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抓期间遭暴打落后遗症

2020年12月4日

马强(化名),男,1956年出生,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5月,马强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10天,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扇耳光、踢下身、用拳头捣肚子,还将其双臂呈大字型铐在钢窗上。马强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最后趁看守的警察沉睡之机冒险逃脱。

2018年5月7日下午3点半,马强正在家中听信神诗歌,6个警察突然闯入将其抓捕,强行带到当地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警察就将马强铐在老虎凳上,将其裤腰带抽走、鞋带剪掉。派出所所长审问马强信神情况,从下午4点持续到夜里12点,没有结果,所长恼怒不让其睡觉,马强在老虎凳上坐了一夜。

5月8日下午2点,马强被押到宾馆。国保大队队长审问马强“你都尽哪些本分?你接待过哪些人?你们教会带领是谁?”等问题,因对其回答不满意,警察轮番用纸筒及鞋底左右开弓猛打马强耳光,直至打累为止。马强被打得脸火辣辣地疼。晚上8点,县公安局局长为逼问出教会信息,在空调开冷风的情况下强令马强脱掉外套跪在地上,后给其戴上手铐罚站一宿,不许他打盹。见马强仍不交代教会信息,局长恶狠狠地甩了马强数记耳光,打得他耳朵嗡嗡作响,口腔内壁的皮肉被打烂流血。马强被折磨得浑身瘫软,下颔发麻僵硬,疼痛难忍。

在接下来的几天,警察请来宗教牧师强行给马强洗脑,给他看诋毁全能神教会的录像,并追问信神情况和其他基督徒下落,目的未逞后,朱某气急败坏,朝马强下身猛踢一脚,顿时马强疼得浑身发颤;公安局局长抡起胳膊猛扇马强4个耳光,又朝其腹部重重捣了一拳,马强疼痛难忍,用右手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来。期间,警察反复扇马强耳光,并把他的头朝墙上连撞两三下。

5月16日中午,警察将马强的双臂呈大字型紧铐在钢窗上(双脚着地),并给他戴上头盔。晚上6点多时,马强的两只胳膊和胸肺就像被撕裂开一样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腰部也被墙壁抵得难以忍受。

5月17日凌晨,马强趁看守的警察都熟睡之际,慢慢将双手挣脱出来,冒险逃离了中共的秘密审讯基地。

因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马强留下多处后遗症:右手拇指和手腕疼痛难忍,不能正常拿东西,至今仍发麻;左耳被打伤疼痛,且伴有耳鸣;左半边脸僵硬,至今仍在靠药物缓解疼痛。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四川一基督徒惨遭警察群殴 致其严重后遗症

张梅(化名),女,196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4年11月25日下午,张梅与两名基督徒在一聚会所聚会,当地的村治保主任、村干部及国保大队3个警察等人突然冲进聚会所,一警察指着张梅等人凶神恶煞地吼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紧接着几个警察就像土匪一样在屋内翻…

惨遭酷刑双腿致残 警察:国家有文件,打死白死

陈瑞(化名),女,生于1972年,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陈瑞被中共警察撬门入室抓捕,酷刑折磨45天,双腿落下终身残疾,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22日凌晨5点左右,陈瑞正在一出租屋里睡觉,突然被一阵砸墙、撬门的声音惊醒。20多分钟后,三四个警察破门而…

中共警察暴打基督徒致双耳失聪

青松(化名),男,生于1957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5月,青松在一次聚会时被中共警察抓捕,期间遭多次毒打致双耳失聪。 2014年5月21日中午,青松与3名基督徒正在聚会,3个警察突然闯入屋内,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将青松等人挟制并拍照。警察一把夺走基督徒手中的信神书…

基督徒被悬空吊铐暴打 腰部、右臂终身残疾

陈国平(化名),男,生于1949年,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5年1月,陈国平被中共警察抓捕后,被长时间悬空吊铐在铁栏杆上,连踢带打折磨两个小时之久,致其落下终身残疾。 2015年1月26日晚上,陈国平与一基督徒正在聚会,以派出所陈所长为首的3个警察手持木棒(约长70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