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黄国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精神分裂死亡案例

2019年4月8日

黄国荣,女,生于1961年7月22日,家住黑龙江省东方红林业局石林农场,1992年信主耶稣,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4月,黄国荣在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关押69天,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致其精神失常,浑身是伤,生活不能自理,于同年7月含冤离世,年仅52岁。

聚会惨遭抓捕、拘留

2013年4月16日前后,黄国荣与一名基督徒在聚会时,被石场派出所的周凯等三名警察当场抓捕。警察在聚会所搜出信神书籍、光盘,给黄国荣戴上手铐,连人带物一起押到石场派出所。

次日,石场派出所以“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将黄国荣关押到东方红林业局看守所。

得知黄国荣被羁押后,其家人三次去看守所探视,均被警察阻拦。

拘留69天后被折磨成精神分裂

6月23日,看守所警察通知黄国荣的儿子为黄国荣办理取保候审。黄国荣的儿子要求先见母亲再办理手续,警察佯装去叫,返回时却谎称黄国荣不愿出来,让他先办理手续。等黄国荣的儿子交完5000元保证金,办完手续,四个人才将黄国荣抬出来。黄国荣在地上打滚,嘴里还说着胡话。

到家后,黄家人发现黄国荣连儿女都不认识了,生活也不能自理。家人给她换衣服时,还发现她整个胸脯都是紫黑色的,两肋、腹部、四肢都是伤,呈青紫色。

医治无效,含冤离世

当晚,黄家人将黄国荣送进饶河县医院治疗外伤。当时,黄国荣精神状态特别糟糕,只要看见人影、听见说话声她就哆嗦、喊叫。

6月25日早上,黄国荣清醒了一会,这是她被释放后唯一一次清醒。黄国荣的儿子忙问母亲身上的伤哪儿来的,是不是警察打的,黄国荣说是。儿子又问其为什么不吃饭,不饿吗?黄国荣说:“我饿呀,不敢吃!”儿子说:“那你怕什么呀?”黄国荣说:“他们哪是给我吃饭呀,他们在饭里拌上屎让我吃。”黄国荣儿子听后哭了,安慰了黄国荣后让她躺下休息,但此后她再也没有清醒过。

家人又把黄国荣带到牡丹江医院治疗,医生给她做了检查,说必须住重症监护室。家人根本承担不起每天上万元人民币的医疗费,无奈只能把黄国荣带回家照料。

2013年7月10日晚上8时许,黄国荣含冤离世。

求告无门,无处伸冤

黄国荣去世前,黄家人曾到东方红林业局纪检委讨说法,却遭到工作人员拦阻、威胁,对方称再闹就把他们都抓起来。黄家人又到公安局讨要说法,警察推脱,不给看黄国荣在看守所的监控录像。黄家人请了律师一起去公安局监控室调监控,但监控显示出现故障,律师表示这是当局有意不给看监控。黄国荣去世后,家人为了给她讨回公道,在百度网上发视频揭露黄国荣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真相,十多分钟后,视频就被删掉了。家人又用QQ联系了腾讯新闻网,还没等说完黄国荣被迫害致死的经过,对方就赶紧说:“不行,这种新闻我们都不能报道。”

7月17日,黄家人去看守所索要没有被退还的取保候审金。看守所一警员透露,黄国荣在看守所被同号的在押人员捆绑殴打,看守所领导得知后置之不理。警察发现她精神失常后,不仅不给及时医治,而且故意延迟至少6至7天才通知家属为黄国荣办理取保候审。

黄家人感慨地说:“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被害死了,死得太冤!我们想给她讨个理,但是共产党掌权无法无天,上哪儿说理去啊!”他们的眼里满了绝望。他们盼望有一天,黄国荣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苗增花被中共当局刑讯逼供致死案例

苗增花(化名:小草),女,生于1968年11月26日,吉林省敦化市人,1993年信主耶稣,2007年7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9月,苗增花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刑讯逼供致死。 苗增花在2012年至2015年3月期间担任教会中层带领。2018年7月,据一名被释放的基督徒说,…

基督徒马法定被中共政府酷刑、劳教致死案例

马法定,男,1955年生,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城关镇人,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 2005年9月28日晚上10点左右,以淅川县国保大队长马华敏为首的五名警察夜闯马法定家,搜出十几本信神书籍和其他信神物品,然后把马法定夫妇二人押上警车,带到淅川县公安局。 当夜,警察把马法定夫妇…

基督徒刘金花被中共警察残忍杀害案例

被害人刘金花,女,生于1987年6月18日,中国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荣桓镇坪冲村人,2012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8月,刘金花在衡阳市衡东县城关镇衡岳南路61号出租民房内复印信神资料时,被房东胡二美发现并举报,之后警方便暗中盯梢、监视。2015年2月12日清晨,刘金花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