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七名基督徒被捕 三名女性基督徒遭裸体罚站 一人被逼吃大便

2018年6月8日

2008年7月30日下午2点,四川省重庆市的单立才、单永泰等七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正在一聚会处聚会,因恶人举报,派出所所长带着三名警察突然踹开门,手持警棍气势汹汹地闯进屋。随后,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警察强行对几名基督徒进行搜身并抄家,把屋里翻得一片狼藉,将搜出的信神书籍和物品全部没收。所长又恶狠狠地逼问:“你们的钱放在哪里?带领是谁?”七名基督徒均未回答,随后铐押到派出所。

在所内,一警察凶神恶煞地对四名男性基督徒进行审问。因得不到想要的教会信息,警察恼羞成怒,冲上去猛扇基督徒尚擎永耳光,打得他脸上火辣辣地疼。后又对单永泰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眼冒金星,耳朵嗡嗡直响。警察对另外三名女性基督徒的审问同样无果后,将七名基督徒的双手全部反铐,勒令他们坐在楼梯下面直到天亮。

8月2日上午8点,警察强逼七名基督徒在一份不知内容的材料上签字、按手印,几人拒绝后又遭到警察的毒打。随后警察给单立才(化名,男,80岁)、尚擎永(化名,男,58岁)、杜翠欢(化名,女,59岁)、杜采燕(化名,女,32岁)四名基督徒强行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判处几人拘留15天;单永泰(化名,男,45岁)、吴兴伟(化名,男,60岁)、杜以眉(化名,女,37岁)三人暂时获释,被勒令“随叫随到”。

8月13日上午8点,警察将暂时获释的单永泰等三名基督徒传唤至派出所。当天下午2点,除单立才以外的六名基督徒均被警察押到转运站。随后,警察以莫须有的“盗窃罪”判处单永泰劳教一年,其余五人被扣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劳教一年。14日上午8点,三名女性基督徒被警察押到女子劳教所,其他基督徒则被押到另一劳教所,尚擎永被家人用钱赎回。

单永泰、吴兴伟二人刚到劳教所就被狱警勒令站在空坝上暴晒4小时,随身携带的财物被统统没收。在劳教所被强迫劳动时,他们稍微做错或是做不完就会遭到重罚。一次,他们因没有完成任务被罚站几个小时,因食不果腹加上劳动强度太大,实在支撑不住晕倒在地,狱警见到后用脚猛踢他们的屁股,又用包着胶管的粗钢条猛打他们的屁股三下,痛得他们好长一段时间没法坐下。此外,两人每天都被罚做100个俯卧撑,做不了就挨狱警毒打。一次,单永泰因没完成超负荷的劳动任务,狱警就在他的饭里掺进大便强逼他吃下,使得他之后连吐三天。劳教所所长责令他蹲在角落里一夜,又将其打倒在地,用脚跺在他的肋骨上使劲往下压,还狠掐他的脖子三分钟,使他无法出气,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另外三名女性基督徒一到劳教所就被一女警强令脱光衣裤蹲在坝中3个小时,供所内犯人围观、耻笑,三人受到严重羞辱。随后的7天,狱警要求她们必须在5分钟内吃完饭,否则就要被所长毒打。三人还被勒令每天脸贴墙站2小时,必须站直,不能弯腿,稍不如警察的意就会被狠抽耳光,经常被打得眼冒金星、口吐鲜血。三人在劳教所里每天做苦役,从早忙到晚没有一点歇息时间。一年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将五人折磨得筋疲力尽、浑身是病,人格与尊严遭到侮辱。

劳教期满后,五人获释。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菏泽市警察勒令两名基督徒一丝不挂站在地板上

2012年12月16日早上5点,山东省菏泽市两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传玲(化名,女,65岁)、赵慧芬(化名,女,43岁)在该镇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并当场搜身,后被押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所长就“你们一共几个人”“谁给你的传福音资料”“叫什么名字”等问题对两名基督徒进行严厉审问,未果。…

长乐市两名基督徒被抓劳教 并当众脱衣受辱

福建省长乐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芳芳(化名,女,42岁)和琪琪(化名,女,26岁)因被警察跟踪四天,于2004年7月25日在宁德市某村的一个聚会所聚会时被警察抓捕。警察将她们押到公安局分开审讯,并搜走若干本神话语书籍,至今未还。 警察针对个人信息对芳芳进行审问,还去芳芳家抄家,没…

商丘市一女性基督徒因传福音被警察当众脱光上衣殴打

2012年12月8日,河南省商丘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娜娜(化名,女,时年22岁)与其他基督徒正在本市传福音。一辆大巴车突然停在他们面前,从车上下来十几名警察冲向他们。没等李娜娜反应过来,警察抢过她手中的传福音书籍,恶狠狠地把她踢倒在地,拽住她的衣服就往车上拉。 随后,又过来两名…

重庆市警察多种手段剥夺一基督徒尊严、人格

徐乐(化名,男,52岁),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6日下午4点左右,徐乐与五名基督徒正在传福音,四名警察突然赶至现场将他们团团围住,随后强行将他们的随身物品全部搜走,并押往派出所分开审讯。 在所内,警察用麻绳把徐乐绑在老虎凳上,强令他交代信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