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基督徒被判刑三年 遭高强度、有毒劳役致残

2020年7月10日

李永进(化名),男,1950年出生,云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永进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他被迫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接触有毒化学液体,导致他患上鼻炎,视力严重下降,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

2014年9月25日晚上,4个警察闯进一基督徒家中将李永进抓捕带到派出所,次日将其押送到看守所羁押。

进了看守所,副所长让李永进睡水泥地。李永进常被冻得瑟瑟发抖睡不着,有时睡着都会被冻醒。两个月后,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左手、左脚冰凉麻木,左手指关节疼痛难忍,严重时左手抬不起来,穿衣都困难,左膝盖骨酸疼麻木。李永进多次要求睡木板床,副所长故意不给批准,李永进在水泥地上整整睡了3个月。

2015年6月1日,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李永进有期徒刑3年。6月24日,李永进被押送到监狱服刑。

服刑期间,年过六旬的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完成3000个网络微型变压器的线网,完不成任务就常加班到午夜。长期高强度劳役,致使他视力下降,眼睛里有很多血丝,眼白发红。

2015年12月1日,李永进被强制每天包装3000根数据线。繁重的劳动任务累得李永进头晕眼花,血压开始升高,左耳听力下降,脚肿得穿不进鞋子,连走路都成问题。

2016年5月4日,李永进被分派到手机电池生产车间。狱警特意安排他做最危险、最难、最脏的活计,让他把刚刚注好电解液的电池从注液机的门里拿出来端到下一个环节去。由于电解液里含有毒化学成分,每次门一打开,刺鼻、刺眼的(酒精与电解液)气味熏得他鼻涕眼泪直流。期间,他被呛得得了两次肺病,咳嗽不止,两边肋骨疼得很厉害,吸气都特别疼,病了一个多月后,狱警才带他去监狱医院看病。因着长期在有毒的环境中工作,又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导致李永进的鼻子时常刺痛、流鼻涕。

2017年9月25日,李永进刑满获释。

李永进出狱后,眼睛看不清东西,鼻子刺痛且时常流鼻涕,嗅觉失灵。后去医院检查,其左眼视力0.25,右眼感光,还有鼻炎。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有时走路鞋子掉了一只都没有知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被抓判刑3年半 遭非人折磨身患数病

苏鹏(化名),男,1963年出生,甘肃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苏鹏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被判刑3年半。期间,数个警察轮流用皮带抽打他的头部,令其跪在一根长满疙瘩的木棍上反复折磨,长时间高强度劳役且不让按时吃饭,导致他患上颈椎病、腰痛、胃病,出狱十几天就患上急性…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察刑讯后被判劳教、服苦役

秋叶(化名),女,42岁,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在沛县一接待家,秋叶和三个基督徒(女)还在熟睡中,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了进来冲她们大吼:“不许动!”随即将她和三名基督徒双手反扭背后戴上手铐,连同接待家家主共五人一起押…

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强制服苦役 屡遭非人虐待

谢世浩(化名),男,38岁,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谢世浩所在出租房内,突然闯进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证件说自己是国保大队的,同时冲进来好几人,将谢世浩的双手反扭背后,并大声喝道:“不许动!”接着警察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所有信神资料、一部手机和几百元现金,致使房间一片狼藉…

宝鸡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抓判刑 每日被强迫劳动16小时

李芬兰(化名),女,34岁,陕西省宝鸡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6日下午13时,李女士和其他基督徒正在宝鸡市一街道传福音,几辆警车突然疾驶至现场,从车上冲下二十多名警察(均男性)手持警棍、牵着警犬,两名警察将李女士架着胳膊,连拉带拽拖进警车押至派出所。 在所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