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任翠芳被抓12天后惨死 家属诉求无门

2019年5月6日

任翠芳(化名:文文),女,1988年4月30日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201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她为人心地善良、善解人意,深得父母和邻居好评。2018年12月22日,任翠芳因信全能神被新疆克拉玛依市警方抓捕,遭毒打、酷刑折磨,于2019年1月3日遇害身亡,年仅30岁。

被抓12天后死亡,生前遭酷刑折磨

2018年12月22日,任家人得知任翠芳当天被新疆克拉玛依市警方抓捕。2019年1月3日下午,任家人得知任翠芳已经大小便失禁,又于当晚12点左右被告知任翠芳已死亡。

1月5日上午10点,任家人从内蒙古老家赶至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公安分局,质问警察为何抓捕任翠芳及其死因。负责该案的严某(音为yan,人称严主席)未说明任翠芳的死因,只说共产党不允许人信全能神,任翠芳是全能神教会的带领,从她家中搜出信神书籍,她是国家要犯。

随后,任家人被警察带到殡仪馆看任翠芳的遗体。他们看到任翠芳双眼周呈青紫色;左侧胸部有巴掌大、黑紫色的瘀青,四肢皮肤表面有大小不一的青紫色圆形点,大腿部有一片被灼烧留下的疤,双手腕骨和双足跟部有带血迹的裂口,一只脚的大脚趾盖已脱落,明显是被酷刑折磨致死,但警方狡辩称任翠芳不是被他们打死的,并以“案件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拒绝给任家人看审讯任翠芳时的监控录像。任家人气愤不已,为查明任翠芳的死因,忍痛要求尸检。1月17日尸检时,任家人看见任翠芳的后背还有多处瘀青和伤痕。

家人欲调查任翠芳死亡真相为其伸冤,警方百般拦阻加监控

任家人在新疆的所有行踪和通讯工具均被当地警方严密监控。1月5日凌晨3点左右,任家人刚抵达任翠芳在新疆的住处,发现当地警方早已蹲守在任翠芳家楼下。任家人与警方交涉时,每次都被禁止携带手机,在殡仪馆内,警察只允许任家人看任翠芳的遗体,不准触碰。因着警方找各种借口故意拦阻任家人调查任翠芳的死亡真相,任家人不得不聘请律师。但律师于1月8日刚抵达新疆奎屯市(距独山子区很近)时就被中共警察拦截,并被警察禁止介入任翠芳的案子。任家人费尽周折,只从医生口中得知任翠芳被抢救7分钟后死亡,但医生受到警察威胁不敢给他们看任翠芳的病历和诊断报告。

警方极力推卸责任,家属诉求无门

从2月25日至3月24日期间,任家人多次为任翠芳的死向独山子区警方讨要说法,但警方一直谎称任翠芳是久坐老虎凳形成血栓,导致突发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身亡的,跟他们没有关系,只同意以“人道主义补助”的名义给任家人补偿一笔钱。任家人气愤不已,明知任翠芳是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死的,但无处伸冤,只好忍气吞声接受了42.2万元人民币(约6.2万美元)的所谓“人道主义补助”。警方还警告、威胁任家人:“如果把任翠芳死亡一事张扬出去,后果自负!”任家人极其痛苦无助,说:“中共嘴大,咱们嘴小,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咱平民百姓能有啥招!”

年仅30岁的任翠芳被中共迫害致死,其8岁的女儿永远失去了母亲,年迈的父母也悲痛万分,任家人盼望任翠芳的冤情有朝一日能得昭雪。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花传福音时为躲避中共抓捕被活活冻死案例

张花,1959年10月23日出生,朝鲜族,吉林省图们市人,1997年信主耶稣,2005年11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张花在传福音时被中共抓捕,后侥幸逃脱,但她不敢回家,被迫逃到山上。因天气寒冷,张花在山上躲了一天一宿后被活活冻死。 2012年10月24日,张花在吉林省…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如贤被中共政府常年骚扰恐吓致死案例

刘如贤,女,生于1944年4月11日,家住陕西省汉中市,1986年信主耶稣,2003年8月加入全能神教会。刘如贤生前务农,年近七旬仍身体健康,手脚麻利。2012年12月6日,刘如贤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关押期间遭到警察的威胁、恐吓。获释后,刘如贤又常年遭警察上门盘问、恐吓、监视…

基督徒周成寅被中共政府常年恐吓折磨致死案例

周成寅,男,1938年12月30日出生,家住重庆市忠县黄金镇甘田村,曾在青海文教局工作,后一直务农,2000年6月信主耶稣,2001年5月加入全能神教会。信神后,周成寅被中共政府抓捕、刑讯逼供,三次被抄家。2015年5月5日,在他患病卧床时警察仍上门威胁恐吓,导致他病情急剧恶化…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徐赛连被中共警察毒打致重病不治身亡

徐赛连(化名:余芳),女,生于1955年5月29日,江西省九江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6年10月,徐赛连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遭警察毒打导致心脏病加重,于2018年10月18日不治身亡。 据徐赛连生前亲述:2016年10月12日早上8点,她与四名基督徒在江西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