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红利因长期被中共警察骚扰迫害精神受压自尽身亡案例

2019年4月8日

王红利(化名:小珍),女,生于1971年5月,家住陕西省西咸新区永乐镇,1994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王红利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获释后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胁、监视、骚扰,于2018年8月服农药自尽,年仅47岁。

2013年8月4日,王红利在聚会时被高陵县泾渭镇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没审问出他们想要的教会信息,于次日将王红利释放。

此次的抓捕使王红利在派出所留下了案底,其丈夫为此与其离婚。2016年,王红利重新组建家庭,摆脱了当地警察的监视。但中共警察并未放过她,仍在想尽办法追查她的下落。

2017年7月5日,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崇文塔北路派出所警察,在村书记陪同下找到王红利娘家,威胁王家人说出王红利的下落,否则就把王家人抓捕,还要通缉抓捕王红利,王家人被迫打电话叫王红利回家。

7月7日上午9点多,崇文塔北路派出所两名男警赶到王红利家中,逼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全能神,并当即在屋内到处乱翻。没有搜到任何王红利信神的证据,警察索要了王的手机号码,并给她本人及屋内外拍照后才离开。当时只有王一人在家,她很害怕。她给教会写的信中说道:“这次的打击使我软弱,但看到神的保守,警察没有搜到我信神的证据。”

2018年5月7日,村干部打电话将王红利叫到村委会办公室,五名国保大队警察早已在那里等候。警察当场审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神,教会带领是谁,一名警察还质问道:“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们要知道你在干什么!”讯问结束后,王被放回。此后,王红利的手机上经常收到警告信息,警察的骚扰给王红利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她在给教会写的信中说:“警察现在一直发短信搅扰我,使我精神恍惚,整天心神不宁。”

2018年7月,警察开始频繁上门骚扰王红利,从每周一次增加到两三天一次,每次都是四名警察开着警车、穿着警服闯入王家,纠缠、审问半小时以上。警察对王红利步步紧逼,致使王红利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不堪。她曾痛苦地对母亲说,她害怕被警察抓去后,经受不住折磨出卖其他基督徒,她不想那样。因害怕连累其他基督徒,王红利不敢与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接触。她还担心警察的骚扰会影响夫妻感情,从不向丈夫提及自己长期被警察骚扰之事,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

2018年8月2日上午9点,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再次闯进王红利家审问她,半小时后离开。王红利因不堪忍受警察的长期纠缠,于当天喝农药自尽。8月3日上午10点,王家人在安居泾河小区王红利的新居卫生间内找到了王红利的尸体。

王红利就这样被中共政府逼上了绝路,这是中共逼迫基督徒致死的铁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岳云伟被中共警察追捕 走投无路投河身亡案例

岳云伟,男,生于1957年5月1日,家住四川省遂宁市,1998年信主耶稣,2005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0年3月,岳云伟信全能神一事被邻居举报,此后他一直遭到警察追捕,妻子和女儿也受到警察的威胁恐吓,岳云伟整天担惊受怕,四处躲藏,最终走投无路投河死亡,时年53岁。 2010…

教会带领何成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012年12月21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何成荣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拘押期间不幸遇害,时年44岁。 何成荣(化名小冉,女),家住新疆阿克苏市实验林场盛苑一区,2004年年底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是全能神教会的教会带领。 何成荣电话被监控遭捕,拘押期间遇害 2012年12…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玉、卢姚桂夫妇惨遭中共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张玉,男,大约生于1959年,张玉的妻子卢姚桂,大约生于1957年,二人均是江苏省宿迁市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他们信神后积极传福音,引起中共当局的仇视。2003年、2006年,张玉夫妇先后被警察抓捕、酷刑折磨,被释放后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于2004年、2007年先后含冤逝世…

六旬基督徒徐孝莲被中共警察迫害致突发脑溢血死亡案例

徐孝莲,女,生于1945年4月13日,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白彦镇,1999年12月底加入全能神教会。徐孝莲为人和善乐观。2008年5月,徐孝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6月15日被判劳教一年。得知这个消息后,原本乐观的徐孝莲受了刺激,当时就哭了,情绪十分低落。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