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红利因长期被中共警察骚扰迫害精神受压自尽身亡案例

2019年4月8日

王红利(化名:小珍),女,生于1971年5月,家住陕西省西咸新区永乐镇,1994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王红利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获释后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胁、监视、骚扰,于2018年8月服农药自尽,年仅47岁。

2013年8月4日,王红利在聚会时被高陵县泾渭镇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没审问出他们想要的教会信息,于次日将王红利释放。

此次的抓捕使王红利在派出所留下了案底,其丈夫为此与其离婚。2016年,王红利重新组建家庭,摆脱了当地警察的监视。但中共警察并未放过她,仍在想尽办法追查她的下落。

2017年7月5日,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崇文塔北路派出所警察,在村书记陪同下找到王红利娘家,威胁王家人说出王红利的下落,否则就把王家人抓捕,还要通缉抓捕王红利,王家人被迫打电话叫王红利回家。

7月7日上午9点多,崇文塔北路派出所两名男警赶到王红利家中,逼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全能神,并当即在屋内到处乱翻。没有搜到任何王红利信神的证据,警察索要了王的手机号码,并给她本人及屋内外拍照后才离开。当时只有王一人在家,她很害怕。她给教会写的信中说道:“这次的打击使我软弱,但看到神的保守,警察没有搜到我信神的证据。”

2018年5月7日,村干部打电话将王红利叫到村委会办公室,五名国保大队警察早已在那里等候。警察当场审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神,教会带领是谁,一名警察还质问道:“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们要知道你在干什么!”讯问结束后,王被放回。此后,王红利的手机上经常收到警告信息,警察的骚扰给王红利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她在给教会写的信中说:“警察现在一直发短信搅扰我,使我精神恍惚,整天心神不宁。”

2018年7月,警察开始频繁上门骚扰王红利,从每周一次增加到两三天一次,每次都是四名警察开着警车、穿着警服闯入王家,纠缠、审问半小时以上。警察对王红利步步紧逼,致使王红利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不堪。她曾痛苦地对母亲说,她害怕被警察抓去后,经受不住折磨出卖其他基督徒,她不想那样。因害怕连累其他基督徒,王红利不敢与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接触。她还担心警察的骚扰会影响夫妻感情,从不向丈夫提及自己长期被警察骚扰之事,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

2018年8月2日上午9点,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再次闯进王红利家审问她,半小时后离开。王红利因不堪忍受警察的长期纠缠,于当天喝农药自尽。8月3日上午10点,王家人在安居泾河小区王红利的新居卫生间内找到了王红利的尸体。

王红利就这样被中共政府逼上了绝路,这是中共逼迫基督徒致死的铁证。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胥新要监禁期间遭毒打致死案例

2012年12月10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胥新要(化名李宏,男)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2013年1月7日,胥新要在监禁期间遇害,时年49岁。胥新要生于1964年7月16日,家住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龙池乡东社村三组,2002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是全能神教会传道人。 胥新要被…

基督徒陈明玉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迫害自杀身亡案例

陈明玉,女,生于1944年4月26日,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人,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她为人老实本分、心地善良。陈明玉的儿子原本不反对她信神,因听信中共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谣言,又遭到村干部威胁,开始竭力拦阻陈明玉信神,对其暴力殴打、辱骂、虐待以及长达5年跟踪监视,致使陈明玉伤心欲绝…

基督徒因信仰被囚 疑似遭虐待患病而亡

秦大富,男,生于1963年4月24日,重庆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8月,秦大富因信全能神遭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判刑3年2个月,服刑期间遭虐待患病得不到医治导致恶化死亡。 2018年8月23日,秦大富和两名基督徒在重庆市彭水县一租住房内聚会时被该县国保大队警察抓捕。审讯时,…

基督徒王芳在押期间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案例

王芳(化名佳佳),女,生于1980年9月13日,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金羊镇人,住在新疆鄯善县火车站镇录井公司宿舍,201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12年12月的一天,王芳因信全能神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鄯善县被警察抓捕。12月24日,王芳被吐哈公安局扣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