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解决地位的试探捆绑

败坏人类都喜欢名誉地位,都追求权力。你们现在做了带领工人,有没有感觉自己是戴着官衔、头衔做事?就像敌基督、假带领一样,都感觉自己是神家的官员,高人一头、高高在上,如果没有官衔、头衔,就没有负担尽本分了,也不会认真地做事了。人都把做带领工人当做官一样对待,都愿意挂着官衔做事,说好听点叫搞事业,说不好听的话就是在搞自己的经营,就是在搞独立王国,以此来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有地位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在人看是好事,挂着官衔说话、办事就是不一样,说话有力度,也有人听,还有前呼后拥、逢迎巴结的,要是没有地位、官衔,说话就没有人听,即便说得对,说得合乎情理、对人有益处也没有人听从。这说明什么?人都崇尚地位,都有野心、欲望,都喜欢让人崇拜,都喜欢站在地位上做事。人站在地位上能做好事吗?能不能做对人有益处的事?不一定,这就看你走什么道路、你怎么对待地位了。你如果不追求真理,总想笼络人,想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这走的就是敌基督的道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他的追求、他的尽本分能不能达到合乎真理?绝对不能。因为人选择走什么道路这是决定一切的,道路选择错了,那他的花费、他的尽本分、他的追求肯定都不合乎真理。不合乎真理的地方在哪儿?他是为了什么做事?(为地位。)为地位做事的人都有哪些表现呢?有些人说:“总讲字句道理,从来不交通真理实际,总显露自己,为自己说话,从来不高举神、见证神,有这些表现的人都是在为地位做事。”这话对不对?(对。)那人为什么能讲字句道理显露自己?为什么不高举神、见证神呢?就是因为他心里只有地位、名利,根本没有神。这样的人都特别崇尚地位权势,把名利看得特别重要,名利、地位成为他的生命了,他心里没有神,也不会敬畏神,更不能顺服神,只能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显露自己让人崇拜。所以,他们常常为自己表功,说自己做了哪些事,或者自己如何受苦、如何满足神,自己临到对付之后怎么忍耐,以此来博得人的同情与崇拜。这样的人都属于敌基督一类的人,走的就是保罗的道路。那他们最终的结局是什么?(成为敌基督被淘汰。)这类人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知道。)他们知道吗?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呢?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认为自己做得很好、很对,从来不省察自己做哪些事是抵挡神的、是神不喜悦的,做哪些事是带着存心做的,自己走的到底是什么道路,他们从来不省察这些。

你们做了带领工人,有没有揣摩过这样的问题:神给我的这个托付是一个特殊的托付,不是一个普通跟随者所尽的普通本分,这个本分有一种特殊的责任、特殊的意义,那我尽这个特殊的本分、担这个责任,我应该走什么道路才能合神心意,起码不让神厌憎?该怎么追求能达到被神成全而避免走敌基督的道路被淘汰?这些问题你们有没有想过?(刚开始做带领工人时,觉得这是神的高抬,应该追求真理尽好本分,但是因着有狂妄本性,总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誉地位,意识到以后能向神祷告,找相关神话语去解决。当时能扭转一些,过后这种情形还会反复出现,心里也恨恶自己,但很难彻底解决。)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思意念,控制不住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欲望,这就证明败坏性情扎根在你心里了。这不是一时的心情、一时的情绪,也不是别人加给你的,不用人教育,你自然就会那么想,自然就要那么做,这就是本性。本性的东西最不容易变。所以,人有撒但本性,一旦有了地位就很危险。那怎么办呢?难道就没有路可行了吗?落到这个危险境地就没法挽回了吗?你们说,败坏人类,不管任何人,是不是一旦有了地位都能成为敌基督?这是绝对的吗?(不追求真理就会成为敌基督,追求真理就不会成为敌基督。)一点不错,如果不追求真理就肯定会成为敌基督。那凡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都是因为有地位吗?不是,主要就是因为人不喜爱真理,不是对的人。不管有没有地位,不追求真理的人都会走上敌基督的道路。这类人不管听多少道,都不会接受真理,都不会走正道,非得往歪道上走。这就像人吃饭似的,能保养身体、能维持人正常生存的食物人不吃,非得吃有害的东西,最后把自己坑了。这是不是人自己的选择?有些带领工人被淘汰后散布观念,说“可别做带领啊,可别有地位,有了地位人就危险,神就要显明啊!一旦被显明,连做普通信徒的资格都没有了,什么福气也得不着了”,这是什么话?说轻了,这是对神的误解;说重了,这就是对神的亵渎。你自己不走正道,不追求真理,不遵行神的道,非要走敌基督的道路,结果走上了保罗的道路,落得跟保罗一样的下场、结局,然后还埋怨神,论断神不公义,这是不是正宗的敌基督?这是可咒可诅的!人在不明白真理的时候总凭观念想象活着,对神常常有误解,觉得神作事不合人观念,就产生消极情绪,这是因为人有败坏性情造成的。人的信心太小、身量太小,明白真理太少,才说了消极、埋怨的话,这情有可原,神也不记念。但是,有的人不走正道,专门走欺骗神、抵挡神、背叛神、与神对抗这样的道路,最后受到神的惩罚、咒诅,落得个沉沦灭亡的结局。这类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就是因为他从来不反省认识自己,丝毫不接受真理,还任意妄为、死不悔改,被显明淘汰以后还埋怨神,说神不公义。这种人还能不能挽救了?(不能。)这种人就不可挽救了。那是不是被显明淘汰的人都不可挽救了?不能说绝对不能挽救。有些人也可能是因为明白真理太少,年轻,阅历太浅,做了带领工人有了地位,受败坏性情支配追求地位、享受地位,就自然走上敌基督道路了。如果被揭露受到审判以后,他能反省自己,有真实悔改,像尼尼微人一样弃掉手中的恶,不再行以前的恶道了,还有机会蒙拯救。有机会是在什么条件下?必须有真实的懊悔,能接受真理,这还有点希望。如果不能反省自己,丝毫不接受真理,没有真实懊悔之心,那就彻底淘汰了。

“地位”这两个字本身对人来说既不是试炼也不是试探,就看人怎么对待了。如果把带领的工作当成自己的本分、该尽的责任,就不会受地位辖制了;如果把它当作官衔、官位来接受,那就麻烦了,肯定得栽倒。那人做了教会带领工人之后该有的心态是什么?该往哪方面追求?你得有路啊!你如果不寻求真理,没有实行路途,那这个地位就成了你的陷阱,你就要栽跟头。有的人有了地位就不一样了,心态就变了,就不知道该怎么打扮自己、该怎么跟人说话、该用什么语气、该怎么面对人、该有哪些表情,就开始包装自己了,这是不是变态?有些人看外邦人梳什么发型,都穿什么衣服,谈吐、举止都有哪些气质,他也跟着模仿,向外邦人的方向发展,走这条道路,这是不是正面事物?(不是。)这是什么呀?这看似是外表的做法,实际是人的一种追求,是模仿,这不是正道。现在这些明显的包装、伪装你们能分辨对错,但是能不能拒绝、背叛这些错误的东西呢?(意识到的时候能够背叛。)这就是你们现有的身量,就是心里刚有这些意念的时候能分辨、意识到,如果有追求地位的动机自己能收敛,不至于像追星族那样疯狂,像失去理智的畜类。这是从主观上来说你自己能意识到了,在没有任何试探的情况下、在没有人围着你转的时候,你可以背叛肉体,但是如果有人跟着你、围着你转,还照顾你的生活、你的吃穿,满足你的一切需要,这时你心里会有什么感觉?是不是享受到了地位之福?这个时候你还能背叛肉体吗?有很多人簇拥着你,你像明星似的,人都围着你转,这个时候你怎么对待地位?你意识里的东西,就是你心思意念里的东西——喜欢地位、享受地位、贪恋甚至迷恋地位,你心里这些东西能不能省察出来?能不能意识到?如果你能省察出来、能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你能不能背叛肉体呢?如果你没有实行真理的心志,你就不会背叛这些东西了,还会享受这些东西,乐在其中了,感觉美滋滋的,“信神有地位真好,做了带领工人人都听我的,这感觉真好。这些人是我带领的,是我浇灌的,他们现在对我服服帖帖的,我说往东没有人往西,我说祷告没有人敢唱歌,这就叫成果!”你就开始享受地位之福了,这时候地位对你来说是什么?(毒品。)是毒品也不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你有正确的追求、有正确的实行法。往往人有了地位还没有工作果效的时候,都会说,“我不享受地位,不享受地位给我带来的一切”,一旦工作有点成果,觉得地位稳固的时候,就失去理智了,就该享受地位之福了。你以为你能意识到是试探就能背叛肉体吗?你真有这个身量吗?其实你没有。你那个意识、那个背叛仅仅是人的良心和人起码具备的理性达到的,提示你让你别这么做,是良心标准和信神以后有那么一点理性帮助你或者促使你不走错路。这是在什么背景下呢?就是你喜欢地位还没得到地位的时候,你还能有那么点良心理智,这些话对你还能起到约束作用,让你意识到享受地位不好、不合乎真理,这不是正道,这是抵挡神,神不喜悦,然后你能有意识地背叛肉体,不去享受地位。对你来说,你还没有成果或功劳的时候能达到背叛肉体,但当你有功劳的时候,你的廉耻感、你的良心、你的理性还有你的道德观念能约束住你吗?你仅有的一点良心标准远远够不上敬畏神的心,你那点信心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所以说,你现在仅有的一点良心是不是真理实际?明显不是。既然不是真理实际,那你现在能达到的只能是人的良心作用与人性理智约束出来的。你们现在没有神话作生命这个实际,一旦有了地位、有了官衔,后果会怎样呢?会不会走敌基督的道路呢?(不把握。)这是最危险的时候,你们能看清楚这事吗?你们说,做带领工人有没有危险?(有危险。)知道有危险,那你们还愿不愿意尽这个本分了?(愿意。)愿意尽这个本分,这是人的心志,这是正面的东西,但是仅有这点正面的东西就能实行出真理吗?就能背叛肉体的喜好吗?凭着人的好心、人的意志,凭着人的愿望、理想,能不能成全你这个心志呢?(不能。)那你们就得琢磨,怎样才能把你的愿望、你的理想、你的心志变成你的实际,变成你的真实身量。其实,这都不是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按人现在的情形、现在的身量,按人的人性品质,远远达不到神称许的条件,就你们的人品,仅仅是有点良心理智,并不具备追求真理的心志,尽本分想不应付糊弄、不欺骗神都做不到。就你们现在的真实情形与身量就已经是在危险境界中了,难道还能说有地位就危险、没有地位就不危险吗?其实没有地位也是危险的,只要活在败坏性情里都有危险。现在是不是只要做带领就危险,不做带领就不危险?(不是。)你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不管你做不做带领,都处在危险中。那该怎样追求真理才能脱离这个危险呢?你们有没有想过?你只有点愿望,守一些规条,能管用吗?真能摆脱危险境地吗?短期内是管点用,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那怎么办?有人说追求真理是最好的路,这话完全正确,但怎么追求真理才能进入真理实际呢?人的生命才能长大呢?这都不是简单事。首先得明白真理,然后就是实行真理,只要人能明白真理,这些问题就解决一半了,就能反省、看透自己的情形,就能感觉到自己是活在危险中了,人就能积极主动地去实行真理,这样实行自然就达到顺服神了。一个顺服神的人是不是脱离了危险?这还用说吗?真实顺服神的人就不会再悖逆神、抵挡神了,更不会背叛神了,蒙拯救是必然的。这样的人不就完全脱离危险期了吗?所以,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应该在真理上求真、下功夫,等真实明白真理的时候,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对你们来说,做带领工人的特殊性在哪儿?(身上多一些责任。)责任这是一方面,这个都意识到了,但怎么能尽好责任呢?先从哪儿入手?把这个责任尽好其实也就是把本分尽好,“责任”这个词有点特殊,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本分。对你们来说,能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很不容易,因为前面有很多拦阻你尽好本分的东西,比如你们最难突破的地位这一关。如果你没有地位,只是普通的信徒,也可能试探就少一些,尽好本分就容易一些,跟普通人一样每天有灵生活,吃喝神的话、交通真理,把本分尽好就行了,但你有地位,你就得先在地位上突破,先过这一关。怎么才能突破这一关呢?对一般人来说不太容易,因为败坏性情在人里面根深蒂固,人都是活在败坏性情里,本身都喜欢追求名利地位,好不容易得着地位了,能不尽情享受地位之福吗?如果你心里喜爱真理,有点敬畏神之心,你就会小心谨慎地对待地位,另外还能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这样名利地位在你心里就没有地位了,就不会影响你尽本分了。你如果身量太小,就需要常常祷告,用神的话约束自己,就得想办法做一些事或者有意识地避开一些环境、一些试探。比如,你是带领,你和三五个普通弟兄姊妹在一起,他们是不是就觉得你比他们高一等了?败坏的人类都会这么看,这对你来说就已经是试探了,这可不是试炼,这是试探!如果你也认为你比他们高一等,这就很危险;如果你认为你跟他们是平等的,这样你的心态就正常,就不至于受败坏性情的搅扰。如果你认为你是带领,你比他有地位,他会怎么对待你?(高看。)只是高看、仰视就完事了吗?他得说话,得做事。比如,你感冒了,普通弟兄姊妹也感冒了,他先照顾谁?(带领。)这是不是特殊性?这是不是地位之福?你若跟弟兄姊妹发生争执,因为你有地位,他们会公平地对待吗?他们会不会站在真理一边?(不会。)这些事对你来说就是试探,你能躲过去吗?你该怎么对待这事?如果有的人对你不好,你就能反感他,心里就琢磨怎么打击他、排斥他、报复他,其实那个人没什么问题;而有的人溜须你,你不但不反对,还享受这种感觉,这是不是就麻烦了?紧接着,你会不会提拔、培养溜须你的这个人成为你的心腹为你办事?如果会这样做,那你走的是什么道路?(敌基督道路。)你如果陷入这些试探就危险了。人整天围着你转,那是好事吗?我听说有些人当了带领之后不作本职工作,也不解决实际问题,尽琢磨肉体享受的事,有时还吃小灶,让别人给洗衣服,结果一段时间被显明、淘汰了。你们遇到这类事怎么办?你有地位,人溜须你,给你特殊待遇,你如果能胜过这些,能拒绝,不管人对你怎么样,你还能公平对待人,这证明你是对的人。如果你有地位了,有些人就高看你,总围着你转,阿谀奉承,你能摆脱这事吗?你们是怎么对待的?在你们还不需要关照的情况下,有人对你们施出“援助之手”,给你们献媚了,你们就暗自庆幸,觉得有地位就是不一样,尽享受特殊待遇,有没有这种情况?这是不是实际问题?这些事临到的时候,你内心有没有责备?有没有恶心、厌憎?如果没有恶心、厌憎,也没有拒绝,心里也没有什么控告、责备,反而还喜欢享受这些,感觉有地位真好,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有没有理性?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不是。)这是什么表现?这是贪享地位之福,虽然没被定性为敌基督,但是你已经走上敌基督的道路了。当你享受惯了的时候,如果有一天享受不到了,你会不会生气?如果有的弟兄姊妹家里贫穷,没钱接待你,你会公平对待吗?他一旦对你说句真话不中听,你会不会打压他,琢磨整治他?会不会看见他心里就不痛快,就想教训他?一旦有这想法,你是不是就离作恶不远了?人走敌基督道路是不是很容易?成为敌基督是不是也很容易?(是。)这就麻烦了!做带领工人凡事不寻求真理,走的都是敌基督道路。

有些人对神的作工没有认识,也不知道神怎样拯救人、拯救什么人,他看见人都有敌基督性情,都能走敌基督道路,就觉得这样的人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最后都得被定性为敌基督,都不能蒙拯救,都得灭亡,这种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首先得对神的作工有认识,神拯救的就是败坏人类,既然是败坏人类,都能走敌基督道路,都能抵挡神,这才需要神的拯救。那怎样才能使人真实跟随神,不走敌基督道路?这就必须得明白真理,得反省认识自己,得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然后再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这样才能保证你不走敌基督道路,不成为敌基督,不成为神厌弃的对象。神不作超然的工作,但神鉴察人心肺腑,你若总享受地位之福,神只给你一些责备,给你个意识,让你反省自己,知道这样做不合乎真理,神不喜悦,如果你能意识到,能反省、认识自己,这就容易解决问题了。如果你长期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总贪享地位之福,也不祷告神反省自己,也不寻求真理,那神就不作了,神就离弃了,让你感觉不到神的同在。神会让你意识到如果这样走下去你肯定是神厌憎的对象,神会让你知道这样的路是不对的,你这样的活法是不对的。神给人这样的意识,目的是让人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让人有一个正确的选择。但是,人能不能选择走正道,这个关键点取决于人的信心与人的配合。神在作这些事的时候,除了引导你让你明白真理之外,剩下的选择权就留给你,看你是不是走正道的人。神从来不强加给你,也从来不会强行地控制你或者指使你做一件什么事,让你怎么做、怎么行,神不会这么作,神是让你自由选择。这个时候人该怎么办?当你意识到这么做不对、这个活法不对的时候,你马上就能按照对的方法去实行吗?很难。这里有争战,因为人喜欢的东西都是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是与真理敌对的。有时候你知道怎么做对、怎么做错,在这个时候心里就有争战了。在这个争战的过程中,你得常常祷告,让神引导你,让神责备你,使你能意识到不该那么做,然后你能主动地背叛并远离、躲开这样的试探,你得配合。在争战的过程中,你还会出偏差,还容易走错路,虽然你心里选择的是对的方向,但是你不见得就能走对路,这是不是实际情况?你一不小心就走错路了。一不小心指什么呢?就是这个试探太大了,对你来说有时候是因为脸面,有时是因为心情,有时是因为一个特殊的背景、特殊的环境,最严重的其实是你的败坏性情,它在主导你、控制你,使你很难走在正路上。虽然你有点信心,但临到事也是摆来摆去、摇晃不已,非得经过一些对付修理、责罚管教,受挫折了,无路可走了,最后你才意识到追求名利地位不是正道,是被神厌憎、咒诅的,只有走神所要求的路才是人生正道,不立定心志走这条路就彻底被淘汰了。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但是,在这个争战的过程中,如果人的信心大,配合的心志大,有追求真理的心志,人胜过这些试探就容易一些,如果你的致命处就是特别好面子、爱地位,贪图名利、肉体享受,这些方面特别严重,那你就很难胜过去。很难胜过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很难选择追求真理的道路,而是选择错误道路,让神厌憎、离弃。但是,如果你平时就很留心、很谨慎,能常常来到神面前让神责备、管教,不享受地位之福,不贪图名利、肉体安逸,一旦有这些思想产生还没有做出事的时候,你就依靠神竭力地背叛,祷告神寻求真理,不管怎么样,你最终能够走上实行真理的路,进入这个实际,那大的试探临到你的时候,你选择对的方向的几率是不是就大了?(是。)这就在乎你平时的积累。你们说,如果人临到一个大的试探,只靠人的实际身量,只靠人的心志,或者只靠人平时的积累,能不能完全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不能。)能不能达到一部分?(能。)这个应该能达到一部分,但是在人很难达到的时候就需要神作了。要想实行真理,只靠人明白真理、只靠人的意志不能完全蒙保守,也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完全远离恶,关键是人得有配合的心志,剩下的就得靠神作了。如果你说,“我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以后不管临到什么试探或者环境,我的身量就这么大,我就只能做到这样了”,那神看见你这么做,神会怎么样呢?神就会保守你不临到这些试探。当神保守你不临到这些试探的时候,你就能实行出真理了,你的信心就越来越坚固了,这样身量就逐渐长大了。

败坏人类都喜欢追求地位、享受地位之福,对于任何人来说,不管你现在是有地位还是没有地位,要想放弃地位、摆脱地位的试探都很难,需要人有很多的配合。这些配合包括什么呢?主要就是寻求真理、接受真理,能明白神的心意,看透问题的实质,这样就有信心胜过地位的试探。另外,还得想一些办法,怎么做能有效地摆脱试探,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自己得有实行的路,这样就能保守你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没有这些实行的路,你就会常常陷入试探,你想走正确的道路,但不管费多大劲最终成果都不大。那你们常常临到的试探有哪些?(尽本分做出点成果得到弟兄姊妹高看时就沾沾自喜,很享受这种感觉,有时没有意识,有时能意识到这种情形不对,但还是背叛不了。)这是试探。谁再说说?(因着自己是带领,弟兄姊妹有时会给一些特殊的待遇。)这也是试探。临到试探人如果意识不到,在这些事上处理不好,不能有正确的选择,这些试探就能把你坑苦了、害惨了。比如,弟兄姊妹给你一些特殊的物质待遇,包括吃穿用住方面的,如果你享用的比他给的好,你看不上眼,可能你不会接受,但是如果你遇到富豪了,他给你一件好衣服,说是他不穿的,你能不能经得住这个试探?如果你琢磨琢磨,“他家有钱不在乎这件衣服,反正这也是他不穿的,他不给我也是在那儿扔着,那我就留着吧”,这事做得怎么样?(已经享受地位之福了。)为什么说这就是享受地位之福呢?(因为接受这些好东西了。)给你好东西你接受了就是享受地位之福了?如果不是一件好东西,但你正好需要就接过来了,这算不算享受地位之福啊?(也算,只要是为满足自己的私欲接受了别人的东西都算。)这事看不透了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是带领,你没有地位,他会不会给你东西?(不会。)肯定不会。因为你是带领他才给你的,这性质就变了,这不是正常的施舍啊,问题在这儿呢。你若问他,“如果我不是带领,只是普通弟兄姊妹,你会给我这东西吗?如果有弟兄姊妹需要,你能不能给?”他会说:“那我不能给,我总不能随便给人东西吧。因为你是带领我才给你,你要是没这个特殊地位,我能给你吗?”你看你不了解情况,就认为他说这衣服不穿了是真的,其实他是糊弄你,目的是让你接受之后能对他好、对他另眼相看,他是出于这个存心才给你的。其实你心里也知道,如果你没地位他不会给你,但你还是接受过来了,口头上还说“感谢神啊,我从神领受,是神恩待我”。你不但享受地位之福,还名正言顺地享受神选民的东西,这是不是没有廉耻啊?人没有良心知觉,没有廉耻,这就是问题。难道这只是做法的问题吗?难道接了别人的东西就不对,不接就对了吗?那你们遇到这事怎么办?你得问他这么做合不合乎原则,你说,“咱们找找神的话或者教会行政规定,看看你做这事合不合乎原则。如果不合乎原则,这东西我不能接”。他查完后知道这么做不合原则,但是还要给你,你怎么办?这就得按原则办事了。一般人在这事上都胜不过去,巴不得别人多给点儿,多享受点特殊待遇。你如果是对的人,临到这事就应赶紧祷告神,说:“神哪,今天临到这事肯定有你的美意,是你给我摆设的功课,我愿意寻求真理按原则实行。”人有地位试探太大,一旦试探临到不容易胜过去,这就需要神的保守,也需要神的帮助,得向神祷告,还得寻求真理、常常反省自己,这样心里就感觉踏实、平安。但是,你如果把东西接过来之后再祷告,还有踏实、平安的感觉吗?(没有了。)那神会怎么看你?神是喜悦你这么做还是厌憎你这么做呢?神厌憎你这么做。这是接不接受东西的问题吗?(不是。)这里的问题出在哪儿?问题在于临到事你是什么观点、什么态度,你是自己做主还是寻求真理,你有没有一点良心标准,有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临到事你有没有祷告神,你是先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先祷告寻求神的心意。这一件事就把人显明了。那这类事该怎么处理?得有实行原则。首先,得在外表上拒绝这些特殊的物质待遇,拒绝这些试探,就是碰到你特别喜欢的东西、你正需要的东西,你也要拒绝。物质的东西包括哪些?吃穿用住的这些东西都包括。这些特殊的物质待遇必须得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呢?这仅仅是做法吗?这是一种配合的态度,要想实行真理满足神,远离试探,首先得有这种配合的态度。你有了这种态度,就能远离试探,你的良心就是平安的。如果那个东西是你喜欢的,你就接受了,你心里多少会有良心的责备,但因你有自己的理由借口,你就说这是你该得的,是应该应分的,这时良心的感觉就不太准确、不太明显了。良心有时候就能受一些理由或思想观点的影响,感觉就不明显了。那这个良心标准是不是可靠的?不是。这就给人敲个警钟,什么警钟呢?只靠良心的感觉也不把握,还得寻求真理原则才可靠,没有真理的约束,人还能陷入试探,还能以各种理由借口贪享地位之福。所以说,做带领心里应该持守一条原则:凡是特殊待遇,我一律拒绝,一律远离,绝对拒绝。做到绝对拒绝就达到远离恶的先决条件了,你具备了远离恶的先决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蒙神保守了。你有了这样的实行原则,守住了这样的原则,你就已经是在实行真理满足神了,已经在走正确的道路了。你是在走正确的道路,你已经在满足神了,还需要良心检测吗?按原则办事实行真理就高过良心的标准了。人有配合的心志,能达到按原则办事,这就已经满足神了,神对人的要求就是这个标准。

人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配合,人的配合很关键。就像约伯,他敬畏神远离恶,他有这样的身量,也有这样的实际,他应该不怕陷入任何试探了,即便是在一些宴乐的场合,他也不容易说出得罪神的话,也不容易做出得罪神的事,那为什么那些场合他不去呢?(他不喜欢。)他不喜欢这是一个客观原因,还有一个实际问题你们可能没想到。约伯敬畏神远离恶,他采取了一些措施与做法让自己蒙保守,不犯罪、不得罪神,他有一些人为的配合,这是一方面。另外,人的败坏本性在有些场合人自己控制不了,所以有试探的场合他就不去,这样就免去试探了。现在你们是不是明白为什么约伯不去那种宴乐的场合了?因为那种场合对任何人来说试探都太大。试探太大意味着什么呢?人随时随地就能犯罪,就能得罪神,你仅有的敬畏神的心、仅有的对神的信心、你的心志不能使你摆脱试探,不能使你在试探中不得罪神。明白了吧?对人给你的特殊待遇,你得绝对拒绝,一律拒绝,这个做法怎么样?这是针对人哪方面问题作的原则、规定呢?(针对人的贪婪本性。)因为人有败坏性情,容易陷入试探,你就得有一些原则或者方式方法让你避开这些试探,达到不得罪神,这是有力的配合,也是有效的配合。但你如果不这样做,你分情况,这种情况接受、那种情况不接受,你能掌握好吗?(掌握不好。)为什么掌握不好呢?(因为人有撒但本性,控制不了自己。)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临到这类事就没有原则了,一律都接受,来者不拒了。别人说这是神的祭物,是奉献给神的,他也不怕,他接过来就放到自己的口袋里,他也敢贪占,据为己有,甚至心里一点责备都没有,可见他丝毫没有敬畏神之心,自然落到这个境地,这还是信神的人吗?这就是贪享安逸、享受地位之福的后果。你常常陷入试探,不远离试探,最终就会导致你不知不觉走上这条路。败坏性情就能把人引到错误的路上,这问题不解决能行吗?所以说,不管临到什么问题都应该坚持真理原则,对特殊问题就得特殊处理,不能死守规条,只要能达到胜过试探就行。

物质方面的试探人还容易胜过一些,只要有吃有穿,自己心里知足就可以了,这容易胜过去,但名利地位的试探是最不容易胜过去的。比如,两个人配搭,别人的地位比你低点儿,你的地位比别人高点儿,你就高兴,如果你的地位比别人低点儿,你就不高兴了,你心里就难受,就受辖制了,消极软弱了,也不祷告了,这个问题好不好解决?这就不好解决了。对于物质的试探,人能拒绝、远离,不沾染,但地位名利、虚荣脸面人最难胜过去。虽然很难,其实也有办法解决。你只要能寻求真理,能祷告神,能看透名利地位是虚空的,能看透名利地位的实质,你就有信心放弃名利地位,就不至于陷在名利地位的试探里。人有败坏本性,这就造成了人有各种败坏性情的流露、活出,使人抵挡神、悖逆神,活出的都是没有人性、不合真理的。不管是人狂妄自是不服真理,还是人诡诈做事有存心,还是人有贪婪、有野心欲望,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怎么造成的?(撒但的败坏性情。)就是撒但的败坏性情造成的,是撒但本性控制人造成的。人争地位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表现,这个表现跟人的狂妄性情,跟人悖逆神、抵挡神一样,都是从撒但的本性产生的。那用什么办法解决?还是最基本的办法,你只要遵行神的道,走追求真理的道路,这些问题就都能解决。你没有地位的时候能常常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能使别人得着益处;你有地位的时候还能常常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让人从你身上看见你的长处,看见你明白真理、有实际经历、有真实的变化,是不是也能使人得到益处?不管有没有地位,只要能实行真理,有真实的经历见证,让人从你的经历中明白神心意、明白真理,这是不是都能让人得益处?所以说,这个地位对你来说是什么?其实就是个额外的、附加的东西,就像一件衣服或者一顶帽子一样,就是个装饰品,不起什么作用,有没有都无所谓了。不管你有没有地位,你还是你,人能否明白真理、得着真理生命与地位没什么关系。你只要不把地位当回事,它就辖制不了你,除非你喜爱地位,特别注重地位,总把它当回事,它就把你控制住了,然后你也不愿意敞开亮相了,也不愿意认识自己了,也不愿意放下带领的身份说话做事、与人相处、尽本分了,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受地位辖制了?是站在地位上说话做事下不来了,这不是自己折磨自己吗?你如果真明白真理了,有了地位也不站地位,而是注重怎么尽好自己的本分,把自己该做的、该尽的本分都尽到,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你不就不受地位辖制了吗?你不受地位辖制,有正常的生命进入,你还能跟人比高低吗?别人比你高点儿,你还能难受到哪儿去呢?你得寻求真理,不受地位辖制,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把自己的本分尽好比什么都强,这才是有真理实际的人。

败坏人类都有这种通病:没有地位的时候,跟谁接触、说话也没有什么架子,不讲究什么方式,也不带什么语气,就是普通、正常,不用包装,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也能跟人敞开交通、谈心,平易近人,人容易接触,觉得这人挺好;一旦有了地位,就高高在上,一般人也不搭理了,谁也靠近不了他了,他就觉得自己尊贵了,与普通人不一样了,瞧不起一般人,说话总拿腔作调,也不跟人敞开交通了。为什么不跟人敞开交通了呢?他觉得自己有地位,是带领,带领就得有形象,就得比一般人高点儿,比一般人有身量、有承担能力,比一般人能忍耐、能受苦、能花费,能经得住任何的撒但试探,甚至爹妈死了、亲人死了都能控制不哭,或者当面不哭背后偷着哭,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短处、缺陷与任何的软弱,消极了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都得掩盖着,他觉得这是有地位以后该做到的。他把自己控制到这个程度,地位是不是成了他的神、成了他的主了?那他还有正常人性吗?人一旦有这种想法,把自己定规到这样一个范围里,把自己包装成这样一个人物,他是不是就特别宝爱地位了?别人一旦比他强、比他好,就会触及到他的致命处,那他能胜过肉体吗?能正确对待别人吗?肯定不能。要摆脱地位对你的控制,你首先得怎么做?首先得在存心、思想、心灵里把它清除出去。怎么清除呢?原来没地位的时候,你看有些人不顺眼就不搭理他,现在有地位了,你看谁不顺眼、有问题,就感觉有责任帮助他,就跟他多交通,解决点实际问题,这样实行心里是什么感觉?是喜乐平安的感觉。你有了难处或者失败也应该跟人交心,多跟人敞开亮相,交通自己的难处、自己的软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后怎么从这里走出来的,怎么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这样交心的效果怎么样?肯定挺好,人绝不会小看你,还会羡慕你会经历。有些人总认为,人有地位就应该有点当官的样式,说话得有腔调,才能得到人的重视、高看,这想法对吗?如果你现在能意识到这个想法不对,你就应该祷告神,背叛肉体的东西,别装腔作势,别走假冒为善这条路。你一旦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你就应该寻求真理解决,如果不寻求真理,这个思想、观点在你里面成形了、扎根了,就该支配你了,你就会伪装、包装自己了,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谁也看不透你,谁也摸不着你的心思,你跟人是隔着假面具说话,别人看不到你的心。你得学会让别人看到你的心,学会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得背叛肉体的喜好,按照神所要求的来实行,这样你心里就感觉平安,里面有享受。无论临到什么事,先反省自己的思想意识存在什么问题,如果又想包装自己、伪装自己,你就应赶紧祷告神:“神哪!我又要伪装了,又要玩阴谋诡计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让你厌憎!我现在都恶心我自己,求你责备我、管教我、惩罚我。”你得祷告,把你的态度拿出来,你就依靠神来揭露它、解剖它,把它限制起来。你这样解剖、限制,你行出来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败坏性情受挫了,没流露出来。这时,你心里是什么感觉?起码得到一些释放了,心里有平安喜乐的感觉,痛苦也减轻了,也不受什么熬炼了,顶多一时有点失落感,觉得“我是带领,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怎么能跟普通人一样呢?怎么能跟普通人交心、单纯敞开呢?这多掉价呀!”你看,这又有点小麻烦,人有败坏性情不是一下子就能脱干净的,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彻底解决的。你以为解决败坏性情那么简单哪,就像人想象的交通真理透亮了,达到认识败坏性情了,立马就能脱去败坏性情了,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人实行真理的过程就是与败坏性情争战的过程。人的己意、想象、奢侈欲望这些东西不是通过祷告能背叛、胜过一次就彻底解决了,而是要经过多少次反复争战才能彻底放弃,直到能实行出真理了才是真正达到果效了。尤其在大事上,心里的争战更是激烈,翻来覆去,没完没了,有时长达一两个月,有时长达半年一年之久。人的败坏性情相当顽固,哪种败坏性情都不是通过一两次交通真理就能解决的,它还会反复多次跟你较量,还得继续追求真理,达到明白真理透亮了,彻底认识败坏性情了,开始恨恶肉体、恨恶撒但了,就能常常实行出真理了,实行真理特别自然,一点儿都不费劲,这才是得胜肉体、战胜撒但了。在争战期间,人得时时祷告神,多读神的话,绝不能到外邦人、到魔鬼撒但那儿寻求路途,必须得依靠神、仰望神,必须得根据神的话寻求真理、交通真理,当真正明白真理了,才能胜过肉体、胜过撒但。这在神那儿怎么看?神看到你的心,你喜爱真理,你敬畏神,你愿意脱离不义,愿意远离恶,虽然败坏性情使你产生了思想,使你产生了意念、产生了存心,但是这个存心、这个思想并没有控制你的行为,并没有把你的心志打倒、压垮,你最终还是战胜它了,在神那儿神纪念你。你经常这样实行,你里面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彻底战胜这方面败坏性情,才算是这方面性情有变化,进入真理实际了呢?就是虽然你有时还有不好的心思意念,还能产生一些存心、欲望,但是这些东西在你心里已经不占主导地位了,你已经觉得这些东西不重要了,它刚露头你就把它分辨出来了,你不用人为地克制、背叛,不用有意地让神鉴察、让神管教、让神惩罚,不用这些办法,你很轻松地就能胜过它、放弃它,而且你心里不难受,不觉得是亏损,这就行了,你就有身量了,这就是性情有变化了。你们现在有没有一点进入?是不是也有点变化了?(没有。)那你们的身量真是太小了,还得好好追求,好好吃喝神的话,什么时候再临到这些事,你就知道怎么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就知道怎么做是站住见证了,那你就真有身量了,只有能实行真理站住见证的人,才是进入真理实际了。你们现在还不行,还在摸索阶段,说到这些实际情况,你们就觉得这些问题在你们身上都有,但是你们从来没有寻求真理去解决,这是不是身量太小啊?还没有进入真理实际有没有生命啊?这就是还没有得着真理,还没有生命呢。只凭肉体的生命活着,只凭撒但性情活着,那你就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还不是达到蒙神拯救的人。蒙拯救不是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会讲点字句道理、能守住一些规条就蒙拯救了,必须得真实认识自己,能脱去一些败坏性情,能看透名誉地位的实质,能放下地位,能对神有真实的顺服,这才是蒙拯救了。

其实,解决地位的问题跟解决其他问题是一样的,这些问题都属于败坏性情的一种表现、流露,都是人的一项喜好、追求。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只要解决了败坏性情,地位对你来说就不是问题了。人跟人争地位,说“你今天出头比我多,明天我要比你高更多”,这是什么问题?这仅仅是因为地位引起的吗?(不是。)那是怎么引起的?(败坏性情。)对了,这是败坏性情引起的。败坏性情解决了,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归根结底,人要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必须得注重凡事反省自己、认识自己,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败坏性情不解决,就会带来许多难处、拦阻,即使尽着本分,也是走过程、没果效。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在认识败坏性情上下功夫,在解决问题上下功夫,别只说“追求真理,多祷告、多读神的话就行了”,这太笼统了,没有实行的路不行。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不能死套规条,真理是活的、是实际的,乱套乱用不行,必须得按真理原则来解决实际的问题。实际的问题如果不会用真理解决,这样的人就不是合格的带领工人了。凡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的人就不是明白真理的人,他即使做了带领工人也不会用真理解决问题,他没有真理,也不可能达到办事有原则,这样的带领工人就没有什么真理实际了。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六日

上一篇: 常读神话揣摩真理才有路可行

下一篇: 为得真理付代价太有意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现在你们所过的每一天都很关键,对你们的归宿与你们的命运都很重要,所以你们都要珍惜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现在所度过的每一分钟,争取一切时间来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以便不枉活此生。或许你们都感觉莫明其妙,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坦诚地说,对于你们每个人的行为我并不满意,因为我在你们身…

第六十九篇

我的心意发出,有谁敢抵挡,有谁敢论断、疑惑,我立时取缔他。今天,不按我心意行事的,谬解我心意的,都得在我的国度中被淘汰、被废弃。在我的国度中,没有别人,都是我的儿子,我所爱的,是会体贴我的,更是按我话而行的,是能替我作王掌权审判万国万民的,更是一班天真活泼的、单纯敞开、诚实而又有…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要想合神使用,对神的作工得有认识,对神以前的作工(旧约、新约)也得有认识,对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认识,就是对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认识。若让你传福音,你对神的作工不认识就没法传。若有人问你“圣经是怎么回事,旧约是怎么回事,耶稣当时作的工、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你们的神是怎么说的?”你如果…

第一百二十篇

锡安哪!欢呼吧!锡安哪!歌唱吧!我已凯旋归来,我已胜利归来!万民哪!赶快排列整齐!万物啊!都要静止下来,因我的本体面向全宇宙,我的本体出现在世界的东方!谁敢不跪下来敬拜?谁敢不口称真神?谁敢不存敬畏的心仰望?谁敢不赞美?谁敢不欢呼?我民必听我音,我国必存我儿!山河万物都得欢呼不止…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