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市一基督徒遭警察毒打并被判刑三年 繁重苦役致其体重骤减

2018年6月6日

2003年1月20日晚7点左右,山西省长治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石景涛(化名,男,31岁)正在本市某县一基督徒卢宽明(化名,男,70岁)家吃晚饭,突然县公安局五名警察开两辆警车来到卢宽明家。其中一男警当即讯问卢宽明:“你们家有什么人?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卢宽明作了回答,但警察根本不信,立即在家中乱搜。一男警从里屋将石景涛拖出来,其他警察翻箱倒柜大肆搜查,屋内一片狼藉,搜出一本信神书籍。随后,警察将石景涛、卢宽明强行押上警车带回该县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国保科科长二话不说照石景涛的脸狠扇一巴掌,他的脸立刻肿胀起来,火辣辣地疼。随后两名男警逼问石景涛:“你叫什么?是哪里人?你在这里干什么?”石景涛不予回答,一男警气急败坏地拿起挂报纸的细铁棍朝石景涛背部、腿部任意抽打,铁棍被打弯后捋直了继续打,连续抽打十几分钟。另一警察面目狰狞地说:“不要打脸,否则让人看了有损咱们警察的形象。”一顿毒打后,警察又施诡计诓诈石景涛:“你快说了吧,人家都说出你了,即使你不说,我们也知道!”无论警察怎样严刑逼供、软硬兼施,石景涛始终一言不发,审讯无果。两名男警恼羞成怒,又用高瓦数的电灯泡烤石景涛的脸,石景涛被烤得满头大汗。男警得意地冷笑道:“让你好好尝尝是什么滋味!”酷刑折磨持续到凌晨1点多,两个男警累得打不动了才暂停审讯。

21日上午8点多,两名男警再次审问石景涛,对其吼叫威胁:“你要不说,就再给你点颜色看看!”说着一男警拉着石景涛手上的手铐将其围绕院子拖拽一圈,手铐的锯齿立刻扎进石景涛的手腕,他感到钻心般疼痛。男警又将他铐在院里铁护窗的栏杆上,石景涛只能踮着脚,稍一放平脚,手铐的锯齿就会卡进手腕里。另一男警用拖布柄猛击石景涛的腿,直至将拖布柄打断才罢手。在警察长时间的严刑逼供下,石景涛被迫说出自己的真名和住址。上午11点,石景涛被带回本县公安局。当日下午5点石景涛又被转送到县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先后四次审讯石景涛,逼其说出教会情况,石景涛一直没有正面回答。因审讯无果,他被关押两个月。后石景涛被判劳教三年,于2003年3月20日将其押送至太原市一劳教所服刑。在劳教所里,他每天早晨5点就开始挖土方、打地桩,晚上还要做书、手提袋、礼品盒,每天必须完成定额任务,否则不准睡觉。繁重的劳动致使石景涛入所一个月后就病倒,经常上吐下泻,体重从56千克直降到47.5千克。警察先前对他的病情熟视无睹,后来他病情加重才勉强给开点西药治疗。期间,石景涛因与一犯人发生冲突,结果被大队长叫到一个通风的地方打开窗户吹冷风,将他吹了两个小时后,又罚他擦2米宽300米长的楼道,一直擦到深夜12点多。因极度寒冷石景涛再次生病,整整咳嗽了两个多月。他熬过了地狱般的劳教生活,于2005年7月20日提前获释。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强制繁重劳役患上腱鞘炎

郑欣(化名),女,1965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4月,郑欣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每日被强制做手工活9小时左右,繁重的体力劳动导致她右手疼痛,落下终身残疾。 2015年4月27日上午9点左右,郑欣和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派出所10多个警察突然闯进聚会所…

晋中市十三名基督徒被警察拘留 十人劳教 一人服苦役致残

2002年10月17日至11月23日,山西省晋中市某县十三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被警察抓捕、拘留、殴打,其中十人被判刑一至三年。 10月17日早上5时许,该县的基督徒曹海兰(女,30岁)、李晋二人去某乡一村看望刚信全能神的原宗派信徒寇元庆,被寇元庆的姐姐联合两名宗派带领等七名宗教人…

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强制服苦役 屡遭非人虐待

谢世浩(化名),男,38岁,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谢世浩所在出租房内,突然闯进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证件说自己是国保大队的,同时冲进来好几人,将谢世浩的双手反扭背后,并大声喝道:“不许动!”接着警察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所有信神资料、一部手机和几百元现金,致使房间一片狼藉…

徐州市一老年基督徒遭到警察抓捕 服苦役二十五天致残

欧利军(化名,男,68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0年9月28日中午,欧利军买菜刚回到家,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三名警察也紧随而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强行推上车押到派出所。 下午6点,欧利军被押到沛县一宾馆,警察冲他吼道:“有人说你家保管教会钱财,把钱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