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基督徒被判刑三年 遭高强度、有毒劳役致残

2020年7月10日

李永进(化名),男,1950年出生,云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永进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他被迫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接触有毒化学液体,导致他患上鼻炎,视力严重下降,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

2014年9月25日晚上,4个警察闯进一基督徒家中将李永进抓捕带到派出所,次日将其押送到看守所羁押。

进了看守所,副所长让李永进睡水泥地。李永进常被冻得瑟瑟发抖睡不着,有时睡着都会被冻醒。两个月后,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左手、左脚冰凉麻木,左手指关节疼痛难忍,严重时左手抬不起来,穿衣都困难,左膝盖骨酸疼麻木。李永进多次要求睡木板床,副所长故意不给批准,李永进在水泥地上整整睡了3个月。

2015年6月1日,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李永进有期徒刑3年。6月24日,李永进被押送到监狱服刑。

服刑期间,年过六旬的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完成3000个网络微型变压器的线网,完不成任务就常加班到午夜。长期高强度劳役,致使他视力下降,眼睛里有很多血丝,眼白发红。

2015年12月1日,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包装3000根数据线。繁重的劳动任务累得李永进头晕眼花,血压开始升高,左耳听力下降,脚肿得穿不进鞋子,连走路都成问题。

2016年5月4日,李永进被分派到手机电池生产车间。狱警特意安排他做最危险、最难、最脏的活计,让他把刚刚注好电解液的电池从注液机的门里拿出来端到下一个环节去。由于电解液里含有毒化学成分,每次门一打开,刺鼻、刺眼的(酒精与电解液)气味熏得他鼻涕眼泪直流。期间,他被呛得得了两次肺病,咳嗽不止,两边肋骨疼得很厉害,吸气都特别疼,病了一个多月后,狱警才带他去监狱医院看病。因着长期在有毒的环境中工作,又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导致李永进的鼻子时常刺痛、流鼻涕。

2017年9月25日,李永进刑满获释。

李永进出狱后,眼睛看不清东西,鼻子刺痛且时常流鼻涕,嗅觉失灵。后去医院检查,其左眼视力0.25,右眼感光,还有鼻炎。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有时走路鞋子掉了一只都没有知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徐州市一老年基督徒遭到警察抓捕 服苦役二十五天致残

欧利军(化名,男,68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0年9月28日中午,欧利军买菜刚回到家,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三名警察也紧随而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强行推上车押到派出所。 下午6点,欧利军被押到沛县一宾馆,警察冲他吼道:“有人说你家保管教会钱财,把钱交出来。…

基督徒遭重判5年 高强度劳役落数重病

陈琳(化名),女,1972年出生于安徽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5月4日,陈琳在印刷信神书籍时被警察翻墙进入住处搜捕。警察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搜走大量财物及信神物品,将陈琳带到看守所关押。 为获取教会钱款和其他基督徒的信息,警察将陈琳铐在老虎凳上,3天3夜不许…

新疆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酷刑、劳教三年 每天承受超负荷无偿劳役

肖丽(化名),女,43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3年3月17日下午,肖丽在克拉玛依市一车站刚下车,和另一基督徒准备去聚会所,四名彪形大汉(便衣警察)突然蹿出来,其中两人扑向肖女士,将其按倒在地,强行塞进一辆小轿车里,押到公安局。在该局办公室,警…

安宁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并强制劳动 积劳成疾留下后遗症

2005年4月29日上午,家住云南省安宁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华(男,36岁)骑着自行车正在去岳母家接孩子的路上,突然被一辆轿车强行拦下,从车上跳下三人,不由分说将他推进车内押到派出所,另一人骑走他的自行车,并说这是“作案工具”。 到了派出所,警察搜光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后将其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