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二)

2.敌基督的利益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的第九条表现,第九条表现是: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上次咱们交通了一小部分,仅仅是开了个头,交通了什么是利益,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交通了什么是人的利益,人的利益的实质是什么,第三点交通的是什么是神的利益,神的利益的实质是什么,大概交通了这三方面内容。上次交通的基本上就是概念性的真理,对各方面的利益都作了一下定义,让人明白一个基本的说法。以上内容这次就不再细说了,因为第九条交通的内容是要突出敌基督的各种表现,所以咱们还是围绕敌基督的表现来交通这一条,主要解剖敌基督对待与自身有关的各种利益他的态度与表现是什么,从中看到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性情到底是怎样的,从这个角度来解剖。那咱们先交通在敌基督的眼中涉及他自身的利益到底有哪些。

在敌基督的眼中,神、神家、教会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称呼,也可能只是一个名称,并没有什么实际存在的价值,所以对于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在敌基督的眼中他是蔑视的,是不屑一顾、置之不理的,而敌基督自身的利益是他最为看重的。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常常以出卖教会的利益、神家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个人的利益。那敌基督的利益到底有哪些,今天咱们就分类加以详细解剖,来让人彻底看清楚敌基督在对待利益的事上到底是怎样的观点。首先,对于敌基督不管怎么称呼,敌基督也好,恶人也好,不实行真理的人或者仇视真理的人也好,这类人不是活在真空里的,他也是活在肉体中,也有正常人性生活的需要,所以敌基督这类人生活在弟兄姊妹中间,生活在神家、教会里,他的利益也涉及到自身的安危。这是敌基督利益的第一条,自身的安危。敌基督利益的第二条是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涉及到他的权力了。敌基督利益的第三条是福利。从这三条来解剖敌基督的利益,是不是比平铺直叙地交通容易明白一些?(是。)如果让你们根据这三条交通,你们有没有内容?能不能交通一些认识?(第二条可能会谈一些认识,但对于自身的安危和福利就说不太清楚。)行,那你们能说清楚的,我交通的时候你们可以补充,你们说不清楚的我来交通,行不行?(好。)

(1)自身的安危

先交通敌基督利益的第一条——自身的安危。这一条的意思大家应该都知道,就是人身安全。在中国大陆信神,人人都活在危险的环境中,所有跟随神的人每天都面临被大红龙抓捕、判刑、残酷迫害的危险,敌基督也不例外。他虽然在神家被定性为敌基督,但大红龙联合宗教界一直是竭力镇压、迫害神的教会与神的选民,当然敌基督也身处这样的大环境中,临到抓捕他也逃不掉,所以他也必须常常面对自身的安全问题,这就涉及到敌基督是怎样对待自身的安全问题了。这一条主要交通敌基督对待自身安危的态度是什么。那他的态度是什么?(极力地维护自身的安全。)敌基督极力地维护自身的安全,他的想法是,“我得绝对保证安全,谁被抓我也不能被抓”。在对待这事上,他也是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保守他别出事,他觉得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作着教会带领的工作,神应该保守他。为了自身的安危,为了不被抓捕,为了自己能逃离一切的迫害,使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中,敌基督常常不住地为自身的安全祈求祷告,他们唯独在自身的安危上对神有真实的依靠、有真实的交托,他们在这事上有信心,对神的依靠也是真实的。他们只顾求告神保守自己的安全,而对教会的工作、对自己的本分就无暇顾及,他的作工原则是保证自身的安全第一。如果哪个地方安全,敌基督就选择在哪里工作,外表上也很积极主动,表现出很大的“责任感”与“忠心”。如果作什么工作担风险,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红龙发现,他们就找借口推辞,找机会逃跑。一旦发现有危险,或者一旦有危险的兆头,他们就想方设法脱身,丢掉本分,不管弟兄姊妹,只顾自己脱离险境。他们心里可能都准备好了,一旦出现危险就赶紧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会工作怎么样,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么损害,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紧。甚至在他们心中有一个“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临到危险或者被抓捕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部都说出来,自己洗个清身,推卸掉所有的责任,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们的心里就有这样的打算。这些人不愿意因为信神受迫害,他们害怕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其实在他们心里早已向撒但妥协,他们特别惧怕撒但政权的势力,更惧怕严刑逼供这样的事临到自己。所以对敌基督来说,如果环境一切顺利,自身的安危没有受到任何威胁、没有任何问题,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们能献出自己的热心、“忠心”,甚至献出自己的财产。但是如果环境不好,因为信神、尽本分随时能被抓捕,还能因为信神被开除公职、被亲人朋友弃绝,那他们就格外地多加小心,也不传福音见证神了,也不尽本分了,有点风吹草动就当缩头乌龟,有点风吹草动就想把神话语书籍、把与信神有关的东西都赶紧还给教会来保全自己平安无事。这样的人危不危险?如果被抓住能不能成为犹大?敌基督就这么危险,随时都能成为犹大,随时都有背叛神的可能,同时敌基督也自私卑鄙到极点,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有些人说:“可能有这些表现的人只限于在大红龙国家,在中国那个社会背景之下,到海外不就没有迫害抓捕了吗?还涉及什么自身安危啊?谈这个话题还有必要吗?”你们说有没有必要?(有。)就是在海外,有很多人在神家尽本分也常常流露这些表现。一旦提到一个国家的政权或者外邦人、宗教界对神家有怎样的攻击、诋毁或者行动,有些人在内心深处就感到深深的惧怕、胆怯,更感觉在此时自己如果不信神该多好、该多么自由,有些人还后悔信神了,甚至有些人在内心深处打退堂鼓,产生退去的想法。这类人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安危挂在心上,觉得什么都没有自身的安危重要,他们的性命、他们自身的安危是他们内心深处最牵挂的事。所以,当面临世界、面临整个人类对教会、对神的作工诋毁、诬蔑、定罪时,这类人在内心深处不是站在神一边,而是当这些事出现的时候,当他听到对神诋毁、定罪的这些声音的时候,他们内心深处是站在神的对立面的,他们巴不得在这个时候与神、与神家、与教会划清界限。更甚至,此时此刻如果让他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对他来说是一件很艰难、很痛苦的事,他巴不得自己与神无关、与神家无关、与教会无关,此时此刻他为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员而感到不安,甚至感到羞愧、无地自容。这样的人是不是真实跟随神的人?是不是撇下一切跟随神的人?(不是。)在大陆那个环境中信神,人常常面临逼迫、抓捕,常常面临自身安危的问题,在海外虽然环境没有那么恶劣,但人还是要面临同样的环境,面对宗教界的诋毁、定罪,更要面对来自各个国家对教会的冷处理或者是一些不理解的说法。有些人感觉不知所措,更甚至心里在打鼓,怀疑神的作工是否是真实的,更质疑神的对错。所以,他们因为常常考虑自身的安危而不能脚踏实地安下心来在神家中尽本分。这些人真把性命交给神了吗?(没有。)甚至有些人在想:“来到海外不是脱离大红龙的魔爪了吗?海外不都是宗教信仰自由吗?不是一切都自由释放了吗?既然神带领我们到海外来尽本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面临同样恶劣的环境?为什么在海外还要学习这样的功课,还要受这样的痛苦?”有些人在心里质疑,有些人不仅仅是质疑,而是抵触,心存质问,“既然是真道,既然是神的作工,为什么我们这些忠心尽本分的人,我们这些撇弃所有为神花费的人,在这个世界中还要遭受这样不平等的待遇?”他们就不理解了。因为不理解,因为考虑自己的安危胜过一切,所以他们就把这样的不理解变成对神的抱怨、质疑。是不是这样?(是。)甚至有些人在海外尽本分都害怕担风险,如果安排他尽一项担点风险的本分,他就找借口说,“我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啊,我的家还在大陆,大红龙如果发现我不就麻烦了吗?”他们就拒绝尽这样的本分。他们选择的是保全自己,维护自身的安危,保全自己的性命,为自己留后路,而不是把自己完全交出来,放下一切、撇下一切接受本分,他们达不到这个。这是在涉及到自身安危时他们的一些表现。有的人心里感觉不安,常常为此祷告。有的人心里常常感觉害怕、胆怯,感觉撒但势力太强大了,自己一个普通的人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呢?所以常常为此害怕、为此担心。更甚至有些人觉得自己一旦被抓捕出了事,教会、神家也无能为力,真出了事谁也不管用,还是自己保护自己最要紧,所以需要他出头担当有风险的本分时他就躲藏起来,谁也叫不动,他还说自己不胜任,找各种借口理由拒绝神家交给的重要本分。如果是环境好的时候,这些人也可能到大庭广众之下戴着麦克风喊,“我是信全能神的,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员,希望大家能来考察真道”,不涉及个人安危的时候他们能这样做,没有任何惧怕。一旦有风吹草动,一旦有任何涉及到自身安危的情况出现,或者有突发情况临到他的时候,他的热心没了,“忠心”也没了,“信心”也没了,就知道东躲西藏,尽找一些不显眼的、幕后的工作去作,把抛头露面的、担风险的工作、本分推给其他人。一旦环境好转了,他就像跳梁小丑一样又蹦出来了。蹦出来干什么?开始显露自己了,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让神看见他的热心,让神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忠心,同时也为他之前所做的作点弥补,赶紧挽回。但是有点风吹草动,环境有点变动,这些人就又没影儿了,又躲起来了。

在福音工作刚开始扩展的时候,传福音特别艰难。那时能传福音的人员不多,传福音的人明白真理也很浅,对人的宗教观念也分辨不透,想得着人都是很难的事,而且传福音还得担风险。遇到人性好点的人,他们顶多不接受就完事了,不打你也不骂你,要是保持联系,以后说不定还能有希望得着他,这样还有点果效。要是遇到恶人或者各宗各派的牧师长老,他们不但不接受还会围攻你,强迫你认罪,你如果不认罪还会把你毒打一顿,再严重的,还会报警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你随时都有坐监的危险。有些教会带领就不受这些事辖制,该尽本分时还尽本分,有的带领还带头传福音见证神。而有些所谓的带领、假冒的带领不这样做,临到这些危险他们自己不去,就派别人去。我听说有个带领,她得知有个福音对象是宗派带领,就打算安排人去给他传福音,琢磨来琢磨去,眼前没有合适的人,自己去相对合适些,但她怕危险不想去,就安排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姊妹去。你们说,她该不该安排这个小姊妹去?(不应该。)为什么不应该?(因为福音对象是宗派带领,宗教观念多,年轻姊妹身量小,明白真理浅,不会交通真理解决福音对象的问题,不但不能把对方传过来,自己还有可能会受迷惑。)这个年轻姊妹,按她的年龄,她能明白多少真理?能有多少圣经知识?她把这个宗派带领传过来的把握能有多大?就这个年龄来说,肯定也没有传福音经验。另外,她刚成年,没有阅历,成年人都有哪些观念、想法、难处,她能不能看透啊?(看不透。)肯定是看不透,这个年龄就不行,成年人的思想她根本就够不上。你们说,就论年龄来看,这个小姊妹是不是最佳人选?(不是。)不是最佳人选。那这个带领派小姊妹去,她的心术正不正?(不正。)她心术不正。她就不应该派这个小姊妹去。后来,小姊妹一接触那个宗派带领,发现他不是好人,就跟带领反映,说自己特别害怕,不敢再去了。这个带领就难为她,逼着她去,说:“不行,这是你的本分,你必须得去!”把小姊妹逼得直哭,说:“是我的本分我应该去,但是我胜任不了,我做不了。”就这样这个带领也不松口,继续说:“做不了你也得去,没别人,就得你去!”你们说这是什么带领?她不但在临到危险的时候保全自己,自己退后的同时还要让别人身处险境,当别人提出自己不胜任,甚至吓得直哭的情况下,她也不同意,这是什么东西?这还是人吗?(不是。)不是人。她不考虑弟兄姊妹的安危,只考虑自己,甚至用别人的安全换取自己的利益,就跟那个赌博的父母赌输了没钱了,就用自己的姑娘抵债一样,为了自己能够渡过难关、躲避灾难,把最亲的人交出去换取自己的幸福。这是什么东西啊?这还有没有人性啊?(没有。)丝毫没有人性。根据这一条表现能不能把这类人定性为敌基督?(能。)太能了!有的人说:“人家那么做是为了教会工作,为了传福音,这不是好心吗?这不是维护神家利益吗?怎么能定性为敌基督呢?”有没有人这么想啊?能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那你们说说,这事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个带领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危,拿别人的生命和安全去换,就是带着存心把人往火坑里推,人性特别恶毒。)这话说得明白点,这个带领是在明知道小姊妹根本就胜任不了这个工作的情况下作了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保全自己,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尽的本分能有所交代而牺牲别人的利益、牺牲别人的安危,达到她个人的目的,她是这个存心。她根本就不考虑谁能胜任这个工作、谁能把这个人传进来、谁作这个工作有果效,找一个最佳人选。她这个做法的实质并不是为了本分,不是为了尽上自己的忠心与责任,而是为了向上面交账,为了保全自己而牺牲其他人的利益,甚至残害其他人。她是利用残害其他人的这个做法来保全自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是不是这个实质?(是。)实质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带领的做法就可以定性为敌基督的做法。根源是不是在这儿呢?(是。)就是这么回事。如果没有合适的人,也没有这个年轻的小姊妹,要是让她去传这个宗派带领,她去不去?她能不能说“没有合适的人那我去,我不怕,为了得着这个人,就是让我献上性命我也豁出去了,这是我的职责,这是我的本分”?她能不能这样做?(不能。)为什么说她不能这样做呢?咱们不是臆测,根据什么说她不能这样做呢?(因为她尽本分不是想真正达到果效,要把这个福音对象传过来,所以她就走个形式让小姊妹去,如果没有这个小姊妹,她也不会为得着这个人亲自去的。)对了,是这么回事。她如果看到跟前没有合适的人,那她是不是应该自己去了?(是。)她如果对本分真有忠心,不考虑个人安危的话,她就不会让小姊妹去而是自己去了。那她没去这说明什么问题?(她是维护个人安危和自己的利益。)对了,就是这么回事。如果她对本分有忠心的话,她就会自己担起这个重任,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找了一个最不合适的人选代替她去了。让一个最不合适的人去一个最危险的地方,达到为她遮挡危险、保全自己的目的,这是不是她的用心?(是。)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这是关于安排人方面。

在中国大陆,大红龙一直残酷镇压、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信神的人常常面临一些危险的环境。比如,政府以各种名义搜捕信神的人。当查到敌基督居住的范围时,敌基督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想到的不是把教会的工作安排妥当,而是自己怎么逃脱这个危险的境地。就是在教会遭到镇压抓捕的时候,敌基督从来不作善后工作,对于教会的一些重要物资、人员他都不作安排,只是找各种理由借口为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就完事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后,教会的工作、人员还有物资的安排他基本上不亲自插手,也不过问,更不作具体安排,这就导致教会的物资、钱财不能及时地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最后被大红龙夺走、抢劫的太多了,给教会带来很大的损失,也导致更多的弟兄姊妹被抓捕,这就是敌基督作工作不负责任造成的。在敌基督内心深处,他个人的安全那是第一位的,是他心里时时提示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他心想:“可千万别出事,谁被抓我都不能被抓,我得好好活着,我还等着神工作结束时与神同得荣耀呢。我要是被抓就会当犹大,当犹大就完了,就没结局了,该受惩罚了。”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作工作先打听谁家最安全、谁家最有势力,在哪儿住着能够躲避政府的搜捕,能让他心里感觉踏实,其次就是打听谁家的生活条件比较好,顿顿都有肉,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另外就是打听谁信神比较有热心、有根基,到出事的时候还能掩护他,他就先打听这些事。打听好之后,自己有安身的地方了,然后再作一点表面的工作,发个信件,口头传达个什么信息或者工作安排。你看看,敌基督会不会作工作?如果从他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安排得这么细、这么妥当来看,他会作具体工作,他心里知道怎么作,但因他心术不正、唯利是图、厌烦真理,即使他知道自己所做的违背真理,是自私卑鄙,还要一意孤行、任意妄为,他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他把自己安顿好之后,觉得自己不会出事了,没有威胁了,其次才作点表面的工作。敌基督做事安排得挺细,但是得看对谁,他对涉及自己利益的事想得很周全,而对教会工作、对他分内的事就表现出他的自私卑鄙、不负责任,没有丝毫良心理智。就因为这些表现,他才被定性为敌基督。要是论素质,他能把自身的安危考虑得这么周全,这么详细、具体,那他素质不差,有头脑,对神家工作应该也能胜任,那如果按能胜任这一层来说,他不应该被称为敌基督,但为什么还被称为敌基督了呢?这就得根据他的实质来看了,根据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来决定了。他把自己所居住的环境、自己的吃喝以及安全问题考虑安排得很周到、很具体,但涉及到神家工作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就特别自私卑鄙,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这肯定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敌基督对待神家工作、对待上面的工作安排只是过滤一下,哪些自己愿意做、哪些自己不愿意做,哪些与自身的安危有关、哪些不涉及自己的安危,挑挑拣拣地过滤一遍,然后作点容易作的、没有危险的工作,不能让上面发现自己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安排完工作之后,具体工作作得怎么样敌基督从来不过问,也不监督。比如说,神家对于祭物和各种物资怎么安排、放在什么地方、怎么保管、哪些人保管等都有具体原则和规定,而敌基督只是嘴上说说,安排下去之后就完事了,不管环境合不合适,从来不到现场去看,只是动动嘴而已,具体神家的这些物资安排得合不合适、安不安全,他心里根本就没数,他不过问也不打听,更不关心。所以在敌基督做带领期间,他的工作范围里有些神话语书籍被恶人扣压,有些书籍因保管不当发霉,更甚至有些书籍或者物资放在一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人去照管。敌基督对这些事不但没有具体安排,更不过问,也不打听、了解,而是安排完就完事,话说完就完事,只走过程不求果效。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有没有忠心?(没有。)没有忠心。对于教会各类物资的安排,敌基督从来就不过问。不过问指什么?是连安排都不安排吗?为了掩人耳目,他也走过程,也作安排,以免有人向上反映他,但是他从来不作具体的工作。具体的工作指什么?这些东西放在哪儿,安不安全,能不能出事,能不能被老鼠咬,能不能被水淹,能不能被盗,保管的人合不合适,等等,敌基督从来都不过问、不打听、不操心。在他心里认为,这些东西他也享受不着,他也不稀罕,他也用不上,这些都是别人的东西,都是神家的东西,跟他无关,他才不操那个心呢,谁愿意操心谁操心,反正他不管,他安排完就完事了,甚至有的敌基督根本就不安排。他认为这些工作作好了也没有赏,作不好也没有人追究,谁还能因为这点事向上反映?神还能因为这点事惩罚他?敌基督对待本分的观点、态度就是这样,只走过程应付了事,只要这些东西不涉及自己的地位与安危,管不管都行,这些东西丢了、少了或坏了都与他无关。在敌基督心里,神家的这些物资属于公共财产,根本就不用挂在心上,根本就不用搭理,不用花费任何的精力去管它。所以在敌基督做带领期间,因为敌基督玩忽职守、只顾个人享受、从来不作具体工作而造成神家各种物资被大红龙侵吞、掳去,或者被一些恶人霸占,这样的情况不少。有的人说:“在那种恶劣环境下,谁能顾得了那么多啊?谁还能没有一点儿疏忽,还能不出一点儿岔呢?”这是出一点儿岔吗?我敢说,如果人能尽到责任、尽到忠心的话,这些物资的损失就不会这么大,绝对会减少,工作果效也会好得多。

敌基督信神就想得福,其余与神家、与神的利益相关的事他从来都不管,无论做什么事都得围绕他个人的利益转,神家的工作如果不涉及他个人的利益,他根本就不管、不过问,这得多自私啊!甚至有的敌基督在做带领期间,他工作范围内的祭物被大红龙大量地掠夺走,那数额惊人啊,但敌基督一点儿责备都没有,过后还说:“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那能全赖我吗?再说,这种环境也避免不了。”他一点儿懊悔都没有,还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满有理地为自己狡辩,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人是不是该开除?是不是该遭咒诅、惩罚?(是。)犯下了这么大的错,敌基督居然一点儿懊悔都没有!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神家的财物被大红龙掳走,正常的人、有人性的人、对神有忠心的人、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懊悔、责备,心里会觉得自己的本分没有尽好。)那接下来会怎么做?得想办法弥补啊,从内心深处感觉亏欠、懊悔,无论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一句怨言,不狡辩,承认是自己疏忽了,是自己的过犯,神怎么说、神家怎么处理都接受。那敌基督为什么不接受?为什么把他开除了他还一肚子冤屈呢?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暴露了。给神家工作带来那么大的亏损,多少人的心血因着他的玩忽职守都被断送了,多少祭物都被大红龙掳走了,他还没有任何的自责,感觉不到亏欠,还为自己狡辩,神家处理他他还不服气,还到处散布,你们说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找死呢?(是。)这就是找死。从敌基督的骨子里来看,他的本性实质就是仇视真理、仇视神,他没有人性,他就是活鬼,是撒但,是衣冠禽兽。有人性的人做一点错事、说一句错话心里都有责备,活鬼就没有,敌基督就没有。做这么大的错事他都没有责备,还狡辩,那真理对他来说是什么?他心里承不承认有真理?神的话就是真理,神就是真理,他承不承认这一事实?(不承认。)他明摆着就是不承认,在他心里自己就是真理,自己就是神,除此以外没有别的神。这是不是魔鬼?(是。)这就是魔鬼,典型的魔鬼。对于教会的物资,敌基督根本就不过问,也不作具体安排,但他自己要是有点宝贝,你看他保管得好不好,他睡觉说梦话都不会透露一个字,谁打他都不说,他保管得特别好。而对于神家的物资他就不一样了,竟是这个态度,“关我什么事!我又享受不着,又不是我的,我保管好了还说不定给谁呢!我保管那么好有什么用啊?”他就不把这事当成自己的本分。这是不是没人性?(是。)这是没人性的表现。这叫什么?不可信赖。神把这个工作交给你了,把你该尽的本分交给你了,这就是你分内的事,你理当把这些事都处理好,按照神的要求原则、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一项一项地都做好,安排稳妥,你的责任就尽到了。但敌基督有没有这个心,有没有这个想法?(没有。)他丝毫没有,这就是没人性。没人性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就是不讲良心理智,自私卑鄙,没有信用不可信赖,不值得托付任何事。

对于教会的人事问题,谁在哪儿作什么工作,作得合不合适,尽的本分有没有果效,有没有打岔搅扰的情况出现,弟兄姊妹反应如何,敌基督都不作具体过问,也不安排。比如,对于神家要求提供各方面人才,敌基督只是看一下这些人的文字介绍,也不具体去了解、打听这个人的情况,比如信神有没有根基,人性怎么样,能不能接受真理,具备的特长与业务技术符不符合神家的要求标准,适不适合培养担当重要本分。敌基督对这些事也只是走过程,做做样子,看看文字介绍就完事了,根本就不实际接触提供的这些人,更不作详细、深入的了解,结果他们所选的人多数都因尽不了本分、不务正业而被淘汰了。敌基督对这事怎么看呢?“反正又不是提拔我让我去尽本分,没我的份,那谁去不一样啊?只要我批准通过把人提供上去,那就算我作工作了,而且被提拔的人还得欠我一个人情,至于他们适不适合培养不关我的事。”敌基督提供的这些人不合适,耽误了神家工作,那他们有没有责任?(有。)他们的责任太大了,这些鬼东西根本就不把关。有些人说:“有些地方环境恶劣,没办法接触到本人,怎么把关啊?”环境再恶劣,处理这些事也有方式、有途径,就看人是否负责任、是否尽到心。是不是这样?(是。)你尽到你的忠心与责任了,但是这事的结果不太好,神鉴察、神知道,责任不在于你,但你没尽到忠心与责任,最终就是没出什么事、没造成什么后果,神也鉴察,这两者性质不一样,在神那儿会区分对待。敌基督在提供人这事上也耍小心眼儿,也有自己自私卑鄙的存心,没有忠心,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盘算,并不是按照原则。另外,如果要把具体工作作好他就得出面,就得四处走动见更多的人,就得受苦受累,就得担风险。一涉及到自身安危的问题,敌基督就又有盘算了,本性又暴露了。暴露什么了呢?他觉得接触太多的人自己就不安全了,不能乱接触人。该接触的他也不接触,任何人都不见,就找个稳妥的安乐窝呆着,隐藏起来作些简单的工作就完事了,至于其他的工作作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搅扰,工作安排、各类神话语书籍、讲道录音有没有发下去,敌基督从来不作具体安排,也不过问。不是说非得让他担风险、出头、出事才算有忠心,这里的问题是什么?谁说说。(他刚开始作这个工作的时候就没有去考虑,到底怎么作才能把工作作好,提供的这些人员合不合适,他没有尽上自己的心、尽上自己的责任,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他根本就不尽忠心。对神有忠心的人跟没有忠心的人做事的性质是有区别的。同样临到涉及危险的事,有忠心的人就能冒着危险去做,用智慧、用方式把工作安排落实下去,而敌基督不管涉不涉及危险他都不作具体工作,工作安排在他那儿就落实不下去,这就是区别。敌基督口头上会过问一下教会情况、各项工作等,但过问也是走形式,作点表面工作,丝毫不求真。外表看他好像是在作具体工作,其实他心里没数,也不记下来,也不揣摩,也不祷告寻求,也不花精力去考虑哪个工作环节怎么样了,做得不好的地方是谁负责,哪个教会带领不合适,哪个地方的工作没落实下去,他不考虑这些,只是走走过程,发现问题也不解决。有些所谓的带领只召集人聚会打听情况、分析研究工作,一旦涉及到作具体工作要受苦付代价了,涉及到自身的安危该担风险了,有难度了,他就不作了,就作到这儿为止,保全自己要紧,能看出问题也不作具体安排。如果他信神出名有被抓的危险,那他安排别人去做了吗?没有。他不安排人去做,这就是问题。所以说,这类人他们所流露的实质是什么?没有忠心,自私卑鄙,处处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对神家的工作安排是否落实、神家工作的进展情况从来不过问,也不挂在心上,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忠心,也不尽自己的忠心,对他们来说,这些事只要走走过程就行了,就算是作工作了。如果担点小风险还能勉强作点工作,要是风险大有被抓的危险那就不作了,无论多重要的工作都不作。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在敌基督的内心深处,只要他的利益有保障,他谁都能出卖,他的利益是建立在神家利益的基础之上的,他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敌基督这类人,他们接受了一项本分之后能不能有忠心?(没有忠心。)不可能有忠心。那能不能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人身安全着想?(不能。)涉及自身安危的时候,敌基督只会保全自己,把弟兄姊妹往火坑里推来作他的牺牲品,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

有些敌基督除了考虑自己的安危以外,还考虑什么?他们说:“现在环境不好,咱们少露面、少传福音,这样就不容易被抓,教会工作也不会遭到破坏。咱们不被抓就不会当犹大,以后不就能剩存下来了吗?”有没有敌基督找这样的借口来迷惑弟兄姊妹的?有些敌基督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他还喜欢名誉地位,愿意做带领,他虽然知道“带领这工作可不是好担的,要是被大红龙知道了那就出名了,就可能被通缉了,一旦被抓还有性命危险”,但为了贪享地位之福他就不顾这些危险了。他做带领只顾贪享肉体享受,不作实际工作,除了跟各教会有点信件来往之外,其余什么工作也不作,就躲在一个地方谁也不见,把自己封闭起来,弟兄姊妹都不知道带领是谁,他就害怕到这个程度。那他做这个带领是不是有名无实?(是。)他做带领什么实际工作也不作,就只顾躲藏了。人家问他:“做带领咋样啊?”他就说:“做带领太忙啊,为了安全还总得搬家,这环境给搅得都没心思作工作了。”他总觉得有许多眼睛在盯着他,不知藏哪儿安全了,每天除了乔装打扮、东躲西藏、各处搬家,什么实际工作也不作。这样的带领有没有?(有。)他们奉行什么原则呢?人家说:“狡兔三窟,兔子为了防备天敌来袭击还预备三个洞藏身呢,那人遇到危险要逃离的时候没有藏身之处这能行吗?咱得学习兔子啊!神造的动物都有这个生存能力,人也应该学习。”他自从做了带领就悟出这么个道理来,还觉得自己明白真理了,其实是被吓破胆了。一旦听说哪个带领因为住的地方不太安全被举报了,或者因为总出去尽本分接触人太多被大红龙探子盯上了,最后被抓捕判刑了,他一听就害怕了,“哎呀,这下一个被抓的会不会是我啊?我可得吸取教训,不能太活跃,教会的工作能不作就不作,能不露面就不露面,把工作尽量压缩到最少,尽量不出门,不跟任何人接触,不让任何人知道我是带领。这年头谁能顾得上谁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他自从当了带领之后,除了拎着包躲藏之外什么工作也不作了,整天提心吊胆地害怕被抓、害怕被判刑。听到有人说,“抓了就没命了!你要是不当带领,是普通信徒,被抓捕罚点钱可能就出来了,要是带领那就不好说,危险性太大了!有的带领工人被抓后宁死不交代,就被警察打死了!”一旦听说有被打死的他就更害怕了,更不敢作工作了,每天脑子里只想着怎么能够不被抓、怎么能够不露面、怎么能够不被监控到、怎么能够不接触弟兄姊妹,他绞尽脑汁地想这些事,把本分忘得一干二净。这是不是有忠心的人?这样的人能不能胜任工作?(不能。)这类人虽说仅仅是胆小,不能就因为这一条表现确切地把他定为敌基督,但就他这种表现是什么性质?这种表现的实质是不信派。他不相信神能保守人的安全,更不相信人奉献自己为神花费这是为真理而献身,这是神称许的事。他心里不敬畏神,只惧怕撒但,只惧怕邪恶政党,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更不相信人为神、为遵行神的道、为完成神的托付而付出一切神会称许。他看不到这一切,他只相信什么呢?落到大红龙手里就没有好下场,就能被判刑,甚至有丧失性命的危险。心里只考虑自身安全,不考虑教会工作,这是不是不信派?(是。)圣经里怎么说的?“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太10:39)他相不相信这话?(不相信。)只要说让他担风险尽本分,他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谁也别看见,能隐身才好呢,就怕到这个程度。他不相信神是人的依靠、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真出事、真被抓了那也是神许可,人应该有顺服的心,他没有这个心,没有这个认识,也没有这个预备。这是不是真实相信神的人?(不是。)这个表现的实质是不是不信派?(是。)就是这么回事。这类人就是特别胆小,被吓破胆了,就怕自己出事、怕肉体受苦,成惊弓之鸟作不了工作了。前面讲的那类人是干脆什么工作也不作,能作也不作,知道有问题也不处理,就保全自己,特别自私卑鄙。这两类人同样都是不信派,第一类人是圆滑奸诈、怕苦怕累、体贴肉体,不作实际工作,第二类人是胆怯害怕,不敢作实际工作,怕临到大红龙的抓捕迫害。这两类人是不是有区别?(是。)

对于敌基督维护自身安危这方面,你们还有没有知道的实例?(神,我知道一个事例。有一处教会因着敌基督掌权,胡作非为,临到了大红龙的抓捕,带领、执事和几个弟兄姊妹都被抓了。当时敌基督害怕被抓,没有安排好善后工作就躲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隐藏起来了,甚至连接待家都不敢住,非得拿祭物去租房子住。因着他没有把后续工作安排好,没有及时切断隐患,结果又导致几个弟兄姊妹被抓,教会工作也被迫停止了。看到敌基督特别自私卑鄙,关键时刻只保护自己的利益,丝毫不维护神家的利益。)敌基督自私卑鄙这方面最严重,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更没有忠心,临到事只保护自己、保全自己。他认为自己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教会工作受多大亏损都无所谓,只要自己能活着、不被抓就行。这些人特别自私,他们丝毫不考虑弟兄姊妹、不考虑教会工作,只考虑自己的安危,这就是敌基督。那对神有忠心、有真实信心的人临到这类事会怎么处理?和敌基督的做法有什么不同?(对神有忠心的人临到这类事会想方设法地维护神家利益,保护神的祭物不受损失,把带领工人和弟兄姊妹都安顿好,使损失降到最低。而敌基督是先把自己保护起来,不管教会的工作与神选民的安危,当临到抓捕时就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损失。)敌基督把教会的工作、把神的祭物放弃不管,也不安排人作善后处理,这就等于任凭大红龙把神的祭物与神选民掳去,这是不是变相地出卖神的祭物与神选民?对神有忠心的人,他明知道环境危险也要冒着危险作好善后工作,使神家的损失降到最低,然后自己再撤离,他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危。你们说,在大红龙这个邪恶国家里信神、尽本分,谁能保证没有一点儿危险?不管尽哪方面本分都得担着一些风险,但尽本分这是神的托付,跟随神必须得担着风险来尽本分。讲智慧是应该的,采取点安全措施都是有必要的,但不应该把个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应该体贴神的心意,把神家工作放在第一位,把福音扩展放在第一位,完成神给你的托付最要紧,这是第一位。而敌基督把自身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觉得其余的都与他无关,不管谁出事他都不在乎,只要自己不出事就行,这样他就轻松了,他丝毫没有忠心,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决定的。在大陆那种环境下尽本分要想不担一点儿风险,保证不出事,这可不可能?再谨慎的人也保证不了。但必须得谨慎,事先做好准备就好一些,一旦出事也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如果一点儿准备没有,一旦出事损失就很大。这之间的差距都能看清楚吧?所以,不管是聚会还是尽什么本分都要谨慎为好,有必要做点预防。有忠心的人尽本分的时候就能想得周全一些、全面一些,他心里想的是把这些事尽量地安排好,一旦出事能使损失降到最低,得达到这个果效;没忠心的人不考虑这些,他觉得无所谓,他不把这事当成自己的责任与本分,出了事心里也没责备,这就是没忠心的表现。敌基督对神一点儿忠心都没有,给他安排工作他接受得挺痛快,表态也很好,但临到危险他跑得也最快,他是第一个跑、第一个逃。可见,他自私卑鄙特别严重,一点儿责任心和忠心都没有,临到事就知道逃、就知道躲,只想保全自己,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责任与本分。敌基督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处处都表现出他自私卑鄙的本性,他不以神家工作、自己的本分为重,更不以神家利益为重,而是以自身的安危为重。

咱们刚才交通的这一条跟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是不是有关?(是。)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为了自己不出现危险,为了自己不受皮肉之苦,对神家工作、对自己的本分采取应付了事的态度,占着地位不作实际工作,这是不是出卖神家利益?是不是置神家利益、置神的工作、置自己的责任于不顾而换取自己的安危呢?(是。)这一条中所解剖的这些表现充分地暴露出了敌基督自私卑鄙的实质。这里主要交通的是什么?敌基督因为怕出事,为了保全自己没有尽上自己的本分,对神也没有丝毫的忠心。敌基督的这一表现有没有真理实际啊?这是不是丧失良心理智啊?这就是没有人性啊!

(2)自身的名誉与地位

接着交通第二条,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也涉及到敌基督的利益了。现在所谈的这三条,敌基督自身的安危,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还有福利,每一条都涉及到敌基督自身的利益,这些与神家工作有没有关系?(有关系。)有什么关系?(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会拆毁、搅扰教会工作。)敌基督都是以损害神家利益与教会工作为代价来保全他的利益。按敌基督自私卑鄙的本性来看,这类人除了特别维护自身的安危之外,还宝爱什么?(他们特别喜欢名誉地位。)对了,敌基督特别喜欢名誉地位,名誉地位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就觉得活着没意思了,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做什么都没劲。对敌基督来说,名誉与地位这两样东西与他切身的利益那是息息相关,就是他的致命处。所以说敌基督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地位与名誉,如果不是为了这两样,他们可能什么工作都不作。不管敌基督是有地位还是没有地位,他们所奋斗的目标、所努力的方向就是为了这两样东西——名誉与地位。在中国大陆那种独裁统治的环境下信神,敌基督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一方面他竭力追求地位,牢牢地抓住权力,控制教会,另一方面他始终为自己的名誉地位说话作工、奔跑劳碌,这就是敌基督所有说话做事围绕的核心。敌基督从来不为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作一点儿实际工作,从来不为国度福音的扩展作一点儿实际工作。当他付代价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付代价;当他为一件事极力争辩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争辩;当他议论、定罪一个人的时候,你看看他有什么存心目的;当他为一件事生气发火的时候,你看看他流露出什么性情。人看不到人的内心,但是神能看到人的内心,神看到人内心的时候,神用什么衡量人说话做事的实质?神用真理来衡量。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在人来看很正当,为什么在神眼中就被定性为敌基督的流露与表现,被定性为敌基督的实质了呢?这就是根据敌基督做一切事的出发点与动机。神鉴察他们做事的出发点与动机,最后定性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并不是为了尽本分,更不是为了实行真理顺服神。

敌基督追求名誉地位,那他说话、作工肯定也是为维护名誉地位,他把他的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如果他身边有一个素质好追求真理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间有点威望被选为组长,弟兄姊妹都很欣赏、赞成,敌基督会怎么样呢?肯定心里不痛快,而且还会产生嫉妒。敌基督心里有嫉妒,你说他能那么老实吗?他是不是得做事啊?(是。)他如果真嫉妒这个人,会做出哪些事呢?他心里肯定会这么盘算:“这个人素质不错,懂点业务,比我强,这对神家工作来说是有利,但对我没利呀!他会不会抢我的地位?哪天他要是真取代我了,这不就麻烦了吗?我得先下手为强,如果到有一天他翅膀硬了,我就不好收拾他了,还是趁早下手,如果下手晚了,让他把我揭露了,不知道什么后果。那怎么下手呢?得找个借口、找个机会。”你们说,人如果想整治哪个人,是不是很容易找到借口、找到机会?魔鬼的诡计当中有一条是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撒但的世界里就有这样的逻辑,就有这事,在神那儿绝对没有这些,敌基督是属撒但的,最善于做这些事。敌基督就琢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就给你扣一个罪名,找个机会整治你,打打你的嚣张气焰,让弟兄姊妹不高看你,下次不选你做组长,这样对我不就没有威胁了吗?铲除一个后患,铲除一个对手,我心里不就踏实了吗?”他心里都翻腾成这样了,那他外表能不能消停啊?以敌基督的本性,他能不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里一点事不做呢?绝对不能,他肯定得想办法做事,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之处。他不但那么想,而且还要达到目的,所以他就绞尽脑汁、不顾一切地琢磨。他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考虑教会工作,更不考虑是否合乎神的心意,他只考虑怎样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维护自己的权势。他觉得他的对手已经威胁到他的地位了,他就找机会想搞垮对手。当他得知对手没经过他同意就把一个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的人撤换了,他认为这下机会来了,终于抓到对手的把柄了,就当着弟兄姊妹的面说:“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那就把这事拿出来解剖解剖吧。不跟自己的配搭或者同工商量就私自撤换人,这是不是搞独裁啊?人为什么能犯这个错误呢?这是不是人的性情有问题啊?这是不是该对付啊?弟兄姊妹是不是该弃绝呀?”他就抓住这个问题大做文章来贬低对手、抬高自己。其实这事没这么严重,撤换、调整了一个组员的本分,只要做得合乎原则,处理后作个汇报完全可以,但敌基督抓住这事就大做文章了,有目的地打击别人抬高自己,这是不是整人治人的表现呢?他劈头盖脸地把他的对手一顿对付,尽扣大帽子。弟兄姊妹听后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有点不对劲呀,这说的也不切合实际呀!被调整的那个人尽本分不负责任这是事实,是大家公认的,把他撤换了这是维护教会工作,这样尽本分认真负责,是有忠心的表现哪,为什么给人扣一个搞独裁的帽子?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凡是明白点真理有点分辨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敌基督在耍威风,在找这个人撒气。这哪是对工作负责任?这哪是对付修理人啊?敌基督能这么小题大做,这纯属就是打击报复报私仇。这是出于人意、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神的,更不是出于对工作、对本分负责任的态度,他不是这个存心。敌基督暴露得太明显,有些人看出来了,那敌基督能不能感觉到?(能。)敌基督的狡猾之处就在这儿,他最善于维护地位,也最善于狡辩,最善于收买人心,更善于“洞察”人心。他心想:“你们心里怎么想我能看透,别看你们明白真理,你们看不透我,但我能看透你们,我说这几句话谁不服气我都看出来了。”但这话他说不说?他不说出来,他会用点好听的言论、说法来让大家服气,说他对付得有道理。他用什么言辞?他说:“我对付你也不是出于个人的私心,其实我们没什么私仇,就是因为你随便取缔一个人的本分让神家利益受损失了,这事我能不管吗?要是我任凭你这样做,就是我不负责任了。我做这事不是冲你去的,不是冲哪个人去的。我如果做得不对,弟兄姊妹可以指责批评我,下次选举的时候我弃权。”有的人一听这话,心里犯浑了,“看来我是误解他了,人家选举的时候都能弃权,这不是为了争地位,这就是本着对教会工作负责任的态度,没什么错误。”敌基督又把有些人迷惑了。敌基督狡不狡猾?(狡猾。)太狡猾了!敌基督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谓是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有句俗话说,“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敌基督会不会这个手段?他打击你之后再说点好听的话哄哄你、劝劝你,让你觉得他多么有包容忍耐、有爱心,最后还得赞成他,说,“你看,人家作工作有的放矢、收放自如,人家这个手法高啊!一看就是有领袖才能,咱们都自愧不如”,敌基督的目的是不是就达到了?这就是敌基督的伎俩。

敌基督这类东西都特别奸诈狡猾,说话滴水不漏,最善于伪装,一旦暴露马脚被别人分辨出来,他会竭力地诡辩,想办法补救,蒙混过关,以此来挽回面子、挽回名声。敌基督每天只为名誉地位活着,只为贪享地位之福活着,他心里想的全是这些事,即便他偶尔受点苦付点代价也都是为得着名誉地位。追求地位、掌权享福,这是敌基督信神以后一直苦心经营的大事,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如果有一天他因作恶被人揭露出来,他就惶恐不安,仿佛大祸临头,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神情恍惚,像抑郁了一样。别人问他怎么了,他还编造谎言说:“昨天太忙,一夜没睡,疲倦得很。”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尽骗人。他是因为心里一直在琢磨,“我做坏事被揭露出来了,该怎么挽回名誉地位呢?用什么方式挽回呢?用什么口吻跟大伙儿解释这事呢?怎么说能不让人看漏呢?”多长时间都想不出办法就抑郁了,有时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不知道在看什么。他为这事绞尽脑汁、挖空心思,茶不思饭不想,外表还伪装成关心教会工作的样子,跟人了解“福音工作进展怎么样了?现在传福音果效如何?弟兄姊妹有没有生命进入?有没有打岔搅扰的人?”他这样打听教会工作的事是故意做给人看的,如果真发现一些问题他也是没办法解决的,所以他这样问只是走走形式,好让人看见他关心教会的工作。如果有人把教会的问题汇报给他让他解决,他只会摇头,无计可施,想伪装都伪装不了,还面临被揭露、被显明,这是敌基督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难题。此时敌基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不时地就摇着脑袋,好像在说“这样下去不行”,然后用手敲打自己的脑袋,意思是“我怎么这么笨呢?我怎么能在这事上栽倒呢?”敌基督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只能唉声叹气。敌基督只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奔波忙碌、受苦付代价,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作恶多端,被神选民揭露出来,这是必然结果。不追求真理早晚得跌倒,这句话正好应验在敌基督身上。敌基督虽然善于伪装,能说会道,能迷惑人,但神选民如果明白真理会分辨人的实质,不管敌基督隐藏得多深、作恶多少,也完全能够分辨出来。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玩火者必自焚”,这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这个规律是神为万事万物的发展制定的,谁也逃脱不了。在敌基督掌权的范围内,教会工作虽然继续作着,但果效就差多了,有些重要工作还被恶人控制着,神家的工作安排也没有得到落实。虽然神选民都各自尽着本分,但没有实际果效,各项工作早已陷入瘫痪状态。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敌基督控制教会了。凡有敌基督掌权的地方,不管范围多大,哪怕是一个组,都会影响到神家的工作,都会影响到一部分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一处教会有敌基督掌权,教会工作、神的旨意都会在那里受到拦阻。神家的工作安排为什么在某些教会落实不下去?就是因为敌基督在那处教会掌权。凡属于敌基督都不会真心为神花费,尽本分都是走形式、走过程,做带领工人也不会作实际工作,尽为名利地位说话做事,丝毫不维护教会工作。那敌基督每天在忙什么呢?在忙着表演自己、显露自己,他只忙个人名利地位的事,忙着迷惑人牢笼人的事,等待羽翼丰满还要控制更多的教会。他只想作王掌权,把教会搞成独立王国,他只想做大带领独掌大权,控制更多的教会,别的事他丝毫不想,教会的工作不想,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不想,神旨意能否通行更不想,他只想自己什么时候能独掌大权,能控制神选民、与神平起平坐,敌基督的野心欲望该有多大!敌基督不管外表怎么劳苦,他只忙着搞自己的事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只忙与他的名利地位相关的事,他的本职工作、他该尽的本分他连想都不想,一点儿正事都不做。敌基督就是这么个东西,就是魔鬼撒但,是打岔搅扰神作工的。

以前有一个带领在任期间,我交代给他五件事,两个月之后这五件事没有一件落实的。外表看他也没闲着,挺忙挺累的,整天见不着人影,那他忙什么呢?我交代的那些事他为什么不办?这里就有问题。有的事他不喜欢办他就不办,他认为不是他分内的事,这是一个问题;另外,有的事他有不同意见就搁置故意不办;还有的事有点难度,得找别人帮忙,有点麻烦,他也不办。就这几种情况,所以两个月的时间一件事也没有落实下去。有的人说:“这些事是不是两个月之内完不成啊?”不是,在两个月之内这些事都能完成,而且多数事在一两天之内就能完成,但这个带领就是不落实,等换了其他人去做,一周之内五件事全完成了。你们说,这个带领是不是该撤换?(是。)你们如果再看见这样的人,上面交代的事情一件也不办,外表看他还挺忙,这就是假带领了,这样的人就得赶紧撤换淘汰。这个原则怎么样?(好。)你别看他外表热心,整天挺忙,其实他不作实际工作,他尽瞎忙一些琐碎的事。他都做什么?他只做几类事情。一类是他觉得自己能胜任的,稳妥的,不担什么风险的。这个“不担风险”指什么呢?就是做这类事不容易出错,也不用接触上面,免得做错了挨对付。另外一类是他自己比较擅长的,也不容易出错,这样就不用担责任,很大程度上能避免被对付修理或清除开除。这些事不担风险又没有责任,他能应付过去。其实这里面有隐藏的东西,如果做这些事不露脸,他能做吗?如果对他没什么益处,他能做吗?他肯定不做。他喜欢做哪些事?做一些比较容易的、简单的,受点苦就能做到的事;另外,他对感兴趣的、合他观念的讲道也愿意多听多记,明白了好去给别人讲,他做这样的事来显露自己让人高看;还有,如果做这类事能接触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忙工作,他是带领,他有这个地位、身份,他就去做。他就选择做这类的事。如果他要作的工作比较复杂,他担当不起来,而且有人比他擅长,他若作不好还出丑,容易被人小瞧,这类事他就不愿意做,他怕苦怕累,还怕做不好丢面子。另外,他还特别懒惰,碰到太累太苦的活儿就躲得远远的,只会做点面子活、清闲的活儿,走走过程,能收买人心,在上面那儿不被看破就行了。这些都是敌基督骨子里的东西。他们尽本分是挑拣着尽,有个人的选择,也有个人的打算,甚至有个人的图谋,他们绝对不是单纯顺服神家的安排,而是有自己的选择。对于上面的一些安排,如果他通不过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落实的,这事在他那儿就彻底卡住了,教会的弟兄姊妹就不知道这事。如果落实上面的安排能跟某些人起冲突,会得罪人,他落不落实?他也不落实,他心想:“上面让做这事我不做,即便做我也得打着上面的旗号,说是上面让这么做的,我可不得罪那些人。”敌基督这类人是不是狡猾?他做任何一件事都在心里盘算十遍八遍,甚至更多。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怎样在人群中站稳脚跟,怎么让自己有好的名声、有高的威望,怎么能讨好上面,怎么能让弟兄姊妹拥护爱戴,那他们就怎么做。他们走的是什么道路?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神家的工作在他们心里就不是他们主要考虑的事,更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些事与我无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自己活着,为自己的名誉地位活着,这是最高的目标。要是人不懂得为自己活着,不懂得维护自己,那是傻瓜。要让我按真理原则实行,让我顺服神、顺服神家的安排,那得看对我有没有利、有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不顺服神家安排有可能被清除,有可能失去得福的机会,那我就顺服。”所以,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与地位也常常选择一些委曲求全的做法。可以这么说,敌基督为了地位什么苦都能受,为了有好的名声他们什么代价都能付,可谓是“能屈能伸,大丈夫也”。这是不是撒但逻辑呀?这是撒但的处世哲学,也是撒但的生存法则,太令人恶心了!

敌基督把自己的名誉地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些人不但诡诈、狡猾、邪恶,而且还特别凶恶。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的地位不保,或者已经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失去人的拥护爱戴,没有人再仰慕高看了,名声扫地了,他们会做哪些事?他们马上就翻脸了,一旦失去地位他们就什么本分也不愿意尽了,做什么都是应付糊弄,做什么都没有心思。这还不算是最坏的表现,最坏的表现是什么?这些人一旦失去地位,没有人高看了,不能迷惑人了,他们心里就产生了仇恨、嫉妒、报复。他们不但没有敬畏神的心,更没有丝毫顺服,而且他们心里还会恨神家、恨教会、恨带领工人,心里就盼望教会的工作出点麻烦才好、瘫痪才好,他们就想看教会的笑话、看弟兄姊妹的笑话。另外,谁追求真理、谁敬畏神他们就恨谁,谁尽本分有忠心、肯付代价他们就打击谁、嗤笑谁。这就是敌基督的性情,是不是很凶恶?让人一看明显就是恶人,敌基督的实质就是恶人。就连在网上聚会,他看到网络信号好,心里就默念、咒诅,“掉线!掉线!谁也听不到讲道才好呢!”这是什么东西?(魔鬼。)这是魔鬼呀!这绝对不是神家的人。这类魔鬼、恶人不管在哪个教会都是这样地穷搅,即使被有分辨的人揭露了、限制了,他也不会反省自己、承认自己的错误,他认为是自己一时不慎出了错,以后该吸取教训。这样一个死不悔改的人,不管谁对他有分辨揭露他,他都不服气,他就想报复人,他不舒服,他也不想让弟兄姊妹好过,甚至在心里暗暗地咒诅弟兄姊妹出事,咒诅神家工作出事。神家哪里出事了,他就在心里暗暗地高兴、庆祝,“哼!终于出事了,让你撤换我,都出事才好呢!”看谁软弱消极了他就高兴了,心里美滋滋的,还说一些讽刺挖苦的话来贬低人,甚至还散布消极死亡的话,说:“咱们信神撇家舍业尽本分,受这些苦,你说神家能为咱们的以后负责吗?你想没想过啊?咱们这么付代价值吗?我现在身体也不太好,要是把身体累垮了,以后谁给咱们养老啊?”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让人都消极,他就乐了。这是不是居心叵测、阴险恶毒啊?这样的人是不是得遭报应?(是。)你们说,这样的人心里有没有神?他不像是真心信神的人,他根本不相信神在鉴察人心肺腑,他是不是不信派呀?如果真信神能说出这样的话吗?有的人说是因为他没有敬畏神的心,这话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他心中根本就没有神,他是与神敌对的。)其实,他是不相信神的存在才敢说这样的话,他更不相信神在鉴察每一个人,不相信神在察看他的一言一行、他的每一个心思意念,他不相信这些,所以他就不怕,就能肆无忌惮地随口说出这些鬼话。外邦人还常说“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但凡人有一点儿真实的信心,也不至于随口说出不信派的这些鬼话来。信神的人能这么想这么说,这后果严不严重?性质严不严重?太严重了!他能这样否认神,那就是地道的魔鬼,就是混进神家的恶者。只有魔鬼、只有敌基督才敢公开与神叫嚣。神家的利益代表神的利益,神家所作的一切都在神的带领之下,在神的许可之下,在神的引领之下,与神的经营工作有着密切的关系,是分不开的。能公开这样咒诅神家的工作,在心里诋毁神家的工作,想看神家的笑话,就希望有一天神的选民都被抓捕,教会工作彻底瘫痪,信神的人都退去不信了,他就高兴了,这是什么人哪?(魔鬼。)这是魔鬼,是恶鬼投胎!一般人都有败坏性情,有时悖逆,消极软弱时有点小想法就完事了,他不可能这么坏,不可能产生这些邪恶、恶毒的想法,只有敌基督、只有魔鬼才有这样的实质。敌基督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他心里怀不怀疑自己想的是错的?(不怀疑。)为什么不怀疑呢?(因为他把自己想的说的当作真理,他不相信神,没有敬畏神的心,他的本性就是抵挡神的。)对了,这就是他的本性。撒但什么时候把神当神待了?什么时候认为神是真理呀?从来没有,永远没有。敌基督魔鬼也是这样,他不把神当神待,不认为神是真理,不认为神是创造万物、主宰万物的那一位,所以他觉得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肆无忌惮地这么想,也肆无忌惮地这么做,这就是本性。而败坏人类这么做的时候心里会有争战,他有良心,有人的知觉。人的良心与人的知觉,还有所明白的真理在人里面能起作用,这就产生争战了。当产生争战时,对与错、是与非、正义与邪恶一较量结果就出来了,追求真理的人就站在神的一边,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人都会站在撒但邪恶势力的一边。敌基督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配合撒但,他释放消极、散布谣言,看神家笑话,咒诅、诋毁神家工作,咒诅弟兄姊妹,他还心安理得,他里面没有良心控告也没有丝毫懊悔,他认为这么做完全正确,这就彻底暴露出敌基督的撒但本性,暴露出敌基督抵挡神的丑恶嘴脸,所以说敌基督就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一点儿都不过分。敌基督天生就是魔鬼,绝对不是神拯救的对象,绝对不是一般的败坏人类,敌基督就是魔鬼投胎,是天生的恶魔,就是这么回事。

敌基督最注重的就是名誉地位,对于名誉地位敌基督的做法是什么?他是不择手段、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不惜一切代价地经营着自己的名誉地位,这两样对他来说是他的命根子,是他的全部,他认为得着这两样就得着全部了,他的世界中只有地位名誉,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其他。所以说,跟敌基督这类人交通真理,交通人性、交通正义,交通正面事物,有没有用啊?(没有用。)对了,没有用,这就像跟淫妇讲做良家妇女、做贤妻良母一样,她不想听也不爱听,她厌烦。厌烦到什么程度?她在心里骂你,找机会讽刺你挖苦你、打击你排斥你。现在教会里有没有人一听交通真理,交通顺服神的摆布安排、顺服神家的安排这些真理的时候,就表现出特别逆反的态度?(有。)应该有。你们观察观察,哪些人有这样的表现。一交通要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他就表现得特别反感,心想,“整天讲顺服神的安排,什么都是神的安排,人一点儿选择都没有了!”一交通真理,一交通尽本分要和谐配搭、寻求神的心意、按真理原则办事,他就特别反感,就不愿意听,即使勉强听他也坐不住,如果真坐得住的话那肯定就是睡着了。一交通真理、交通按原则办事,他就犯困打盹,一段时间不交通真理,也没有修理对付,他就来劲了,他就任意妄为、独断专行,一手抓名誉一手抓地位,比谁蹦得都高,而且还尽作妖。这些人都是敌基督,都是抵挡神的人,随时都能作大妖。

凡有敌基督本性的人就应该定性为敌基督,当他们要独断专行的时候就应该限制、制止他们,这是毫无疑问的。有些人说制止不了,那怎么办呢?我告诉你们一个绝招,用一句话就把他制住了。碰到这类情况你就直接说:“你不任意妄为、独断专行,不自己说了算,你能死啊?”这话怎么样?(好。)你们说,要是不让敌基督独断专行,他是不是真能死啊?(能。)“能”这话是怎么来的?(敌基督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不搞独断专行他就难受,他就活不下去。)对了,他骨子里是这样的人,他不这么做难受。那他是不是正常人啊?(不是。)不是正常人。正常人会怎么想?“不让独断专行,那咱就放弃呗,这有什么难的?自己还省事了呢!”正常的人会这么想。而敌基督呢,你不让他那么做他就难受,他里面是不是住着魔鬼?(是。)所以说,不让他独断专行他就能死。这个“死”指什么?就是魔鬼在他心里折腾他、搅扰他,搅得他受不了、活不成,就像要死了一样,就是这个意思。敌基督、恶人还有那些魔鬼要搅扰神家工作的时候,对他们说这样一句话就比跟他讲任何真理都管用,这句话对敌基督、恶人、魔鬼,搅扰神家工作的这一类人有用。这些人你跟他讲真理有用吗?(没用。)“要和谐配搭,按真理原则办事、尽本分”,这类话讲多少年了,有没有人听不懂、记不住的?应该没有。那为什么有的人还能独断专行呢?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是身不由己,他不是正常人,他的大脑还有他的心支配不了自己,他里面有另外一种东西在支配他,就这么强烈地、强行地支配他做事,这事正是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破坏神家工作使神家利益受亏损的事。那什么东西能做这样的事?只有魔鬼撒但。跟随神的人,正常的人,真正的受造之物,他不会存心去做这样的事,只有魔鬼撒但才是存心故意做这样的事。这句话是不是记住了?(记住了。)那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再见!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一)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路…… 二

本来,神在中华大陆的工作顺序与作工步骤以及作工方式弟兄姊妹或许都略有概括,但我总觉着还是作个回忆或作个小结以供弟兄姊妹一观,我只是借此机会来说说我的心里话罢了,并不谈在此工作以外的事,望弟兄姊妹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也敬请所有看我此话的人能谅解我的身量小,生命经历实在太少,在神面前真…

对神真实的爱是自发的

人都因着神的话语受了熬炼,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人根本没有福气受这苦,也可以这样说,凡是能够接受神话语试炼的都是有福的人。就按着人原有的素质,按人的所作所为、对神的态度来说,人不配接受这熬炼,是因着神的高抬人都享受了这福气。以往人说不配见神的面,不配听神的话,今天这完全是因着神的高抬,…

第九十二篇

每个人都从我的说话、从我的行事当中看见我的全能,看见我的智慧之所在。所到之处,都有我的工作,我的脚踪不仅是在中国,更重要的是在世界各国,但首先接受这名的仅仅是以往说的七国,因这是我工作的步骤,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完全清楚、彻底明白的,现在告诉你们恐怕多数人都会因此而跌倒,因我说过,…

第二十一篇

人都在我的光中倒下,又因着我的拯救而站立,在我向全宇施行拯救之时,人都想方设法投入我的恢复之流中,但多少人被这道恢复急流冲走不见踪影,多少人被急流之水淹没、沉沦,又有多少人在流中站立,不曾失迷方向,因而顺着急流流到今天。我与人同步前进,但人仍不曾认识我,只知我外表的穿着打扮,却不…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