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察刑讯后被判劳教、服苦役

秋叶(化名),女,42岁,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在沛县一接待家,秋叶和三个基督徒(女)还在熟睡中,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了进来冲她们大吼:“不许动!”随即将她和三名基督徒双手反扭背后戴上手铐,连同接待家家主共五人一起押至沛县一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秋叶等人被分开审讯。警察喝问秋叶:“你们的带领是谁?还有哪些人信?都住在哪儿?赶快都说出来,若不说别想从这出去,就是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她不说,几个警察就用塑料拖鞋轮流朝其脸上、脚上拼命抽打,不知打了多少下,秋叶被打得脚淤血发紫,肿得老高无法站立,面部也被打破流血,钻心地疼痛。警察还威吓她说:“今晚再不说,就把你送给一个叫小辨的(强奸犯),他有办法让你开口。”秋叶仍一声不吭,他们又拿来辣椒水,四人将她摁住其一动不能动,另两人用刷子往她眼睛里刷辣椒水,边刷边恶狠狠地说:“再不说就让你瞎眼,让你当一辈子瞎子!”她的双眼疼得无法睁开,痛苦滋味难以言表。晚上,一自称是局长的对手下命令道:“今晚审不出结果就撤你们的职,等夜静了必须下狠心,就是铁嘴钢牙也得让她开口!”随后,他们拿来绳子、木棍,两个人用绳子捆上秋叶的双腿,拿起木棍朝她的脚心狠狠地抽打,打了足有七八下,又用电棒朝她的身上乱戳,强烈的电流透过秋叶的全身,其顿感浑身又疼又麻。为了从她口中获取信息,四个警察轮番对她毒打,重重的拳头像雨点般落在秋叶的身上,她的身上多处被打得青紫。就这样连续八天八夜的毒打折磨,他们给秋叶饭吃(偶尔给一点),也不让她合眼,后秋叶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便晕了过去……当她被冷水泼醒后,他们又用盛有矿泉水的瓶子狠狠往她的头上砸,边砸边吼:“我让你装……”审讯仍无果。之后他们又把秋叶转到丰县的一个宾馆,继续逼供。他们两人一班轮流看守不让其睡觉,一顿只给吃几口饭保个命,在那里,她又被折磨了两天两夜。

8月30日,秋叶被送到某看守所。警察让秋叶不停地剥蒜瓣,每人一大盆,若超过时间没剥完,就罚站、挨打。最后她的两个大拇指指甲全部脱落,一碰就钻心地疼。一个多月后,警察以“信邪教”的罪名非法判处她两年劳教,将她送到镇江某女子劳教所。

劳教期间,秋叶每天被迫超负荷地干活,而且生产任务每天递增,完不成任务就要遭到毒打。一次,警察让她做四样活,既要速度又要质量,她没法达到,一女警便凶狠地拿起螺丝刀朝她的手背上连打数下,打得她疼痛难忍。在这里,她被当作奴隶一样没日没夜地干活,还要遭受欺凌,真是度日如年。直到期满秋叶才走出劳教所获释回家。

秋叶回家得知,在她被捕后警察还闯到她家,向她的家人索要几万元,她家实在拿不出这笔钱。警察便对其家人威胁、恐吓了一番。秋叶的婆婆被吓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大病了一年多;儿子也被吓得不敢上学了。

相关内容

  • 新疆一基督徒遭到警察酷刑、劳教三年 每天承受超负荷无偿劳役

    肖丽(化名),女,43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 2003年3月17日下午,肖丽在克拉玛依市一车站刚下车,和另一基督徒准备去聚会所,四名彪形大汉(便衣警察)突然蹿出来,其中两人扑向肖女士,将其按倒在地,强行塞进一辆小轿车里,押到公安局。在该局办公室,警察二话不说便将肖女士…

  • 长治市一基督徒遭警察毒打并被判刑三年 繁重苦役致其体重骤减

    2003年1月20日晚7点左右,山西省长治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石景涛(化名,男,31岁)正在本市某县一基督徒卢宽明(化名,男,70岁)家吃晚饭,突然县公安局五名警察开两辆警车来到卢宽明家。其中一男警当即讯问卢宽明:“你们家有什么人?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卢宽明作了回答,但警察根本不信,立即在家中…

  • 临汾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 强迫奴役三年

    2003年3月3日晚9点多,山西省临汾市某县城内一派出所三名警察由派出所门卫带路,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云香、何翔夫妇在城内租住的房子,他们闯进门就翻箱倒柜四处搜查,搜出一盘录有全能神话语的磁带和一些笔记本,遂将夫妻二人押到派出所。在这之前,高云香老家派出所的警察已经把暂住在高云香老家的一名男性基督…

  • 宝鸡市一基督徒因传福音被抓判刑 每日被强迫劳动16小时

    李芬兰(化名),女,34岁,陕西省宝鸡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6日下午13时,李女士和其他基督徒正在宝鸡市一街道传福音,几辆警车突然疾驶至现场,从车上冲下二十多名警察(均男性)手持警棍、牵着警犬,两名警察将李女士架着胳膊,连拉带拽拖进警车押至派出所。 在所内,一女警强令李女士脱…

奴役和强迫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