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酷刑双腿致残 警察:国家有文件,打死白死

2020年12月4日

陈瑞(化名),女,生于1972年,陕西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2年12月,陈瑞被中共警察撬门入室抓捕,酷刑折磨45天,双腿落下终身残疾,丧失劳动能力。

2012年12月22日凌晨5点左右,陈瑞正在一出租屋里睡觉,突然被一阵砸墙、撬门的声音惊醒。20多分钟后,三四个警察破门而入(门口还站了许多警察),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在屋里到处乱翻,搜走几张传福音资料、一部手机,随后给陈瑞戴上手铐和黑头套,将其押至宾馆审讯。

在宾馆内,6个警察针对教会的情况、带领是谁等问题轮番审问陈瑞三天三夜,见问不出什么,便拿起文件夹猛打陈瑞的头,反复审问、殴打折磨了半个月,无果。

2013年1月6日,陈瑞被押到安全局继续刑讯。当晚9点,警察陈某、赵某给陈瑞打背铐,令她蹲马步,稍蹲得不如他们意就踢陈瑞的脚。陈瑞蹲了不到20分钟就浑身冒汗、打哆嗦,瘫倒在地,被陈某拽起继续蹲,反复倒下、被拽起,被折磨一个多小时,直到陈瑞瘫倒在地没有一点力气。警察又踩住陈瑞的后腰,使劲往上拉背铐,陈瑞疼得大声惨叫,两只胳膊像断了一样。最后,陈某等人又对陈瑞扇耳光、拉出去受冻,接连折磨了5个晚上,审讯未果。

1月19日,赵某拿着电警棍威吓陈瑞:“国家有文件下来,对你们信全能神的打死白死!”见陈瑞仍不说,陈某等人再次使劲给她扎上背铐,顿时陈瑞整个身子疼得发麻,豆大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流,十几分钟就栽倒在椅子上。陈瑞被折磨得脸色苍白,警察怕出人命才把她手铐打开。即使这样,一警察还用文件夹在陈瑞的头上猛打几下,后又将她铐在外面的铁栏杆上,直到后半夜才把她拉回屋铐在椅子上,还故意打开窗户让她吹冷风至次日凌晨5点,陈瑞冻得浑身直哆嗦。

接下来的两天,陈某、赵某给陈瑞扎背铐,用警棍(前端带有1寸长的小刺)使劲往她的后腰上戳,并狠劲抽打她的双腿,陈瑞感觉腰像断了一样,腿像被针扎一样,痛得在地上乱滚。赵某又用警棍继续抽打她的腿,十几分钟后才停手。

2月7日,警察通知陈瑞的哥哥缴纳2000元保释金后,给陈瑞办理取保候审一年,当天将其释放。

陈瑞回家后,腿和脚又肿又疼,半年多才消肿,每逢天气变化,腿上被打过的印痕里就像有无数条虫子钻来钻去,奇痒难忍。至今,她的双腿无力,左腿走路跛,不能走远路,不能干重活,出点力腿就打战。中共的酷刑折磨给陈瑞造成终身残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内蒙古一基督徒眼睛被打残

郑健(化名),男,生于1967年,内蒙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3年4月,郑健因参加聚会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获取教会信息,用湿毛巾猛烈抽打他头部,致使他左眼当场看不见东西。 2013年4月14日下午1点多,郑健和两名基督徒正在聚会,突然两个警察闯进家中将郑健等人强行抓到派出…

中共警察刑讯逼供 基督徒患上静脉曲张

王欣(化名),女,1966年出生于山东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6年4月27日,王欣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用厚书卷成筒和手掌扇其脸,使劲掐其大腿,用皮鞋对准其腿部、腰部猛踢猛踹,致使王欣的听力和记忆力急剧下降,双腿患上静脉曲张病,至今未愈。 2016年4月27日凌晨5点,派出所…

基督徒被注射不明药物致头痛频发

殷霞(化名),女,生于1969年,江苏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4年9月,殷霞因信神被中共警察传唤到派出所,警察以“搞实验”为由强行给其注射不明针剂,致使其变得呆傻,记忆力严重下降,而且头痛欲裂,隔三岔五就发作,至今无法治愈。 2014年7月左右,曾有两个晚上,殷霞发现派出所…

基督徒两次被抓捕 遭酷刑折磨致骨折

陈永梅(化名),女,1948年出生于辽宁省,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02年,陈永梅因传福音被中共当局抓捕,审讯时警察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用带刺的木棒在她身上使劲抽打,导致其左胳膊骨折,落下终身残疾。 2002年11月6日晚上,派出所3个警察闯进陈永梅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