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五)

2.敌基督的利益

(3) 为自己谋福利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关于敌基督的利益这方面。上次交通了敌基督利益的第三条表现——福利,在这一条表现里又列举了几条,主要讲了敌基督的所作所为和他们的思想观点,以及他们在这些思想观点的支配下所做出来的各种事情。上次交通了两条,第一条是贪占神家财物,第二条是利用弟兄姊妹为其服务,这是敌基督为自己谋福利的两方面具体表现。交通时我举了不少例子,主要的内容多数人没记住,没当回事。那你们听讲道交通是什么态度啊?是听听就完事了?还是等着以后有机会再细听?还是认为这些内容跟你们无关,你们也不是敌基督,又不走敌基督道路,没必要记得那么扎实,没必要把它当回事?你们是什么态度?上次交通完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多数人在回忆的时候还得看笔记,这不麻烦了吗?你们当时听完这些话就一点理解都没有?对敌基督这类人的本性实质就没有丝毫的认识?涉及敌基督的各类表现,他的人性也好,性情也好,与每一个普通败坏的人的败坏性情、实质都是有连带关系的。虽然普通败坏的人不能随随便便就被定性为敌基督,但是他的性情、作法、思想观点有很多与敌基督是相似的,甚至是相同的。所以,敌基督的实质你们要是认识不透,这对你们认识自己也是一个很大的阻碍。你只认识自己普通的败坏性情那一面,却认识不到自己有敌基督性情的那一面,那你对自己的认识就很肤浅、很片面。这事可能你们现在还意识不到,多数人认为,“我没走敌基督道路,我不是敌基督,我也没有敌基督实质,没必要非得把自己认识到与敌基督有什么关系的程度,如果那样认识的话不是作践自己吗?”所以,你们对于这些话题就不太感兴趣。不管你感不感兴趣,你若是追求真理的人,早晚有一天这方面的真理、说法你都会逐渐认识到的。我听有些人交通自己的经历认识,丝毫不提自己有敌基督性情,也丝毫不提自己走敌基督道路,明明他的性情、作法、思想观点就是与敌基督性情有关的一些表现与性情,但是在他的交通当中却没有这些认识。这就足以证明,很多人认识自己只能认识到自己有败坏性情,自己抵挡神、悖逆神、不太喜爱真理、人性不太好这样一个肤浅的程度。其实,他这些表现、流露,这样的性情就是敌基督性情,他走的道路也是敌基督道路,但是他自己认识不到。为什么认识不到?就是因为与敌基督性情有关的这些方方面面的表现他没有认识到,甚至有更多的人害怕说自己有敌基督性情、走敌基督道路,丝毫不敢提这事,一提这事就像要他的命一样,就像是被咒诅、被定罪了一样。其实,你提不提不都是那么回事吗?你自己认识不到证明你对真理认识、领受得太肤浅了。

3) 利用职务之便骗吃、骗喝、骗其他

接着交通敌基督为自己谋福利的第三条表现——利用职务之便骗吃、骗喝、骗其他。当然,利用职务之便也可以说成是打着信神的旗号骗吃、骗喝、骗其他。这一条你们之前有没有揣摩过,想没想到过?(没有。)那你们见没见过这类人?你们对这类人有没有什么看法?有没有感觉厌憎、恶心?对这类人有没有鄙视?(有。)这类人属于哪类人?他们的人性是什么样的?他们为什么做这些事?他们信神的观点是什么?这类人是不是神所拯救的对象?他们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撇家舍业,也有一些受苦付代价的表现,但他们还能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知不知道这么做是神厌憎的,是神不喜悦的?你们想没想过这些问题?说实话,多数人没想过。为什么没想过呢?有人说:“社会上这样的人太多了,神家有几个这样的人也不算什么。再说了,自己也不见得那么干净。”你认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但是你从来不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心思意念还有他人的所作所为、所表现的与真理相结合,用真理的观点去看待、去定义,那你还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你信神所明白的真理对你来说还有价值、有意义吗?那就没有了。很多人就是假属灵,整天除了给自己制定一些规条性的、所谓属灵的生活规律之外,其他的什么也不管,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觉得其他人做什么都跟自己无关,别人怎么想都正常,他就不学习分辨人、看透事、明白神的心意。多数人都是这样,听完道、看完神的话记在脑子里当成道理,当成规条守一守就完事了,至于身边发生的事、身边所看到的人的各种行为表现与这些真理有什么关系,从来也不在心里思想、琢磨,也不祷告、寻求。多数人的灵生活就是这样的状态。所以,很多人在真理上就进入得很慢、很浅,灵生活单调、规条、干干巴巴。可以说,很多人的灵生活是与现实生活脱节的,是空洞的。所以,即便是对于一些很明显的恶人、敌基督的行为与表现,他心里也没有任何的定义,没有任何的想法,更没有任何的分辨。对于敌基督谋取个人福利的这些行为、表现与说法,你们可能见得也不少,但是心里从来不揣摩这些人到底是哪类人,他们信神能不能得着真理,他们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等等这些问题,整天都是人浮于事,做事只求走形式,不求能够得着真理,明白、进入真理实际。敌基督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福利,他们打着信神的旗号在神家骗取各种好处,当然这各种好处就包括吃、喝还有一些物质的享受等等。这类人的实质与之前所讲的敌基督唯物论的实质是相同的,是同一类人的人性品质,他们只求享受各种好的物质待遇,却不追求真理,更不预备善行,只是打着追求真理的幌子做点表面文章,内心深处追求的基本上还是他们念念不忘的好吃、好喝、好的待遇这些肉体的享受。这样的人不少,可能在每处教会都有一两个这样的人,甚至是更多。今天不从理论上讲这些人的表现、行为还有他们的实质,先讲一些有代表性的具体案例,让大家听听,长长见识,看看这类人与所交通的这一条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不是利用职务之便、打着信神的旗号骗吃、骗喝、骗其他。举例子有什么好处?首先,多数人愿意听这些故事、实例,这里面有人物、有情节,多数人感兴趣,这样对这方面真理或者对某一方面的人看得就透彻一些,印象就深刻一些;另外,举一些具体的例子,有利于人能更准确地与各方面真理对上号,结合上。

案例一 假借作工混吃混喝

咱们先举一些有点职衔的人的所作所为。有一些教会带领、工人在作工期间到了不同的省份或者不同的地域,接触不同的弟兄姊妹,发现有些人家做生意,生产一样好东西,他的贪心就出来了。贪心一出来,这类卑鄙无耻的小人就挪不动脚步了,就找各种借口在这一带作工,不离开。他不离开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占便宜,不占这便宜他晚上睡不好觉,他怕一到别处以后就没机会了,所以就找借口在这一带讲道作工,其实他心里就惦记那点好处,眼睛就盯着那点好处。终于,他在这一带站稳脚跟了,多数弟兄姊妹对他有好感了,知道他是讲道人,对他崇拜、仰望了,这时他该提了,就想方设法地往这个东西上说,越说心里越着急。他琢磨,“怎么能让他开口说给我点呢?不能让他知道我想要这东西,我喜欢这东西,得让他白给我,还得让他认为这不是我要的,是他愿意给的,当然也是我该拿的”。接着他就问弟兄姊妹:“这段时间生命进入怎么样啊?”弟兄姊妹说:“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们的教会生活也好了,大家也有劲了。”“你们有劲了,那就是灵里光景好了,这生意也不错,神祝福,以后生意还会更好。”说着说着就往那个东西上说,弟兄姊妹听出他想要那个东西,就说等他临走时拿点,他说:“不行,不能拿,这不合乎原则,神不喜悦。”“没事,这是你当拿的。”“当拿的我也不能拿。”说完之后,他怕弟兄姊妹真不给他,就又拐弯抹角地说一些话,想让人感谢他的好,同时他自己又主动说起这个东西,好让人记得给他。最后弟兄姊妹听出来了,在他走的时候给他一个沉甸甸的包,他一看是那个东西,还假装没看见,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把东西带走了。这是什么人?这就是借用作工、出卖劳力来谋取好处,勒索弟兄姊妹,这是不是一种骗?他们作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捞取好处。他一旦发现哪里有好处,有他想要的东西,他就挪不动脚步了,就不想离开了,什么好东西都往家里拿。做带领工人几年,家里很多东西都是从弟兄姊妹那儿捞取的。有些人从弟兄姊妹那儿捞取祖传的秘方、宝贝,还有的人捞取一些当地的土特产。这些人信神看似无偿地跑路作工,事实上,他们从弟兄姊妹中间捞取的好处太多了。

有的带领工人到一个地方之后,看到那里的大枣闻名全世界,他心里就想:“我就喜欢吃大枣,我要是生在这地方就能天天吃大枣,可惜在这儿呆不了几天,现在大枣还没熟,什么时候能吃着呢?有办法了,我找个理由呆到大枣熟了不就能吃上了吗?”之后,他就找借口说这里多数弟兄姊妹情形不好,工作也没作起来,他得长期驻扎在这里,争取把各项工作作起来再走。其实他心里真是这样想的吗?他心里盘算着“大枣什么时候成熟了,我能带走了,我就什么时候走”。他心里被这个想法充满了,脚步就挪不动了,在这一带就驻扎下来了。在这期间,他讲一些字句道理,也做些外面的事,但工作作得不怎么样。终于等到大枣成熟了,他心里乐开花了,“终于能吃着大枣了,梦寐以求的一天终于来到了。”大枣一成熟,他就开始吃,同时心里也在琢磨:“每天在这儿吃也不行,不能因为吃大枣不走啊,弟兄姊妹要是看出来怎么办?我得想办法让他们给我带点,要是他们不给,我就得自己争取,得为这事多说点话。”当地的弟兄姊妹一看他喜欢吃大枣,就说等他临走时给他拿点。他听完心里就乐了,但嘴上还说“那不行,这不合原则啊,信神的人不能图这个,这不是占你们的便宜吗?我不能白拿,到时候我给你们钱”,这话他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等到吃得差不多该走了,他心里还惦记着,“他们会不会不给我或者给点不好的啊?我想吃大的,好的”。临走的前两天他就总说,“大枣是不是快摘完了?明年什么时候熟啊?”意思就是提醒弟兄姊妹别忘了给他带。弟兄姊妹一听,“看来他临走时务必得给他带,还得挑好的给他,不然说不定他就该给谁穿小鞋了”。终于到他走的时候,弟兄姊妹给他带了三大箱,他自己带不了还让跟班的帮他带。临走之前他还一个劲儿地吃,吃得上火了也觉得值,深怕走了以后就吃不上了。他走时还恋恋不舍的,心想:“这次是够本了,到明年这时候再来,不用来早也不能来晚,赶在大枣刚成熟的时候来,这样既能吃点新鲜的,等晒干了又能吃点干的,走时还能再带点。”他算计得细不细?他心里想的全是这些事,就惦记占便宜、图谋好处,从弟兄姊妹身上捞取利益。任何他看在眼里的好处他都不会放过,哪怕是一件不起眼的东西,只要被他看中、惦记上了,这样东西最后保证会落到他手里。这是不是敌基督的行为?这类人的人性、人格是不是特别低下?这类人无论外表上多能受苦付代价,多能撇家舍业,能说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吗?绝对不是。这些人就是打着信神的旗号骗吃骗喝的一类人。

有些人到各地传福音、作工,回家的时候就带回了各地不同的土特产,甚至他还从弟兄姊妹身上勒索东西,不管是名牌衣服还是电子产品,只要是他看中的都不放过,他都索取。你要是不给,他就想方设法地找借口对付修理你,让你明白是因为什么对付修理你,直到最后你给他了他才放过你。这些人打着尽本分的旗号捞取各种好处,对这些好处他们是丝毫不客气。弟兄姊妹有时候给点他们认为不值钱的东西,他们就说“不用了,神赐给的丰丰富富,我什么都不缺”,用这样的话回绝,骗取弟兄姊妹对他们好的看法。但是,一旦弟兄姊妹给的东西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是他们需要的,是他们惦记的,是他们想贪占的,那他们绝不手软。他们什么好处都占,不管弟兄姊妹有什么好东西,只要是他看中的,他就想方设法骗到手。另外,这些人还巧立名目,找各种借口在一起会餐,大吃大喝。到什么程度了呢?他每到一处,看谁家有钱,谁家吃得好,就在这家住着不走了,然后巧立各种名目聚同工会、聚餐。有一些所谓的带领工人到各处大吃大喝,每顿都要有补品,得有鱼有肉,甚至每周都要换样,不能重复,饭后还要喝名茶,还找借口说他工作量大,到晚上还得熬夜,不喝点茶提神晚上没法工作。他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如今我好不容易有这个地位了,不得摆点派头啊?再说了,我梦寐以求能享受得好点,现在不得想方设法地享受到啊?我得使劲吃、使劲喝,说不定哪天没这个地位就享受不上了,就没这个机会了,那这一辈子不就白活了吗?”这类人打着作工作的旗号就这么骗吃骗喝,作点工作、讲点字句道理就要捞好处,吃好东西。

以前有个人在一个地方作工作,当地的弟兄姊妹每天都得给他杀一只鸡。他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天吃一只鸡,天天如此。你们听完什么感觉?(恶心。)弟兄姊妹养鸡是用来下蛋的,鸡老了才杀了吃,自从这个人来了以后,就是下蛋的鸡也得杀,结果鸡越来越少,弟兄姊妹都招架不住了。后来他被撤换回家了,这个毛病还改不了,让他家姊妹也得天天杀鸡给他吃,不然就跟姊妹吵架。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吃鸡成性了,天天吃,顿顿吃,被撤换了还要吃,吃上瘾了。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你们说这类人是不是好东西?(不是。)总之,凡是打着信神的旗号,借着尽本分的机会到处勒索弟兄姊妹的财物,到处骗吃骗喝的,都不是好东西。他们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到哪里作工,无论作什么工作,他们先选一些比较有钱、生活条件好的接待家庭来接待他们。他们找这些地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能吃得好、住得好,能让肉体得满足。有些地方因为环境不好,他不能在那儿呆了,他的贪心、他的这些想法就放下了吗?不会,他会另外再找这样的地方。所以,这些人在外地作工几年之后整个人都变样了,回到当地弟兄姊妹都不认识他了,脸也大了,肚子也圆了,穿的也好了,也会讲究了,也有派头了。那他的生命长进怎么样?生命一点儿也没长,就是吃得、穿得好了,人也长胖了,吃得脑满肠肥。在大陆那种恶劣的环境之下,人要是真体贴神的心意,即便吃点好的,住个条件好的接待家庭,人也胖不起来。那能吃到脑满肠肥的人是哪类人?就是天天惦记一日三餐都吃什么、喝什么,能享受到什么的人。这类人有一顿饭没吃好就没心思作工作、尽本分,肚子里不满意,心里就不平衡了,“今天吃得这么差,都没有肉,吃完饭也没伺候茶水,那我就不搭理你们,你们交通教会工作我就不说话,就报复你们,谁让你们不给我做好吃的!就吃这样的饭还想让我给你们交通,门儿也没有!”他心里这么想,但嘴上还不能这么说,就说“昨天熬夜太晚了,下午我得睡一觉”,这是不是个大骗子?他一觉睡到下午四五点,很多人在那儿等着他也不想起来,突然闻到苹果味了,他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深怕吃不着。他就这么作工作,就这么尽本分。这些人无论走到哪儿,无论怎么吃喝神的话、听讲道,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存心、目的,也不会放下他们的野心、欲望。所有物质的东西是他们今生追求的目标,吃得好、穿得好、享受好的待遇是他们此生信神追求的目标。他们认为这辈子信神要是能一直这样吃上好东西,穿上好衣服,住着好房子,而且还能有弟兄姊妹拥护着,能骗到这些此生就足矣。在世上出力打工挣不了多少钱,做生意挣钱也不容易,也享受不到这些。所以,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信神好,不用费多大力气,光动动嘴、跑跑腿,担点风险,就能吃好的、穿好的,还能让很多人伺候,享受人上人的待遇。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太好了,信神享大福了。所以,他时常在弟兄姊妹面前言不由衷地说,“神赐给咱们的太多了,丰丰富富,超过了人的所求所想”。他说的这些话是对,但与他个人的追求,与他的人品还有他的心思、存心、目的完全是不一致的,他说的话全是骗人的,他外表的跑路、花费也都是骗人的,他内心的盘算、他的存心与贪心那才是真实的,这就是这类人的人性品质。无论做什么,无论走到哪儿,这些物质的享受在他们心中是占第一位的,他们永远不会放下,也永远不会忘记,无论你怎么交通真理,无论你怎么交通神的心意,他们仍然死抱着这样的欲望与贪心,带着这样的存心与目的去尽本分,无论是有地位还是没地位,他们的存心是不变的。

案例二 出国不成引发怨恨

有一个人在我们出国之前跟我们在一起,当他知道自己能跟着一起出国时挺高兴,觉得“终于有出头之日了,终于能跟着神享大福了,之前与神同受苦,今天终于得着报酬了,这是我应该得的,别人都不配。从神作工开始我就跟着神受苦,我们是同甘共苦的难兄难弟,所以这好事没有谁也不能没有我,我就应该享受这好处”,他是这么想的。但是跟他近距离接触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人说话、做事让人恶心,不通灵,人性还不好,他的本性、人品还有他身上的问题就逐步地暴露出来了。暴露出来之后他是不是就得挨对付了?有时候对付得严厉点,有时候就轻描淡写地说一说。时间长了,他觉得,“这下完了,上面把我看透了,看来出国没希望了,也不提这事了,是不是不带我出国了?”他心里就打鼓,就疑惑了,“要是不带着我,我就得另作打算了”。他在心里盘算的时候,你能看出来吗?他外表不露,还跟人正常地交往、说话,人就看不出来。有一天他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只留下一封信,写着:“我信神这么多年,作了挺多工作,如今要出国了,我也不配,以后的光阴我就弥补,神厌憎我那我就离开神,不让神看着厌憎。”这话听着像点人话,还没大问题,接下来他还说,“我这个人生来就是这样,跟谁在一起就只能被人利用,能与人同受苦,不能与人同享福”。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认为神把他利用了,说让他出国是骗他,其实就是想利用他,利用完之后再想方设法把他踹了。他说的最严重的话是什么?“我这人跟谁在一起都是能与人同受苦,达不到与人同享福。”意思就是:“我跟着你们受了那么多苦,担那么多风险,我要与你们同享福的时候,你们就不愿意了。”他这话是怎么来的?就是那时候在大陆环境不好,遭受迫害,他认为“我跟着你们,还保护你们,处处给你们带路,跟你们一起受苦,出国这是要享福了,你们就不想带着我了”,他心里就抱怨了,因为这事产生怨恨。他嘴上说“神厌憎我,我离开神,我不让神厌憎”,其实心里在怨恨,“你们出国去享福了,想把我甩了”。事实上是这么回事吗?(不是。)他认为对付修理他是想把他甩了,他认识不到自己有问题,反而还认为“我跟神能同受苦,就应该与神同享福,你务必得让我进国度,让我成为国度子民,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应该撇下我”,他是不是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是什么实质?这就是保罗的实质。他信神受苦付代价是为了得冠冕,他没有真心,也不追求真理,就是搞交易。一旦这个交易失败了,他吃亏了,得不着了,他就能气急败坏,产生怨恨。说他产生怨恨还有点早,接下来这个人怎么样了呢?后来这人就去做生意了,找了一帮小姑娘围着他转,他就不往好道上走了,什么坏事都干,破罐子破摔了,意思是:既然跟随神得不着福,得不着冠冕,那我就不信了,我就像外邦人一样。他信神的时候,你怎么也想不到他能做这些事,能走这样的道路,他是这类人,但是一旦他气急败坏的时候,他所表现的与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这就是他的本性暴露了。之前他不做这类事纯属是环境不许可,另外他还在隐藏着、伪装着,约束着不做。真要是好人的话,无论临到什么环境,首先得守住自己的本位,得知道自己是谁。另外,真要是有点人性的人,能不能做没人性的那些事、那些勾当?绝对不能。这样的人信神能不能得着真理,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为什么不能?这跟什么有关系?他追求的是什么?他信神不追求蒙拯救,蒙拯救对他来说就是个空词,是一句好听的话,他心里追求的是赏赐,是冠冕,是好处,今生要得百倍,来世要得永生,要是得不着这些,那他就不信了,就原形毕露了,什么坏事都干。他心里存的不是蒙拯救,不是神的心意,不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他存的是什么?就跟保罗心里存的一模一样,今生要得百倍,来世要得永生,要得大福,掌大权,戴大冠冕,要与神平起平坐,他存的是这些东西。所以,每当神家有一些福利的事或者有什么好处,他就要争,就开始论资排辈了,琢磨谁有这个资格享受、谁没这个资格,不管别人有没有资格,首先他有这个资格就行了,他心里就踏实了。他把自己的位置排在前面,然后就理所应当地享受神家的这些福利。比如出国这事,他首先认为自己就应该有份,多数人都不如他,没他有功劳,没他有资格,没他信神年头多,没他作工作时间长,没他了解上面,他以各种借口、以各种判断的方式来排列自己的名次,不管怎么排都是把自己排在前面,排在有资格的行列当中,最后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该享受这个待遇。一旦得不着的时候,一旦他认为这个待遇要与他失之交臂的时候,他的火气就出来了,天然就暴露了。一旦这些幻想破灭的时候,他就要做事了,就气急败坏,就要与神讲理了,而不是顺服下来寻求真理。可见,他心里已经被他追求的这些东西占满了,他平时的追求没有丝毫是与真理相符的。他无论作了多少工作,他的目的、存心无非就是与保罗一样得冠冕,而且从来也没有放弃过,死死地牢牢地抓住不放,不管你怎么说、怎么解剖,他也不放。所以到关键的时候,他的身量就被显明了,他对神有无真实的顺服、他有无真理实际也被显明了,他的追求、他所走的道路在此时此刻也被显明出来了,更甚至他这个人的人性品质在这件事上也被显明出来了。这是其中的一个案例。

无独有偶,在出国这个事上跌倒、显明的不止这一个人,还有一个女性。一开始也是计划让这个人跟着一起出国,临到这事她心里很高兴,就开始为这事筹划、准备,后期因为种种原因她不能出国了。当时因为环境太危险,就没有通知她。在一次聚同工会时,她知道了这个结果。你们分析分析这个人知道这事之后能有什么后果?(她可能会气急败坏,跟神讲理。)对了,你们对这类人的人性品质有点摸透了。这类人就是这样,不管在什么事上都不吃亏,就要占便宜,什么事都要比别人强、比别人好,什么事都要拔尖,什么好处都要得,要是没她的份就不行。当她得知这事之后,当时就火了,鬼相露出来了,就教训这些同工,向这些人撒气。她的火是怎么来的?她明着是冲弟兄姊妹发火,事实上是冲着谁?(冲着神。)就是这么回事。那她发火的原因是什么?根源在哪儿?就是她要得的好处没捞着,目的没得逞,这便宜没占上,被别人占去了,没她的份,她就气急败坏,再也伪装不住了,心里的不满、怨气就完全发泄、暴露出来了。以前上面做什么事她都要先知道,总想跟上面接触,不跟弟兄姊妹来往,她始终把自己当成是上层人物,不是普通的一员,所以她就认为这次出国应该有她的份,没有谁也应该有她,她是第一人选,她应该享受这个待遇,这是她心里真实的想法。现在一看享受不着了,这些年受的苦全白费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地位、想要的待遇全没了,在这一刻全化为泡影了,这么大的好处居然没捞着,居然把她落下了,她就认为自己在神心中的地位也不高,也就是个普通人。她心里的那道防线就彻底崩塌了,她再也不装了,再也不包着裹着了,就开始撒泼、骂人、发泄、发火,暴露天然,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了。后来,她被打发到一个组去尽本分,在尽本分期间做了很多坏事,最后这个组的弟兄姊妹联名写信要求开除她。开除的原因是什么?弟兄姊妹反映她作的恶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罄竹难书!就是她作的恶太多,性质太严重,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也不是一两件事能说完的,她作的恶不胜枚举,激起民愤了,教会就把她开除了。她作这些恶是在她临到出国这件事之前所没有作的,那为什么在这之后能作呢?就是因为出国这件事她未能如愿以偿。可见,她所作的这些恶,她所暴露出来的这些事,纯属就是因为她没得着这个好处而产生的一种报复、发泄。你们说一个真实追求真理的人,一个有人性的人,就算不明白太多的真理,在临到这样的事时,能不能产生这些表现?能不能流露出这些东西?但凡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有点廉耻的人都不会做这些事,都会克制。虽然心里有不高兴、不满意,也有点心酸,但是想想自己也就是个普通人,不应该争,信神应该追求真理,一切顺服神的摆布,人不应该有什么选择,人就是个受造之物,没什么了不起的,难过两天也就过去了,该怎么信还怎么信,不会因此作恶报复,也不会为了这事去发泄。而不追求真理的人,人性品质极其恶劣的人,在这样一件小小的事上就能暴露出这么多之前从未有过的恶行,这就说明问题了。说明了这一类人的人性实质,也说明了这一类人的真实追求,就是他的本来面目借着这件事的显明完全暴露在光中了。首先,他们完完全全地具备了敌基督的实质,其次,他们从来不追求真理,也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个蒙拯救的对象,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他不追求顺服神,只追求地位、享受,只追求好的待遇,只追求与神平起平坐,神享受什么他就跟着享受,这样就不白跟随了,他就追求这些。这是这类人的本性实质,是他们的本来面目,也是他们的内心世界。这一件事就让他二十年的信神生涯画上了句号,就这样付之东流了。

你们说这两个人现在应该是在教会还是在哪儿?(在外邦世界。)为什么这么说?你们是怎么判断的?是根据什么说的?(因为他们是不信派,他们信神不是为了追求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样的人最终站立不住,只能回到世界上。)最终站立不住,但现在还没到最终他怎么就没影了?你得看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有心理活动才能做出这些事,作出这样的选择,在这事上他是怎么判断、怎么分析的,能导致他选择那样的道路。他心想:“我信神这么多年,受了很多苦,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出头,能跟着上面吃香的喝辣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出国了,这是多大的好事啊,这是信神之前都不敢想的,这就跟信神得冠冕一样。但是这么大的好处竟然没我的份,我得不着了。以前我还觉得我在上面心里有一定的位置,现在一看不是那么回事,看来我跟着神也得不着什么好处,出国这么大的好事都没想到我,以后得冠冕不就更捞不着了吗?还不一定轮到谁呢,看来我是没希望了。”他觉得没希望了还愿意跟着吗?他以前的受苦付代价都是为了什么?都是为了那点希望,为了心里仅存的那点念头,他才那么做、那么表现的。现在他的希望破灭了,那点念头也没有了,他还能信下去吗?还能安心在神家呆着尽本分吗?能甘心就这样什么也不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吗?敌基督这类人的野心欲望那么大,他绝对不甘心自己的付出、自己的代价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他梦寐以求的是他的代价、他的付出能换来冠冕、好处,就是神家不管有什么好处都得有他的份,没有谁的都行,没他的不行。野心这么大、贪欲这么大的人能不能无偿地尽本分、无偿地付出呢?绝对达不到。有人说:“你让他追求真理,他听的真理多了不就达到了吗?”还有人说:“神刑罚审判他不就改变他了吗?”是这么回事吗?神不刑罚审判这样的人,不拯救这样的人,神要淘汰的正是这样的人。我说的跟刚才你们说的有什么不一样?你们说的是不是他真实的心理活动?是不是这类人实质的表现?(不是。)那你们说的是什么?(是感觉和空洞的理论。)你们说的带点分析、判断的性质,是在理论的基础上对他作出一个判断、一个定义,并不是他本人真实的想法与流露,也不是他真实的观点。这是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的一种表现。有好处没得着,有福利没享受着,自己没占着便宜,就气急败坏了,对信神、对追求真理就失去信心了,不愿意信神了,就想逃跑,就想做坏事,借着做坏事来发泄、报复,发泄对神的误解、对神的怨气。这类人是不是该处理?该不该让他在教会中继续尽本分?(不该。)那对这类人应该怎么处理?(开除。)有没有人因为出不了国就不信的?(有。)这类人是什么人?因为这点事还能不信神,这样的人都谈不上真信假信,人品太低下了!

案例三 回到农村老家就没法活了

有些人生在农村,家庭生活不太富足,生活用具也简单,屋里除了一张硬板床、一个衣柜和一张写字台,没有别的家具,地面就是砖地或者土地,连水泥地都没有,很简陋。这样的人信神后尽上了传福音的本分,到了一些富足的地区,她一看这里多数弟兄姊妹家里铺的不是木地板就是瓷砖,墙上贴的是壁纸,特别干净,每天还都能洗澡。屋里家具也多,有电视柜、大衣柜,还有沙发、空调,卧室里是席梦思床,厨房里有各种电器,冰箱、微波炉、烤箱、炉灶、抽油烟机等等,看得眼花缭乱。另外,这种大城市有的地方上下楼还能坐电梯。她在这个地方开了眼界,作工作、传福音一段时间后就不想回去了,因为什么?她觉得,“家里那个土房哪儿都不如这儿好,同样都是信神,人家这生活怎么就比我家好这么多呢?人家是天上的生活,我家简直就是在猪圈里生活,比人家的差太多了。”这一比她心里就难过,就更不想回去,更留恋这个地方了。她心想:“要是让我长时间在这儿作工作,我不就不用回家了吗?那土窝太不是人呆的地方了。”她在大城市呆了一段时间,学会像城里人那样吃穿、享受了,学会像城里人一样生活了,她觉得这日子过得太好了,人有钱就是好,穷就是没出息,就是被人瞧不起,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她越想越不想回去,但是没办法,因为某些原因还得回家。回到家之后,她心里五味杂陈,特别难受,一进屋看地是土地,往炕上一坐硌得慌,一摸墙都是土,想吃点什么好东西,说出名字谁也听不懂,晚上想洗个澡都没有条件,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太低贱了,就埋怨父母穷得要什么没什么,总跟父母发脾气。自从回来以后,她就像变了个人,看家人不顺眼,看自己家也哪儿都不顺眼,觉得真是土到家了,没法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要是再生活下去就得憋屈死。出了趟远门,长了点见识,还成坏事了,把她父母气得直上火。她那时候就有一个念头,“我父母要是不信神,我要是不信神,我们家的生活肯定比现在好,就算睡不上席梦思床,起码能吃点好的,地上也能铺瓷砖”,她认为这是信神导致的,信神就得受穷,信神就过不上好日子,就吃不上好的、穿不上好的。从那以后,这个曾经叱咤几个省的“巾帼英雄”“女豪杰”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整天昏昏欲睡。早晨好不容易起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打扮、化妆,然后再穿上城里人常穿的那套衣服,黑着脸,就琢磨什么时候能摆脱农村的生活过上城市人的生活。她以前讲的道、立的心志全没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是不是信神的人都不知道了,变化得就这么快。就因为长了点见识,改变了一下生活环境、生活质量,就把一个人显明了。

以前这个人各处传道、作工,心志大,劲也大,但这些都只是外表,她内心深处追求什么,她喜欢什么,她是哪类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一次去城市的经历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现状,一段富足生活的经历彻底改变了她人生的方向。究其原因到底是什么?是谁改变了她?难道是神吗?肯定不是。那是什么原因?是因为环境显明了一个人,显明了一个人的本性实质,也显明了一个人的追求与所走的道路。她走的是什么道路?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不是彼得的道路,不是蒙拯救被成全之人的道路,不是追求尽到一个受造之物本分的道路,而是敌基督的道路。这个敌基督的道路具体地说就是追求名誉、追求地位、追求物质享受的道路。这就是这类人的实质。如果她追求的不是这些,她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样一个小小的环境的变化是绝对不会将她显明的,顶多是有点软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有点小小的难过,或是有点愚昧,但是不至于被显明得这样体无完肤。这类人追求的实质是什么?他们与外邦人追求的是一样的,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追求名利、追求邪恶潮流的人是一样的。他们喜欢外邦人时髦的打扮,喜欢外邦人对邪恶潮流的追随,更喜欢外邦人对肉体奢华生活的迷恋。所以在一次环境的改变之下,她的人生观,她对这个世界、对生活的态度彻底改变了,她觉得信神、追求真理不是最重要的,人活在这个世上应该享受肉体、享受生活,应该追求潮流,应该与社会上那些有气质的风流人物一样,走在大街上有回头率,让人羡慕,让人崇拜。有些人长了见识之后,因为追求真理,因为明白神的心意,他对这个邪恶潮流、对这个人类更能看透了,因为长了这些见识,因为接触了更多的环境,接触了各类人,他心里对世人所走的道路能更厌憎,更有分辨,更能完全放下,追求走神所引导的道路。而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人,那些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们一旦长了见识,接触了不同的环境,他们的野心、欲望不但不会收敛,反而更加膨胀、更加放大。放大之后,他们会更羡慕那些在世上享受得好、有钱有势的人的生活,而对信神的人的生活从内心深处产生了鄙视。他们认为多数信神的人不追求世界,没钱,没地位,没势力,也没见识,没有外邦人有气质,没有外邦人懂得享受生活,没有外邦人会摆谱,因此对信神这件事也从内心深处产生了抵触、敌意。所以,很多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从他信神开始到现在,虽然你还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一个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但等有一天一个合适的环境就能把他显明了。以前那些被显明的人,他们在被显明之前也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神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也能受苦付代价,看起来本本分分,是走正道的人,有信神之人的样式、体统,但是无论人外表怎么做,人的实质还有人所走的道路是经不住岁月与环境的试炼的。

无论一个人信神多少年,无论一个人信神多么有根基,如果他有敌基督的实质,他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那他势必会追求物质享受,追求奢华的生活,追求优厚的物质待遇,更追求得到各种好处,同时他也羡慕那些世人的生活态度与方式,这是必然的。所以,别看现在每个人都在听道、吃喝神话,都在尽本分,但不追求真理的人势必会追求那些物质的东西。这些东西占上风,一旦有合适的环境,他的欲望就会放大、会膨胀,一旦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是被显明的时候了。人不追求真理早晚得有这么一天。而追求真理、明白真理、有真理作根基的人,这些试探、这些环境临到的时候他能正确对待,能拒绝,能为神站住见证,也能在这些试探临到的时候分辨出什么是正面的、什么是反面的,能知道这是不是他所要的。就像有的女人无论多有钱的男人追她,她都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对方人品不行。有的女人不找对象是因为没有有钱人追她,要是有有钱人追她,给她买一条两万元的名牌裙子,她就动心了,如果再买一件十万元的貂皮大衣,或者大的钻石,漂亮的大房子、车子,她就恨不得把自己卖给他,立马就变了。那她原来说的不嫁人是真是假啊?那就是骗人的。所以说,有很多人说自己不追求世界了,不追求属世的前途、享受了,那是没有试探摆在他面前,没有这样的环境,一旦有这样的环境临到,他就会深陷其中拔不出脚来。就像咱们刚才举的那个例子,那个人就没拔出脚来,享受了一段时间城市的生活之后,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迷失方向了。要是把她放在皇宫,那她是不是得让她父母赶紧自杀,省得坏了她的名声啊?这类人为了自己的享受、名誉、奢华的生活、高的生活质量,什么蠢事都能做,不值钱,人格低下。这类人有没有追求过真理?(没有。)那她讲的道是从哪儿来的?她有道可讲吗?她讲的那不是道,是道理,她是在卖弄,在迷惑人,不是在讲道。她讲那么多道怎么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呢?她知不知道自己能走到这个地步?她看没看透啊?她讲那么多道,享受了一段时间城市的生活都站不住见证,胜不过这样的试探,那她讲的是道吗?明摆着不是。这是第三个案例。

案例四 骗取祭物还债

以前在大陆的时候,聚同工会需要找相对安全的地方,我们就找了一个接待家。这家人愿意接待,也帮着维护。但一段时间之后,这家人就开始动心思了,“看来你们是要长期在这儿聚会了,你们聚会离不了我家,我要是不趁机占点便宜那不是傻吗?”有一次聚同工会,参加聚会的人还没有到齐,她家莫明其妙地来了一个人,在她家客厅坐着就不走了。这个接待的人就来告诉说,这个人是来要债的,前几年借了他的钱还没还。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要债,这是巧合还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安排的?这就不得不令人怀疑了,这里有猫腻。这里的猫腻是什么啊?是不是这家人不安好心,故意把人叫来的?(是。)要债的人一直呆到有的同工快要来了还不走。这个接待的人打算怎么办?她是不是有预谋?(是。)后来我就告诉一个人拿钱给她,让她赶紧把这个债主打发走。给完钱之后,不到半个小时那人就走了。那个债主按常理不应该来了,但是这事还没完。隔了一个月,又一次同工来聚会之前,这个债主又来了,接待的人说上次只还了一部分,还没还完。她说这话是什么目的?让神家再替她偿还一次。还像上次一样,把钱给她之后要债的人就走了。后来再去那儿聚会,要债的人就没再来,因为这个债已经分两次替她还完了。她怕一次要那么多你不同意,就分两次要。你们说这钱该怎么算?是算神家借给她的还是算她赖神家的?(算她赖神家的。)实质上是被她骗去了。那为什么给她这些钱呢?不给行不行?不给倒也合理合法,但是同工会就聚不成了。那以什么名目给她的呢?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把这个钱给她就当是租她这个地方了,要是租宾馆、租体育馆不也得花钱吗?租那些地方不能聚会,也不安全,在这儿她帮着维护环境,有安全保障,神家花点钱替她还债,这算不算合理?(算。)只是这钱花得不是名正言顺,但在大红龙国家那种环境下,很多时候就得这么做。

有些人尽接待的本分不是心甘情愿,人性恶,咱们用他维护环境,那就得允许他占点便宜。但是这个便宜占去了之后,他还能不能蒙拯救?那就不能了。不是说神不拯救,而是这样的人达不到蒙拯救。他谁都骗,谁的便宜都占,尽点本分、预备点善行就总要捞好处,跟谁都讲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原则。他本着这个原则在神家尽本分,那他这个“善行”是怎么来的?是神家花钱买来的,不是他个人预备的,他没预备善行。他提供一个地方神家花了钱,就当是租的一样,这就与善行无关了,就不是他的善行了。一个人打着为神家提供地方接待弟兄姊妹这样的旗号骗取神家的财物,这是什么行为?这样的人人品怎么样?他的行为能不能蒙神纪念?他的人品在人心中、在神心中是什么档次?你预备善行是你个人该预备的,是为了你的归宿预备善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自己,不是为他人。你做自己该做的事,已经获得了报酬,该得的好处都得到了,在神的心里会怎样看你?你做好事是为了得利,并不是为了得真理、得生命,更不是为了满足神,那神还能拯救这样的人吗?不能了。他就预备这么点善行,尽这么点义务、本分,还要伸手向神家索取报酬,还要斤斤计较,还要想方设法地骗,得好处,一点不吃亏,像做生意一样,那这个善行就不是善行了,变成恶行了,神不但不纪念,而且还会取消、剥夺他蒙拯救的权利。这个接待的人让神家替他还钱,这带不带点诈骗性质?这就是敌基督做的事,要钱都不是光明正大的,带着诈骗的性质,借着一个机会就勒索。神拯不拯救勒索神祭物的人?(不拯救。)这样的人如果悔改了,如果是真信,该不该拯救?(不该。)为什么?(这样的人能诈骗神家,他心里一点神的地位都没有,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不信派。)不信派会不会悔改?敌基督这类不信派是不会悔改的。他做什么事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就是死也不会悔改的,他不承认自己做错事,不承认自己作恶,他悔改什么呀?悔改指的是有人性、有良心理智,能看清自己的败坏、能承认自己败坏的人说的。这个人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放过,就是个大骗子。这是第四个案例。

案例五 给神家干活索要工价

在大陆有一些比较危险、比较担风险的工作,需要有点头脑、具备一些条件的人去作。那时候有一个具备这样条件的人,上面就安排他作一项工作。作这项工作的时候,他提出一个要求,说自己一作这个工作就不能天天上班了,家里的生活有点难处,神家就给他一些生活费,他挺高兴就担起这个工作了,不过工作作得一般。一段时间后,他家的生活是没问题了,但又出了点别的事,他就跟神家反映,神家就又给了他一些生活费,保证他的生活能过得去,他勉勉强强地答应了继续作这工作。可是工作作得怎么样呢?全是一塌糊涂,他想做就做点,不想做就一点也不做,有时这项工作就耽误了,还得让其他人去补救,使这项工作受了一些亏损。后来神家就找这个人,让他好好作这工作,有什么难处神家继续帮他解决。他当面没直说,背后却跟几个弟兄姊妹说:“我缺的是生活费吗?那点钱能解决什么大问题呀?我作这个工作为神家解决这么大难处,神家也应该为我解决大难处,现在我儿子上学都没有学费,这事还没解决,我缺的不是那点小钱。”这是他的大实话,当面说不出口,背后发牢骚的时候暴露出来了。这事应该怎么解决?神家是继续用他还是另找他人?(另找他人。)为什么?他这个人的人品、实质已经暴露出来了。他不但要让神家负担他家的生活,还要负担他孩子的学费,之后又说他妻子有病,还要负担他妻子的医疗费,这胃口是不是越来越大了?他觉得为神家办这点事就是立大功了,神家应该无条件地提供他的一切所需。他要是上班的话,就能供得起他家孩子上大学了?就能担负起他妻子的医疗费了?不见得。那他为什么在神家作这么点工作就没完没了地向神家要钱呢?他是怎么想的?是什么观点?他认为神家离了他就没有人能作这工作了,所以就得趁这个机会找个名目向神家多要钱,不要白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就没有了,他是不是这个意思?他认为他作这工作是在打工挣钱,就应该敲诈神家一笔,过后一看敲诈不出来就不作了。这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不是。)

真心信神的人尽本分会怎么表现?有些人尽本分家里有什么难处都不说。有些贫困地区的人尽接待本分,弟兄姊妹去了都没有米下锅,出去现借他都不说。他要是说一声,神家能不能给?(能。)接待弟兄姊妹需要的东西神家可以负担,那他为什么不说?你给他他都不要,出去借了之后自己再慢慢还,就是不要神家的。而敌基督这类人恰恰相反,什么也没做就先讲条件,先伸手索要,他的手怎么伸得那么容易、那么“仗义”呢?这一类人是不是没有廉耻?要完一笔又一笔,不给钱就不做事,不见兔子不撒鹰,“你给我多少钱我就干多少钱的活儿,这笔钱不给休想让我给你干别的。我就是打工的,不占便宜我就不干,我担着风险尽本分,得有便宜,得够本,不能吃亏”,所以他该要的东西一定得要,还得找借口要,绞尽脑汁地要,想方设法地要,要是能给更好,不给就甩手走人,也不吃亏。另外,他觉得神家作这些工作都担着风险,要是不给他怕他会告,而且神家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就得用他,用他就得给他钱。这是不是带点诈骗的性质,带点趁火打劫的性质?这类人算不算信神的人?这就是神家以外的不信派,连教友都不是。教友一看信神的这些人挺好,还帮着掩护,帮着做点什么,这样的人还能蒙点福。而敌基督这类人信神纯属就是为了得好处,得不着好处就什么本分都不尽,什么义务都不尽,没有丝毫的花费,神家安排他尽点本分,他先问有什么好处,如果没好处就不做事。这跟外邦世界的那些诈骗犯有什么区别?这些人还想蒙拯救,还想让神给他祝福,这是不是异想天开?这些人如果不是没有廉耻、人格低下的话,心里怎么能想出这些歪道呢?尽本分怎能是这样的态度呢?你们能不能做出这些事来?(也能。)能做到什么程度?有没有底线?觉得做到什么程度就算是挺严重了,不能再做下去了?(有时候会感觉心里受责备,良心受控告,还有时害怕别人会把自己做的事揭露出来,就不会继续做了。)人不管做什么事,人的人性品质太重要了,一个丝毫没有廉耻的人,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那就是一个着着实实的恶人,做什么事都没有底线,都不凭良心。人性里没有良心的人是什么人?是畜生,是魔鬼,神不拯救。能在神作工期间欺诈、勒索神的祭物的,向神家索取报酬的,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以为神家好欺骗,神家的东西不归哪个人管,也不归哪个人所有,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地随便占有、欺诈,就认为这是占便宜了。这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这便宜虽然不大,但你占了后果是什么?你的性命就没了。

人要是真有点人性、有点良心,能做出这些事来吗?你信神还能欺诈神,还能勒索神的祭物,这是什么东西?这还是人吗?只有魔鬼才这么做,畜生都不会这么做。就连狗都能为主人看家护院,为主人无偿地尽自己的义务,但这些人连动物都不如,尽点义务就觉得吃亏了,尽点责任出点力就觉着不舒服、不平衡,觉着被利用了,就想方设法地找平衡。你信神神保守你,神带领你,赐给你这么多真理,你怎么不思还报呢?你不思还报神都没追究,你尽点义务就到神这儿来找平衡,尽点义务就想勒索,就想诈骗,就要想方设法地补回来,这是不是找死?神给你的还少吗?按人的表现,人配得什么呀?人今天所享受的、所拥有的,是人配才得来的吗?不是,那是神赐给你的,是神祝福给你的,你都偏得很多了,神无偿地赐给你生命,赐给你真理,赐给你道路,你还报给神什么了?尽点自己的义务、本分心里就难受,觉得亏了,就想方设法地找平衡。你找平衡可以给你,但给了你之后你还能蒙拯救吗?到有一天这些人就知道了,到底什么最重要,什么最有价值。这些具备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们永远不知道真理的价值,到有一天结局显明的时候,一切都显明、公开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到那时候是不是就太晚了?万物的结局近了,万物都要废去,唯独神的话、真理要永远长存,而具备真理、实行出神话的这些人与神的话共存,与真理共存,这就是神话的价值与威力。而敌基督这类人永远看不透这一点,所以他们想方设法、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在信神的过程当中打着信神的旗号为自己谋取各种福利,甚至用更拙劣的诈骗手段骗取神的祭物,侵吞、霸占神的祭物,这些人的所做所行被一笔一笔地记在了神的记事簿上,到有一天结局显明的时候,神会根据这些来定各人的结局。这些事都是真实的,不管你信不信,这一切都会显明的。这是第五个案例。这个人怎么样?人格是高尚还是低贱?(低贱。)在神来看这不是尊贵的人,而是卑贱的人,简称“贱人”。

案例六 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

有很多人信神之后总追求有地位,追求被人高看,总想在神家做佼佼者、领头羊,并且为此受苦付代价、撇家舍业,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带领。当了带领之后,这些人的生活真是不一样了,以往他脑海当中当官的那个形象、作派甚至穿着打扮就一点点地活出来了,学会打官腔了,学会支配人了,也学会让别人为自己办私事了,简称学会当官了。他们到一个地方做带领就是到那个地方做官去了,做官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涉及到肉体享受这事了。这些人做了带领以后跟以前不一样在哪儿?吃的、穿的、用的都不一样了,吃饭讲究营养丰富、讲究味道了,穿衣服讲究牌子、讲究品位了。他在一个地方当了一年带领以后,吃得又白又胖,身上穿的从上到下都是名牌,用的手机、电脑、家用电器全是名牌。他不当带领时有这条件吗?(没有。)那当了带领以后也不挣钱,他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是弟兄姊妹施舍的还是神家分配的?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神家给每一个带领都分配这些东西?(没有。)那这些东西他是怎么得来的?总之,这些东西不是他个人劳碌得来的,是他有了地位做了“官”之后享受地位之福勒索来的,是诈骗、吞占来的。在各地教会当中,你们接触到的各级带领工人中有没有这样的人?刚当上带领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不到三个月,名牌电脑、手机都有了。有的人一当上带领之后就认为自己应该享受高规格的待遇,出门得坐车,用的电脑、手机也得比普通人的高档,而且都得是名牌,款式旧了就得换新的。神家有这些规定吗?神家从来没有这些规定,弟兄姊妹也没有一个人是这样认为的。那这些带领享受的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一方面是他们打着作神家工作的旗号从弟兄姊妹中间勒索,让有钱的人给他买的,另外就是挪用、偷吃祭物自己买来的。这是不是骗吃骗喝的货?这跟前面举的那几个案例里的人有没有区别?(没有区别。)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都是利用地位之便贪占、勒索祭物。有人说:“在神家作工作,当带领工人就没资格享受这些吗?就没资格与神分享神的祭物吗?”你们说有没有?(没有。)如果因着神家工作需要买一些东西,这方面神家有规定可以买,但这些人是在规定的范围内买的吗?(不是。)你们从哪儿看出不是呢?(如果真是工作需要的话,他会觉得这些东西能用就行,但是敌基督追求的是高端、名牌,用的都是最好的,从这一点就判断出他是利用自己的地位达到享受这些物质的东西。)对了,这些东西能用就可以,他为什么要用那么高端、那么贵的呢?另外,他买这些东西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其他人决策、同意?这是不是问题?如果有其他人参与决策的话,所有的人都能同意他用这些高端的东西吗?绝对不能。很显然,他能拥有这些东西是偷吃祭物得来的,这是明摆着的事。还有,神家有规定,每处教会无论是保管祭物还是配搭作工作都不是一个人的事,那为什么他一个人就能随便动用、花销祭物呢?这就不合原则。他这个性质是不是就属于偷吃祭物啊?在不经过他人同意、许可,更不通知其他人,没有任何人知情的情况下,他买了这些东西,得到了这些东西,这是不是带点偷的性质?这就叫偷吃祭物。偷吃就是骗,为什么叫骗呢?就是他打着作神家工作的旗号买这些高档的东西,获得这些东西,这种行为叫欺诈,叫欺骗。这么定性过不过分?是不是上纲上线?(不是。)

不仅如此,这些所谓的带领在一个地方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弟兄姊妹在世上做什么工作,有什么人脉,他从这些人身上能捞取、获得什么好处,能利用怎样的关系,他都摸得一清二楚。比如,弟兄姊妹谁在医院工作,谁在政府部门工作,谁在银行上班,谁是企业家,谁家开商店,谁家有汽车,谁家有大房子……这些他都摸得清清楚楚。这是他工作范围内的事吗?他摸清这些事干什么?他想利用这些关系,利用这些在世上有特殊职务的弟兄姊妹为他效力、为他服务,提供方便。你以为他是要作工作,要针对不同的人交通真理啊?是那么回事吗?有些人在一个地方作工作,弟兄姊妹家里的情况,谁多大岁数了,家里有几口人,生活条件怎么样,他不打听也不关心,他就打听这一片教会谁传福音果效好,谁是追求真理的人,谁尽本分有忠心,谁打岔搅扰。这类人是真正的带领工人。那敌基督做这些事吗?(不做。)他做什么事?他为自己谋取好处、利益做事,作铺垫,教会的工作他才不上心,不当回事呢。所以说,他在一个地方扎稳脚跟之后,弟兄姊妹谁能为他提供什么服务他基本上都摸得差不多了。比如,谁在药厂上班,他有病的时候能给他提供免费的药,提供进口的好药;谁在银行上班,能让他存款、提款方便;等等这些他都摸得很清楚。他把这些人供起来,无论他们人性好孬、是否追求,他把这些人召集到自己跟前,充当自己的帮手、羽翼,为稳固他在教会的地位效劳,来维护自己的势力。所以说,看一个教会带领是否作实际工作,你就问他当地那些弟兄姊妹都是什么情况,就能看清他到底是不是作实际工作的人。有些人对教会当中弟兄姊妹家庭的事以及他们的生活环境都摸得一清二楚,你问他谁在药厂上班,谁家开商店,谁家有车,谁家生意做得大,谁在当地什么部门工作能替弟兄姊妹办事,这些他说得清清楚楚;要是问他谁追求真理,谁尽本分应付糊弄,谁是敌基督,谁牢笼人,谁传福音果效好,当地有多少福音对象,这些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哪?他就想把所在之处的这些人脉都利用起来,都联合起来,变成社会小团体,所以他所在之处不能称为教会,被他这么一搞就变成社会团体了。他们这些人到一起不是互相敞开心交通自己的经历认识,而是看谁的关系硬,谁在社会上的地位高、成就大,谁在社会上是名人,谁在社会上有势力,谁能为带领提供特别的服务、好处,那谁在带领心中就有地位。这是不是敌基督做的?(是。)敌基督这是在做什么呢?这是在建造教会吗?这是在拆毁教会,在破坏教会,搅扰打岔神家的工作,搞独立王国,搞私人团体,搞党派,这就是敌基督做的。

我跟你们接触这么多年,你们家里是做什么的,谁家里是什么经济条件、什么背景,我打不打听?(不打听。)为什么不打听?打听那些事没用。神家不是社会,不需要套近乎、拉关系,打听这些跟信神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把神家变成社会。不管你的家庭背景是什么,是穷还是富,你生活在什么环境,是城市还是农村,都无所谓,你要是不追求真理,你以前在社会上的地位再高也没用,在我这儿都不看。我和人聊天从来不问他家的情况,他要是愿意说我也听听,但我从来没把这些当成重要信息去打听,更不想从中掌握什么信息来利用人。而敌基督打听这些可不是为了聊天,而是为了从中谋取好处。比如,谁家开保健品店,能让他买到批发价的保健品,他就跟这家关系很要好,或者谁的朋友能利用起来给他买到好东西,他就记住了。他把这些“关系户”,这些他认为的特殊人才都列入记事单,到关键的时候用,他认为这些人在神家是顶梁柱,这些人有用,这对吗?(不对。)不追求真理的人,属世界、属撒但的人,他们把这些看得比生命、比真理都重要。如果一个带领一听说谁原来在社会上就是普通工人,不管这个人信神多追求,他都不想搭理,一看谁原来是干部,家庭生活富足、优越,过的是上层人的生活,他就溜须拍马,这是不是好带领?(不是。)你们有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待遇?你们遭受这样的待遇之后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感觉神家也没有爱,没有温暖?敌基督代表神家吗?他不代表神家,他代表撒但,他的所作所为、他的实质是属撒但的,跟真理没有丝毫关系,他只代表他自己。还有一些敌基督在当地掌握、联络了这些关系户以后,就利用这些关系为他办一些私事,甚至为他的家人安排工作,你们说这类事有没有?(有。)敌基督太能做出这类事了。一个没有良心、没有廉耻的人,一个自私卑鄙到极处的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什么不合真理、违背道德、违背良心的事都能做得出来。所以说,敌基督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办私事、谋取福利这类事,在他们来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应该拿出来分辨、认识,正如外邦人所说的,“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这也是敌基督做带领所追求的目标。正如他们所追求的,他们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地做着,没有丝毫的责备,理所当然地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职务之便要挟弟兄姊妹,向弟兄姊妹提出各种各样不合原则的作法、要求。有些糊涂没有分辨的人就勉为其难地被他利用,被他支使,甚至有的人自己掏钱为他办事还不能说,还认为这是在尽本分,是在预备善行。我告诉你:其实你错了,这不是在预备善行,这是在助纣为虐,是在助长恶人的威风。为什么这么说?你这么做不合原则,你不是在尽本分,你是在给敌基督个人谋取福利,在为他个人办私事,这不是你的本分,不是你分内的事,不是神交给你的托付,不是神家的工作,你这是在伺候撒但,为撒但效劳。为撒但效劳神纪不纪念?(不纪念。)那神纪念的是什么?圣经中有一句话,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神是这么定规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能做在最小的一个弟兄姊妹身上,那这事肯定是按原则做的,是按神的要求做的,不是看人的地位高低,而是按原则办事。有些人只为有地位的人办事,出力效劳,对这些人前呼后拥,没地位的人让他办事,哪怕是他该尽的本分、责任,他也丝毫不搭理,那他所办的事被定性为什么?在神那儿就被定性为是为撒但效劳,神丝毫不纪念。可以说,敌基督个个都是恶人,没有人性,没有良心,人格特别低下,这些人早晚都得被开除。这是第六个案例。

各样弟兄姊妹我都接触过,各种人也都见过,但能相处的人比较少,相对诚实一点的、能说心里话的我愿意接触,不管他有什么败坏流露、有什么偏差之处,只要他愿意交通真理、能接受真理就可以相处,对于诡诈人、好占便宜的人我不搭理。有些人在我面前总想显露自己让我高看,总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欺骗我,这样的人就是魔鬼,让他有多远走多远,永远不想再见他。人有软弱、缺少我能扶持、供应,你有败坏性情我能跟你交通真理,但是我不跟魔鬼打交道,我不听魔鬼说话,不听魔鬼解释。一开始刚接触的时候,你是初信,有些真理不明白,能办愚昧事、说愚昧话,咱们交通真理。如果你也明白一些真理,但是你就要无理取闹,跟我打横、找茬,那我就不客气了。为什么不客气呢?你不是能蒙拯救的人,我对你客气什么?客气就是能包容、能忍耐,我忍耐的是愚昧人,是普通的败坏的人,不是仇敌、魔鬼。如果魔鬼仇敌假装对你说好听的话,收买你、骗你,让你一时高兴,你能不能相信他说的话?(不能。)为什么?他的本相已经暴露了,他的实质是什么东西在一件事上就彻底显明了,就被看透了,这样的人不可能追求真理,更不可能喜爱真理,他是与真理为敌的,他是厌烦、恨恶真理的,这是属魔鬼的,把他开除,这样是不是解决得彻底?有些人说:“为什么不给他留点余地呢?”这类人没有悔改余地,他不可能悔改。就如撒但一样,神无论怎么全能智慧,在它那儿看这都不是神该有的实质,它不把神当神待,它认为它的诡计是智慧,它的本性实质是真理,而神不是真理,这就完了,就注定它跟神敌对到底了。所以说,属恶人的这类人注定不能喜爱真理,也注定不能追求真理,所以神不拯救他们,将他们清除出教会,开除出神家,这是最正确的决定,一点没错。

今天所交通、解剖的这些敌基督,他们永远不会改变自己追求的方向与目标,他们追求一切向利益看齐,尽最大努力、绞尽脑汁地在神家骗吃骗喝,他们从来没有真心为神花费过,就是想骗吃骗喝,骗利益,骗好的待遇。他们认为神看不到,神不知道,神鉴察不了这些事,所以他们就一味地这样追求。当然他们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实质也是这样的,他们不喜爱真理,也走不上追求真理的道路,那他们注定就是被定为敌基督一类的人,这类人是神淘汰的对象,也是神家发现之后应该开除的对象。从你们发现一个人走敌基督的道路,到他做了一系列不合真理的事,再到他被定为敌基督的那一天,这就让每一个人看见了,敌基督是不会变的,他们最终的结局就是被神家开除,被神淘汰,他们变不了。那知道这些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有人说:“我们又不骗吃骗喝,我们追求真理,想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我们跟神走,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我们又不做敌基督,也不打算走敌基督的道路,我们知道这些案例有什么用?”对普通弟兄姊妹来说,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流露能给每个人一些警戒,让人知道什么道路是对的,哪些行为、哪些作法是合神心意的;对各级教会带领工人来说,这就是你们分辨敌基督的一些实证。分辨敌基督对教会工作有什么好处?就是便于你们能准确地辨别出敌基督,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将他们开除出教会,让教会变得更纯洁,不被这些敌基督搅扰、打岔、破坏,让真正追求真理、能真心为神花费的人有一个干净、清静的环境,不受魔鬼撒但搅扰。所以,分辨敌基督这方面的真理,无论是从事实、表现上来看,还是根据真理原则来分辨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这两方面都必须得掌握,这对自己的生命进入、对教会工作都有益处,这是你们应该明白的。

今天讲了几个案例,这些事都是敌基督凶恶、不知廉耻、丝毫没有道德底线的一些行为、作法与表现,这些表现与作法在你们身边应该都发生过,甚至在你们自己身上应该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这样的成分,所以你们在分辨敌基督的同时也应该检点、省察、反省自己的行为。有没有人说,“你总讲这些案例、这些是非,还讲那么细,这对我们进入真理有什么益处啊?现在本分这么忙,我们不爱记也不爱听。进入真理守住两条就行了,一个是顺服神,一个是好好尽本分,这多简单哪!”理论上是这么简单,但是细节、具体地说可不是那么简单。你明白的真理少,你进入得就粗糙、肤浅,你明白的真理笼统,那你所经历到的细节也就少,你在神面前就永远得不着洁净。神让人追求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人就需要明白这些细节。你们从这当中看到什么了?神定意要拯救你们,那就要跟你们求真,绝对不会含糊、糊里糊涂的,差不多就行了,大概就可以了,在神那儿没有大概、八成、也许、可能这些词。你要想蒙拯救,要想走上蒙拯救的道路,这些真理的细节都得明白。你现在够不上也没事,那从现在开始进入真理的细节也不晚。如果你就满足于尽好本分不出错、临到事能顺服这样的一种态度,那你永远进入不了真理实际。神所说的每一样真理,神所供应给人的每一样真理都有很多具体的细节,人如果不明白这些细节,就永远明白不了真理,也明白不了神的心意。神跟人较真,这是不是好事?(是。)无论在尽本分上,在人的顺服上,在人际关系上,还有人对待前途命运的事上,更甚至对于现在所讲的怎样分辨敌基督,怎样不走敌基督的道路,怎样摆脱敌基督的性情,这些人都应该逐一掌握。等你们真会分辨这些细节了,而不是只会讲一些简单的空洞道理,那你们就进入真理实际了。进入真理实际的人才有机会、有希望蒙拯救,光讲字句道理那就是效力。要想进入真理实际就得从这些细节做起,否则人永远也达不到性情变化。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四)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六)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先唱首诗歌:《国度礼歌 一 国度降临在人间》伴唱: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国度降临在人间。1 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我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我的本体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举起…

第十三篇

神恨恶大红龙的所有子孙,更恨恶大红龙,这是在神心中怒气的根源,似乎神要把所有属于大红龙的东西都扔在硫磺火湖之中焚烧净尽,甚至有时似乎神将要伸出手来将大红龙亲手灭没,这样才除去他的心头之恨。大红龙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畜生,没有人性,所以神在强压怒气的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话:“在所有的子…

作工与进入 四

人若真能按着圣灵的作工而进入,那人的生命会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地长起来的。按现在多数人的身量来看,人都是对生命根本不注重,而是注重一些外表无关紧要的事,或各处奔走,毫无目标、漫无天际地作工,不知要走向何方,更不知为的是谁,只是在“卑微隐藏着自己”。其实,在你们中间很少有人知道神末世…

实行 一

以前,人的经历法有很多偏差,甚至谬妄,因为人对神要求的标准根本不明白,所以很多地方人都经历偏了。神对人的要求是让人能活出正常人性,例如:在吃穿上有现代人的方式,可以穿西服佩领带,也可以学点现代艺术,空闲之余有点文艺娱乐生活,也可以照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相片,也可以看书学点有用的知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