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基督徒被判刑三年 遭高强度、有毒劳役致残

2020年7月10日

李永进(化名),男,1950年出生,云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永进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他被迫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接触有毒化学液体,导致他患上鼻炎,视力严重下降,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

2014年9月25日晚上,4个警察闯进一基督徒家中将李永进抓捕带到派出所,次日将其押送到看守所羁押。

进了看守所,副所长让李永进睡水泥地。李永进常被冻得瑟瑟发抖睡不着,有时睡着都会被冻醒。两个月后,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左手、左脚冰凉麻木,左手指关节疼痛难忍,严重时左手抬不起来,穿衣都困难,左膝盖骨酸疼麻木。李永进多次要求睡木板床,副所长故意不给批准,李永进在水泥地上整整睡了3个月。

2015年6月1日,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李永进有期徒刑3年。6月24日,李永进被押送到监狱服刑。

服刑期间,年过六旬的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完成3000个网络微型变压器的线网,完不成任务就常加班到午夜。长期高强度劳役,致使他视力下降,眼睛里有很多血丝,眼白发红。

2015年12月1日,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包装3000根数据线。繁重的劳动任务累得李永进头晕眼花,血压开始升高,左耳听力下降,脚肿得穿不进鞋子,连走路都成问题。

2016年5月4日,李永进被分派到手机电池生产车间。狱警特意安排他做最危险、最难、最脏的活计,让他把刚刚注好电解液的电池从注液机的门里拿出来端到下一个环节去。由于电解液里含有毒化学成分,每次门一打开,刺鼻、刺眼的(酒精与电解液)气味熏得他鼻涕眼泪直流。期间,他被呛得得了两次肺病,咳嗽不止,两边肋骨疼得很厉害,吸气都特别疼,病了一个多月后,狱警才带他去监狱医院看病。因着长期在有毒的环境中工作,又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导致李永进的鼻子时常刺痛、流鼻涕。

2017年9月25日,李永进刑满获释。

李永进出狱后,眼睛看不清东西,鼻子刺痛且时常流鼻涕,嗅觉失灵。后去医院检查,其左眼视力0.25,右眼感光,还有鼻炎。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有时走路鞋子掉了一只都没有知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新疆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酷刑、劳教三年 每天承受超负荷无偿劳役

肖丽(化名),女,43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3年3月17日下午,肖丽在克拉玛依市一车站刚下车,和另一基督徒准备去聚会所,四名彪形大汉(便衣警察)突然蹿出来,其中两人扑向肖女士,将其按倒在地,强行塞进一辆小轿车里,押到公安局。在该局办公室,警…

晋中市十三名基督徒被警察拘留 十人劳教 一人服苦役致残

2002年10月17日至11月23日,山西省晋中市某县十三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被警察抓捕、拘留、殴打,其中十人被判刑一至三年。 10月17日早上5时许,该县的基督徒曹海兰(女,30岁)、李晋二人去某乡一村看望刚信全能神的原宗派信徒寇元庆,被寇元庆的姐姐联合两名宗派带领等七名宗教人…

徐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15天苦役致六个手指甲全部脱落

2010年7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响(化名,女,44岁)正在基督徒刘凤(化名,女,54岁)家里。村支书领着当地派出所的五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里,他们二话不说就像土匪一样在家里到处乱搜,犄角旮旯都不放过,最后搜到教会钱款的收据和电话本。期间李响侥幸…

贵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劳教 并被强制奴役三年

王心诚,女,44岁,家住贵州省贵阳市,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王心诚的手机被中共警察监控,在2008年9月6日,王心诚刚将价值2万元的光碟送到库房准备离开时,几个便衣人突然挡住她的去路说:“我们是公安局的。”随即,警察强行清查了库房,将价值4万元的光碟统统没收。之后,警察将她押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