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抓期间遭暴打落后遗症

2020年12月4日

马强(化名),男,1956年出生,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5月,马强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刑讯10天,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对其扇耳光、踢下身、用拳头捣肚子,还将其双臂呈大字型铐在钢窗上。马强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最后趁看守的警察沉睡之机冒险逃脱。

2018年5月7日下午3点半,马强正在家中听信神诗歌,6个警察突然闯入将其抓捕,强行带到当地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警察就将马强铐在老虎凳上,将其裤腰带抽走、鞋带剪掉。派出所所长审问马强信神情况,从下午4点持续到夜里12点,没有结果,所长恼怒不让其睡觉,马强在老虎凳上坐了一夜。

5月8日下午2点,马强被押到宾馆。国保大队队长审问马强“你都尽哪些本分?你接待过哪些人?你们教会带领是谁?”等问题,因对其回答不满意,警察轮番用纸筒及鞋底左右开弓猛打马强耳光,直至打累为止。马强被打得脸火辣辣地疼。晚上8点,县公安局局长为逼问出教会信息,在空调开冷风的情况下强令马强脱掉外套跪在地上,后给其戴上手铐罚站一宿,不许他打盹。见马强仍不交代教会信息,局长恶狠狠地甩了马强数记耳光,打得他耳朵嗡嗡作响,口腔内壁的皮肉被打烂流血。马强被折磨得浑身瘫软,下颔发麻僵硬,疼痛难忍。

在接下来的几天,警察请来宗教牧师强行给马强洗脑,给他看诋毁全能神教会的录像,并追问信神情况和其他基督徒下落,目的未逞后,朱某气急败坏,朝马强下身猛踢一脚,顿时马强疼得浑身发颤;公安局局长抡起胳膊猛扇马强4个耳光,又朝其腹部重重捣了一拳,马强疼痛难忍,用右手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来。期间,警察反复扇马强耳光,并把他的头朝墙上连撞两三下。

5月16日中午,警察将马强的双臂呈大字型紧铐在钢窗上(双脚着地),并给他戴上头盔。晚上6点多时,马强的两只胳膊和胸肺就像被撕裂开一样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腰部也被墙壁抵得难以忍受。

5月17日凌晨,马强趁看守的警察都熟睡之际,慢慢将双手挣脱出来,冒险逃离了中共的秘密审讯基地。

因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马强留下多处后遗症:右手拇指和手腕疼痛难忍,不能正常拿东西,至今仍发麻;左耳被打伤疼痛,且伴有耳鸣;左半边脸僵硬,至今仍在靠药物缓解疼痛。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遭中共暴虐毒打致终身残疾

邱真(化名),女,1960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7月,邱真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对其扇耳光、重拳击头,还拿着铁棍砸其头和左肩,邱真被打成轻微脑震荡,左肩和左胳膊也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7月16日下午,邱真在家中接待几名基督徒聚会,国保大队副队长等6个警察…

基督徒遭中共100多人围捕 羁押期间左眼被打失明

郑林,男,时年23岁,安徽人,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郑林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拘留,在羁押期间被犯人打伤了左眼,请求医治时,监管方坐视不管,导致郑林年仅23岁就失去了左眼。 2012年12月19日,郑林等人正在传福音,国保大队队长袁某、刑警队队长石某及多…

基督徒遭非人折磨丧失劳动能力

段玉(化名),男,生于1978年,吉林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段玉在聚会中被中共警察抓捕判刑2年,由于在审讯期间遭到长时间吊铐、冻刑等酷刑折磨,造成多种疾病,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20日下午3点,段玉与5名基督徒正在一基督徒家聚会时,公安分局、农场派出所、镇…

阜新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中共夹手指折磨

白思语(化名),女,时年37岁,是辽宁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9年1月17日,白思语在阜新市办证时被工作人员扣押,对方告知其已经被警方列为网上通缉犯,之后被3个便衣警察铐押至某派出所。 审讯室内,警察逼问白思语在教会的职务及其他基督徒的信息,并给其拍照、采集指纹,还将她手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