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 强迫奴役三年

2018年5月9日

2003年3月3日晚9点多,山西省临汾市某县城内一派出所三名警察由派出所门卫带路,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云香、何翔夫妇在城内租住的房子,他们闯进门就翻箱倒柜四处搜查,搜出一盘录有全能神话语的磁带和一些笔记本,遂将夫妻二人押到派出所。在这之前,高云香老家派出所的警察已经把暂住在高云香老家的一名男性基督徒小郑抓至县公安局。次日上午9点,警察将小郑和何翔放在一起审讯,未果,当晚8点,警察将三人押送到县看守所。警察搜走何翔的手表、皮带、钥匙,因何翔什么也不说,一警察上去就是一巴掌,还唾他一口,对他破口大骂;做笔录的警察拿着手铐朝何翔的腰狠打几下,另一个胖男警拿着笤帚狠抽何翔的头和腰。之后,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小郑拘留十五天,判何翔劳教一年。十五天后,何翔办理了取保候审,交纳生活费800元(包括替小郑交的400元),还被强制每月20日到该派出所汇报一次,截至12月20日结束。高云香也被提审三次,审问中警察对其非打即骂,一次高云香的头部被猛击几拳当场昏死过去,自己都不知道啥时被送回监牢的。还有一次审问时,一男警将高云香踹倒在地,疼得她半天站不起来。最后,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判高云香劳教三年。当时正值“非典”期间,高云香在看守所待了半年后被转至太原市某劳教所服刑。期间,何翔托人给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4000多元,给公安局副局长5000元,请客吃饭又花去5000元,但这些花费都无济于事,高云香仍于2005年9月22日才获释。

在看守所里,高云香每晚都能听见犯人凄惨的叫声,令她毛骨悚然,如同置身于人间地狱。高云香及其他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与吸毒犯关押在一起。刚开始警察让她们糊纸袋,只要订下任务就得不分昼夜完成,还得受吸毒犯的欺负。如:吸毒犯不想吃的饭菜给她们吃,吸毒犯糊得不好的纸袋全赖在基督徒身上,由基督徒们负责返工,若不小心将返工的纸盒撕坏还得挨管教臭骂。一次,一女犯报错数,管教却罚基督徒报二十次数,还罚她们抄二十遍所规且不给笔和本,基督徒买都没地方买,只好拿方便面和吸毒犯换了一个小薄本。基督徒们住的地方漏雨严重,被子被淋湿,脸盆在雨水里漂着,房间潮湿再加上饭菜里没油,她们相继患上了腰腿疼和痔疮病。一次,看守让高云香刷胶做纸筒,每天刷十几个小时,累得她腰腿疼加剧,管教还骂她装病。高云香说她在那里度日如年,痛苦得都有想死的念头。两年后,管教又将她安置在“法轮功”队做打火机配件,逢年过节还得加班加点炸麻花、做小红旗,看守按最高任务要求她,若完不成就不让睡觉,高云香每天最多只能休息五个小时。期间,管教指使吸毒犯将一老年基督徒拉到水房往其身上泼冷水,老人当场就昏死过去,没几日老人跑操时又晕倒。还有一名68岁的老年基督徒患有糖尿病和肝炎病,进来时浑身浮肿。管教对已经病重的基督徒总是冷冰冰地说:“只要死不了就行。”运城市的一位老年基督徒累得上吐下泻,管教视而不见,直到老人休克不省人事20分钟后,才漫不经心地送老人去看病。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强制繁重劳役患上腱鞘炎

郑欣(化名),女,1965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4月,郑欣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每日被强制做手工活9小时左右,繁重的体力劳动导致她右手疼痛,落下终身残疾。 2015年4月27日上午9点左右,郑欣和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派出所10多个警察突然闯进聚会所…

浙江省一基督徒被抓劳教遭遇非人折磨 被强行打安乐死针

2000年3月18日下午1点多,方志冬(化名,男,51岁)和六名基督徒在一基督徒家里聚会,突然冲进来两名警察(门外还有好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对基督徒们进行全身搜查。警察将从方志冬身上搜出的一部BB机、放音机、身份证和两百元钱并信神书籍全部抄走,随后将方志冬等七名基督徒押至…

河南省开封市一基督徒传福音时被拘留并奴役劳动 一月暴瘦20斤

景庆坤,男,24岁,河南省登封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2日上午11点,景庆坤与一些基督徒在登封市广场传福音时,四名警察将景庆坤与另一基督徒于新颖抓捕,直接押到了公安局刑警大队。 下午1点左右,警察把二人带到地下室分开审问。警察将景庆坤带到一间屋后,两个男警…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并奴役一年 留下严重疾病

2006年1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虹(女,时年34岁,陕西省西安市人)到汉中市一基督徒的租住处时,被蹲守在隔壁房间的便衣警察抓捕,后押到一家宾馆。 在宾馆里,警察将李女士铐在木制沙发上,七八名男警和一名女警昼夜轮班审问其三天三夜,不让她吃饭、喝水、睡觉,逼她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