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强制服苦役 屡遭非人虐待

2018年6月8日

谢世浩(化名),男,38岁,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谢世浩所在出租房内,突然闯进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证件说自己是国保大队的,同时冲进来好几人,将谢世浩的双手反扭背后,并大声喝道:“不许动!”接着警察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所有信神资料、一部手机和几百元现金,致使房间一片狼藉。他们还给全能神教会造谣,凶巴巴地对谢世浩说:“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就是因为你们信全能神,快说,还有谁住在这里?几个人?你们都传了哪些人?谁是带领?这些资料都从哪儿来的?你不怕坐牢吗?再不老实交代、积极配合政府的话有你好看的。”当时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警察就强行把谢世浩押上警车,带到公安分局关了一夜。

第二天,警察把谢世浩带到拘留所拘留15天,拘留期满,他们又把谢世浩关进看守所,说其有待观察。在看守所,警察见数次提审谢世浩无果,就唆使牢头来折磨他,每天下发生产3000至5000个打火机的任务给他,别人干活时用一个工具用来拧紧,谢世浩只能用双手拧,结果拧不紧就要挨打,他们就让谢世浩用牙齿咬住,再用手拧。因打火机开关是金属物,有毒,嘴巴长期接触这个金属物质,有时嘴唇就红肿达四、五厘米,甚至嘴角溃烂化脓流出来,根本不能吃饭。刚进去的人因生产不熟悉完成不了生产量就受惩罚,警察问关押的人是要吃“馒头”配“可乐”还是“雪碧”或“营养快线”?没想到,他们用报纸或毛巾叠起来垫在关押之人的胸前使劲用拳头击,有的当场被击倒,很多人都挡不住留有内伤。打了后就说:“‘可乐’明天给你们喝啊!‘馒头’味道不错吧?”一天,抓捕谢世浩的两个警察又来提审他,把其传唤到审讯室阴阴地说:“谢世浩,怎么样?想清楚了吗?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坦白从宽,配合我们实话实说,交代清楚,我们马上就可以放你出去了。”后来他们还拿来一些照片和画像叫谢世浩指认,未果,又把他放回牢里。从第二天开始,谢世浩就隔三岔五地遭受狱警的非人折磨,只要生产有点赶不上或有一点点让他们看不顺眼的地方,他们就惩罚式地折磨谢世浩:有几次谢世浩被告知拿着营养快线的空瓶,把盖拧紧,叫他蹲在监控器监控不到的地方(这些都是所长教唆牢头做的,叫他们整人不要被监控到,不然到时外界有关人员看到会带来麻烦和压力),双手抱头,光着脚,他们就握紧空瓶的底部,用带着盖子的那头瞄准脚部的内外踝关节使劲地敲,敲得谢世浩钻心地痛,敲了一次20下,还不够又补20下,内侧踝关节敲得甚至都能见到骨头的地步,然后又转到外侧踝关节,也打得能见到骨头才罢手;静坐也是一种折磨,坐的木凳上有的地方有树节处,很硬,静坐时一动不能动,脚跟臀部紧贴着,脚尖与左右两侧平行一条线,肩与肘一条线,双手肘部成拒腿状,左手放在右膝盖上,右手放在左膝盖上,腰板挺直,头、肩、肘、脚,腰都必须与左右两侧人形成一条线,若有一丝差距不齐,就会挨耳光,脚趾出线了一点,就会被牢头一脚踩下去,有的脚趾都当场被踩淤血发紫,有好几次谢世浩刚好被调到最前排,正好坐在牢头前面,他们就以取乐为闲,用拳头重击他,给他的身体和身心造成了很大地伤害,至今谢世浩被他们击过的地方还经常发痛,疼痛难忍!

谢世浩说:“就这样我在无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只因相信了造物的主——全能的神,就被无故拘禁6个月,并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河南省开封市一基督徒传福音时被拘留并奴役劳动 一月暴瘦20斤

景庆坤,男,24岁,河南省登封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2日上午11点,景庆坤与一些基督徒在登封市广场传福音时,四名警察将景庆坤与另一基督徒于新颖抓捕,直接押到了公安局刑警大队。 下午1点左右,警察把二人带到地下室分开审问。警察将景庆坤带到一间屋后,两个男警…

兰州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长期苦役致脚底溃烂

秦玲(化名,女,41岁)家住甘肃省,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1年10月14日上午9时许,秦玲去兰州市一基督徒家的途中被警察跟踪。秦女士刚进接待家,国保大队队长、派出所所长等六名警察随即一窝蜂赶到,一行人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到处乱翻,屋内一片狼藉,他们将搜出的信神书籍和光盘…

韶关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劳教并被强迫劳动

高歌,女,38岁,广东省佛山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3月9日晚上11点左右,高歌在韶关市一基督徒家被抓。当时高歌正准备休息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闯进来五六名警察,大声喊:“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之后,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翻箱倒柜到处搜查,顿时屋…

信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关押九个月 每天超负荷奴役劳动16小时

孟想(化名,女,36岁)家住河南省信阳市,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2年12月的一天下午,孟想聚完会走在回家的路上。五名警察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截住她的去路,不由分说把孟想强行拽到车上。警察从孟想的包里翻出2部手机、900元钱、1台新MP5播放器(均未归还)。随后,强行将孟想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