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陈艳玲在押期间被警察故意延误治疗导致死亡案例

2003年6月24日

陈艳玲,女,1972年生,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严字乡,1997年信主耶稣,200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3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松原市乾安县政保科获悉陈艳玲信全能神后,立即出动六七名警察闯入陈艳玲家中,强行将陈艳玲带走,关进乾安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陈艳玲被提审一次,警察威逼她签字否认神,陈艳玲不签。

据与陈艳玲被关押在同一号房的基督徒刘芳讲述:陈艳玲被抓时身体健康,唯独担心家里两个年幼的孩子(当时女儿12岁,儿子10岁)没人照顾,每夜伤心得放声痛哭。

6月19日一早,陈艳玲对刘芳说自己头很痛,恶心想吐,说着就不住地呕吐,满脸通红。同一监室的人向看守所管教求助,管教只给了一片止疼药,没有找医生给陈艳玲看病对症下药,因此陈艳玲的病情丝毫得不到缓解,一上午就吐了三四次,吐出的东西都是水。到了下午5点,陈艳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不仅呕吐还伴抽搐,最后陈艳玲腹中连口水都没得吐了,仅剩频繁抽搐。开始的时候掐陈艳玲的人中她就能醒过来,后来她发病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不到10分钟就发作一次,还处于昏迷状态,不省人事,同一监室的人掐她人中也无济于事。这一天白天,不管犯人怎么喊管教,管教就是不来看望。

当天晚上7点,同监室的人见情况不妙,接连呼喊管教七八次,看守所李姓副所长、三名男管教及一名女医才姗姗而来。女医给陈艳玲量了体温,见温度不高,给陈艳玲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就准备走了。管教张波还踢了陈艳玲两脚,说她装病,紧接着几人转身就走。正在这时陈艳玲又抽搐起来,一管教竟拿着打完针的针头往陈艳玲的脚跟处狠狠扎了两下,陈艳玲的脚激灵地动了一下,紧接着又抽搐了,李姓副所长掐了她的人中,见她不抽搐了,一行人甩袖离去。之后陈艳玲还是一个劲儿抽搐,掐完人中醒来一两分钟又抽搐。同监室的人都为陈艳玲的病着急、哭泣,但不管怎么呼求,管教也不来了。

这一天同监室的人喊了管教至少20次,但看守所始终没有把陈艳玲送往医院治疗。

到了晚上9点,陈艳玲一直处在昏迷状态,看守所所长王辉才将陈艳玲送往乾安县县医院。

第二天,一名女管教将陈艳玲所在号房的每个犯人都单独调出来警告:“明天要是有人来问你们,给没给陈艳玲打针吃药,你们都要说给她打针吃药了。”过后刘芳没有听从管教的话,如实跟记录的警察交代了陈艳玲病情恶化的过程,还因此遭到管教的训话。

据知情人透露,陈艳玲被送去医院后,公安局通知陈艳玲家人去医院。当家人赶到时,看到陈艳玲躺在病床上,脸部浮肿青紫、呼吸困难,奄奄一息,说不出话来。

送到医院后,公安局因不愿多花钱,仅给陈艳玲治疗了两天,到第三天就给停药了。陈家人得知后要求给陈艳玲转院继续治疗,没有得到同意。

6月24日晚上,陈艳玲长辞人世,年仅32岁。

陈艳玲死后,警察谎称陈艳玲患先天性脑血管病导致死亡,而陈艳玲身体健康,并没有先天性脑血管病。显然,陈艳玲是因担心家中幼子无人照料而突发脑出血,而中共警方迟迟不给予其救治,耽误病情导致她死亡,中共警方难辞其咎。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蒋桂芹被中共迫害自尽身亡案例

蒋桂芹(化名:范颖),女,时年54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2月,体弱多病的蒋桂芹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逼供,获释后,家人受中共指使也开始反对、逼迫她信神,致使她走投无路服药自尽,含恨离世。 2018年12月21日上午10点多,辽宁省锦州市…

基督徒梁俊清不堪中共长期刑讯逼供被逼自杀案例

梁俊清,女,1949年4月4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四子王旗,1991年信主耶稣,200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4年,梁俊清因信神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警察抓捕,后被判劳教三年。关押期间,梁俊清一直遭酷刑逼供,最终不堪中共折磨,自杀身亡。 2004年4月底的一天早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

基督徒裴作永因信全能神被判刑三年 遭折磨、虐待患肺癌死亡

裴作永,男,生于1951年9月28日,河南省永城市裴桥镇人,1985年信主耶稣,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他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2012年12月,裴作永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后被判刑三年。羁押期间遭到酷刑折磨、虐待,致其身患重病,因得不到医治而急剧恶化,后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于20…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林翠珍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林翠珍,女,生于1958年6月14日,江苏省南京市人,2012年4月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7年5月、2018年5月,林翠珍因信神被社区警察两次上门盘问,她的个人信息早已被警察登记在册。 2018年12月5日上午,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区分局卸甲甸派出所的七名警察突闯林翠珍家,没有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