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市警察对身患心脏病的基督徒仍实施酷刑

2018年6月8日

郑军(男,48岁),山东省泰安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8月3日早上6点钟左右,郑军去到一基督徒家不到10分钟,七八名警察就闯了进去,其中两名警察架起郑军的胳膊,使其动弹不得。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便像强盗一样疯狂地四处乱翻,顿时将该基督徒的家中翻得一片狼藉。最终,警察把搜出的信神书籍和一辆电动车、一台MP5播放器(内有一张8G内存卡)、一部手机、600多元钱等全部没收。之后,警察强行将郑先生拽上警车押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两名警察一边一个使劲掐着郑军的胳膊,边踹边架着他往审讯室走。进屋后,警察勒令郑军坐在地上,其中一警察喝问道:“你去那个家干什么?”见郑军不答,该警察就狠掐他的大腿,将两个大腿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三个月后颜色才恢复正常)。接着,警察又用脚使劲地踹郑军,直踹得他东倒西歪,根本坐不住。中午吃饭时,看守的警察又对郑军一阵拳打脚踢,狠扇他的脸。郑军被打得眼冒金星,两耳“嗡嗡”直响。

当天下午,四名警察轮流对郑军进行审讯,并逼他说背叛神的话,郑军没搭理。见郑军一直不说,警察丧心病狂地用针扎郑先生的手指尖,疼得郑军直冒汗,最终审讯无果。

警察送郑军去拘留所前就得知他患有心脏病,但仍将他强行拉到拘留所。拘留所发现其心脏有病,不接收郑先生又被拉回派出所。

4日凌晨2点多钟,警察对郑军又打又骂,并将他双手、双脚锁在铁椅子上,留下一人看守,不让其睡觉。一旦发现郑军打盹,警察就砸桌子、摔凳子,或者用书狠打郑军的脸,以此折磨其肉体,企图摧残郑先生的意志,最终审问无果。

4日下午,派出所警察又两次把郑军拉到拘留所,检查出他的心脏病更加厉害。警察只好把他又带回派出所,下午2点又把郑军的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并将空调开到最低,冻得郑军直咬牙,浑身瑟瑟发抖。

5日凌晨2点钟,四五名警察抓着郑军的头发使劲往后拽,强行给郑军灌盐水,将郑军弄得浑身湿透,冻得浑身抖个不停。灌完盐水后,警察为了不让他睡觉,不断地掐他,制造声音吓唬他,一直折腾到天亮。

郑军被警察关押了整整三天两夜。期间,警察没给他吃一口饭,也没让他喝一滴水,更不让他睡觉。

8月5日下午4点多钟,警察勒令郑军回家拿身份证。走出派出所后,郑军发现有一人用录像机在后面跟踪,便想方设法将此人摆脱掉。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服刑3年 长期坐小凳致膝关节病变

杨明(化名),男,1965年出生于甘肃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杨明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被判刑3年。在监狱里,狱警强迫杨明每天坐小凳子参加洗脑班长达9个月,导致杨明患上膝关节骨质病,失去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11日,杨明在传福音时被六七个便衣警察强行摁倒…

20多岁基督徒遭暴虐摧残 致其患3种重病丧失劳动能力

杨乐(化名),男,1979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3年,杨乐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当局抓捕,劳教两年,审讯时遭非人虐待,服刑期间被迫高强度劳役,致使他患上结核性胸膜炎、腰椎结核,还有心脏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2003年5月24日,杨乐去一基督徒家聚会,被蹲守在…

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 基督徒李向阳遭刑讯逼供

李向阳(化名),男,1971年出生于陕西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向阳因信神遭中共酷刑折磨,打背铐,棍棒抽,五花大绑挂牌游街,最终被判刑一年。 2014年7月24日下午1点,李向阳三人正在午休,五六个警察突然闯入,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家翻了个底朝天,将一百多本信神书、两台刻录机、三…

江西一六旬基督徒耳朵被打聋

何顺(化名),女,生于1951年,江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何顺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审讯时耳朵被打聋,至今未恢复。 2012年12月5日,何顺和一基督徒正在传福音,警察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与后衣领,强行将其和另一基督徒押到当地派出所。 警察将何顺反铐在铝合金的窗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