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2.敌基督的利益

(2) 自身的名誉与地位

上次交通了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里敌基督利益的前两条。第一条是自身的安危,这一条基本上交通完了。第二条是自身的名誉与地位,上次交通了一些表现,但比较笼统,估计你们只是有了一个概念性的理解与认识,如果不加以举例,不加以细节、具体地分析,可能你们对敌基督这方面的实质与表现光是在道理上、字面上有点儿理解,对这方面真实、具体的流露与表现可能还认识不到。这些内容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交通得越具体越好?(是。)你们就喜欢吃现成的,自己不喜欢揣摩。你们听完这些讲道之后做不做功课啊?如果交通得太细,你们会不会觉得太琐碎、太啰唆,说“这太低估我们的智商了,我们的素质有那么差吗?举一两个例子就行了。再说解剖敌基督的实质,交通关于敌基督喜爱地位、权势这方面的内容已经不少了,怎么交通敌基督的利益这一条又涉及到这个话题了呢?这是不是太重复、太繁琐了?有没有必要交通啊?”其实重复点儿没什么不好,从各个角度来交通,你们对敌基督这方面的实质认识得就透彻一些,另外,交通真理不能怕重复,有些真理交通了这么多年人还没有进入呢。总追求不重复,有新花样,有新说法,这对不对?(不对。)真理本身就是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人生活当中所流露的方方面面,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人所表现的,人对待各类事物的观点、态度,每天都是在不断地、重复地上演着,从各个角度交通真理,以各个角度解剖不同的内容、不同的实质,这对人进入真理绝对是有好处的。下面咱们从敌基督的利益这个角度再具体解剖一下敌基督对于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怎么表现的,流露了哪些性情,在哪些方面他们流露了这些本性实质。

敌基督宝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过于常人的,这是他性情实质里的东西,不是一时的兴趣,也不是一时的环境影响,而是生命、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他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他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而不是其他。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名誉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他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我的地位会怎样?我自身的名誉会怎样?如果我做这个事,会不会得到好的名声?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会不会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东西,这就充分证实了他有敌基督的性情、敌基督的实质,他才会有这样的追求。可以说,地位与名誉对敌基督来说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它属于敌基督本性里的东西,是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他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而是什么呢?名誉、地位与他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的状态、每一天的追求都息息相关。所以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与名誉是他的生命。他无论怎样活着,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他的追求是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人生的方向是什么,有好的名誉、有高的地位这是他追求的宗旨,也是他心里放不下的追求目标。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也是他的实质。就是把他放在深山老林里,他对名誉地位也不会放下,把他放在一群普通人中间,他心里挂念的还是他的名誉与地位。所以说,当他们有了信仰之后,他们把自己的名誉地位与信神的追求画为等号,就是他们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时,也在追求着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以说,在他们心中认为,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名誉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誉与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在信神的道路当中,如果他们觉得没有得着什么实质性的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在一个人群中没有被人高举,没有实权,那他们就很失落,认为信神很没有意义,很没有价值。如果这样信神是不是神不称许?是不是就没得着生命?他们常常在心里盘算这些事,盘算怎么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够在自己所处的环境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有高的名望,有一定的权势,说话有人听、有人捧,有听从的对象,怎么能够在一个人群当中有绝对的话语权,有存在感,在他们心里常常想这些事。这就是这一类人的追求。他们为什么总琢磨这些事呢?难道他们听了真理、听了讲道、看了神的话之后,对这些事就没有真实的认识吗?难道神的话、真理就不能改变他们的观念与思想观点吗?这就是人的本性实质的问题。

敌基督这类人听了神话、听了真理之后,似乎他们在心里找到了方向,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方向是什么?就是他们得到了一种工具,也可以说是得着了一种有利的武器,让他们能更有把握得着地位。所以这些人就趁着这个机会多听、多看、多学习、多交通、多操练,逐渐地会讲很多字句道理,会讲很多能让人高看的、能让人难忘的所谓的道。当他们掌握了这些在字面上人所认为的好的道理之后,他们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也似乎看到了方向,看到了曙光。所以说,敌基督听讲道、读神的话不是为了实行,不是为了遵行神的道,更不是为了明白神的心意,他们是为了借着神的话,借着他们认为的这些属灵的道理或者高的道来笼络人心,来吸引更多的人来到他们面前。无形中,神的话、真理、神的道成了他们得着地位、得着在人中间的威望的一种通道、一个阶梯、一种工具。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都看不到敌基督这类人有真实的信心、有真实的顺服,相反,他们无论怎么下功夫听讲道、读神的话,无论怎么敬虔地相信神的话,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就是他们在做这些的同时,他们的存心、他们内心的打算不是为了遵行神的旨意,更不是想尽好自己的本分,不是想做一个最小的跟随者,做一个受造之物,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接受神的托付,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而是想借用这些达到个人的目的,获得在人心中的地位,获得在神面前好的评价,仅此而已。所以,敌基督无论怎么传讲神的话,无论讲怎样对的、高的、属灵的、合人口味的道,他们个人的实行、个人的进入都是零,而与此同时,他们个人所追求的地位与名誉在他们那儿是越来越有“成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一类人无论做什么,他苦心经营的,他追求的方向与目标,还有他做一切事时内心深处的动机、源头,都离不开与他自身利益息息相关的地位与名誉。

俗话说,种什么种子结什么果。敌基督无论有怎样好的表现,有怎样好的、对的、敬虔的、属灵的行为,但是他带着追求地位这样一种存心,他做事的结果能不能达到神所要求的标准?(不能。)这样的后果是怎么造成的?敌基督能不能按着真理原则做事?(不能。)是百分之百不能还是有一定的比例?(会占一定比例。当实行真理对他有利,能得到别人的高看时,他会去实行;当这样做对他没有利的时候,他就不去实行。)对了,这得看他处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对待涉及到自己地位名誉的事,他带着存心做的时候也是灵活运用,特别地小心谨慎。如果按着工作安排、按照神所要求的原则去做对自身的地位不会构成威胁,而且更有利于他得到更高的地位,得到更高的名望,那他肯定按照原则做,因为最终的受益人是他自己。如果按照原则、按照真理去做有损他的地位,他的地位会受影响,他就不这么做了。所以说,他无论怎么做都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他考虑好了再做,他不是真心实意地、诚心地、不打折扣地顺服真理,而是有挑选、有条件的。这个条件是什么?就是他的地位与名誉不能受到任何的损失,得能得到保障,在这个先决条件之下,他再决定选择怎么做。就是说,敌基督对待真理原则,对待神的托付、神家的工作,或者对待临到的事应该怎么处理,他是有考量的。他不是考虑怎么能够满足神的心意,怎么能不损害神家的利益,怎么能够让神满意、让弟兄姊妹得益处,他考虑的不是这些。他考虑的是他的地位、名誉能不能受到影响,他的名望能不能下降。如果按照真理原则做,对教会工作就有利了,弟兄姊妹也得着益处了,但他个人的名誉就受到亏损了,很多人就知道他的真实身量了,知道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了,那他肯定不按照真理原则做。如果这么做了,他在神家能得着更高的威望,有更多的人能高看他、仰望他、佩服他,能使他说话有权威,能让更多的人折服,那他就选择这么做,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为了考虑神家利益、考虑弟兄姊妹的利益而选择放弃自己的利益。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这是不是自私卑鄙?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的地位名誉是至高无上的,谁也不能跟他争。如果能用见证神的方式来笼络人心,那他就见证神,说神如何伟大,神如何爱人,神如何付代价、如何卑微隐藏。这样见证神之后达到的果效是让人更高看他了,让人心中更有他的地位,没有神的地位了。如果能用认识自己的方式,能以交通认识自己这样的话题来博得更多人对他的信任,对他的仰望、高看,那他就常常讲认识自己,常常解剖自己,解剖自己是魔鬼不是人,解剖自己没理智,解剖自己不追求真理,解剖自己没真理,交通一些似是而非的、无关紧要的类似这样的话题来获得人的信任,获得更多的人对他的赞赏与仰望。敌基督就是这么做的。如果能用一些所谓的属灵的说法、作法、实行法来让更多的人仰望、信任、吹捧,或者能让更多的人崇拜他,那他就在这些作法上做文章,下功夫,绞尽脑汁。总之,敌基督做这一切事的目标、动机无非就是围绕地位与名誉这两样东西,无论是外表的语言、做法、行为,还是一种思想观点、一种追求法,都是围绕名誉与地位。

对于敌基督来说,如果他的名誉与地位受到了打击或者亏损,那比要他的命还严重。他无论怎么听道,无论怎么读神话,都不会为自己从来不实行真理、走敌基督道路或者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而难过、懊悔,而是常常为自己如何得着地位、如何有更高的名望而绞尽脑汁。可以说,这一类人所做的一切都只做在人前,而不是做在神前。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这类人太喜爱地位,把地位当成生命,把地位当成人生的目标与方向,也因为太喜爱地位,他们从来不相信真理的存在。言外之意就是这一类人因着有这样的实质、本性,在他们心里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他无论怎样盘算,无论怎样以假象欺骗人、欺骗神,在他内心深处都没有任何的责备,没有任何的知觉,更没有任何的不安。所以说,他们始终如一地、肆无忌惮地在追求地位与名誉的同时,也在否认着神所作的一切。在他内心深处潜意识里有一个这样的认识,他认为:“人的地位、人的一切得靠人自己争,只有在人中间站稳脚跟,有了绝对的权势、地位之后,人活着才有价值,活得才像个人,反之,如果像神话中所说的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做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那样的人活得太窝囊,那哪是人呢?人的幸福、人的地位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不是靠别人施舍,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去争、去抢,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如果什么事都顺服,都按神的话去做,按真理原则去做,都去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原则,那人活得是不是太窝囊了?”他们心中是这么盘算的。当然,敌基督就是这样的实质,让他揣摩神的话,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达到能够顺服神,能够按真理原则办事,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跟随者,最终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他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敌基督的实质,无论他走到天涯海角,他的认识、他所追求的东西是不会放下的,所以,你想改变他的观点是不可能的。有的人说有些敌基督的这个观点是能改变的,那能改变的是哪类人?是有敌基督性情的正常的败坏人类,这样的人能改变。通过追求真理,通过接受修理对付,通过经历神所摆设的环境,最后达到放下这些,能够按神话行,能够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追求地位、名誉,顺服在神面前,这是对于能够追求真理的人说的。而敌基督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就因为他不能追求真理,所以他永远不可能放下与他这一生息息相关的名誉与地位。在他的追求当中,在他的认识当中,他认为有地位了那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有地位了就得着一切了,有地位了人就活得有人样了。他把地位看成什么?看成是真理,看成是正常人追求的最高目标。这不就麻烦了吗?他认为追求真理、追求做顺服神的人、追求做诚实人,那些都是通向最高地位的一个过程,仅仅是一个过程,并不是做人的目标。

对于敌基督这类人,无论交通哪方面真理,他们领受的方式、认识的方式与追求真理的人是不一样的。追求真理的人听了真理之后会想:“这方面真理我不具备,神揭示的这个情形我对上号了,我听完之后怎么觉得这么懊悔、亏欠神呢?我在追求真理上还差得太多,离真实的顺服还差得太远。我心里挺害怕的,这给了我一个警戒。我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已经不错了,没想到我并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不是神所喜悦的人,以后得小心谨慎,得注重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光照,不能偏行己路。在这方面我还有待于进深,还有长进的空间,希望神摆设环境能让我做得更好,能让我献上真心、献上忠心。”追求真理的人是这么想的。那敌基督对于各类真理是怎么领会的?听完神责备人的话,他们会怎么想?“这事我做得不太好,在做法上露馅了,出现纰漏了,有多少人知道呢?神话说得挺明白,难道神把我看透了?那这个后果可不太好,这不是我所要的。如果神把我看透了,那有没有人知道啊?如果有人知道那就更不好了。如果光是神知道,人不知道那还好,要是有些人听完这话跟我对上号,套到我身上了,这对我的名声可不好,我得想办法挽回。怎么挽回呢?”敌基督就开始琢磨了。比如神交通让做诚实人,敌基督一听,“只有傻瓜才做诚实人,我这么精明的人能做诚实人吗?诚实人那就是笨蛋、白痴,有什么说什么,什么都让别人知道、让别人掌握了,我才不那么做呢。神说让做诚实人那是相对的,我做有智慧的人就完事了。至于做诚实人,我就挑拣着做点儿,有些事敞开说说,但更多的内心深处的秘密,不为人知的事,说完之后人能小瞧的事,这些就不能说。做诚实人有什么好处啊?我看也没得着什么好处,有些人总解剖自己,做诚实人、说诚实话,把自己的败坏性情拿出来亮相,也没得着神的恩典,该挨对付的时候还挨对付,神也没有额外高抬啊”。他琢磨来琢磨去,“我得另选他道,这道不是我该行的,就留给别人吧,像我这么精明的人能那么做人吗?”无论听到哪方面的真理,他在心里都是怎么盘算的?他能不能纯正地领受?能不能从内心深处当作真理去接受?绝对不能。他在不断地盘算着、计划着,也在不断地观察着,最终应对的办法是什么?要随机应变、逢场作戏,达到八面玲珑,人不知鬼不觉。无论做什么事,内心深处在想什么、在如何盘算不能让人知道,也不能让神知道,不能向神赤露敞开,更不能向人说清楚道明白,他认为这是他个人的事。所以,敌基督这类人他们是绝对不会实行真理的。他们除了自身不实行真理之外,还藐视实行真理的人,更耻笑那些因着实行真理有偏差,因着走了一些错路或者做了一些错事受到对付修理的人,他们在旁边看笑话。他不相信神的公义,更不相信神对待人的各种方式是有真理的,是有神的爱的,他不相信这些。在他那儿认为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骗人的,都仅仅是一种说辞、一种好的说法,而他常常窃喜的是什么呢?“庆幸啊,我没有那么傻把什么都献出来;庆幸啊,我没有把自己内心深处那些肮脏丑陋的实情都说出来;庆幸啊,我还抓住地位名誉拼命地追求,为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奔波。我要是不为自己奔波,谁为我着想?”敌基督这类人不但诡诈,还邪恶,厌烦真理,性情凶恶,就是败坏人类所能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的败坏性情,在敌基督身上都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与“升华”。如果要看人类的败坏性情,找一个敌基督来解剖,来与他相处,那是最能说明问题的,那是最能看透败坏人类的败坏实质、最能看透撒但的嘴脸的,你把一个敌基督拿出来作典型来解剖、认识,就能认识得更清楚了。

敌基督对于地位、名誉的追求是超过常人的,对于地位、名誉的欲望是超过常人的,普通人对于地位与名誉没有那么大的欲望,而敌基督的欲望是特别大、特别明显的。你跟他一相处、一说话、一交往,他的本性实质就都暴露在你面前了,你一下就把他看透了,他的欲望就大到这个程度。你再与他相处深了就该恶心他、弃绝他了,最后,你不但要弃绝他,还要定罪他、咒诅他。敌基督这类人不是好东西,是神的仇敌,也是所有追求真理之人的仇敌,他们厌烦真理,为了地位、名誉什么坏事都能干,不管在什么事上他们都会伪装,会模仿,会逢场作戏,也会为了地位、名誉而委曲求全。这类人的灵魂、实质是肮脏的,是令人厌恶的,他们丝毫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同时他们还利用正面事物,利用传讲对的话、对的道理来迷惑人,从而获得名望、地位,满足自己的欲望与野心。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的表现与实质。你看不见撒但长什么样,看不到撒但怎么为人处世与人打交道,看不到撒但是什么样的本性实质,不知道撒但在神眼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不是难处,你只要观察、解剖一个敌基督,这些东西你就都看到了,撒但的本性实质,撒但的丑相,撒但的邪恶、凶恶就都看到了。敌基督就是活生生的撒但,活生生的魔鬼。

1) 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

敌基督这么让人恶心、厌恶,他们对地位与名誉的野心欲望这么大,那他们具体是怎么表现的,能够足以说明他们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呢?首先来看,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无论给弟兄姊妹、给神家带来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没有。)他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神家的各方面利益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人人可见,谁看了都说是这么回事,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死犟,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这么对待这个事,这是不是不把神家、不把教会、不把弟兄姊妹的利益当作一回事?如果他承认他损害了弟兄姊妹和神家的利益,他就要承担这个责任,同时,他的名誉与地位也会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死不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就算心里承认了表面上也不能承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从这事上一方面看清敌基督厌烦真理、仇视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看到敌基督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神家、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没有人性。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是。)推卸责任,一方面是他仇视真理的一种态度,另一方面是他没人性。无论别人的利益因为他的缘故受到了多大的损失,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你哪怕承认一点儿,说“这事跟我有关系,但也不完全是我的责任”,这也算有点人性,有点良心,有点道德底线,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他是什么东西?(魔鬼。)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多大亏损他都看不见,他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难过,没有一丁点儿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还是人吗?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即便他做的这个事不让他承担什么责任,就让他承认一下错误,他都不能做到,都不承认,他认为,“承认了不就等于是我错了吗?我能是做错事的人吗?我是永远正确、伟大的人,要让我承认错误,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吗?我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即便这事跟我有关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责任人,你愿意找谁找谁去,不应该找我,反正这个责任我不能担,这个错误我不能承认”。让他口头上承认错误他都达不到,就像要他的命似的,好像他承认错误能被定罪,能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似的。总之,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交通,他即便是勉强在外表上不吱声,不辩解了,但他内心深处也是在较劲、在反抗,也是在抵触。抵触到什么程度?有些敌基督在十年前因做错一个事被对付了,十年后再说起这事他还不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还不承担责任,二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在辩护,三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还是“义无反顾”,仍然为这事辩解、表白,为自己辩护。三十年过去了他还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接受这个事实,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没在这事上寻求到自己该实行的真理、该遵守的原则,还能在心里存满了怨恨,觉得弟兄姊妹冤枉他,神不理解他,觉得神家对不起他,神家刁难他,给他出难题,让他背黑锅。就这样的人还能变吗?他心里满了对正面事物的仇视,满了抵触,满了对抗,他认为别人因为这事对付他、修理他有损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誉,对他的地位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自己的错误,也从来没有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来到神面前接受这个事实。即便是来到神面前为这个事祷告,他也是带着不情愿,带着冤屈跟神表白,让神为他伸冤,让神显明这事,让神评判这事到底谁对谁错。更甚至他会因为这事怀疑、否认神是公义的,怀疑、否认神家、教会是真理掌权、是神掌权这一事实。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最后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们根本就不接受真理。

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那他对对付修理有没有认识?当他交通对付修理这方面真理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是怎么教导别人的?他说:“对付修理是神成全人的一种方式,能让人更认识自己。对付修理临到的时候人应该无条件地接受顺服,不接受对付修理就是悖逆神的人,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你想实行真理首先就得接受对付修理,神就是这样成全人的,每一个人都得这么经历。可以说,接受对付修理就是人明白真理达到认识自己、达到满足神的一个最好的实行途径。无论你是什么人,是带领也好,普通信徒也好,无论你尽的是什么本分,都得做好被对付修理的准备。你不能接受对付修理,证明你这个人没身量,是小孩,能接受对付修理的人都是成熟的人,是有生命的人,都是能够被成全的人。”这些大话句句都像重锤一样从敌基督的嘴里说出来,说的是真好听啊。但这些话都是什么?有没有一句是真理?你们会不会分辨?你们是不是也常说?敌基督说的这些话全是字句道理。对于对付修理他能常常讲这番道理,那能证明他对对付修理有真实的认识、真实的领会吗?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对对付修理没有真实的认识,他能说一堆这样的废话,就证实了这样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真有对付修理临到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是仇视、抵触的,绝对不会当成真理来接受、顺服,这对他来说有辱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尊严。

关于敌基督对待修理对付这方面,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例子?(有的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他可能会在表面上认识自己,但其实字里行间都带着狡辩,带着迷惑人的性质。有时候他做错事了,还说这也有神的许可,大家应该顺服神的主宰,有时候甚至还倒打一耙,说不能抓带领工人的把柄,不能对带领工人要求太高,他说这些话就是想迷惑人,不让人去分辨他。)这是一条表现,就是把错的说成对的,颠倒黑白,生怕别人看漏,赶紧狡辩,用各种言辞来迷惑人,来搅扰人的心思,模糊人的视线,好让人对他做的这个事没有任何的认识、分辨,达到他在人心中继续有高的地位、好的名誉。这个跟刚才所讲的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时,临到做错事、走错道路时没有丝毫的回转是一种态度。还有哪些例子?(敌基督对对付修理他的人怀恨在心,过后可能还会找机会报复、打击。)打击、报复这是一条表现。这跟他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打击、报复?他认为修理对付他的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他伤了他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毁坏了他的名誉,让他在人心中的地位大打折扣,他报复的原因是在这儿。在这件事上他的名誉地位受到了损失,他为了解恨,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就找机会打击报复对付修理、揭露他的人。(还有的敌基督特别狡猾,别人修理对付他的时候,他表面上可能也不跟人顶撞或不接受,反而还会认识自己,但是过后他还照样去作那些恶,没有真实的悔改,他就用这些假象来迷惑人。)这也是一条表现,有一类敌基督就是这么做的。他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先不跟你产生正面冲突,不让你看漏我,我如果明着跟你顶撞,不接受对付修理,你会说我不是实行真理、喜爱真理的人,这样传出去对我的名声有影响。如果让弟兄姊妹知道了,他们肯定不会接受一个根本不喜爱真理之人的带领。我得先树立一个好的形象,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在有人揭露我的错误或者过犯的时候,我就勉为其难假装接受过来,点头承认,让人看不漏,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再用一些假象,流点眼泪,说点亏欠神之类的话,先把这个事应对过去。这样,弟兄姊妹就会认为我是接受真理的人,我就可以理所应当地继续做带领,那我的名誉地位不就保住了吗?”他所做的都是假象。你们说这类人容不容易看透?(不容易。)这就得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接触,看他临到事的时候能不能维护神家利益,做事是不是真的按真理原则去实行的。无论他表面说得多好、说得多对,那只是一时的,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早晚都会露出来的。就算神不显明他,他的真实想法、他的本性实质就能包得那么严吗?就能包一辈子吗?不可能,他早晚得露出来。所以,不管敌基督再邪恶、再狡猾,只要他做事的原则与动机不变,那他早晚会被追求真理的人所认识、所看透。这一类敌基督是最狡猾的,表面上接受真理、接受正面事物,其实内心深处、实质上根本就不喜爱,甚至厌烦正面事物、厌烦真理,这一类人就得靠人追求真理才能认识透。还有没有其他例子?(有一个敌基督看到同工比自己会作工作,他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在背后歪曲事实论断同工、配搭,迷惑拉拢人听他的,导致同工之间互相猜疑,没有和谐配搭,各项工作都没有果效。当揭露他的恶行时,他不但不接受还讲理由推卸责任。看到他为了名誉地位能不择手段,无论伤害多少弟兄姊妹,无论给神家工作带来多严重的打岔搅扰,他都不在乎,更不难受、自责,没有丝毫人性、理智。)总之,敌基督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不惜牺牲任何人的利益,哪怕是踩着所有人来维护自己的地位也在所不惜。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与地位,他不管别人的死活,神家的工作、教会的利益在他那儿是根本不存在的,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从敌基督做的这些事来看,他不是神家的人,而是一个混进来的外邦人,神家不是他的家,所以神家一切的利益都与他无关,他就是想借着神家来达到他个人的目的,满足他个人的野心与欲望。就敌基督这样的本性实质,他是绝对不会接受对付修理的,也不会接受任何一方面真理。

从刚才举的例子中看见,敌基督这类人对地位的野心与欲望是与生俱来的,这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也是这类人本性实质的一个真实体现,绝对不是外人加给他的,更不是因着环境而产生的。所以,这类人无论临到怎样的对付修理他都不能接受。普通弟兄姊妹对付他,他不接受,他认为,“你不配对付我,你没这个资格!你才信几天哪?我读的神话比你知道的还多,我信神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做带领的时候你可能还没信神,你还对付修理我呢!”对于普通弟兄姊妹的对付修理他讲资格,论资排辈,以这样的理由不接受,那对于上面的对付修理他能不能接受?以他的本性实质来看,他同样也不会接受。反之,敌基督为了能够避免上面的对付修理常常做一些事,常常欺上瞒下。比如,教会里有一些真实情况他不反映,或者弟兄姊妹想要反映一些问题他不给转达,对于上面的工作安排他也极力地掩盖、扣压,不下发落实。如果教会中的问题与上面的工作安排对他个人的名誉与地位没有任何影响的话,他也可能走走过程,做些浮皮潦草的事。如果对他的名誉与地位构成了威胁,会造成一定的影响,那他就得考虑考虑了,怎么做,做在哪些人身上,什么时候做,他都要拿捏分寸,在心里盘算十遍八遍。如果教会中存在一些问题,弟兄姊妹中间存在一些问题,或者他工作当中存在一些问题让他很难开展工作,这样的问题如果反映上去,向上面寻求,会影响到上面对他的看法,影响到上面对他的使用、任命,也会影响到他以后的地位,甚至他将会面临上面的修理对付,这样的问题他会不会寻求?(不会。)在他那儿就扣压了,他是绝对不会如实反映的。所以,他在下面无论作什么工作,无论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样的难处,遇到不知如何选择、如何处理的事,他都包着、藏着,生怕上面说他素质太差,生怕上面知道他的实情因此而对付修理他。所以,敌基督为了避免上面的修理对付而置神家的利益、神家的工作于不顾,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饭碗,为了保全自己在上面眼里一个好的看法,他不惜牺牲神家的工作,甚至弟兄姊妹在生命进入方面遇到一些难处他不会解决的时候,他也不向上面寻求,有一些工作上的难处他也从来不汇报,而是极力地掩盖,更甚至弟兄姊妹的检举信他也扣压。他扣压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为了保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对他来说,要是撤换他或者上面评价他不胜任这个工作,这就像要了他的命,给他判了死刑一样,像信神走到头一样,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向上面寻求的。敌基督这种作法卑不卑鄙?(卑鄙。)在他心中认为,一个好的带领在神的眼中、在上面的眼中绝对是从来没有问题、从来没有难处,什么事都能处理好、都能够胜任的一个人;一个好的带领绝对不能喊难,绝对不能寻求问题,在神的心里、在上面的心里绝对得是一个完美的人,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是一个不用上面对付修理也能把工作作好的人。所以,他就极力地维护自己的地位,也极力地维护自己的形象,让上面错认为他能胜任任何一项工作,所有的工作他都作得特别圆满,作得天衣无缝,不需要上面的指导,更不需要上面的修理对付。敌基督就想塑造这样一种形象。而对于下面的弟兄姊妹,他会让弟兄姊妹错认为神对他特别地信任,对他委以重任,信任有加,甚至都舍不得对付修理他,生怕他消极、懈怠影响工作,更甚至他会让下面的人认为他是神眼中的红人,是神家中的红人,是神家中的重要人物。他给弟兄姊妹这样的错觉、假象,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在教会中能享受地位之福,有高的地位、好的待遇,更甚至可以取代神的地位。他常常跟弟兄姊妹说,“神不可能亲自跟你们说话,不可能亲自到下面作这些工作,也不可能跟你们生活在一起每天辅导你们生活当中的每一样事,那这些具体工作不还是我们这些带领来作吗?”他极力地维护自己地位的同时常常说这样的话,发表这样的言论,好让弟兄姊妹没有任何疑惑地、不折不扣地相信他、信任他。敌基督的这种作法是什么?是不是欺上瞒下?(是。)这就是敌基督,他的手段高明,一般的人要是不追求真理、没分辨,是绝对看不透这类人的。他要是直接说“上面可重用我了”,也可能你会有点觉警,可能会对他有点看法,但是他不直接这么说,他用一种说法迷惑你,让你误认为上面特别地重视他、信任他,托付给他很多工作。没分辨、不追求真理的糊涂虫就上当受骗跟着他走了,有事也不来到神面前寻求,而是来到敌基督面前,让他给指条明路。这就是敌基督做事要达到的果效。

敌基督常常以自己在神家中是红人,是神重用的人,是神高看、信得过的人这样的说法来迷惑人,来笼络人、控制人,达到自己永远享受地位、永远有话语权的目的。敌基督最怕的是什么?他最怕失去地位,名声不好,怕被弟兄姊妹认为是不追求真理的人,素质很差,不通灵,不作实际工作,也作不了实际工作,他们最怕听到的是这些。当听到这些说法、定义的时候,敌基督心里就慌了,甚至恼火,更甚至会撒泼打滚,“我就是素质差,你能用谁就用谁吧,反正我是做不了了。神不是公义的吗?我信神这么多年,为神撇家舍业,为你们付出这么多,弟兄姊妹怎么就连句公道话都没有呢?”他也顾不上什么名誉地位了,也不包裹、伪装了,丑相全暴露了。发泄完后,他抹抹眼泪,琢磨琢磨,“不行,丢丑了,还得东山再起啊!”他就接着伪装,接着学习好的口号、道理,接着听、接着读、接着讲,接着迷惑人,还得挽回自己的名誉、地位,希望到有一天选举的时候弟兄姊妹还能想起他来,想起他的好,想起他付的代价,想起他所说的话。这是不是不知羞耻?是不是旧性不改啊?敌基督为什么没变呢?这就是本性实质决定的,变不了,他就是这个东西。他的欲望、野心彻底变成泡影的时候,他撒泼打滚,然后紧接着就老实了。前段时间我打听一个人最近怎么样,有些弟兄姊妹说这段时间他变得很乖。“乖”指什么意思呢?就是这段时间老实多了,比之前的表现好多了,不作不闹、不打击人了,也不为地位争了,而是学习跟人说话温柔、低调、小声,然后用对的话来帮助别人,生活中对别人特别关心、照顾,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但他真变了吗?没变。那这些作法是什么?(外表的好行为。)

有些敌基督被显明,一切恶行都暴露之后,他见到弟兄姊妹就说:“我感觉这段时间得着神的开启光照了,情形挺好,对自己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深恶痛绝,给弟兄姊妹带来的亏损我一直忘不了、放不下,心里很难过。”说着就哭起来了,还主动让弟兄姊妹修理对付他,说“你们别怕我软弱,看到我哪里做得不对就对付我,我能接受,我能从神领受,不记恨你们”。敌基督从顽固地拒绝、抵触、反抗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为自己表白、辩解,心里怨恨,到主动地寻求对付修理,这个态度是不是转变得挺快?这是不是有懊悔的意思了?从这个态度上来看是有回转了,那你就对付他,这样能让他知道之前做的错事,好帮助他认识自己。这个时候你应该拿出点诚意来帮助他,说:“看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我跟你说点心里话,要是说得不对你接受不了,你也别在意,要是你认为说得对就从神领受,我的存心是想帮助你,不是想落井下石打击你,咱俩敞开心交通交通。你以前做带领的时候耀武扬威的,做错事也不承认,即使表面承认了心里也不接受,过后临到这类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就拿上次的事来说,因着你不负责任,结果出了事给神家祭物造成那么大的损失,也导致很多弟兄姊妹被抓坐监,为此付出代价,你是不是得承担责任啊?这个事你是直接责任人,你应该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其实你承认了错误,在神那儿看也顶多是个过犯,不影响你以后追求真理,弟兄姊妹也能正确对待,还把你当成神家的人,不会排斥你,也不会打击你。人的一切都在神手中这不假,但若始终不追求真理,肯定是灭亡的对象。你如果接受了,能有真实的悔改,神不记念你以前的过犯,在神面前咱们还是追求真理的人。咱不求得神的赦免、原谅,但最起码得做到人该做的,这是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与本分,是咱们该走的路。”这是不是实话?有没有一句奚落人、骗人的话?有没有挖苦、讽刺的意思?(没有。)这就是心平气和地说心里话,本着能帮助人、让人得造就的原则说的话,这话没错,这里面有实行路途,也有真理可寻求。但敌基督能不能接受这话?能不能把这话当成真理来领受、实行?(不能。)他会怎么说?“到现在你们还揪着我的小辫子不放啊?神都不记念人的过犯,你们总追究什么呀?还说跟我谈心,说帮助我,这是帮助吗?这分明就是纠缠过去、追究责任,这不还是让我承担责任吗?那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吗?一切都在神手中,那责任人应该是神,临到这事的时候神怎么不提示呢?这不都是神摆设的吗?那怎么能赖我呢?”心里话说出来了吧?他的问题出在哪儿?从表面看他回转了,低调了,看着比以前老实多了,不追求地位、名誉了,能跟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话、谈心了,那怎么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呢?这里面很清晰的有两点。第一点,当敌基督失去地位的时候,他的一种生活状态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时时准备着东山再起。第二点,对于之前所走过的错误道路,所犯下的过犯,他不会从内心深处有真实的回转,他不承认、不接受,不担责任,不会从之前做过的错事当中认识自己的过错,总结出如何能够达到按真理实行。当他被撤职失去地位的时候,他想的不是“我之前到底做错什么了,到底应该怎样悔改,如果以后再临到这样的事,我应该怎么做能够合神的心意”,他没有这样回转的态度,即便被对付修理,即便被撤职,他也不会因此而回头追求真理,寻找实行的路途,改变追求的方向。无论他给神家带来多大损失,无论他栽的跟头有多大,他也死不认罪,不会因为这次的失败而在接下来的光阴当中去追求真理、寻求真理,而是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做能够挽回这一切,让自己的地位能够失而复得。就这两点,第一点是失去地位时的一种生活状态,第二点是不会承认与认识之前所走的错误道路。第二点里面,不认识之前所走的错误道路是一条,另外,他绝对不会有真实的悔改,不会接受真理,不会想弥补之前所犯下的错误与给神家带来的亏损。还有一条,他绝对不会从此让自己的追求方向有所转折,从不追求真理变成追求真理,成为实行真理的人。从这两点来看,敌基督厌烦真理,本性邪恶,他特别善于伪装,善于适应环境,他这样的一种实质就是善变,而且他内心深处对地位、野心欲望的追求状态始终是不会放松、不会改变的,谁也改变不了他。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上来看,这类人的本性实质是什么?他是不是弟兄姊妹?是不是真正的人?(不是。)你们要是把这些人当成弟兄姊妹,这是不是太糊涂了?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是他实质的流露,没有地位了就是一种这样的生活状态,他心里所盘算的,他所流露的、外表所行出来的,还有他内心深处对待真理、对待自己所犯下的过犯的一种态度就是这样的,他的观点是不会变的。无论你怎么交通真理,怎么讲对的、正面的实行路途,他都不会从内心深处接受,而是抵触,甚至还会认为,“我现在没地位了,说话不算数了,没人拥护我了,你们都想看我的笑话,都想来教训我。你有资格教训我吗?你算老几呀?我当带领的时候你还没学会走路呢!你会这点儿话不就是从我这儿学的吗?你还来教训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对付修理他的人,跟他说话聊天的人,跟他能够谈心的人,还得排资论辈,这是什么东西呀?也就敌基督这类人能说出这话来,正常人,有点廉耻、有点理性的人都说不出这话。

要是有人给你们讲道,心平气和地跟你们谈心,给你们指问题、提建议,你们能不能接受?还是也有敌基督的这种心态?比如,你信十年都没做带领,别人信两年地位就比你高了,你心里就难受,你信神二十年才做小区带领,别人信五年就做区带领,就“领导”你了,你心里就不服气,他要是对付你,你心里就不舒坦,即使对付得对你也不想接受。你们有没有这种态度、这种表现啊?(有。)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你以为敌基督性情只有敌基督才有吗?无论谁有敌基督性情都挺危险,都能走上敌基督道路,也能让人灭亡,就是这么回事。交通、解剖敌基督的实质,连带有敌基督性情的这一类人也包括在内了。你们说,包括在内的是少数人还是多数人,还是所有人?(所有人。)对了,因为敌基督的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凡是败坏人类都有撒但性情。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这一条咱们交通了一些内容,再具体就是举一些实际的例子了,这部分内容就留给你们聚会时交通吧。你们交通的时候别总交通别人如何如何,当然交通其他人的表现是不可避免的,但最主要得交通你们自己的表现。如果你们能从自身找到与敌基督性情相通的一些表现与流露,这样对你们认识自己有帮助、有益处,也对你们摆脱敌基督性情有帮助。

这些话题之前交通过,你们现在能对号入座吗?能不能有些认识?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不管变化哪方面的败坏性情,都是从明白真理、对号入座,然后达到认识自己,是在这个基础上达到的。所以,能分辨、解剖败坏性情的各种表现,是认识自己达到性情变化的必经之路。你们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可能有些人现在还没认识到,他认为,“总交通这些琐碎的话题、琐碎的事,也不讲点高深的真理,也不揭示点高深的奥秘,真没意思,太枯燥了!交通这些事跟我们以后进天国、得大福、做被成全的人有什么关系呀?”他总也不明白,听着听着就犯困了。不通灵的人就听不懂,他不明白每一条真理所涉及到的人的各种情形,还有各项真理之间的关系。他不明白这些,你讲得越细他越糊涂,越细他越听不进去,所以就总犯困。刚聚会时又跳又唱,无论守多么乏味、多么重复的规条、仪式他都不犯困,一交通真理,一交通各种情形他就犯困。总犯困的人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显明了?是不是不喜爱真理的表现?这些生命进入方面的各项真理的细节,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具备一定素质的人是越听越明白,那些不喜爱真理也不具备什么素质又不通灵的人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觉得乏味,怎么听都一样,听不出什么路途,他觉得生命进入的事不复杂,没必要交通这么多,这就是不通灵的人。人的性情变化涉及很多真理,在人追求性情变化的路途当中,如果不在各项真理上下功夫,达到明白、领受、认识,找到实行的路,是绝对不会进入任何一项真理的。人认识神的途径是什么?就是明白各项真理,进入各项真理,这是唯一的途径。而各项真理不是一种论调,不是一种知识、哲学,而是与人的生活、人的生存状态,人每天的情形、每天的所思所想,以及人的败坏实质所支配产生的各种想法、意念、存心、态度有关。所以,我们现在说的就是这些话题,把这些话题弄明白了,都对上号,找到实行原则了,认识到自己的各种性情所产生的各种情形与观点了,那你就真明白与之有关的真理了。你明白了才能准确地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你要是光明白字皮,看到神揭示敌基督自私卑鄙,你琢磨琢磨,“敌基督是自私卑鄙,但我这人可大公无私了,我有大爱,我有包容,我生在书香门第,接受过高等教育,接受过名人、名著的熏陶,我这人不自私”,说这话是不是接受真理?是不是认识自己了?很明显你不明白这项真理,不明白这项真理里面所包含的各种情形。当你明白了一项真理里面神所说的、所揭示的各种情形的时候,你能对号入座,能找到准确的实行原则,你就走上实行真理的道路了,你就进入真理实际了,否则你只是明白道理,没明白真理。就像刚才所讲的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这一条,所交通的各种情形、表现、流露都是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有关的,也是与敌基督的性情有关的,你认识了多少?你对号入座了多少?你所对号的、所能领会到的这里面的说法、细节、情形,是与他人有关的,还是与你自身有关的?你自身与这些情形有没有任何的关联?你是真对上号了,还是勉强地承认、附和呢?这就看你的领受,也看你对待真理的态度了。对上号这仅仅是人能实行真理、进入真理的一个先决条件,并不等于你已经实行真理了,但你要是都对不上号,你与实行真理就无关无份了。那你听道都听什么呢?就是装装样子,好像你是信神的,其实你都不按神话实行,都进入不了神话的实际,你就是个门外汉、效力品、衬托物。至于怎么对号入座,怎么解剖与这些说法有关的各种情形,那就在乎你们自己认识了。我能作到的就是把这些话告诉给你们、供应给你们,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下功夫了,能不能接受就在乎你们的态度了。有的人心里刚硬,总伪装,总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明明是自己有问题但他却看不见也不承认,还去揭露别人、解剖别人,结果别人从中得着益处了,他却没有得着,这是不是蠢人啊?这是愚蠢的行为。你听道不是为了分辨别人,也不是代替别人听的,是为了自己听、自己得。你听神话、听真理、听讲道,从中明白真理得着生命,达到性情变化,这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这些话跟你有关,你存着这样一种态度,这些话兴许就能改变你,就能变成你的实际,也能使你达到性情变化。

第一条讲了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的各种表现,通过交通这个话题,一方面让人认识到敌基督在这件事情上的一种态度,还有他本性实质的流露,另一方面也给你们带来一些正面的引导与警戒。剩下的你们就自己交通,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2) 敌基督如何对待比自己强的人

敌基督要维护他自身的名誉地位,不仅仅是在对付修理这一方面表现、流露出他的本性实质,他所面临的环境与事件还有很多。所以第二条咱们要交通的就是,敌基督在一个人群当中是怎样维护他的地位与名誉的。敌基督在人群当中有怎样的表现能说明他处处在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个话题明不明确?这个范围大不大?具不具有代表性?(具有。)咱们要交通的话题跟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有直接关系的。敌基督生活在一个人群里,他是怎么表现的?他是以怎样的态度、做哪些事来维护他的名誉与地位?首先,敌基督要是没有地位的话,他是不是敌基督?(是。)这个概念得清楚。别以为凡是有地位的人才有可能有敌基督实质,才是敌基督,没地位的普通人不是敌基督。这个范围其实挺大,凡是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他无论有没有地位,无论是带领也好,还是普通信徒也好,他都是敌基督,这是根据实质决定的。那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作为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有哪些表现呢?他流露哪些本性实质能够足以证明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首先,他在一个人群当中是怎么生活的,他待人接物的态度是怎样的,他对待真理的态度是怎样的。咱们最应该交通的不是他如何吃穿住行,而是交通他在人群当中是怎样维护自己的名誉与地位的。即便他作为一个普通的信徒,他也在处处维护着他的名誉与地位,处处流露着这样的性情、这样的实质,也在做着这样的事。所以,这就更进一步地让人了解了敌基督的性情与实质,不管有没有地位,不论何时何地,他的性情、实质都在流露着、表现着,不受任何空间、地理、人事物的限制。

敌基督这类人无论尽什么本分,无论在什么人群当中,他有一种明显的表现,就是总有辖制人、控制人的倾向,总想领导人自己说了算,总想出头露面,总想出风头,总想博得更多人的目光与注意力。每到一个人群当中,无论人多人少,无论这些人是什么人,什么职业、什么身份,他先看谁能说,谁厉害,谁的资格高、资本大,他能斗得过谁、斗不过谁,谁比自己高,谁不如自己,他先评估这些。快速地评估完之后,他就开始做事了,把那些不如自己的人放在一边先不搭理,首先选择自己认为高的,有点名望、有点地位、有点恩赐、有点能耐的人,他先跟这些人较量。如果这些人中间有弟兄姊妹高看的,有信神时间长的,有威望高的,那就是他嫉妒的对象,当然也是他竞争的对象。然后,敌基督就在心里暗暗攀比,看这个有威望、有地位,说话能够让弟兄姊妹听从的人,他到底会什么,掌握了什么。观察来观察去,敌基督发现这个人精通某项业务,另外,大家比较高看他是因为他信神时间长或者其他某个原因。找到了这样的“猎物”,找到了这样的竞争对手,也找到了这样的原因之后,敌基督就想办法做事了。看自己比对方差什么,就在那方面下功夫。如果业务不如对方,那他就学习业务,多查询各种资料,多虚心请教别人,参与与这项业务有关的各项工作,逐渐地积累经验,也培植自己的势力。等到他认为自己有能与对手较量的资本时,就常常站出来发表“高论”,常常故意否认、贬低竞争对手,让竞争对手出丑,名声扫地,从而能够突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自己比竞争对手高明。这些事一般的人能不能看出来?在他做的过程当中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神知道,普通人看到的只是他的热心,他的追求,他的受苦付代价,他外表的好行为,但是事实的真相隐藏在他内心深处呢。他的核心目标是什么?就是夺取地位。他所做的这一切,他下的这一切苦功,所付的这一切代价,围绕的目标无形中就是他心中永远忘不掉也放不下的地位。

敌基督这类人每到一个人群中,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赢得人的信任与高看,能够让更多的人信服、仰望、崇拜,从而达到在这个人群当中有绝对的权威、有绝对的话语权的目的。他无论在什么人群当中,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争,与懂业务的人争,与不懂业务的人争,与有威望的人争,与没有威望的人争,与信神时间长的人争,与信神时间短的人也争,与被选为带领的人争,与带领候选人也争。任何一个对他的地位与野心有威胁的人都是他争斗的对象,比他强的人他理所当然地要争,比他弱的人他也要争。为了获得地位,为了在一个人群当中能够居首位,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的地位有威胁的人或者因素。当然,敌基督能这么做他的手段肯定是多种多样的。谁的口才好,谁说话有逻辑性、有层次、有条理,在他心里就成为他嫉妒的对象,也成为他模仿的对象,更成为他争斗的对象。谁追求真理有信心,能常常帮助扶持弟兄姊妹,使弟兄姊妹从消极软弱中走出来,也成了他争斗的对象。谁精通业务,弟兄姊妹对其有点高看,也成为他争斗的对象。谁作工作有果效,得到了上面的赏识,那更是他争斗的对象。在任何一个人群当中,他的至理名言是什么?这类人到一个人群中不见得是非要得最高的地位,就是有一种性情、有一种心态在指使他做这些事。这个心态是什么呢?就是“我要争!争!争!”这几个“争”就是他的性情。他有一种任何人都难以遏制的性情,就是谁也控制不住,他自己也控制不了,他就要争。到底争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反正不管用什么手段,争得大家都服了,他就高兴了。那他到底要争来什么?在他内心深处是为了地位,但是争来地位又能怎么样呢?别人的业务不如你,你的地位高了,别人高看你了,又能怎样呢?你问他他也说不清楚,他就是这个东西。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就做这一件事——争,这种人跟谁都争。教会里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这个教会的人受不受搅扰?比如说,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说话、谈心,挺安静、挺祥和,心情挺好的时候来了一只臭苍蝇,这气氛是不是都被搅乱了?这只苍蝇就是来搅扰、恶心人的,它就是那个东西。有时候敌基督不一定是有明确的目标,说要打垮谁、打败谁,打败怎样的一群人,要得着多少人,但是,他有一个明确的性情,就是无论到哪个人群里他都想搅扰,都想争,他就是个作妖的东西,搅得乱七八糟、人心惶惶他就达到目的了,他就是这个本性。

敌基督无论到哪个人群里,他的至理名言是什么?“我要争!争!争!争做最高的,争做最大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到哪里都争,都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正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神家工作的。敌基督的性情就是这样,谁的业务精,谁信神时间长,谁有点什么特长,谁在生命进入方面能让弟兄姊妹得着益处,谁的名望高一些,谁在弟兄姊妹中间的评价好一些,谁正面的东西多一些,都是他要争斗的对象。总之,敌基督每到一个人群当中,他要做的事无非就是这些,把地位争到手,把高的名声争到手,把在人群当中的话语权、决定权争到手,他就高兴了。他把这些争到手之后能不能作具体工作?(不能。)他不是为了作具体工作而争而斗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倒所有的人,“管你服不服气,论资本我最高,论能言善辩我最强,论业务的精通程度我首屈一指”。无论在哪方面他都要争,弟兄姊妹选他做负责人,他要争与配搭之间的话语权、决策权,教会要是让他负责一项工作,这项工作怎么作他要一个人说了算,他要争取他所说的话、所提的方案、所作的决定都能被采纳,都能变成现实。如果弟兄姊妹采纳了其他人的意见,在他那儿就通不过。你要是不听他的,他就会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感觉没有他不行,让你感觉不听他的后果会怎么样。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就是这样的嚣张,令人厌恶,也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他们身上所流露的既没有什么人性,更没有什么理智。通过他所做所行的,看到他做那些事没什么道理可讲,你要是跟他讲他也不接受,你说的再对在他那儿也行不通,就是此路不通。他唯一能接受的一条原则就是,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能得着自己该得的名誉、地位他心里就踏实了,他觉得自己活着的价值就是如此,不管在哪个人群当中都要让人发现他的“光”和“热”,发现他的特长,发现他与众不同。正因为他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得着高于一般人的待遇,该得着人的拥戴、赞赏,该得着人的仰望、崇拜,他认为这些都是他该得的。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临到一个事,按照常理,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谁说的对神家工作有利就应该顺服谁的,谁说的合乎真理原则,大家就应该采纳谁的,但如果按照常理做,大家就有可能不采纳他的意见,那他会怎么做呢?这时候他就着急了,一个劲儿地为自己的说法、意见辩解、表白,想方设法地说服他人,让弟兄姊妹都听他的,采纳他的建议。他不考虑如果采纳了他的建议神家的工作会受到怎样的影响,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只考虑“这次如果我的建议没被采纳,那我的脸往哪儿放?所以我要争,争取我提的建议能被采纳”,每次他都是这么想、这么做,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敌基督这类人没理性表现在哪儿?他就认为自己有恩赐、有能耐,素质好,应该得到人的崇拜、拥护,神家应该重用他,另外,他所提的建议、构想神家应该极力地维护,而且能让弟兄姊妹接纳,他是这么认为、这么想的。敌基督的这一性情、这一实质的流露,在教会当中是不是构成了搅扰?可以说,这类人在各个尽本分的场合都起到了充分的搅扰作用。敌基督为了争得自己要争的东西,他不考虑神家工作,不考虑弟兄姊妹多么为难,这个事造成的后果、损失有多大,这些他都不管,他只考虑自己的欲望能不能得到满足,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能不能得到保障。他们在各个人群当中所扮演的角色绝对是撒但的差役,不是神家的人,不是神的跟随者,更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说,在他面临任何问题的时候,他的第一作法不是寻求真理,不是存着顺服的态度去对待这件事,而是绞尽脑汁地预备好如何争斗,如何辩解,如何博回自己的面子,如何不让自己丢丑,如何保障好自己的地位,他想的全是这些。比如,普通弟兄姊妹写见证文章,心里想的是怎么把自己的经历、认识如实地写出来,他就在神面前祷告,希望神能在真理上对他有更多的开启,让他在真理上有更多、更深的认识。而敌基督写文章是绞尽脑汁地琢磨如何写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他、知道他,能够让更多的人赞赏他,从而在更多的人心中得着地位。他想通过做这样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来提高他的知名度。他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放过,这是什么人哪?甚至有些敌基督看别人都会写文章,为了与人争,为了能写点比别人更精彩、更深刻的,他就造假瞎编、抄袭,连作假见证这样的事他都敢做。他为了出名,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为了他的名声在外,不惜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小的机会来出大名,获得地位,在一个人群当中被高看,被另眼看待。被人另眼看待的目的是什么?他想要达到的果效、他所要的到底是什么?就是让人看到他这个人不一般,他比别人高贵,有过人之处,在人心中能够留有好的印象,留有深刻的印象,甚至能逐渐对他产生羡慕、敬佩、仰望。他在极力争取这样的果效的同时,也在极力维护着这样的一种效果。

敌基督无论在哪个人群当中,他无论是伪装也好,付代价也好,还是表现出任何一样人看为特别体面的行为也好,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所流露的实质无非就是争。争什么?争地位,争脸面,争人对他的仰望、高看,争一个好的评价、好的名声,争人对他与众不同的看法。这就是敌基督所走的道路,他们要争的就是这些东西。无论神的话怎么定罪、怎么解剖这些东西,他们都不会从内心深处反感、厌憎,而是神越揭露他们越宝爱,甚至把这些东西隐藏得更深。神越揭露这些东西,他们越想方设法地用更诡异、更巧妙的办法去掩盖他们这些行为背后的目的与存心。所以敌基督听完这些揭露他们的道之后,他们不是放下这些观点、放下这些欲望,反而对名誉与地位越发宝爱,越想方设法地去隐藏、掩盖,想方设法地不让人看漏、不让人看破。在很多场合他们不但不实行真理,而且当他们露馅的时候,当他们无意中流露出这些的时候,他们更担心人能看透,能对号入座识破他们,所以他们更极力地掩盖。掩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能够保存实力,保护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无论在什么场合,他们行事的原则不会变,他们做人的目标、方向不会变,他们人生的目标不会变,还有他们内心深处的欲望、理想、愿望都不会放下,而是在极力地争取。越是交通真理,他们越学会巧妙地规避掉人能认识到、能意识到的一些行为、举止与流露,他们会换成另外一种方式去表现,不让人识破,不让人对他们有分辨。敌基督的这个实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有点诡异?你无论怎么交通真理,他哪怕是死都不放下这样的欲望。他这次在这个场合中争斗失败了,被弟兄姊妹揭露了,退到下一个人群当中的时候继续争斗,继续争地位,争话语权,争决策权,争面子,就争这些。无论在哪个场合当中,他们奉行的一贯原则就是争,“只有我领导别人,没有别人领导我的份”。无论在哪个场合、哪个人群当中,他们都绝对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接受别人的带领,接受别人的帮助。这就是敌基督。

在你们中间有没有典型的这样的人?哪类人是这样的人?他们有什么样的表现?好起高调的人是不是其中一类?(是。)好起高调的人都做哪些事?他否认所有人的观点,然后自己说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其实他自己都觉得不成立,就是个口号,但是他非得让大家都听他的。他与别人总有不同意见,在人群里总是高高在上,总要独树一帜,总好起高调,别人说什么他都说不对,他都能挑出一堆毛病,把别人说的否了。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不听,也不往心里去,他就说不对,别人让他说,他就说出一堆空话来,还让人误认为是高见。这是不是起高调?其实这类人让他做什么都做不好,做什么都是一塌糊涂,但什么事他都敢参与,敢插手,敢起高调,敢说了算。无论在什么场合、在什么人群当中,只有别人为他服务、听他的份,没有他为别人服务、听别人的份,这是不是敌基督?他说的再不对,他也得强词夺理、胡说八道,让别人觉得他是对的,别人说的再对,他也要巧言善辩给变成不对的,把别人否了,这就是起高调。好起高调的是什么人?在一个人群里,敌基督这类人跟别人交通工作的时候,他从来不会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在自己不会的领域里承认自己的不足,承认自己不会、不行,而主动地寻求懂业务的人的意见,他不会这样做。他就像个畜生一样,张牙舞爪,谁都不放在眼里,他认为“你懂业务那就是懂点儿知识,知识不是真理,你懂业务也不代表明白真理,你会写文章也不代表你有真理实际”。凡是有点正面进入的人都被他看为眼中钉、肉中刺,他都给扣个帽子,都给否了。凡是经他手的事他都得让大家恭维,承认这是真理,这是神作的。无论谁做点对教会、对弟兄姊妹有益的事,他都想方设法贬低、讽刺、挖苦,把这事缩到最小。而他自己做点不值得一提的小事都要极力地夸大、放大,让弟兄姊妹知道这是他的功劳,这事是他办的,让弟兄姊妹对他另眼相看,对他念念不忘、感恩戴德,说这个好处是因着他才得着的,人要感谢他的恩,要纪念他的好。这就是敌基督。

敌基督对于自己分内的事,他做事的态度是什么?好事要做在人前,坏事要做在人后,好事让所有人都知道,坏事就掩盖住不让任何人知道,连风声都不能走漏,得极力地掩盖。敌基督这个性情恶不恶心?他这么做事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保住他的名誉地位。)对了,外表看他好像没为地位争,也没为地位说任何的话,但是他所做的这一切事、所说的这一切话就是为了维护他的地位,为了保住他的地位,为了他能有高的名望、好的名声,甚至有时候他在一个人群当中争夺地位时都让人看不出来。即便是举荐一个人,就做点这类应该做的事,他都让被举荐的人对他感恩戴德,让人知道是他的举荐人才有机会尽上这样的本分,对这样的事他都不放过。他认为:即便我举荐了你,你也是我领导的对象,你高不过我。敌基督对于地位与名誉的热衷程度可见一斑。为了争得地位,为了保住地位,他们不放过任何人的一个眼色,也不放过任何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更不放过任何角落里发生的事。这些大事小情他们都看在眼里,人所传讲的这些话他们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喜欢是非吗?不是,他们是想从中找到保住自己地位的途径与机会。他们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失大意、一时的不留心,让自己的地位、名声有所损失。为了地位,他们学会“洞察”一切,任何一个弟兄姊妹口中说出对他不敬的话、对他有不同意见的话,他都不会放过,都认真对待,仔细研究,深加分析,之后找出相应的对策去应对,达到自己的地位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是稳固的,都是不可动摇的。一旦他的名声受到了损失,他听到了一些对他名声不利的言语,他赶紧追根溯源,想方设法地找借口、找理由挽回。所以说,敌基督在一个人群里无论是尽普通的本分也好,还是担任带领工人的工作也好,他们所忙碌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地位,都离不开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他们内心深处,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这样的概念根本就没有。所以,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可以准确地定义为:他们就是神的仇敌,就是来搅扰打岔神家工作、破坏神家工作的一伙魔鬼撒但,是撒但的差役,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神家的人,不是神拯救的对象。

今天交通这些对你们有没有触动?哪一条触动到你们了?(最后一条,就是神解剖敌基督争的这个本性。)总争不是好事,这种作法与敌基督挂上钩了,与灭亡挂上钩了,这不是好道。人有这样的表现、流露时,该怎么做?该怎么选择?该怎么避免?这是人现在最应该想的问题,也是人每天都面临的问题。临到事怎样能做到不争,怎样能做到争了之后心里会难受、不安,这是每一个人必须面临的问题。达到争太容易,达到不争太不容易了。那不争是不是就摆脱敌基督的性情、摆脱敌基督的实质了呢?(不是,这只是外表,里面的性情不解决,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就解决不了。)怎么解决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一方面得对这事有认识,当流露出这些争的想法、意念时得带到神面前祷告,另外得和弟兄姊妹敞开亮相,然后有意识地去背叛这些不对的想法、意念,这样就能避免走上这个错误道路。还有就是能够祈求神的审判刑罚、对付管教临到,这样就能使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挺好。但这不容易做到,尤其太喜爱名誉地位的人更不容易做到。达到放弃名誉地位这不容易,就得靠人追求真理,一方面能认识自己,还能主动亮相,另外,承认自己没有真理,缺少太多。要是让人误认为你什么都行,是个完全人,这就危险,你就容易争名夺利。你得让人看到你是一个有缺陷的人,你有软弱,有缺点,有达不到、够不上的地方。你就是个普通人,你不是超人,不是无所不能的人。你承认这个事实,也让别人知道这个事实,这首先就能够限制你争的这种行为,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你去争的这个心态与欲望。当别人藐视你、讽刺你的时候,你先不要因为话不好听而反感,或者是认为自己行、自己是个完美的人,不要以一种这样的态度去对待这些话。而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呢?“我是一个有缺陷的人,浑身都是毛病,我就是个普通的人,他说的这些话除了挖苦、讽刺以外,如果有一部分是实情,我就从神领受。”你要是能达到这个,那就证明你对地位、名声还有别人对你的看法看淡了。人对名誉地位不是一时就能放下的,尤其是有点恩赐、有点素质的人,或者是有点作工经验的人更是这样,对这些人来说是很难放下的。对于那些没什么能耐,多年以来就安于现状,甘心做一个普通跟随者的人来说,还容易放一些。没有适合的环境,一般这个欲望在他里面是很隐藏的,基本上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有时争一争,争不过也就服软了,放手了。就是那些有点能耐、有点恩赐才干、有点素质的人,还有那些有特殊资本的人,他们对于地位与名誉是很难放下的。没有地位的时候,他的欲望处于萌芽状态,当有了地位,神家对他委以重任的时候,尤其是他作工多年有了足够的经验与资本的时候,这种欲望就不再是萌芽了,而是已经生根开花将要结果了,当成了形、结了果的时候,这个人也就完了。所以在它开花结果之前,你能够及时扭转、放下,在做每件事的时候,在任何的环境之下,你都实行操练放下,不要争。当你想要争的时候,你发现这种争的情形要产生一种行为时,你寻求真理原则,用实行真理来代替。当你去实行真理的时候,你的争无形当中就只变成一种欲望与野心而已,不能对神家工作形成搅扰了。这样,你的这种行为在神那儿看是蒙纪念的,是蒙神称许的。所以我要强调的是,在你的欲望与野心还没有开花结果之前,你要把它解决掉。有些人说:“怎么解决掉?就让它处于萌芽状态吗?”那就看你怎么经历了,看你对这事怎么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了。有些人说“我让它连萌芽都没有”,这是好样的。你不追求做什么有地位、有身份的尊贵的人,就做一个普通的人,哪怕神说你是个贱人也行,就做一个在神眼中看为卑贱的人,一个小小的跟随者,但最终是被神称为合格的受造之物的人,这样的人是好样的。

如果你对地位、名誉念念不忘,特别地宝爱,恋恋不舍,难以放弃,总觉得没有地位、名誉人活着就没什么乐趣、没什么盼头,这一辈子就得为地位、名誉活着,就得被这两样东西支配,即使最终达不到目的也不能彻底放弃,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坚持到底,你如果有这些想法,那在实行方面你对自己的要求就不会太严格,就会睁一眼闭一眼。当你为名誉、地位做事时就觉得,“我这样做一没有对神家工作构成搅扰,二也没有给神家利益带来什么损失,这就不算什么大问题,神要求的也不是那么高,神也不强人所难,我就是宝爱点地位也不算犯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宝爱我的地位、宝爱我的名声就行了”。这也是一种追求法,虽然不被定罪,但这不是什么正道。总之,无论你的追求方向、目标是什么,对放下地位这事你要求自己能达到的程度是怎样的,只要地位在你心里占据一定的位置,能控制、影响到你的人生、你的追求目标,那你的性情变化就会大打折扣,最终神给你的定义当然也就另当别论了。另外,你对地位的追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会影响你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当然也会影响你达到合格的尽本分。为什么这么说呢?人追求地位这是神最厌憎的事,因为追求地位这是败坏性情,是因撒但的败坏产生的,在神那儿看都是不应该存在的,这就不是神命定好要给人的,你总要争、总要夺,总要宝爱它,总要霸占据为己有,这是不是带点与神对抗的性质啊?地位不是神命定给人的,神供应给人真理、道路、生命,最终是让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而不是一个有地位、有名望让万人景仰的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追求地位这都是一条死路。无论你有怎样合理的理由去追求地位,这条路仍然是错的,不是神称许的。无论你下怎样的功夫,付多大代价,你要地位神是不会给你的,神不给你你就争不来,你硬要争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这是死路一条,明白了吧!

二〇二〇年三月七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二)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一百零三篇

声音发出如雷巨响,震动地宇,震耳欲聋,使人来不及躲闪,有的被击杀,有的被毁灭,有的被审判,真是人未曾见过的场面。侧耳细听,在阵阵的雷声中伴随着哀哭声,这声音来自阴间、来自地狱,是我审判之后那些悖逆之子的痛哭声。那些不听我话、不实行我话的,都受到了我严厉的审判,受到了我烈怒的咒诅。…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在地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尽职分仅三年半,在他作工期间与没开始作工以前都具备一个正常的人性,他在正常人性里生活了三十三年半,在最后三年半期间他始终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现。在尽职分以前,他是以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性出现,没有一点神性的表现,只是在正式尽职分以后才有了神…

第七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

圣经的说法 四

有许多人认为明白了圣经、能解释圣经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实上真是这么简单吗?圣经的实情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圣经只不过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见证而已,你从圣经里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过圣经的人都知道,圣经里记载的是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神两步的作工。圣经旧约记载的是以色列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