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抓判刑3年半 遭非人折磨身患数病

2020年9月15日

苏鹏(化名),男,1963年出生,甘肃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苏鹏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被判刑3年半。期间,数个警察轮流用皮带抽打他的头部,令其跪在一根长满疙瘩的木棍上反复折磨,长时间高强度劳役且不让按时吃饭,导致他患上颈椎病、腰痛、胃病,出狱十几天就患上急性胆结石。

2012年12月4日,苏鹏和几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到派出所,当晚被转押到拘留所。

12月12日,苏鹏被带到公安局审讯。刑警队警察威逼苏鹏交代教会带领是谁,苏鹏没有回答,4个警察轮流用皮带抽打他的脸数下,他的脸和嘴被打肿,胸闷呕吐,快要窒息。警察又用带铁扣的皮带狠砸苏鹏的手指和头,疼得他大声惨叫。警察轮流看守苏鹏,不让他睡觉,只要他一打盹儿,就用皮带扣打他的手指,还往他眼睛里吹烟。苏鹏的眼睛被熏得直流泪,视物模糊,手指头红肿如火烧一样钻心地痛。

13日,警察拿来一根1米多长的长满疙瘩的木棍放在地上,勒令苏鹏跪在棍子上,两个警察各站在木棍的两端,用脚搓着木棍转动,后面一警察猛踢苏鹏的臀部,若跪不稳就对他一顿拳打脚踢,苏鹏痛得汗流浃背。警察故意将他的棉衣拉链紧紧拉上,等其衣服被汗水湿透后,又把他的棉衣脱掉,将他带到零下20℃的房子里继续跪,并继续搓动木棍加重他的痛苦。苏鹏的双腿麻木肿胀,骨头像断裂一样,疼得几乎要断气。警察反复折磨了苏鹏一上午,之后将其手脚铐在铁椅上,对其扇耳光、踹脚,苏鹏的嘴唇被打得流血。警察又将苏鹏太阳穴两边的头发一绺一绺地拔下来,他脸部的肌肉疼得都扭曲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随后,警察将他们吃剩的饭硬往苏鹏的嘴里塞,又朝其脸上吐烟圈。戏弄一番后,警察给其打背铐,并在背铐里穿一根木棍,由两个警察用力往上撬,一警察用胳膊肘狠捣其后背,并踢其腰部,苏鹏的胳膊像要断了似的撕心裂肺地痛,汗流不止,浑身的血液都涌向头顶,呼吸困难,差点昏死过去。直至14日午夜3点,警察见问不出什么,便将苏鹏押回看守所。

2013年7月,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苏鹏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于12月下旬将其押送到监狱服刑。

在监狱里,苏鹏被强制每天站着编织毛衣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要遭到狱警殴打、体罚,或遭电警棍电击。由于其长期低头站立保持一个姿势,导致他患上颈椎病和腰痛。期间,监狱不让犯人按时吃饭,且供应饭菜极差,导致苏鹏胃胀不舒服,经常吐酸水,吃几口饭就得停下来缓一阵。

2016年6月,苏鹏刑满获释。

出狱十几天后,苏鹏突然腹痛,经检查,医生说是因长期不能按时进餐导致的急性胆结石,动手术住院花去一万多元钱。由于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他落下了颈椎病,常常头晕、恶心,腰也时常酸困。苏鹏的头自被警察用皮带毒打后,记忆力极度下降,有时大脑一片空白。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信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关押九个月 每天超负荷奴役劳动16小时

孟想(化名,女,36岁)家住河南省信阳市,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2年12月的一天下午,孟想聚完会走在回家的路上。五名警察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截住她的去路,不由分说把孟想强行拽到车上。警察从孟想的包里翻出2部手机、900元钱、1台新MP5播放器(均未归还)。随后,强行将孟想带…

姜堰市一六旬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劳教 每天21小时超负荷劳役

2003年8月15日早上,江苏省姜堰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强(化名,男,60岁)正准备吃饭,八九名警察突然闯进他家,不由分说就将他挟持上车带到本镇一宾馆。警察就“给多少人传福音了?带领是谁?”等问题对他审讯,未果。第二天将他押到了看守所。一个月后,他又被转到拘留所,拘留了20天…

长治市一基督徒遭警察毒打并被判刑三年 繁重苦役致其体重骤减

2003年1月20日晚7点左右,山西省长治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石景涛(化名,男,31岁)正在本市某县一基督徒卢宽明(化名,男,70岁)家吃晚饭,突然县公安局五名警察开两辆警车来到卢宽明家。其中一男警当即讯问卢宽明:“你们家有什么人?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卢宽明作了回答,但警察…

基督徒遭重判7年 高强度劳役致左肺损坏

肖云(化名),女,生于1968年,家住云南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14日,肖云在云南省开远市运送教会书籍时被开远市公安局警察抓捕、关押。2013年9月,肖云被法院扣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重判7年,之后被押送至云南省某女子监狱服刑。 入狱后,肖云被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