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王红利因长期被中共警察骚扰迫害精神受压自尽身亡案例

2019年4月8日

王红利(化名:小珍),女,生于1971年5月,家住陕西省西咸新区永乐镇,1994年信主耶稣,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王红利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获释后因不堪忍受警察常年的威胁、监视、骚扰,于2018年8月服农药自尽,年仅47岁。

2013年8月4日,王红利在聚会时被高陵县泾渭镇派出所警察抓捕。警察没审问出他们想要的教会信息,于次日将王红利释放。

此次的抓捕使王红利在派出所留下了案底,其丈夫为此与其离婚。2016年,王红利重新组建家庭,摆脱了当地警察的监视。但中共警察并未放过她,仍在想尽办法追查她的下落。

2017年7月5日,西咸新区泾河新城崇文塔北路派出所警察,在村书记陪同下找到王红利娘家,威胁王家人说出王红利的下落,否则就把王家人抓捕,还要通缉抓捕王红利,王家人被迫打电话叫王红利回家。

7月7日上午9点多,崇文塔北路派出所两名男警赶到王红利家中,逼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全能神,并当即在屋内到处乱翻。没有搜到任何王红利信神的证据,警察索要了王的手机号码,并给她本人及屋内外拍照后才离开。当时只有王一人在家,她很害怕。她给教会写的信中说道:“这次的打击使我软弱,但看到神的保守,警察没有搜到我信神的证据。”

2018年5月7日,村干部打电话将王红利叫到村委会办公室,五名国保大队警察早已在那里等候。警察当场审问王红利是否还在信神,教会带领是谁,一名警察还质问道:“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们要知道你在干什么!”讯问结束后,王被放回。此后,王红利的手机上经常收到警告信息,警察的骚扰给王红利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她在给教会写的信中说:“警察现在一直发短信搅扰我,使我精神恍惚,整天心神不宁。”

2018年7月,警察开始频繁上门骚扰王红利,从每周一次增加到两三天一次,每次都是四名警察开着警车、穿着警服闯入王家,纠缠、审问半小时以上。警察对王红利步步紧逼,致使王红利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痛苦不堪。她曾痛苦地对母亲说,她害怕被警察抓去后,经受不住折磨出卖其他基督徒,她不想那样。因害怕连累其他基督徒,王红利不敢与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接触。她还担心警察的骚扰会影响夫妻感情,从不向丈夫提及自己长期被警察骚扰之事,只能独自一人默默承受。

2018年8月2日上午9点,崇文塔北路派出所四名警察再次闯进王红利家审问她,半小时后离开。王红利因不堪忍受警察的长期纠缠,于当天喝农药自尽。8月3日上午10点,王家人在安居泾河小区王红利的新居卫生间内找到了王红利的尸体。

王红利就这样被中共政府逼上了绝路,这是中共逼迫基督徒致死的铁证。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成香鱼因信神遭羁押 期间患重病延误治疗病逝

成香鱼,女,生于1965年2月19日,家住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北义城镇东黄石村,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11月,她仅因信神从事正当的信仰活动被中共警察抓捕,羁押期间患病,警察不予搭理,加上伙食极差,延误治疗近两个月,导致病情急剧恶化,于2019年1月病逝,年仅54岁。以…

基督徒陈艳玲在押期间被警察故意延误治疗导致死亡案例

陈艳玲,女,1972年生,家住吉林省松原市乾安县严字乡,1997年信主耶稣,200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3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松原市乾安县政保科获悉陈艳玲信全能神后,立即出动六七名警察闯入陈艳玲家中,强行将陈艳玲带走,关进乾安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陈艳玲被提审一次,警察威逼她签…

基督徒周成寅被中共政府常年恐吓折磨致死案例

周成寅,男,1938年12月30日出生,家住重庆市忠县黄金镇甘田村,曾在青海文教局工作,后一直务农,2000年6月信主耶稣,2001年5月加入全能神教会。信神后,周成寅被中共政府抓捕、刑讯逼供,三次被抄家。2015年5月5日,在他患病卧床时警察仍上门威胁恐吓,导致他病情急剧恶化…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花传福音时为躲避中共抓捕被活活冻死案例

张花,1959年10月23日出生,朝鲜族,吉林省图们市人,1997年信主耶稣,2005年11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张花在传福音时被中共抓捕,后侥幸逃脱,但她不敢回家,被迫逃到山上。因天气寒冷,张花在山上躲了一天一宿后被活活冻死。 2012年10月24日,张花在吉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