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察刑讯后被判劳教、服苦役

2018年6月8日

秋叶(化名),女,42岁,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在沛县一接待家,秋叶和三个基督徒(女)还在熟睡中,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了进来冲她们大吼:“不许动!”随即将她和三名基督徒双手反扭背后戴上手铐,连同接待家家主共五人一起押至沛县一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秋叶等人被分开审讯。警察喝问秋叶:“你们的带领是谁?还有哪些人信?都住在哪儿?赶快都说出来,若不说别想从这出去,就是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她不说,几个警察就用塑料拖鞋轮流朝其脸上、脚上拼命抽打,不知打了多少下,秋叶被打得脚淤血发紫,肿得老高无法站立,面部也被打破流血,钻心地疼痛。警察还威吓她说:“今晚再不说,就把你送给一个叫小辨的(强奸犯),他有办法让你开口。”秋叶仍一声不吭,他们又拿来辣椒水,四人将她摁住其一动不能动,另两人用刷子往她眼睛里刷辣椒水,边刷边恶狠狠地说:“再不说就让你瞎眼,让你当一辈子瞎子!”她的双眼疼得无法睁开,痛苦滋味难以言表。晚上,一自称是局长的对手下命令道:“今晚审不出结果就撤你们的职,等夜静了必须下狠心,就是铁嘴钢牙也得让她开口!”随后,他们拿来绳子、木棍,两个人用绳子捆上秋叶的双腿,拿起木棍朝她的脚心狠狠地抽打,打了足有七八下,又用电棒朝她的身上乱戳,强烈的电流透过秋叶的全身,其顿感浑身又疼又麻。为了从她口中获取信息,四个警察轮番对她毒打,重重的拳头像雨点般落在秋叶的身上,她的身上多处被打得青紫。就这样连续八天八夜的毒打折磨,他们给秋叶饭吃(偶尔给一点),也不让她合眼,后秋叶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便晕了过去……当她被冷水泼醒后,他们又用盛有矿泉水的瓶子狠狠往她的头上砸,边砸边吼:“我让你装……”审讯仍无果。之后他们又把秋叶转到丰县的一个宾馆,继续逼供。他们两人一班轮流看守不让其睡觉,一顿只给吃几口饭保个命,在那里,她又被折磨了两天两夜。

8月30日,秋叶被送到某看守所。警察让秋叶不停地剥蒜瓣,每人一大盆,若超过时间没剥完,就罚站、挨打。最后她的两个大拇指指甲全部脱落,一碰就钻心地疼。一个多月后,警察以“信邪教”的罪名非法判处她两年劳教,将她送到镇江某女子劳教所。

劳教期间,秋叶每天被迫超负荷地干活,而且生产任务每天递增,完不成任务就要遭到毒打。一次,警察让她做四样活,既要速度又要质量,她没法达到,一女警便凶狠地拿起螺丝刀朝她的手背上连打数下,打得她疼痛难忍。在这里,她被当作奴隶一样没日没夜地干活,还要遭受欺凌,真是度日如年。直到期满秋叶才走出劳教所获释回家。

秋叶回家得知,在她被捕后警察还闯到她家,向她的家人索要几万元,她家实在拿不出这笔钱。警察便对其家人威胁、恐吓了一番。秋叶的婆婆被吓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大病了一年多;儿子也被吓得不敢上学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兰州市一基督徒被中共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长期苦役致脚底溃烂

秦玲(化名,女,41岁)家住甘肃省,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1年10月14日上午9时许,秦玲去兰州市一基督徒家的途中被警察跟踪。秦女士刚进接待家,国保大队队长、派出所所长等六名警察随即一窝蜂赶到,一行人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到处乱翻,屋内一片狼藉,他们将搜出的信神书籍和光盘…

基督徒两次被捕 高强度劳役使身体多处致残

单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东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7月,单琪在去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月,看守所繁重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环境致使有点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严重恶化,类风湿因子值高达160IU/ml,手指变形、膝盖弯曲不能直立,腰间盘突出,腰椎…

六旬基督徒被判刑三年 遭高强度、有毒劳役致残

李永进(化名),男,1950年出生,云南省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李永进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并判刑3年。服刑期间,他被迫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接触有毒化学液体,导致他患上鼻炎,视力严重下降,脚疼得不能正常下地干活。 2014年9月25日晚上,4个警察闯进一基督徒家…

新疆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酷刑、劳教三年 每天承受超负荷无偿劳役

肖丽(化名),女,43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3年3月17日下午,肖丽在克拉玛依市一车站刚下车,和另一基督徒准备去聚会所,四名彪形大汉(便衣警察)突然蹿出来,其中两人扑向肖女士,将其按倒在地,强行塞进一辆小轿车里,押到公安局。在该局办公室,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