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二)

2.敌基督的利益

今天接着交通敌基督各种表现的第九条——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上次交通仅仅是开了个头,交通了什么是利益,什么是人的利益,人的利益的实质是什么,什么是神的利益,神的利益的实质是什么。上次交通的基本上就是概念性的真理,对各方的利益都作了一下定义,让人明白一个基本的说法。因为第九条主要要交通的内容是突出敌基督的各种表现,所以咱们还是围绕敌基督的表现来交通这一条,主要解剖敌基督对待与自身有关的各种利益的时候,他的态度与表现是什么,从中看到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性情到底是怎样的。咱们先交通在敌基督的眼中涉及他自身的利益到底有哪些,从这方面来解剖。

在敌基督的眼中,神、神家、教会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称呼、一个名称,并没有什么实际存在的价值,对于教会的利益、神家的利益、神的利益他是蔑视的,是不屑一顾、置之不理的,而他自身的利益是他最为看重的。所以,敌基督这类人常常以出卖教会的利益、神家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个人的利益。那敌基督的利益到底有哪些,今天咱们就分类加以详细解剖,来让人彻底看清楚敌基督在对待利益的事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观点。首先,不管是什么称呼,敌基督也好,恶人也好,不实行真理的人或者仇视真理的人也好,这一类人不是活在真空里的,他也是活在肉体当中,也有正常人性生活的需要,所以,敌基督这类人生活在弟兄姊妹中间,生活在神家、教会,他的利益也涉及到自身的安危。这是敌基督利益的第一条,自身的安危。敌基督利益的第二条是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涉及到他的权力了。敌基督利益的第三条是福利。从这三条来解剖敌基督的利益,是不是比平铺直叙地交通容易明白?(是。)

(1) 自身的安危

先交通第一条,敌基督自身的安危,就是他的人身安全。在教会中所有跟随神的人都面临被大红龙抓捕、判刑的危险,敌基督也不例外,所以敌基督个人的安危也是存在的,这是事实,大环境就是这样。敌基督必须常常面对自身安危的问题,这对他来说也涉及到他的利益,也能被归类到他的利益的范畴里。这一条主要交通敌基督对待自身安危的态度是什么。敌基督极力地维护自身的安全,他觉得自己可千万不能出事,谁出事自己也不能出事。在对待这件事上他们与神有着紧密的“联系”,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保守他别出事,因为他在神家尽着重要的本分,作着神家不可缺少的工作。为了自身的安危,为了不被抓捕,为了自己能逃离一切的迫害身处安全的环境当中,他们常常祷告,不住地为此祷告、祈求。为这事祷告的时候他们的心是诚的,比做任何事都诚恳,他们唯独在这事上对神有真实的依靠、真实的交托,所以在这个事上他们的信心、他们对神的依靠是很真实的,除此之外,敌基督对神、对教会、对自己的本分所做的都是轻描淡写,走走过程。敌基督做事只为保全自己,如果哪儿有安全的地方,或者是作什么工作安全,不担风险,他们就很积极、很主动,表现出很大的“责任感”与“忠心”。如果作什么工作担风险,容易出事,容易被大红龙发现,他们就找借口推辞,找机会逃跑。一旦发现有危险,或者一旦有危险的兆头,他们就想方设法脱身,丢掉本分,丢掉其他人,自己脱离险境。甚至他们心里可能都准备好了,一旦出现危险就赶紧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不管教会利益怎么样,不管神家利益受到什么损失,也不管弟兄姊妹的安危,自己逃命要紧。更甚至在他们心中有一个“最好”的打算,最能保全自己的打算:一旦被抓捕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全部说出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推卸掉所有的责任,这样就没事了。这些人不愿意因为信神受迫害,被抓捕、受酷刑、被判刑,他们害怕这样,更甚至他们心里早已向撒但妥协,在心里暗暗地惧怕撒但政权的势力,更惧怕严刑逼供这样的事临到自己。所以对他们来说,如果环境安全,一切顺利,自身的安危没有任何威胁、没有任何问题,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他们能献出自己的热心、忠心,甚至献出自己的财产。但是如果环境不好,自己因为信神、尽本分能随时被抓捕,因为信神会被开除公职,被这个社会、被自己的亲人朋友弃绝,那他们就十二分地小心,也不传福音了,也不见证神了,也不尽本分了,一有风吹草动就当缩头乌龟,一有风吹草动就想把神话书籍,把与神家、与信神有关的东西都赶紧交出去来保全自己平安无事。敌基督这么邪恶,同时也自私卑鄙到极点,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有些人说:“可能有这些表现的人只限于在大红龙国家,在中国那个社会背景之下,到海外不就没这些事了吗?还涉及什么自身安危啊,谈这个话题还有必要吗?”你们说有没有必要?(有。)就是在海外,有很多人在神家尽本分也常常流露这些表现。一提到一个国家的政权或者外邦人、宗教界对神家有怎样的攻击、诋毁或者行动,有些人在内心深处就感到深深的惧怕、胆怯,更感觉在此时自己如果不信神该多好,该多么自由,甚至有些人还后悔了,更甚至有些人在内心深处有打退堂鼓要退去这样的意念与想法。这类人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安危挂在心上,觉得什么都没有这一样重要,他们的性命、他们自身的安危是他们内心深处所牵挂的最大的事。所以,当面临世界、面临整个人类对教会、对神家、对神的诋毁、污蔑、定罪时,这类人在内心深处不是站在神一边,而是站在神的对立面,他们巴不得在这个时候与神、与神家、与教会划清界限。更甚至,此时此刻如果让他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对他来说是一件很艰难、很痛苦的事,他巴不得自己与神、与神家、与教会无关,此时此刻他为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员而感到不安,甚至感到无地自容,更甚至感到羞愧。这样的人是不是真实跟随神的人?是不是撇下一切跟随神的人?(不是。)在大陆,人常常面临这样的环境,常常面临自身安危的问题,在海外虽然环境没有那么恶劣,但人还是要面临同样的环境,面对宗教界的压力,宗教界的诋毁、定罪,更要面对来自各个国家对教会的冷处理,或者是一些不理解的说法。有些人感觉不知所措,更甚至心里在打鼓,怀疑神的作工是否是真实的,更质疑神的对错。所以,他们因为常常考虑自身的安危而不能脚踏实地、死心塌地地安下心来在神家中尽本分。这些人真把性命交给神了吗?(没有。)更甚至有些人在想:“来到海外不是脱离大红龙的魔爪了吗?不是一切都好了吗?不是不再受迫害了吗?为什么还面临这样的环境呢?神不是全能的吗?来到海外不应该有神的祝福、神的带领吗?既然神带领我们来到海外,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面临同样恶劣的环境?为什么在海外还要学习这样的功课,还要受这样的痛苦?”有些人在心里质疑,有些人不仅仅是质疑而是抵触,心存质问,“既然是真道,既然是神的作工,为什么我们这些忠心尽本分的人,我们这些撇弃所有为神花费的人,在这个世界当中还要遭受这样不平等的待遇?”他们就不理解了。因为不理解,因为考虑自己的安危胜过一切,所以他们就把这样的不理解变成对神的抱怨、质疑。

有些人来到海外后,如果对他说“现在需要让你出面做一件事,这个事可能得担点风险,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你应该接受这个本分”,有些人勉强能接受,有些人就是绝对地拒绝。他说:“我要是露了面,大红龙不就知道我信神了吗?我在海外要是呆不长的话,回国不得被抓吗?”所以,当这样的本分临到的时候,他们选择的是拒绝,不接受,而不是不打折扣地、绝对地顺服、接受。因为这涉及到他自身的安危了,所以面临本分的时候,他们选择的是保全自己,维护自身的安危,保全自己的性命,为自己留后路,而不是把自己完全交出来,能够撇下一切、不顾一切地接受本分,他们达不到这个。这是在涉及到自身安危时他们的一些表现。有的人心里感觉不安,常常为此祷告,有的人心里常常感觉害怕、胆怯,感觉撒但势力不可一世,自己一个小小的人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呢,所以常常为此担心。更甚至有些人觉得自己一旦出了事,教会、神家、神也无能为力,谁也管不了,还是自己保护自己最要紧,所以需要他出头的时候,别人怎么叫也叫不动,他就找各种借口、各种理由拒绝神家交给的重要本分。如果是环境好的时候,他们也可能能到大庭广众之下戴着麦克风喊“我是信全能神的,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员,希望大家能来考察真道”,不涉及个人安危的时候他们能这样做,没有任何惧怕。一旦有风吹草动,一旦有任何涉及到自身安危的情况出现,或者有突发情况临到他的时候,他的热心没了,“忠心”也没了,“真实的信心”也没了,个人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到处东躲西藏,尽找一些不显眼的、幕后的工作去作,把容易暴露的、担风险的工作、本分推托给其他人。一旦环境好转了,他就像跳梁小丑一样又蹦出来了。蹦出来干什么?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让神看见他的热心,让神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忠心,同时也为他之前所做的作点弥补,赶紧挽回。但是一有风吹草动,环境一有变动,这些人就又没影儿了,又躲起来了。

刚开始扩展福音的时候,传福音挺艰难,还得担风险,能传福音的人员不多,传福音的各方面真理多数人也不太明白,福音对象也不多。有些比较有忠心的带领就亲自去找福音对象,带头传福音见证神,明知有危险,但该传还是传。而有一些所谓的带领一看福音不好传,如果碰到恶人、宗派的恶带领,他们不但不接受,还把福音人员毒打一顿,甚至送到警察局,有坐监的危险,他就派别人去传,自己不亲自去。我听说有个带领,她得知有个福音对象是宗派带领,就打算安排人去给他传福音,她琢磨来琢磨去,眼前没有合适的人,自己去相对合适些,但她怕危险不想去,就安排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姊妹去。你们说,她该不该派这个小姊妹去?小姊妹这个年龄没明白多少真理,没有多少圣经知识,肯定也没有传福音经验,另外,她基本上是一个未成年人,成年人都有哪些观念、想法、难处,她根本够不上也看不透,就论年龄来看,这个小姊妹不是最佳人选。那这个带领派小姊妹去,她的心术正不正?她的心术不正,她没考虑周全,她就不应该派这个小姊妹去。后来小姊妹一接触那个宗派带领,发现他不是好人,就跟带领反映这个情况,说自己特别害怕不敢再去了。这个带领就难为她,逼着她去,说:“不行,这是你的本分,你必须得去。”小姊妹说:“但是我胜任不了啊!”“胜任不了你也得去,现在没有合适的人。”把小姊妹逼得直哭,就这样这个带领也不松口。这是什么带领?她不但在危险来到的时候保全自己,自己退后的同时还要让别人身处险境,当别人提出自己不胜任,甚至吓得直哭的情况下,她也不同意,这是什么东西?这还是人吗?她不考虑弟兄姊妹的安危,只考虑自己,这还有没有人性啊?根据这一条表现能不能把这类人定性为敌基督?(能。)太能了!有的人说:“人家那么做是为了教会工作,为了传福音,这不是好心吗?这不是维护神家利益吗?怎么能定为敌基督呢?”还有人说:“不能称为敌基督,人家这是本着忠心尽本分的态度去做的。牺牲一个人算什么?人的全人都是神的,人就应该牺牲,就应该献出来!”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那这事应该怎么定义才准确?这个带领是在明知道小姊妹根本就胜任不了这个工作的情况下作了这样的安排,是为了自己尽的本分能有所交代而牺牲别人的利益,牺牲别人的安危,达到保全她自己的目的。她根本就不考虑谁能胜任这个工作,谁去能有果效,找一个最佳人选。她这个作法的实质并不是为了本分,不是为了尽上自己的忠心与责任,而是为了向上交账,在保全自己的同时牺牲其他人的利益,甚至残害其他人。她是利用残害其他人的这个作法来保全自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实质是这样的,所以,这个带领的作法就可定性为敌基督的作法。如果没有合适的人,也没有这个年轻的小姊妹,要是让她去传这个宗派带领,她去不去?她能不能说“没有合适的人那我去,我不怕,为了得着这个人,就是让我献上性命我也豁出去了,这是我的职责,这是我的本分”?她能不能这样做?(不能。)咱们不是臆测,根据什么说她不会这样做呢?(因为她尽本分不是想真正达到果效,要把这个福音对象传过来,所以她就走个形式让小姊妹去,如果没有这个小姊妹,她也不会为得着这个人亲自去的。)对了。她如果真有忠心,不考虑个人的安危,看身边没有合适的人,小姊妹又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她就应该自己去,自己担起这个重任,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找了一个最不合适的人选代替她去了。让一个最不合适的人去一个最危险的地方,达到为她遮挡危险、保全自己的目的,这是不是她的用心?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这是关于安排人方面。

在中国大陆,信神的人常常面临一些危险的环境,比如政府以各种名义搜捕信神的人,当查到敌基督居住的范围时,敌基督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想到的不是把周边的工作安排妥当,而是自己怎么逃脱这个危险的境地。甚至在环境还未临到的时候,他们也从来不提前安排,不考虑善后工作,只是找各种理由、借口为自己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就完事了。他们自己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后,至于教会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重要物资的安排,他们基本上不亲自插手,更不作细节、具体的安排,这就导致环境临到时教会的物资、钱财不能及时地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最后被大红龙没收的太多了,给教会带来很大的损失。这就是敌基督做的事。在敌基督内心深处,他个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是他心里时时提示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他心想:“可千万别出事,谁出事我都不能出事,我得好好活着,我还得等神工作结束时与神同得荣耀呢。我不能被抓,我要是被抓住就会当犹大,那我就没结局了,该受惩罚了。”所以,他到一个地方作工作的时候先打听谁家最安全,在哪儿住着最能让他心里有平安踏实的感觉,哪个地方最能躲避政府的搜捕,其次就是打听谁家的生活条件比较好,顿顿都有肉,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谁家比较安稳,谁家的环境比较好一些,谁信神比较有热心、有根基,到出事的时候还能掩护他,他把这些事打听好之后,自己有安身的地方了,然后再作一点表面的工作。敌基督会不会作工作?要是从他为自己的人身安全安排得这么细的情况来看,他会作具体工作,他心里知道怎么作。但敌基督自私卑鄙,心术不正,没有忠心,又不追求真理,更不实行真理,所以导致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他的存心是不正当的,全部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他把自己安顿好之后,感觉自己不会出事了,没有威胁了,其次再作点表面的工作。敌基督做事安排得挺细,但是得看对谁,他对涉及自己利益的事想得很周全,而对神家工作、对他分内的事就表现出他自私卑鄙、不负责任、没有忠心的这一面了。所以说,因为他的这些表现,他才被定性为敌基督。要是论素质,他能把自身的安危考虑得这么周全,这么详细、具体,那他素质不差,有头脑,对神家工作应该也能胜任,如果从这方面来说,他不应该被称为敌基督,但为什么还被称为敌基督了呢?这就得根据他的实质来看了。他把自己所要居住的环境,吃、喝以及安全问题考虑、安排得很周到、很具体,但涉及到神家工作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就不是这样了。敌基督对待神家工作,对待上面的工作安排只是过滤一下,哪些自己愿意做,哪些自己不愿意做,哪些与自身的安危有关,哪些不涉及自己的安危,挑挑拣拣地过滤一遍,然后拣点容易做的、不危险的、不能让上面发现自己好吃懒做不作具体工作的事发布下去。发布完之后,具体工作作得怎么样,敌基督从来不过问,也不插手。比如说,神家对于各种物资、祭物怎么安排、怎么保管都有原则,敌基督光是嘴上说说,安排下去之后从来不到现场去看,具体这些物资安排得合不合适、安不安全,能不能被老鼠咬,能不能被水淹,保管的人合不合适,他心里根本就没数,他不过问也不打听,更不关心。所以在敌基督做带领期间,他的工作范围里有些神话书籍被恶人扣压,有些书籍因保管不当发霉,更甚至有些书籍或者物资放在一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人去照管。敌基督对这些事不但没有具体安排,更不过问,也不了解,而是安排完就完事,只走过程,不求果效。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有没有忠心?(没有。)对于教会各类物资的安排,敌基督从来就不过问,为了掩人耳目他也走过程,也作安排,好避免有人向上反映他,但是他从来不作具体的工作。在他心里认为,这些东西他也享受不着,他也不稀罕,都是神家的东西,跟他无关,他才不操那个心呢,谁愿意操心谁操心,他安排完就完事了,甚至有的敌基督根本就不安排。他认为这些工作作好了也不算实行真理,神也不给赏赐,作不好也没有人追究,谁还能因为这点事向上反映?神还能因为这个事惩罚他?敌基督对待本分的观点、态度就是这样,只走过程应付了事,只要这些东西不涉及自己的地位与安危,做不做都行,管不管都行,这些东西丢了或坏了都与他无关。在敌基督心里,神家的这些物资属于公共财产,根本就不用挂在心上,根本就不用搭理,不用花费任何的精力去管它。所以在敌基督做带领期间,因为他的玩忽职守,只顾个人享受,从来不作具体工作而造成神家各种物资被大红龙收缴、被一些恶人霸占,这样的情况不少。有的人说:“在那种环境下谁能顾得了那么多啊?谁还能没有一点疏忽,还能不出一点岔呢?”这是出一点岔吗?我敢说,如果人能尽到责任、尽到忠心的话,神家这些物资的损失不会像现在这么大,绝对会减少。

敌基督信神就想得福,其余与神家、与神的利益相关的事他从来都不管,无论什么事都得围绕他个人的利益转,没有他个人的利益在其中他根本就不管、不过问,这得多自私啊!甚至有的敌基督在做带领期间,他工作范围内的祭物被大红龙大量地没收走之后,他一丁点儿责备都没有,过后还说:“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那能全赖我吗?再说这种环境也避免不了。”他一丁点儿懊悔都没有,还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满有理地为自己狡辩,这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人是不是该开除?是不是该遭咒诅、惩罚?犯下了这么大的错,敌基督居然一丁点儿懊悔都没有。如果是因为自己疏忽出了一件这样的事,正常的人,有人性的人,对神有忠心的人,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他会想办法弥补,从内心深处感觉亏欠、懊悔,无论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一句怨言,不狡辩,承认是自己疏忽了,神说什么都接受。那敌基督为什么不接受?为什么把他开除了他还一肚子冤屈呢?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暴露了。给神家带来那么大的亏损,多少人的心血因着他的疏忽都被断送了,他还没有任何的自责、亏欠,还狡辩,神家处理他他还不服气,还到处散布,这是不是找死呢?这就是找死。从敌基督的骨子里来看,他性情的实质就是仇视真理、仇视神,他不是人,他是活鬼、撒但,是撒但、活鬼穿上了人皮,没人性。有人性的人做一点错事、说一句错话心里都有责备,活鬼就没有,敌基督就没有。做这么大的错事他都没有责备,还狡辩,那真理对他来说是什么?他心里承不承认有真理?神的话就是真理,神就是真理,他承不承认这一事实?他明摆着就是不承认,在他心里自己就是真理,自己就是神,除此以外没有别的神。这是不是魔鬼?这就是典型的魔鬼。对于教会的物资敌基督根本就不过问,也不作具体安排,但他自己要是有个宝贝,他睡觉说梦话都不会透露一个字,谁打他都不说,他保管得特别好。对于神家的物资,他就这个态度,“关我什么事?我又享受不着,又不是我的,我保管好有什么用啊?”他就不把这个事当成自己的本分,这是不是没人性?这是没人性的表现,这叫不可信赖。神把你工作范围之内的这些事交给你了,这就是你分内的事,你理当把这些事按照神的要求原则、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一项一项地都做好,安排稳妥,你的责任就尽到了。但敌基督有没有这个心,有没有这个想法?他丝毫没有。所以说,这就是没人性。没人性的具体表现是什么?不可信赖,自私卑鄙。

对于教会的人事问题,谁在哪儿作什么工作,作得合不合适,尽的本分有没有果效,有没有打岔搅扰的情况出现,弟兄姊妹反应如何,敌基督都不作具体过问,也不安排。比如,对于神家要求提供的各方面人才,他们只是走走过程、做做样子,看一下这些人的文字介绍,根本不去详细地了解、打听这个人的情况如何,信神有没有根基,人性怎么样,能不能接受真理,具备的特长与业务符不符合神家的要求标准,适不适合在神家尽本分。结果,他们所选的人多数都尽不了本分而被淘汰了。敌基督对这个事怎么看呢?“反正没我的份,谁去尽本分不一样啊?只要我这儿通过了,那他就得欠我一个人情。反正这个事我也做了,至于他们尽本分合不合适不关我的事。”在这事上,他们有没有责任?他们的责任太大了,他们根本就不把关。有些人说:“环境不合适怎么把关啊?”环境再不合适,处理这些事也有方式、有途径,就看人做不做。你尽到你的忠心与责任了,但是这个事的结果不太好,神鉴察,神知道,责任不在你;你没尽到忠心与责任,最终就是没出什么事,没带来怎样的后果,神也鉴察,性质不一样,在神那儿会区分对待。敌基督在这事上也耍小心眼,也有自己自私卑鄙的存心,没有忠心,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盘算,并不是按照原则。另外,如果他负责范围内的具体工作要作得更好的话,他就得出面,就得四处走动见更多的人,就得受苦、担风险,一涉及到自身安危的问题,他又有盘算了,本性又暴露了,他觉得接触太多的人就不安全了,不能乱接触人。该接触的他也不接触,任何人都不见,就找个安稳、稳妥的安乐窝呆着,在暗中作些简单的工作就完事了,至于其他的工作作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搅扰,工作安排、各类书籍、讲道录音有没有发下去,他从来不作具体安排,也不过问。不是说非得让他担风险、出头、出事才算有忠心,这里的问题是什么?他根本就不尽忠心。对神有忠心的人跟没有忠心的人做事的性质是有区别的,同样临到涉及危险的事,有忠心的人就能冒着危险去做,用智慧、用方式把工作安排、落实下去,而敌基督不管涉不涉及危险,他都不作具体工作,工作安排在他那儿就落实不下去,这就是区别。敌基督口头上也会过问一下教会的情况、工作,但他的过问就是走过程。外表看他好像是在作具体工作,其实过问的时候他心里没数,也不记,也不祷告寻求,也不花精力去琢磨哪个工作环节怎么样了,做得不好的地方是谁负责,哪个教会带领不合适,哪个地方的工作没落实下去,他不考虑这些,只是走走过程,发现问题也不解决。有些所谓的带领只召集人聚会,打听情况,分析、研究工作,再往下涉及到作具体工作要受苦付代价了,涉及到自身的安危,该担风险了,有难度了,他就不作了,就作到这儿为止,保全自己要紧,能看出问题也不作具体安排。如果他信神出名,危险性大容易被抓,那他安排别人去作了吗?没有。他不安排人去作,这就是问题。所以说,这类人他们所流露的实质是什么?没有忠心,自私卑鄙,处处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对神家的工作是否落实,神家工作的情况、进展怎么样从来不过问,也不挂在心上,他们没尽到自己的忠心,也不尽自己的忠心,对他们来说这些事只要走走过程就行了,就算是作工作了。如果担点小风险还能勉强作点工作,要是风险大,有被抓的危险那就不作了,无论多重要的工作都不作,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在敌基督的内心深处,只要他的利益有保障,他谁都能出卖,他的利益是建立在一切利益的基础之上的,他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敌基督这类人他们接受了一样本分之后,能不能有忠心?能不能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还有人身安全着想?(不能。)

有些敌基督除了考虑自己的安危以外,还说“现在环境不好,咱们少露面,少传福音,这样就不容易被抓,教会也就保住了,咱们不被抓就不会当犹大,以后就能剩存下来了”,他以这样的借口来迷惑弟兄姊妹。有些敌基督苟且偷生,他觉得带领不好当,当上带领就容易出名,名字就有可能被列到通缉名单里,一旦被抓性命就不保了。但他为了贪享地位之福还能争权夺利,一旦做上带领,他心里还胆怯、害怕,他就不作实际工作,除了跟各教会有点信件来往之外,其余什么工作也不作,就躲在一个地方谁也不见,不让弟兄姊妹知道他是带领,就害怕到这个程度,那他尽这个带领的本分是不是有名无实?他自从做了带领就只顾躲藏了,其他什么都没有心思做。他觉着全天下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他,不知藏哪儿安全了,每天除了乔装打扮、东躲西藏、各处搬家,什么工作也不作了。他们奉行什么原则呢?他认为:“狡兔三窟,兔子为了防备天敌来袭击还预备三个洞藏身呢,神造的动物都有这个生存能力,人也应该学习。”他自从当了带领之后就悟出这么个道理来,还觉得自己明白真理了,其实是被吓破胆了。一听说哪个带领因为住的地方不合适、不太安全被人出卖了,因为尽本分太活跃、接触人太多被人出卖了,被抓捕、判刑了,他就害怕,“我可得吸取教训啊,不能太活跃,教会的工作能不作就不作,能不露面就不露面,把工作尽量压缩到最少,尽量不跟任何人接触,不让任何人知道我是带领。这年头谁能顾上谁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他整天提心吊胆地怕被抓,怕被判刑。尤其是听说有的带领被大红龙抓住后打死了,他就更害怕了,更不作工作了,脑袋里每天光想着怎么能够不被抓,怎么能够不露面,怎么能够不被监控到,怎么能够不接触弟兄姊妹,他绞尽脑汁地想这些事,把本分忘得一干二净。这是不是有忠心的人?这样的人能不能胜任工作?(不能。)这类人虽说仅仅是胆小,不能就因为这一条表现确切地把他定为敌基督,但就他这种表现是什么性质?这个表现的实质是不信派。他不相信神能保守人的安全,更不相信人信神应该将自己的一切都献出来,这是为真理而献身,这是神称许的事,他只惧怕撒但,只惧怕邪恶政党,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更不相信人为神、为遵行神的道、为完成神的托付而付出一切神会称许。他看不到这一切,他只相信落到大红龙手里就没有好下场,就能被判刑,甚至有丧失性命的危险。这是不是不信派?圣经里说“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太10:39),他信不信这话?一说让他担风险尽本分,他恨不得把自己包起来,谁也别看见,能隐形才好呢,就怕到这个程度。他不相信神是人的依靠,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真出事、真被抓了那也是神许可,人应该有顺服的心,他没有这个心,没有这个认识,也没有这个预备,这是不是真实相信神的人?这个表现的实质是不是不信派?这类人就是特别胆小,被吓破胆了,就怕自己出事,怕肉体受苦,成惊弓之鸟作不了工作了。而前面讲的那类人是干脆什么工作也不作,知道有问题也不作安排,就保全自己,特别自私卑鄙。这两类人同样都是不信派,第一类人是圆滑、奸诈,能作工作也不作,就保全自己,第二类人是吓得不敢作工作了,被吓蒙了。这两类人是不是有区别?

你们还有没有知道的实例?(有一个敌基督负责的范围出了环境,他的同工还有很多弟兄姊妹都被抓了,当时他并没有安排好善后的工作,自己就躲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隐藏起来,甚至因怕有隐患连接待家都不敢住,非得拿祭物去租房子住。因着他没有把后续工作安排好,结果导致他负责范围内被抓的弟兄姊妹特别多,教会工作也被迫停止了。就看到他的做法特别自私卑鄙,关键时刻只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维护神家的利益。)敌基督自私卑鄙这方面最严重,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更没有忠心,临到事只保全自己,只考虑自己。他认为自己活着、自己安全比什么都重要,神家工作受多大亏损都无所谓,只要自己能活着、不出事就行。这些人性情凶恶,他不考虑弟兄姊妹,不考虑神家,只考虑自己,这就是敌基督。那对神有忠心、有真实信心的人临到这类事会怎么处理?(他会想方设法地维护神家利益,保护神家的祭物不受亏损,把弟兄姊妹安顿好。而敌基督是先把自己保护起来,不管神家的工作,所以当大红龙抓捕的时候教会的损失就特别大。)敌基督这样做就等于是把神家的这些工作、祭物都抛出去送给大红龙了,就是变相地出卖了,他不管了。对神有忠心的人,他明知道有风险,也要冒着风险把这些善后工作处理好,使神家的损失降到最低,然后自己再撤离,他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危。你们说,人哪有一丁点儿不考虑自己安危的,谁不知道环境危险哪?但是你现在尽的这个本分就得冒着风险去作,这是你的责任,你不应该把个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神家的工作最要紧,神给你的托付最要紧,这是第一位。而敌基督把自身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觉得其余的都与他无关,不管谁出事他都不在乎,只要自己不出事就行,这样他就轻松了,他没有忠心,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

在大陆那种环境下,尽本分要想一点风险都没有,不出一次事,这可不可能?再谨慎的人也不可能达到。但是有些事人如果做好了,神家的损失能降低,人如果不做损失就会很大。损失很低与损失很大,这之间的差距是不是在乎人怎么处理呀?这就有人该尽的责任与本分了。人的责任与本分尽上了,这个损失就有可能降低。有忠心的人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把这些事尽量地安排好,使损失降到最低,得达到这个果效。没忠心的人他不考虑这些,他觉得无所谓,他不把这个事当成自己的责任与本分,出了事心里也没责备,这就是没忠心的表现。敌基督对神一丁点儿忠心都没有,给地位的时候他接得挺起劲,一临到危险的时候他跑得也挺快,他是第一个跑、第一个逃,自私卑鄙特别严重,一丁点儿责任心和忠心都没有,临到事就知道逃,就知道躲,不想着自己的责任与本分。敌基督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处处表现出自私卑鄙的本性,处处有这样的流露,他们不以神家工作、不以自己的本分,更不以神家利益为重,而是以自身的安危为重。第一条所交通的与“敌基督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这个大题是不是有关系?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为了自己不出现危险,为了自己不受皮肉之苦,对神家工作、对自己的本分采取应付了事的态度,占着地位不作实际工作,这是不是出卖神家利益?是不是置神家利益、置神的工作、置自己的责任于不顾而换取自己的安危呢?(是。)在这一条当中咱们所解剖的这些充分地表现出了敌基督自私卑鄙的实质,这里面主要交通的是什么?敌基督因为怕出事,为了保全自己没尽上自己的本分,他对神没有丝毫的忠心。敌基督的这一作法是不是在实行真理?是不是有人性的表现?肯定不是。

(2) 自身的名誉与地位

接着交通第二条,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也涉及到敌基督的利益了。所交通的每一条都涉及到敌基督自身的利益,这些与神家工作有没有关系?(有关系。)敌基督都是以神家利益、以神家的工作为代价来保全他的利益。按敌基督自私卑鄙的本性来看,他们这类人除了特别宝爱自身的安危之外,还宝爱什么?(名誉地位。)名誉地位是他们的命根子,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就觉得活着没意思了,没有名誉地位他们做什么都没劲。所以对敌基督来说,名誉与地位这两样东西与他切身的利益那是息息相关,是最致命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地位与名誉,如果不是为了这两样,他们可能什么都不做。所以说,不管他们是有地位还是没地位,他们所奋斗的目标、所努力的方向无形中就是这两样——名誉与地位。在中国大陆那种环境之下信神,他们除了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以外,同时也在追求着地位,牢牢地抓住权力,稳固自己的地位,也在为自己的名誉奔跑着、经营着,为自己的名誉说话、做事。这就是他们做一切事情、说一切话围绕的中心。所以说,当他付代价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付代价;当他为一个事极力争辩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争辩;当他议论一个人、分辨一个人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说这些话;当他为一个事生气、发火对付一个人的时候,你看看他为什么流露出这样的情绪。人看不到人的内心,但是神能看到人的内心,神看到人的内心的时候,神用什么衡量人所做的这一切的实质到底是什么?神用真理来衡量。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这在人看很正当,为什么在神眼中被看为是敌基督的实质?被定性为敌基督的流露与表现呢?这就是根据敌基督内心深处做一切事的出发点与动机。神衡量他们的动机,也鉴察他们做事的出发点与动机,最后他们所做的一切被定性为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并不是为了尽本分,更不是为了实行真理。那敌基督做哪些事在神眼中被定性为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名誉与地位呢?这些事太多了。

如果敌基督身边有一个人有点素质,担任一项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很少出现差错,这个人也很追求,在弟兄姊妹中间有点威望,就被选为组长,弟兄姊妹在言语之间常常流露出对这个人的欣赏与赞成,敌基督听到后心里就不爽了。他除了不爽之外,能不能什么事也不做呢?他能那么老实吗?(不能。)要是什么也不做,那就是普通的败坏人类,要是能做事这就是敌基督了。他心里先这么盘算:“这个人是我提拔上来的,素质不错,懂点业务,比我强,这对神家来说是有利,但对我没利呀,他会不会爬到我头上啊?哪天他要是真取代我了,这不就麻烦了吗?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到有一天他翅膀硬了,我就不好处理他了,还是趁早下手,下手晚了就成他的手下败将了。”又琢磨琢磨,“怎么下手呢?从哪儿下手呢?得找个借口,找个机会”。你们说,人要是想整治哪个人,理由、借口是不是很容易找到?魔鬼的诡计当中有一条是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撒但的世界里就有这样的逻辑,就有这事,在神那儿没有这些。这个敌基督就琢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就给你扣一个罪名,找机会打掉你的嚣张气焰,让弟兄姊妹不高看你,下次不选你做组长,这样对我不就没有威胁了吗?铲除一个后患,铲除一个对手,我心里不就踏实了吗?”他心里都翻腾成这样了,那以敌基督的本性,他能不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里一辈子都不做事呢?绝对不能。他不会光是想一想这事,就埋在心里只让它在萌芽状态就完事了,他肯定得想办法做事,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之处。他不但那么想,而且还要想得周到,绞尽脑汁地想,不顾一切地想,不考虑神家利益,更不考虑神的工作,也不考虑真理原则,他只考虑怎么做对自己更有利。他越考虑越觉得应该这么做,越考虑越成熟,在脑子里过了很多遍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的“对手”出了一个小错,他认为这下机会可来了,就说“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那就把这事拿出来解剖解剖吧,因为什么出的这个错啊?谁的责任最大啊?”其实他心里知道事实是怎么回事,但他就是想往那人身上赖。他揪着这个事就开始小题大做了,“这是不是没有忠心啊?这个人该不该对付?这个人明不明白真理?弟兄姊妹是不是该弃绝呀?这是不是敌基督?这是不是想迷惑人啊?”一顿劈头盖脸的“揍”,尽给那个人扣大帽子。弟兄姊妹一听,“这是怎么回事?有点不对劲呀,这说的也不切合实际呀。这个小毛病告诉他一声让他纠正就行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另外,这个事大家都有责任,为什么偏偏冲他一个人去呢?”敌基督说话、做事隐藏得再深,有一些有头脑的人,或者有分辨、明白点真理的人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敌基督在耍威风,在找这个人撒气呀。这哪是对工作负责任?这哪是对付修理人啊?这分明是找机会打击报复。那个人犯的错不管在谁那儿看都不算什么,敌基督能这么小题大做,这纯属就是报私仇。这是出于人意、出于撒但的,不是出于神的,更不是出于对工作、对本分负责任的态度,他不是这个存心”。敌基督暴露得太明显,有些人看出来了,那敌基督能不能感觉到?(能。)敌基督的狡猾之处就在这儿,他最善于维护地位,也最善于狡辩,最善于收买人心,更善于“洞察”人心。他心想:“别看你们明白真理,我能看透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说这几句话就把有些人显明了,谁不服气我都看出来了。”但这话他不说出来,他会用点好听的言论、说法来让大家服气,说他对付得有道理。他用什么言辞?“我对付他也不是出于个人的私心,其实我们没什么私仇,就是因为我一看出这么大的事,神家利益不是受亏损了吗?那我能放过吗?要是放过去我不就是没尽到责任吗?我这么对付也不是冲哪个人去的。如果我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弟兄姊妹可以指责、批评,以后如果我有什么事做得不对,你们可以对付我,或者下次选举的时候我弃权。”有的人一听,心里犯浑了,“看来我是误解他了,人家选举的时候都能弃权,这不是为了争地位,这就是本着对神家工作负责任的态度,对付得好,对付得对”。敌基督又把有些人迷惑了。敌基督狡不狡猾?他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谓是绞尽脑汁,不择手段,挖空心思。外邦人有一个手段叫“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敌基督会不会这个手段?他打击完你觉得伤着你了,再说点好听的话哄哄你、劝劝你,让你觉得他多么有包容忍耐、有爱心,最后还得赞成他,说“人家作工作有的放矢,收放自如,人家这个手法高啊,一看就是有领袖才能,咱们都自愧不如”。这是不是敌基督的伎俩?

敌基督这类东西奸诈、狡猾,说话滴水不漏,一旦有说漏的时候他也会补救。怎么补救呢?当时可能补救不了,过后他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吃不下饭,坐着也想,走路也想,“怎么能挽回面子、挽回名声呢?怎么能把地位稳固住?怎么能不让人小瞧、不让人看破呢?”他的脑子里想的全是这些事。就算他偶尔有点忠心、付点代价,做点外表看为对的事,背后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敌基督自身的名誉与地位,可以说是他一生自从懂事以来一直在经营的一个项目,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如果有一天他在一件事上露了怯、丢了丑,让人发现他也有不对、不好、不行的地方,这对他来说不是好现象,他就会为此事而煎熬,惴惴不安,心神不宁,睡不好觉、吃不下饭,常常走神。别人问他因为什么走神,他说是本分太忙一宿没睡,其实哪是这么回事,他尽骗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我露了怯、丢了丑,怎么能挽回呢?用什么方式挽回能不让人看漏呢?用什么方式、口吻跟大家解释这个事呢?怎么开口、怎么说能让人看不出我是为那个事解释呢?”他为这事想得细,想得周到,甚至绞尽脑汁,茶不思饭不想。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外表还得伪装着,“神家的福音工作怎么样了?这个月得多少人啊?弟兄姊妹这段时间有没有生命进入?有没有打岔搅扰的人啊?”他表面上打听这些事,但他心里想的全是与自己的名誉地位有关的事。所以说,敌基督外表似乎也过问神家工作,但是有一个现象能让你发现他是真有负担还是走过程。什么现象呢?就是敌基督无论下多大功夫,他从来不作具体工作,这是一方面;另外,他从来不按神家要求、原则办事,只为自己的喜好办事,只为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奔波忙碌,受苦付代价。所以,从敌基督的这两样实质来看,在敌基督的作工范围之内你就能发现,神家的各项工作虽然没有停止,都在继续作着,但是有很多死角,有很多具体的工作没有进展,上面的工作安排落实不下去。敌基督他们在忙什么?为什么在外表人人都忙的情况下,神家的有些工作落实不下去,卡在哪儿了?就卡在敌基督这一关。他那么忙,神家工作为什么落实不下去?这个事实就证明他没忙神家的工作,没落实神家的工作,他忙着抓地位,忙个人心里想做的那些事,他尽忙自己的事了。

以前有一个带领在任期间,两个月之内我交代给他五件事,两个月之后这五件事没有一件落实的。外表看他挺忙、挺累的,整天见不着人影,那他忙什么呢?我交代的那些事他为什么不办?这里就有问题。有的事是他不喜欢办,他认为不是他分内的事,这是一个问题;另外,有的事他有不同意见,就搁置故意不办;还有的事有点难度,得找别人帮忙,比较麻烦,他也不办。就是这几种情况。有人说:“这些事是不是两个月之内完不成啊?”不是,在两个月之内这些事都能完成,而且多数事在一两天之内就能完成,但这个带领就是没完成,不落实,等换了人之后,一个礼拜之内五件事全完成了。你们说这个带领是不是该撤换?(是。)你们以后碰到这样的人,上面交代的事情一样也不办,外表看他还挺忙,这就危险,这样的人就得赶紧撤换。这个原则怎么样?(好。)你别看他外表热心,其实他不作实际工作,他都做什么?他只做几类事情。一类是他觉得自己能胜任的,稳妥的,不担什么风险的。这个“不担风险”指的就是做这类事不容易出错,也不用接触上面,免得做错了挨对付。另外一类是他自己比较擅长的,不容易出错,这样就不用担责任,很大程度上能避免被对付修理、清除开除。这些事不担风险,又没有责任,也能应付过去。其实他的野心是什么?如果做这些事不露脸他能做吗?对他没什么益处的话他能做吗?他肯定不做。他还能做哪些事?做一些比较容易的事,即使受点苦也能承受得了的。另外,他对感兴趣的、合他观念的道也愿意多听、多记,明白了好去给别人讲,他做这样的事。还有,如果做这类事能接触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在忙,他是带领,他有这个地位、身份,他就去做。如果做这类事他不太擅长,心里也不愿意为此思考、付代价,做这事还容易出丑,容易让人小瞧,知名度也不高,那他就不做。还有,太累太苦的活儿得躲着点,做点面子活,走走过程,能收买人心,在上面那儿能过得去就行了,他做这类活儿。这就是敌基督骨子里的东西。他们尽本分是挑拣着尽,有个人的选择,也有个人的打算,更甚至可以说是有个人的预谋,他们绝对不是单纯顺服神家的安排,而是有自己的选择。对于上面的一些安排,如果在他那儿通不过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落实的,这个事在他那儿就彻底卡住了,教会的弟兄姊妹就不知道这事。如果落实上面的安排能跟某些人起冲突,会得罪人,他也不落实,他心想,“上面让做这事我不做,即便做我也得打着上面的旗号,说是上面让这么做的,我可不得罪那些人”。敌基督这类人是不是狡猾?他做任何一件事都在心里盘算十遍八遍,甚至更多。他们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让自己在人群当中站稳脚跟,怎么让自己有好的名声、有高的威望,怎么能讨好上面,怎么能让下面的弟兄姊妹拥护、爱戴,那他们就怎么做。这些人是很危险的。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神家的工作在他们心里根本就不占分量,不是他们考虑的对象,更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他们心里是怎么认为、怎么想的?“这些事与我无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自己活着,为自己的名誉地位活着,这是最高的目标。要是人不懂得为自己活着,不懂得维护自己,那是傻瓜。要让我按真理原则实行,让我顺服神、顺服神家安排,那得看是什么情况,对我有没有利,如果不顺服神家安排有可能被清除,有可能失去得福的机会,那我就顺服。”所以,敌基督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与地位,也常常作出一些常人不理解的也可能是委曲求全的选择与作法。可以这么说,为了地位敌基督什么苦都能受,为了有好的名声,他们什么代价都能付,可谓是“能屈能伸,大丈夫也”。这是不是撒但逻辑?这是撒但的处世哲学,也是撒但的生存法则,太恶心了!

敌基督把自己的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些人不但奸诈、邪恶,他们的本性还凶恶。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地位不保,或者已经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失去更多人的拥护、爱戴,在神家名声扫地,没有人再仰慕、高看了,这时候他们马上就翻脸了,没有地位了,他们什么都不愿意做了,做什么都是应付糊弄,做什么都没心思。这还不算是最坏的表现,最坏的表现是什么?这些人一旦没有了地位,不能迷惑人了,没有人高看了,他心里不但没产生真实的顺服与认识,还产生了恨、嫉妒、报复。不但如此,他还希望神家不管在哪项工作上都出丑、都出事,他就想看神家的笑话,想看弟兄姊妹的笑话。谁追求真理、谁敬畏神他就恨谁,谁有忠心、肯付代价他就嗤笑谁、打击谁,这性情凶不凶恶?就连在网上聚会,他一看网络信号好,心里就默念、咒诅,“掉线,掉线,谁也听不到讲道才好呢!”这是什么东西?这是魔鬼呀!这可不是神家的人。他没地位了,被撤换了,他认为是自己一时不慎出了错,不吃香了,他就想报复,让所有的弟兄姊妹都不好过,甚至在心里暗暗地咒诅弟兄姊妹出事,咒诅神家工作出事。神家哪里出事了他就在心里暗暗地高兴、庆祝,“终于出事了,让你撤换我,都出事才好呢!”看谁软弱、消极了他就高兴,还说一些讽刺、挖苦的话,甚至有时他还说这样的话,“咱们信神受这些苦,给神家干这么多活儿,你说以后神家能为咱们负责吗?你想没想过以后啊?我就寻思咱们这么付代价值吗?我现在身体也不太好,以后可怎么办呢?”太明显的话他还不敢说,就旁敲侧击地说一些话想让某些人消极,拉人后腿。敌基督这么做坏不坏?这是不是居心不良啊?这样的人是不是得遭报应?(是。)这样的人心里有没有神?他相不相信神在鉴察,神在听他说这些话?(不相信。)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些人说是因为他没敬畏神的心,这话对不对?(不对。)不对在哪儿?其实他是不相信神的存在才敢说这样的话,他更不相信神在鉴察每一个人,不相信神在看着他怎样说话,神在察看他的行为、他的心,他不相信这些,所以他就不怕,就能肆无忌惮地随口说出这些浑话。外邦人常说“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但凡人有一点儿真实的信心,也不至于随口说出不信派的话来。信神的人能这么做、这么想,这后果严不严重?性质严不严重?太严重了!要是说他是不信派,不相信有神,他能这么做那他就是正宗的魔鬼,纯属就是魔鬼来神家混饭吃的,来浑水摸鱼的。要是说他相信有神,但还敢这么想,还能这么做,这是什么性质?这就是在公开与神叫嚣。

神家的利益代表神的利益,神家所作的一切都在神的带领之下,在神的许可之下,与神的经营工作有着密切的关系,是分不开的。能公然咒诅、诋毁神家的工作,想看神家的笑话,希望神家的工作出错、出事,更甚至希望这些人解散,这是什么人哪?这是魔鬼,是恶鬼投胎!普通人光有点败坏性情,有点悖逆,消极软弱时有点小想法就完事了,他不可能这么做,不可能产生这些想法,只有敌基督、只有魔鬼才有这样的实质。敌基督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他心里怀不怀疑自己想的是错的?(不怀疑。)为什么不怀疑呢?(因为他不相信神的存在,没有敬畏神的心,他的本性就是抵挡神的。)这就是他的本性。撒但什么时候把神当神待了?什么时候认为神是真理呀?从来没有,永远没有。敌基督魔鬼也是这样,他不把神当神待,不认为神是真理,不认为神是创造万物、主宰万物的那一位,所以他觉得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肆无忌惮地这么想,也肆无忌惮地这么做,这就是本性。而败坏人类这么做的时候心里会有争战,他有良心,有人的知觉。人的良心与人的知觉,还有所明白的真理在人里面能起作用,这就产生争战了。一争战,对错、是非、正义与邪恶一较量结果就出来了,追求真理的人就站在正义一边,不追求真理的人站在邪恶一边。而敌基督魔鬼这类邪灵他里面没有争战,他释放消极、散布谣言,看神家笑话,甚至搅扰、拆毁神家工作,咒诅弟兄姊妹,他心里都不难过,里面没有争战,他这么想就这么做,他认为这么想、这么做就对,这就是正宗的魔鬼。正宗的魔鬼是什么意思?天生就是魔鬼,不是神拯救的对象,不是普通的败坏的人,就是魔鬼投胎。

对于名誉、地位,敌基督的作法是什么?他是不择手段,绞尽脑汁,挖空心思,不惜一切代价地经营着自己的名誉、地位。这两样对他来说是他的命根子,是他的全部,他觉得得着这两样就得着全部了,他的世界当中只有地位、名誉,只有自己的利益,没有其他。所以说,跟敌基督这类人交通真理,交通人性、正义,交通正面事物没用。这就像跟淫妇讲做良家妇女、做贤妻良母一样,她不想听也不爱听,她厌烦。厌烦到什么程度?她在心里骂你,找机会讽刺你、挖苦你、打击你、排斥你。现在教会里有没有人一听交通真理,交通顺服神的摆布安排、顺服神家的安排的时候,就表现出特别逆反的态度?你们观察观察,一交通要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他就反感,“成天讲顺服神的安排,什么都是神的安排,人一点选择都没有了”。一交通真理,一交通尽本分要和谐配搭,寻求神的心意,寻求按真理原则办事,他就特别反感,就不愿意听,即使勉强听他也坐不住,如果真坐得住的话那肯定就是睡着了。一交通真理、按原则办事他就犯困、打盹,一段时间不交通真理,也没有修理对付,他就来劲了,他就任意妄为、独断专行,一手抓名誉一手抓地位,比谁蹦得都高,而且还尽作妖。这些人都是敌基督,都是抵挡神的人,随时都能作大妖。

对于有敌基督性情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他们要独断专行的时候,有些人说制止不了,那怎么办呢?我告诉你们一个绝招,用一句话就把他制住了,碰到这类情况你就直接说,“你不任意妄为、独断专行,不自己说了算,你能死啊?”这话怎么样?(好。)你们说,要是不让敌基督独断专行,他是不是真能死啊?(能。)“能”这话是怎么来的?(他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不这样做他就难受,他就活不下去。)那他是不是正常人啊?“不让那么做就不那么做呗,听大家的自己还省事了呢”,正常的人会这么想。而敌基督呢,你不让他那么做他就难受,他里面是不是住着魔鬼?(是。)所以说,不让他独断专行他就能死。这个“死”指什么?就是魔鬼在他心里折腾他、搅扰他,搅得他受不了、活不成,就像要死了一样,就是这个意思。敌基督、恶人还有那些魔鬼要搅扰神家工作的时候,对他们说这一句话就比跟他讲任何真理都管用,这些人你跟他讲真理有用吗?“要和谐配搭,按真理原则办事、尽本分”,这类话讲多少年了,有没有人听不懂、记不住的?应该没有,那为什么有些人还独断专行呢?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是身不由己,他不是正常人,他的大脑还有他的心支配不了自己,他里面有另外一种东西在支配他,就这么强烈地、强行地支配他做事,这事正是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破坏神家工作使神家利益受亏损的事。那什么东西能做这样的事?只有魔鬼撒但。跟随神的人,正常的人,真正的受造之物,他不会存心去做这样的事,只有魔鬼撒但存心做这样的事。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一)

下一篇: 第九条 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第十六篇

在我口中有多少话要对人说,有多少事需对人讲,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着我的供应而将我的话全部领受,只是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但我并不因着人的“无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软弱而忧伤,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说话,尽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当到有一天,人都会在心灵深处来认识我的,都会在…

路…… 三

在我的生活之中总愿意把身心完全献给神,这样良心才不受责备,才稍感平安。作为一个追求生命的人,首先必须把心完全献给神,这是先决条件,愿弟兄姊妹与我一同祷告说:神啊!愿你在天之灵施恩于在地的人,使我的心全部归给你,使我的灵受你感动,能在心与灵之间看见你的可爱之处,使地上的人有福看见你…

第十一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合。…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