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两次被捕 高强度劳役使身体多处致残

2020年12月4日

单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东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7月,单琪在去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月,看守所繁重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环境致使有点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严重恶化,类风湿因子值高达160IU/ml,手指变形、膝盖弯曲不能直立,腰间盘突出,腰椎变形,生活不能自理。

2013年7月19日下午6点多,单琪约两名基督徒在一出租房见面,快到见面地点时,被6个警察抓捕并强行搜身,搜走教会人员名单、一部MP5播放器、246元(人民币)等物品,随后被带到派出所。在该所,警察逼问单琪个人信息至凌晨1点,无果。警察把她铐在椅子上一夜不许她睡觉,只要她一打盹,警察就用木棍敲打桌子、大声呵斥。

次日,单琪被押至看守所关押。关押期间,警察令单琪睡在地板上,盖潮湿的被子,用凉水洗澡,每天十几个小时坐在凳子上干手工活,而且还要腿并齐、坐直、不能靠、不能趴。十多天后,单琪的手指肿胀厉害,二十多天后,脚肿得像馒头,膝盖肿得不敢动,每次起、坐都要抓住床板,但仍被强迫工作,干不出活儿就要挨训,被罚晚上值班2小时。值班时不许靠墙站着,也不许弯腰,导致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加重。

8月24日下午2点,警察强逼单琪的丈夫、公公签保证书,让他们交5千元保证金(后返还4千元,强行以办案费扣留1千元)为她办理取保候审后将她释放。

8月29日,单琪去医院检查身体,查出类风湿因子达160IU/ml(正常人的类风湿因子值是<20IU/ml)。单琪的家人拿着她的病历诊断证明、工作简历多次到她工作的单位办理养老保险,教育局因单琪信全能神不给办,并诱骗其写辞职信,还将她的病退补贴费用给取消了。

2017年6月21日,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入单琪家,强行录像并询问她信神情况,无果。

9月29日晚8点多,派出所3个警察再次闯入单琪家,搜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一部、MP5播放器一部等物品后,不顾单琪的病情将她强押至派出所。审讯无果后,警方以“参加邪教组织破坏法律治安”为罪名对单琪进行拘留。次日,警方将单琪押至看守所,因单琪体检血压160mmHg,且肺部有阴影,看守所拒收。警方被迫无奈于10月1日上午将她释放,并警告她不能外出,要随叫随到。

中共警方的迫害致使单琪的类风湿病加剧,她的两个膝盖、胳膊已弯曲,走路要弯着腰,腰椎间盘有些突出,腰椎有的部位变形,且病情逐年加重,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江西省一基督徒在看守所被强制服苦役 屡遭非人虐待

谢世浩(化名),男,38岁,江西省人。2008年7月25日,谢世浩所在出租房内,突然闯进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亮出证件说自己是国保大队的,同时冲进来好几人,将谢世浩的双手反扭背后,并大声喝道:“不许动!”接着警察开始翻箱倒柜搜出所有信神资料、一部手机和几百元现金,致使房间一片狼藉…

铁岭市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被中共长时间奴役 致其患上淋巴癌

辽宁省铁岭市的刘静(女,时年44岁)是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 2003年8月1日上午8时许,刘静在铁岭市西丰县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至西丰县某派出所,后转押到看守所被关押43天。9月13日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判处刘静一年劳教,押至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 一进教养院,…

徐州市一基督徒遭中共警察刑讯后被判劳教、服苦役

秋叶(化名),女,42岁,江苏省徐州市丰县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9年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在沛县一接待家,秋叶和三个基督徒(女)还在熟睡中,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突然翻墙而入闯了进来冲她们大吼:“不许动!”随即将她和三名基督徒双手反扭背后戴上手铐,连同接待家家主共五人一起押…

楚雄市一基督徒被判刑 酷刑折磨和奴役生活致其落下心脏病

2008年3月5日,家住云南省楚雄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张强(男,38岁)与几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遭恶人举报,被闻讯赶来的国保大队、公安局的两名警察强行抓捕。此后,张强被无故羁押在看守所长达七个月,后又被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和“诈骗罪”两项罪名,被迫在监狱服刑两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