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红利因长期被中共警察骚扰迫害精神受压自尽身亡案例

2019年4月8日

王红利(化名:小珍),女,生于1971年5月,家住陕西省西咸新区永乐镇,1994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王红利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获释后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胁、监视、骚扰,于2018年8月服农药自尽,年仅47岁。

2013年8月4日,王红利在聚会时被高陵县泾渭镇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没审问出他们想要的教会信息,于次日将王红利释放。

此次的抓捕使王红利在派出所留下了案底,其丈夫为此与其离婚。2016年,王红利重新组建家庭,摆脱了当地警察的监视。但中共警察并未放过她,仍在想尽办法追查她的下落。

2017年7月5日,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崇文塔北路派出所警察,在村书记陪同下找到王红利娘家,威胁王家人说出王红利的下落,否则就把王家人抓捕,还要通缉抓捕王红利,王家人被迫打电话叫王红利回家。

7月7日上午9点多,崇文塔北路派出所两名男警赶到王红利家中,逼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全能神,并当即在屋内到处乱翻。没有搜到任何王红利信神的证据,警察索要了王的手机号码,并给她本人及屋内外拍照后才离开。当时只有王一人在家,她很害怕。她给教会写的信中说道:“这次的打击使我软弱,但看到神的保守,警察没有搜到我信神的证据。”

2018年5月7日,村干部打电话将王红利叫到村委会办公室,五名国保大队警察早已在那里等候。警察当场审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神,教会带领是谁,一名警察还质问道:“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们要知道你在干什么!”讯问结束后,王被放回。此后,王红利的手机上经常收到警告信息,警察的骚扰给王红利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她在给教会写的信中说:“警察现在一直发短信搅扰我,使我精神恍惚,整天心神不宁。”

2018年7月,警察开始频繁上门骚扰王红利,从每周一次增加到两三天一次,每次都是四名警察开着警车、穿着警服闯入王家,纠缠、审问半小时以上。警察对王红利步步紧逼,致使王红利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不堪。她曾痛苦地对母亲说,她害怕被警察抓去后,经受不住折磨出卖其他基督徒,她不想那样。因害怕连累其他基督徒,王红利不敢与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接触。她还担心警察的骚扰会影响夫妻感情,从不向丈夫提及自己长期被警察骚扰之事,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

2018年8月2日上午9点,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再次闯进王红利家审问她,半小时后离开。王红利因不堪忍受警察的长期纠缠,于当天喝农药自尽。8月3日上午10点,王家人在安居泾河小区王红利的新居卫生间内找到了王红利的尸体。

王红利就这样被中共政府逼上了绝路,这是中共逼迫基督徒致死的铁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洪丽服刑期间被迫高强度劳动致死案例

王洪丽,女,生于1975年12月18日,家住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201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王洪丽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五年,服刑期间常年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劳动,于2017年10月过度劳累致死,年仅42岁。 2014年8月20日上午8点左右,王洪丽在一基督徒…

基督徒刘金花被中共警察残忍杀害案例

被害人刘金花,女,生于1987年6月18日,中国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荣桓镇坪冲村人,2012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8月,刘金花在衡阳市衡东县城关镇衡岳南路61号出租民房内复印信神资料时,被房东胡二美发现并举报,之后警方便暗中盯梢、监视。2015年2月12日清晨,刘金花惨死…

基督徒裴作永因信全能神被判刑三年 遭折磨、虐待患肺癌死亡

裴作永,男,生于1951年9月28日,河南省永城市裴桥镇人,1985年信主耶稣,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他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2012年12月,裴作永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后被判刑三年。羁押期间遭到酷刑折磨、虐待,致其身患重病,因得不到医治而急剧恶化,后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于20…

基督徒剪治香被中共警察强光灯照射审讯致死案例

剪治香(化名陈芳),女,出生于1953年2月4日,家住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仁和坪镇升子坪村,1996年信主耶稣,2005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7年12月14日晚上约8点多,剪治香和丈夫正在家里包饺子,村主任郑礼彬带着该镇派出所所长叶斌及三名警察突然闯进剪治香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