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2013年7月5日

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李算算(曾用名:李爱平),女,生于1966年12月,被害前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军民共建路,2012年3月加入全能神教会,被抓时在教会里接待基督徒聚会。

2013年7月14日左右,李算算因信全能神被吐鲁番市胜利派出所强行抓捕,警察在其家中搜出数本信神书籍。7月20日,警方通知李算算家属她在派出所死亡的消息。家人赶到托克逊中心医院,当地警察称李算算是因心脏病突发而死的。李算算的家人对此非常质疑,李算算生前身体非常健康,没有心脏病病史,怎么会心脏病突发死亡呢?

此后,李算算的家属一直要求见死者遗体,却屡遭到中共警察的强硬限制。

大约半个月后,托克逊县公安局通知李算算的亲属到医院见遗体。见遗体时,警方怕他们拍照,没收了每个人的手机(出来后才归还)。亲属们看见李算算身上盖着一块白布,头发剃光,戴着白纱网。见完遗体,亲属伤心欲绝,李算算的弟弟与托克逊公安局局长理论:“中国宣称宗教信仰自由,我姐姐信神犯什么法了,你们将人活活打死,这公平吗?”公安局局长口气生硬地说:“你看派出所桌子上有一摞书,那就是证据!”其弟弟继续理论,警察就将他强行抓捕、拘留。

李算算的弟弟为了给其讨回一个公道,准备走法律程序上诉,并找了两名律师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律师说:“人是在派出所死的,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再加上死者身上有被殴打过的伤痕,还有警方着急解剖化验尸体等疑点,都能看出死者的死与当地警方有直接关系。但是那边的公安局早就跟这边的法院打好招呼了,就算你打这个官司也打不赢,甚至连开庭都没有可能。”李算算的弟弟只好作罢。

后来,李算算的丈夫又准备打官司,他找律师咨询时,不管走到哪里都有警察跟踪,警察还威胁说:“你再不老实连你一块抓!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你走到哪儿都打不赢这场官司,尤其对信神的人,打死也是白死,没人管!”李的丈夫吓得也不敢打官司了,他的电话被监听,并被警察限制不能出远门。

40天后,警方通知李算算的家属,称要将李算算下葬。李算算的弟弟给其穿衣服时,才发现遗体全身是土,头上戴了个网状帽子,眉眼之间有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了骨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从脖子下方一直到肚子被划开长长的一道口子,又被缝上了,心脏、肝、肺连脑髓都被取走。之后警方让李算算的亲属将遗体埋葬在吐鲁番黑山头,一路上警察都跟着,还有一名专门摄像的人,直到确保家属将李算算下葬,警察才离开。李算算的墓碑上刻的是她的曾用名:李爱平。

至此,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胥新要监禁期间遭毒打致死案例

2012年12月10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胥新要(化名李宏,男)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2013年1月7日,胥新要在监禁期间遇害,时年49岁。胥新要生于1964年7月16日,家住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龙池乡东社村三组,2002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是全能神教会传道人。 胥新要被…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杏芬被中共迫害跳楼身亡案例

刘杏芬,女,生于1951年11月27日,浙江省嵊州市人。2012年6月,刘杏芬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手骨当场被拧断,后被羁押12天。获释后,刘杏芬为躲避警察的再次抓捕在外租房居住,于2016年12月被警察强行带回其家。家人受到警察教唆、煽动,多次拦阻她信神,并经常当众辱骂她,…

基督徒宣俊玲被中共警察持续恐吓致死案例

宣俊玲,女,1951年5月28日生,家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1994年信主,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5年9月22日晚上9点40分,宣俊玲和丈夫正在家看孙子,以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西泉派出所张广城为首的六名警察闯进屋,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二人控制在屋内,在房间里搜出信神书…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蒋桂芹被中共迫害自尽身亡案例

蒋桂芹(化名:范颖),女,时年54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2月,体弱多病的蒋桂芹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逼供,获释后,家人受中共指使也开始反对、逼迫她信神,致使她走投无路服药自尽,含恨离世。 2018年12月21日上午10点多,辽宁省锦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