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3年从事高强度、腐蚀性劳役 致手和腿落下残疾

2020年12月4日

吴兴(化名),女,1967年出生,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吴兴因信全能神于2006年和2013年两次遭到中共警察抓捕迫害。2013年4月,吴兴因印刷全能神教会的书籍被中共当局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被迫从事高强度、有毒腐蚀性劳役,被剥夺医疗,致其腿、手落下终身残疾。

2013年4月12日下午1时,7个警察突然闯至一印刷厂内,未出示任何证件将正在印刷全能神教会书籍的吴兴与其他几名基督徒强行抓捕,押至公安分局。

次日上午9点左右,吴兴被转押至法律教育基地强制洗脑。半个月后,她又被转押至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的5个月里,吴兴每天被迫剥30多斤蒜、做1000个月饼盒、做纸花等,她的手被蒜汁辣得发烧发烫,晚上只好把手塞到凉水桶里缓解,一离水就疼痛难忍。

2013年10月,吴兴被转送至另一看守所羁押。12月份,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吴兴有期徒刑3年,后被押送至女子监狱服刑。

在监狱里,基督徒被定为“政治犯”,每天必须进行重体力劳动14小时。狱警还常常唆使包夹人整治吴兴,不让其上厕所,还勒令她从3楼往1楼抱一捆50件的牛仔服,吴兴因抱不动摔倒,膝盖被摔伤。狱警不允许她休息治疗,每天仍带伤劳动。一个月后,吴兴的膝盖浮肿且有积水,肿得穿不上裤子。

2015年3月至4月,吴兴的膝盖已肿得无法走路,狱医在其膝盖处抽了两次积液。之后,牢头又逼她用凉水洗裁片和成品,每天至少洗200多件,即使寒冬腊月也得用凉水洗,每次洗完吴兴的双手都没了知觉。到夏天做裙子时,她的两个大拇指又要长时间撑裙带,导致吴兴的手失去知觉,两个大拇指使不上力。出狱前一个月,吴兴被狱警安排用清洁笔清洗衣服污点,她的两个大拇指和食指被清洁笔的巨毒腐蚀成黑紫色,又肿又痛(此种清洁笔腐蚀性特别强,只要一沾到皮肤上,毒性就会进入体内使皮肤变黑、变紫、红肿,出狱一个月后,双手的肤色才逐渐恢复正常)。晚上,双手因烧疼无法入睡,吴兴只好用湿毛巾把两个大拇指和食指包着,二十多分钟左右就得换一次,整晚得不停地换。

2016年4月,吴兴刑满获释。吴兴的手和腿都落下了残疾,至今腿不能蹲,走路艰难,干体力活更是不行,阴天下雨、天冷时腿疼痛难忍;手不能正常做活儿,拿不住针线,只能在家干点简单的家务,重的东西根本提不起来。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韶关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劳教并被强迫劳动

高歌,女,38岁,广东省佛山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3月9日晚上11点左右,高歌在韶关市一基督徒家被抓。当时高歌正准备休息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闯进来五六名警察,大声喊:“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之后,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翻箱倒柜到处搜查,顿时屋…

咸阳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并强制劳动 留下后遗症

王玉花(化名),女,45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6年5月25日下午2时许,王玉花到该市一基督徒家串门,五名便衣警察突然闯进屋,王女士正准备离开,被一警察堵在厨房狠扇了一耳光。警察从该基督徒家中搜出几本信神书籍、资料、一台碟机一并没收,并将王女士强行拉…

新疆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酷刑、劳教三年 每天承受超负荷无偿劳役

肖丽(化名),女,43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3年3月17日下午,肖丽在克拉玛依市一车站刚下车,和另一基督徒准备去聚会所,四名彪形大汉(便衣警察)突然蹿出来,其中两人扑向肖女士,将其按倒在地,强行塞进一辆小轿车里,押到公安局。在该局办公室,警…

基督徒两次被捕 高强度劳役使身体多处致残

单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东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7月,单琪在去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月,看守所繁重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环境致使有点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严重恶化,类风湿因子值高达160IU/ml,手指变形、膝盖弯曲不能直立,腰间盘突出,腰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