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六)

2.敌基督的利益

上次交通的是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其中敌基督的利益又分了几条,第一条是自身的安危,第二条是自身的名誉地位,第三条是福利。福利都包括哪几条?(第一条是贪占神家的财物,第二条是利用弟兄姊妹为其服务、效力,第三条是打着信神的旗号,利用职务之便骗吃、骗喝、骗其他。)敌基督的利益咱们交通了三条,还有一条最重要的,敌基督的利益的第四条——前途命运。前途命运应该是敌基督这类人信神的主要目的,也是他们内心所存的最大的理想,是他们内心深处追求的最高的东西。对前途命运这个话题人应该不陌生,这涉及到以后或者下一个时代人的归处、去处,或者是人将何去何从,总之就是一个人将来的归宿。这在每一个信神之人的心中是不是最大、最重要的事?(是。)前途命运对每个信神的人来说太重要了,那不言而喻,对于敌基督来说,他们的利益最核心的部分肯定就是前途命运,也就是归宿了。

(4) 前途命运

敌基督的利益中的前途命运这一条,咱们也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来交通,这样就比较清晰一些。之前交通的敌基督的各种利益,这个利益有物质上的,也有非物质的。比如说,自身的安危、名誉与地位,这些都是非物质的,只是一种无形的、精神世界里的东西,而物质上的利益包括财物、吃喝,还有一些特殊待遇、物质的享受,等等。那今天要交通的前途命运是涉及哪方面的呢?从人的观念上来看,它是一种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东西?(无形的。)所以说,它肯定是在人的精神世界里、在人的观念想象里、在人的心思里存在的一部分东西。这部分东西对人来说是一种盼望,是一种寄托,也是人花费毕生精力所追求的。虽然这些东西人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在人心里却占着主导地位,主导人的整个生活,左右着人的思想、行为,左右着人的存心,也左右着人的追求方向,所以前途命运对每一个人来说太重要了。它虽然重要,但是敌基督对它的追求与正常普通的人对它的追求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方式。这个截然不同到底不同在哪儿?到底从哪些方面能体现出来,能让人看清、分辨出这就是敌基督的追求方式、敌基督的特征?这是不是值得探讨,值得交通?当然,很多人的表现与真正的敌基督,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有着很多相同之处,但是,同样的表现、同样的性情其实质是不同的。咱们还是从各个方面来交通关于敌基督的利益的第四条——前途命运。

到底怎么解剖前途命运,通过怎样的方式、通过哪些事例来解剖敌基督的利益中的前途命运是不合真理的,是敌基督实质的流露?到底有哪些方面?这得细究,咱们把它分成几大类,以便于人能更准确、清晰地认识敌基督的实质。第一条,如何对待神的话;第二条,如何对待本分;第三条,如何对待对付修理;第四条,如何对待效力者;第五条,如何对待在教会中的地位。为什么是这五条?你们都揣摩揣摩,对每一条能不能有点认识,能不能找出一些相对应的敌基督的表现或者性情?在这五条的基础上到底要解剖什么?对于这几方面,敌基督主要的特征、表现出来的性情是什么,而正常追求真理的人、普通败坏的人又有哪些表现?敌基督与普通败坏的人有什么区别,不同点在哪儿?他们各自所选择的道路有什么区别?他们的表现有什么不同?你们对这几条有没有点认识?(在这五条里,敌基督主要是不根据神话真理看事,总是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从一些事的表面现象或处境中去揣测神的意思,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前途命运。比如对待本分这方面,当能出头露脸、能满足他的欲望与虚荣脸面时,他就感觉自己是神家中有用的人,好像就有了前途命运,要是一临到修理对付就觉得神不喜悦、神不满意了,就会对信神这事灰心失望,里面产生消极对抗。)概括得有点亮光,摸着点这里面的真理了。从你们说的大概意思上看,对这五条应该是有一个基本的理解了,下面咱们就逐条来交通。

1) 敌基督如何对待神的话

第一条,敌基督是如何对待神的话的。敌基督也是信神、跟随神的人,他手中也有神的话,他也听讲道,也参加聚会,也有正常的灵生活,对他来说读神的话也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也常常读神的话。但同样都读神的话,敌基督与追求真理的人可就不一样了,他有着截然不同的对待神话的态度。那敌基督是怎么对待神话的呢?首先,他把神的话拿来研究、分析,用异样的眼光、观点来研读神的话。为什么叫研读呢?一方面,在客观上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神的话,另一方面,他心里也觉着神话高,一般人说不出来,在哪儿都找不着这样的话,在这个基础上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神的话,但他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接受了吗?没有。那他怎么还读呢?因为神话里有他需要的东西,有他想知道的东西,也有他精神世界里所寄托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当然与敌基督的前途命运息息相关。他在研读神话的时候,不断地在神话当中寻找关于归宿、结局、人类以后何去何从等等这一类的话。所以说,敌基督读神的话叫研读,就是研究着、分析着、判断着在读、在看。他一边看一边研究,“看神的说话口气好像不喜欢这类人,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是这类人呢?那我看看神给这类人的归宿是什么”。看到神说把这类人一脚踢入无底深坑,他心想,“坏了,踢入无底深坑这不就完了吗?这类人没有前途,没有好的归宿,那怎么办啊?”他心里就隐隐作痛、忐忑不安,不舒服了,“莫非神对待这类人真是这样吗?不行,我不能放弃”,他又继续在神话里找。当看到神话说我儿啊,我会为你怎样怎样,你又会怎样怎样时,他心里又不难受了,“神的话说得暖人心窝啊,神的话太好了,我就是神说的‘我儿’”。紧接着,他又看到神话里还提到长子、作王掌权,心想,“太好了!信神有盼头、有好处,这条路可是选对了,我可押对宝了,一定得好好信,一定得抓住神的衣襟,到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看着看着他又发现神话中提到“跟随到底必然得救”,看到这话敌基督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我就照这句话实行,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了什么,海枯石烂,沧海桑田,这句话不会变,天地废去这句话不会废去。我如果守住了这句话不就有好的结局、好的归宿了吗?我的前途命运不就有着落了吗?太好了,我一定要做一个跟随到底的人”。他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找,这么研究、那么分析,终于在神话当中找到了救命稻草,发现了一个最大的“奥秘”。他心里乐开花了,“终于不用害怕被淘汰了,终于不用害怕下硫磺火湖、下地狱了,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所在了,也终于发现了一条通往天堂——人类美好归宿的通道了,太好了!”但是好景不长,他又看到了《谈归宿》这篇神话,“这篇话是怎么谈归宿的呢?神对各类人的归宿好像没有太具体地说,神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啊?这可怎么办?不能着急,再看看”。接着,他又看到神说“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他琢磨琢磨,“要想有好的归宿得预备足够的善行,神开出条件了这就好办,人就不用做无用功,不用打空拳了,这下可知道往哪儿使劲了”。通过交通,敌基督知道了什么是善行,找着“路”了,有办法了,“原来这么简单啊,施舍、奉献是善行,传福音多得人是善行,多扶持弟兄姊妹是善行,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献出来这是善行。为了归宿,我就豁出来了,这些东西都不要了!”可又一想,“不行,要是太早不要了,以后自己怎么生活呢?得看看神的话,什么时候神的工作结束,什么时候人生活在地上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再说,别着急。可这些东西不献出来,那用什么预备善行呢?接待一些弟兄姊妹,去传福音得人,这事好办,这些都能达到”。在预备着善行的同时,他心里也在不停地数算着自己预备了多少善行,自己有好归宿的把握有多大,“自己预备这么多善行了,神怎么也不给个说法呢?神的工作还没结束,这可怎么办呢?不行,再看看神话对于前途命运还有哪些说法,还有哪些具体的交代”,他就在神话当中来回寻找。当找到对自己前途命运有益的话就高兴,看到与自己的前途命运有冲突的话就难受。就这样,在读神话的这些年,他不断地因着神的话消极软弱,也不断地因着神的话而积极,高兴,喜出望外。但是,无论他产生怎样的情形,产生怎样的情绪,他就是从归宿、从前途命运里走不出来,还继续在神话中找关于神对各类人结局的定规与说法。总之,在神话中能下的功夫他全下了。不管怎么读神的话,他就是不知道神的话中有真理,神的话中有道路,神的话中有生命,他只知道在神话中能找到他的归宿,能找到人类的归宿,也能找到避免走下地狱、避免走失去归宿的道路。所以,这样读了多少年神的话之后,他得着的是什么?他会讲很多对的道理、对的属灵理论,但对自己抵挡神、悖逆神,自己不实行真理,丝毫不喜爱真理这样的实质,他一点都对不上号。

敌基督常常在神话中研究、寻找神对于一些奥秘的揭示,也常常在神话中寻找一些新鲜的词汇、新鲜的事物、新鲜的说法,更甚至寻找之前任何的属灵人和任何时代的人所未知的一些奥秘,比如什么叫无花果,什么叫十四万四千男孩子,什么叫得胜者,还有《启示录》中人研究了多少年都不明白的一些说法、词汇。他在这些事上特别下功夫,也在不断地查找、研究这些话当中有没有关于人的归宿的说法,有没有对人的归宿明确的解释。但是不管怎么找,最终还是徒劳。所以说,敌基督在读神话的同时,在跟随神、在教会中随从大流的同时,内心深处一直是忐忑不安的,他常常在心里问:“我能不能得着福气啊?我的前途命运到底是什么?以后在国度中能不能有我的份呢?我的归宿来到的时候,我的双眼是望着蓝蓝的天还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个世界呢?我的归宿到底是什么呢?”他在心里一直这样质问着自己的同时,也在内心深处默默地向神质问:“我有资格进天国吗?我能不能不下地狱啊?就我这样的追求法能不能进天国?能不能得着以后的福气?能不能有来世呀?神的态度到底是什么?神为什么不在这事上给我一个准确的、具体的说法,好让我心里有底?我到底是什么结局?”这是不是敌基督在研读神话期间,在随从大流不得不往前走的期间内心深处的想法?这就是他们内心深处对自己前途命运的一个态度:念念不忘,死抓着不放。

敌基督在研读神话的同时,除了找归宿、研究奥秘之外,还有一件事更是他们感兴趣的,那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什么时候离地,什么时候结束他的职分,神的大功什么时候告成,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跟随神的人什么时候能得享大福,什么时候能看见神的真体,当神离地的时候,他们能不能看到那一幕,这也是他们最关心的。他们不但关心神的经营计划大功告成的那个日子,更关心基督什么时候离地,离地的时候是什么景象,他现在多大年龄了,十年二十年以后他能不能赶得上,如果赶上了会怎么样,赶不上又会怎么样,他在心里盘算这些事。有些人琢磨琢磨,“我都六十岁了,如果十年以后我还活着,那我能赶得上,如果十年以后神的工作结束时我已经死了,那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啊?这么好的事,这么大的事,我作为一个跟随神的人都没有赶上,虽然神预定我生在这个时代,那我也不算什么有福的人啊,也没得着什么大福啊”,想到这儿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对这事就不满。不满到什么程度?“我现在都这么大年龄了,神怎么还不走呢?神的工作怎么还不结束?福音什么时候能传完啊?神的工作快点结束吧,神的大功快点告成吧,灾难快点降下吧,赶紧毁灭撒但、惩罚恶人吧!”他这是干什么呢?这是不是以个人的意志来要求神,想让神按照他的意志作事呢?他这个意志里是不是有他个人的利益存在?因着有他个人的利益,所以他急切地盼望神的大功告成,盼望灾难赶紧来到,盼望神早点罚恶赏善,盼望神能得着荣耀。这是什么居心啊?这是在体贴神心意吗?(不是。)他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归宿,想让神的经营计划围绕他的归宿来作工作,这是不是卑鄙无耻?敌基督无论在什么事上,他表现出来的实质是什么?他的利益高于一切,他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就是什么事也不能跟他的利益有冲突,包括神的经营计划。神什么时候结束工作,神的大功什么时候告成,神什么时候得着荣耀,神什么时候毁灭这个人类,都得围绕他的利益,围绕他的归宿,都得跟他的归宿挂钩,否则的话他就能否认神,就能不信神,甚至能骂神。

敌基督这类人对待神话最主要的一个表现就是研读,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信派对待神话的一种态度。他都研读哪些内容?他研读的不是真理,不是神对人类的要求,不是神揭示人类的语言,也不是神审判人类的语言,更不是神的心意,而是他自己的前途命运。无论他读到哪部分神的话,如果有他最关心的与他的前途命运相关的这类话,他就仔细研读,做上重要标记。比如,看到神对他这类人的揭示、解剖,对他这类人的定性、说法,他就仔细研读,翻来覆去地看。他想看什么呢?是不是看如何能明白神的心意,找着实行原则?是不是看怎么能够从中认识自己?不是。他要从神话的字里行间看清在这些话的背后神对待他这类人的态度是什么,是恨恶、厌憎,还是要拯救。他不但要研究神说话的内容,还要研究神说话的语气、态度,研究神说这类话背后的心思。当他从神话中多方汇聚与这类人的归宿有关的话语之后得出结论,如果发现神对待这类人的态度是厌弃不拯救,那他对信神的态度马上就会冷却掉百分之八九十,马上就有不信的心了,态度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转变到什么程度?原来打算尽什么本分现在也不想尽了;原来想撇弃什么现在也不想撇弃了;原来还想给家人传福音现在也不传了,自己不信,家里人也都别想信。总之,他把原来的计划都打破、都放弃了。这是不是敌基督对待神话的一种实质性的态度?他研读神话的目的不是要追求真理,找到实行真理的原则,达到明白神的心意,尽上自己的忠心,而是要找到神如何定规他这类人结局、归宿的一个准确的说法。一旦得着一线希望,他就紧抓住不放,为了这一线希望他能撇弃一切,态度能有大的转变,但是当希望全部破灭之后,他的态度也会有大的转变,能达到不信,达到出卖,甚至能在心里骂神。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

当然,敌基督也会在研读神话的同时利用神的话谋取个人的福利,这个福利是什么?就是敌基督在研读神话的同时来总结神说话是什么规律,神修理对付人时是什么口气,神揭示人类是怎样的说话方式,神怎样安慰人,怎样劝勉人,采用哪些方式,有哪些智慧,敌基督专门学习、模仿神怎样说话作工,同时还运用神常说的话来与人谈话、交通。他们在研读神话的同时也在不断地装备神话中各项真理的字句,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用这些神的话来作工作,来积攒资本。这个资本指什么?比如在聚会中谁越能说对的话、对的道理,谁记的神话多,谁引用的神话多,谁能解释的神话多,那谁可能就是这个教会中最能蒙拯救的一类人。敌基督无论怎么做都与他的前途命运挂钩,他绝对不会那么单纯地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实行,不会为了实行神的话受苦付代价,相反,他利用神的话来迷惑人,利用神的话来为自己提高名望,来为自己预备足够的蒙拯救的条件。所以,敌基督对待神的话的实质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当成人该遵行的道。虽然敌基督天天捧着神的话读,也听神话朗诵,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不实行神的话,每当到实行神话的时候他的真心就没了,他图谋的只是自己的前途与命运。外表伪装得很喜爱神的话,很渴慕神的话,其实他每天读神的话、积累神的话,想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让他能在神面前得着一个蒙拯救的条件,他这么做就是想换取神对他的好感。他不相信神鉴察人心,他只相信人看外表,神也看外表,所以在这事上他也耍诡诈,他认为:“我外表只要这么做就行了,别管我心里怎么想,人看不着,神也看不着。其实我不管怎么读神话,我才不是为了做什么真正的受造之物,如果没有前途命运牵扯着,我才不受这个苦,才不受这份憋屈呢!”在他心目中,神的话无论说得多好也不可能实现,也不可能让人活出来,即便个别人活出一点儿,那也都跟他一样,都是有目的的。他认为,“我们信神这么苦,每天读神的话、听神的话、根据神的话活着,为的是什么呀?不就是为了那一个目的嘛,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就是为了前途命运,否则我们怎么能够舍弃追求世界的大好时光在这儿受这个罪呢?”在这个事上,他否认了一个什么事实?神话是真理,真理能拯救人、能变化人,能让人脱去败坏性情,这是不是神话能达到的果效?(是。)敌基督承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他否认这个事实,他说:“都说神的话能拯救人,拯救谁了?谁看见了?我怎么不相信这事呢?”为什么说神的话能拯救人、能变化人,能让人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呢?因为神的话是真理,能作人的生命,人有了神话作生命就能蒙拯救,就是蒙拯救的人。这个事实在敌基督那儿是不承认的,他认为所有的人都是奔着得福,都是奔着好的归宿才走到现在的,才在神家中尽本分的。他否认神话的果效,否认真理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否认真理能征服人、能改变人,也否认真理能够拯救人。他认为人跟随神都是因为人关心前途命运、追求前途命运,他不相信神的话能改变人,能让人对神有忠心,能让人无条件地顺服神,能让人在神家中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他不相信这些。所以,对于敌基督这样利益至上的一类人,他们自己不追求真理,把神的话当成是一种论调、一种说法的同时,他们也不相信神的这些话就能拯救人,他们认为所有对神真心、为神献上忠心的人都是假的,都是有利益在牵扯着。他们无论听到多少神的话,无论听了多少神的道,最终在心中存的就是那四个字——前途命运,就是神的话、神的作工与神的经营计划能给人带来好的前途命运,能给人带来好的归宿,这一点是最真实的,这点对他们来说那是至高无上的真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第一,他不会信神;第二,他不会这样委曲求全地栖身在神家;第三,他也不会在神家中尽上任何的本分;第四,他也不会在神家中受任何的苦;第五,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早就回世界了,享受荣华富贵,追求世界,追求名利,追求金钱,追求邪恶潮流。他现在暂时栖身在神家,就是因为有前途命运牵扯着。他对前途命运有着一种志在必得的态度,同时也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盼望着神的工作结束的时候自己能成为进入天国蒙大福的一分子。他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既想向神索取他所要的利益,又不相信、承认神是造物主,不相信神所说的一切话语,这是不是有点邪门?要论他研读神话的态度,他就是个不信派。

敌基督能用这样的态度来研究神的话,来读神的话,来对待神的话,他就是一个标准的不信派,是一个着着实实的不信派。那他为什么还能在神家中做点表面的活儿,还能跟着不退去呢?为什么怎么修理对付他也不离开,而且还能参加教会生活,还能听神的话、读神的话呢?因为他想得福,这就是外邦人所说的“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这是什么逻辑?这个逻辑里是不是充满了撒但的处世哲学?他就是在这样一种撒但哲学的支配之下来信神的,“我不管你作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工作,不管你是什么性情、什么实质,你能给我福气,给我好的归宿,给我好的未来,让我得大福,那我就跟随你,我就暂时奉你为神”。这里有没有真实的信的成分?(没有。)所以,在他对待神话这个事上,把他定性为敌基督、不信派,这太准确了。敌基督对待神话的态度是研读,他从来没把神的话当成神的话,而是当成什么了?奥秘大全?天方夜谭?无字天书?他读神话的时候,不是在寻找神的心意,不是想了解神的心意、神的性情,不是想认识神,更不是想体贴神的心意。当他看到神说“我现在急切的心意就是寻找一班能完全体贴我心意的人”,他有没有感动?他说:“什么寻找体贴神心意的人,体贴你心意有什么用?有饭吃、有钱赚啊?体贴神心意有好的归宿吗?能得大福吗?如果没有这些那就算了,不用体贴了。我现在正忙着找归宿,正忙着怎么做能不下地狱呢,体贴你心意要是能给福气,那我就体贴,你说怎么体贴啊?”你们说,神提出要求他能达到吗?(不能。)神就提一条,遵行神的旨意,敬畏神远离恶,你这么行就是体贴神的心意,你就能得大福。敌基督一听,“我这话说早了,不能较真啊。体贴神的心意我够不上,算了吧,此道不通,另找他路”,他该在其他方面下功夫了。他在其他方面下功夫,研究、分析,分析来分析去,得着的也仅仅是一些字句道理。因为他们不喜爱真理,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前途命运当成一生追求的目标,所以神的话成了他们的口头禅,对神的作工、圣灵的带领他们从来体察不到任何的享受,他们在神话中看不到亮光,得不着开启、供应,得着的只是一些字句道理,只是对于奥秘、归宿的一些揭示、说法。当他们把这些说法、这些道理当成资本的时候,他们似乎感觉抓到了自己的归宿,得着了自己的归宿,但是在神话语不断地揭示、审判刑罚中,或者是神在不同阶段对人类的要求中,他们又觉得似乎失去了归宿,又似乎不能蒙拯救。在这个期间,他们的内心始终是惴惴不安,始终是为了归宿在内心深处常常有翻江倒海的思想斗争。他们为了神的一句话在挣扎,又为了神的一句话而消极,也为了神的一句话而高兴。但是,无论他们高兴也好,抓到了救命稻草也好,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只是一时的。所以到最终,有一部分敌基督感觉像他这类人好像不能蒙拯救了,从神话中看到好像神不大喜欢他这样的人,自己到底能不能得着福呢?前途命运到底是怎样的呢?他感觉是未知数,不确定了。这时他们会怎么办?他们能悔改吗?能不能如尼尼微人一样弃掉手中的恶,回过头来向神悔改、认罪,接受神话作生命,接受神话作自己生存的根基呢?不能。所以说,在多年的追求、多年的盼望当中,在多年的研读神话之后,他们如果得出了结论,像他这样的人根本得不着福,根本没希望,根本就不是神所拯救的对象,根本得不着他所要的,他们会怎么样?(离神而去。)

有那么一句属灵的话,“重拾爱的誓言,把身心奉献”,这话太“伟大”了。当我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内心深深地感觉人类语言的“伟大”。人类把自己的誓言看得如此地珍贵,如此地纯洁无瑕,也把自己爱的奉献看得如此地纯洁与神圣。那敌基督会不会重拾爱的誓言,把身心奉献?(不会。)为什么不会?有人说:“读了这么多神的话,一看自己的想法行不通,得不着结果,那就重拾爱的誓言,把自己当初跟神立下的誓言再来一遍,这不就回头了吗?没什么难的。”那敌基督能不能做到啊?(不能。)为什么做不到?“重拾爱的誓言”不是人类的至理名言吗?不是人类最伟大、最纯洁的爱吗?那敌基督怎么就做不到呢?走到这份上,敌基督感觉大事不妙,自己押宝押错了,他强打精神,就得用一种口号、理论来支撑自己的精神世界。哪种口号呢?“重拾爱的誓言,把身心奉献”,就是重来一次吧,要不然就活不下去了,信神就信到头了。因为在神的作工当中,神天天说话,每次说话讲的全是真理,全是揭露人的败坏性情,全是要求人怎么进入真理实际,怎么明白真理原则,全是这些话,敌基督心想,“怎么一点都不讲归宿,一点都不提得福的事呢?那人的前途命运在神手中是不是就化为泡影了?神给人的应许是不是没有了?总不提这事,恐怕人的盼望就要落空。落空了怎么办啊?好办,神的话没说,那咱们就用人的办法,重拾爱的誓言”。当初人信神的时候怎么热心那么大,怎么爱心、信心那么大呢?当这些达到高潮的时候,人在神面前立下心志,起誓:“此生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为神花费、为神奉献,无怨无悔,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阴晴圆缺,无论病痛、患难,都要跟随神走到底,直到海枯石烂。如果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没有好的归宿。”现在那些誓言怎么就没了呢?他觉得是因为时间太长了,把人的这些信心、爱心都磨没了。他心想:“不行,还得打起精神来,还得像当初一样那么新鲜、那么活泼,有那么大的信心、热心,还得把自己的理想,把自己的归宿、自己得福的欲望重拾回来。这样,对神的信、对神的爱不就跟当初一样大了吗?为神的真实奉献不就与当初一样了吗?”但是,无论人在内心深处怎么挣扎,怎么回味当初对神的信心、热心,都改变不了一个根本就不追求真理的人的现状。这个现状是什么?当前途命运化为泡影,当前途命运离自己越来越遥远的时候,当得福的欲望几近破灭的时候,当人的这一切好的想法、人的一切欲望得不着实现的时候,人的坚持是很吃力的,对这样的坚持人内心深处是很痛苦的,常常有似乎再也坚持不下去的状态和心情,更常常有何时神的工作能结束这样的欲望与冲动。更甚至有一些人在盼望,“神的作工赶紧结束吧,大灾难赶紧降下吧,天塌大家死,谁也别想有好的结果,我得不着福,你们也别想得福!”在他内心深处,他不盼望神的国降临,不盼望神的大功告成,不盼望神六千年经营计划能够最终得着荣耀,神能在人类中间得着得胜者,把人类带入美好的归宿,他不盼望这些。相反,当他的这一切欲望面临破灭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在诅咒神的作工,厌烦神的作工,更厌烦神的话。

现在,有一部分人听了这么多年的道是越听越明白,越听心里越透亮,越听越想听,而另一部分人是越听越反感。他一听神的话鬼相就露出来了,一听神又交通真理了,又涉及人的败坏性情了,他的逆反心理就上来了,反感的情绪就一股脑儿地往外冒,达到什么程度?有的人就在心里骂,骂神,骂真理,骂教会带领工人,骂那些比较追求的人,他看那些人就不顺眼,就想打击,看那些人传讲神的话、揣摩神的话、交通神的话的时候,他心里就骂,骂累了就犯困。所以,有些人一听交通神的话眼睛就亮了,而有些人一听交通神的话,一听谁说在神的话上得着什么亮光了,大脑就迷糊了,心思就不清明了,灵里就下沉了,心里闷得就喘不上气来,总想到外面去透气。但你要是交通前途命运,神的祝福,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还有奥秘这些事,无论屋子多小、空气多不好,他都不会出去透气,也不会打盹,他竖着耳朵听,你说多长时间都行,他哪怕不睡觉、不吃饭都行。有一些初信的人跟我接触的时候,我给他交通人的情形,人该怎么追求真理,他听不懂,问我能不能讲点奥秘。我说:“要听奥秘啊?那我先给你讲一个事实,凡是总想打听奥秘、总在神话当中注重研究这些事的人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不信派,都是法利赛人。”他一听傻眼了,不好意思再问了,但是过后找机会还问,我还是用这句话答对他。你们说我这么答对他怎么样?(好,能让他反省自己。)他会反省吗?他不会反省。那怎么能够帮助到他呢?你就告诉他:“奥秘不是生命,不是真理,你明白多少奥秘不等于你明白真理了,你把所有的奥秘都弄懂了,也不等于你能上天堂,有好的归宿。”用这话帮助他怎么样?这话是不是说到家了?通灵的、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一听,“我还以为奥秘就是生命呢,现在知道了奥秘不是生命,我不研究了。那什么是生命啊?”这就是明白点了。那敌基督这类人听完这话之后,他能不能得着帮助?能不能转变?转变不了,因为他在这句话当中没得着什么好处,他认为这句话里没什么祝福,也不涉及他的前途命运,与他的前途命运不挂钩、没关联,听这句话没用,他就接受不了。那交通什么事能跟他的前途命运挂钩呢?比如你说,“现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很多异象,有的地方出现四个月亮,有的地方出现血月,有的地方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天象混乱、怪异,人间也出现了不少瘟疫、灾害,看这个形势,已经到了《启示录》中预言的几碗几灾的时候了”,敌基督这类人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耳朵就竖起来了,他就庆幸,“我生在这个时代太好了,能得着大福。我可真聪明啊,我没选择追求世界,我放弃了世界的前途,放弃了家庭,跟随了神的这步作工,真庆幸我能跟随到现在。神的日子就在眼前了,看这个形势,在我死之前能等到神工作结束的日子,到那一天,我肯定是蒙神拯救的其中一个,太好了!”他心里就窃喜、庆幸,庆幸自己选对了道路,庆幸自己找对了门,庆幸自己付出了一些代价,也庆幸自己能跟随到现在没有放弃,还在神家,没作什么妖,没被清除、开除。那接下来他是实行真理还是继续以前的盼望呢?敌基督内心深处的态度是不变的。所以,他们在神话当中找到了与现在的形势应验的那部分话就如获至宝,立时就觉得自己是幸运儿,自己选对了路,进对了门,选对了神,自己是聪明人,是聪明童女,“当初幸亏我把工作放弃了,我选对了,我怎么这么聪明呢?当时如果一时不慎,有可能现在就得不着这个福了,以后还得继续小心,为自己的前途命运奋斗终身。”在这事上你们看见敌基督的什么实质了?这些人是不是投机派啊?他们对神的话、对神、对神所作的工作没有丝毫真实的信,他们是来投机的,是混进神家中的一类人。所以这些人在神家中始终是滥竽充数的,是混日子的,他们掰着手指计算着自己跟随神多少年了,都付了哪些代价,做了哪些大事,都亲身体验了哪些神的作工,对神的哪些作工步骤有所了解,心里整天就盘算这些事,盘算来盘算去,把最重要的真理、生命的东西落下了,他们信神只为得福,这是投机。无论到什么时候,没有哪句神的话能改变他们投机的态度,也没有哪个人的经历认识能改变他们投机的态度,这就是敌基督。他们为自己的利益从来不作出任何的让步,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改变任何的观点,改变他行路的方向、目标,改变他做人的原则,也从来不会为前途命运实行一丁点儿神的话,哪怕是一句。有些人说:“人家有时候也实行点啊,比如说撇弃花费。”他无论实行什么都是在有前途命运、能得福的这个前提之下做的,无论实行什么真理都是有掺杂的,是带着存心、目的的,跟神所要求的实行是两码事。

敌基督读神的话主要是利用神的话找归宿、奥秘,还有涉及到神的作工、神的经营计划什么时候结束,灾难什么时候来到等内容。他为了自己的归宿能付出很多,能做很多事,那当神工作结束的时候,当大灾难来到的时候,他做的这些事,所付的这些代价,所舍弃的这些东西,能不能换来自己想要的福气,能不能够免去灾难之苦,这是他所要知道的,也是他所关心的。在他研读神话的整个过程当中,无论历时多少年,他所关心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的前途命运。所以,他读神话的着重点,他所找的神话的内容,都是有一些特别征兆、有一些特征的。一般初信半年到一年以内的人会在神话当中找关于这类的话题,但是半年或一年之后,有些人一看这些内容都读过了,再研究也没什么意思,也不能让人进入真理,而且还会影响、搅扰人进入真理,人就不读这些了,仅仅是偶尔看一下,心里明白就行了,其余就琢磨,“怎么能进入真理呢?神揭示人的话语有很多,揭示人的诡诈、人的悖逆、人的狂妄性情,也揭示人的各种宗教观念、人对待神的各种态度,更揭示了人的各种人性不正常的表现,那从神话当中应该怎样找到人该实行的呢?”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就在这些内容上下功夫了。他们常常问的是,“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该怎么实行呢?信神之后肯定与外邦人、与有宗教信仰的人不一样,那我们的生活应该发生哪些质的改变?在为人处世方面,应该怎么说话、做事,怎么与人交往,怎么实行真理呢?”等等这些现实该明白、该进入的实际问题。但是敌基督这类人即使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们也绝对不会问这些问题。他们研读神话,在神话中找得福的希望、找归宿,找二三十年也不会厌烦。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赶紧在神话当中找跟自己的归宿有关的内容,然后评估一下,如果按他现在这样信的话,神对他是什么态度。他们似乎是分周期、分时期地这样判断着自己的归宿,他们绝对不会因为神作工方式的改变,或者神对人的急切心意表达出来的时候,他们能转变思想、转变态度来追求真理,这是绝对不会的。所以说,有一些信二三十年的人现在还在那些奥秘上,在神提到的涉及人类命运与归宿的话题中下功夫,更甚至有一些人下功夫到什么程度了?他说:“我在神话中前前后后这么一对比,发现一个最大的奥秘,基督离地的时候是在一个春天。”你们说,我听完这话是什么感觉?我是高兴还是忧伤啊?我既不高兴也不忧伤,我觉得可笑!还真有在这上面下功夫的人,连具体的季节都知道了,要是再能研究出具体的时辰,一分一秒都不差,这可真是“奇才”啊!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居然有这样的“奇才”能研究出来,这事挺可笑,也挺可气。可笑在哪儿呢?神道成肉身来的时候是什么时辰,没有任何人知道,连撒但都不知道。撒但都不知道的事,神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吗?那肯定不能了。同样,神大功告成的这个日子,神的肉身在地上作工结束离地的这个时间,神能不能告诉任何人?有没有理由让所有的人知道?(没有。)神不想让人知道的事,神会在说话时走漏风声吗?绝对不会。那有的人居然说他在神话中找着了神离地的时间,而且还说是在春天,这是不是奇怪的事?是不是可笑的事?你是根据神的哪句话说的?神说在春天作什么那话说不定是指别的事呢,能指这个事吗?你怎么能往这事上套呢?让你知道的事会明文告诉你,不让你知道的事你研究也研究不明白,人类是不可能知道的。你说你知道了,你研究出结果了,还说出了具体时间,这是不是胡说八道?这就是迷惑人,搅扰人的心思,扰乱人的视线。这是从撒但来的,绝对不是从神来的开启,神不开启你这个,你知道这个也没用。神不想让人知道的事,他绝对不会无意中说漏嘴。这是我说的可笑的原因。那可气的原因是什么?比如说,一个富豪给儿女挣了很多钱,他的儿女还小,还得指望他养活,一切的生活来源都指望着他,那他的儿女会盼着父母赶紧死吗?会不会找个算卦的赶紧算一算,看父母到底什么时候死,有没有这样做的?(没有。)如果有,这事是不是可气?这事可气,这类人可恨。神来在地上,就算这个肉身能活一百多岁,能作工一百年,人所能明白的真理都有限。你看从主耶稣道成肉身到现在这一步工作,两千年的时间,这个人类得着多少真理了?基本上是不明白真理的。这步作工作了三十年,说了将近三十年的话,读神话最多的人已经读三十年了,人又明白多少真理?明白的很有限。人进入真理的速度是缓慢的,就是把真理作在人里面变成人的生命那是相当困难的,是很缓慢的。就这么缓慢,有些人还盼着,“神什么时候离地呢?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呢?”神离地、神工作结束对你有什么好处?神离地那一天你就死定了,你就得被判死刑,你还高兴什么呀?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不肖之徒?这在世人中间叫逆子,咱们称这类人是不信派、敌基督,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发表《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的内容期间,有很多人就认为,“道成肉身无非就是作作工作,开展几个作工步骤,有几种作工方式,有几种说话方式,仅此而已,那工作就作完了。工作作完肉身就没什么用了,也不用再说话了,我们就得着了,就盼着神的工作什么时候结束。神的这些话我们都会讲了、会传了,我们就有归宿了,就得着大福了”,有些人就抱着这种态度。结果后来我又交通了不少,就是《话在肉身显现(续编)》这一部分话,还有现在这个期间交通的话,有些人一看,“神说的话不就是那一本吗?怎么又发表了一些呢?这些话怎么这么多呢,说点儿不就完事了吗?以后就该讲点奥秘,讲点天上的事,讲点人以后在天上怎么跟神同行这些事。讲这些多来劲啊!”哪些人会有这些想法?(敌基督。)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想法?就是这些人对真理一丁点儿都不感兴趣,他们认为:“我们跟随神年头多了,神一开始怎么作工我们知道,神作工作有几个步骤我们都亲历了,神有哪些说话方式我们也都亲自体尝、亲眼看见了,我们是神的见证人,是最有资格得福的一代。”他们不是因为神说话发表真理而跟随神,而是因为神的命定,带领着他们经历了几个作工步骤,他们是被动地跟随了神。后来,神的工作继续往前进展的时候,神又拣选了更多的能够跟上这一步作工的人,神作工的重点对象就不断地扩充,也不断地转移,有一些最初跟随神的人因为不追求真理,因为对神产生了种种的观念、误解,也在心里对神产生了种种的不服不满,而被逐步地淘汰。淘汰这些人在主观和客观上都有原因。主观上,因为他们不追求真理,就如法利赛人一样把神的话当成道理到处宣讲,直到现在有的人还不明白什么是真理实际,就像个死人一样。客观上,他们做了神最初开展新工作的亲历者,但是因着他们的人品、追求与素质,他们不足以胜任神接下来更新的工作,所以这些人很快就被神的作工步骤淘汰了,甩掉了。可以说,在发表《话在肉身显现(续编)》这部分说话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人在内心深处暗自庆幸,说:“我之前抵挡、定罪的那个人终于不说话了,他终于没话可说了,终于不像基督了,他的作工步骤终于作完了,我当时对他有观念,对他不服不满,我还定罪、抵挡他,果然没有错,他不是神,不是基督。我怎么对待他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不是神,他只是神的出口,神的代言人。”更有甚者还说:“这个肉身跟我们没什么区别,说话作工的是他里面那个灵,跟这个肉身没关系。”有一部分人在背后就这么嚣张地定罪、亵渎。当《话在肉身显现(续编)》这一部分话发表出来的时候,这些曾经定罪、亵渎基督的人心里感觉不安了。不安的原因是什么?一方面,他们长期地在心里与这个人较劲,对这个人不服不满,更甚至是定罪、亵渎。另一方面,在2013年以后神所发表的这些话当中,又揭示了很多人类所未知的奥秘,这些奥秘对于所有初信还没有扎下根基的人来说,起到了一定的坚固人信心的作用,让这些人疑惑的心一下就定真了。而对于那些信神多年曾经抵挡、定罪、亵渎基督的人来说,也给了他们迎头一击,让他们更加觉得不安了,“这下我们彻底完了,被神淘汰了,神不要了。之前神发表了那么多的话语,我们一直把他当成人,就认为那些作工步骤作完了之后就没他的事了,这个人就效完力了,我们以后就跟天上的神交往,就信天上的神,地上的神我们对他有观念,我们不服他,也看不上他”。通过2013年那段时间发表的那些话语,把这些人的嚣张气焰灭掉了不少。在此之前,有一部分人对神的作工产生了质疑,对神所道成的肉身产生了抵触、亵渎,更甚至有一些人不信了。因为什么?因为产生观念了,他们不但否认道成肉身的神,否认神的作工,更否认神的存在。根据这些人对神这样的态度,他们应该有怎样的结局?从他们对待神的态度与观点上来看,他们的实质是什么?(不信派。)不信派最主要的特征:第一是投机,他们从神话中找到自己的利益后便抓住不放,从中谋取利益;第二,他们随时随地都能亵渎神,随时随地都能对神产生观念,有一点不合他们的观念,他们都能论断、定罪、抵挡,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这些人都是敌基督的实质,都属于敌基督。他们还有一个特征是什么?这些人丝毫不喜爱真理,最早得着神话的是他们,最早听到神话的是他们,亲自经历神的作工步骤、作工方式的也是他们,到现在这部分人已经信三十年了,可绝大多数人在神家什么本分也尽不上,而且什么经历也谈不出来,走到哪儿都讲那点死的字句道理。他们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什么?他们信神三十年了,性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与认识,随随便便就能在背后论断神所道成的肉身,就能做文章,没有丝毫的恐惧,也没有丝毫的敬畏,他们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还抵挡真理。对于道成肉身的事,他们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评判、论断,产生观念还敢散布。这些人可不可恶?(可恶。)他们是属神的人吗?信神三十年没有一丁点儿实际,性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是不是死人?真要是追求真理的人,真要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信神三年是不是就能明白、进入一些真理?(是。)但是信神三十年的人却没有丝毫的经历,你让他谈经历,他讲的全是道理,全是口号,全是教训人的话,那他这三十年在神的话上下什么功夫了?他得着什么了?不言而喻,他们不接受神的话,除了接受神给人类祝福、应许的话,接受好听的话,安慰、劝勉的话,顺耳的话之外,所有神所发表的真理,神对人类的要求,他们是丝毫都不接受,一句都不接受。这些人该不该被淘汰?这些人被淘汰冤不冤?(不冤。)

神作了这么多工作,人都经历过来了,也亲眼目睹了神这么多的作工步骤,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作的工作、神所说的话不容人置疑,人不应该质疑。无论这个肉身多么普通正常,在人来看多么不起眼,人都应该把神的话当真理来接受。有些人说:“因为你的肉身太渺小、太普通了,因为你这个人太让我们不能顺服了,也不能让我们佩服,不能让我们得着什么更大的好处,所以我们就应该把你当普通人对待。”这观点怎么样?还有些人说:“因为你作有些事让我们不能服气,让我们产生观念,让我们想不通,因为你说的有些话让我们接受不了,所以你不能代表天上的神,我们就要与你对抗到底。你让我们传福音我们偏不传,让我们尽本分我们偏不尽,让我们接受你的话作生命、作真理,我们偏不接受,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这些丝毫不接受真理的人,他们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否认神的作工,否认神的话是真理,否认神所道成的肉身,但是有一点他们可能不太清楚,不管他们有多少理由,只要他们不接受这些真理,他们就不能蒙拯救。你不接受我这个人也行,你不顺服神的作工也行,你如果不承认神的这些话是真理,不把这些话当真理去实行,那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你永远不可能蒙拯救,你永远不可能踏入天国的大门。你越过了这些神的话,越过了这些真理,越过了这位作工拯救人类的基督,你即使明白再多的道理,作了再多的工作,你也什么都得不着,你就是一个废物。不管你打着谁的旗号去尽本分,不管以什么名义信神,你都不能蒙拯救。你不能蒙拯救你还得什么福啊?有些人跟天上的神较量,有些人跟地上的神较量,有些人跟神的话较量,有些人跟真理较量,他就是不跟归宿较量,这是不是邪门?这些不肖之徒太可恶了,个个都是恶人,都是不信派,都是投机派,都是无耻之徒,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

刚才交通了敌基督对待神话的态度,敌基督这类人对待神话不是从神的话中寻找真理,寻找实行的原则,不是从神的话中明白如何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更不是从神的话中明白神的心意,达到做一个满足神心意的人,而是想从神的话中得着他们想要的归宿与各种好处,包括今生能不能蒙祝福,怎么能够得着更多的恩典,来世能不能得百倍,等等这些是他们在神话中要找的东西。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讲,敌基督这一类人从来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也不认为神的话是真理,是人类应该接受的。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就是想利用神的话得着他们想要的,想借着神的话作为跳板、作为媒介来得着他们所追求的东西,达到他们的目的。根据他们的追求,根据他们所走的道路,也根据他们对待神话的态度来看,这些人是一伙不信派,是一伙投机分子。当敌基督在神话中找不到他们所要的好处、归宿,或者在研读神话的过程当中,神所说的前途命运,神给人类的应许让他们失望,他们的欲望不能得到满足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客气也会毫不犹豫地放下手中的神话,弃绝神离神而去,追求他们所要的生活。他们来到神面前不是要接受神的拯救,他们读神话不是把神的话当成真理,而是想借着神的话达到他们个人的目的,满足他们个人的欲望与野心。所以,他们不厌其烦地在神话中找结局、找归宿,找关于神对灾难的说法、神对奥秘的揭示、神对人类发展的揭示,还有神作工的一些内幕,他们关心的是这些内容。在这些内容以外的,他们都不感兴趣,甚至时常藐视、抵触神对败坏人类的一些要求,更甚至厌烦神对败坏人类的揭示。他们常常在神话的用词与说话语气中挑毛拣刺,抓把柄,比如神揭示人类是“淫妇”“妓女”,他说,“这哪是神说的话呀,神才不会这样说话呢。神说话应该文雅,应该温柔,应该体贴人”。对神说的一些不合人观念的、不合人类的语法的、不合败坏人类常理的话,他们就认为,“这不是神的话,神才不会这样说话呢。神那么至高伟大,那么高深莫测,神的话怎么能这么普通?怎么能这么不合常理呢?神的话如果是真理,应该让所有的人都高看、都崇拜、都景仰,都应该深不可测,那才是神的话呢!”他们对神的话有种种的观念,也有种种的定规,更有种种的要求。透过他们的要求与定规来看,敌基督的实质就是撒但的实质,他们对待神、对待神话的态度就是研究,就是抵触、论断,就是抓把柄、挑毛病,他们丝毫不在神话真理上下功夫,顺服、接受、实行,所以敌基督的实质就是撒但、邪灵的实质。敌基督这些人如何对待神的话,那他就是如何对待神的。神的话代表神自己,神所发表的所有的真理代表神的性情,也代表神的实质,更代表神的身份、地位,无论这些话语是从肉身中发表出来的还是从神的灵那儿发表出来的,无论发表了哪些内容,这些话毋庸置疑是代表神的。所以,敌基督研究、分析神的话,对神的话产生观念,那就等于是对神产生观念,他是在研究神。他们不相信神的话,不接受神的话,那就是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更不能顺服神,敌基督就是这样的实质。

有些人说:“道成肉身太渺小、太普通了,他说话、作事常常让我产生观念,而且常常让我能看出破绽来,能让我抓到把柄,他不代表神,所以他说的话、作的工作我就可以随意评判、论断,更可以不接受,这不算什么。”这话是从哪儿来的?这话代表什么?是不是代表撒但?撒但从头到尾就不承认神的身份、地位,也从来不相信神的话是真理,更从来不接受神的话,所以撒但跟神说话就要平起平坐,它说话的方式是在奚落、戏弄神,在欺骗神,在它心里没有神的地位。而敌基督做的事、说的话正好与撒但是一模一样的,他们的实质是相同的,只不过撒但是人看不见的,而敌基督是人能看得见、能摸得着的,是披了一张人皮的撒但。他要不是撒但的话,他做不出这些事,说不出这些话。撒但常常说谎,它认为神说的话也是谎话,撒但常常欺骗人,弯曲诡诈,邪恶,它认为神说话也是这样的。神无论说了什么话,敌基督常常在神的话上添油加醋,加添自己的意思,随意解释,更甚至他们认为神的有些话说得还不如他们高明,不如他们有水平、有高的水准,不能足以征服败坏的人类。由此,他们就想把神的说话方式、说话口气、说话内容拿到一些人中间去分析、论断,更加以批判、定罪。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在跟随神的同时,盼望着从这一位神身上得着他们所要得的前途命运,等待着能从这一位神身上得着他们所要得的归宿,那为什么他们还这样做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他们眼中,这样一位神说的话语太普通、太平常了,作的事也太平常了,这样一位神不是他们想景仰的,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跟他们合不来,如果跟随这样的一位神,他们的归宿、前途命运可能就要化为泡影,所以他们就极力地反对这样的一位神,论断他、拆他的台,把他的工作捣毁、搅扰、破坏了,让他的工作作不成,这样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有些人说:“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那他们的归宿不也就没了吗?”这一类人压根儿就不承认神的存在,也不承认神所道成的肉身,更不承认神经营工作拯救人类的这个事实,他们压根儿就是在押宝,在赌。如果真把这位神扳倒了,那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用在神家这么苦熬了,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回归世界,回归邪恶潮流,回归他们所谓的那个正常的生活,不用经受什么灾难,不用经受什么熬炼,更不用经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这一切就都不存在了,这个世界还是如常地进行着,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这伙人坏不坏?他们这么坏的根源是什么?其实在这些敌基督恶魔的内心深处,他们灵里有感觉,知道他们这一类人在神那儿是怎么看的。神恨恶他们这些人,他们跟神合不来,他们的人性、他们的本性实质是神所厌憎的,所以他们无论怎么下功夫,无论怎么想得福,最终的结果不是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他们改变不了任何事实,他们与神、与神的话、与基督是合不来的。那最终他们的下场是什么?注定都是灭亡的对象。这个结果在他们心里隐隐约约是知道的,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呆在神家呢?他就是不甘心放弃这么好的得福的机会,他就想赌一把,“我这么一赌,说不定我还能得着福呢,说不定我还能蒙混过关剩存下来呢,说不定神一不小心没看住,我就溜进天国的大门了”,他有这几个“说不定”的侥幸心理,在神家就一直混着,但他的观点、他对待神的态度始终是不变的,他藐视神的话,藐视真理,藐视一切正面事物。

比如神要求人做诚实人,有些人一听这话就觉得:“这标准是不是有点太低了?我们信神多少年了怎么才讲做诚实人呢?要是从神来的,那这话应该高深,应该越来越高、越来越难测,人越来越够不上才对,我们需要拔高的要求标准,我们不需要这些普通的、拿不到大面儿上的低标准的要求。”这样的人不懂得什么叫真理实际。不明白真理的人听见这些道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通过交通、经历,通过一段时间的体验,认识到神说的这些话是人的需要。为什么说是人的需要呢?就是人被撒但败坏至深,没有一个人是诚实人,整个世界充满谎言,包括信神的人在内,每天都是谎话连篇,被撒但的谎言、欺骗充满了,所以神对人提出一个最简单直白的要求,就是让人做诚实人。人经历一段时间,对神的话有所领悟,对神的要求、对神的心意也有所明白,在神话的带领、指引下,人越来越觉得神的话太实际了,句句都是人该明白、该进入的,没有一句是空话,都是人类的需要,神太了解人了,神能看透人,神太知道人的败坏了。这是正常人的经历过程。而敌基督从一开始看到神让人做诚实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带着藐视、讽刺、挖苦甚至抵触的心态来看待这个要求。等对这句话产生了看法之后,他就把神的这句话放在脑后了,对神就更加蔑视了,更加用轻蔑的态度看待神、看待神的话,甚至都不研读了。当有人谈到如何做诚实人,自己如何流露诡诈性情不是诚实人的这些经历的时候,他心里产生了抵触、反感、蔑视。他不但不接受,连弟兄姊妹交通的对神话语的经历认识他都抵触、反感,更甚至谁交通得多、谁认识得好他就恨谁,就蔑视谁,“你们这些傻瓜,神让做诚实人你们就做诚实人,你们怎么那么听话呢?我说的话你们怎么不听呢?你看我,到现在谁都不知道我的实底是什么,我有多诡诈、城府有多深都没人知道,我就不跟你们说,跟你们说你们配吗?”他对神的要求是这种态度,不但不接受,而且还抵触、定罪,这是不是不信派的表现?这是标准的不信派。表面上看,他没公开定罪神话,没把神的话扔在火里烧掉,外表上也天天读神话、听讲道,聚会的时候也交通,事实上在他内心深处对神的话产生了深深的厌恶、抵触与弃绝,就是在他对神的话产生观念的时候,他就已经弃绝神的话了。有人说:“神没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有没有弃绝啊?”那时还没有弃绝,为什么没有呢?就是因为他对神有诸多的想象,有诸多的观念,让他对神高看、景仰,把神当成伟人。但是当神的话语一发表出来的时候,他对神的看法就彻底变了,他说:“原来神说的话这么普通啊,神说的话这么简单、这么直白,还这么容易懂,那我也会说。不都说神高大吗?那神怎么还让人做诚实人呢?神要是高大,要是至高无上,不应该对人提出这么低、这么小的要求啊。”从他读了神的话,感觉神的话肤浅,感觉神说的话不合人的观念,不符合神伟大的形像、伟大的身份的时候,他对神的话就产生了观念。产生观念的背后他对神的话产生了深深的厌恶,随之在他内心深处对神的想象、观念的大堤就彻底崩塌了。崩塌之后的结果是什么?他从内心深处弃绝神的话,定罪神的话。所以,当人都传讲神的话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观望。当人赞美神的话的时候,当人交通对神话的经历的时候,他也是在旁边观望,内心深处从来不阿们,有时候还会讥笑人,“你做诚实人得着什么了?你做诚实人神也不一定拯救你,你也不见得能得福,能得福的人没有几个,我要是得不着福,你们谁也得不着”。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就是与神的话、与神相敌对的,因着他有这样的本性实质,他对神的话不可能接受,更不能顺服。对神话没有顺服、没有接受能产生经历吗?没有经历,那他所讲的个人的认识是什么?无非就是一些想象、推理,一些道理、理论,甚至是一些人云亦云的好听的话,从他身上根本就不可能产生对神话语的经历与认识。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因着他们对神的种种态度,也因着他们的本性实质,不管他们信神十年、二十年还是更长的时间,走到现在,你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也听不到他们对神话语的经历,更看不到他们对神有丝毫的认识。你从他的谈吐当中,根本听不到他因为某件事对神有观念、有想法,然后逐步通过神话语的揭示还有他个人的经历得到开启,如今终于在神话的引导之下明白了,不误解神了,对神没有观念了,他没有这些经历也没有这些认识。这就是为什么敌基督这类人不管怎么在研读神话的事上下功夫,他们都不能得着真理,都丝毫谈不出个人的经历与认识的原因。他只是在神话当中找一些名章、名段还有弟兄姊妹常常引用的一些神话,他也人云亦云地跟着读一读、背一背,走过程、随大流,过后心里该怎么想还怎么想,就是他里面无论对神产生多大的观念,与神之间产生多大的矛盾与问题,他都不解决,这些观念与问题一直伴随着他左右。这些问题不解决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就是他们心里的积怨越来越深,对神的仇恨也越来越大。这样,他们信的时间越长还能产生什么后果?这些积怨、观念能不能让他们放下前途命运、得福的存心?(不能。)这些问题要是不解决,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他会爆发。)“爆发”这词挺直接,怎么爆发?有几种方式?(我想到之前看的一句神话,“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这是在什么背景下变成刽子手的?就是得福的欲望破灭了,他就撕破脸皮了,“咱们大家谁都别想好过,我也不用掖着、藏着了,我信神就是为了得福,要是得不着福我早就走了”,心里的话全说出来了,也不怕被定罪了。为什么不怕被定罪?为什么能撕破脸皮,能爆发呢?就是不想信了,想走了。他这些年一直是在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他是照着这话实行的,以这话作为他的精神支柱。今天一看没希望了,干脆撕破脸皮吧,有话就说在明面上,“我就是不信派,我就不喜爱正面事物,我就喜欢追求世界,喜欢邪恶潮流。说神的话是真理,神的话能改变人、能拯救人,我怎么没看出来?我怎么经历不到、感受不到呢?神的话改变人什么了?我看神的话什么都不是,就有一条是最实惠的,那就是跟随神的人都能得福,都能进天国,这话是真的。我要不是为了得福,我才不信呢!哪有神?神要是能拯救人,为什么被人钉在十字架上了呢?他连自己都救不了”。他的实话说出来了,鬼相露出来了吧?这些年积累的观念、怨恨都爆发出来了,这就是敌基督终于显形了。

有的敌基督常说这样的话:“我信神为神撇家舍业,付出那么多,受了那么多苦,我得着什么了?神不是祝福人的神吗?神不是给人恩典的神吗?那我得着什么了?”神供应人这么多真理,无偿地赐给人这么多,人对神那么多的抵挡、悖逆神都不记念,神还来拯救人,人从神得着了多少,敌基督看不见。他所说的“得着什么了”到底指什么?(得福。)敌基督什么都想要,他能撇下一切来信神、跟随神,他认为是有胜算的,是划得来的,他放下世界、放下前途,他将来要拥有的是全世界,他所要换来的东西得超过他放下的这一切,得比这些更有价值,对他来说更实惠他才换。你们说,敌基督在爆发的时候说出这些话是一时的气愤吗?(不是。)这话肯定是憋很久了,一下爆发出来了。爆发出来之后,他所想的、他这些年的追求就全暴露了,这些年伪装的外表就全被撕破了。他说的那句话的重点是什么?“我信神跟随神这些年,我得着什么了?”他想得的不是真理,他不要真理,不要生命,不要性情变化,不要神的拯救,他觉得自己是完人,他要得的不是这些,他要额外得,要比在世界上得的更多,就是他用他在世界上放弃的东西来换取神应许给人的福气,他要得这个。一看得不着,没希望了,他就不得不放弃了。到不得不放弃的时候,就以敌基督这样的性情他能不能就此罢手啊?不能。有一些全家信的,家里出现敌基督了,敌基督一看自己得不着福了,就该搅扰不让家人信了,这还是一家人吗?从外表的肉体关系、血缘上来看,这一家人太亲了,但是从所走的道路上来看,同样都信神十几年,有的就被显明是敌基督,有的追求真理,本分尽得也挺好,有的追求真理一般,人的本性实质就显明出来了。当然最次的就是敌基督,是人弃绝的对象,是神家应该开除的对象。这是一家人吗?真正的一家人是这样的吗?他们都不是一类人哪!有些人跟魔鬼生活那么多年,还把他们当成一家人,对他们放不下,还愚昧地认为他们是自己的亲人,什么亲人啊?敌基督显形了之后什么坏事都干,甚至能迫害家里真信的人,更严重的就把自己的家人交给邪恶政府了。有的父母出卖儿女,有的儿女出卖父母,不管关系多近、多亲,敌基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敌基督能出卖、迫害家里真心信神的人,这是不是成仇敌了?(是。)教会中如果出现一两个敌基督,弟兄姊妹就危险了,敌基督一看他得不着福了,就破罐子破摔,撕破脸皮,就该琢磨搅扰其他弟兄姊妹了。有一些软弱的、身量小不明白真理的,敌基督给他们看一段网上的谣言,再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地解释一番,他们就被搅扰、迷惑走了,就被断送了。当然也有一些有分辨的,一看这人是敌基督,不能公开处理他,找个智慧的方式把他隔离就行了。不能被敌基督搅扰,也不能被他祸害,对待撒但得有智慧。

敌基督因着前途命运来跟随神,他们抱着得福的欲望,带着他们的野心来到神家,读神的话,接受神的话,传讲神的话,也因着前途命运在神家中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他们观望了多少年之后,当希望破灭的时候,他们也因着前途命运、因着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无法实现而离开教会,离开神家。这类人的结局是什么?被淘汰。那他是怎么被淘汰的?是从他来到神家的时候神就定规不拯救他,还是他自己本身有什么问题?(他自己本身的问题。)敌基督来到神家的时候,就像稗子混进麦子里一样,是混进来的。有些人说,那神不知道吗?神知道,神鉴察这一切,这类人是变不了的,就是把神的这些话都给他,神揭示的奥秘、人的归宿,揭示人的各种败坏性情,等等神所说的话都不背着他们,一视同仁,也让他看、让他听,但是他最终肯定得不着,因为他是敌基督,因为他是魔鬼撒但。撒但在神身边那么多年都没变化,敌基督不也一样吗?你就是让他天天读神话他也得不着,因为他是敌基督,因为他有敌基督的实质。要让敌基督放弃自己的利益,放弃他的前途命运,那是不可能的事。他要看到眼前的利益,也要看到以后永远的利益,要是有一样利益他达不成、满足不了的话,他说翻脸就翻脸,说走就能走。敌基督这类人在神话的字里行间听神话的语气、音调,揣测神话的意思,揣测神的用意,来衡量他们所要得着的、所关心的种种利益,他们用这种态度对待神话能明白真理吗?(不能。)所以无论怎么说,这类人与神、与神的话是对立的,是死对头。有些人说:“这个人前段时间挺好的,这段时间怎么这样了呢?交通完神话都说明白了,都答应好好尽本分了,怎么就变不了呢?”我告诉你实话,他不是现在变不了,他以后也变不了,为什么呢?他就没打算变。你看狼吃不着羊的时候,它偶尔饿急了也能吃两口草、喝点水来充饥,但那是它的本性变了吗?(不是。)所以说,敌基督不作恶,一时有点好的表现,不代表他变化了,不代表他接受真理了,一旦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触及到他的权力、地位了,他看见自己没希望了,肯定被淘汰了,马上就消极了,撒手不干了,马上就暴露出原有的本相了。这种人谁能改变他们?神都不打算拯救他们,只是用事实显明淘汰他们,所以这些撒但的差役是每一个人分辨的对象,也是该弃绝的对象。

分辨敌基督就如分辨恶人、分辨撒但,解剖敌基督就如解剖看不见的撒但魔鬼。今天咱们所解剖的敌基督是人能看得见的,他做事你能看得见,他说话你能听得见,他有什么表现你也能看到,也能摸清他的意思。灵界的撒但魔鬼你看不着、摸不着,所以对你来说它永远只是一种概念,是一个称呼。而今天咱们所解剖的敌基督就不一样了,这是活生生的魔鬼撒但,是有形有象、有骨有肉的魔鬼撒但。这个魔鬼撒但在灵界抵挡神、弃绝神,它厌烦神所说的一切话,今天来到教会,他还是做这些事情,还是照样抵挡神的话、厌烦神的话、弃绝神的话,甚至常常藐视神的话,就连一点小事,只要从神口里说出来,在他心里都能打几个问号,研究、分析,都能用心思加工。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神的话不是他们相信的对象,他们永远不相信神的话,就是神说的话再实际、再真实、再信实,他们也不相信。那从这几点来看,敌基督是不是神的仇敌?他们的天性是不是真理的仇敌?这一类人天生就是神的仇敌,就是厌烦真理的,他们永远都不会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对待、来持守。因着他们的实质,因着他们对神的种种表现、对神话的种种态度,最终这类人都是被神的话定罪的,是被神所厌弃的对象。那他们所追求的最大的利益——前途命运,他们能不能得着?永远得不着。所以,神口中所说的给人类的应许、祝福,给人类预备的归宿是对哪些人说的?有没有敌基督的份?(没有。)神口中所说的、所应许给人类的美好归宿,那是赐给神拯救的对象的,是赐给相信神的话、接受神话作真理的人类的,不是赐给那些与神敌对、把神话当成是骗子的谎言的敌基督的。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一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五)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七)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写在前面的话

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人对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为人对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这样,人与…

附篇: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与千千万万跟随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们也都持守着圣经的律法与诫命,享受着主耶稣基督丰富的恩典,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聚会、祷告、赞美、事奉,这一切都尽在主的看顾与保守之下。我们常常软弱,也常常刚强,自认为所做所行都按着主的教导,不言而喻,我们也自认为已经走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了。盼…

人的实质与人的身份

其实,以色列人并未失望,早将六千年到今天神作的工望穿,因我并未丢弃他们,而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吃了恶者送来的善恶树的“果子”,因此为罪而将我弃绝。善本属我,而恶却属那为罪而欺哄我的恶者,我并不责怪人类,也并未将人类无情地灭绝扔入无情的刑罚之中,因恶本不属人类,所以那些纵然公开将我钉在…

第十九篇

似乎在人的想象当中,神是非常高大的,而且是令人难测的,似乎神并不与人同居,似乎神因其高大而瞧不起人,但神却打破人的观念,将人的所有观念都打消,将人的所有观念都埋在“坟墓”里令其化为灰烬。神对人观念的态度犹如对待死人一般,随便给其下定义,似乎“观念”并无反应,所以神从创世到如今,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