道路,这与人所走的道路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这个事的决定权在谁那儿?(在神那儿。)对了,人得明白这个事。神说给你你就有,神说剥夺那你就一无所有,你什么也不是。你如果说“神不给我我也追求,神给我那我就理所应当地接着”,这就错了。错在哪儿了?这犯了一个大忌,你不知道神永远是神、人永远是人这一事实,错在这儿了。有人说:“圣经里都预言了,有好几处说我们以后要与神作王掌权直到永远,凭什么神能这么说,我们就不能追求呢?”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吗?你看见神应许作王掌权这是好事你就去追求,那神还说效力者了呢,你追求为神效好力了吗?你追求做一个合格的效力者了吗?神还要求人尽本分,你要求自己尽好本分了吗?神还要求人做受造之物,你是怎么做的?你把做合格的受造之物当成目标去追求了吗?神说的作王掌权那是神给人类的一个应许,这个应许是有前提、有背景的,你得做好受造之物,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摆脱效力者这个角色,达到顺服神、敬畏造物的主,神说到那时候你们就能与神一同作王掌权直到永远了,这话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说出来的。人没理智,一听这话,“我们还能跟神一同作王掌权,那好啊!是什么时候的事?如何能作王掌权?如何能跟神平起平坐啊?作谁的王、掌谁的权?怎么掌权、怎么作王啊?”人是不是没理智了?即便这话是神给人类的应许,是说给人类听的,让人类知道有这么一件好事,那你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吧,你是谁呀?神是有这样一个想法,也愿意让人类与他有这样的生活,但是你有资格得吗?你怎么不问问神,“在我们得到这样的应许之前,你还有什么要求?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我们得达到什么才能得着这应许呢?”你都不问,直接就要,这是不是没有理智?人类缺乏这样的理智,看见好处就伸手要,像强盗一样,不给就恼,不给就翻脸,不给就骂,人是不是这东西?这就是人类的低下之处。

人类没有理智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人还不明白真理,跟败坏性情没有关系,但是不给就恼、就骂、就恨,就能报复,这是什么?这是撒但的鬼相出来了,这是撒但败坏性情。所以对于神给人类的应许这一点,每一个人在神面前表现的都没有让神满意,人类都是直接伸手来要,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直接来索取,索取不着就琢磨用什么来换,就撇家舍业、受苦付代价、跑路花费、传福音多得人、多作工,就用这些来换,换不到就气急败坏,心里就恨,就厌烦信神的事了。要是觉得自己能换着就天天盼着神的工作赶紧结束,赶紧毁灭撒但,赶紧让这个人类结束,赶紧降下灾难,要不然自己快撑不下去了。在真理面前,每一个人流露出来的都是什么?都是厌烦真理、凶恶这样的性情。现在来看,人的狂妄、诡诈、偶尔的刚硬在人的所有败坏性情当中算是轻的,不是很严重的,人类更多的、更严重的、更深处的败坏性情是邪恶、厌烦真理与凶恶,这是人类败坏性情当中致命的东西。当然,对于敌基督来说,他们这几样性情更为严重,流露了也不当回事,也不省察,也不觉得亏欠神,更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问题,他不接受真理,不认识自己,更不可能有悔改。所以说,无论在什么条件下,在什么环境、背景之下,他们还是把作王掌权,把神所说的最高的、最好的应许当成自己的追求目标,你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放弃他的追求,还坚持走他的道路,这就无可救药了。这些人太可怕了!从这些人身上所流露出来的就可见撒但的性情、撒但的本相到底是什么。真理交通了千千万,有理智的人、能接受真理的人、有听话顺服意愿的人其实都明白了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不再一味地追求地位、追求前途命运,而是在这些话语的揭露之下愿意悔改,愿意放下自己得福的欲望追求真理,追求达到顺服神、满足神,争取达到蒙拯救。现在从多数人内心的意愿上来看,他们的追求目标基本上有所改变了,愿意达到合格的尽本分,愿意做真正的受造之物,愿意达到蒙拯救,而不是只为了得福尽本分,不是只为了得福在神家中混日子。除了敌基督这一类人永远地想作王掌权之外,多数的人还是愿意追求真理的。只有敌基督把追求前途、追求得福、追求作王掌权当成信神的目标,当成信神最终要得着的结果,你怎么说他也不放下,你怎么说他也不改变方向,这是不是很麻烦?他明知道神话都是真理就是不接受,那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了,只能被淘汰受惩罚,这就是敌基督信神到最后的结果。

对于追求作王掌权这事是不是交通明白了?你们有什么新的领会?追求作王掌权这条路对不对?(不对。)那人应该怎么对待这事?在这事上应该明白什么真理才能认识人的实质?评判一个人的实质、行为到底是什么,那是由神来决定的。神评判这一切是根据什么?根据真理。所以,一个人的结局归宿不是根据人的意愿决定的,也不是根据人的喜好与想象决定的,最终这事的决定权在造物主那儿,在神那儿。在这事上,人应该配合的是什么?人只有一条路可以选,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听神的话,达到顺服神,达到蒙拯救了,最终人才有好的结果,才有好的命运。与之相反的,那人的前途命运会怎样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在这事上,你不要看神给了人什么应许,神对人类的结局是怎么说的,神给人类预备了什么,这些跟你无关,那是神的事,你抢不来,你要不来,你也换不来。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你该做的是什么?尽上你的本分,全心、全意、全力做你该做的,剩下的关于前途命运的事、以后人类归宿的事那不是你能决定的,这事在神的手中掌握,这一切都由造物主来主宰、来安排,跟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没有关系。有的人说:“跟我们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呢?”虽然跟你们没有关系,但跟神有关系,这事只有神才知道,只有神才能说出来,只有神有资格应许给人类这些,神知道神就不应该说吗?你不知道你的前途命运是什么还要追求前途命运,这就错了,神没让你追求这个,神只是告诉你一声,如果你错误地认为这是神让你把它当作追求目标,那你就太没理智了,你就不具备正常人性的思维了。对于神的所有应许,你知道就行了。你得承认一个事实:无论什么样的应许,是好的、一般的还是人喜欢的或者人不太感兴趣的,都由造物主来主宰、来安排、来定规。受造之物只有按着造物主所指定的正确的方向、路途去走、去追求才是受造之物的本分与义务,至于最终你能得着什么,你在神的哪个应许当中有份,这一切都根据你的追求、根据你所走的道路,也根据造物主的主宰。这话是不是说明白了?(是。)那这些话是有助于满足你们的野心与欲望,还是有助于你们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呢?(有助于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有正常人性理智的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真理的人,他听完这话不但不失望,还能坚定信心追求真理,接受神的拯救;而那些没有正常理性,一味地就要追求得福、追求肉体利益、追求满足野心欲望的非正常的人,听了这话之后可能就没劲了,对信神就不感兴趣了。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听完这些话就不知道该怎么信了。人明白真理是不是很重要?真理是不是更能够让人走正确的路途达到满足神呢?(是。)真理才能使人蒙拯救,你不明白真理,那在蒙拯救的道路上你就要常常走弯路、犯错误、受亏损,信到最后一点儿真理实际都没有,成为地道的效力者。你信神多年一直充当效力者这样的角色,最终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是很可悲的事。

二〇二〇年五月九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八)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三十九篇

睁开眼睛看看,处处可以看见我的大能!处处都可定真我。宇宙穹苍都在传扬我的大能,天气转暖、气候变迁、人的反常、社会动态的失调、人心的诡诈都要应验我口中的说话,太阳发白,月亮发红,整个都失调,难道你们仍未看见吗?神的大能就在此显明,无疑他就是那一位人们多年追求的独一真神——全能者!有…

第六十一篇

对自己的情形有认识就达到我的心意,实际上我的心意并不难摸,以前只是你没有按着我的意思寻求罢了。我要的不是人的观念、人的心思,更不要你的钱财、物品,而是要你的心,明白吗?这是我的心意,更是我所要得到的。人总是用自己的头脑观念来衡量我,用自己的尺度来量我的身量,这是人最难办的地方,也…

路…… 六

因着神的作工我们被带到了今天,所以说,我们都是神经营计划中的幸存者,能留到今天,这是神极大的高抬。因为按神的计划,大红龙的国家是该灭的,但我想,或许是神另立了计划,或是他又要作另一部分工作,所以至今我也说不清楚,似乎是一个不解之谜,但总的来说,我们这一部分人是神预定好的,我总认为…

真正的“人”指什么

经营人本是我的本职工作,让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创世早已命定好的,虽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将人彻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将撒但打败的证据就是将人类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敌与我交战的时候告诉其我要将被撒但掳去的、早已成了其儿女、成为其看家的忠实的仆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败,使其蒙羞,…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