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市两名基督徒被抓捕奴役并强制劳动

2018年6月8日

苏琳,女,44岁,家住云南省曲靖市;吴岚,女,43岁,家住云南省宣威市,她们都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8年2月24日上午11点左右,苏琳、吴岚在运送信神书籍的路上,突然有一辆黑色轿车开到苏琳前面,三名便衣警察从车上下来将苏琳二人围住,污蔑其运送非法物品,把53箱信神书籍用三轮车拖走,随即将苏琳、吴岚强行押到派出所,两名女警给其脱光衣服搜身,没收苏琳一部价值450元的电话、一张130元的电话卡、十多元钱等物品(未归还)。

下午6点多,警察围绕个人信息等问题单独审问苏琳,未得到想要的信息,便押着苏琳回到住处翻箱倒柜抄家,将十多本信神书籍,四十多张信神光盘拍照没收。次日早上8点多,警察就信神书籍的来源逼问苏琳,并恐吓她:“你要想清楚了,你们信全能神是国家不允许的,你要是把教会情况全部交代出来,就与你无关,否则的话后果严重,就要你自己承担。”苏琳沒有回答。

2月25日晚上10时许,警察把苏琳转押到看守所。羁押期间,警察就之前问题五次提审苏琳,均无果。4月1日晚上10点多,警察拿着“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处罚决定书强行判苏琳、吴岚劳教一年。4月2日上午11点,苏琳二人被送至劳教所劳教,苏琳于2009年2月16日获释,吴岚于2009年2月25日上午8点多获释。

劳教期间,苏琳每天要做12个小时的磁娃装饰,一周要做500个大娃娃,导致苏琳左手拇指变形,手指伸不直,肩膀酸疼,释放后一年多身体才慢慢恢复。

吴岚也遭到警察的同样对待,狱警还指使犯人监视吴岚的一举一动,不让她讲话,连上厕所都要向其他犯人请示。不仅如此,狱警每天还强迫吴岚从早上6点多到下午6点,不停地拉上百公斤重的纸箱,长期劳动导致她双肩疼痛难忍,梳头、穿衣服、洗脸都抬不起手,身体受到很大伤害,直至释放后7年才完全恢复。因警察的抓捕,吴岚怕被警察盯梢,和其丈夫近两年没过上教会生活。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徐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15天苦役致六个手指甲全部脱落

2010年7月18日下午3点左右,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响(化名,女,44岁)正在基督徒刘凤(化名,女,54岁)家里。村支书领着当地派出所的五名警察突然闯进家里,他们二话不说就像土匪一样在家里到处乱搜,犄角旮旯都不放过,最后搜到教会钱款的收据和电话本。期间李响侥幸…

基督徒两次被捕 高强度劳役使身体多处致残

单琪(化名),女,1970年出生,山东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7月,单琪在去聚会的途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月,看守所繁重的劳动、非人的生活环境致使有点风湿性关节炎的单琪病情严重恶化,类风湿因子值高达160IU/ml,手指变形、膝盖弯曲不能直立,腰间盘突出,腰椎…

信阳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关押九个月 每天超负荷奴役劳动16小时

孟想(化名,女,36岁)家住河南省信阳市,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2年12月的一天下午,孟想聚完会走在回家的路上。五名警察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截住她的去路,不由分说把孟想强行拽到车上。警察从孟想的包里翻出2部手机、900元钱、1台新MP5播放器(均未归还)。随后,强行将孟想带…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强迫劳动两年 留下多种疾病

2004年7月10日中午12时左右,六名便衣警察赶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39岁,陕西省汉中市人)家的农田里,强行将王女士带回家。一进门,一男警就朝王女士的右脸上使劲打了一巴掌,致其的头碰在墙上,脸火辣辣地痛(脸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翻箱倒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