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2.敌基督的利益

(2)自身的名誉与地位

上次交通了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那简单地回顾一下,敌基督的利益咱们分了几条来解剖?(分了三条。第一条是敌基督自身的安危,第二条是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第三条是福利。)与敌基督这一类人相关的利益就是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地位,还有个人的福利这三条,是吧?(是。)第一条自身的安危比较好理解,就是与自身临到的危险环境有关的,涉及到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切身的利益——人身安全。这一条基本上交通完了。第二条是自身的名誉与地位,上次交通了一些表现,但比较笼统,估计你们只是有了一个概念性的理解与认识,如果不加以举例,不加以细节、具体地分析,可能你们对敌基督这方面的实质与表现只是在道理上、字面上有点理解,对这方面真实具体的流露与表现可能还认识不到。这些内容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交通得越具体越好?(是。)你们就喜欢吃现成的,自己不喜欢揣摩。你们听完这些讲道之后做不做功课啊?如果交通得太细,你们会不会觉得太琐碎、太啰唆,说“这太低估我们的智商了,我们的素质有那么差吗?举一两个例子就行了。再说,解剖敌基督的实质,交通关于敌基督喜爱地位权势这方面的内容已经不少了,怎么交通敌基督的利益这一条又涉及到这个话题了呢?这是不是太重复、太繁琐了?有没有必要交通啊?”其实重复点儿没什么不好,从各个角度来交通,你们对敌基督这方面的实质认识得就透彻一些,另外,交通真理不能怕重复,有些真理交通了这么多年人还没有进入呢。总追求不重复、有新花样、有新说法,这对不对?(不对。)真理本身就是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人生活当中所流露的方方面面、所流露的败坏性情,人所表现的,人对待各类事物的观点、态度,每天都是在不断地、重复地上演着,从各个角度交通真理,以各个角度解剖不同的内容、不同的实质,这对人进入真理绝对是有好处的。上次简单地、概括性地交通了一下敌基督的利益的第二条——自身的名誉与地位,今天咱们举一些例子作具体的交通。当然,如果在我交通的基础上你们有些新的认识,或者得到一些启示与亮光,或者在经历中、在生活中也看过一些这样的实例,你们也可以参与交通。下面咱们从敌基督的利益这个角度再具体解剖一下敌基督对于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怎么表现的,流露了哪些败坏性情,在哪些方面他们流露了这些本性实质。

敌基督宝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是过于常人的,这是他性情实质里的东西,不是一时的兴趣,也不是一时环境的影响,而是他生命、骨子里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他的实质。就是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他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而不是其他。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名誉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他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我的地位会怎样?我自身的名誉会怎样?如果我做这件事,会不会得到好的名声?我在人心中的地位会不会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东西,这就充分证实了他有敌基督的性情,也有敌基督的实质,所以他才会这样考虑问题。可以说,地位与名誉对敌基督来说并不是一种额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它属于敌基督本性里的东西,是他骨子里、血液里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敌基督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而是什么呢?名誉地位与他每天的生活、每天的状态、每天的追求都息息相关。对于敌基督来说,地位与名誉是他的生命,他无论怎样活着,无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他的追求是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人生的方向是什么,都是围绕有好的名誉、高的地位,这个宗旨是不变的,这是他永远放不下的东西。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来面目,也是他的实质。即使把他放在深山老林里,他也不会放下对名誉地位的追求,把他放在任何一个人群中间他心里挂念的还是名誉与地位。敌基督这类人虽然也信神,但是他们把追求名誉地位与信神画为等号,放在平等地位,就是说,他们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时也在追求着名誉与地位。可以说在敌基督的心目中,信神追求真理就是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名誉地位也是追求真理,得着了名誉与地位就是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如果他们觉得没有得到什么名利地位,没有人仰望、高看、追随他们,那他们就很失落,就认为信神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价值,他们心里就感觉,“这样信神是不是很失败?是不是没有希望了?”他们常常在心里盘算这些事,盘算怎么能够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怎么能够在教会中有高的名望,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捧,到哪儿都有人追随,在教会中有话语权,有名、有利、有地位,他们心里特别注重这些东西,这就是这类人的追求。他们为什么总注重这些东西呢?难道他们读了神的话、听了讲道心里对这些事就没有认识、分辨吗?难道神的话、真理就不能改变他们的观念与思想观点吗?绝对不是,问题是出在他们自己身上,完全是因为他们不喜爱真理,心里厌烦真理,所以敌基督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敌基督这类人听了神的话、听了真理之后似乎在心里找到了方向,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方向是什么?就是他们得到了一种工具,也可以说是得到了一种有利的武器,让他们能更有把握得着地位。所以这些人就趁着这个机会多听、多看、多学习、多交通、多操练,逐渐地会讲很多字句道理,会讲很多能让人高看的、能让人难忘的所谓的道。当他们掌握了这些在字面上人所认为的好的道理之后,他们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也似乎看到了方向、看到了曙光。所以说,敌基督听讲道、读神的话不是为了实行,不是为了遵行神的道,更不是为了明白神的心意,他们是为了借着神的话、借着他们认为的这些属灵的理论或者讲高的道来笼络人心,来吸引更多的人崇拜他跟随他。无形中,神的话、真理、神的道成了他们得着地位、得着在人中间的威望的一种通道、一个阶梯、一种工具。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都看不到敌基督这类人有真实的信心、有真实的顺服。相反,他们无论怎么下功夫听讲道、读神的话,无论怎么“敬虔”地相信神的话,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就是他们在做这些的同时,他们的存心、他们内心的打算不是为了遵行神的旨意,更不是想尽好自己的本分,不是想做一个最小的跟随者、做一个受造之物,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接受神的托付、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而是想借用这些达到个人的目的,获得在人心中的地位,获得在神面前好的评价,仅此而已。所以,敌基督无论怎么传讲神的话,无论讲怎样对的、高的、属灵的、合人口味的道,他们个人的实行、个人的进入都是零,而与此同时,他们个人所追求的地位与名誉在他们那儿是越来越有“成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一类人无论做什么,他苦心经营的,他追求的方向与目标,还有他做一切事时内心深处的动机源头,都离不开与他自身利益息息相关的地位与名誉。

俗话说种什么种子结什么果,敌基督无论有怎样好的素质恩赐,或者有哪些敬虔的、属灵的表现,但因他有掌权控制神选民的野心欲望,他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名誉地位,他能不能按着神的要求去实行呢?他做事能不能达到神所要求的标准呢?(不能。)那他的所作所为究竟能达到什么后果呢?(肯定是搞独立王国,自己说了算。)说对了,敌基督无论怎么做,最终的结果都是这样。那这样的后果是怎么造成的?主要就是因为敌基督不能接受真理造成的,无论是修理对付还是审判刑罚,敌基督都不会从心里接受的。敌基督无论做什么事都有他自己的存心目的,都是按照个人拟定好的计划行事,他对待神家的安排、对待神家工作的态度就是“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这完全是由敌基督的本性决定的。敌基督能不能转变心态按着真理原则做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上面直接要求他做,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勉强做点儿。如果一点儿不做,他就会被显明、被撤换,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作点实际工作。敌基督尽本分就是这个态度,他对待实行真理也是这个态度:当实行真理对他有利,能得到大家高看赞成时,他肯定会迎合一下,做点表面文章,让人看得下眼;如果实行真理对他没有利,大家看不见,上层带领也看不见,这时他就不实行真理了。他实行真理还得分场合背景,还得琢磨怎样做在表面让人看见,还得看利益大小,他掌握得特别灵活,还会随机应变,处处考虑自己的名利地位,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这就够不上实行真理、坚持原则了。敌基督只注重名利地位、自身利益,自己不得利都不行,达不到显露自己也不行,他实行真理就这么麻烦。如果费力不讨好,做在人前人都看不见,那他就一点儿真理也不实行了。如果是神家直接安排的工作,不做不行,他还得考虑对他的地位、对他的名望是否有利。如果对他的地位有利,能使他的名望提升,他就能竭力去做,把它做好,他感觉这是一举两得的事;如果对他的名利地位不利,做不好还会身败名裂,那他就想办法找理由推托,不作这项工作。敌基督不管尽什么本分只有一条原则,就是他得得到名誉地位还有利益,一点儿亏都不吃,既不用受苦付代价,还有利于他的名声地位,这是敌基督最喜欢作的工作。总之,敌基督无论怎么做都是先考虑自己的利益,考虑好了再做,他不是真心实意地、诚心地、绝对地、不打折扣地顺服真理,而是有选择有条件的。这个条件是什么呢?就是他的地位与名誉必须得到保障,不受到任何损失,在这个先决条件下再决定选择怎么做。就是说,敌基督对待真理原则,对待神的托付、神家的工作,或者对待临到的事应该怎么处理,他是有考量的。他不是考虑怎么能够满足神的心意,怎么能不损害神家的利益,怎么能够让神满意、让弟兄姊妹得益处,他考虑的不是这些,他考虑的是什么?是他的地位名誉能不能受到影响,他的名望能不能下降。如果按照真理原则做,对教会工作有利,弟兄姊妹也能得着益处,但他个人的名誉就要受到损失,很多人就知道他的真实身量与他的本性实质了,那他肯定不按照真理原则做;如果作点实际工作能让更多的人高看他、仰望他、佩服他,能有更高的威望,能使他说话有权威,能让更多的人折服,那他就选择这么做,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考虑神家利益、考虑弟兄姊妹的利益而选择放弃自己的利益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这是不是自私卑鄙?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的地位名誉都是至高无上的,谁也不能跟他争。他不管采用什么办法,只要能笼络人心让人崇拜,他都会去做。如果有人见证神被神选民高看、赞成,那他也要采取见证神的方式来笼络人心。但敌基督没有真理,没有实际经历,他就绞尽脑汁地凭着人的想象制造一套见证神的理论,说神如何伟大,神如何爱人,神如何为拯救人付代价、如何卑微隐藏,这样见证神之后达到的果效是让人更高看他了,让人心中更有他的地位没有神的地位了。如果他看见谈认识自己的话题能博得更多人对他的信任、对他的仰望高看,那他就常常谈认识自己,常常解剖自己,解剖自己是魔鬼,解剖自己不是人,解剖自己没理智,解剖自己不追求真理,解剖自己没真理,交通一些似是而非的、无关紧要的话题来迷惑人,获得人的信任,获得更多人对他的赞赏与仰望。敌基督就是这么做的。不管用什么办法谈经历见证能让人赞成、佩服,他就毫不犹豫地采用什么办法,他就在这些做法上做文章、下功夫,绞尽脑汁。总之,敌基督做这一切事的目标、动机无非就是围绕地位与名誉这两样东西,无论是外表的语言、做法、行为,还是一种思想观点、一种追求法,都是围绕名誉与地位。这就是敌基督作工的方式。

对于敌基督来说,如果他的名誉、他的地位受到打击被剥夺了,那比要他的命还严重。他无论听多少道,无论读多少神的话,都不会为自己从来不实行真理、走敌基督道路或者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而难过懊悔,而是常常为自己如何得着地位、如何有更高的名望而绞尽脑汁。可以说,敌基督这类人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做在人前显露自己,而不是做在神前。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这类人太喜爱地位,把地位当成生命,把地位当成人生追求的目标了,也因为他们太喜爱地位,他们从来不相信真理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在他们心里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他们无论怎样为地位名誉盘算,无论怎样以假象欺骗人欺骗神,在他们内心深处都没有任何的知觉,没有任何的责备,更没有任何的不安。他们在始终如一地追求名誉地位的同时,也在肆无忌惮地否认着神所作的一切。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在敌基督内心深处认为,“一切名誉地位都是靠人自己争来的,只有在人中间站稳脚跟,得到名誉地位,才能享受到神的祝福,人得到了绝对的权力地位活着才有价值,才能活得像个人,反之如果像神话中所说的凡事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甘心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活出正常人的样式,那样活着太窝囊了,没有人能瞧得起。人的地位、名望、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去争去夺才能得到,别人不会施舍给你,被动地等待只能失败”,敌基督心中是这么盘算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如果盼望敌基督能接受真理、承认错误,有真实悔改,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绝对做不到。因为敌基督有撒但的本性实质,他是仇恨真理的人,所以他无论走到哪里,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他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他的看事观点与他所走的道路也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有的人会说“有些敌基督的这种观点是能改变的”,这种说法对吗?若真能改变那还是敌基督吗?有敌基督本性的人是永远不会变的,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如果追求真理才能有变化。有些走敌基督道路的人因为作了一些恶搅扰了教会的工作,虽然也被定性为敌基督,但被撤换以后有真实的懊悔,立志重新做人,经过一段时间反省、认识、悔改真有一些转变,那就不能定性为敌基督了,这样的人只是有敌基督的性情,如果追求真理是能改变的。但可以肯定地说,凡被教会定性为敌基督清除开除的人,多数人都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即使有也是个别人。有人会问,“那这个别人是不是定性错了?”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作了一些恶,这是抹杀不了的,但他若能真实悔改,还能甘心尽本分,并且有悔改的真实见证,教会还是可以接纳的。如果在被定性为敌基督以后拒不认错、死不悔改,百般地诡辩,这样的人被定性为敌基督就是准确的,丝毫不差。如果他当时能承认错误,有真实懊悔,那教会怎么还能把他定性为敌基督呢?这是不可能的事。不管哪个人,无论作多少恶、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都是根据他能否接受真理、能否接受修理对付、有无真实懊悔来确定他到底是属于敌基督还是属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如果他能接受真理,能接受修理对付,有真实的懊悔,甘心愿意为神效力终生,这还真有点悔改的意思,这样的人就不能被定性为敌基督了。那些地道的敌基督真能接受真理吗?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因为他不喜爱真理而且还厌烦真理,所以他永远不可能放下与他这一生息息相关的名誉与地位。敌基督心里早已认定有名誉地位那才是有尊严的人,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有地位了才能得着赏赐、冠冕,才有资格得着神的称许,有地位了就得着一切了,有地位了那才是真正的人。他把地位看成什么了?看成是真理,看成是人追求的最高目标了,这不就麻烦了吗?能这么注重地位的人就是地道的敌基督,是属于保罗一类的人。他认为追求真理、追求做顺服神的人、追求做诚实人这些都是通向最高地位的一个过程,仅仅是一个过程,并不是做人的目标、做人的标准,完全是做给神看的。这个领受太谬妄、太荒唐了!只有仇恨真理的谬种才能产生这么荒唐的想法。

对于敌基督这类人,无论交通哪方面真理,他们领受的方式、认识的方式与追求真理的人是不一样的。追求真理的人听了真理之后会想:“这方面真理我不具备,神揭示的这个情形我对上号了,我听完之后怎么觉得这么懊悔、亏欠神呢?我在追求真理上还差得太多,离真实的顺服还差得太远,我心里挺害怕的,这给了我一个警戒。我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已经不错了,没想到我并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不是神所喜悦的人,以后得小心谨慎,得注重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光照,不能偏行己路。在这方面我还有待于进深,还有长进的空间,希望神摆设环境能让我做得更好,能让我献上真心、献上忠心。”追求真理的人是这么想的。那敌基督对于各类真理是怎么领会的?听完神责备人的话他们会怎么想?“这事我做得不太好,在做法上露馅儿了,出现纰漏了,有多少人知道呢?神的话说得挺明白,难道神把我看透了?那这个后果可不太好,这不是我所要的。如果神把我看透了,那有没有人知道啊?如果有人知道那就更不好了,如果只是神知道,人不知道,那还好。要是有些人听完神揭示人的这些话跟我对上号套到我身上了,这对我的名声可不好,我得想办法挽回。怎么挽回呢?”敌基督就这么琢磨。比如神交通让人做诚实人,敌基督一听,心想:“只有傻瓜才做诚实人,我这么精明的人能做诚实人吗?诚实人那就是笨蛋、白痴,有什么说什么,什么都让别人知道、让别人掌握了,我才不那么做呢!神说让做诚实人那是相对的,我做有智慧的人就完事了。至于做诚实人,我就挑拣着做点儿,有些事敞开说说,但更多的内心深处的秘密、不为人知的事,说完之后人能小瞧的事,这些就不能说。做诚实人有什么好处啊?我看也没得着什么好处,有些人总解剖自己,做诚实人、说诚实话,把自己的败坏性情拿出来亮相,也没得着神的恩典,该挨对付的时候还挨对付,神也没有额外高抬啊。”他琢磨来琢磨去,“我得另选他道,这道不是我该行的,就留给别人吧,像我这么精明的人能那么做人吗?”无论听到哪方面的真理,他在心里都是怎么盘算的?他能不能纯正地领受?能不能从内心深处当作真理去接受?绝对不能。他在不断地盘算着、计划着,也在不断地观察着,最终应对的办法是什么?要随机应变、逢场作戏,达到八面玲珑,人不知鬼不觉。无论做什么事,内心深处在想什么、在如何盘算,不能让人知道,也不能让神知道,不能向神赤露敞开,更不能向人说清楚道明白,他认为这是他个人的事。所以,敌基督这类人他们是绝对不会实行真理的。他们除了自身不实行真理之外,还藐视实行真理的人,更耻笑那些因着实行真理有偏差、因着走了一些错路或者做了一些错事受到对付修理的人,他们在旁边看笑话。他不相信神的公义,更不相信神对待人的各种方式是有真理的,是有神的爱的,他不相信这些。在他那儿认为这一切都是谎言,都是骗人的,都仅仅是一种说辞、一种好的说法,而他常常窃喜的是什么呢?“庆幸啊,我没有那么傻,把什么都献出来;庆幸啊,我没有把自己内心深处那些肮脏丑陋的实情都说出来;庆幸啊,我还抓住地位名誉拼命地追求,为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奔波。我要是不为自己奔波,谁为我着想?”敌基督这类人不但诡诈,还邪恶、厌烦真理、性情凶恶,就是败坏人类所能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的败坏性情在敌基督身上都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与“升华”。如果要看人类的败坏性情,找一个敌基督来解剖、来与他相处,那是最能说明问题的,那是最能看透败坏人类的败坏实质、最能看透撒但的嘴脸的,你把一个敌基督拿出来作典型来解剖认识就能认识得更清楚了。

敌基督对于地位名誉的追求是超过常人的,对于地位名誉的欲望是超过常人的,普通人对于地位与名誉没有那么大的欲望,而敌基督的欲望是特别大特别明显的。你跟他一相处、一说话、一交往,他的本性实质就都暴露在你面前了,你一下就把他看透了,他的欲望就大到这个程度。你再与他相处深了就该恶心他弃绝他了。最后,你不但要弃绝他,还要定罪他咒诅他。敌基督这类人不是好东西,是神的仇敌,也是所有追求真理之人的仇敌。他们厌烦真理,为了地位名誉什么坏事都能干,不管在什么事上他们都会伪装、会模仿、会逢场作戏,也会为了地位名誉而委曲求全。这类人的灵魂、实质是肮脏的,是令人厌恶的,他们丝毫不喜爱真理、不喜爱正面事物,同时他们还利用正面事物,利用传讲对的话、对的道理来迷惑人,从而获得名望地位满足自己的欲望与野心。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的表现与实质。你看不见撒但长什么样,看不到撒但怎么为人处世与人打交道,看不到撒但是什么样的本性实质,不知道撒但在神眼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不是难处,你只要观察、解剖一个敌基督,这些东西你就都看到了,撒但的本性实质、撒但的丑相、撒但的邪恶凶恶就都看到了,敌基督就是活生生的撒但、活生生的魔鬼。

1)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

敌基督对地位名誉的野心欲望特别大,让人看了感觉特别恶心、厌憎,这足以说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多么的丑陋邪恶。那哪些具体表现能够说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呢?首先来看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仇恨,不接受。)怎么仇恨啊?说说细节。(有个敌基督作了不少恶,当弟兄姊妹去揭露他的一些表现时,他丝毫没有悔改,内心特别刚硬,连一点儿懊悔都没有,还觉得自己委屈了,我看到有这样的表现。)这是敌基督典型的表现。敌基督对待对付修理典型的态度就是死不接受、死不承认,他无论作多少恶,无论给神家工作、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多大的亏损,心里都没有丝毫的懊悔亏欠。从这一点来看,敌基督有没有人性?绝对没有。他给神选民带来的种种危害,给教会工作带来的亏损,神选民都看得清清楚楚,都看见敌基督恶行累累,但敌基督就不接受这个事实,也不承认这个事实,还死犟到底,就不承认这是他的错,不承认有他的责任,这是不是敌基督厌烦真理的表现?敌基督能这么厌烦真理,做了许多坏事还能死不认错,还能顽固到底,这足以证明敌基督从来不把神家的工作当一回事,也从来不接受真理。他不是来信神的,他是撒但的差役,是来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在敌基督心里只有名誉地位,他认为如果他承认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这样他的名誉与地位就要受到极大的损害,所以他就采取死不承认的态度来对抗,不管别人怎么揭露解剖,他都竭力地否认。不管他是有意否认的还是无意否认的,总之,这些表现一方面是暴露了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敌基督对自己的名誉地位与自己的利益特别宝爱,而对待教会工作、对待教会的利益他是什么态度?就是一种不负责任、轻慢的态度,他丝毫没有良心理智。敌基督推卸责任是不是能说明这些问题?推卸责任一方面说明他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本性实质,另一方面说明他没有良心理智,不具备人性。无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因为他的搅扰作恶受到了多大的亏损,他心里都没有责备,也不会难过,这是什么东西?他哪怕承认一点错误也算他有点良心理智,可敌基督连这点人性都没有,你们说这类人是什么东西?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就是魔鬼。无论神家的利益因着他的缘故受到多大损害他都看不见,他心里一点儿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责备,更不感觉亏欠,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这就是魔鬼,魔鬼是没有丝毫良心理智的。敌基督无论做了多少坏事,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大损失,他都是死不承认,他认为承认了就等于是自己做错事了,“我能是做错事的人吗?我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要是让我承认错误,这不是有辱我的人格吗?即便这事跟我有关,那也不是我造成的,我也不是主要责任人,你愿找谁找谁去,不应该找我,反正这个错误我不能承认,这个责任我不能担!”他心里认为他如果承认错误就会被定罪,就能被判死刑,就得下地狱、下硫磺火湖。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接受真理吗?还能盼望他真实悔改吗?不管别人怎么交通真理,他内心深处始终在抵触、较劲、反抗,直到他被撤换以后还不承认错误,没有丝毫悔改的表现。十年后提起这事他还是不认识自己,不承认自己犯了错误;二十年以后提起这事他还是不认识自己,还为自己表白辩护;更可恨的是,三十年以后再提起这事他依然不认识自己,还在为自己辩解表白,说“我没犯错误,我就不能承认,这不是我的责任,我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谁也没有想到,三十年了,敌基督对教会对他的处理始终是抱抵触态度,三十年了都没有一点儿改变。那他这三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呢?难道他不读神的话、不反省自己吗?难道他不祷告神、不跟神交心吗?难道他不听讲道交通吗?难道他没有思想、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吗?真不知道他这三十年怎么过来的。事情过去三十年了,他还能在心里存满了怨恨,觉得弟兄姊妹冤枉他,觉得神不理解他,觉得神家对不起他,神家刁难他,给他出难题,让他背黑锅。你们说,就这样的人还能变吗?绝对不能变。他心里满了对正面事物的仇视,满了抵触、满了对抗,他认为别人揭露他的恶行、修理对付他有损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名誉,对他的名誉地位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从来不会为这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自己的错误,也从来没有一个悔改认错的态度,更没有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如今,他依旧带着不服不满、带着冤屈跟神表白,让神为他申冤,让神显明这事,让神评判这事到底谁对谁错,甚至他还会因为这事怀疑否认神是公义的,怀疑否认神家是真理掌权、是神掌权这一事实。敌基督临到对付修理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接不接受真理?他们根本就不接受真理,死活都不接受真理。从这里就能看见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

敌基督不接受对付修理,那他对对付修理有没有认识?当他交通对付修理这方面真理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是怎么教导别人的?他说:“对付修理是神成全人的一种方式,能让人更认识自己。对付修理临到的时候人应该无条件地接受顺服,不接受对付修理就是悖逆神的人,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你想实行真理首先就得接受对付修理,神就是这样成全人的,每一个人都得这么经历。可以说接受对付修理就是人明白真理达到认识自己、达到满足神的一个最好的实行途径。无论你是什么人,是带领也好、普通信徒也好,无论你尽的是什么本分都得做好被对付修理的准备。你不能接受对付修理证明你这个人没身量,是小孩,能接受对付修理的人都是成熟的人,是有生命的人,都是能够被成全的人。”这些大话句句都像重锤一样从敌基督的嘴里说出来,说的是真好听啊!但这些话都是什么?有没有一句是真理?你们会不会分辨?你们是不是也常说?(是。)你们说,这些话都是什么?(道理。)用一句人常说的话概括概括,定义什么是道理。(口号。)还有呢?(纸上谈兵。)还有什么?(讲的都是废话、屁话。)对了,这词用得直截了当,贴近生活,这叫生活语言,就是都是屁话。屁话,言外之意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空话。事实上咱们给它定性为什么?字句道理。敌基督说的这些话全是字句道理。对于对付修理,他能常常讲这番道理,那能证明他对对付修理有真实的认识、真实的领会吗?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对对付修理没有真实的认识。他能说一堆这样的废话就证实了这样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真有对付修理临到,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敌基督对于对付修理是仇视、抵触的,绝对不会当成真理来接受顺服,这对他来说有辱他的人格,有辱他的尊严。

关于敌基督对待修理对付这方面,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例子?(有的敌基督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他可能会在表面上认识自己,但其实字里行间都带着狡辩,带着迷惑人的性质。有时候他做错事了,还说“这也有神的许可,大家应该顺服神的主宰”,有时候甚至还倒打一耙,说“不能抓带领工人的把柄,不能对带领工人要求太高”,他说这些话就是想迷惑人,不让人去分辨他。)这是一条表现,就是把错的说成对的,颠倒黑白,生怕别人看漏,赶紧狡辩,用各种言辞来迷惑人,来搅扰人的心思、模糊人的视线,好让人对他做的这个事没有任何的认识、分辨,达到他在人心中继续有高的地位、好的名誉。这个跟刚才所讲的敌基督在临到对付修理时,临到做错事、走错道路时没有丝毫的回转是一种态度。还有哪些例子?(敌基督对对付修理他的人怀恨在心,过后可能还会找机会报复打击。)打击报复,这是一条表现。这跟敌基督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打击报复?(因为对付修理他的人把他所作的恶与事实真相揭露出来了,损害了他的地位名誉,破坏了他在人心中的形象,所以他就对这个人怀恨在心。)对了,关系点在这儿。他认为修理对付他的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露他,伤了他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毁坏了他的名誉,让他在人心中的地位大打折扣,他报复的原因是在这儿。在这件事上他的名誉地位受到了损失,他为了解恨,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就找机会打击报复揭露他、对付修理他的人。敌基督还有哪些表现?(还有的敌基督特别狡猾,别人修理对付他的时候他表面上可能也不跟人顶撞或者也不表态,反而还会认识自己,但是过后他还照样去作那些恶,没有真实的悔改,他就用这些假象来迷惑人。)这也是一条表现,有一类敌基督就是这么做的。他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先采取忍耐,不让你看透我。我如果明着跟你顶撞,不接受对付修理,你会说我不是实行真理、喜爱真理的人,这样传出去对我的名声有影响,如果让弟兄姊妹知道了,他们肯定不会接受一个根本不喜爱真理之人的带领。我得先树立一个好的形象,在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在有人揭露我的错误或者过犯的时候,我就勉为其难假装接受过来,点头承认,让人看不漏,不知道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再用一些假象,流点眼泪,说点亏欠神之类的话,先把这个事应对过去。这样,弟兄姊妹就会认为我是接受真理的人,我就可以理所应当地继续做带领,那我的名誉地位不就保住了吗?”他所做的都是假象。你们说这类人容不容易看透?(不容易。)这就得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接触,看他临到事的时候能不能维护神家利益,做事是不是真的按真理原则去实行的。无论他表面说得多好、说得多对,那只是一时的,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早晚都会露出来的。就算神不显明他,他的真实想法、他的本性实质就能包得那么严吗?就能包一辈子吗?不可能,他早晚得露出来。所以,不管敌基督怎样邪恶狡猾,只要他做事违背真理、有存心目的,那他早晚会被明白真理的人分辨看透。这一类敌基督是最狡猾的,表面上接受真理、接受正面事物,其实内心深处、实质上根本就不喜爱真理,甚至厌烦正面事物、厌烦真理。这一类人因着能说会道,一般人分辨不了,只有明白真理的人才能将其分辨看透。还有没有其他例子?(有一个敌基督看到同工比自己素质好会作工作,他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在背后歪曲事实论断同工、配搭,迷惑拉拢人听他的,导致同工之间互相猜疑,没有和谐配搭,各项工作都没有果效。当揭露他的恶行时,他不但不接受,还讲理由,推卸责任。看到他为了名誉地位能不择手段,无论伤害多少弟兄姊妹,无论给神家工作带来多严重的打岔搅扰,他都不在乎,更不难受自责,没有丝毫人性、理智。)总之,敌基督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不惜牺牲任何人的利益,哪怕是踩着所有人来维护自己的地位也在所不惜。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与地位,他不管别人的死活,神家的工作、教会的利益在他那儿是根本不存在的,根本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从敌基督做的这些事来看,他不是神家的人,而是一个混进来的外邦人,神家不是他的家,所以神家一切的利益都与他无关,他就是想在神家达到他掌权控制人的目的,满足他个人的野心与欲望。就敌基督这样的本性实质,他是绝对不会接受对付修理的,也不会接受任何一方面真理。

从刚才举的例子中看见,敌基督这类人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与欲望是与生俱来的,他天生就是这类东西,就是这类的本性实质,绝对不是后天学来的,也不是因着环境产生的,就像一个病人不是后天得的病而是先天遗传的,这类病谁也治不了。敌基督这类人天生就是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家,跟魔王转世没有什么区别。敌基督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丝毫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所以无论临到怎样的修理对付他都不会接受。如果是普通弟兄姊妹对付他,他就更不接受了,他认为,“你没那个资格对付我,你不配!你才信几天哪?我信神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做带领的时候你还没信神呢!”对于弟兄姊妹的对付修理,他就是这个态度,他讲资格,论资排辈,以这样的理由拒绝。那对于上面的对付修理他能不能接受?以他的本性实质来看,他同样也不会接受,即使外表不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是抵触的、拒绝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真临到上面的修理对付时,敌基督最常见的表现就是竭力地为自己讲理诡辩来推卸责任,甚至会做一些欺上瞒下的事来蒙混过关。敌基督为了避免上面的对付修理,常常采取欺上瞒下的手段。比如,教会里存在很多问题,他从来不向上反映,弟兄姊妹想反映他也不许可,谁如果反映还会遭到他的打压排斥,所以多数人只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充当老好人。敌基督把教会的一切问题都封锁起来,密不透风,不许上面插手过问。对于上面的工作安排,他也极力地扣压,不下发落实。如果上面所安排的工作对他个人的名誉地位没有任何影响的话,他有可能外表上宣讲一下,走走过程,但也不可能实际地落实;如果对他的名誉与地位构成了威胁,会造成一定的影响,那他就得考虑考虑了,考虑怎么做、做在哪些人身上、什么时候做,他都要拿捏分寸,在心里盘算十遍八遍。如果教会工作出现一些问题,他意识到上面知道这些问题后他肯定会挨修理对付,甚至被撤职,他就扣压问题,不向上面反映,丝毫不关心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会给神家工作带来什么影响、有什么危害,神家工作受什么损失他都满不在乎。他不考虑怎么做对神家工作有利,不考虑怎么做让神满意,他只考虑自己的名誉地位,只考虑上面怎么看他、怎么对待他,只考虑怎样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不受影响,这就是敌基督看事的方法、考虑问题的方式,完全代表敌基督的性情。所以,敌基督对教会存在的问题、对工作中发生的问题他是绝对不会如实反映的。敌基督无论作什么工作,无论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难处,遇到不知如何选择、不知如何处理的事,他都包着藏着,生怕上面说他素质太差,生怕上面知道他的实情,生怕上面因为他没有及时处理解决这事而对付修理他。敌基督为了避免上面的修理对付而置神家的利益于不顾、置教会的工作于不顾,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饭碗,为了让上面对他有好印象,他不惜牺牲教会的工作、教会的利益。他不在乎耽误、影响教会工作的进展,那对于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呢,他就更不在乎了。不管弟兄姊妹遇到什么难处、生命进入上存在哪些问题,敌基督自己解决不了也不向上面寻求。敌基督明知道扣压问题不解决会耽误、影响教会工作的进展,会导致弟兄姊妹生命受亏损,但这些他都不理睬也不在乎,不管教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他从来不汇报,而是极力地掩盖、封锁,如果弟兄姊妹发现敌基督的恶行写检举信向上反映他,他更是竭力地扣压、封锁。他扣压、封锁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维护自己的名誉威望,为了保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对他来说,撤换他或者上面评价他不胜任这个工作那就像要了他的命给他判了死刑一样,就像信神走到头了一样,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向上面寻求的,而是想方设法掩盖他作工作存在的所有问题,不让上面知道。敌基督这种做法是不是很卑鄙?他认为:一个好的带领在神的眼中、在上面的眼中绝对是一个从来没有问题、从来没有难处,什么事都能处理好、什么工作都能够胜任的人;一个好的带领绝对不能喊难,绝对不能寻求问题,在神的心里、在上面的心里绝对得是一个完美的人,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是一个不用上面对付修理也能把工作作好的人。所以他就极力地维护自己的地位,想达到让上面对他有好印象,让上面误以为他能胜任工作,能把工作担当起来,不会出现大问题,所以就不需要上面直接过问指导,更不需要上面的修理对付。敌基督就想塑造这样一种形象,让人误以为神也相信他,什么事都托付给他,对他委以重任、信任有加,甚至都舍不得对付修理他,生怕他消极懈怠影响工作。他会让弟兄姊妹认为他是神家的红人、是教会中的红人,是神家中的重要人物。他给弟兄姊妹这样的错觉、这样的假象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让人高看崇拜他,为了在教会中能享受地位之福,有高的地位、好的待遇,甚至可以取代神的地位。他常常跟弟兄姊妹说,“神不可能亲自跟你们说话,不可能亲自到下面作这些工作,也不可能跟你们生活在一起,每天这样辅导你们生活中方方面面的每一样事,那这些具体工作谁来作啊?不还是我们这些带领工人来作吗?”他极力地维护自己地位的同时常常说这样的话、发表这样的言论,好让弟兄姊妹没有任何疑惑地、不折不扣地相信他、信任他。敌基督的这种做法是什么性质?是不是欺上瞒下?(是。)这就是敌基督的手段高明之处。多数人都是素质差,不明白真理,不会分辨敌基督,只能被敌基督迷惑利用。敌基督如果直接迷惑人说,“上面可相信我了,什么都听我的”,也可能你会有点警觉、有点分辨,但是敌基督不会直接这样说,他用一种说法迷惑人,让人误认为上面相信他、信任他才能托付他作带领工作。没分辨、不追求真理的糊涂虫就上当受骗了,就跟着他走了,有事也不祷告神了,也不在神的话里寻求真理了,而是来到敌基督面前让他给你指点迷津、选择路途。这就是敌基督做事要达到的目的。如果教会里没有几个明白真理的人把敌基督分辨揭露出来,多数人还会迷信、崇拜、跟随敌基督,活在敌基督的控制之下,这可太危险了!只要被敌基督迷惑控制三五年,生命就受大亏损了,如果十年八年就彻底断送了,想挽回都没有机会了。

敌基督常常以自己在神家中是红人,是神重用的人,是神高看、信得过的人这样的说法来迷惑人,来笼络人控制人,达到自己永远享受地位、永远有话语权的目的。敌基督最怕的是什么?他最怕失去地位名声不好,怕被弟兄姊妹认为他是不追求真理的人,素质很差、不通灵,不作实际工作也作不了实际工作,他们最怕听到的是这些。当听到这些说法、定义的时候,敌基督心里就慌了,甚至恼火,更甚至会撒泼打滚,“我就是素质差,你能用谁就用谁吧,反正我是做不了了!神不是公义的吗?我信神这么多年,为神撇家舍业,为你们付出这么多,弟兄姊妹怎么就连句公道话都没有呢?”他也顾不上什么名誉地位了,也不包裹伪装了,丑相全暴露了。发泄完后,他抹抹眼泪,琢磨琢磨,“不行,丢丑了,还得东山再起啊!”他就接着伪装,接着学习好的口号、道理,接着听、接着读、接着讲,接着迷惑人,还得挽回自己的名誉地位,希望到有一天选举的时候弟兄姊妹还能想起他来,想起他的好,想起他付的代价,想起他所说的话。这是不是不知羞耻?是不是旧性不改啊?敌基督为什么没变呢?这就是本性实质决定的,变不了,他就是这个东西。他的野心欲望彻底变成泡影的时候,他撒泼打滚,然后就老实了许多。前段时间我打听一个人最近怎么样,有些弟兄姊妹说这段时间他变得很乖。“乖”指什么意思呢?就是这段时间老实多了,比之前的表现好多了,不作不闹、不打击人了,也不为地位争了,而是学习跟人说话温柔、低调、小声,然后用对的话来帮助别人,生活中对别人特别关心照顾,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但他真变了吗?没变。那这些做法是什么?(外表的好行为。)

有些敌基督被显明,一切恶行都暴露之后,他见到弟兄姊妹就说:“我感觉这段时间得着神的开启光照了,情形挺好,对自己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深恶痛绝,给弟兄姊妹带来的亏损我一直忘不了、放不下,心里很难过。”说着就哭起来了,还主动让弟兄姊妹修理对付他,说“你们别怕我软弱,看到我哪里做得不对就对付我,我能接受,我能从神领受,不记恨你们。”敌基督从顽固地拒绝、抵触、反抗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为自己表白辩解,心里怨恨,到主动地寻求对付修理,这个态度是不是转变得挺快?这是不是有懊悔的意思了?从这个态度上来看是有回转了,那你就对付他,这样能让他知道之前做的错事,好帮助他认识自己。这个时候你应该拿出点诚意来帮助他,说:“看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我跟你说点心里话,要是说得不对你接受不了,你也别在意,要是你认为说得对就从神领受,我的存心是想帮助你,不是想落井下石打击你,咱俩敞开心交通交通。你以前做带领的时候耀武扬威的,做错事也不承认,即使表面承认了心里也不接受,过后临到这类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就拿上次的事来说,因着你不负责任,结果出了事给神家财产造成那么大的损失,也导致很多弟兄姊妹被抓坐监,为此付出代价,你是不是得承担责任啊?这个事你是直接责任人,你应该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其实,你承认了错误,在神那儿看也顶多是个过犯,不影响你以后追求真理,弟兄姊妹也能正确对待,还把你当成神家的人,不会排斥你,也不会打击你。人的一切都在神手中这不假,但若始终不追求真理肯定被神厌憎撇弃,那就是灭亡的对象。你如果接受顺服神的作工,能有真实的悔改,神不记念你以前的过犯,在神面前咱们还是追求真理的人。咱不求得神的赦免原谅,但最起码得做到人该做的,这是受造之物该尽的责任与本分,是咱们该走的路。”这是不是实话?有没有一句奚落人、骗人的话?有没有挖苦讽刺的意思?(没有。)这就是心平气和地说心里话,本着能帮助人让人得造就的原则说的话,这话没错,这里面有实行路途,也有真理可寻求。但敌基督能不能接受这话?能不能把这话当成真理来领受实行?(不能。)他会怎么说?“到现在你们还揪着我的小辫子不放啊?神都不记念人的过犯,你们总追究什么呀?还说跟我谈心,说帮助我,这是帮助吗?这分明就是纠缠过去追究责任,这不还是让我承担责任吗?那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吗?一切都在神手中,那责任人应该是神,临到这事的时候神怎么不提示呢?这不都是神摆设的吗?那怎么能赖我呢?”心里话说出来了吧?他的问题出在哪儿?从表面看他回转了、低调了,看着比以前老实多了,不追求地位名誉了,能跟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话谈心了,那怎么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呢?这里看出什么问题了?(他那些表现只是为了东山再起的一种假象。)还有呢?(他根本不是真正的认识自己,也不是真实悔改的表现,只是一种假冒为善的做法,当别人跟他交通他的问题时他还是不能接受真理。可见他的本性实质是仇视真理的。)这里面很清晰地有两点:第一点,当敌基督失去地位的时候,他的一种生活状态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时时准备着东山再起;第二点,对于之前所走过的错误道路、所犯下的过犯,敌基督绝不会真实地反省自己,他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也不会接受真理,更不会从自己作恶的事实中认识自己的实质,总结出如何能够达到按真理实行。当他被撤职失去地位的时候,他想的不是“我之前到底做错什么了,到底应该怎样悔改,如果以后再临到这样的事我应该怎么做能够合神的心意”,他没有这样回转的态度。即便被对付修理,即便被撤职,他也不会因此而回头追求真理,寻找实行的路途,改变追求的方向。无论他给神家带来多大损失,无论他栽的跟头有多大,他也死不认罪,不会因为这次的失败而在接下来的光阴中去追求真理、寻求真理,而是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做能够挽回这一切,让自己的地位能够失而复得。就这两点,第一点是失去地位后的一种生活状态,就是时刻准备着东山再起,第二点是不会承认与认识之前所走的错误道路。第二点里面不认识之前所走的错误道路是一条,另外,他绝对不会有真实的悔改,不会接受真理,更不会有懊悔之心来弥补之前给神家带来的亏损,他绝不会想如何转变,从不追求真理变成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从这两点来看,敌基督厌烦真理,本性邪恶,他特别善于伪装、善于适应环境,就跟变色龙一样,他这样的一种实质就是善变,而且他内心深处对地位、野心欲望的追求状态始终是不会放松、不会改变的,谁也改变不了他。从敌基督的这些表现上来看,这类人的本性实质是什么?他是不是弟兄姊妹?是不是真正的人?(不是。)你们要是把这些人当成弟兄姊妹这是不是太糊涂了?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是他实质的流露,没有地位了就是一种这样的生活状态,他心里所盘算的,他所流露的、外表所行出来的,还有他内心深处对待真理、对待自己所犯下的过犯的一种态度就是这样的,他的观点是不会变的。无论你怎么交通真理,怎么讲对的、正面的实行路途,他都不会从内心深处接受,而是抵触,甚至还会认为,“我现在没地位了,说话不算数了,没人拥护我了,你们都想看我的笑话,都想来教训我。你有资格教训我吗?你算老几呀?我当带领的时候你还没学会走路呢!你会这点儿话不就是从我这儿学的吗?你还来教训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对付修理他的人、跟他说话聊天的人、跟他能够谈心的人还得排资论辈,这是什么东西呀?也就敌基督这类人能说出这话来,正常人,有点廉耻、有点理性的人都说不出这话。要是有人给你们讲道,心平气和地跟你们谈心,给你们指问题、提建议,你们能不能接受?还是也有敌基督的这种心态?比如,你信十年都没做带领,别人信两年地位就比你高了,你心里就难受,你信神二十年才做小区带领,别人信五年就做区带领,就“领导”你了,你心里就不服气,他要是对付你,你心里就不舒坦,即使对付得对你也不想接受。你们有没有这种态度、这种表现啊?(有。)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你以为敌基督性情只有敌基督才有吗?无论谁有敌基督性情都挺危险,都能走上敌基督道路,也能让人灭亡,就是这么回事。交通、解剖敌基督的实质,连带有敌基督性情的这一类人也包括在内了。你们说包括在内的是少数人还是多数人,还是所有人?(所有人。)对了,因为敌基督的性情就是撒但的性情,凡是败坏人类都有撒但性情。敌基督是怎么对待对付修理的这一条咱们交通了一些内容,再具体就是举一些实际的例子了,这部分内容就留给你们聚会时交通吧。你们交通的时候别总交通别人如何如何,当然,交通其他人的表现是不可避免的,但最主要得交通你们自己的表现。如果你们能从自身找到与敌基督性情相通的一些表现与流露,这样对你们认识自己有帮助、有益处,也对你们摆脱敌基督性情有帮助。

关于敌基督性情的各种表现,这些话题之前交通过,你们现在能对号入座吗?能不能有些认识?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不管变化哪方面的败坏性情,都是从明白真理、对号入座然后达到认识自己,是在这个基础上达到的。所以,能分辨解剖败坏性情的各种表现是认识自己达到性情变化的必经之路。你们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可能有些人现在还没认识到,他认为“总交通这些琐碎的话题、琐碎的事,也不讲点高深的真理,也不揭示点高深的奥秘,真没意思,太枯燥了!交通这些事跟我们以后进天国、得大福、做被成全的人有什么关系呀?”他总也不明白,听着听着就犯困了。不通灵的人就听不懂,他不明白每一条真理所涉及到的人的各种情形还有各项真理之间的关系。他不明白这些,你讲得越细他越糊涂,越细他越听不进去,所以就总犯困。刚聚会时又跳又唱,无论守多么乏味、多么重复的规条仪式他都不犯困,一交通真理、一交通各种情形他就犯困。总犯困的人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被显明了?是不是不喜爱真理的表现?这些生命进入方面的各项真理的细节,真正追求真理、具备一定素质的人是越听越明白,那些不喜爱真理又不通灵的人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觉得乏味,怎么听都一样,听不出什么路途,他觉得生命进入的事不复杂,没必要交通这么多,这就是不通灵的人。人的性情变化涉及很多真理,在人追求性情变化的路途当中,如果不在各项真理上下功夫,达到明白、领受、认识,找到实行的路,是绝对不会进入任何一项真理的。人认识神的途径是什么?就是明白各项真理,进入各项真理,这是唯一的途径。而各项真理不是一种论调,不是一种知识、哲学,而是与人的生活,人的生存状态,人每天的情形、每天的所思所想,以及人的败坏实质所支配产生的各种想法、意念、存心、态度有关。所以,我们现在说的就是这些话题,把这些话题弄明白了,都对上号,找到实行原则了,认识到自己的各种性情所产生的各种情形与观点了,那你就真明白与之有关的真理了,你明白了才能准确地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你要是光明白字皮,看到神揭示敌基督自私卑鄙,你琢磨琢磨,“敌基督是自私卑鄙,但我这人可大公无私了,我有大爱,我有包容,我生在书香门第,接受过高等教育,接受过名人名著的熏陶,我这人不自私”,说这话是不是接受真理?是不是认识自己了?很明显,你不明白这项真理,不明白这项真理里面所包含的各种情形。当你明白了一项真理里面神所说的、所揭示的各种情形的时候,你能对号入座,能找到准确的实行原则,你就走上实行真理的道路了,你就进入真理实际了,否则你只是明白道理,没明白真理。就像刚才所讲的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这一条,所交通的各种情形、表现、流露都是与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有关的,也是与敌基督的性情有关的,你认识了多少?你对号入座了多少?你所能领会到的这里面的说法、细节、情形是与他人有关的还是与你自身有关的?你自身与这些情形有没有任何的关联?你是真对上号了还是勉强地承认附和呢?这就看你的领受,也看你对待真理的态度了。对上号这仅仅是人能实行真理的一个先决条件,并不等于你已经实行真理了,但你要是都对不上号,你与实行真理就无关无份了。那你听道都听什么呢?就是装装样子,好像你是信神的,其实你都不按神的话实行,都进入不了神话的实际,你就是个门外汉、效力品、衬托物。至于怎么对号入座,怎么解剖与这些说法有关的各种情形,那就在乎你们自己认识了。我能作到的就是把这些话告诉给你们、供应给你们,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下功夫了,能不能接受就在乎你们的态度了。有的人心里刚硬,总伪装,总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明明是自己有问题,但他却看不见也不承认,还去揭露别人解剖别人,结果别人从中得着益处了他却没有得着,这是不是蠢人啊?这是愚蠢的行为。你听道不是为了分辨别人,也不是代替别人听的,是为了自己听自己得。你听神的话、听真理、听讲道,从中明白真理得着生命达到性情变化,这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这些话跟你有关,你存着这样一种态度,这些话兴许就能改变你,就能变成你的实际,也能使你达到性情变化。

第一条讲了敌基督怎样对待对付修理的各种表现,通过交通这个话题,一方面让人认识到敌基督在这件事情上的一种态度,还有他本性实质的流露,另一方面也给你们带来一些正面的引导与警戒。剩下来的问题你们自己交通解决,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2)敌基督如何对待比自己强的人

敌基督要维护他自身的名誉地位,不仅仅是在对付修理这一方面表现流露出他的本性实质,他所面临的环境与事件还有很多,所以第二条咱们要交通的就是敌基督在一个人群当中是怎样维护他的地位与名誉的。敌基督在人群当中有怎样的表现能说明他处处在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个话题明不明确?这个范围大不大?具不具有代表性?(具有。)咱们要交通的话题跟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有直接关系的。敌基督生活在一个人群里,他是怎么表现的?他是以怎样的态度做哪些事来维护他的名誉与地位?首先,敌基督要是没有地位的话他是不是敌基督?(是。)这个概念得清楚。别以为凡是有地位的人才有可能有敌基督实质,才是敌基督,没地位的普通人不是敌基督,这个范围其实挺大,凡是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他无论有没有地位,无论是带领也好还是普通信徒也好,他都是敌基督,这是根据实质决定的。那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作为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有哪些表现呢?他流露哪些本性实质能够足以证明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首先,他在一个人群当中是怎么生活的,他待人接物的态度是怎样的,他对待真理的态度是怎样的。咱们最应该交通的不是他如何吃穿住行,而是交通他在人群当中是怎样维护自己的名誉与地位的。即便他作为一个普通的信徒,他也在处处维护着他的名誉与地位,处处流露着这样的性情、这样的实质,也在做着这样的事。所以,这就更进一步地让人了解了敌基督的性情与实质,不管有没有地位,不论何时何地,他的性情、实质都在流露着、表现着,不受任何空间、地理、人事物的限制。

敌基督这类人无论尽什么本分、无论在哪个人群中都有一种明显的表现,就是不管做什么事他总想出头露面表现自己,总有辖制人、控制人的倾向,总想领导别人自己说了算,总想出风头,总想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博得人的赞赏。每到一个人群中,无论人多人少,无论这些人是什么人,是什么职业、什么身份,他都先用眼睛扫视一遍,看谁有气质不是凡人,看谁能说会道,谁厉害,谁有资格、有威望,他能斗得过谁、斗不过谁,谁比自己强、谁不如自己,他先评估这些。快速地评估完之后他就开始做事了,把那些不如自己的人放在一边先不搭理,首先选择自己认为高的,有点名望地位、有点恩赐才干的人,他先跟这些人较量。如果这些人中间有弟兄姊妹高看的,有信神时间长、威望高的,那就是他嫉妒的对象,当然也是他竞争的对象。然后敌基督就在心里暗暗攀比,与这个有威望、有地位、弟兄姊妹都高看的人较量,心里就开始琢磨这个人到底能做什么、掌握什么,有些人因为什么高看他。观察来观察去,敌基督发现这个人精通某项业务,另外,大家比较高看这个人是因为他信神时间长,能谈点经历见证。敌基督把这样的人当作“猎物”,当作竞争对手,然后就开始做事了。做什么事呢?看自己比对方差在哪儿就在哪方面下功夫。比如,他的业务不如对方,那他就学习业务,多读书,多查询各种资料,多请教别人,参与跟这项业务有关的各项工作,逐渐地积累经验,也培植自己的势力。等到他认为自己有了能与对手较量的资本时就常常站出来发表“高论”,常常故意否认、贬低对手,让他的对手出丑,名声扫地,以此突显他的高明之处、与众不同,把竞争对手压下去。这些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只有愚昧无知、没有分辨的人才看不出来。多数人看到的只是他的热心、他的追求、他的受苦付代价、他外表的好行为,但事实真相隐藏在他内心深处。他的核心目标是什么?就是夺取地位。他所做的这一切,他下的这一切苦功、所付的这一切代价,围绕的中心就是他心中最崇尚的地位与权力。

敌基督这类人在教会中为了得到权力地位,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赢得人的信任、赢得人的高看,能够让更多的人信服、仰望、崇拜,从而达到在教会中得到话语权,达到掌权的目的。他们为了得到权力最擅长做的一件事就是与人争与人斗。他们的争斗对象主要是针对追求真理的人、在教会中有威望的人与弟兄姊妹喜爱的人。任何一个对他的地位能构成威胁的人都是他争斗的对象,比他强的人他毫不示弱地要争,比他弱的人他也要毫无怜惜地争,他心里充满了斗争哲学。他认为人没有争、没有斗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只有争只有斗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为了获得地位,为了在人群中能够居首位,他不惜一切代价去跟任何人争,不放过任何一个对他的地位有威胁的人。他们跟任何人相处都是充满了斗争,他们是活到老争斗到老,他们常说的话就是“我能不能斗过他?”谁的口才好,谁说话有逻辑性、有层次、有条理,在他心里就成为他嫉妒的对象,也成为他模仿的对象,更成为他争斗的对象;谁追求真理有信心,能常常帮助、扶持弟兄姊妹,使弟兄姊妹从消极软弱中走出来,也成了他争斗的对象;谁在业务上精通,弟兄姊妹对其有点高看,也成为他争斗的对象;谁作工作有果效得到了上面的赏识,当然更是他争斗的对象。在任何一个人群中,敌基督的至理名言是什么?你们说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斗其乐无穷。)这不是疯了吗?这已经疯了。还有吗?(神,他是不是想“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就是他要做最高的那个,不管他跟谁在一起都想把别人比下去。)这是他的理念。还有吗?(神,我想到了四个字,就是“胜者为王”,我觉得他到哪儿都想鹤立鸡群、独树一帜,就追求做那个最高的。)你们说的多数都是一种理念,你们用一种行为形容形容他。敌基督这一类人到哪儿他不见得是非要最高地位,他每到一个地方就有一种性情指使他做事,有一种心态在指使他做事,这个心态是什么呢?就是“我要争!争!争!”这里用了三个“争”,为什么不用一个“争”呢?(“争”成为他的生命了,他就凭这个活着。)这就是他的性情。他天生就有一种狂妄得无法无天、任何人都难以遏制的性情,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他这种狂妄至极的性情谁也遏制不住,他自己也控制不了,所以他活着就是一直斗一直争。斗什么?争什么?当然是争名利、争地位、争脸面、争利益,反正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争得大家都服他了,他得到好处了,得到地位了,他就达到目的了。他这种争不是一时的乐趣,而是来源于撒但本性的一种性情,就跟大红龙“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那种性情一样。那敌基督在教会里与人斗、与人争,他要得什么东西?毫无疑问的就是为了争名誉、争地位。但是争来地位又能怎么样呢?别人都听你的,都高看你、崇拜你,又能怎么样呢?这事敌基督自己也说不清楚。实际上,他就喜欢享受这个名誉地位,享受人都对他笑脸相待,见到他都是阿谀奉承。所以,敌基督每到一处教会里就做这一件事——与人斗、与人争,即使争到权力地位也不算完,为了保护地位、稳固自己的势力还要继续与人斗、与人争,一直争斗到死才结束,所以敌基督的哲学就是“生命不息,争斗不止”。教会里有这样一个恶人存在,弟兄姊妹受不受搅扰?比如,大家都在安静地吃喝神话、交通真理,气氛祥和,心情舒畅,这时敌基督心里赌气,对交通真理的人产生了嫉妒、恨,就开始发起攻击、论断,这祥和的气氛是不是被搅扰了?那这个恶人就是来搅扰人、恶心人的。敌基督就是这类东西。有时候敌基督要跟谁争,要打压谁,也并不是非要打垮谁、打败谁,只要把名誉地位、虚荣脸面争到手了,让人佩服他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他在争的过程中流露了一种明显的撒但性情,这个性情是什么呢?就是他无论在哪个教会里出现,他都要与人争、与人斗,都要争得名利地位,直到把教会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他得到地位了,大家对他也服气了,他才算达到目的了。敌基督就是这个本性,就是借着争、借着斗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敌基督无论到哪个人群里,他的至理名言是什么?“我要争!争!争!争做最高的,争做最大的!”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到哪里都争,都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正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工作的。敌基督的性情就是这样,他在教会中首先要观察,看谁信神的年头多有资本,谁有点恩赐特长,谁在生命进入方面能让弟兄姊妹得着益处,谁的名望高一些,谁的资格老一些,谁在弟兄姊妹中间的评价好一些,谁正面的东西多一些,谁就是他要争斗的对象。总之,敌基督每到一个人群中他要做的事无非就是这些,把地位争到手,把好的名声争到手,把在人群中的话语权、决定权争到手,这样他就高兴了。他把这些争到手之后能不能作实际工作?肯定不能,他不是为了作实际工作而争而斗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倒所有的人,“我不管你服不服气,论资本我最高,论能言善辩我最强,论恩赐特长我最多”,无论哪方面他都要争第一。弟兄姊妹选他做负责人,他要与他的配搭争话语权、决策权。教会如果让他负责一项工作,这项工作怎么作他要一个人说了算,他要争取他所说的话、所决定的事都能成功,都能变成现实。如果弟兄姊妹采纳了其他人的意见,在他那儿能不能通过?(不能。)这就麻烦了。你如果不听他的,他就会给你点颜色瞧瞧,让你感觉没有他不行,让你知道不听他的后果会怎样。敌基督这类人的性情就是这样的嚣张,令人厌恶,也是这样的不可理喻,他们既没有良心理智,又丝毫没有真理。通过敌基督的所做所行看到他做那些事都没有正常人的理智,即使跟他交通真理他也不会接受,你说的再对在他那儿也行不通。他唯一喜欢追求的就是自己所崇尚的名誉地位,只要能享受到地位之福他心里就满足了,他觉得自己活着的价值就是如此,不管在哪个人群中都要让人发现他的“光”和“热”,发现他的特长,发现他与众不同。正因为他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得着高于一般人的待遇,该得着人的拥戴赞赏,该得着人的仰望崇拜,他认为这些都是他该得的。这样的人是不是厚颜无耻?在教会里存在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临到一件事,按照常理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谁说的对神家工作有利就应该顺服谁的,谁说的合乎真理原则就应该采纳谁的,如果他说的不符合原则,大家就有可能不听他的,不采纳他的建议,那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辩解表白,想方设法地说服他人,让弟兄姊妹都听他的,采纳他的建议。他不考虑如果采纳了他的建议教会的工作会受到怎样的影响,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只考虑什么?“如果我的建议没被采纳,那我的脸往哪儿放?所以我要争,争取我提的建议能被采纳。”每次临到事他都是这么想这么做,从来不反省自己这么做是否符合原则,从来都不接受真理,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

敌基督这类人没有丝毫理智主要表现在哪儿?他就认为自己有恩赐、有本事,素质好,应该得到人的崇拜拥护,神家应该重用他。另外,他认为他所提的建议与构想神家应该采纳、应该推广,如果神家没有采纳,他就恼羞成怒,就与神家为敌,搞独立王国。敌基督的这一性情、这一实质的流露在教会中是不是构成了打岔搅扰?可以说,敌基督所做的一切给教会工作与神选民的生命进入都造成了极大的打岔搅扰。敌基督为了争夺教会带领的地位与在神选民中的名望采取了各种手段打击别人抬高自己,他不考虑神家工作与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受多大亏损,他只考虑自己的野心欲望能不能得到满足,自己的地位与名誉能不能得到保障。他们在教会与神选民中间所扮演的角色是魔鬼、是恶人,就是撒但的差役,绝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也不是神的跟随者,更不是喜爱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在他的存心目的还没有达到的时候,他从来不反省认识自己,不反省他的存心目的是否合乎真理,从来不寻求如何走追求真理的路达到蒙神拯救。他不是存着顺服的心态来信神,来选择自己该走的路,而是绞尽脑汁地琢磨:怎样坐上带领工人的位置?怎样与教会带领工人争斗?怎样迷惑控制神选民把基督架空?怎样争夺教会中的地位?如何保证在教会中站住脚跟夺取地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最后达到控制神选民搞独立王国的目的?敌基督心里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些东西。这是什么性情、什么本性啊?比如,普通弟兄姊妹写见证文章心里想的是怎么把自己的经历、认识如实地写出来,他就在神面前祷告,希望神能在真理上对他有更多的开启,让他在真理上有更多更深的认识。而敌基督写文章是绞尽脑汁地琢磨如何写能让更多的人了解他、知道他,能够让更多的人赞赏他,从而在更多的人心中得着地位,他想通过做这样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来提高他的知名度。他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放过,这是什么人哪?甚至有些敌基督看别人能写经历见证文章,他为了与人争地位、争名望就想写出比别人更精彩的经历见证,他就造假瞎编、抄袭,连作假见证这样的事他都敢做。他为了出名,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为了他的名声在外,不惜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甚至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小的机会来出大名,获得地位,在一个人群当中被高看,被另眼看待。被人另眼看待的目的是什么?他想要达到的后果、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人看到他这个人不一般,他比别人高贵,有过人之处,在人心中能够留有好的印象,留有深刻的印象,甚至能逐渐对他产生羡慕、敬佩、仰望。他在极力争取达到这个目的的同时,也在坚持依旧走以前的道路。

敌基督无论在哪个人群中,他无论是伪装也好、劳苦也好,其实他内心深处所隐藏的东西无非就是为了地位,他所流露的、所表现出来的这个实质无非就是斗、就是争。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在与人争地位、争脸面、争利益,最常见的表现就是争好的名声、争好的评价、争在人心里的地位,让人高看、让人崇拜、让人围着他转,以他为中心。这就是敌基督所走的道路,敌基督要争的无非就是这些东西。无论神的话对这些东西怎么定罪、怎么解剖,他们都不会接受真理、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放弃神所审判定罪的这些东西。相反,神越揭露这些东西,他们变得越狡猾了,采用更隐秘、更圆滑的方式来追求这些东西,让人看不出来,还误以为他们放弃了这些东西;神越揭露这些东西,他们越想方设法地用更诡异、更巧妙的办法来追求得到,并且用好听的话来掩盖他们的存心目的。总之,敌基督绝对不会接受真理,绝对不会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绝对不会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真理,相反他们心里对神的揭露、审判更加不满,甚至采取敌视的态度,心里不仅不会放弃对名誉地位的追求,反而会越发宝爱,越想方设法地去隐藏、掩盖,想方设法地不让人看透、不让人识破。不管在什么场合,敌基督不但不实行真理,而且当他们的本相暴露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无意中流露出这些野心欲望的时候,他们更担心人能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看透他们的实质、真相,所以他们就采取掩盖,极力地为自己诡辩。掩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与名誉不受损失,还要保存实力准备好下一场争斗。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他们做人的目标方向不会变、人生目标不会变,他们行事的原则不会变,还有他们内心深处追求地位的欲望、野心、目标也不会变,不但极力地争取达到,甚至变本加厉。神家越是交通真理,他们越会巧妙地回避掉人能看得透的、能分辨的一些明显的行为表现,他们还会换成另外一种方式,痛哭流泪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定自己的罪,博得人的同情,让人误以为他悔改了、有变化了,让人更难以分辨他。敌基督的这个实质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有点诡异啊?(是。)这么诡异就是魔鬼了。对于魔鬼来说,他能有真实悔改吗?他真能放下追求地位的野心欲望吗?对于魔鬼来说,他宁死都不会放下这样的欲望,你怎么交通真理都没用,他也不会放下。在这个场合中争斗失败了,被弟兄姊妹揭露了,到下一个人群中他还要继续争斗,继续争地位、争面子、争话语权、争决策权,就争这些。无论在哪个场合、哪个人群中,他们一贯奉行的原则就是争,“只能我领导别人,没有别人领导我的份!”他们都绝对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接受别人的带领,接受别人的帮助。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

在教会中有没有信神多年丝毫不追求真理总追求名誉地位的人?这类人有什么样的表现?你们说,做事总显露自己、好别出心裁、好起高调的人是不是这类人?他们都常做哪些事呢?(别人说出一个观点的时候,大家看着是对的,但他为了显示自己的高明就说出另一个观点,让人感觉更对,来否掉别人的观点,这样就显出他的高明了。)这叫显露自己。他否认别人的观点,然后自己提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其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观点不现实也不成立,就是个口号,但他非要让人看见他的高明,让人都听他的。他总要独树一帜、别出心裁,总好起高调,不管别人说的怎么现实、可行,他都要投反对票,找各种理由借口把别人的观点否掉。这就是好别出心裁、好起高调的人最常见的做法。别人做的事再对再合适他也不屑一顾、不加理睬,他心里明知道别人做得合适但嘴里却说不太合适,好像若让他来做只能比这更好,绝对不次于别人。这类人看谁也不如他,总觉得他哪方面都比别人好,不管别人说什么在他那儿看都不对,他看别人都是一无是处,看自己哪方面都好,就是他做了错事挨了对付他心里也不服,丝毫不接受真理,还能说出一大堆理由,让人误认为他做的也没什么错误,不应该挨对付。好别出心裁、好起高调的人就是这样的狂妄自是。其实,这类人往往没有什么真实才干,让他做什么都做不好,做什么都是一塌糊涂,但他没有自知之明,还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强,别人做什么事他都敢参与、敢插手,还尽起高调,总想让人高看,让人都听他的。无论在什么场合、在什么人群当中,只有别人为他服务、听他的份,没有他为别人服务、听别人的份。这是不是敌基督?敌基督就是这么狂妄自是,就是这样没有理智。他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道理,如果别人指出他的错误,他还要强词夺理、花说柳说,让人感觉他是对的,别人说的再对他也要巧言善辩给变成不对的,还得让大家接受他说的那一套。敌基督就是这类人,特别能迷惑人,能把人迷惑得神魂颠倒、不知对错、无所适从,最后凡是没分辨的人只能被敌基督彻底迷惑了、俘虏了。多数教会中都有类似这样迷惑人的人。在神选民交通真理或者谈经历见证的时候,敌基督总要站出来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不是坦诚地敞开心交通自己的经历认识,而是总在别人的经历认识上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来显露自己的高明,来达到让人高看的目的。敌基督最擅长的就是讲字句道理,从来谈不出真实的经历见证,从来不谈认识自己,总是在别人身上寻找问题来大做文章。在敌基督身上看不见他虚心听取别人意见的时候,看不见他主动交通自己的败坏性情向人敞开亮相,更看不见他交通自己有哪些错误观点、谬妄观点是怎么扭转过来的,也绝不会听见敌基督承认自己犯过什么错误、有什么缺欠……不管敌基督跟人相处多长时间,他都让人感觉他好像没有败坏,天生就是完全人,天生就是圣人,人就应该崇拜他才对。真有理智的人不愿意被别人高看崇拜,如果真有人高看崇拜,他就觉得是个耻辱,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败坏人类,有败坏性情,并不具备真理实际。他知道自己半斤八两,所以他流露什么败坏、产生什么错误观点都能坦诚地交通出来让别人知道,他感到这样做很轻松、很释放,也很快乐,丝毫不觉得这是难事,就是别人论断他、瞧不起他,说他傻或者鄙视他,他也不感觉多么痛苦,反而觉得这很正常,能正确对待。人有败坏性情自然就能流露出败坏,你承不承认它也是事实,自己认识到了这是好事,别人看清楚了这更是好事,免得让人崇拜、高看。明白真理、有点理智的人都能敞开心交通认识自己,这不算什么难事,但在敌基督那里就真是难事了,他把单纯敞开的人看成是傻瓜,把谈认识自己、说真话的人看成愚蠢,所以敌基督丝毫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如果谁能明白真理,大家特别赞成,就被他看为眼中钉、肉中刺,他都加以论断定罪,把人正确的实行、正面的东西都给否掉,都说成是错误的、偏谬的领受。无论谁做点对教会、对弟兄姊妹有益的事,他都想方设法贬低、讽刺、挖苦,不管人做多大的好事、对人多有利的事,在他那儿这些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事,都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贬得一文钱不值;而他自己如果做点好事,他便极力地夸大、放大,让人都看见,都知道是他办的,知道这是他的功劳,让弟兄姊妹对他另眼相看、对他念念不忘,都对他感恩戴德,纪念他的好。凡是敌基督都能这样做事,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也都能这样做事,这跟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没有什么区别,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都是典型的敌基督最常见、最明显的表现。

敌基督做事的态度是什么?好事要做在人前,坏事要做在人后,好事让所有人都知道,坏事就掩盖住不让任何人知道,连风声都不能走漏,得极力地掩盖。敌基督这个性情恶不恶心?他这么做事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保住他的名誉地位。)对了,外表看他好像没为地位争,也没为地位说任何的话,但是他所做的这一切事、所说的这一切话就是为了维护他的地位,为了保住他的地位,为了他能有高的名望、好的名声,甚至有时候他在一个人群当中争夺地位时都让人看不出来。即便是举荐一个人,就做点这类应该做的事,他都让被举荐的人对他感恩戴德,让人知道是他的举荐人才有机会尽上这样的本分,对这样的事他都不放过。他认为,“即便我举荐了你,你也是我领导的对象,你高不过我”。敌基督对于地位与名誉的热衷程度可见一斑。为了争得地位,为了保住地位,他们不放过任何人的一个眼色,也不放过任何人的一句不经意的话,更不放过任何角落里发生的事。这些大事小情他们都看在眼里,人所传讲的这些话他们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喜欢是非吗?不是,他们是想从中找到保住自己地位的途径与机会。他们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失大意、一时的不留心让自己的地位名声有所损失。为了地位,他们学会“洞察”一切,任何一个弟兄姊妹口中说出对他不敬的话、对他有不同意见的话他都不会放过,都认真对待,仔细研究、深加分析,之后找出相应的对策去应对,达到自己的地位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是稳固的,都是不可动摇的。一旦他的名声受到了损失,他听到了一些对他名声不利的言语,他赶紧追根溯源,想方设法地找借口、找理由挽回。所以说,敌基督无论尽什么本分,不管他们是不是做带领工人,他们所忙碌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地位,都离不开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他们内心深处,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这样的概念根本就没有。所以,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可以准确地定义为:他们就是神的仇敌,就是来搅扰打岔神家工作、破坏神家工作的一伙魔鬼撒但,他们是撒但的差役,不是跟随神的人,不是神家的人,不是神拯救的对象。

今天交通这些对你们有没有触动?哪一条触动到你们了?(最后一条,就是神解剖敌基督“争”的这个本性。)总争不是好事,这种做法与敌基督挂上钩了,与灭亡挂上钩了,这不是好道。人有这样的表现流露时该怎么做?该怎么选择?该怎么避免?这是人现在最应该思想、揣摩的问题,也是人每天都面临的问题。临到事怎样能做到不争,争了之后心里难受、不安该怎么解决,这是每一个人必须面临的问题。人有败坏性情都会争名、争利、争脸面,达到不争太难了。那不争是不是就摆脱敌基督的性情、摆脱敌基督的实质了呢?(不是,这只是外表,里面的性情不解决,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就解决不了。)怎么解决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一方面得对这事有认识,当流露出争夺地位的想法意念时得来到神面前祷告;另外得和弟兄姊妹敞开亮相,然后有意识地去背叛这些不对的想法意念;还有就是能够祈求神的审判刑罚、对付管教临到,这样就能使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回答得挺好。但这不容易做到,尤其太喜爱名誉地位的人更不容易做到。达到放弃名誉地位不是容易的事,就得靠人追求真理,必须得明白真理才能认识自己,才能看清楚追求名利地位的虚空,才能看清楚人类的败坏真相,真实认识自己了才能放弃名誉地位。脱去败坏性情不容易,如果承认自己没有真理、缺少太多、流露败坏太多还不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还能伪装自己,假冒为善,让人误认为你什么都行,这就很危险,早晚有碰南墙、有栽跟头的时候。你得承认自己没有真理,你得敢于面对现实,你有软弱、有败坏流露、有各种缺少,这很正常,因为你就是个普通人,你不是超人,不是无所不能的人,你得承认这个事实。当别人藐视你、讽刺你的时候,你先不要因为话不好听而反感,或者是认为自己行、自己是个完美的人而抵触,不要以这样的一种态度去对待这些话,而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呢?你说:“我是一个有缺陷的人,浑身都是败坏、毛病,我就是个普通人,他说的这些话除了挖苦讽刺以外有没有实情啊?如果有一部分是实情我就从神领受。”你如果有这个心态,那就证明你对地位名誉还有别人对你的评论能正确对待了。人对名誉地位不是轻易就能放下的,尤其是有点恩赐有点素质的人,或者是有点作工经验的人,对名誉地位就更不容易放下了。即使有时候嘴说放下了,其实心里也放不下,一旦环境许可了,有机会了,还照样能争夺名利地位,因为败坏人类都喜爱名利地位,只不过没有恩赐才干的人追求地位的欲望相对小一些。那些有知识、有才干、有长相、有特殊资本的人,他们的名誉地位之心是特别地强烈,甚至充满了野心欲望,这是他们最难放下的。没有地位的时候他们的欲望处于萌芽状态,当有了地位,神家对他们委以重任的时候,尤其是他们作工多年有了足够的经验与资本的时候,这种欲望就不再是萌芽状态了,而是已经生根开花将要结果了。总有做大事成为名人伟人的野心欲望,一旦作了大恶酿成后果,这个人就彻底完了,被淘汰了。所以在酿成大祸之前就得及时扭转,这还来得及。在做每件事的时候,在任何的环境之下,你都要寻求真理,实行做诚实人、做顺服神的人,放下对名誉地位的追求。当你心里总有争夺地位的意念、欲望时,你得能意识到这种情形如果不解决必然会酿成怎样的恶果,就得赶紧寻求真理把争夺地位的欲望化解在萌芽状态中,然后用实行真理来取代。当你实行真理的时候你争夺地位的野心欲望就减弱了,就不会对教会工作形成搅扰了。这样你的这种行为在神那儿看是蒙纪念的,是蒙神称许的。所以我要强调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你的欲望与野心还没有开花结果酿成大祸之前,你要把它解决掉。如果在它处于萌芽状态时不解决掉,你就错失良机了,等到酿成大祸以后再想解决就晚了。如果连背叛肉体这点心志都没有就很难走上追求真理的路;如果追求名利地位受到挫折失败还不醒悟,那就危险了,就有被淘汰的可能了。喜爱真理的人如果在名誉地位上失败跌倒一次两次就能看透名利地位没有丝毫价值,就能彻底把名誉地位放弃,就能立定心志即使永远没有地位也照样追求真理把本分尽好,照样能谈经历见证,达到见证神的果效,就是做一个普通跟随者也能跟随到最终,只求得着神的称许,这才是真实喜爱真理的人,也是有心志的人。神家淘汰了许多敌基督、恶人,有一些追求真理的人看见敌基督失败的下场就反思敌基督所走的道路,也反省认识自己,从中明白了神的心意,立下心志就做一个普通的跟随者,只注重追求真理、尽好本分,哪怕神说他是个效力者、是贱人也行,就做一个在神眼中看为卑贱的人、一个小小的跟随者,但最终能被神称为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是好样的,才是神所称许的人。

神喜欢追求真理的人,神最厌憎人追求名利地位。有的人对名誉地位特别地宝爱,恋恋不舍,难以放弃,总觉得没有名誉地位人活着就没什么乐趣、没什么盼头,这辈子就得为名誉地位活着心里才有盼头,哪怕是小有名气也要继续奋斗,决不能放弃。你如果有这种思想观点,心里充满这些东西,那你就不会喜爱真理追求真理了,你信神就没有正确的方向与目标,就不会追求认识自己脱去败坏活出人样了,在尽本分的事上也会睁一眼闭一眼,丝毫不负责任,就满足于不作恶不搅扰不被清除就行了。这样的人还能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吗?还能达到蒙神拯救吗?这是不可能的。当你为名誉地位做事时你还觉得,“只要我做的不是恶行,没构成搅扰,即使存心不对谁也看不见,也没法定罪”,你就不知道神鉴察一切,如果你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被神厌弃就一切都完了。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都觉得自己聪明,其实得罪了神还不知晓。有些人就看不透这些事,就觉得,“我追求名誉地位只是为多做点事、多担点责任,也没有对教会工作形成打岔搅扰,更没有给神家利益带来损失,这不算什么大问题,我就是喜爱地位维护自己的地位也不算作恶”。这样追求外表上看没有作什么恶,但最终的后果是什么呢?能得着真理吗?能达到蒙拯救吗?绝对不能。所以说,追求名誉地位不是正道,与追求真理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总之,不管你的追求方向目标是什么,如果你对追求名誉地位这事没有反省,很难放下,这就会影响到你的生命进入。只要地位在你心里占据一定的位置,就完全能够控制、影响到你的人生方向、你的追求目标,那你就很难进入真理实际,更谈不上达到性情变化了,最终能否得着神的称许当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另外,你对地位的追求如果始终不能放弃就会影响你达到合格的尽本分,这样你就很难成为合格的受造之物。为什么这么说呢?人追求地位这是神最厌憎的事,因为追求地位这是撒但性情,是错误道路,是因撒但的败坏产生的,是被神定罪的东西,正是神要审判洁净的东西。神最厌憎人追求地位,你还硬着颈项去争夺地位,总要宝爱它、维护它,总要据为己有,这是不是带点与神对抗的性质啊?神没有命定给人地位,神供应给人真理、道路、生命,最终是让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而不是一个有地位有名望让万人景仰的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说,追求地位这都是一条死路。无论你有怎样合理的理由去追求地位,这条路仍然是错误的,不是神称许的。无论你下怎样的功夫、付多大代价,你要地位神是不会给你的,神不给你你就争不来,你若硬要争,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显明淘汰,就是死路一条。明白了吧?

二〇二〇年三月七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二)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四)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六十六篇

我的工作运行到这一步,全数是我手智慧的安排,也是我的大功告成,人谁能做出这样的事呢?还不是打岔我的经营?但你要知道,我的工作谁也没法取代,更没法拦阻,因我作的事、我说的话无人能说能做,就是这样,人还是不认识我——智慧的全能神!在外面不敢公开抵挡我,而在心思意念上与我作对。傻瓜!不…

路…… 八

神来在地上与人接触、与人一同生活也不止一日两日了,或许这么长时间以来,人对神认识得差不多了;或许这么长时间以来,人对于事奉方面的事也长了不少的见识,信神也信得很老练。总之不管怎么样,神的性情人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人的各种各样的性情表现得也很丰富。在我看,就人的各种表现足够神拿来作标…

第七十二篇

发现自己的缺欠、软弱点要立时靠我脱去,不要耽延时间,否则圣灵工作就会离你太远,你就会落下很远。我托付在你身上的工作都借那多次的在我面前亲近、祷告、交通方能成就,不然就达不到果效,一切都是徒然。我的工作今天已不同以往,我所爱的人的生命程度都与以前大不相同,都在我的话上有清楚的认识,…

关乎各尽功用

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来成全人,只要你尽上所有的力量,顺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们现在都不完全,有时能尽一方面的功用,有时能尽两方面的功用,只要尽全力为神花费,到最终…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