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遭强制繁重劳役患上腱鞘炎

2020年7月4日

郑欣(化名),女,1965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4月,郑欣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每日被强制做手工活9小时左右,繁重的体力劳动导致她右手疼痛,落下终身残疾。

2015年4月27日上午9点左右,郑欣和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派出所10多个警察突然闯进聚会所,从床上翻出3台MP5播放器(卡内含信神资料),又对郑欣等人搜身,并说他们早已对郑欣等人实行了监控。接着,国保大队队长、副队长也赶到该聚会所,将郑欣等4人带到公安局审讯。

国保大队队长审问郑欣个人信息,她未作回答,队长威胁道:“不说就拘留半个月!”并强迫郑欣在一张写有“扰乱社会治安”字样的纸上按手印。当晚9点左右,警察把郑欣和另一个基督徒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副所长王某审问郑欣个人信息,郑欣未作答。王某穿着皮鞋狠踢郑欣的腰和腿,并骂道:“给她敲断腿她就说了!”郑欣被踢出老远(腰疼了10多天,晚上睡不着觉,腿被踢青很长时间才恢复)。

5月12日,郑欣被转送到看守所,警察唆使两个号长(犯人)各打郑欣一拳。13日早晨,郑欣去领饭时,王某恶狠狠地说:“不用给她饭吃!”然后把她送到一个监室,让她中午、晚上站着值班,每次站两个小时,一动不让动。

在看守所的5个半月,郑欣上午打坐和背监规、《论语》、《弟子规》,中午12点半开始干活(往塑料袋上安划扣,每天的工作量是15,000个袋子),干到晚上9点左右,不管多少活必须得干完,每次干完活都累得筋疲力尽。每天干完活后,郑欣还要被逼擦地、刷厕所、值班站岗。几天后,郑欣手指上的皮快被磨破,一拿滑轮就扎心地疼。5个多月后,郑欣两只手的指头、骨节都疼,尤其右手拇指疼得受不了,干活时手不听使唤,吃饭时右手拿不了筷子,不敢伸不敢弯,伸开了弯不下,弯下伸不开,一伸一弯还“嘎巴”响,晚上疼得睡不着觉。

10月28日,看守所给郑欣办理了释放证,国保大队指导员一把将释放证夺回去,将郑欣押往法制培训中心(实则洗脑基地)。在洗脑班的9天里,警察安排3班人轮流给郑欣洗脑。

2015年11月6日,郑欣被释放。

回家后,郑欣的手仍疼痛难忍,之后经医生诊断得的是腱鞘炎,治疗两个月疼痛减轻了,但是干活使不上劲。自释放至今,警察一直在监视、控制郑欣,不让其出远门。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基督徒两次被捕 高强度劳役使身体多处致残

单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东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7月,单琪在去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月,看守所繁重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环境致使有点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严重恶化,类风湿因子值高达160IU/ml,手指变形、膝盖弯曲不能直立,腰间盘突出,腰椎…

徐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15天苦役致六个手指甲全部脱落

2010年7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响(化名,女,44岁)正在基督徒刘凤(化名,女,54岁)家里。村支书领着当地派出所的五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里,他们二话不说就像土匪一样在家里到处乱搜,犄角旮旯都不放过,最后搜到教会钱款的收据和电话本。期间李响侥幸…

兰州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长期苦役致脚底溃烂

秦玲(化名,女,41岁)家住甘肃省,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1年10月14日上午9时许,秦玲去兰州市一基督徒家的途中被警察跟踪。秦女士刚进接待家,国保大队队长、派出所所长等六名警察随即一窝蜂赶到,一行人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到处乱翻,屋内一片狼藉,他们将搜出的信神书籍和光盘…

服刑3年从事高强度、腐蚀性劳役 致手和腿落下残疾

吴兴(化名),女,1967年出生,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吴兴因信全能神于2006年和2013年两次遭到中共警察抓捕迫害。2013年4月,吴兴因印刷全能神教会的书籍被中共当局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被迫从事高强度、有毒腐蚀性劳役,被剥夺医疗,致其腿、手落下终身残疾。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