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  2022年年度报告

2023年2月7日

目 录

说明:封面图片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实场景还原。基于保护基督徒及其家人的安全和隐私,本报告中部分基督徒使用化名。化名右上角标*,以示区分。

一 概要

2022年,中共持续迫害全能神教会

2022年是新冠疫情流行的第三年,中共在全国采取的高压清零政策令民众苦不堪言,年底的突然解封又使民众陷入了更大的危险中。与此同时,中共仍未停止对宗教信仰的打压与迫害,持续强拆教堂[1]基督教家庭教会频繁遭到骚扰、取缔[2],基督徒被抓捕、判刑[3]的事件频频发生。全能神教会仍是中共重点镇压迫害的对象,中共将全能神教会列入“与我争夺群众,争夺人心”的“国家政治安全重大隐患”进行重点打击、迫害,企图将全能神教会彻底取缔。据不完全统计,仅从2011年至今,已有至少43万余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教会建立以来,有据可查被迫害致死的有231人。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至少10,895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其中3257人遭受各种酷刑或被强制洗脑;1901人被判刑,其中1002人被判刑3年或3年以上,116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19人被重判10年或10年以上,其中李霞*和星辰*被重判15年;至少14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的在押良心犯数据库,公布了4056名2022年在押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信息[4]。2022年,中共掠夺、非法占有全能神教会钱财及基督徒个人财物价值至少2.4亿元人民币(约折合3537万美元)。

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早已举世皆知,并一直遭到西方民主国家的声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于2022年6月2日在国务院发布2021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时说,“中国继续对穆斯林维吾尔人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进行种族灭绝和大力镇压。……中共继续骚扰其认为与其政策不符的其他宗教的信徒,包括摧毁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道教的敬拜场所,而且还剥夺基督徒、穆斯林、藏传佛教徒和法轮功学员住房、就业机会”。

二 迫害特点综述

(一)中共多次实施专项打击行动,全年至少10,895名基督徒被捕

2022年是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发起“三年总体战”的第三年,尽管疫情严重,但全国各地仍旧频繁发起针对全能神教会的专项打击行动,被捕的基督徒人数持续增加。4月,河南某市曾下发红头文件,称根据中央、省委、市委政法委统一安排部署,必须持续消减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数量,以确保二十大顺利召开为主线,开展“清风2022”专项行动,打击全能神教会。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多省市以维稳的名义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导致数千名基督徒被捕。在全国各省中,安徽和江苏迫害最为严重,截至12月底,江苏已知被捕基督徒人数达1343人,安徽已知被捕基督徒人数达1360人。山东省当局在社会各个阶层推进反宗教宣传,更加疯狂煽动全民迫害宗教信仰,比如,中共培训学校老师如何抓捕基督徒,截至12月底,已知被捕基督徒人数达1153人。其他省市的迫害也比较严重,以下仅列举部分省市抓捕行动的情况:

6月,安徽各地发起打击全能神教会的镇压行动,仅20日一天就有36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同月,广东当局针对全能神教会进行了两轮大抓捕行动,至少387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

7月6日凌晨,河南南阳地区新野、桐柏、邓州等县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展开统一大抓捕,至少135人被抓。

9月至10月,江苏当局迫害全能神教会愈发严重,至少76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仅10月26日就有46人被捕。

9月18日至25日,湖北省警方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展开统一抓捕行动,至少233人被捕。

图:2020-2022年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人数(按季度分布)

以下是中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拘留和在押、被判刑人数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表1:2022年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拘留和在押、被判刑人数统计

省份(直辖市、自治区) 抓捕人数 拘留人数 目前在押人数 被判刑人数
合计 10,895 4571 1934 1901
北京市 160 128 47 0
天津市 122 33 30 18
河北省 72 36 12 5
山西省 412 114 12 77
内蒙古 150 99 29 27
辽宁省 33 10 1 3
吉林省 422 178 95 24
黑龙江省 406 104 7 30
上海市 15 5 1 0
江苏省 1343 461 86 76
安徽省 1360 490 189 68
浙江省 220 86 25 90
福建省 162 43 0 29
江西省 295 175 48 75
山东省 1153 510 224 265
河南省 1115 277 143 196
湖北省 445 237 116 85
湖南省 214 127 79 5
广东省 1086 701 426 217
广西 295 167 55 6
海南省 19 17 5 2
重庆市 153 66 45 16
四川省 349 111 65 149
贵州省 75 38 11 19
云南省 512 278 152 312
陕西省 223 55 20 57
甘肃省 77 24 11 16
青海省 1 0 0 2
宁夏 6 1 0 32
新疆 无法统计 无法统计 无法统计 无法统计

(二)中共重判被抓基督徒,全年至少1901人被判刑

2022年,据不完全统计,至少190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仰活动或家中存有信神资料等,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其中1002人被判刑3年或3年以上,116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其中基督徒星辰*只因为向海外媒体提供基督徒被中共迫害的证据,被重判15年。云南省判刑人数最多,312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2022年1月,云南省禄丰市法院对3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集体判刑,其中周雪*、周立*因担任教会带领,分别被重判5年、4年有期徒刑;基督徒张琼*、张萍*因保管教会物品,分别被判刑4年、3年6个月。2022年,广东省全能神教会已有217名基督徒因信仰获刑,其中136人被重判3年或3年以上刑期,时年仅32岁的陈雯*,中共认定其是教会中层同工,被判处重刑12年。2022年11月29日,山东省郓城县人民法院对1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集体判刑,其中3名教会带领均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及7年以上,6人被判刑4年。11月9日,山东省烟台莱阳市人民法院对29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集体判刑,其中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有25人被判刑3年以上。2022年6月28日,山西省长治市潞州区人民法院对多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开庭审理,判处5名基督徒有期徒刑8年、7年不等,其中一名年近七旬的基督徒仅因提供聚会场地被判重刑7年,另一六旬基督徒因2019年曾因信神被拘留过一次,这次被重判8年。“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公布了4056名2022年在押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信息[5],其中女性3391人,占总人数84%,73人被判刑10年以上。

(三)中共残酷折磨被抓基督徒,全年至少14人被迫害致死

2022年,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4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中共迫害而死亡。他们有的被毒打、酷刑逼供致死;有的在监禁期间遭虐待、折磨,患病得不到医治,致病情恶化身亡;有的因不堪忍受中共用各种手段施压,逼其出卖教会信息,自缢身亡;等等。

下面列举部分被迫害致死基督徒的简要情况:

表2:2022年被迫害致死基督徒的简要情况

编号 被害人姓名 性别 出生年份 籍贯 被捕时间 死亡时间 死亡说明
1 刘建军 1972 江苏 2022/11/11 2022/11/29 被带到宾馆秘密审讯数天,后羁押在看守所10天后死亡,尸检脑部有大面积钝击伤,脑部、胸腔有瘀血,3根肋骨骨折,胃和肠没有任何食物残渣。
2 春阳* 1969 北京 2022/09/22 2022/10/02 关押期间,因拒绝交代教会信息遭打背铐等酷刑折磨,在送回监室的途中突然栽倒在地,口吐鲜血,陷入昏迷,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3 朱晓红 1985 江苏 2022/05/25 2022/06/10 审讯时遭中共酷刑折磨,5天后被迫自缢身亡。遗体整个脸部肿胀,右颧骨上有伤疤,双眼角有血水,鼻孔里有血迹。
4 黄芬芳 1967 江西 2019/09/19 2022/03/21 羁押期间被迫超负荷劳作,长时间心情压抑、饮食极差,致乳腺癌复发并延误治疗,不治身亡。
5 范利民 1968 山东 2019/11/01 2022/04/07 羁押期间遭虐待、折磨,患上肺病后又得不到医治,致病情加重恶化成肺癌晚期,不治身亡。
6 志诚* 1973 广西 2022/06/10 2022/08/10 被捕后每天被强制洗脑转化5个小时,每餐只给极少量的饭食,每天还要被罚坐十几个小时,如此折磨近两个月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三 结语

众所周知,中共是一个无神论独裁政党,自掌权以来,它全面推行无神论教育,极力否认神的存在,并疯狂镇压迫害基督教、天主教,抓捕、杀害基督徒,焚烧圣经,它恨不得把所有宗教全部消灭,把中国变成无神区,让所有人都只信共产党。自1991年全能神在中国大陆显现作工以来,发表了数百万字的真理,越来越多渴慕真理的人听了全能神的话接受了全能神,这令中共惊恐万分。中共将全能神教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在疯狂追捕末世基督与跟随神、见证神的人,残酷迫害神选民,企图取缔神的末世作工。中共政府多次下发镇压全能神教会的机密文件,要求“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用尽各种残酷手段血腥镇压全能神教会,秘密抓捕神选民,随意关押,刑讯逼供,打死白死,甚至不惜调动武警、军队镇压全能神教会,致使整个中华大陆成了恐怖世界,成千上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受酷刑折磨或被判刑监禁,在狱中遭受无休止的虐待,残酷的迫害使基督徒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致残致死事件频发。中共的恶行早已天怒人怨,如今中国各地灾难不断,民不聊生,中共内部也混乱不堪,政权岌岌可危,但它仍不顾一切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足见只要中共一天不灭亡,它就绝对不会停止迫害基督徒,它的野心目的就是要把基督徒赶尽杀绝。为维护宗教自由这一基本人权,我们将了解、掌握到的受迫害事实公开,以获得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援助。

附:2022年典型案例(仅选20例)

(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迫害致死案例

1.刘建军,男,生于1972年,江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11月11日,刘建军因信神在其住处被警察抓捕,其笔记本电脑等物品被没收。在被带往宾馆秘密审讯数天后,11月19日,刘建军被关押在新余市看守所。11月29日下午,刘建军家属突然接到看守所的电话,称刘建军当天早上在号房猝死。家属赶到殡仪馆时,见到刘建军遗体胸部有瘀青,腿部浮肿,手腕和脚部破皮结痂,家属无法相信警方的说辞,要求尸检。尸检显示刘建军遗体脑部、胸腔有瘀血,3根肋骨骨折,胃和肠没有任何食物残渣。法医表示,刘建军的脑部有大面积的钝击伤。通过查看看守所的监控录像,进看守所的当天刘建军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走路很有精神,生活能自理,但24日(第六天)的监控录像显示,有几个犯人扶着他洗澡,走到一半他就瘫倒在地。据了解,2020年12月,刘建军曾因信神被抓捕,审讯期间遭受酷刑折磨。这次是第二次被抓捕,在看守所关押仅仅10天就被折磨致死,年仅50岁。

2.春阳*,女,生于1969年,北京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9月22日,她从聚会点出来走在路上时被几个警察按倒在地,之后被带到她租住处,警察将2台电脑、教会钱款、票据及其他信神物品全部掳走。之后,春阳被带到办案中心审讯,次日又被转押到看守所刑事拘留。据与春阳一同被抓捕的基督徒讲述,9月27日起,警察每天都提审春阳,给她打背铐,一直逼问她电脑、票据和钱款是谁的。每次提审结束后,春阳的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手碗上有明显的伤口,发黑流血,两手肿胀。10月2日,春阳被提审结束后,在回监室的途中,她突然栽倒在地不省人事,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被送往医院救治。当晩9点,春阳的家属才被电话告知春阳在医院抢救。当家属赶到医院时,春阳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但院方还伪装成抢救的样子。事后,医生向家属透露,“这就是摆个样子让你们瞅瞅”。当晚12点左右,医院宣布春阳死亡。警方声称春阳是心脏病猝死,但春阳家属说她根本没有心脏病,身体很健康。最后,警方答应春阳家属以赔偿39万人民币了结这桩人命案。年仅53岁的春阳,被抓捕10天就被活活折磨死,她在看守所到底遭受了怎样的酷刑折磨现已无法得知。

3.朱晓红,女,生于1985年,江苏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5月25日晚,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进朱晓红家将其强行抓捕带到某敬老院,另有8名基督徒也在同一天被抓捕至该敬老院被分开秘密审讯。据一同被捕的基督徒王睿*讲,警察为逼她交代教会信息,对她刑讯逼供,她也听到关押在她隔壁的朱晓红被警察打的惨叫声。另一基督徒也遭到警察的酷刑逼供,她从警察的手机看到朱晓红被打后的照片:头发凌乱,左脸有瘀青。5月30日下午,王睿听到一阵急促的撞门声,听负责看守朱晓红的人说朱晓红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了。不一会儿,4个男人用担架抬出去一个人,上面盖着一块布,此人正是朱晓红。6月10日,整整过了10天,朱晓红亲属才被警察告知朱晓红自杀,在抢救中。亲属急忙赶到医院要求见朱晓红,警察说:“就是抢救过来也不会让你们见面的,她还要被拖去关押!”朱晓红亲属刚被警察带到一宾馆就被告知朱晓红已死亡。闻此噩耗,朱晓红的父亲失声痛哭,质问警察:“你们5天就把我女儿弄死了,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女儿犯罪?”警察说:“你女儿信神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触碰国家第一道红线。”6月11日,朱晓红被火化前,在四五十个便衣警察看守下,家人只能透过冰棺看到朱晓红的遗体:整个脸部肿胀,右颧骨上有一块硬伤疤,双眼角有血水,鼻孔里有血迹。家属说朱晓红最挂心她生病的小儿子,如果不是遭受了难以承受的非人折磨绝不会自缢的。

4.黄芬芳,女,生于1967年,江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7年10月,黄芬芳因患乳腺癌做了手术,术后身体恢复良好,能跟正常人一样从事正常活动。2019年9月19日,黄芬芳在去参加聚会时被中共警察跟踪抓捕,4天后被转押至一宾馆秘密审讯,警察为逼她出卖其他基督徒,剥夺其睡眠,只要她一打瞌睡就被叫醒,致其心情极度压抑紧张。9月29日,黄芬芳被送往看守所关押。羁押期间,黄芬芳被要求每天做2400至3200个给死人烧的金元宝,完不成定额就被罚站不准休息。为完成任务,黄芬芳每天精神紧绷,累得腰酸背痛。看守所的饮食极差,饭菜里缺油少盐且分量少,黄芬芳经常吃不饱。2020年1月30日,黄芬芳发现自己的脖子一侧鼓起一个包,并且越来越大,她给狱医说自己的病情时,狱医不予理睬,也不给开药。3月,黄芬芳脖子上的包越来越大,且咳嗽加重,呼吸困难,狱医不得已才给其开了药,但吃了不起作用。后来,黄芬芳病情越来越严重,才得以获准保外就医,诊断结果是乳腺癌术后多发转移IV期,多个器官都发现肿瘤。医生直言,黄芬芳病情复发这么快,与她在牢房里心情压抑、营养跟不上以及超负荷劳动有直接关系。据黄芬芳的亲属讲,自她被捕后,亲属就带着她的病历多次去公安机关、看守所表明其患有癌症需要做检查,申请保外就医,均遭到拒绝,警方还谎称黄芬芳已经做了四五次检查,在看守所里很好,致黄芬芳的病情一再被延误。因黄芬芳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癌细胞已扩散,于2022年3月21日不治身亡,时年55岁。

5.范利民,女,生于1968年,山东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9年11月1日,她因信神被警察抓捕带到派出所审讯,次日被羁押在青岛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要求犯人每天盘腿打坐11个小时,不许伸腿,范利民实在坚持不住被罚值班,每晚站立2小时,连续值班半个月,她被折磨得腰酸腿疼、头昏目胀、胸闷憋气。此后,她常常头晕、咳嗽。2020年6月底,范利民头晕加重,狱医说是颈椎病引起的,管教就强迫她24小时平躺在床上不许起来,连续躺十多天,直到她胸闷、呼吸困难,管教才让她起来。她多次要求拍片检查,均遭到管教拒绝。直到8月20日,范利民因病情加重才被准许到医院检查,但一直被隐瞒检查结果。9月9日,范利民病重卧床不起,警察让她在“被监视居住人义务告知书上”签字后将其释放,警告她回家不许再信神。范利民回家后才得知自己患上了肺癌且已到晚期,但中共仍不放松对她的迫害。2020年11月,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她提起公诉。2022年4月7日,范利民在家中病逝,时年54岁。

(二)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受酷刑案例

1.任戈*,男,50多岁,重庆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6月26日,重庆市警方在全市展开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统一行动,包括任戈在内的69人在当天的行动中遭抓捕。为逼任戈出卖教会信息,警察用书卷成筒打他的脸和头,之后警察用电棒在他的背部和腰部电击。强大的电流一下子把他击倒在地,晕死过去。任戈醒来后,警察用大拇指粗的牛皮鞭抽打他,他的衣服被打破,露出一道道血印,疼得他在地上不停地滚动。警察还恐吓道:“对你们信神的打死白死,我们打死的人还少吗?”警察仍不罢手,抓住任戈的肩膀一把拽起来,给他戴上手铐吊铐在钢管上,全身悬空。铐齿深深地扎进任戈的手腕,鲜血顺着手腕流下来,他感到钻心的疼。警察还用燃烧的烟头在任戈的肩、背部乱杵,疼得他再次晕死过去。任戈被悬空吊了一夜,至今他的手还麻木。警察为迫使任戈说出教会信息,还将他绑在老虎凳上,在他的脚后跟下连续塞5块砖,他感到骨头和脚筋都要断了,他痛得大声喊叫,衣服被汗水浸透,他再次晕死过去。连续4天的酷刑折磨,他全身瘫软无力,警察还罚他蹲了一天一夜的马步。在这期间,他实在支撑不住,就跪在地上,警察就使劲踢他的肩膀,他倒下又站起来,这样来回不知被警察踢了多少次,肩膀被踢得发青。被关押一个多月后,任戈虽获释,但电击给任戈留下后遗症,至今弯腰就感到疼痛,天气变化也会胀痛。

2.吴华,女,58岁,江苏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11月7日,吴华正在聚会点处理教会工作,突然10多个便衣警察闯进来将她强行抓捕带到一宾馆秘密审讯。为逼吴华交代教会信息,警察对其实施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他们将吴华的双脚和双手分别锁在审讯椅的环扣里,使其整个身体坠在审讯椅的外面,又在其胸前放一桶矿泉水用胶带缠住,接着警察就掀起审讯椅使劲摇晃,吴华感到手腕、手臂钻心的疼痛,如此折磨约一小时。警察边折磨边逼问,见她不说,警察又抬来一把审讯椅,将吴华的左手和左脚锁在一把审讯椅的环扣里,将其右手和右脚锁在另一把审讯椅的环扣里,然后将两把审讯椅向相反方向拉开,使吴华整个身体被悬空拽开,她感到双手、双脚好像要被拽断似的疼痛。酷刑折磨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2点。吴华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便试图咬舌自尽,警察见状才暂停用刑。数天后,警察继续刑讯吴华,逼其出卖教会信息,警察给其戴上手铐,令其两只胳膊抱膝,用一根铁棍从其胳膊间的腿弯处横穿,然后将她抬起来“荡秋千”,警察不断地摇晃铁棍折磨她。见其仍不交代,警察就气急败坏地用不同的手段折磨她,持续约8小时。之后,吴华虽侥幸逃脱中共的魔窟,但酷刑折磨致其双手、双脚至今肿胀、麻木。

3.赵刚*,男,42岁,山东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3月26日,赵刚在回家的路上遭到警察抓捕,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审讯。警察为逼他出卖教会信息,对他连扇十几个耳光,用拳头使劲锤打其脑门,之后又拿起一瓶辣椒水全部喷在其面部,呛得他痛苦不堪,眼泪直流。在之后的数天里,警察每天都对他刑讯逼供,给其打背铐。一警察用膝盖顶住其腰部使劲往上提拉手铐,然后用一把椅子把其胳膊架起来,捆住其双脚架在另一把椅子上,使其身体悬空,赵刚立时感觉胳膊剧烈疼痛。警察还令他双脚并拢蹲在地上长达几个小时,赵刚蹲不稳倒在地上,警察就使劲踢他,然后两个警察分别站在其两条小腿上,用电源线插头使劲抽打其脚底,疼得赵刚大声喊叫。警察还把赵刚的头发一撮一撮硬生生地撕扯下来,令其痛苦难忍。赵刚在派出所被关押17天左右,每天晚上都被剥夺睡觉的权利。获释后,赵刚被监视居住,因遭受酷刑,他的胳膊抬不起来,拿不起重物,脚上的瘀血十几天后才慢慢褪去。

4.韩晓*,女,57岁,湖北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9月,韩晓刑满获释,讲述了她因信全能神被捕坐监遭酷刑折磨的经历。2018年9月,韩晓在一次聚会时遭到警察抓捕,被羁押在当地看守所。一年后,韩晓被当地法院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服刑期间,狱警为强迫韩晓签放弃信仰背叛神的“三书”,唆使犯人任意虐待折磨她。犯人组长令她双腿并拢,双手紧贴两侧的裤缝,低头目视脚尖,身体站直不许动,从上午9点至晚上12点,连续罚站8天。长期罚站使她的脚严重浮肿,一摁一个窝。因韩晓拒绝签“三书”,监区区长加重对她的体罚,令她从早上5点至晚上12点面对墙一动不动地站立。在这期间,狱警还克扣她的饭食,每天只给她一点饭、半杯水,韩晓饿得头晕乏力,血压有时高达200mmHg。遭受如此虐待、折磨,仅仅十几天,她的体重就骤降20公斤。连续17天每天长达19个小时的罚站,导致她小腿肿胀无法下蹲,脚背的皮肤肿得绽裂。酷刑折磨给韩晓留下了后遗症,多走一会儿路或多站一会儿,她的脚就酸胀难受。

5.张凤兰*,女,48岁,河南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4月12日晚,5个警察闯进张凤兰家强行将其抓捕带到当地派出所审讯。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狠扇张凤兰几十个耳光,接着又对她实施“穿心杠”酷刑,将其双手和双脚铐住,令其蹲下,两只胳膊抱膝,将木棍从胳膊上腿弯处横穿,然后抬起来使其身体悬空。一警察用胶棒抽打其双脚底,另一警察继续狠扇其耳光,逼她交代教会信息。张凤兰疼得失声惨叫,因戴着黑头套,加上如此折磨,她立时感到呼吸困难,头部胀痛。折磨一个多小时后,张凤兰昏死过去,醒来时,她浑身疼得动不了。次日,警察继续逼张凤兰交代教会带领是谁,以及教会钱财存放在哪里,她不说,警察就对其实施“吊刑”,用手铐铐住其双手吊在架子上,并用绳子绑住其右脚吊在架子上,使其左腿悬空垂着。一警察用橡胶棒不断抽打其右脚,同时另一警察猛扇其耳光,边打边审,如此折磨直到她昏过去。警察用水将张凤兰泼醒后继续审问,还用铁棒狠捣张凤兰的肋骨,疼得她浑身颤抖不止。警察还用电棒电击她,致其昏过去。酷刑折磨给张凤兰的身体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双手时感麻木,不能拿重物。

6.刘志忠*,男,64岁,山东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9月,刘志忠因信全能神遭警察抓捕。因刘志忠拒不交代教会信息,三四个警察轮流对他拳打脚踢,还用书本卷成筒狠打他的脸及后脑勺,边打边骂。一警察将一本书贴在刘志忠前胸用拳头使劲打,还掐住他的脖子使劲往墙上撞他的头,刘志忠被打得晕头转向,痛苦不堪。随后,警察拿出其他基督徒的照片让他指认,遭拒后,就继续对他拳打脚踢、扇耳光。警察还用约一米长带有钉齿的钢鞭使劲抽打刘志忠的背部数下,他疼得昏过去。警察就用酒精喷其脸,等他醒来后继续暴打。刑讯逼供期间,刘志忠被打得昏迷3次,年过六旬的他身心饱受摧残。后来,刘志忠被取保候审,至今仍在警方的监控中,失去人身自由。

7.周洪兰*,女,50岁,江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9月8日,周洪兰因信神在家中遭到派出所警察抓捕、羁押。一年后,周洪兰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服刑期间,狱方强迫周洪兰签放弃信仰背叛神的“三书”,她拒签,狱警就唆使其他犯人虐待、折磨她。犯人用胶带封住周洪兰的嘴巴,将其双手捆到身后,对其猛扇耳光。随后,狱警和3个犯人将周洪兰带到卫生间,将其悬空吊挂在窗户的钢管上,强行脱光其裤子和鞋袜,用淋浴器里70℃的烫水对着其私处和大腿反复喷洒,然后逼其签“三书”,周洪兰仍拒绝签字,犯人就把她的上衣也脱光,对着其全身喷洒烫水。周洪兰被烫得忍不住叫出声来,狱警就让犯人用袜子塞住其嘴巴,继续往她身上喷洒烫水。周洪兰被烫得浑身红肿,开始起水泡,过后,她身上的伤口开始发炎。如今,周洪兰虽已刑满获释,但酷刑折磨给其留下满身的伤疤,皮肤粘连在一起,身子没法伸直,无法正常工作,严重影响其正常生活。

(三)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重判在押案例

1.李霞*,女,生于1965年,陕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时担任教会带领。2020年9月15日,李霞在作教会工作时遭到警察抓捕、羁押。2022年3月,李霞只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却被中共法院扣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约折合15,000美元)。

2.星辰*,女,生于1991年,福建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9年8月26日,中共警察对福州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统一抓捕,星辰也遭到抓捕、羁押。2022年10月,星辰只因为向海外媒体提供基督徒被中共迫害的证据,却被中共法院扣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5000元人民币(约折合750美元)。

3.唐琦*,男,生于1986年,甘肃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时担任教会带领。2020年9月15日,唐琦在作教会工作时遭到警察抓捕、羁押。2022年3月,唐琦只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却被中共法院扣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又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约折合12,000美元)。

4.雷士*,男,生于1953年,陕西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0年9月23日,雷士因信神遭到警察抓捕、羁押。2022年3月,雷士只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却被中共法院扣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约折合12,000美元)。

(四)中共掠夺教会钱财和基督徒个人财物案例

1.杨晨*,女,51岁,四川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7月14日,6个便衣警察闯入杨晨的住处将其及另外3名基督徒控制后,开始大肆搜查,将教会钱财407,626元人民币(约折合61,144美元),以及价值34,845元人民币(约折合5227美元)的教会和个人物品全部掠夺。随后,杨晨等人被带到派出所审讯。杨晨目前仍在羁押中。

2.林玥*,女,55岁,山东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6月23日,8个便衣警察闯进林玥家强行搜查,将20多万元现金和金银珠宝、银行卡等物品全部掠夺,共计51.5万元人民币(约折合77,250美元),之后将林玥押到派出所审讯。据了解,林玥目前仍被羁押在看守所,将会被判刑。

3.许芳*,女,68岁,北京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9月21日,3个便衣警察闯进许芳家,像土匪一样疯狂抄家,将搜出的283,000元现金(约折合42,450美元)及500克金条(约折合37,500美元)全部掳走。尽管许芳母子一再解释这些财物是其全部积蓄,没有这些钱母子俩无法生活,警察置之不理,随后连人带物带到当地派出所。次日,警方给许芳母子扣上“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送到看守所拘留。10月28日,许芳母子被取保候审,他们向警方索回个人钱物时,警察推托不给,导致他们交不起房租,不能维持基本温饱。

4.李欣*,女,46岁,黑龙江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22年8月2日,7个警察闯进李欣家将其夫妇二人强行抓捕,并翻箱倒柜在其家中大肆搜查,将其多年省吃俭用积攒的血汗钱216,300元现金(约折合31,882美元)及价值4万多元的电子产品全部掠夺。事后,李欣多次去公安局索回自己的钱财,警察以各种理由推托不给,导致李欣的生活陷入困境。李欣的丈夫遭受警察酷刑折磨后,胳膊疼痛,干活很吃力,获释后被迫出去打工养家。

(五)中共任意拘留和监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至少190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信仰活动或家中存有信神资料等,被扣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其中116人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详见下表:

表3:2022年被判刑7年或7年以上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基本情况

序号 姓名 性别 出生年份 宣判日期 宣判地点 刑期
1 星辰* 1991 2022/10 福建省福州市 15年
2 李霞* 1965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15年
3 唐琦* 1986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14年6个月
4 雷士* 1953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14年
5 李缘* 1969 2022 广东省清远市 12年
6 陈雯* 1989 2022/09/14 广东省清远市 12年
7 晓月* 1980 2022/11/25 广东省东莞市 12年
8 闫洁* 1990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11年6个月
9 方琴* 1970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11年
10 马燕* 1980 2022/11/25 广东省东莞市 11年
11 陈瑞* 不详 2022/07 四川省成都市 11年
12 王智* 1968 2022/07/27 四川省自贡市 11年
13 许多* 1991 2022/12 四川省自贡市 10年6个月
14 方欣* 1980 2022/08/30 广东省深圳市 10年
15 马义* 1987 2022/09/21 广东省佛山市 10年
16 梦玲* 1995 2022/09/21 广东省佛山市 10年
17 甘平* 1981 2022/12/30 广东省东莞市 10年
18 陈兰* 1970 2022/12/26 四川省自贡市 10年
19 章云* 1961 2022/02/17 宁夏固原市 10年
20 孔田* 1963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9年
21 李珍* 1962 2022/04/26 云南省昆明市 9年
22 陈辉* 1971 2022/07 四川省自贡市 9年
23 赵辉* 1996 2022/08/29 四川省成都市 9年
24 向茹* 1994 2022/06/28 河南省南阳市 9年
25 胡芳* 1972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9年
26 于慧* 1963 2022/02/24 陕西省西安市 9年
27 赵梅* 1966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8年10个月
28 张英* 1977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8年10个月
29 张勤* 1982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8年6个月
30 王萍* 1964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8年6个月
31 吴静* 1972 2022/06/28 河南省南阳市 8年6个月
32 李桦* 1986 2022/06/28 河南省南阳市 8年6个月
33 毅芯* 1975 2022/12 浙江省金华市 8年6个月
34 郑军* 1965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8年6个月
35 王林* 1970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8年6个月
36 白凤* 1953 2022/10/25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 8年
37 孙磊* 1983 2022/06/28 河南省南阳市 8年
38 郑新* 1962 2022/06/28 山西省长治市 8年
39 朱丽* 1980 2022/07/07 江苏省扬州市 8年
40 李铭* 1974 2022/05/05 江西省宜春市 8年
41 郑晴* 1989 2022/02/24 陕西省西安市 8年
42 张燕* 1989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8年
43 金砚* 1995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8年
44 韩丽* 1961 2022/12/13 安徽省蚌埠市 8年
45 刘明* 1969 2022/07/22 云南省普洱市 8年
46 赵晴* 1967 2022/08/16 云南省普洱市 8年
47 郭恩*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8年
48 王兰* 1973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8年
49 艾严* 1992 2022/12/13 湖北省恩施州 8年
50 张玉* 1965 2022/12/13 湖北省恩施州 7年10个月
51 金穗* 1968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7年10个月
52 周梦* 1963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7年10个月
53 吴宣* 1958 2022/10/25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 7年6个月
54 杨思* 1972 2022 广东省佛山市 7年6个月
55 赵洋* 1985 2022/05/07 山东省烟台市 7年6个月
56 程琳* 1985 2022/11/29 山东省菏泽市 7年6个月
57 李莉* 1966 2022/10/12 浙江省杭州市 7年6个月
58 赵瑞* 1967 2022/07/18 浙江省杭州市 7年6个月
59 郑璐* 1982 2022/07/07 江苏省扬州市 7年6个月
60 赵艳* 1972 2022/09/13 江苏省徐州市 7年6个月
61 玫红* 1968 2022/12/13 安徽省蚌埠市 7年6个月
62 韩东* 1971 2022/07/26 四川省巴中市 7年6个月
63 林恩* 1970 2022/12/29 四川省广安市 7年6个月
64 吴芝* 1946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7年6个月
65 冯琦*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66 肖笛*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67 樊莉*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68 刘兰* 1994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69 彭华*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70 荀悦*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71 韩晓*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72 洪芳* 不详 2022/12 福建省泉州市 7年6个月
73 田慧* 1970 2022/02/17 宁夏中卫市 7年6个月
74 李寻* 1995 2022/07/07 江苏省扬州市 7年3个月
75 夏莹* 1971 2022/09/13 江苏省徐州市 7年3个月
76 王芳* 1969 2022/07/18 浙江省杭州市 7年3个月
77 谢源* 1968 2022/12/29 四川省广安市 7年3个月
78 王勇* 1983 2022/09/21 广东省佛山市 7年2个月
79 杨毅* 1963 2022/05/05 贵州省凯里市 7年
80 李娜* 1954 2022/08/23 贵州省毕节市 7年
81 将梅* 1965 2022/02/25 云南省楚雄州 7年
82 杨丽* 1972 2022/02/25 云南省楚雄州 7年
83 蔡欣* 1975 2022/04/28 云南省楚雄州 7年
84 肖凡* 1970 2022/06/28 山西省长治市 7年
85 王华* 1964 2022/06/28 山西省长治市 7年
86 徐琴* 1954 2022/06/28 山西省长治市 7年
87 刘东* 1967 2022/06/28 山西省长治市 7年
88 王琳* 1984 2022/08/30 广东省深圳市 7年
89 王梅* 1988 2022/08/30 广东省深圳市 7年
90 杨晓* 1994 2022/08/30 广东省深圳市 7年
91 张念* 1975 2022/09/14 广东省清远市 7年
92 杨顺* 1987 2022 广东省清远市 7年
93 李恒* 1978 2022/11/25 广东省东莞市 7年
94 默文* 1997 2022/12/30 广东省东莞市 7年
95 郑舒* 1977 2022/10/28 广东省阳江市 7年
96 杨淼* 1974 2022/10/28 广东省阳江市 7年
97 杨梅* 1965 2022 江苏省南京市 7年
98 赵薇* 1982 2022 江苏省南京市 7年
99 于青* 1969 2022/09/13 江苏省徐州市 7年
100 吴悦* 1986 2022/12/30 安徽省芜湖市 7年
101 肖倩* 1995 2022/12/30 安徽省芜湖市 7年
102 丁倩* 1986 2022/11/29 山东省菏泽市 7年
103 王莹* 1967 2022/11/29 山东省菏泽市 7年
104 莫利* 1975 2022 甘肃省兰州市 7年
105 万霞* 1971 2022/09 甘肃省兰州市 7年
106 刘心* 1961 2022 甘肃省兰州市 7年
107 郑佳* 1953 2022/03/08 陕西省西安市 7年
108 吕晓* 1968 2022/07/18 浙江省杭州市 7年
109 张欣* 1974 2022/06/13 浙江省金华市 7年
110 陈意* 1987 2022/10 福建省福州市 7年
111 赵香* 1959 2022/05/31 江西省宜春市 7年
112 秦芬* 1966 2022/07/26 四川省巴中市 7年
113 郑梅* 1963 2022 四川省广安市 7年
114 王光* 不详 2022/06 吉林省四平市 7年
115 白雪* 1962 2022/07 吉林省吉林市 7年
116 李梅* 1968 2022/08/30 河南省周口市 7年

参考文献:

1 《浙江再有基督教堂遭强拆 当局屏蔽网络信息》,自由亚洲,2023-01-12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tj-01122023100028.html

2 《吉林长春“阳光之家”归正教会被取缔 上月曾遭警方冲击》,自由亚洲,2022-09-16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2-09162022093205.html

3 《贵阳地下教会长老张春雷被秘密开庭审判》,自由亚洲,2022-12-02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5-12022022133252.html

4 《4056 Cases of Arbitrary Arrest and Detention of CAG Christians by CCP》,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2023-2-5

https://en.adhrrf.org/the-christians-from-the-church-of-almighty-god-arrested-or-persecuted-1.html

5 同4。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选登(仅选50例)

(仅选50例) 目 录 1 基督徒谢永江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 基督徒展洪美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3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案例 4 教会带领何成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5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6 基…

中共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概况简述

目 录 总 论 迫害致死的案例15个 被酷刑致残案例5个 在押案例8个 总 论 全能神教会的产生与发展 全能神教会是1991年在中国兴起的基督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显现作工发表真理《话在肉身显现》产生的,正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闪电从东边发出,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