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四)

2.敌基督的利益

今天接着上次聚会的内容交通。上次交通了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里敌基督的利益的第二条,这一条交通的是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不是?(是。)那你们先回顾回顾,做个大概的总结吧。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个主要交通了几点?(上次神交通两条,第一条是敌基督对待修理对付的态度,敌基督是从来不会接受顺服修理对付的,也不会把它当成真理来接受;第二条是敌基督在一个人群中他是怎样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的,会有哪些表现,敌基督的实质就是争,要争得自己的名誉地位。)那咱们今天接着交通。上次给你们留的作业是什么?让你们过后揣摩、交通的是什么?记没记住?(从神交通解剖敌基督的表现中对号我们自己身上有哪些敌基督的性情,还有就是凭着哪些敌基督的本性在做事。)这是个大题,小题是针对哪一条说的?(就是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地位都有哪些争的本性,对号我们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怎么流露的,为名誉地位怎么做事的,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与弟兄姊妹有哪些争名夺利的表现。)其他人有没有补充的?(神让我们交通敌基督这些表现的时候不要总是交通别人是怎么样的,而是要对号自己,交通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些与敌基督一样的性情与流露。)差不多就是这些。上次交通的敌基督在一个人群中他做事的至理名言是什么?这个是不是有印象啊?(敌基督的至理名言是“我要争!争!争!”)这个记住了。这个为什么能记住呢?(因为神说的这句敌基督的至理名言“我要争!争!争!”就是平时自己的表现和经常流露出来的东西,而且神交通的语气也比较生动,表达这句话的方式就是自己心里面的那种状态,所以印象比较深刻。)交通、解剖敌基督的各种表现、各类本性实质,有些时候就用一些生活语言,用一些人容易接受的语气与方式、让人印象深刻的语气与方式,再举一些与现实生活比较贴近的实例,对人认识敌基督的实质、认识自己都有很大的帮助,也有利于你们在现实生活中认识自己、经历神的话,更有利于人能改变这样的敌基督性情,是吧?(是。)你们作了以上一个大概的回顾,细节应该不止这些,还有挺多。你们听完交通之后应该做做总结,最起码每次交通完之后你们再聚会听几次讲道,然后大家做做总结。现在听你们回顾、总结上次交通的内容就是很陌生,就像是听了一年两年的感觉,没印象,就对其中的一个片段或一两句话、一两件事可能有点概念、有点印象,对更多的揭露敌基督实质性的认识与解剖多数人好像没有概念,也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你们在下面得多倒嚼多交通这些内容,不要听完之后放在一边一点儿不当回事,若是这样那你们进入真理就太慢了,不倒嚼不行啊!那你们教会生活怎么配合这些讲道啊?就是你们每周的聚会有没有交通这些讲道?或者有没有再听几遍最近的讲道交通,争取让多数人能对最近的讲道交通有印象、有深刻的认识,然后从中明白真理?有没有这样做?(神,每周聚会的时候会先吃喝神的最新交通。)教会带领、讲道员还有决策组负责教会生活的人都得负责这一项,才能作好教会工作。

(3)为自己谋福利

1)贪占神家财物

今天交通敌基督的利益的第三条——福利。什么叫福利?(得福,还有利益。)这解释得简单,就是字面意思。你们再补充补充,什么叫福利?(就是因着尽本分或在世上工作能得到一些物质与非物质的利益、好处、便利。)这个解释得对。福利就是在人所得工资以外的一些好的待遇,包括日用品、食物或者优惠券之类的,也指人尽本分的时候这个本分给人带来的便利条件与物质或非物质的一些待遇,这都是福利。解释了这个词的意思之后,你们是不是都知道这一条要交通哪些范围、哪些实例与表现了?现在你们脑海里是不是会闪出一些人的表现和做法,还有能做这类事的人?首先想到哪些人了?(利用地位之便吃教的人。)这是一类人。这类人也在尽本分,有的有地位,是各级带领工人或负责人,有的尽普通的本分,他们共同的一个表现是什么?他们在尽本分期间不断地为自己的肉体、家庭,为自己的享受去作一些工作、做一些事情。他们每天奔忙、付代价,念念不忘的一件事就是做这件事情或尽这项本分他们得的好处是什么,他们在计划着也在盘算着自己能从中享受到的便利条件、优惠待遇是什么。一旦知道了,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更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去获得这样的利益,获得这样的便利条件。在这事上,可以说他们是毫不手软也毫不留情,更不考虑自己的人格尊严。他们不怕弟兄姊妹对他们有不好的看法,更不担心神因此对他们会有怎样的评价,他们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图谋着自己利用尽本分之便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待遇。所以,这类人有一种在外表看并不能算是错误的想法与论调,那就是:“神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神家;我的就是神的,神的就是我的。本分是人的职责,因着本分所能享受到的一切福利这是神的恩待,人不能拒绝,应该从神领受。如果我不得的话,那就让别人得去了,所以在这事上不要客气,不要假装谦卑,更不要谦让,只要存着一颗顺服的心、存着一个坦诚的态度去争取,伸手接纳就行了。”他们把这样的福利当成是理所当然该得的、该占的一种待遇,就像一个人打工,他付出了时间、付出了辛劳,他所得的工资、酬劳是应该应分的。所以,即便是贪占了这些东西,争取到了这些福利,他们也不认为这是错误的、这是神所厌憎的,更不在意其他弟兄姊妹对他们有任何的看法。他们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一切,也理所当然地在争取着这一切,更理所当然地每天在心里盘算着这一切。这就是敌基督尽本分的一种常态,也是他们尽本分图谋个人利益的一种常态。那敌基督的心态是什么?“人尽本分那就得图点什么,既然我撇下家庭尽本分了,既然我为神、为神家提供了我的劳力、精力、时间,那我就应该享受到我所要享受的一切待遇。”他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是人不用争取神也应该赏赐给人的,他是这样的观点。所以,他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一直在为自己的福利打拼着,生怕这些福利中的任何一项被别人抢去,自己少得了,这就是敌基督尽本分的一种状态。他尽本分所有的存心、意图、目的,最终的归结点是什么?就是为自己图谋一切福利,否则人就是大傻瓜,活着就没什么意思了,敌基督是这个心态。

无论神怎么揭露敌基督的本性,怎么揭露敌基督不喜爱真理的表现,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这些存心与追求,他还在争取着福利。比如,有的人尽上了接待的本分,教会或者弟兄姊妹给这个接待家庭买了一些食物、用具,甚至给了一些钱财,如果是敌基督这类人在尽接待本分,他们为自己所捞取的好处那就不是一根火柴或一个小勺这么简单了。他说:“我把家提供出来接待弟兄姊妹,为弟兄姊妹的本分服务,那神家就理所应当提供一切的物质与钱财。我提供房子,给你们做饭,保障你们的安全,这就不错了,剩下的你们的吃喝用度应该由教会提供。”教会提供这些倒也没错,但这里要交通的是敌基督尽接待本分与其他真正尽这项本分的人的区别是什么。敌基督不只是表面上尽接待本分这么简单,他是有图谋的。他说:“我尽接待本分,那我就得图点什么,教会提供的一些吃的用的,我的家人就得跟着一起吃,随便用,我家都是神家的了,那神家的也是我家的。”这是不是敌基督尽本分的态度?(是。)所以自从尽上接待的本分后,有些人的心就开始变了,总在接待用的这些物质的东西和钱财上想来想去,如果没有人细追究,敌基督这类人得福利的机会就来了。什么机会呢?他在心里盘算:“一天一个人能花多少钱,剩下的钱就不给教会了,就归我了,这最起码是我的辛劳钱,这事谁也不能指责,这是我理所应当该得的!”他就把剩下的钱揣进自己腰包了。还有的敌基督找各种理由,就想把弟兄姊妹施舍的或者神家提供的一些物质的东西占为己有。有的地方等弟兄姊妹再去的时候,床铺上的床垫子没了,枕头被子没了,还有肉、菜也没了,人问的时候,他还说,“东西放时间长了就不好吃了,我们就给吃了”,这是不是有贪心的人哪?(是。)神家提供的一些物质的东西,再加上弟兄姊妹为接待家庭购置的一些东西,一拿到他的地盘就变成他的东西了,他随便用随便吃,甚至直接就当成自己的东西藏起来了,等弟兄姊妹再去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不见了。如果教会还需要用他这个地方就得再花钱买,弟兄姊妹就得再往他家拿。敌基督一看就乐了,“信神真好,干什么都没这个发财快,都没这个得东西方便。另外,教会丢了这些东西还没人敢告,你要是真去告,我就先告你!所以在这事上你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说。这东西我就占了,我就吃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神不偏待人,我把房子提供出来接待弟兄姊妹,这就是我的功劳,在神那儿是蒙纪念的。我贪点怕什么?这是我应得的!我吃点怕什么?你们能吃,我就不能吃吗?你们是神家的人,我不也是神家的人吗?我不但要跟着沾光,我还要单独吃,吃小灶!”这就是敌基督对待本分的态度。他尽本分就要得这些东西,他把这些看成是最大的福利,说:“这是神赐给的最大的恩典,没有再比这个恩典现实的了,没有再比这个祝福来得真实、实惠了,这可太好了!人都说信神是‘今世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这就应验这句话了,现在我就预尝到这个祝福了,真是神恩待啊!”所以,敌基督对于神家的东西是丝毫不客气地霸占,也毫不手软地据为己有。他们把神家的这些财物当成什么了?当成外邦人的公共财产来对待,都有贪心,都想把神家的东西占为己有,他们还认为这是尽本分该享受的恩典祝福。而且,他们从来不为此感到懊悔羞愧,也认识不到自己的人格低下、自己的邪恶,更甚至有一部分人越贪欲望越大,越贪野心越大。在他们尽接待本分的过程中,他们从来没觉得这是神所厌憎的事、这是得罪神的事,而是心里在盘算着攀比着,“谁家接待得着什么东西了,如果是我接待的话,那个东西就应该是我的。谁接待比我的日子过得更好了,吃得也更好了,我怎么就没占到那个便宜呢?”在这些事上他们也盘算,也争,一旦机会来了那是毫不留情,绝对不会放过。所以,敌基督在尽接待本分期间,小到一副鞋垫,大到神家购买的一些设备,他们都贪都占,借用尽本分的机会找各种借口、方式据为己有,侵吞神家的财产,而且还恬不知耻地说这是为了保护神家财产,这是他尽本分该得的。这些事就发生在信神跟随神的人中间。

敌基督在尽接待本分期间,也可能外表上表现出不贪不占,分文不取地接待弟兄姊妹,看到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他会赶紧给保管起来,但是对于神家一些贵重物品他们是绝对不会这样放手的。也可能一块钱的东西他们上交了,但是一百块、一千块或者一万块钱甚至更贵重的东西他们却毫不手软地揣到自己的腰包,据为己有。有些人在保管神家财物期间当地出了环境,知情人也可能逃到外地,也可能被抓捕了,他所保管的这些财物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这种情况下考验人的时候到了。真信神的人,喜爱真理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他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能守住这个本分,不会有任何侵吞这些财物的意念与想法。而敌基督则不然,他会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把这些财物据为己有。一旦知情人出事了,敌基督心里会暗自高兴,甚至为此而雀跃,马上就把这些财物据为己有,心里没有丝毫的惧怕,更没有任何的责备与愧疚。有的把这些财物作为自己家的生活用度随意支配,有的当时就用这些钱买了自己家想买的东西,甚至有的直接把钱都存到银行占为己有了。等弟兄姊妹去拿的时候他们能不能承认?敌基督这类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信神尽本分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好处,这个好处就包括神的祭物,还有神家的财产,甚至弟兄姊妹个人的物品。所以说,敌基督尽本分是带着贪心、欲望与个人的野心来的,他们不是来追求真理,不是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拯救的,而是奔着一切的好处、便利还有所有的财物来的。这些人可以说是被贪心与欲望充满的人。他们把心用在什么地方?用在神家的财物上。所以,当他们尽接待本分的时候,就注意神家给谁买了什么东西、神家给谁发放了多少钱,谁因为尽接待本分从神家、从弟兄姊妹那里占了多大便宜、捞着了什么好处,他们就观察这些事。如果说接待普通弟兄姊妹捞不着什么好处,他就找各种借口推托。一旦说接待一个上层带领,他的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不一样了,他会满脸堆笑,殷勤地等待,恨不得赶紧把要接待的这个“大人物”请到家里来,当神一样供奉着。他认为这可是他的摇钱树、聚宝盆,这个机会要是错过的话,发财的机会可就没了,这怎么能放过呢?他带着贪心,带着欲望,带着要侵占神家财物这样的动机存心,把这个能让他从中捞着好处的本分接受过来,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为了尽好本分?是不是为了接待好弟兄姊妹?是不是为了献上忠心?是不是为了得真理?都不是,他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捞好处。如果是普通人他不接待,一听说是有地位的带领工人就赶紧接待,紧接着他就要找各种借口让神家给置办各种生活用品和家用设备,还说:“带领来了也不能住得太差吧,各种东西都预备好了不就是为了接待方便吗?神家提供的东西我们不享受,就算享受也就是跟着沾点光。另外,如果带领来了,恐怕吃不惯我们日常吃的东西,带领日理万机,身体要是垮了,这不就是我们接待的人失职了吗?所以,带领的一日三餐教会得给准备好,牛奶、面包、鸡蛋还有各种蔬菜、水果、肉类、滋补品都得准备一些。”这想的是不是挺好挺周到的?敌基督外表说的都是人话,但他心里真是为带领着想吗?他背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目的可就不那么简单了。他家穷,没吃过也没见识过好东西,他要借着这个机会长见识,过过有钱人的日子,过过衣食无忧的日子,借着这个机会保养身体,吃点一般人吃不着的东西,享受点一般人享受不到的待遇。所以,他这些想法就显得特别周到。周到的背后是什么?他要为自己图谋,他要得这些东西,要霸占这些东西,他为自己图谋肯定想得周到,要是为别人可就不是这样了。接待了带领之后,这个敌基督就真的过上好日子了。之后他又琢磨:“日子这么过着也不错,但这些东西总归不是自己的,什么时候能把这些东西变成自己的呢?要是把带领赶走,这些东西就享受不着了,要是不赶他走,我哪有那个好心接待他啊。要不是为了这些好处我才不尽这个本分呢,每天起早贪黑、担惊受怕的,还得伺候人。尽这个本分现在总觉得还是得不偿失,自己占的便宜、享受的还是不够。带领要是在这里一直住着,这可怎么办啊?还是想办法赶他走吧,我家也清静清静。”这是不是人想的事?有正常人性的人、真正尽本分的人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不会。)敌基督就有这样的想法。他无论得着多大的好处、占了多大的便宜,他的贪心与欲望也得不到满足,他也不知足,也觉得没得着什么,他不觉得尽这个本分是应该应分的,反而觉得这是额外的一种付出、额外的一种代价。他无论得了多少东西、占了多大的便宜,他都觉得自己吃亏了,都觉得是神家占他的便宜、弟兄姊妹占他的便宜了,他没捞着什么好处。时间长了他就觉得这些好处都满足不了他,他的贪心都不能得到满足。你们说,敌基督这是什么人性?他有没有人性啊?(没有。)没人性的人有没有良心?他们会不会存着真正尽本分的心,存着一颗谦卑、真诚、真实付出的心来尽本分?能不能达到分文不取,不求任何酬劳、不求任何赏赐地来尽本分?(达不到。)为什么达不到?他没有良心知觉,他无论占多大便宜都觉得是应得的。这个“应得的”是不是正常人想不到也不会那么想的?这种想法、这种态度有没有廉耻?(没有。)没有廉耻的人有没有人性?从这点上就暴露了敌基督的一种本性——没有廉耻,没有良心。

没有廉耻的人是什么人?人类中间哪种人没有廉耻?(精神分裂的人。)精神病人没有廉耻,赤身露体在大街上跑,多少人看他也没有知觉,他说不定还反过来笑话穿衣服的人,“瞅瞅你们穿着衣服多麻烦,我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在大街跑,多自在、多潇洒呀!”这是不是没有廉耻?(是。)这就是没有廉耻。没有廉耻的人已经没有任何的良心知觉了,没有廉耻的人就是个精神病,谁的便宜都占,谁的东西都想贪,他的贪心、欲望已经超出人正常理性的范围,达到难以自控、没有任何良心知觉的地步了。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肯定得不着真理。他只追求名利地位与物质利益,并没有得着真理,那天国里还能有他的份吗?神不拯救也不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可怜吗?(不可怜。)这样的人可恨,令人恶心厌恶,令人鄙视。这类人人格卑劣低贱,没有尊严、没有廉耻,内心充满贪心、野心、欲望,他们只想利用尽本分的机会谋取个人的利益,他们丝毫不接受真理,丝毫不按真理原则办事。他们向神祷告也是为了祈求得到好处、得到利益、得到神的祝福,他们向神所讲述的是他们如何受苦如何付出,他们来到神面前祷告这些事无非就是想用自己所受的苦、所付的代价来与神讨价还价,向神索取祝福、赏赐,甚至公开向神伸手索要他们想得到的物质待遇。他们来到神面前所要表达的是他们的埋怨、不服、不满、委屈、怨恨,还有贪心、欲望没有得到满足时的失落。当神看到他们这些表现的时候,神是喜爱他们还是厌憎他们啊?(厌憎。)他们为教会稍有一点儿付出就赶紧来到神面前向神表白邀功,向神诉说他们在尽各种本分、作各种工作时所付出的、所奉献的,生怕神不知道,生怕神看不见,生怕神忘记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所以,这些人在神面前被看为恶,是厚颜无耻的人。当他们来到神面前向神讲述表白他们所付的代价,讲述他们意愿中想得到的东西,向神伸手索取他们要的赏赐的时候,神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神的态度是什么?“你这样的人不配来到我面前,我恶心你、厌烦你。你要得的已经给你了,你今世要得的百倍已经得着了,你还要什么呢?”神要给人类的不是以物质为主的,而是要赐给人类真理,让人从中蒙拯救。而敌基督却公然与神的作工对抗,不寻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而是想在神作工期间借着尽本分的机会捞取个人的好处,处处钻空子、占便宜,还常常觉得自己吃亏了、便宜占少了,也常常觉得自己付出奉献得太多了,得不偿失了,更常常后悔自己的付出,觉得自己没考虑周到,没考虑后路。所以,他们心里也常常为自己付出之后没有得到及时的回报而感到愤怒,也对神满了埋怨。他们心里常常盘算着:“神不是公义的吗?神不是不偏待人吗?神不是祝福人的神吗?神不是纪念人的一切善行,纪念人的一切奉献花费吗?我为神的工作撇弃了家庭,也付出了代价,那我从神得着什么了?”他们的贪心、欲望如果在短期内没有得着满足,他们心里就消极埋怨,如果长期没有得到满足,他们的内心深处会充满积怨。这个积怨会产生什么后果?他们心里会对神产生怀疑、质问,对神的公义性情产生论断,甚至对神的爱、神的实质产生怀疑。积怨久了,这些东西就成为毒瘤开始扩散了,他们随时都能背叛神。尤其在一些软弱消极身量比较幼小的人面前,或者在一些初信的人面前,他们不时地就会流露、散布这些消极情绪,散布对神的不满与亵渎,甚至误导一些没有分辨的人对神的公义性情、对神的实质产生怀疑。这是不是敌基督所为?他们就因为自己的野心欲望,自己的追求、存心没得到满足就能做这些事情,就能对神产生这样的态度,这是什么性情?这明摆着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

敌基督在教会中无论受点什么苦付点什么代价,他都不认为这是自己分内的事、是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而是当成自己的功劳,觉得神应该纪念。他认为神既然纪念了,那就应该当场兑现,给他祝福、给他应许、给他物质的优待,让他能占到便宜,能得到一些特殊的福利,他才满足。敌基督对本分的理解是什么?他觉得本分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义务,也不是跟随神的人义不容辞的责任,而是与神搞交易来换取神赏赐的一个筹码,是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达到自己信神得福的一个途径。他认为:尽本分的前提条件应该是有神的恩待、祝福,这样能让人对神有真实信心,只有神保障人没有后顾之忧,人才能安心尽本分;另外,对尽本分的人,神就应该为其提供任何的便利和优待,人在尽本分期间应该享受神家所提供的一切福利,这是人应该得的。敌基督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这些想法正是敌基督的观点,是敌基督的座右铭,也代表敌基督对待本分的态度。不管神家怎样交通尽本分的真理,敌基督心里隐藏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会永远坚持自己的观点来对待本分。这方面的表现有一个名词叫什么?物质至上,就是什么东西都是得到手了才是真实的,给应许没用。这一类人的表现实质是不是唯物论的表现啊?(是。)唯物论就是无神论,什么东西以看见的为准、手能触摸到的为准,自己看见才算,看不见就不承认存在。因此可以确定,敌基督对本分的认识、领会丝毫不符合真理原则,完全跟外邦人的观点一样,实属不信派。他们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所说的一切话是真理、是真道,他们只相信名利地位是真实的,也只相信通过人的努力争取、通过自己所付的代价才能得到自己所追求的、所能享受到的东西,这跟“人的幸福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这个观点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他不相信人为神花费付代价尽好本分最终得着的是真理、是生命,也不相信人按照神的要求达到合格的尽本分能得着造物主的称许与祝福,这就说明他不相信神对人的应许、神的祝福。他不相信神主宰一切的事实,那他就不具备真实的信心。他只相信,“我尽上了本分,我就应该享受神家的优待,就应该享受物质上的祝福,神家就应该给我提供任何物质上的优待与享受,这才是现实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思想观点。他不相信神的应许是信实的,也不相信得着真理就是得着生命、就有神的祝福这个事实,他在尽本分上根本就不寻求真理,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承认这样一个真理:人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神对人最大的祝福,是蒙神纪念的事,在这个过程中,人能得着真理,最终能蒙神拯救,这是神给人最大的应许。你相信神给你的应许,也能接受神给你的应许,这就是对神的真实信心。而敌基督、不信派听完这些话心里怎么想?(他不相信神的话,认为这是骗人的。)他认为神说这些话就是给人画饼充饥的,是为了利用一些愚昧的、思想简单的傻子为神效力,效完力之后就把这些人一脚踹开了。他认为,“什么得真理!谁能看见真理是什么?谁能摸得着神的应许是什么?谁得着了?神的应许不现实,只有得着名利、享受地位之福才是现实的,只有自己去争夺名利,享受到地位之福,这是真实的。神所赐给人的应许,神所供应人的真理,我听了多少年也没什么变化啊,也没得到什么好处,更没让我活得尊贵、有地位。虽然有些人作见证说自己得着真理有变化了,得到神的祝福了,但看着那些人还是挺普通的,都是一般人,怎么能得着神的祝福进天国呢?”他认为只有手里抓住的、得着的东西才是最实在的。这是不是不信派的观点?一点儿都不错。所以这些敌基督进入教会以后就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待一切,他们心里总琢磨在什么地方能够得点好处,借着什么机会能贪占点便宜,能让自己信神得着更大的实惠,他们心里常常盘算的就是这些事。他们感觉到只有得着名利地位才能得到一切好处,所以他们就选择了追求地位,一心只为谋求名利地位,心里从来不揣摩真理、不寻求神的心意,吃喝神的话也只是为了得到心里安慰填补空虚,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无论到什么时候,你让敌基督这类人放下自己的贪心、欲望,彻底放弃对名利地位的追求,放下因着信神而想得的这些福利,这是不可能的,让他放下这些就像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一样,他没有了这些东西就像没有了心,像失去了灵魂一样,没有这些野心欲望他信神就没有盼头了,活着就觉得没意思了。在他们眼中,那些只为尽本分而花费、奉献、付代价却不求个人福利的人都是傻瓜。敌基督这类人奉行的处世原则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认为“人哪能不为自己着想?哪能不为自己的福利争取呢?”他们心中藐视那些撇下一切真心为神花费的人,藐视那些忠心尽本分,在物质生活上很节俭很简朴的人,也藐视那些因着信神尽本分受迫害而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心里常常笑话这些人,说:“看你们信神信得家都没了,不能跟家人团聚,生活也不宽裕,你们真傻!无论做什么,包括信神,都得有一条处世原则——绝不能吃亏,对神的应许祝福必须得看得见摸得着,采取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态度才合适。你们太傻了,你看我现在既信着神又追求着名利地位,享受着神家的一切待遇,以后的福气还能得着,我不用受什么苦,得的福气还比你们大。我不像你们那么付代价,撇家舍业有家不能回,以后能不能得着福都不一定。”这是什么东西?他不追求真理,不真实地尽本分,还藐视那些追求真理的人,藐视那些为尽本分、为完成神的托付、为遵行神的旨意而撇家舍业、受苦付代价的人。这样的人多不多?(多。)这样的人在每处教会都有一些。这样的人是不是真信神的人?是不是能蒙拯救的人?(不是。)他们不是真信神的人,更不可能蒙拯救。

敌基督这类人无论临到什么事或者做什么事,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能不能得着真理蒙拯救,而是想到自己肉体的一切福利。与肉体相关的一切福利在他心里的位置是最重的,是最高的,是至高无上的。他心里从来不考虑神的心意,也不考虑神的工作,更不考虑人该尽的本分是什么。无论神怎样要求人合格地尽本分,无论神怎样要求人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他都无动于衷。神无论用哪些方式、说哪些话都不能打动他,让他改变他的预谋,放弃他的贪心与欲望。这类人名副其实地就是敌基督当中的唯物论者、不信派。那这类人能不能算敌基督队伍当中的败类呢?(能。因为有的敌基督为了地位也能效点力,而这类人连效力都不愿意。)对了,这类人就要福利,眼睛整天盯着的、心里所想的都是福利,一切都围绕福利。有的人尽接待本分,家里没有鸡蛋或者没有米、面了,他马上告诉教会让人赶紧去买,他自己一点儿也不买,好像没接待之前他家不吃这些东西。没尽这个本分之前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买,一尽这个本分他有理由了,理直气壮了,成了要债的,成了神家的债主了,就好像神家欠他似的,这样的人不是好东西。

我在大陆住过一些接待家,有些弟兄姊妹人性真挺好。虽然他才信两三年,也不明白多少真理,但是人家尽接待本分是实心实意,神家给钱他不要,弟兄姊妹给什么东西他还给钱,神家的物品他用心保管,甚至神家买的一些东西没用完他都折合成钱给神家。有些经济条件好点的甘心接待,神家的钱他一分都不要。有的人家里其实并不宽裕,但是神家给钱他也不要,无论教会或者弟兄姊妹给他家什么东西,他一丁点儿都不贪占。这是因为明白真理做到的吗?不是,这是人品问题,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真信的,加上有好的人品,就能做到这些,反之就做不到了。我去过一些接待家庭,他们把家里最好的被子毯子拿出来让我用,我说:“你这是新的,一次都没用过,你包起来吧,别用。”他非得让我用。还有的接待家,用的东西都给买新的,我说:“别买新的,太浪费钱了,有现成的就用现成的,别花钱。我不主张我到哪儿人都买这个买那个的,什么都用新的,没必要。”有些人非要花这个钱。还有的接待家做饭时做好几个菜,因为不知道哪一样合你口味,就多做点儿让你能有个选择,做少了就怕吃不好。这一类人也不少。但是有些接待家就不一样了,我去了他随便找些生活用品应付一下,做饭用的食材都是弟兄姊妹拿来的,再需要买东西时就伸手向我要钱了。还有些接待家,我把一些物品放在他家保管,一段时间不去他就把抽屉给撬开了,有些东西就不见了。同样都是信神的,都是尽接待本分的,区别大不大?有些信神的就能做出这类事,这是不是人干的事?这是强盗土匪、恶棍流氓干的事。真信的人能不能做出这些事?真信的人他为你保管东西,无论你离开多长时间,就是十年八年不回去他也永远给你保管着,不动不看也不翻。而有些接待家,你放在他家里的东西你一离开他马上就去翻开看看。翻什么东西呢?翻你包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比如首饰、手机啦,有没有钱啦,他就翻这些东西。还有的女人好翻什么?看看你有什么好衣服。翻完之后,“哎,这衣服不错,穿穿。”你说这些事有没有?(有。)你怎么知道有呢?你们见过啊?我说有是有实证的。那年快过冬天的时候,我的一些衣物放在了一个接待家,有一天突然想起来有些衣服该穿了,打算拿出来,就去了那个接待家。你们猜发生什么了?我进屋的时候那个接待的老太太正在那儿试一件呢子大衣呢,就这么巧被我撞见了。我说:“你干啥呢?”她一愣,她没想到就这么赶巧让我撞见了,她也感觉挺不好意思。但是这类人脸皮厚,马上就说:“哎,你看我穿你这个呢子衣服是不是正好啊?”我说:“那是我的衣服,你要是穿上的话我就没得穿了。”她说:“那给你,我不要。”我说:“你不要你试啥啊?那衣柜门不是锁着的吗?”“正好赶着今天没事,我拿出来瞅瞅。”我说:“那东西不是你的你不该动啊。”这是实例。她这样做不知道是什么存心。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信神的人?我应不应该把他当信神的、当神家的人?(不应该。)他不配做神的跟随者,他是撒但一伙的,没有廉耻,没有良心理性,丝毫人性都没有,就是个无赖。神会不会拯救这类人?他连最起码的人格尊严都没有,连最起码的对神的尊重都没有,神不可能拯救他。神所说的真理、神所供应给人的生命不是供应给这类人的,这类人不是神家的人,而是神家以外的不信派,是属魔鬼的。敌基督除了本性实质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之外,他们本身的人性品质也是极其低贱与卑劣的,这类人令人恶心、令人鄙视厌恶。从刚才讲的贪占神家财物的这部分人的表现来看,就足以证明这类人无论尽什么本分都没有真实的花费、都没有诚心,而是带着预谋、带着贪心与欲望来的,是奔着福利来的,并不是为了得真理。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这类人的人性在神那儿看都是不合格的。那你说这一类人的人性在你们那儿算不算合格,算不算好人啊?(不算。)你们也瞧不起这类人,是不是?(是。)有些人一听说神家买了什么东西就想分一份,看到弟兄姊妹施舍了一批衣服,他不管自己配不配得、该不该得,他就去要,比谁都积极;一听说神家有什么工作需要作或者有点脏活累活需要人去干,他就赶紧躲起来不见人影了。这类人奸诈圆滑,人格低贱,令人鄙视厌恶,令人恶心!

通过敌基督贪占神家财物的种种表现来解剖敌基督处处为自己的福利着想,让人看到他们这些人就是不信派、唯物论者,人格卑贱低下,令人厌恶,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对于这类人的定义就不用上升到厌烦真理这个高度了,从他们的人性人品上就已经看透了,不用上升到涉及真理的这个高度了。所以,这一类人不管是在神家还是在哪个人群当中应该是最没人格最低下的人了。当然,在神家用真理来衡量的话这类人就显得更为卑贱了。关于敌基督这方面的表现,你们还有没有什么例子?(有一个敌基督给神家印刷书籍,通过做假账贪占神的祭物几十万,后来通过调查发现他一开始没尽这个本分的时候家里也没什么钱,等他尽上这个本分之后又买房又买车的,但是这些从账上查不出来。他的家人还都特别恶,导致祭物无法追讨回来。)这种情况带领工人是不是有直接的责任?(是。后来了解情况时发现当时负责的带领工人一直没有查过这个敌基督的账,这是他们的失职,是他们不负责任造成的,他们确实有直接的责任。)那在神的记事册上是不是应该给他们记过啊?(是。)这些人后来是怎么处理的?(有些人被清除开除了,有一部分人在偿还这些祭物。)这么处理合适。带领工人在这事上玩忽职守,不尽到监督的责任,尤其是在用人上用了错误的人,还不加以观察、监督,不能及时地发现被用之人的问题,从而导致产生了严重的后果,使神的祭物、神家的财产受到了很大的亏损,这些直接责任人都有责任,都应该记过。这就是用人不当给自己带来了恶果,也给神家带来了亏损,最后是用神的祭物作为代价了。你们说,敌基督他们的贪心是一直就有还是见财起意了?(一直就有。)所以说,在跟这类人交往相处的过程中是完全可以发现他们的贪心与欲望的。这就是带领工人不负责任、不分辨人、看不透人、乱用人导致的后果,所以他们的责任是重大的,应该开除。

之前是围绕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性情还有他所走的道路这几个大方向交通的,今天交通、解剖的是敌基督人性范畴里的表现,涉及到现实生活了,虽然是小的方面,但是也能够让人识别敌基督这类人的一些表现,这也是敌基督这类人的一些明显的特征与标志、符号。比如说,一个敌基督喜爱地位、名利、权势,还很自私卑鄙、凶恶,不喜爱真理,那他的人性、人格品质是怎样的呢?有的人说:“有的敌基督虽然喜爱名誉地位,但人格很尊贵、很高尚,有良心理智。”这话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先不讲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实质是什么,首先从他的人性人品来看,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不是什么有尊严、有良心、人格高尚的人,更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有这类人性的人能不能走正道?肯定不能,因为他的人性品质里本身就不具备走正道的实质,所以说这类人不可能喜爱真理,更不可能接受真理。从敌基督尽本分的存心与态度上来看,敌基督这类人的人品人性让人唾弃、厌烦,更让神厌弃。无论尽什么本分都想贪占神家财物,向神索取赏赐,索取财物、利益的这类人,在神眼中被看为什么样的人?这类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那在神眼中到底怎么定义这类人?给这样的人一个什么样的名称呢?在圣经中记载着恩典时代的一段故事:犹大常常偷钱袋里的钱花,最后神利用他效了一步力——出卖主耶稣,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而犹大作为一个卖主卖友的角色最后肚腹崩裂而死。所以,贪占神家财物、盗窃神的祭物的这类人在神眼中统统被看为犹大,言外之意就是这类人被神称为犹大。虽然现在被定罪为犹大的这一类敌基督并没有做与犹大一样的卖主卖友的事,但是他们的本性实质是一样的。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利用尽本分的机会窃取、贪占神家财物。所以,这一类人被神称为犹大,他们与卖主卖友的人画为等号。就是贪占霸占神家财物的这类敌基督等同于卖主卖友的犹大,那可想而知这类人的结局是什么了。

2)利用弟兄姊妹为其服务、效力

敌基督尽本分时所谋取的福利不仅仅是指以上所讲的钱财、物质、吃的用的这些,这个范畴是很大的。比如说,敌基督在尽一项本分的时候,他以尽本分的名义利用弟兄姊妹为他服务、为他效劳,受他支使,这是不是敌基督所谋取的福利当中的一项?(是。)有些人没做教会带领之前家里的一切事务都是自己亲自做,看起来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坏心眼儿,但是自从被选为教会带领有了地位后他还能凡事亲力亲为吗?他觉得有了地位就不一样了,在神家就得有些特殊待遇,就得学会发动“群众的力量”来共同完成自己的“本分”,他家里的所有活儿都成了教会范畴里的工作,他把自己家的家务活、生活琐事就分担给弟兄姊妹了。比如,他家有什么活儿他告诉弟兄姊妹,“这两天教会工作忙,你们谁有时间帮我干点活儿?”三五个人就主动去了,一会儿的工夫就干完了。他一看,“人多干活效率就是高,还是做带领好,说话就是好使,以后家里有事就找弟兄姊妹帮忙”。这样一来,教会带领的本职工作他没作多少,安排人去为他家服务的事倒是做了很多,排上日程了,这教会带领当得可真“忙”啊!他不做带领的时候家里还没有那么多活儿,做上带领以后家里的活儿反倒变多了。弟兄姊妹有给他种庄稼的,有给地里浇水的,还有给种菜的,有铲草的,有施肥的,还有帮着给卖菜的,卖完菜之后还一分不少地交给他,分文不取。自从做了教会带领,他家的日子过得红火了,不管干什么都有人捧场、都有人帮忙,他说句话特别管用。他心里可高兴可满意了,越来越觉得“教会带领这个头衔好,有地位真好,家里缺吃的了只要说一声就有人给送来了,还不要钱,这日子过得多滋润啊!信神真蒙神祝福啊,这是得大福了,真是神恩待啊!神真好,感谢神!”谁为他服务完,被他支使完,他都“感谢神”,都“从神领受”。就一个小小的教会带领就能做这么大的文章,你们会吗?你们能不能做出这事?人为什么争做带领?为什么争地位?要是没有好处谁争啊?如果争来地位都像老黄牛一样出力干活,那谁也不争了。正因为地位给人带来的好处太多了,人才打破头去争去抢。做一个小小的教会带领就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福利,就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这么大的方便、这么多的好处,这是哪类人所为?这类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不是有人性、有良心的人?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不是。)他认为教会带领是给大家当的,是给神家当的,他不认为这是本分。他认为当教会带领作任何工作都是在牺牲自己家庭生活的这个基础之上作的,所以弟兄姊妹应该为他所付的代价作出补偿,他没时间做家务,弟兄姊妹应该去帮他做,他没时间下地干活,弟兄姊妹应该出现在他家地里,义不容辞地顶替他干活。无论他因着做教会带领舍弃了什么,弟兄姊妹都应该为此加倍地偿还给他。这就是敌基督在尽本分时利用弟兄姊妹为他服务,支使弟兄姊妹为他个人的生活所做的一些事。敌基督当了带领之后,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也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好处从指缝里溜走,而是恰恰相反,他要利用一切的时间、抓住一切的机会来利用弟兄姊妹为他效劳,为他做牛做马。他利用弟兄姊妹的愚昧、诚实,甚至利用弟兄姊妹甘心为神尽本分、付代价这样的心态而为他个人服务。同时,他还用一些言论冒充真理来教育弟兄姊妹,让弟兄姊妹知道这样一个道理:带领也是人,带领也有家,也要过日子,带领如果没时间处理家里的事,弟兄姊妹应该把这些当成自己的本分,不用带领说,自己就应该积极主动地完成带领所不能做的这些事。很多弟兄姊妹就是在这样的蛊惑与利诱之下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服务的。这就是敌基督抓权抓地位要达到的目的,也是敌基督抓权抓地位所要做的其中一项工作,所要图谋的其中一项福利。这样的人多不多?(多。)这就是撒但。没有真理的人、不走正道的人就会做这些事,芝麻大点的官都能做这些事,这类人可不可怜?这人品怎么样?还有一点儿良心理智吗?

在有的教会里,有的弟兄姊妹平时不在自己家呆着,而是长期住在教会带领的家里。她为什么常住在带领家呢?因为这个带领自从有了“带领”的职位以来,家里就得需要一个长住的保姆,选中她了,她就成了带领家的专用保姆了。这个姊妹变成保姆了,那她的本分变成什么了?她不是在作自己分内的工作,与教会有关的工作,而是伺候带领一家老小的日常生活,名正言顺地给带领打理家务,什么怨言、观念都没有。这到底是谁有问题?一个教会带领不管有多少工作,不管带领多少人,他真有那么忙吗?日子真的过不成了吗?就算过不成也是你自己的事,关别人什么事啊?弟兄姊妹如果怠慢了,他还给人脸色,还借着这事“交通真理”,弟兄姊妹还得因为这事挨对付修理,这成什么事了?他家里的被褥脏了得弟兄姊妹洗,家里乱了得弟兄姊妹收拾,到做饭的时间得弟兄姊妹去做,他成吃闲饭的了,他就这么当带领。这类人有这些表现,有这样的人性,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为什么不能啊?(这样的人人性太差、太卑劣,他根本不会对真理感兴趣。)不会对真理感兴趣那怎么做了教会带领了呢?(他是为了追求名誉地位,为了显露自己。)说不清楚了吧?能利用弟兄姊妹为他效力、为他服务的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敌基督的一个明显特征啊?凡事只求自己的福利,只关心自己的得失,不考虑这么做合不合乎真理,有没有人性,神喜不喜悦,弟兄姊妹能不能从中得着什么益处、造就,他不考虑这些事,只考虑自己的得失、自己有没有得着实惠,这就是敌基督所走的道路,也是敌基督这类人的人性品质。这是有地位的一类人。有些人没有地位,是尽普通本分的,他有点资格也想让其他人为他服务,有些人尽点担风险的本分也想支使其他人为他服务,还有些人尽点特殊的本分,也把本分当成让弟兄姊妹为他们服务的一个基本条件、一个筹码、一个资本。比如说,有的人会一项特殊的业务,别人没学过也不掌握,他在神家尽上了与这项业务有关的本分后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了,在神家被大用了,成为上层人了,格外地觉得自己的身价倍增、自己尊贵,所以有些事就不用亲力亲为了,像打饭、洗衣服这些生活上的事就理所应当地支使他人为自己无偿地服务。甚至有些人以自己本分忙为借口让弟兄姊妹为他做这做那,除了自己必须亲自去做的,剩下的能让别人服务的、能支使别人做的全让别人做了。因为什么?他认为,“我有资本,我是尊贵人,是神家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是尽特殊本分的,是神家重点培养的对象,你们都不如我,比我低级,我对神家能有特殊贡献,你们不能,你们就得为我服务。”这是不是一些额外的不知羞耻的要求?这些要求每一个人心里都有,当然敌基督这类人更是毫不手软、不知廉耻地这样要求着,怎么交通真理他都不放弃。普通的人也有敌基督的这些表现,稍微有点才干或者有点贡献就觉得自己该享受特殊待遇了,自己的衣服袜子自己不洗让别人洗,还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违背人性的要求,太没理智!人有这些想法、有这些要求不是在理性范围内要求的,首先往低了说这不合乎人性、良心标准,往高了说就是不合乎真理。这些表现可以统统归结到敌基督为自身谋取福利这个范畴里。每一个有败坏性情的人都能这么做,也都敢这么做。有点才干资本、作点贡献就想利用别人,就想利用尽本分的机会谋取个人的福利,就想吃现成的,享受支使他人为自己服务的一种快乐、一种待遇。甚至有的人撇家舍业尽本分,期间生点小病就有情绪了,埋怨人不关心不照顾他。你尽本分是给你自己尽,是尽你自己的本分、责任,与他人何干?人尽任何一项本分都不是为了他人尽的,也都不是在服务于他人,所以任何人都没有义务为其他人无偿地服务、受其他人的支使。这是不是真理?(是。)虽然神要求人有爱心,能忍耐包容人,但人自己主观上不能要求这些,你要求这些就不合理。如果在你没有要求的情况下有人能够包容你忍耐你、能够为你献爱心,那是其他人的事。但是,如果在你的要求之下弟兄姊妹为你服务,强行地被你支使、被你利用,或者在被你蒙骗的基础上为你服务了,这就是你的问题。甚至还有一些人利用尽本分的机会常常找借口勒索一些富裕的弟兄姊妹,让他们给买这买那,为自己提供服务。好比说,他缺衣服了就和弟兄姊妹说:“你不是会做衣服吗?去,给我做件衣服。”人家说:“那你掏钱吧,你买布料我帮你做。”他也不掏,就逼着人家给他买,这是不是带着骗的性质?利用弟兄姊妹这层关系、利用自己的资本、利用自己尽本分的机会向弟兄姊妹索取各种服务、待遇,支使弟兄姊妹为自己效劳,这都是敌基督这类人人格低下的表现。这类人能不能追求真理?能不能有点变化?(不能。)也许有些人听我这么交通意识到这样做不好,能收敛点,但是这个收敛是不是就等于能寻求、实行真理了?收敛仅仅是意识到了,顾及自己的脸面与虚荣心,听我这么解剖之后他们看见问题的严重性,觉得不能再露出马脚,如果让弟兄姊妹有分辨了就得被揭露弃绝,仅仅是能意识到这儿,但是他们的欲望与贪心在心里是不会除去的。

有些人认为,“我为神家出力,为神家作了这么多贡献,尽着没有人能代替的本分,当我有需要的时候,弟兄姊妹、神家应该义不容辞地伸出援助之手来满足我的要求,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是无条件地、无偿地为我服务。”这是不是可耻的想法啊?这是不是人格低贱的表现?比如,同样是生病,有些人生病之后从不到处宣扬,该尽本分照样尽本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人家背地里也不埋怨,也不耽误本分,有些人没病还想装病,当娘娘、当贵族,想方设法地让人伺候,想方设法地讨点特殊待遇。没病还装病,要是有病就更麻烦了,那就不知有多少人遭殃,不知有多少人被他使唤得团团转了。他有病那就是所有人的不幸,有熬鸡汤的,有给他按摩的,还有喂饭的、搀着走的,这遭殃的人多不多?(多。)本来是一般的小毛病,非得装成是大病,是要死的病,他为什么要装啊?就是要骗取弟兄姊妹为他效力,伺候他,为他服务。这样的人可不可耻?(可耻。)这类人多不多?你们是不是都是这类人?(还没认识到。)没认识到那证明你们平时在日常生活当中都不省察自己的行为,不省察自己的心思与自己的本性实质,不接受神的鉴察。有些人尽本分稍微累点儿,晚上稍微有一丁点儿失眠,这就不得了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诉苦,“昨晚一夜都没睡呀,这两天本分太忙了,累得都睡不着觉了,赶紧让人给我按摩按摩!”其实他已经睡够六个小时了,他就是什么事都往尽本分上赖,无论是累了苦了还是得病不舒服,都往尽本分上赖。赖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捞点好处,让大家同情,然后再名正言顺地让人为他服务,伺候他。总想当娘娘、当太上皇让人伺候,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人人格低贱,让人恶心。有的人身体稍微难受点儿,偶尔吃不下饭就不得了了,大做文章,赶紧找人给他按摩,按摩得稍微疼点儿就大喊大叫,意思是“按摩也是在受苦呀,神要是不给我赏赐、不成全我,我可就亏大了!”受点苦付点代价就要通告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尽本分不是给你自己尽的吗?你不是尽在神面前吗?你跟人通告什么呀?这是不是肤浅?这类人人格低贱,太恶心!这类人还贱在哪儿呢?他还表现出一些特殊的习惯、特殊的癖好,想以此让人知道他们与众不同、他们身娇肉贵。好比有人说自己胃口不太好,吃不下饭,他也马上捂着肚子说自己的胃也不好,还在坚持尽本分,让人赶紧给他拿点胃药。还有的人我跟他说:“你看,我饭量就那么多,胃寒怕凉。”他一听就说:“你胃寒哪?我也胃寒。”我说:“你咋胃寒哪?”“我一着凉肚子就疼,就是胃寒。”说着说着扒开一根香蕉,几口就吞到肚里了。我说:“你这胃寒还真够厉害的,几口就吃一根香蕉,你真是胃寒吗?”这类人是不是不知羞耻没有理性?正常人性里缺了理性缺了廉耻,这就不是人了,是畜类。畜类听不明白真理,不具备正常人性的人格尊严、良心理智。这些人因为没有廉耻、没有尊严,所以他们稍微尽点本分稍微吃点苦就想通告天下,让所有的人都买账,都对他刮目相看,也让神赐给他特殊的待遇,要恩待他祝福他,同时马上就得有人为他服务,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他口渴了给他倒茶水,饿了给他端上饭菜,总得有人为他服务,听他使唤,满足他的需求,好像他那个肉体就是为别人生的,天生就得有人伺候,要是没人伺候他都没有自理的能力,是一个废人。他一天不使唤人,不支使人为他效劳、服务,他心里就觉得寂寞,空落落的,觉得活着没意思、没奔头。找点机会、借口让人为他服务,伺候他,他心里就满足了,就美了,像活在云里雾里似的,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信神是如此的美好,这才是信神的意义所在,信神就应该这么信。他们理解的本分就是在有别人服务、能够随意支使人的基础上而出的力、尽的责任,这就是他们的本分。他们认为本分没有无偿的,都得得点什么、图点什么,要是不图点财物那就得图点肉体享受、肉体的福乐,最起码让肉体痛快了、舒服了,心情就愉快了,尽本分也就有劲了,也能有点忠心了。这类人是领受真理偏谬还是因为人格低下根本就不接受真理呢?(人格低下,不接受真理。)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不信派,是敌基督的孝子贤孙,也是敌基督的化身。

神家有一些演职人员,他们在世界上喜欢表演,喜欢演员这一行业,但没能得志,如今来到神家终于如愿以偿,做上了自己喜欢的行业,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同时也感谢神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后来有的人有幸当了一次主演,之后就觉得自己是有身份、有身价的人,应该为自己的身价、身份做点什么。他看世界上那些明星、大腕儿都做哪些事,有怎样的作派,有怎样的风格,有怎样的生活方式,他也效法、模仿,认为这样活得有质量,活得高尚。所以自从当了主演成了“腕儿”之后,他的架子就大了。大到什么程度了?一个小事就能说明这个问题。当剧组里所有的人都预备好要开拍的这一刻,他的一个眉毛没画好,剧组所有的人都得等着他,围着他转,伺候他。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他觉得没画好就让擦掉重画,一个小时过去了,所有的演职人员都等着他这个“腕儿”画好眉毛才能开拍,所有的人都得为他服务,都得围着他转。这是什么人?这是不是正常人?是不是有人性的人?不是。这是撒但阵营里的人,是属撒但的,不属于神家的人。神家有腕儿吗?神家没有腕儿,只有弟兄姊妹,只有本分不同,没有高低贵贱。那他凭什么让弟兄姊妹都等他一个人呢?有一点是肯定的,他认为自己比其他人重要,比其他人尽的本分分量重,离了他这部戏拍不了,离了他别人尽的本分都是白费力,所以其他人都得为他服务,为等他得付代价、得忍耐,还不能有怨言。这类人除了没人性之外,他这个做法的原则是从哪儿来的?是来自于真理、来自于神的话还是来自于人的败坏性情?(人的败坏性情。)来自撒但阵营的人不仅仅是有撒但的败坏性情,而且他们在一个人群里所做所行、所表现的令人厌恶。为什么令人厌恶呢?他们常常想掌控局面,想摆布其他的人,让人都围着他转,以他为中心,他们这么做分明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高于所有人的位置上,要凌驾所有人之上,想掌控所有的人。这是人该做的吗?(不是。)这是谁做的事啊?(撒但。)这是撒但做的事。在神要求人尽本分的真理中有没有要求人在尽本分的时候要掌控局面,控制所有人的心思与行为这一条?(没有。)那这条是怎么来的?这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撒但本性,人就是撒但,生来就具有这样的本性,不用学,也不用任何人教,你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放下这些东西。还有的人上台表演之前有几根头发没整理好,表面上也过得去,但是他就不能按时上台表演,弟兄姊妹怎么劝也不行,他把自己当成腕儿、当成台柱子,让所有的人为他这几根头发付出代价花费时间,所有人都得为他一个人服务。这是不是正常人性该有的表现?这个做法是什么性质?是不是在摆架子?不负责任,不可理喻。在他眼中,谁尽的本分都没他的重要,任何人都得为他服务,“我这两根头发一天吹不好你们就得等一天,两天吹不好就得等两天,一辈子吹不好你们就得等一辈子。什么神家工作、神家的利益,我的利益第一!我的头发要是吹不好,一上镜我不就丢丑没面子了吗?我的面子多重要,神家利益算什么啊!”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人也会说“我爱神,我见证神,我为神尽本分,我撇弃一切”,这是不是都是谎话呀?就吹一两根头发这样的事你都不能放弃,你能放弃什么呀?你能撇下什么?你撇什么都是假的!这一类人毫无理性可言,没有什么良心,人格低下,更谈不上什么喜爱真理了。在人性这一关你要是过不去,没人跟你谈真理,你不配,你的人性品质不过关。就这样卑劣的人性,给你谈真理那不就跟给猪狗谈真理一样吗?等你有人样了,能说点人话了,再跟你说话,现在你没资格。这类人大有人在,而且还不少。那为什么有些人没表现出来?就是他还没逮着机会,只因为自己的素质才干太一般了,没有露脸的机会,没捞着资本,但他心里在盘算,还在酝酿期间,所以说还没有这样的流露,没有这样的流露不等于人没有这样的本性。你如果不追求真理走敌基督的道路,早晚有一天都得露馅儿。你就是你,没人性就是没人性,不会因为你伪装或者你没才干、素质差而变成有人性。所以只有一条路,人能接受真理,能接受修理对付,人的人性品质还能提高一些。面对这些事实,正确对待这些事实,然后能够常常省察、检点自己的行为与内心,人就会变得好点,能收敛点。收敛点能达到什么目的呢?就是少丢你自己的脸,提高点好名声,别让大家恶心,别让神厌憎,这样你可能还有机会得着神的拯救。这是不是人该具备的起码的理智啊?一个有点良心理智的人容不容易这样实行进入?

我在说这类人的时候你们听着心里还挺舒坦,但如果我是针对你们中间的某些人说的,你们心里会怎么样?有没有正常的反应?我告诉你,人要达到性情变化进入真理实际,必须得一关一关地通过。你别小瞧这些事,你在人性这一关过不去,不但弟兄姊妹恶心你,神也不会成全你、不会拯救你的。神拯救人最基本的条件是人得有人性、有理智、有良心,知道廉耻,这样的人来到神面前听神的话,神会光照、带领、引导。不具备人性,不具备良心、理智、廉耻的人永远没资格来到神面前,你即便听道知道一些道理你也得不着开启,所以说你永远不会进入真理实际。进入不了真理实际,可想而知,你蒙拯救的希望就是零。你只具备了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具备了敌基督的性情与实质,而丝毫没有神所要求的正常人性的表现,那你可就危险了。揭露敌基督的这些表现、实质,他们的做法以及所流露的,每一样都能跟你对上号,你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这就很危险了。你如果再不追求真理,等到被定性为敌基督那就彻底完了。敌基督的实质与敌基督的性情哪个是死病?(敌基督的实质。)是吗?(是。)好好想想,想好了再说。(敌基督的实质和敌基督的性情都是死病。)怎么说呢?(因为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就不会去追求真理,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也是一样的,他临到什么事也不注重去追求真理,连起码的人性理智都不具备,这样的人也得不着真理,也不可能达到蒙拯救,也是死病。)谁再说说。(我领受的是这两种哪一种都不是死病,但是如果人不追求真理的话那这就是死病了。)这个角度说得不错。不过这里有一个前提——敌基督的实质,具备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他根本就不追求真理,他是不信派,人具备敌基督的实质这是最危险的。什么是敌基督的实质?就是这类人根本就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地位,他们天生就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是撒但的化身,生下来就是魔鬼,没人性,就是唯物论者,是标准的不信派,他们这类人是厌烦真理的。厌烦真理是什么意思?就是他不认为神是真理,不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更不承认神主宰万物、主宰一切这一事实。所以,就是给他追求真理的机会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因为他不能追求真理,因为他永远是真理的仇敌、是神的仇敌,所以他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这就是死病。而所有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他们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在性情上有相同的地方,有一样的表现、一样的流露,甚至他们表现的方式、流露的方式、思维的模式以及对神的观念想象都是一样的,但是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不管他们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他只要不追求真理,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就成了死病,就因为这一条,他们的结局将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是一样的。但是好在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中,有的人具备人性、理智、良心、廉耻,喜爱正面事物,具备蒙神拯救的条件,他们因着能追求真理而达到性情变化,达到脱去败坏性情,脱去敌基督性情,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对于这类人来说就不是死病了,还有救。哪种情况下才能说有敌基督的性情是死病?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些人虽然承认神的存在,相信神的主宰,相信、承认神口里所说的一切的话,也能尽本分,但就是有一样——从来不实行真理、不追求真理,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就是他致命的一项了,能要他的命。而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就不分什么情况了,这类人不可能喜爱真理,不可能接受真理,他们永远也得不着真理。听明白了吧?(明白。)听明白了,你们重复重复吧。(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们本身就是神的仇敌,他绝对不是喜爱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他永远都不可能得着真理,所以敌基督性情对他来说就是死病;而对于一些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前提条件是这类人他具备人性理智还有良心、廉耻,他也喜爱正面事物,能够追求真理,然后借着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那这个人走的路是对的,敌基督性情对他来说就不是死病。这都是根据这类人的实质与所走的道路来决定的。)就是说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是永远不可能追求真理的,永远也不可能蒙拯救,而具备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可以划分为两类,一类追求真理能蒙拯救,一类丝毫不追求真理不能蒙拯救。不能蒙拯救的都属于效力者,有些有忠心的效力者才能剩存下来,也有可能是其他的结果。

为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能蒙拯救?就是因为这类人不承认真理,也不承认神就是真理。这类人不承认有正面事物,不喜爱正面事物,他就喜爱邪恶事物、喜爱反面事物,他是一切邪恶、反面事物的化身,也是一切反面事物、邪恶事物的发表者,所以他们厌烦真理、仇视真理、恨恶真理。他们有这样的实质能追求真理吗?(不能。)所以,让这类人追求真理那是不可能的事。你让一种动物变成另一种动物可能吗?比如说,让猫变成狗、变成鼠可能吗?(不可能。)鼠永远就是鼠,常常躲在洞里,见不得天日,那猫永远就是鼠的天敌,不可能变,永远不可能变。而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有一部分人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愿意为实行真理追求真理付出一切,神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实行,神怎么带领他们就怎么跟随,神让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他们走的道路完全是按着神所要求的道路走,按着神所指示的方向目标去追求,而另外一部分人除了不追求真理之外还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可想而知这类人的结局是什么,不但没有得着真理,还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这类人太可惜了!神给了他们机会,也同样供应他们真理、生命,但是他们没有珍惜,没走上被成全的路。不是神偏待人不给他们机会,是他们没珍惜,没按神的要求去做,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所以敌基督的性情就成了他们致命的东西,让他们丧命了。他们以为明白了一些道理,有了一些外表的做法、好的行为,对于敌基督的性情神就不追究了,就可以掩盖了,从而他们就可以理所应当地不用实行真理,可以为所欲为,按着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意愿去做,最终无论神怎么给机会,他们还是一意孤行,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成了神的仇敌。他们能成为神的仇敌不是一开始神就定义他们是这样的人,神一开始没给他们下定义,因为在神眼中这类人不是神的仇敌,不是有敌基督实质的一类人,而只是有撒但败坏性情的一类人。不管神发表多少真理,他们也不追求往真理上够,他们没走上蒙拯救的道路,而是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最终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这是不是很可惜?这太可惜了!这类人很可怜。可怜在哪儿?明白点字句道理就以为是明白真理了;尽本分能付点代价、有点好行为就以为是实行真理了;有点才干,有点素质、恩赐,会讲点字句道理,能作点工作,尽点特殊的本分,就以为是有生命了;能受点苦付点代价就误认为自己能顺服神,能为神舍弃一切了。他们用外表的好行为、用他们的恩赐还有他们所装备的字句道理来代替实行真理,这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致命处,这让他们误认为自己已经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误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身量、有了生命。不管怎么说,这类人如果最终不能蒙拯救也怨不得谁,是他们自己不往真理上注重,不往真理上追求,甘愿走上敌基督的道路。

现在有一部分人听了三十年的道居然还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道理,一张口讲的全是空洞的理论,全是教训人的话,全是空喊口号,全是讲自己过去如何受苦付代价,摆自己的老资格,从来不讲认识自己,从来不讲自己是如何接受修理对付的,也从来不讲自己是怎么流露败坏性情的、怎么争名夺利的,自己有哪些敌基督性情的流露,从来不讲这些,只讲功劳不讲过犯。这类人是不是很危险?有的人听了二十年、三十年的道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理实际、什么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我就怀疑这类人是不是没有领受神话的器官。听了三十年的道,觉着自己有身量了,但没有地位了还能消极,背后还能哭鼻子、发怨言,还能撂挑子;听了三十年的道,临到被撤换的时候还能耍蛮打横,跟神对抗。听了这么多年的道听明白什么了?听这么多道都没听明白什么是真理,这不就白信了吗?这才叫糊涂信呢!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四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五)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十一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

第一百零八篇

在我的里面一切得以安息,一切得以自由,凡是在我以外的都不能得以自由、得以喜乐,因我的灵不在这些人身上,这些人称之为无灵的死人。而在我里面的我称之为有灵的活人,是属于我的,必归于我的宝座。凡是效力的、凡是属魔鬼的都是无灵的死人,都得废去归于乌有,这个是我经营计划的奥秘,是我经营计划…

第三十篇

醒吧,弟兄!醒吧,姊妹!我的日子不会耽延,时间就是生命,抓回时间就是抢救生命!时间不会太远!你们考大学考不上,可以再一再二地补习,可是我的日子不再耽延。记住!记住!这是我的良言相劝。世界的结局已展现在你们眼前,大灾难马上来临,你们的生命要紧,还是你们的睡觉、你们的吃喝穿衣重要?都…

第四十六篇

将我的话语作为人生存的根基,不知人把这个工作作得怎么样了,我一直在为人的命运着急,但似乎人丝毫不觉察,所以一直不理睬我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因着我对人的态度而生发爱慕之情,似乎在人身上早已将情感脱去而“满足我心”。面对此情此景,我又沉默了,为什么我的话就不值得人去揣摩、进深呢?是因为…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