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卢永凤在看守所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

2019年4月8日

卢永凤,女,生于1948年10月16日,家住辽宁省朝阳市,1993年信主耶稣,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卢永凤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被中共迫害致死。

2018年6月27日凌晨3点,辽宁省北票市刑警大队十多名身穿巡警服的警察,驾驶五辆警车(其中两辆特勤车)通过卫星定位找到卢永凤夫妇租住的家,将该出租屋团团包围。十多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像土匪一样冲进屋内,抢过卢永凤夫妇的手机,切断他们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卢永凤被吓得站立不住,晕倒在床上。接着,警察在屋内翻箱倒柜地大肆搜查,没收十多本信神书籍、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平板电脑、一台MP5播放器。半个多小时后,警察把卢永凤强行押到朝阳市公安局,将其丈夫邹吉学押至北票市公安局。

据邹吉学回忆:被抓当天,警察把他带到审讯室关在一间小屋里,给他戴着手铐,强迫他坐在审讯椅上,审问他信神书籍的来源、教会人数及教会钱财,并逼他交代其三个女儿(均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的下落。警察叫嚣道:“你大女儿(邹德美)是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重庆市的上层带领,是国家要犯!你的三个女儿都是网上通缉犯!一个也跑不了,都要一网打尽,国家有的是办法!这要抓到我们手里咋处理都行,没有缓和余地!抓住信全能神的怎么对待都行!”邹吉学什么都没有说,警察将他押到北票市看守所刑事拘留。

7月2日上午9点左右,四名警察把邹吉学带到北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其妻子卢永凤的床前。邹吉学看见妻子躺在那里,已经停止呼吸了,急得质问警察对他妻子到底做了什么,几名警察都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使医生拿来抢救单强迫他签字,邹吉学又悲又急,签完字当场晕倒在地。后来,他被警察送回看守所。

7月4日下午,朝阳市看守所的警察到北票市看守所找到邹吉学,告诉他卢永凤已经死亡。为了推卸责任,两名警察强迫他在一张不知名的材料上签字,并不让其看内容。听到妻子的死讯,邹吉学再次昏了过去,两名警察趁机抓住他的手在那份材料上签了字,并按上手印。

据知情人透露,卢永凤在看守所就已经被确认死亡,但警察还把她拉到医院制造假象,假装给死者做抢救,完全是为了掩盖他们迫害基督徒致死的罪恶行径。审讯期间,中共警察对卢永凤到底施以了怎样的酷刑折磨,现无从调查。

7月5日下午4点多,邹吉学因实在承受不了妻子离世的打击,再次晕倒一病不起,警察不得已才将其送回租住房内把他扔在床上。离开时,警察威胁邹吉学不能将被抓捕及老伴儿死亡一事向外透露,并勒令其不许离开北票市,随时候审。

卢永凤和丈夫邹吉学信主耶稣时就不断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的骚扰、恐吓,警察以“非法聚会、传道”为由先后抓捕、关押邹吉学两次。卢永凤夫妇与三个女儿信全能神后,中共警察多次采取秘密行动企图抓捕他们。从2002年开始,他们一家就被中共警察追捕,被迫四处逃亡。卢永凤仅因为信全能神就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丈夫邹吉学至今无处申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何绍海因信神长期遭中共迫害精神受压致脑干出血而亡

何绍海,男,生于1945年5月4日,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人。1982年信主耶稣,200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何绍海仅因信神遭中共抓捕与长期无休止的恐吓、威胁,家人也被株连,儿子被公司解雇,致使何绍海精神极度受压,导致脑干出血而亡。 以下是何绍海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经过: 何绍海的妻子因信…

基督徒马法定被中共政府酷刑、劳教致死案例

马法定,男,1955年生,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城关镇人,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5年9月28日晚上10点左右,以淅川县国保大队长马华敏为首的五名警察夜闯马法定家,搜出十几本信神书籍和其他信神物品,然后把马法定夫妇二人押上警车,带到淅川县公安局。 当夜,警察把马法定夫妇…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苏成忠在押期间被剥夺饮食致糖尿病并发症猝死

苏成忠(化名:张成),男,生于1953年12月21日,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2010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3月,苏成忠因信神保管教会的书籍被当地警察抓捕、拘留,关押期间被剥夺饮食,十天后因糖尿病并发症猝死,终年64岁。据其家人说,在遇害前,苏成忠虽有糖尿病史,但病情…

基督徒李国彦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导致死亡案例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国彦因信全能神于2003年9月被中共当局抓捕,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中共警察长时间酷刑折磨,导致李国彦的双脚浮肿,心脏病加重。中共警察怕李国彦死在狱中担责任,遂将其释放。回家后,经医治无效,李国彦于2004年2月19日死亡,时年42岁。 李国彦,男,出生于1962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