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生命进入该从哪方面入手?具备什么条件才有生命进入?达到进入真理实际该追求什么、得着什么最关键、最重要?你们有没有揣摩过这些问题?什么是生命进入?生命进入就是一个人的生活、做事、人生方向、追求目标发生改变了,以前做事愚昧没见识,总按照肉体的想法、观念、想象去做事,现在通过神的揭示、神的浇灌供应,明白了应该按着神的话去做,在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世的观点、方式,人生的方向、目标都因着神的话语有了转变,这就是生命进入。那生命进入的基础是什么?(神的话。)对了,生命进入离不开神的话,离不开真理,神的话句句都是真理。一个有生命进入的人他的表现是什么?(能凭神的话活着。)对了,能凭神的话活着,做事、说话、思考问题以及看事的观点、立场、角度都能凭神的话、凭真理了,这样的表现就是有生命进入了。那生命进入主要与什么有关?(神的话。)与神的话、与真理有关。那现在可不可以定义,有生命进入的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有生命进入的人?(可以。)这么定义的目的是什么?咱们应该往哪个方向交通?(追求真理。)追求真理,这是今天要交通的主要话题。现在,你们对生命进入与追求真理的关系还不太清楚、不太透亮,总交通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又解剖保罗所走的道路,归根结底,主要的话题是什么?就是追求真理。无论是解剖保罗走的道路,还是讲彼得所走的被成全的道路,无论讲什么,最终的目的是让每个人走什么样的道路?(追求真理的道路。)追求真理,能进入真理实际,凭神的话活着,能明白神的心意,按着神话的原则做事,这样人的追求目标、人走的道路是不是就明确了?(是。)追求真理这是人信神追求性情变化、追求蒙拯救永远避不开的话题,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是真心信神的人,才是能达到蒙拯救的人。有些人有热心,愿意为神花费,但不一定是追求真理的人。虽然人都愿意追求真理,但有的人素质差,没有领受能力,够不上真理。有的人不通灵,无论怎么听道都听不明白,自己读神的话也读不明白,总领受偏谬,总套规条,这就是不通灵的人。教会中有通灵的人,也有不通灵的人,有素质差没有领受能力的人,也有素质好领受神话纯正的人,有追求真理的人,也有不追求真理的人,这几种人都有不同的情形、表现,必须得分辨清楚。

咱们先说说第一类,不通灵的人。比如,交通一方面真理,把这方面真理与人的情形、人的态度、人的存心与表现都交通完之后,有的人听不懂话,听不明白交通的是什么,他不会对号,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表现,自己的败坏性情、本性实质与所交通的真理有什么关系,不知道这与自己生活中的追求有什么关系,不知道为什么讲这个道,他听来听去明白的都是道理,还听出规条来了。人问他听明白什么了,他说“虽然今天交通的话题很多,但是主要内容就一条,临到事多祷告”,也有的人说,“我听明白了,神就是让人做好人,别做坏事,多预备善行,神就喜欢”,还有的人说,“神的意思就是告诉人得为神花费,多付代价”,这是不是听明白神的话了?(不是。)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听明白神的话了,其实他们是盲人摸象,都是只抓住了神的一句话,他们领会得太片面了,根本没听懂神的意思。对听不明白神话语的人来说,不管神说了多少话,在他那儿领受的就是一个规条、一个道理,一种理论、一种论调或者一种说法,到实行的时候他怎么实行?比如,讲顺服神的真理,他听了就说“神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是听神的话顺服神”,这是不是太简单了?他就能领受到这儿。对于怎样实行神的话是真实顺服神他领会不了,怎样寻求神心意达到顺服神他领会不了,怎样顺从圣灵的带领他领会不了,怎样根据神的话实行真理他也领会不了,怎样站在神一边维护教会工作他更领会不了,越涉及到顺服神的关键真理他越够不上,他只会守规条,这就是不通灵了。不通灵的人除了守规条、认死理之外,还不通情理。不通灵的人主要的表现是什么?(守规条。)就是守规条,他常常把一句话、一件事定性为一个规条、一个模式。那他对待真理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方式?(是。)不通灵的人,你今天交通真理的这方面表现他记住了,他就把这几句话、这方面表现定性为自己该实行的规条,这些条条框框他当时记住了,下次碰到一个不同的情况,如果没有人交通,他就还按原来的实行方式、规条去套用、去实行,这就是不通灵的具体表现。不通灵的人在守规条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累。)他不感觉累,他如果感觉累就不守规条了,他觉得自己是在实行真理,他不觉得是在守规条,也不觉得自己不通灵,更不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明白真理、根本就不懂得真理原则是什么。相反,他认为自己领会了真理的实际一面,也明白了这方面的原则,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明白神的心意了,如果能按照规条这么做,他就进入了这方面的真理实际,也是在满足神心意,是在实行真理。不通灵的人是不是这么认为的?(是。)那这样的认为符不符合神的要求标准?这种守规条的实行法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不是。)为什么?(因为他临到事不寻求真理,也不用心琢磨,就是墨守成规一直那么做。)这是不通灵的一类人的表现,墨守成规、懒惰,临到事不寻求真理,也不思考,也不考察。另外,即使他考察了,能不能考察明白呢?(不能。)为什么不明白呢?(他不通灵。)对了,归根结底,这种人不通灵,永远不能明白真理。

不通灵的人其实心里也愿意追求真理,但他追求的方式不对,准确地说,他主要是靠守规条、守条条框框,守住道理,或者套用别人的做法、学说别人的话。那这类人的实质是什么?为什么他把守规条当作实行真理,以为这样实行就是追求真理?为什么会导致这个问题呢?这里有一个根源,你们能发现吗?(他把自己的认为、自己的观念想象当成真理了,他不明白神的话,也没有真正摸着神的心意。)这是一方面。还有吗?(他狂妄自是,临到事不寻求真理,把自己认为对的当作真理去对待。)有一部分不通灵的人是这种情况,但这不是根源问题。这类人有这样的表现是怎么造成的?这类不通灵好守规条的人听道的时候也是认真地听,尤其是涉及到自己的实行,比如怎么尽本分、怎么把自己该做的做好,他也用心听,但关键的问题是他听道的时候跟自己的情形对不上号。比如,说到人的悖逆,他听完后就觉得,“悖逆?我没有啊!不让人悖逆,那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就别说话,一直忍耐,察言观色,看周围的人怎么说、怎么做我就随着,这样不就没有悖逆了吗?”他听完道之后就总结出一套自己的逻辑方式、实行方法。他对讲道中揭露的各种情形没有反应、对不上号,他心里是浑浊的。什么叫浑浊呢?他不知道讲的道说的到底是什么,他心想,“这交通的都是什么呀?怎么不说简单点呢?今天这样交通,明天又那样交通”。在他那儿看,实行真理很简单,就是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讲道中所揭露的各种情形与败坏性情他跟自己对不上号,就是生命进入的过程中,人在各种环境下流露的心思、意念与各种败坏性情,在他那儿就是浑浊的、空白的,他分不清细节,也对不上号。对不上号的人听完真理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这是在说别人,跟自己没有关系。)对了,主要就是这个特征,他对不上号。看到揭示人败坏情形的话,就觉得都是说别人的,揭示人的一般问题、常见问题他还能承认,涉及到败坏性情、涉及到人实质的那些话,他一律不接受,死活不承认,好像承认了就被定罪,这就是所有不通灵之人共性的问题。就是对待神揭露人的各方面情形表现、各方面本性实质的流露,他一律不接受,也不对号、反省,还常常把这些话、这些问题都推到别人身上,认为与他无关无份。这样的人不但不接受真理,还没有正常人的思维,说话都拐弯抹角,答非所问。比如,你问他吃饭了没有,他说不喝水,你问他困不困,他说他不渴,常常处于这样一种浑浊的情形、混沌的状态,这就是不通灵之人的表现。每处教会中都有一些不通灵的人,不通灵的人虽然都存在共性的问题,但也是略有区别的。有没有完全不通灵的人?(有。)人信神三年之内,对信神,对生命进入,对追求真理、性情变化以及被成全这些事还很模糊,只是凭热心尽本分,为神做这个、为神做那个,处在出力、效力阶段,不懂生命进入的事,就是对生命进入、对追求真理的事根本没有一点儿概念,就喜欢在外面做事,凭着热心做,这就是完全不通灵。在这个阶段完全不通灵,能不能就定性为不追求真理的人?(不能。)信神时间太短,还不能定性。因为还处于热心阶段,对于神经营计划的宗旨、人蒙拯救的路途、各类人走什么样的道路这些事一律都不懂,他不通灵情有可原,这是正常情况。但是对于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命进入,已经开始接触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各项真理的人,有没有完全不通灵的人?(有。)依然存在。完全不通灵的人即使心里愿意追求真理也达不到,所以确定地说,完全不通灵的人不可能是追求真理的人,也绝对不会具备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

通灵之人与不通灵之人都有哪些不同的表现?不通灵的人就是对神所交通的真理,对神所说的情形、背景、所指根本就不知道,不通窍,不会对号,而通灵的人正好相反。比如,我交通人的悖逆,悖逆这里面有刚硬、自私、愚顽,还有对神的误解、抵触、对抗,我说到涉及这个话题的情形时,举例子也好,或者说到一方面真理也好,或者点到你心里存在的一方面情形也好,还是交通真理原则的话题也好,你若真听懂了,那你就是通灵的人,如果你听懂了,还会实行,那你就是实行真理的人。通灵的人听完神的话就能有纯正的领受,甚至能明白真理,神的话说到哪儿,他能跟上,还能结合自己的情形与神的话对号,能找到实行的路途,这就是通灵的表现。通灵的人读完神的话心里亮堂,有收获,灵里特别释放,感觉有路可行,所以每次听道都有收获,每次读神的话都开卷得益,这就是通灵的表现。通灵的人不管神交通什么话,他听完之后心里就浮现出一些画面,神揭示人的情形他就能对上号。说到对神的误解,他结合自己的情形就发现了,“我这样的要求、我这样的想象原来就是对神的误解”,他就对上号了。说到对神的抵触、对抗,他有这样的情绪,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或者自己里面有这样的性情、实质,也能对上号。哪些东西能对上号呢?心思、想法或者自己流露出来的做法、行为,这些统统都能对上号。就是能听懂神所说的是什么,能听懂神到底讲的是什么,知道自己的哪些行为、哪些流露、哪些表现以及哪些情形、哪些实质与神所揭露的、与讲道中所讲的情形是一样的,这就是通灵的表现。你们能不能感觉到自己通灵或者不通灵?(有时候通,有时候不通。)这还有救,如果一点儿不通,那就麻烦了。如果多数时候能知道神的话说的是什么,虽然没对上号,但是知道这方面情形自己也有,或者在其他人身上已经发现了,知道这方面真理是什么,自己该怎样进入,这就已经算是通灵了。但是这样的人每次听道都能有通灵之人的表现吗?不是,有时候通灵,有时候就不通灵。因为生命进入涉及到多方面的真理,有的真理你明白了、进入了;有的真理你不明白,还没有进入;有的真理你根本没涉及到,从来都没有听过,你现在听见了,能不能领受都不好说,甚至还有观念、误解,这也是正常现象。对有些方面的真理你明白了,你在那方面就通灵了;对有些方面的真理你不明白,那你在这方面就不通灵了;对有些方面的真理你都没有听过,还很陌生,甚至还产生观念,那你在这方面就更不通灵了,非得经历一段时间,达到明白真理了,在这方面才能达到通灵。比如,有的人对神有误解,但他自己还觉得,“我没误解神,我从来不误解神,我爱神还爱不过来呢,怎么能误解神呢?”这就是不通灵的人说的话。你如果说,“人对神的误解是常常有的,都是人自己没法控制的,随时随地就出来了,但是我到现在好像还没意识到我在哪些方面对神有误解、跟神之间有矛盾,还需要细挖掘,得经历,得祷告神,求神摆设环境显明”,这是最好的,自己主观上得有这个意愿,得往上够。如果有人说,“我从来没有误解过神,这是说别人的”,能说这么谬妄的话,这就是不通灵。不通灵的人主要流露的性情是什么?就是狂妄、愚顽。什么是愚顽?就是又愚昧又顽固。具体表现是什么?(大家都看得见的败坏性情他却认识不到,觉得自己没有,还特别自是,觉得自己挺对。)他不但认为自己没有这方面败坏,还觉得自己不错,就是人里面受狂妄性情支配,认为自己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没发现、没看到或者没经历到的事就不用反省认识、不用接受,这就是愚顽。愚顽,土话怎么讲?就是不通情理。还有什么?(愚蠢。)对了,愚顽基本上就跟蠢有关系,又愚昧又顽固。比如,人说:“你得小心点儿,总喝凉水容易胃寒,肚子疼。”他说:“我身体倍儿棒,啥事没有,你操这心是多余了。”这是不是愚顽?(是。)他因为没这个经历还那么自是,就显得很愚顽。为什么说是愚顽呢?因为他没有经历就敢否认有经历的人说的话,他就不会在这话上核对事实,得出教训,还特别自以为是,不接受别人的话,这就是愚顽,这也是狂妄自是。彼得在生命进入上就能吸取别人失败的教训,神的话是怎么说的?(神说彼得“吸千古之长处,除千古之失误”《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对“实际”当如何认识》。)愚顽的人连眼前发生的事他都不接受,不吸取教训,在人看这是愚蠢,其实是性情问题,是由狂妄性情导致的。

咱们还回到通灵与不通灵之人的表现这个话题。刚才说到通灵之人的主要表现是什么?你们说说。(通灵的人能听懂神的话揭示的是人哪方面情形,在现实生活中能跟自己的心思意念、做法、行为对上号,就是能听明白神所说的话。)主要内容基本都说到了。通灵的人读了神揭示的话能与自己对上号,能知道神的话中所说的真理是什么,人应该进入的是什么,神话揭示人的性情是什么,揭示人的情形、表现是什么,这些都能对上号,都能认识到,这是通灵的表现。刚才交通通灵之人的表现,咱们还说到一个问题,通灵之人在所有的事上都通灵吗?(不是。在有些事上能跟神话所揭示的情形对上号,就属于通灵的表现;在自己还没有经历到的事上跟自己对不上号,就不通灵了。)没有经历到的事跟自己对不上号这是不通灵,那有些事他经历到了,但他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就不接受或者不承认这是真理,这算不算通灵?(不算。)这也是不通灵。那听不懂这是真理,这算不算通灵?(不算。)你们有没有这些表现?比如,涉及到顺服的真理,有人说,“这事得顺服,人没有什么可夸的,人的本分、义务就是应该顺服”,你听后心想,“这是什么真理啊?这事也顺服?我看这不用顺服!”在这事上是不是不通灵了?(是。)其实,这与经历深浅就没关系了,这纯属是通灵与不通灵的问题了。举个例子。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什么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这句话人听完之后,能不能明白这里的真理是什么?(不能。)那在这事上人通不通灵?(不通灵。)就不通灵了。在神收取与赏赐这两件事上,每个人是不是都能经历到?(是。)你已经经历到了,但是你并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你在这事上算不算通灵?(不算。)不算通灵。约伯说的这句话,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神主宰、掌管这一切。)就是神主宰着万事万物,收取、赏赐都在乎神。那人应该实行的是什么?(顺服。)对了,顺服、接受,赞美神的主宰。人明白了这些话、这里面的真理,就是在这事上通灵了;如果人不明白这里面的真理,在这事上就不通灵。那到现在为止,你们在这句话上是通灵还是不通灵?(不通灵。)如果你明白的是道理,说“约伯经历得好啊,神说过约伯是义人,那他所做的一切肯定都符合真理,能满足神的心意”,你在道理上通过了,那什么时候这个道理能变成你的真理实际呢?(当神真摆设环境收取时,能够感谢赞美神,能够顺服神,不发怨言,能实行出这方面真理来。)你能实行出来,但你的实行是守规条、是效仿,还是内心深处对神的主宰真有认识?这是不是有区别?哪个是进入真理实际了?现在很多人在有约伯这个先例的情况下也能说出像约伯一样的话,但他们说这句话是模仿的,还是像约伯一样经历了几十年之久看到了神主宰人类这个真理、这个事实而发出的?哪个是真理实际?(经历出来的是实际。)经历出来的感受、认识才是真理实际,学别人的话不是实际。同样的话在约伯那儿就有实际的一面,从那些学话的人嘴里说出来就成口号了,就是包装自己,冒充属灵人,这是宗教骗子。有些人在教会被选为带领,负点责任,有个地位,常常给弟兄姊妹交通约伯说的那句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听的人是什么感觉?就感觉“这话是从神来的,是圣灵开启、神引导的,这话太实际了”。不到一年,这个带领因作不了实际工作,耽误神选民的生命进入、耽误教会工作进度被撤换了,之后他就消极发怨言了。这类人也与约伯说同样的话,但是没经历过约伯那样的事,对这句话也没有深刻的体会、经历与认识,那他说这话时是仿冒还是带着真心说的?(仿冒。)从他内心深处来说,他说这句话时是包含他个人情感的,也是真心的,他有一个愿望,希望神赏赐他的时候他能一直这么赞美神,感谢神的祝福、赐给,当神夺取的时候,他也但愿自己绝对不会发怨言,也想效法约伯能赞美神,感谢神的带领、主宰,但这仅仅是一个愿望,他还没有经历到。当他的地位没有了,头衔也没有了,成普通信徒了,这话还起作用吗?(不起作用了。)也不能说完全不起作用,这也得分什么人。追求真理的人就用这话来衡量自己的行为,用这话来主导自己的经历,还能与自己对号,在这里寻找到实行的路,他没有太难过,也没有太消极,能正常尽本分。而不追求真理喊口号的人就麻烦,表现得就不一样了。你们见过这类人有哪些最明显的流露?(有的带领被撤换之后不认识自己,也不顺服,还觉得撤换他不公平,就消极发怨言,再次选举时他就争权,最后成为敌基督被开除了。)这是最严重的。还有哪些表现?(有的人被撤换之后就去打工,不尽本分了。)这是什么人?他当时为什么能说大话、喊口号呢?他就是喊给别人听的,用这些口号、道理、好听的话装饰自己,笼络别人,好让别人崇拜他,就是这个目的。还有什么表现?(有些带领工人没被撤换时外表很追求,也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但被撤换以后就消极得爬不起来了,甚至破口大骂,觉得他以前的花费、付出全白费了,好像神家欠他似的。)说这话的人有这个表现,这是严重的问题。首先,得分辨他说这话是什么性质。他不追求真理,还学说约伯的话,给自己编了一个美丽的皇冠戴上,冒充属灵来显露自己、迷惑人,这是不是玩弄真理、亵渎神的表现哪?你们说,哪类人失去名利地位的时候反应特别大,而且消极得一落千丈,能不尽本分,破罐子破摔甚至不信?(人性不好的人、恶人。)说得也对。人性不好的人、恶人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但人性好的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会不会有这样的表现?肯定也会这样。除了恶人有这种表现,还有一种情况,这跟人追求什么、走什么道路有直接关系,不喜爱真理的人即使外表看有点人性,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有恶的实质,都能违背真理、抵挡神,一旦有地位都能作恶。这里还有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这类人特别追求地位,不让他有地位、不让他做带领那就跟要他的命一样,他能接受吗?有地位时受多大苦、受多大委屈他都甘心情愿,但是不能因为他的甘心情愿或者他的受苦付代价就说他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是错误的。他追求的是名利、地位,追求的是地位之福,这跟保罗的哪方面对上号了?(追求冠冕。)对了,追求冠冕,而且是公义的冠冕。这就是保罗这类人的追求,把追求冠冕当成正当的追求了,当成追求真理了。以后你们对这类人是不是有点分辨了?(是。)如果一个人被撤换失去地位之后破口大骂,见到弟兄姊妹也不搭理、不说话,让他传福音,他说,“我才不传呢,我不给你效力!用得着我的时候想起我了,用不着我的时候就把我踢一边,把我撤了,我才不那么傻呢!”这是什么话?好不好分辨呢?这哪是信神的?这就不是什么真信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哪类人被撤换后反应最大?(追求名利地位的人。)你们刚才说这类人人性不好,或者是不追求真理、不追求生命进入,跟这个问题的实质有关系吗?(没有。)这话听着似乎是有点道理,但是跟这个问题的实质不沾边,不是这个问题的实质。刚才你们说,有些人被撤换之后就发怨言、破罐子破摔是人性不好导致的,为什么说这是道理呢?就是有些人人性还行,也真心付出花费,但就是不追求真理,总追求名誉地位,结果最后被撤换了反应那么大,这就说明他那些表现不仅仅是人性不好的问题,而是性情有问题,败坏性情太严重了!有的人就给概括成一句话,说“这人不追求真理,就是这个原因”,这话太笼统了,不追求真理的表现多了,发怨言、尽本分没忠心等等这些都是,不能用“不追求真理”这一句话来说明所有的问题,这么说太笼统了,不具体,是讲道理的说法。

现在交通不通灵的表现。不通灵之人对待真理到底是什么态度?他们对待自己的情形、表现与所流露的败坏是怎么对待的?能不能具备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不能。)这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听不懂神的话是揭示人的哪方面情形、表现,对不上号。)主要是对不上号。对不上号能不能说是明白真理了?(不能。)你说东,他总说西,他总跟你拉锯、争论,争论的问题还不是同一个焦点,不是一回事,他还觉得自己很有理,不通灵之人的表现就是这样。不通灵的人不能明白真理,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这就很麻烦。不能追求真理能不能有生命进入呢?(不能。)不追求真理的人就不可能有生命进入了,这是必然的。如果一个人信神几年丝毫不明白真理,那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肯定不是。有的人说:“不一定都是这样,有的人虽然不明白真理,但特别热心,撇弃一切为神花费,难道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吗?”这观点对不对?衡量人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不能只看他是否撇下一切为神花费,最主要得看他心里注重的是什么。如果他心里注重的是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得着真理,在生命进入上达到果效了,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他撇弃花费是为了得冠冕、得赏赐,他撇弃花费了好几年,也受了许多苦,并没有达到明白真理进入实际,并没有达到认识神,那他这样的撇弃花费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很显然,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因为他的撇弃花费没达到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果效,所以他的撇弃花费就不代表是追求真理了。这类人就跟保罗一样,保罗为主传道作工半辈子,却没有得着真理、没有得着主,那你能说保罗是追求真理的人吗?是不是追求真理,关键看他追求的目标与他的存心是不是注重得着真理。如果真是注重在真理上下功夫,并且达到了实行真理进入实际这样的果效,那才是追求真理的人。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都能实行出真理,只有实行出真理的人才是有生命进入的人。如果有人说他是追求真理的人,但他不会实行真理,那你们说这个人有没有生命进入呢?肯定没有。不实行真理的人怎么能有生命进入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他认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有生命进入了,那就应该问他,“你生命进入的证据在哪里?”只凭他个人说不行,没有证据是站不住脚的。你说你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明白多少真理?实行出多少真理?进入哪方面真理实际了?你能谈谈自己的经历见证吗?你如果谈不出经历见证,你说你是追求真理的人那就是骗人的、迷惑人的。为什么说保罗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因为保罗所写的那些书信里根本就没有生命经历的见证,他谈不出对神的真实认识,更谈不出对主耶稣的爱与顺服,他连对自己的败坏性情都没有认识,他只说自己是罪魁,这是根据他抵挡主耶稣受到惩罚这个事实说的。他说自己是罪魁,只不过是承认他疯狂抵挡主耶稣的犯罪事实而已,能代表他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败坏实质有真实的认识吗?(不能。)所以说,对于什么是追求真理、什么样的人有生命进入,应该根据他是否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而确定,不是只根据他自己怎么说来确定。现在听明白了吧?咱们为什么交通得这么细呢?交通这么细有必要吗?(有。)有什么必要啊?这么交通就是要解剖你们的错谬观点,解决你们误认为对的东西,让你们从这里面走出来,把自己误认为对的东西放下,然后进入真正追求真理的路途,这样人就真有生命进入了,就能达到真正的追求真理。不通灵的人不懂生命进入的事,不懂性情变化的事,他就认为自己有很多地方已经变化了,有生命进入了。比如,他有些坏习惯已经改了,不贪吃、不贪睡、不懒惰,比以前勤奋一点儿,他认为这是有生命进入了。还有的人认为,自己以前爱骂人,现在不骂人了,见人能说好听的话、对人有益处的话,有时也能帮助人,做到这些他就认为他已经实行真理有变化了。有的人能放弃追求名利、地位、肉体享受,就认为是有生命进入了,这是所有人的共性问题。自己明白的,自己观念中认为对的、好的都实行出来了,为了信神、为了追求真理已经克服了很多肉体上的坏毛病、坏习惯或者改变了生活规律,同时也放弃了很多肉体上的利益,撇弃了家庭、工作,放弃了婚姻、世俗,他就认为自己有变化了,是蒙拯救的人,他说,“我要是不信神,能放下这些吗?能有这么大变化吗?”这是不是信神之人的最大误区?(是。)不管人通灵还是不通灵,都有这样的误区。为什么说这是误区呢?为什么说这里存在严重问题呢?主要是因为人信神不明白神的心意,也就是不明白神对人的要求到底是什么,而是凭人的观念想象认为能放下家庭、工作、情感、世俗还有肉体的缠累甚至财产这就是生命进入了,这就是误区。其实神的心意是,信神得解决人的败坏性情,解决人抵挡神的问题,解决人犯罪的根源。这就必须得明白真理,得认识神的性情,才能达到脱去败坏性情、达到真实顺服神,这是神对人的要求,也正是神所作的拯救人的工作。人对神的作工丝毫不认识,看不见神作这些工作要达到什么目的、什么果效,所以就用人的观念想象来代替真理了,就把人的追求、人能做到的当作是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了,这就是人信神的误区。他能做到的这些事只能代表他的热心,其实他的撇弃是在跟神搞交易,是为了换取赏赐、换取冠冕,他觉得做这样的交易太值了,他觉得占便宜了,所以他才撇弃了一切,他的撇弃不代表他有真理实际,也不代表他能顺服神。他在撇弃花费的同时,他真明白真理吗?(不明白。)那不明白真理他的撇弃花费有没有掺杂呢?肯定是有掺杂的。那他这样花费受苦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这类人一直就不搭理真理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他总觉得这些与他无关,在他心里认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生命进入,他就按这个实行,实行出来后他就觉得蒙神纪念了,他把这些当成筹码和资本了。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不是。)这是不追求真理之人的一个误区,是对生命进入有误解之人的一个认识法。那怎么衡量、怎么证实他这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他没有生命进入?在事实上怎么能够验证他这个说法是错的?(他做事没有真理原则。)这是其中一项。他做事就凭自己的想象,外表看是真信的,能撇弃、能花费,但做事没有原则。为什么没有原则?因为他不追求真理,他的看事观点还是他原来的观念想象。这样的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他对神所摆设的环境有没有顺服?有没有理解?(没有。)这是不是就足可以检验出他没有真正的生命进入了?(是。)他的坏毛病、坏习惯改了很多,代价也付出了很多,最后临到检验时,他不但不明白神的心意,而且还能发怨言,不能顺服,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没有生命进入。没有生命进入的人是不是就没有真理实际?(是。)临到事全凭自己的观念想象、天然喜好,真向他求真的时候,要求他顺服的时候,他一点儿顺服都没有,就凭人的理由、借口、想象,找各种途径来为他自己狡辩,来达到他不顺服神的目的,达到他否认神作工的目的。甚至有的人严重到不但不能顺服,反而还要想方设法地验证他自己的观念想象是对的,他自己认为的方法、路途是对的,而神作的、神摆布的不见得是对的。这就显明了他没有生命进入,他自己所做的、所付出的、所改变的不是生命进入,只是有些恶习没有了,个人的生活习惯、生活规律、生活方式改变了一些,甚至有的人脾气也改了,说话温柔了,有教养了,外表行为规范了,但是做事没有任何的真理实际,从来不根据神的话、不根据真理,全是个人的想象、意愿,对神的真实认识一点儿没有,只会说点属灵理论,停留在人的观念想象与感觉上。你们说这类人可不可怜?(可怜。)那这类人多不多?(多。)你们怎么知道多呢?(自己就是。)深有感触,是吧?那你们就谈谈这方面的经历吧。(我说个经历。一个弟兄当着很多弟兄姊妹的面给我提缺欠,当时我觉得脸面受羞辱了,为了挽回面子就表白辩解,不接受弟兄的提点。)这是受脸面辖制了。人为什么总受脸面辖制呢?有尊严的人都脸皮薄,是不是这么回事?(不是。)其实,人这么做就是想维护在人心中完美的形象,他有地位心,想把自己包装得特别完美,没有瑕疵,想在人心中留下一个完美的形象,不让人知道他的事实真相,这就是狂妄性情导致的。现在这问题解决了吗?(还没有解决,经常流露。)如果能反省自己,发现自己的败坏性情,这就容易变;如果不反省自己,发现不了自己的败坏性情,对这些问题都麻木,没有知觉,这就不好变。如果已经有意识了,感觉到了自己的狂妄性情严重,自己的追求也有偏差,离追求真理还差得很远,但临到修理对付还能消极几天,总想方设法在各种场合再挽回颜面,这样的人能不能变?不好变。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只要接受真理、反省自己,还是有希望解决问题的。如果不能接受真理,那就没办法解决。关键人得有追求真理的心志与愿望,对真理渴慕的心大了,就能喜爱真理、接受真理了,实行真理背叛肉体也有力量了,只有接受真理才能彻底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解决了败坏性情就能实行出真理来,这就有生命进入了。

那些不通灵,对真理、对生命进入总有谬解的人,他们觉得追求真理很容易,就是改掉一些坏习惯、坏毛病,或者一时有点利益上的割舍而已,只要不作恶,坚持信神到最终,就是得着生命了,就能换取神的赏赐、祝福。凭这种观点信神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有生命进入吗?(不能。)有许多人对生命进入是怎么回事丝毫不清楚,他们以为出点力、尽点本分,改掉点坏毛病、坏习惯,有点听话、顺服就是有生命进入了。他们把生命进入看得太简单了,他们这样信神会有生命性情的变化吗?(没有,他们只是外表的变化,实质没有变。)你们现在是有点变化,那到底是外表行为上的变化,还是有一些生命性情的变化?你们是否从对生命进入错误的观点中走出来开始有生命进入了?你们能不能衡量出来自己哪方面有变化了,哪方面还没有变化?如果让你尽一项本分,原来你不能顺服,现在能顺服几成?比如,你是个弟兄,如果让你每天给弟兄姊妹做饭、洗碗,你能不能顺服?(应该可以。)短时间也许能顺服,如果长时间让你尽这个本分能不能顺服呢?(偶尔还能顺服,时间久了可能就顺服不了了。)这就是没有顺服。那没有顺服是怎么造成的?(因为人心里有传统观念,认为男主外女主内,做饭是女性的事,弟兄做饭丢面子,所以就不容易顺服。)对了,在分工上有性别歧视。男性就认为,“我们男人应该在外面打拼,像做饭、洗洗涮涮这类活儿应该女性做,不应该让我们男性做。”但是现在临到特殊环境了,就让你做,你怎么办?你得解决哪些难处才能达到顺服?这是问题的关键。你得打破性别的歧视,没有什么活儿必须男性做、什么活儿必须女性做,先不要这样分工,尽什么本分不应该根据性别来划分。如果在家过日子,你可以这么分工,但现在涉及到本分,你应该怎么领会?你就应该从神领受把这个本分接受过来,扭转你里面不对的观点。你应该说,“我是男性不假,但我是教会中的一员,在神那儿我是受造之物,教会安排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有性别的划分”,得先放下错误的观点,然后把自己的本分接受过来。接受过来这就算真实顺服了吗?(不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如果有人说菜咸了或者淡了,或者说哪样东西做得不好,不愿意吃了,或者要求做哪些新东西,你心里能接受得了吗?那时你心里就不舒服了,觉得,“我一个大男人,给这么多弟兄姊妹做饭,还被指出这么多问题,真是彻底没面子了”,这时是不是不想顺服了?(是。)有难处了。凡是顺服不下来的时候就是有败坏性情在流露、在作祟,让你不能实行真理,不能顺服神。这时心里就有争战,你的思想支配你让你觉得丢面子,心里堵得慌,这时候该怎么办?(寻求真理。)怎么寻求真理啊?你就得祷告,说:“神哪!不管别人怎么要求,我都把它当成我的本分。不管外表上是为谁服务、为谁做事,我都从神领受,这是我的本分,我应当顺服,我不要脸面。在神家,本分没有高低贵贱,也不分男女老少,只有尽得好与不好,只有忠心与不忠心。”你把自己的脸面、地位、身份、尊严都放下之后,这就彻底放下了吗?(没有。)还会有反应。有时候有的人不尊重你,认为你傻,会歧视你,说“你一个男人做饭还这么高兴,没出息!要是我就不做”,他会误导你,给你灌输一些不正确的思想观念,会影响你的实行。他把你注重生命进入、做正常人、忠心尽本分这些正面的事物看成是一种耻辱,所以就能歧视你、论断你。你若忍受不了,你马上就会陷入消极,觉得尽这个本分总丢人现眼,总被人歧视,总被人使唤。是不是又不能顺服了?如果没有人歧视你、论断你的时候,你还认为自己已经能顺服了,已经有生命进入了,有点真理实际了,有点身量了,这种想法对吗?那为什么有人论断你的时候,你的身量受到挑战了,你就消极了,心想,“这做饭得做到什么时候是头啊?这个人总小瞧我,他小瞧我就不对,我就接受不了!”又出麻烦了。你接受不了的同时是不是会埋怨?“带领怎么给我安排这样的本分呢?怎么不选别人偏偏选中我呢?看我好欺负啊?人也欺负我,带领也看不上我,神也没保守我。”悖逆性情又出来了。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身量太小啊?连这点打击都经受不住,都能消极、埋怨,这有真理实际吗?一点儿真理实际都没有。要解决这个问题,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你心里得这么想,“不管谁小瞧我、看不起我,我应该尽我的本分,神的托付不能放弃,我不是给人做,我不是为了让人看得起我,人看得起有什么用?我得为满足神尽好本分”,你心里就得这么想,这时候做饭是不是就有底气了?这样问题解决了吗?其实也没彻底解决。最终,你就是在这样不断的争战中、在这样不断的软弱消极中跌倒又爬起来,不断地磨炼,各种情形都省察过了,你自己也不愿意总活得那么累,你不希望这些难处都缠着你、搅扰你、辖制你,你愿意轻松地、简简单单地尽好本分就行了。那这个怎么达到?你得不断地寻求真理,不断地坚定自己的信念,按神的话实行永远是对的,你说,“谁也别想搅扰我,这是我的本分,这是神给我的托付,这是我的责任、我的义务,无论谁嘲笑我、挑衅我或者试探我都没用。我能尽上我的本分,这是我的荣幸,我要是能担起来,一切荣耀归于神,我要是担不起来,那是我的耻辱。谁笑话我,谁瞧不起这样的本分,那谁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是不是事实?(是。)这就是事实。约伯经历试炼的时候,撒但搅扰、试探他,约伯疑惑了吗?(没有。)因为他心里有真理、有神的话、有神的道。临到环境、试炼的时候,你能不能守住真理、守住神给你的托付,这就看你对真理的认知程度、领受程度、接受程度怎么样了。有些人对真理总是疑疑惑惑的,定不下心来,或者对自己的本分总是不确定该不该这么做、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对的事也不能坚持,总是受一些人事物搅扰,有些坏人、恶人、魔鬼撒但在他跟前说一些试探、搅扰的话,他就软弱了,就被迷惑了,这是不是身量小?(是。)身量小好不好解决?理论上好解决,就看你能不能认定你所走的路是神带领的,你尽本分该实行的是真理、是接受神的托付,这是关键。就怕你自己心里对你所尽的本分有偏见,觉得自己尽的本分丢脸没出息,你自己有偏见,别人再来搅扰,这就更麻烦了,你心思混乱就尽不好本分。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身边搅扰的人很多,他的妻子说了一句什么话?(“你弃掉神,死了吧!”〔伯2:9〕)意思是“你别信了,你信的要真是神,怎么还能临到这事呢?”约伯怎么说的?(“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伯2:10〕)约伯就定罪他妻子,因为他已经确信神是真神,神是这么作的,这是神的主宰,是神的手临到了。约伯能那么确信,为什么现在的人明白真理之后还不能坚守真道、站住见证呢?就是因为人心里掺杂太多,不但不明白真理,而且也不是喜爱真理、寻求真理的人,所以,不管人能讲多少字句道理、喊多少响亮的口号,最终还是站立不住。当教会中有一点不同的声音,有人说点搅扰的话、迷惑人的话,或者定罪、羞辱的话,他就觉得被耻笑了、被羞辱了,就彻底垮了。人有这些表现,不断地在里面争战,不断地扭转观点,同时也在不断地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不断地明白真理,逐渐地进入不同层次的真理,进入一切的真理,最后能够达到不受各种人事物的搅扰、影响、控制,持守自己所实行的真理原则是正确的,这就是性情有变化了。

现在你们尽本分还能不能受各种人事物的辖制?能不能达到坚持真理按原则办事?(不能。)那通常有哪方面难处?(有时候看到别人做事损害神家利益也会指出来,但看到对方不接受或者态度不好,就担心起争执,这时就会妥协。)那妥协是对还是错?(不对。但害怕再坚持会发生争执伤了和气,别人对自己印象就不好了。)想避免争执难道就只有妥协这一种方式吗?什么情况可以妥协?如果是涉及个人脸面、利益的小事,这个没必要争执,可以选择忍让、妥协,但对于能影响教会工作、损害神家利益的事就必须得坚持原则,这一条如果守不住,那就是对神的不忠。如果为了维护脸面、维护人际关系就选择妥协,放弃真理原则,这是不是自私卑鄙?是不是对本分不负责任、对神没有忠心的表现?(是。)那尽本分临到大家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该怎么实行?一个劲儿地争执能不能解决问题呢?(不能。)那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这种情况,明白真理的人就应该出面解决问题,先把问题摆到桌面上,双方都说说自己的观点,然后大家一起寻求真理,经过祷告神之后,把相关的神话真理拿出来交通,等把真理原则交通清楚之后,双方就能顺服下来了。都得学会顺服真理,如果多数人都能顺服真理,有个别人不服真理或者不可理喻,这就是不接受真理的人,有恶人的性质,神选民就容易分辨了。在教会里解决争执的问题就是这个方式最好,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是重要原则,不能没有原则地妥协。如果为了维护私人的关系,维护自己的脸面、利益就能以牺牲神家利益为代价,这是向撒但妥协,这是没有原则,也是对神没有忠心。如果都争各自的面子、强调各自的理由,这是不是寻求真理的态度?这是不是尽本分该有的态度?(不是。)要达到尽本分有忠心,谁也别争名夺利,应该让神掌权、让真理做主,神家利益是第一,工作果效是第一。这个原则对不对啊?(对。)你们如果都能守住这条原则,人与人之间还有什么争执?就没有争执了。那些总维护个人利益、丝毫不实行真理的就不是什么好人,总以出卖神家利益为代价来讨好人的更不是好人,这些人都是不信派,都是背叛神的人。你们说,为了维护神家利益、维护教会工作的果效与人发生冲突、辩论,态度有些强硬,这是不是问题?(不是。)因为他的存心是对的,是维护神家利益,是站在神一边的,这是坚持真理原则的人,是神喜悦的人。在维护神家利益上态度强硬、坚决,这是立场坚定、坚持原则的表现,是神称许的,如果人感觉态度有问题,这也不是大问题,涉及不到败坏性情的流露。记住了,坚守真理原则才是最重要的。

生命进入是最关键的事,生命进入主要跟什么有关系?(追求真理。)对了,主要跟追求真理有关系。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有生命进入,要有生命进入,这就涉及到实行真理了。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怎么分辨?哪类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知不知道?第一类讲到不通灵的人。不通灵的人实质上是怎么回事?(读了神揭示人败坏性情的话结合不上自己的情形、表现,觉得神的话是说别人的。)主要就是跟神的话对不上号。那他自己知不知道啊?(不知道。)不通灵的人认识不到这些,他心里还挺美,觉得自己对很多神的话都明白了,其实每句话在他那儿都是规条,他就觉得,“神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让我撇弃我就撇弃,让我花费我也花费了,我这样顺服神就蒙拯救了”,他这样信了几年就觉得有资本了,就如保罗说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说来说去,保罗还是个不通灵的东西,太可怜了。本身不通灵这就很麻烦了,还不追求真理,他把自己认为的道理、口号、想象、观念、知识、哲学所有的这些都当成是真理,在此基础上展开自己的追求,结果怎么行都活不出真理实际来,怎么行也行不到神的心意上,他这个问题严重啊!不通灵的人中保罗是第一号人物,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不通灵的人会不会喜爱真理?绝对不会。因为不通灵的人够不上真理,够不上真理就谈不上喜爱真理了。不通灵的人有什么表现?主要表现就是,怎么交通神的话也听不明白,把真理交通得怎么透亮他也够不上,这就与素质太差有直接关系了。不通灵的人能追求真理吗?想追求也办不到啊。不通灵的人听不懂神所说的是指什么,不知道神所揭示的情形是什么,和自己对不上号,他把神的话统统当成规条、字句、口号、道理来对待,始终不知道神的话是真理,这是什么问题?这是素质太差了,丝毫没有领受能力,也是不通灵的表现。

第二类是通灵的人。通灵的人能明白真理,吃喝神的话能跟自己对上号,明白神话所揭示的是什么、神话中的真理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能明白是不是就等于有进入了?(不等于。)那他这个“能明白”指的是什么?是针对什么说的?(能对上号。)能对上号是一方面,承认神所揭示的人的败坏性情和各种情形,那能不能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知道的,知道神的要求,知道神话中所说的原则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这些他清楚、明白,所以称之为通灵。通灵的人吃喝神话能跟自己对上号,能听懂神话所指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这说明这类人具备领受真理的素质与能力。那具备这个素质与能力是不是就一定有生命进入了?(不是。)这分几种情况。有的人能明白神话,具备领受神话的素质与能力,但是从来不与自己对号,他尽与别人对号,在别人身上找毛病、抓把柄、抠情形、摸心思,像个探测仪一样,没事就琢磨别人的心思,探测别人心里怎么想、心思意念是什么,存心是什么、用意是什么、动机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做事流露了哪些败坏性情。他探测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与别人对号入座,然后给别人解决问题。比如,张三的生活环境、家庭背景是什么样,信神几年了,这个人通常都有哪些问题,在追求性情变化上有哪些软弱,临到事常常有哪些难处,在什么情况下容易消极,尽本分怎么样,这个人怎么对待神的话,灵生活正不正常,统统这些他都掌握得很清楚。他是很精明,可惜没用对地方,他给别人解决问题自己却不实行真理。这类人通常都是带领工人或者担当点责任的人。这类人的这种追求法到底有没有问题?(有。)这种追求法有问题,而且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这个应该交通交通。这类人通灵,能明白神的话,还会对号,但他从来不与自己对号,而是与别人对号。他与别人对号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显露自己。)对了。显露自己是为了满足他的欲望、野心,为了地位更稳固,更能牢笼人心。他能这样做,这与他的本性有关系,与他信神追求什么有直接关系。如果看在他作工作尽心尽职的份上,看在他能把别人的各种情形掌握得很好的份上,能不能说他是追求真理的人?不一定。那怎么看一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他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特别负责任,很用心、很下功夫,工作作得也很好,常常针对弟兄姊妹的各种情形寻求真理,之后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他能这样尽本分,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带领?从他的这些表现、流露上来看,能不能确定他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不一定。)为什么?(他能解决别人的问题,但是他从来不跟自己对号。)他从来不解决自己的问题,那怎么就把别人的问题解决了呢?(他用字句道理去解决。)他明白点字句道理,有点小聪明,记性又好,反应又快,听完道之后马上就能到别人那儿卖弄。从这事上看,他有没有进入?(没有。)他解决别人的难处却从来不解决自己的难处,这不是追求真理的表现。他只是用道理、用神的话或者用各种手段、方式劝解或者说服别人,用他所明白的字句道理或者模仿、学说生命经历的语言来帮助人走出困境,用这些方式解决别人的难处,而不是用自己的体验、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去解决,这就能证实这个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供应别人的是什么?(道理。)为什么说是道理呢?不是他自己经历来的,不是他自己实际体验来的,不是他真实的认识。他浇灌给别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道理、字句,是劝解人、安慰人的话,用人的方法、手段或者小聪明,不管怎么样把问题答对完了,他认为这就是解决问题了,这就是作工作了。从他的表现上来看,从他所供应给别人的东西、他作工的方式还有他追求的路途上来看,这个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自己没有进入还要用真理去解决问题,这是不是有点欺世盗名啊?(是。)欺世盗名、假冒为善,是欺骗人的。那这些人能达到尽好本分吗?(不能。)为什么不能?就是因为他们不追求真理,而尽好本分与明白真理有直接关系。比如,浇灌教会得明白真理,解决问题得明白真理,处理问题还得明白真理,分辨人更得明白真理,作教会工作方方面面都涉及到真理,如果不明白真理,就作不好教会的实质性工作,作点事务性工作还凑合。所以说,做带领的如果不追求真理,再怎么忙碌、奔波、受苦也作不好工作,也不可能达到对本分尽职尽责。他们作工作就是没事到各处走走,看看哪里有问题就简单地解决解决,谁有什么难处了再交通点道理,谁消极软弱了就鼓励鼓励、劝勉劝勉,就做这些事。他认为把他带领的这些人看住了,只要大家都在忙,没闲着,就是作好工作了,他能到各处检查、指导工作,没有人检举他、揭露他,走到哪儿都能讲道、说话,亨通无阻,这就尽到责任、本分了。这是在地位上作工,并不是用真理来实际地解决问题。他就注重作工,也可能注重做的同时也没有为地位做什么,就是一个劲儿地用道理、口号劝勉这个、鼓励那个,一个劲儿地忙活。他觉得只要自己不闲着就行,第一不能偷懒,第二得勤快,第三还得能吃苦,整天忙忙碌碌的,哪里有问题得早点去解决,哪些人有什么事还总得勤问着,他以为这样做就是在追求真理了。事实上,有这些表现是不是一定就是追求真理了呢?是不是一定就有生命进入了呢?这还是个问号。这是通灵但不追求真理之人的第一种表现。

通灵但不追求真理之人的第二种表现,就是能听懂神的话,能听明白神话所说的实际那一面,能和自己对上号,但是自己从来不实行。这类人做事不根据神的话,不按真理原则做,也不约束自己,临到事只想让人顺服他,听他的,他自己却不想顺服真理。他把实行真理、顺服真理当成是别人的责任、义务、本分,当成是别人该做的,把自己却当成局外人。无论听明白多少,能对号多少,他认为神的话都是针对别人说的,跟自己无关。那他都做什么呢?他也很忙,到教会看哪些人对他有意见就记下来,然后就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解决”。他说:“咱们敞开交通交通,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对我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只管提,我尽量改、尽量变。”他改变的目的是什么?让别人对他有好感。另外,他看谁对他有意见、对他不服,他就找段相关的神话语来“解决”。他说:“神家选举带领工人都是神做主,神家是真理掌权,弟兄姊妹选谁做带领那就是神的意思,你们应该顺服。你顺服的不是我这个人,是顺服圣灵引导、顺服真理,你如果不顺服就有惩罚临到啊!”有些人听后知道他是在谬解神的话,是在歪曲事实迷惑人,就不听他的。他看这些人好像不太服他,心想,“你对我不是不服吗?我还有别的办法对付你,给你来点厉害的”,他对不服他的人说:“交代你的活儿做完了吗?”人家说:“还差一点儿就做完了,不会耽误事。”他就说:“差一点儿是不耽误事吗?差一点儿在神来看差多了,你这是没忠心的表现。你是怎么尽本分的?”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事吗?他心里的目的是什么?他想制服、打垮对方,把对方治老实了。但他不能明说,如果明说,弟兄姊妹就看破了,该揭露他了,他就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借口来做事,“名正言顺”地打压,打压完让别人看不出来,还让当事人服气,还得达到自己能站稳脚跟、巩固地位的目的。这是什么性情?(阴险、狡诈。)阴险、狡诈、恶毒,为地位做事。对与地位无关的事他就置之不理了,丝毫不用心,一旦涉及到他的地位、名利、脸面,涉及到他在教会中的位置,他就抓住不放了,就开始较真了。平时在聚会中交通真理的时候,他偶尔也认识自己,也与神的话对号,也揭露自己的败坏性情,但那都是有目的、有存心的,都是为了让人高看他、羡慕他、崇拜他,使他的地位得到巩固。他有野心、有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地位就一句话不说,不是为了稳固地位就什么事都不做,凡事都为地位。为了地位他能肝脑涂地,但如果是为了教会工作,他发现问题也不给解决,别人反映问题也不处理,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看见别人忙着尽本分,他什么也不做。这是什么人?(只为名利地位活着的卑鄙小人。)只为地位活着,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不好说。如果有点良心知觉,有羞耻感、有尊严、有人格,经历点刑罚审判、修理对付或者试炼熬炼,能接受真理,就有可能回头,但如果是麻木痴呆、刚硬,丝毫不接受真理,他明白再多有用吗?(没用。)明白再多也打动不了他的心。总为地位说话做事的这类人,不管外表怎么奔波忙碌,不管跑多少路,不管付出、撇弃、花费有多少,能不能算是追求真理的人?绝对不是。他们为了得到地位能不惜一切代价,为了得到地位能受任何的苦,为了得到地位能不择手段,抓人把柄、栽赃陷害、整人治人,把人踩在脚下,甚至冒着受惩罚、遭报应的危险他都不怕,就是不计后果地为地位做事。这类人追求的是什么?(地位。)这跟保罗哪一点相似?(追求冠冕。)追求公义的冠冕,追求地位名利,把追求地位名利作为正当的追求,而不是追求真理。这类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处处为名利地位做事。为名利地位做事的这类人最会迷惑人,你刚接触时看不透他,看他讲道理一套一套的,说话好像也有实际,安排工作也挺合适,好像有点素质,还挺佩服他的。这类人尽本分也肯付代价,每天做事劳苦也不喊累,一点娇气没有,别人有软弱,他总也不软弱,也不贪图肉体安逸,吃饭也不挑剔,接待家给做点好的,他拒绝、不吃,只吃点家常便饭,这样的人谁看见谁佩服。那怎么能分辨他是为地位做事呢?首先得看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从哪里能看出来呢?(从他做事的存心、出发点看。)这是一方面,最主要看他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得着真理,他就注重常读神的话,从神话中明白真理、认识自己,如果常交通认识自己,就能看见自己缺少太多,没有真理,就自然会往真理上追求了,越认识自己的人才能越追求真理。那些总为地位说话做事的人就明显不是追求真理了,临到修理对付也不接受,很怕自己的名誉受损,那他对神审判刑罚的话能接受过来反省自己吗?对自己经历的偏差能有真实认识吗?这些表现如果都没有,那就可以确定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你们说说,不喜爱真理而追求地位的人还有哪些表现?(别人给他提意见他不接受,还辩解表白、讲理由,为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说话,如果谁不支持他,他还会打击、论断。)打击人、论断人,为自己的脸面、地位说话辩解,这明显就是做事存心目的不对,完全是为了地位活着。说话、做事都是为了地位,这样的人能体贴神心意吗?能接受真理吗?绝对不可能。他认为,如果体贴神的心意就得实行真理,实行真理就得受苦付代价,那就失去地位的享受了,就没法享受地位之福了,所以他选择只追求名利地位、只追求得赏赐就够了。追求地位的人还有哪些表现?还会做出哪些事呢?(如果他看到身边有一些比较追求真理有培养价值的人才,弟兄姊妹都比较拥护,他因害怕这些人站起来取代他,威胁到他的地位,就会想办法压制这些人才,找各种理由借口来贬低这些人,最常见的就是定性这些人太狂妄自是,总辖制人,让人信以为真,不让神家提拔、培养他们。)这是最常见的表现。还有补充吗?(他总爱见证自己、显露自己,总谈自己那点光彩的事,从来不谈自己丑陋的那一面,做什么坏事也不反省解剖自己。)总说自己如何受苦、如何付代价,神又怎么引导他,表自己的功劳,这也是维护、巩固地位的一方面表现。追求地位、为地位做事的人还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无论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他追求地位就是为了自己说了算,一人当家、一人掌权,不管什么事都得听他的,不管谁有问题都得来向他寻求、请示,他要享受的就是这个地位之福。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不管他说得对不对,即使不对他也要说了算,还要让别人听话、顺服,这问题就严重了。不管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不管他懂的事还是不懂的事他都要掺和,也要说了算,不管带领工人交通什么问题,都得由他作出决策,别人就没有说话的余地。不管他说出什么方案,都得让人接受,别人不接受他就发火、对付,如果谁有意见、谁有看法,即使对、合乎真理,他也要想方设法地反驳回去,他特别善于诡辩,三说两说就把人给说服了,最后还得按他的来。什么事他都要自己说了算,从来不与同工、配搭商量,不实行民主,这就足以证明他太狂妄自是了,丝毫不能接受真理、不顺服真理。如果临到大事、关键事,能让大家评估、让大家表态,最后根据多数人的意见确定怎样实行,保证对神家工作没有损害,对全局工作有利,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这就是维护神家工作的人,就是能接受真理的人,因为他这样做事有原则。但是追求地位的人会这么做事吗?(不会。)他会怎么做?临到事不管别人有什么意见,在别人提出意见之前,他心中早有一个方案或者一个定意,他心里已经定意要那么做,这个时候别人无论怎么说他都不当一回事,即使有人指责他,他也满不在乎,他不考虑什么真理原则、对教会工作有没有益处、弟兄姊妹能不能接受,这些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考虑的是什么?他要说了算,这事的决定者是他,这事要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他要看这件事对他的地位是有利还是没利,他根据这个观点看事。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追求真理的人做事总考虑自己的地位名利,总考虑自己的利益,这是他做事的出发点。

有些人通灵但不追求真理,这样的人的确有一些。他们的主要表现,第一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特别好做,闲不住,只要忙于做事就高兴,就有成就感,有存在感。第二种表现是为了地位做事,野心、欲望特别大,总想控制人、牢笼人,总想代替神。想代替神,这跟保罗的哪方面追求挂上钩了?(追求成为基督。)他追求地位的目的不单是为了做一个高尚的人、有地位的人、人所崇拜的人,他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能牢笼人、控制人,让人崇拜他,把他当神对待,让人都跟随他、顺服他,都信他。言外之意是什么?他成为人心中的神了。这就不是追求真理,是追求撒但。追求地位很显然不是追求真理,追求作工、追求名望也不是追求真理。还有什么表现?(追求得福。)对了,他付代价、花费、受苦,在各种事上能够放弃自己的利益,为的就是得福。看在得福的份上、看在好归宿的份上才有这些表现,这也不是追求真理。这是通灵但不追求真理之人的第三种表现。就像保罗一样,为了得福、为了归宿做事、受苦,甚至付多少代价也在所不惜。他做事的目标明确,哪件事对得福最关键、最重要,他就专门做哪件事,只要得到弟兄姊妹的赞成、支持就行。他只注重大家怎么看他、上面怎么看他、神心里有没有他,只要能保证得福、得赏赐就行,但是他从来不用真理来衡量自己所做的,也从来不放弃得福的欲望,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如果哪件事做得不好临到了对付,上面对他没有好感,他看到得福没有希望了,也可能没有好归宿了,他就该消极、撂挑子,不想尽本分了,甚至有些人干脆就不想信了,觉得信神没意思。以上三种追求方式都是不追求真理的人走的路。每处教会里这类人都不少,这些人都是不喜爱真理的人。他们无论尽什么本分都与自己的利益、得福气、得赏赐挂钩,从来不与生命进入、明白真理、性情变化挂钩,无论信神多少年、尽多少年本分,从来不追求认识自己,不追求生命进入,不追求爱神、顺服神。他们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寻求真理,无论流露什么败坏都不跟神话真理对号,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自私卑鄙的存心,都是为自己得福、谋利,受到什么样的对付也不反省自己,还觉得自己没错。这类人很少消极,为了得福、进国度受多少苦都不怕,他们还真有毅力,但就是很难接受真理,宁死也不反省认识自己,就觉得自己不错。通灵但不追求真理之人还有一种表现,有的人听了很多的道,但是对神所发表的真理、神揭示人各种情形的话不感兴趣,即使听明白也不感兴趣。那不感兴趣他为什么还要信神呢?他心里肯定有一种渺茫的、不切合实际的想法,他说,“地上的神能作什么我不知道,看不出来,好像主要还是能交通真理,所谓的真理还听不太明白,反正说的这些话也挺好,都让人走正道,但他到底是不是神看不出来”。他对神有这么大质疑为什么还要留在神家不走呢?就是他心里有一种渺茫的观点、想象,觉得“如果在这里混下去,最后有可能不死,还能进天堂得大福”。所以,别人追求性情变化,接受对付修理,他就在那儿祷告天上的那位神,说“神啊,你带领我渡过这些难关,让我能接受对付修理吧,我愿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你听他祷告的话也没有错,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有错误,他心里只承认天上的神,对地上的神——道成肉身的神,对神审判的话语置之不理,这些好像都与他无关,他信神就这么简单、空洞。别人怎么讲人有败坏性情,得追求性情变化,他琢磨琢磨,“你们怎么那么多败坏,我怎么没有呢?”他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没有败坏性情。有时候他对别人有成见、看不起,他觉得正常,那只是个不好的思想,克制克制就没了,或者看到别人对神有悖逆,他就觉得,“我从来不悖逆神,我心里总是那么爱神”,就只会说这几句话,也不会反省自己,也不知怎样做事合乎原则。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那为什么他还觉得自己很好,这样信神不错,这是怎么回事?说明他不喜爱真理。在人的观念当中,这类人都是什么人?都有哪些表现?能说会道、精明、学话快、理解能力强,你一说他就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道理明白得特别快,但是无论他明白了什么,他追求得福的方向、目标是不变的。另外,他把他所明白的真理当成了神学理论,当成了一种教义、一种学说,他不认为这是真理,所以他也不实行、经历,更不在生活中运用。他只把自己所喜欢的、合乎他观念想象的道理接受过来给人传讲,就以为得着了。会讲道理,让许多人佩服,这就是他信神最大的收获。至于实不实行真理、认不认识自己,他觉得都是小事,无关紧要,能讲属灵道理、能答对问题让人佩服,这才是最关键的,才有资格享受地位之福。所以,他就丝毫不注重实行真理,不反省自己,只满足于会讲高道就完事了。这个问题就比较严重了,比不通灵的人更严重,因为他明知道是真理却不实行、经历,这就是厌烦真理、玩弄真理的人。这个问题的性质是不是很严重?

现在,你们对通灵却不追求真理的人会分辨了吧?你们有没有这类人的表现呢?(有,主要是为地位做事。)为地位说话,为地位做事,全都是围绕地位,这就麻烦了,这还能追求真理吗?为地位做事都有哪些表现?主要是注重自己的脸面、自己的形象、自己的尊严,还有自己在大家心里的地位,大家是否高看、崇拜,无论做什么事都只注重这些,从来不高举神、见证神。比如,不追求真理的人见到初信的人,他心里就想,“你才信神几年,什么也不懂”,就瞧不起人家。对方如果想寻求真理,他还得看看对方长相如何、说话如何,他是否喜欢。如果对方素质差,他就不愿交通真理,说两句鼓励的话就完事了。这是什么问题?(他觉得自己信神年头多,有资本了,就摆老资格。)这个资本就是站地位的一种表现。有了资本就该站地位说话了,这地位是他自封的,没有人给他地位。这么作工说话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你们有没有这样的表现?说,“我信神都十年了,让我跟一个信两年的人配搭,这不是羞辱我吗?我都不想跟他说话,多说一句我都觉得累,他什么也不懂!”这就是狂妄性情支配的。你如果没有地位之心,不论资排辈,不觉得自己有资本,你能这么对待人吗?分明是你里面有败坏性情,所以表现出来的这种对待人的方式让人看了不得造就,这就把你的败坏性情、你的追求、你内心深处的东西暴露出来了。为地位做事还有一种表现。比如,有的人学过一些专业知识,或者精通一项业务,但谈这项业务的时候别人先说话他就不高兴,心想,“你们说话怎么没理智呢?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他说:“我大学本科学的就是这个专业,研究的全是这些事,后来上班又做了几年这方面工作,信神以后这业务都扔十来年了,但是闭着眼睛都能把这些事背下来。这些我都不愿意说,说了好像我在显露自己似的。”这话怎么样?这种说法是外邦知识分子的说法,他凭撒但哲学说这些话,让人看着很有知识,人都会赞成,他还说不想显露自己,其实他正是在显露,用更技巧的方式显露。他把自己学习这方面专业的年头、收获这些资本都说了,用这种方式传递一个信息,告诉别人他是行家。你是行家就一定懂行吗?是行家在神家做事就非得采用这种方式吗?(不是。)那应该怎么做?(寻求真理,和弟兄姊妹一起商量、寻求。)大家一起寻求。你说:“我得交个实底,我是搞了几年这个专业,对这方面懂点儿,但是我也不知道神家用这方面业务的原则是什么,我懂的这点不知能不能在神家用上,咱们就商量着来。我给你们讲一点这方面的常识。”这样说话有理性,虽然懂业务,但是谦虚,不高傲。他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心想把这事做好,把自己所学的、所明白的告诉给大家,一点儿也不保留。他完全是为了尽好自己的本分,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怎么对待他,他尽本分完全是为了满足神,是为了得着真理活出人样,所以他尽本分处处考虑神家利益,处处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不管做什么事都先和大家交通,然后共同商量达成共识,让弟兄姊妹献策献力,都同心合意把这事做好。这样做怎么样?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会这么做。同样信神,追求真理之人与不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就不一样,哪种人让人恶心啊?(不追求真理的人让人恶心。)你懂点业务也没必要显摆吧,你懂点业务也用不着贬低人、辖制人吧。有些人做了带领工人就高高在上,走路说话都端着架子讲派头,还打着官腔,这种做法更让人恶心,你即使有点地位也没必要那么炫耀,用不着摆臭架子,你应该尽职尽责地带领弟兄姊妹尽好本分,这是你的责任,是你该做到的。另外,你如果有人性、有忠心,你做事就得负起责任。怎么负责任呢?就是把大家不明白的、容易做错的地方、容易受迷惑的地方都得交通明白,把出现的错误、偏差都纠正过来,让大家都会按正确的方法做,不会再出差错了,也不受人辖制了,这样你的责任就尽到了,这就是尽本分负责任、有忠心了。你达到这个了,别人还能说你追求地位吗?就不能了。你实行的原则已经对了,路途已经对了,这就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也是追求真理之人该有的实行,反之,那就是丑态百出。既想显露自己让大家高看,又想保留、隐藏,生怕大家知道后就显不出自己了,没有人高看了,这多悖逆啊!置神家的利益于不顾,还在旁观看笑话,“我要是不说话,看谁能把这事说清楚了!我就算说也不说全,今天露一点儿,明天露一点儿,还不告诉你实话,让你自己琢磨,想从我这儿得点东西可没那么容易!我若把我所明白的这点东西都告诉你,让你明白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你们反而都比我强了,到时你们怎么看我啊?”这是什么东西?这人恶毒啊!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不是诚实人哪?(不是。)你们做没做过这事?(也做过,尤其传福音时间长一些,有一些果效时,就觉得自己有资本、有本钱了,当别人询问我有没有好的方式、经验时,我便拒绝,就凭撒但毒素“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活着,生怕别人超过我,到时候我就地位不保了。)怕别人抢自己的风头,这事也不好胜过。名和利是人一生的奋斗目标,也是人心头的两把刀,那是害死人不偿命啊!

有的人做了一些对教会工作、对弟兄姊妹有益的事就觉得自己有点贡献了,在教会里有地位了,他每来到人面前都要把自己做过的这些好事说一遍,让大家对他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了解,了解他的资本、他的地位,了解他在教会中的名望、位置。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显露、炫耀。)炫耀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想树立自己。那把自己树立起来又能怎么样呢?(让别人高看。)让人高看、吹捧、崇拜。得着这些东西之后,他心里的感受是什么?(享受。)就是享受地位之福。你们是不是也追求这些呀?人的这些心思、意念、思想都是怎么导致的?都是怎么产生的?根源是什么?根源就是人的败坏性情,是败坏性情导致人有这样的流露,导致人产生这样的追求。有些人在神家常常有一种优越感,哪些优越感呢?怎么导致有这些优越感的?比如,有的人会外语,他就觉得自己有恩赐、有本事,觉得神家要是没有他们这些人,工作可能都很难开展,所以他到哪儿总想让人高看。这类人接触人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在他心里把神家尽各种本分的人分为三六九等,首先是带领,其次是有特殊才干的,然后是有一般才干的,最后是在后勤尽各种本分的。有的人把能尽重要的本分、特殊的本分当成资本,当成有真理实际了,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太谬妄了?他尽点特殊的本分就狂起来了,目中无人,谁也看不起,他接触人时,总是先问对方尽什么本分,如果尽的是一般的本分,他就瞧不上,觉得这人不值得搭理。别人要跟他在一起交通,他表面上应付应付,但心里想,“你还想跟我交通,你算老几呀?看你尽那个本分,你配跟我对话吗?”如果人家尽的本分比他的本分还重要,他就恭维、羡慕。当他见到带领工人的时候,他就像奴才一样说恭维话。他对待人有没有原则?(没有,他是按人尽的本分,分三六九等对待。)论资排辈,按人的才干、恩赐来划分等级。这样划分暴露出一个什么事实?这就把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生命进入,还有一个人的本性实质、人性品质都显明出来了。有的人对待上层带领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对待有点能耐的、有恩赐的、能说会道的、在神家尽过重要本分的、上面提拔看重的人说话就特别客气,对待素质差的或者尽一般本分的就看不起,不屑一顾,他的对待法就不一样,他心里怎么想的?“像你这样的人信神也是下层人,你还想跟我平起平坐,跟我交通生命进入、交通做诚实人,你还不配!”这是什么性情?狂妄、凶恶、邪恶。教会中这类人多不多?(多。)你们是不是这类人哪?(是。)看人下菜碟,这些统统都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这是追求什么呢?(追求地位。)人的行为、流露、平时的表现就能把人所有的心思、观点、存心、追求、走的道路都显明了。你流露什么,你一贯的表现是什么,那你的追求就是什么,就暴露出来了。这类人即便是通灵,能明白神的话,也会结合神的话对照自己的情形,但他临到任何事都不寻求真理,都不以神话真理为原则来对待,而是以自己的观念、想象、存心、目的、欲望和自己的喜好去对待、去做,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他心里还有不信之人的处世原则、方式,还论资排辈,还把神家的人分成三六九等,不是用真理来衡量,而是用不信之人的观点、标准来衡量,这是不是在追求真理?(不是。)他虽然说话、讲道像是明白真理的人,但在他的尽本分上能不能看到一点真理实际呢?(不能。)那这些人是不是有生命进入的人?(不是。)他里面败坏的东西太多了,离蒙拯救的要求差得太远了。他如果总以这些东西为资本,那他听明白的神话他能实行多少?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神的话?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对他来说分量是多重?在他心里扎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肯定都是撒但哲学与人的遗传,以及他对信神的观念想象。这些东西如果在人心里扎根太深,他接受真理的难度就很大。他总考虑上面怎么看他,是否赏识他,神心里是否有他、知道他,他看待别人也是这样,看上面是否赏识、神是否喜欢,他看人下菜碟。他心里总注重这些,那真理在他身上能起到多大作用?总活在这些情形里、活在这些处世哲学里的人,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他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那他是凭什么活着呢?(凭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他凭撒但哲学活着,还觉得自己有知识、有学问、有智慧,心里还挺享受。他把神家当成什么了?(当成社会了。)当成社会了,这种观点他还没有放下。那这些东西怎么解决呢?不是人读完神的话能承认神所揭示的事实就完事了,还必须得经历修理对付、试炼熬炼,还需要人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看透资本、恩赐、知识、资历这些东西的实质,放下这些东西,接受神话的真理,凭真理活着,这样才能解决败坏本性的问题。

追求真理不是简单事,必须得学会根据神的话看事。以往人看事都有许多错误观点,如果不寻求真理就发现不了,还会照样自以为正确,又狂妄又自是,就是你对付他他也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追求真理的人,他们的看事观点是很难改变的。比如,有的人看见教会里有个人以前是企业老总,心里就产生景仰的感觉,对这样的人就羡慕、佩服、高看甚至崇拜,心里有他的地位,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你应该根据真理原则来分辨他、对待他,看看他是不是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是不是值得尊敬的人。通过接触分辨,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人,你心里就不高看他了,也不仰望他了,你就应该用平常心对待他,跟他接触。用平常心怎么对待?就是能正确对待。人心里充满了自己的喜好、愿望与追求,人的价值观在很多细节的行为当中都能流露出来。如果一个人是他崇拜的对象,那谈到这个人的时候,他说话用词就特别委婉、客气,称呼也特别地尊敬,这代表什么?他心里有这个人的地位,他高看这个人。另外,他还有一些说法,常说“人家以前可是当官的,来到神家当平常人对待,让人受委屈了”。在他的思想观点中认为,神家不注重人才,人家这么高的人物能屈尊来到神家信神尽本分,却没人高看、提拔,上面也没有特意给弟兄姊妹介绍。你问他这个人尽本分怎么样,他说:“人家以前开公司,手下有几千人,作这点工作不算什么,在神家没有比他素质高的,人家才是高人,神家没有高人。”这是什么话?他认为世界有高人,神家没有高人。神家的人有真理,世上的人有真理吗?你说世上有高人,那你为什么不信高人呢?你为什么来信神呢?你对神有观念,你应该赶紧回世界。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不是撒但的声音?这是撒但的声音。他信神来到神家还要高举撒但,就差说“某某名人要是信神的话,那是素质最高的,人家要是不能被成全,咱们这些人就都完了,咱们在人家眼里什么也不是”。在他心里,在他眼中,信神的人不如世上那些名人、企业家、当官的,那些人才是高人、有分量的人。从他说话的字里行间来看,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听了多少道,他的观点、思想,对世界的看法,对名人、高人的看法、观点都没有变,他得着真理了吗?他有没有生命进入啊?(没有。)这是个什么东西?(不信派。)这是个不信派,是犹大、叛徒!在他心目中,神不是至高无上的,真理不是至高无上的,世界的权势、威望、名利才是至高无上的,这是叛徒,这是犹大的思想观点,是撒但的思想逻辑。这些人即便能听明白真理,他们的思想观点也不会变,他们追求的是名望、地位、权势。你到这样的人跟前,他跟你说话的神态就不对,你就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很难靠近,一般人不入他的眼。所以,他对神就能有那么多观念。不管神能发表多少真理,他心里跟神总有隔阂,他认为道成肉身的正常人性都很平常,一点儿也不伟大、不高大,所以他能崇拜知识、恩赐,崇拜伟人。这种充满撒但性情的又狂妄、又自高自大的人,看见了有正常人性又满有真理的基督怎么能俯伏敬拜呢?他心里会说:“你是神,你只有真理,但你没有知识。我有恩赐,我的知识比你高,我的才能比你高,我办事能力比你强,我应对外界的口才比你厉害。”他在教会作一些工作,或者有点资本、有点贡献,就更不把神当回事了。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追求真理的人真是丑态百出,没有一点儿理智。所以说,这些人常常在人事物的外表现象上打转,一会儿觉得神对,一会儿觉得神不对,一会儿觉得有神,一会儿又觉得没神,一会儿觉得神是主宰天地万物的那一位,一会儿又对神主宰天地万物这事产生质疑,总是在心里打架、争战。第二类人虽然通灵,能明白真理最浅的那层意思,就是字句道理的意思,这也算具备一点领受能力,虽然也能明白一点真理,但是从来不实行。他们的表现是什么?追求作工,追求得福,追求满足自己渺茫的信仰、满足自己的精神寄托,追求名誉地位。这是第二类人。

第三类是通灵、追求真理的人。通灵的人能明白神的话所说的是什么,能与神话所揭示的各类情形对上号,认识自己的情形属于什么问题。但能对上号了还不代表你是追求真理的人,若你对上号以后有实行进入了,这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明白神的话,而且在所明白的神话原则的基础上有真实的进入,这样的人在追求真理上有哪些表现呢?一方面,能接受神的托付,尽好自己的本分;另一方面,对待神所摆设的环境能够寻求真理,达到有顺服;再一方面,在日常生活中注重省察自己的各方面情形与流露,然后能根据神的话对号入座,解决问题,达到对待各类事都有原则,都有实行的路。比如,上次交通、解剖保罗的七条罪状,你们得能对号入座,有真实认识,有实行进入。对号入座与生命进入是紧密相关的,能对号入座,这是生命进入的入门,入门之后怎么进入那就看你是否明白这方面真理了。明白一方面真理你就能进入一方面的实际,明白两方面真理你就能进入两方面的实际,你若只明白道理,没有进入的原则,那就没法进入实际,所以,关键得先多明白真理。怎么明白呢?就得多多地读神的话、揣摩神的话,与自己的现实生活、与自己尽的本分结合起来,找到实行原则,找到实行的路,就容易进入实际了。如果存在一些实际问题,你就得根据相关的神话来对号入座,解决问题,如果你对神有观念、误解,那更得根据神的话对号入座,能够分辨这个观念、误解到底错在哪儿,是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必须得能解剖它,然后寻求相应的真理解决,这是生命进入的路途。保罗作那么多工作,有没有生命进入的路?绝对没有。保罗七大罪状中的第一条是什么?把追求冠冕、追求得福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了。把得福当成追求目标,这错在哪儿?这就完全违背真理了,与神拯救人的心意是不相符的。得福既然不是正当的追求目标,那正当的追求目标应该是什么?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达到能够顺服神的一切摆布安排,这是人该有的追求目标。比如,临到修理对付了,你产生观念、误解,顺服不下来,为什么不能顺服呢?就是你觉得自己的归宿或者自己的得福梦受到挑战了,你消极了、难过了,就想撂挑子不尽本分。这是什么原因?就是你的追求出问题了。那应该怎么解决?赶紧放弃错误的想法,赶紧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的问题,这是当务之急。你说,“我不能撂挑子,还得好好尽上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放下自己得福的欲望”,你放下得福的欲望走追求真理的路就一身轻松了,你还能消极吗?即使有时也会消极,但你不受这事辖制,心里不断地祷告、争战,把自己的追求目标从追求得福、归宿转变成追求真理,觉得“追求真理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今天我明白一些真理就是最大的收获,这是最大的福气,就是神不要我,没有好的归宿,得福的希望破灭了,我照样尽好本分,这是义不容辞的事。不管什么原因,绝不能影响到我尽好本分,不能影响到我完成神的托付,这是我做人的原则”,这是不是就超脱肉体的辖制了?有些人说,“那我还消极怎么办哪?”那就再寻求真理解决,不管消极多少次,你就只管一个劲儿地寻求真理解决,一个劲儿地往真理上够,慢慢就从消极中走出来了。到有一天,你感觉到没有得福的欲望,不受归宿、结局的辖制,这样活得更轻松、更自由。以前整天为得福、归宿那个目标活着太累了,整天为得福说话、作工,绞尽脑汁,到底能得着什么呢?这样活着有什么价值?你不追求真理,把最好的光阴都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上,最后什么真理都没得着,一点儿经历见证都谈不出来,丢人现眼,就彻底蒙羞失败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就是得福的存心太强烈了,结局、归宿占有了你的心,把你捆绑得太严重了。到有一天,你从前途命运的捆绑中走出来了,你就能撇下一切跟随神了。什么时候能彻底放下呢?随着生命进入不断进深达到性情变化时,就能彻底放下了。有些人说,“我说放下就放下了”,这符不符合自然规律?(不符合。)还有些人说,“我一宿就想通了,我这人简单,不像你们那么复杂还脆弱,你们的野心欲望太大,证明你们败坏得比我深”,是这么回事吗?不是。人类的败坏本性都是一样的,没有深浅之分,只是有无人性的区别与类别不同。喜爱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就能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得比较深、比较透,人就误以为这样的人败坏太深了,那些不喜爱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总认为自己没有什么败坏,如果再具备一些好行为就是圣洁的人了,这观点很显然不成立,其实不是他败坏浅,而是他不明白真理,对自己的败坏实质、真相认识不透。总之,信神必须得接受真理,必须得实行真理进入实际,必须得达到生命性情有变化,才能改变人错误的追求方向与路途,才能彻底解决追求得福、走敌基督道路的问题,这样就能达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了。神发表真理审判人、洁净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现在,你们中间还有没有人有想当神的欲望?(没有。)是不敢呢,还是因着没有希望、没有合适的背景环境才没有这个欲望啊?这就不好说了。首先能确定的是,想主动追求当神的人肯定没有,但如果在特殊背景下,有些人崇拜你、高举你,常常夸奖、称赞你,你在人的心中有了地位,人无形中把你树立成一种完美、高大的形象,虽然没有见证你是神,也知道你是人,但把你当神那样崇拜、那样顺服、那样对待,你心里会有什么感受?是不是特别的享受、特别的满足?(是。)这就足以证明你还有这种欲望。有败坏性情的人都有想当神的欲望,只是没人把你当神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没那个资格,当你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格了,有这个环境了,条件充足的时候,你就把自己扶上位了,或者是你自己没扶,别人一个劲儿地往上扶你的时候,你还客气吗?你就“义不容辞”地上去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撒但的本性在人里面根深蒂固还没解决,人总不想当人,总想当神。神是想当就能当的吗?撒但总想当神,最后怎么样?从天上被打到地上来,这是想当神的下场。你们说,我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对自己的实质是什么感觉?你们肯定不知道。我没有任何感觉,一切都很正常。神道成肉身特别实际、正常,没有超然的事,没有特别的感觉。你想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爱好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生在哪个家庭、你多大岁数、念过多少书你知道,你自己长得怎么样你知道,但是你自己里面的实质是什么,你知道是正常的还是不知道是正常的?(不知道。)对这些没有任何感觉就是正常的,有感觉就超然了,那就不是肉身,不是正常人性了,超然就不正常了。总有不正常的表现、感觉,那是邪灵,不是肉体凡胎。有些人问我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们说,我会不会知道?我应不应该知道?我有正常人性的思维逻辑、想法,正常的心思,正常的肉体生活规律,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性、判断,还有正常人性为人处事、交往的原则,这些都是清楚的。怎么作事,哪些人怎么对待,怎么帮助人,帮助哪些人,这些原则都有,活在正常人性里作自己该作的事,这就是正常人性,一点儿都不超然。神不作超然的事,我不知道这是正常的,我要是知道就麻烦了。为什么就麻烦了呢?如果知道就有负担了,涉及事太多了,会互相打架的,知道的那一部分是不属肉体、不属物质世界的,是超然的,跟这个世界的事是打架的。就像有的人能看到灵界发生的事,他活在肉体中、活在物质世界中,又看到非人类、非物质的一个世界,能看到两个世界,还说一些怪异的话,这就不正常,这样就会影响到别人的心思与工作了。另外,灵界那些事对于信神追求真理的人来说,知道一些还是有必要的,有许多事人没法知道,不知道其实也没什么损失,就是知不知道都行。肉体凡胎能明白、能知道、能感觉到的这个范围,神已经限定好了,你需要知道的神一句都不会少说,都告诉你,不会让你少知道,不需要让你知道的那就彻底封锁,不会告诉你,不扰乱你的思维与心思。再一方面,灵界那些事对肉体凡胎的人来说就是一种奥秘、一种怪异的现象,或者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人心里都想知道一些,但是你知道又能怎样呢?你能证实吗?你还能参与吗?灵界的事有很多是秘密,是天机不可泄露,这是任何人都参与不了的事,知道点有限的事就够用了。神主宰这个世界、这个人类,奥秘太多了,我们所应该明白的就是神的话、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达到对人所能接触到的神主宰的一切都能顺服,能明白、认识,然后达到能敬畏神,能承认神是你的造物主、承认神主宰一切这一事实,最终能达到从人口里说出约伯那句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要达到这个果效,人得经历哪些?经历审判刑罚、对付修理、试炼熬炼,经历神所摆设的各样环境,从中认识神的作为、认识神的性情,了解造物主的实质,与自己读过的神话或者听过的讲道能对上号,最后达到无论神怎么对待,收取也好,赏赐也好,人对神的作为都有公正的、准确的认识,都有合乎受造之物理性的顺服、接受,这就是神要作成的。

回到今天交通的话题。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与不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三类,在这三类人中都作了细节划分:第一类,不通灵的人;第二类,通灵但不追求真理的人;第三类,通灵而且追求真理的人。这三类人中哪类人有希望进入真理实际,能达到蒙拯救?(第三类。)哪类人有希望进入真理实际,就是能发展成、能变成有真理实际的人?(第二类。)那这样的话,第一类人就等于被判死刑了吗?不通灵的人能不能变得通灵或者是半通?半通也是有点希望的,也比不通强一些。那这三类人中哪类人蒙拯救的希望大一些?(第三类。)那第二类人呢?(就看他个人的追求了,如果他能够真正地扭转、悔改,去追求真理,就能有蒙拯救的希望。)跟你们说实话,你们对第二类人还没看透。第二类人虽然通灵,但都是不追求真理的人,这是要命的地方。不管通不通灵,只要不追求真理,是绝对不能达到蒙拯救的。我在这里说的重点是第一类——不通灵的人,如果不通灵但人性挺好,能甘心为神花费,神怎么说他就怎么听,有顺服的心,就是在真理上没有领受能力,但是如果他明白一些神的话就能跟自己对号,然后就有实行进入,这样的人就有蒙拯救的希望,这样经历一段时间,就能逐渐通灵了。读神的话越用心越有圣灵开启,对神的话明白多少都能对照自己的情形,接受神的对付修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为此付代价,最终相应地能达到一些性情上的变化,这也算得上是追求真理的人了。能算得上是追求真理的人,那有没有蒙拯救的希望?(有。)那就有希望了,对这类人不能判死刑。相反,能明白真理,也能跟自己对上号,但是从来不进入的这类人,他们的结局就很难说了。这个问题的根源在哪儿?(对待真理的态度。)在对待真理的态度上,他是轻慢、不屑的一种态度。不屑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接受、瞧不起,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不当回事。不管他听得多明白,他也不实行真理,不管跟自己对号多少,即使知道自己是哪类人了,他也不悔改,他虽然知道信神最关键就是实行真理,但是“实行”这两个字跟他无关,这类人就不容易蒙拯救了。

现在对追求真理该怎么定义?到底什么是追求真理,谁说说?(能够接受神的话,在神的话里反省自己,跟自己对号,而且有生命进入,才算是追求真理。)对了,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接受神的话、不能反省自己就没有生命进入,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追求真理与生命进入有直接关系。如果会讲很多字句道理,却从来不实行真理,对神也没有真实的信心,明知道是神的主宰安排、是出于神的也不顺服,还抵触、论断,一味地悖逆,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凭自己的喜好行事,这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些人通灵,能明白神的话,但是他不喜爱真理,所以他就不实行真理,那这种通灵的人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些人愿意追求真理,但是素质太差,够不上真理,所以信神多年也不能明白真理,那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追求真理的人主要有哪些表现呢?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不读神的话,也不愿意祷告神,更不愿意交通真理,甚至不愿意聚会、听讲道。他们听讲道感觉都是针对他说的话,都是揭露他,他感到扎心、难受,所以一到听讲道时就想睡觉或者闲聊,这样的人不少。他们信神只是为了得福,并不是为了接受真理、得着真理,脱去败坏活出人样,达到蒙神拯救。问题的根源主要是因为他们不喜爱真理,对真理不感兴趣。他们信神只想得福,这是他们的唯一盼望,他们为了得福可以效力,也可以撇弃,但就是接受不了真理,对真理不感兴趣。他们以为明白道理就行了,少作点恶就是有变化了,再加上能效力、能撇弃、能受苦就应该具备得福的条件了,这就是他们信神的观点。所以,无论他们信多少年,无论他们明白、会讲多少道理,无论从他们嘴里说出多少符合真理的话,但他们始终实行不出真理来,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依然是任性、放纵,不受约束,处处维护自己的脸面、利益,特别的自私卑鄙,甚至临到指责、临到修理对付都不接受,一点儿顺服都没有。这类人为所欲为,做事不与任何人商量,即使跟人商量,也是在不得已的时候走走形式,说话拐弯抹角绕来绕去,最后还得让人听他的,这种做法流露的是什么性情?(诡诈。)这不单是诡诈,还有更严重的。无论他劝别人的时候说得多好听,说这是神家的安排,让别人顺服,但临到自己时他表现出来的却不是这样,而是刚硬、悖逆,没有顺服,不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另外,他与人交往有哪些表现?凭处世哲学,处处都要占便宜,还维护私人关系。这类人有一种性情是特别的奸诈,这个奸诈归结到哪儿呢?就归结到邪恶了。邪恶性情通常人不好认识,有邪恶性情的人跟人说话总是带有试探、摸底的性质,他就不直接说,他即便敞开自己,目的也是为了套你的真心话,他从来不露自己的实底。有些人说:“他怎么没露实底呢?他常常跟人交通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啊。”他交通那点算什么?他心里真实的想法跟谁都不说,而且用各种手段、方式或者用各种言语来极力地掩盖、伪装,给人以假象。如果有的人了解他的实底,知道他做了哪些坏事,他就伪装,说点懊悔的话,采取迷惑人的方式让人误以为他悔改了,有变化了;如果又做了坏事露馅儿了,让人看见了他恶人的真相,他会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把这个实情再掩盖起来,让人还把他当弟兄姊妹对待。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邪恶。有这种邪恶性情的人不但丝毫不接受真理,而且还善于伪装,总为自己诡辩、表白,这就是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了。这类人最害怕人交通真理,最害怕人敞开心认识自己、解剖自己,最害怕人揭露事实真相揭露到他头上,只要人交通真理,他就特别厌烦,他就不愿意听,心里抵触、反感,完全暴露出厌烦真理的丑态。这类人除了明白真理不实行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于正面事物、对于正确的观点,尤其是合乎真理的话,他的态度是抵触,不屑一顾。凡是正面事物或者合乎真理的话,只要不是他认为好的,不是他说出来的,而是别人说出来的,那他就不接受。这是什么性情?愚顽、刚硬、愚蠢。一个人是否追求真理该怎么看呢?主要就看他平时做事、尽本分的所有流露、表现,从他的流露、表现看他的性情,从他的性情上就能看见他有没有变化、有没有生命进入。如果他做事流露的全是败坏性情,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那他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追求真理的人有没有生命进入?没有,这是肯定的。那他每天做事,跑路、花费、受苦、付代价,无论做什么都是在效力,就是个效力者。不管人信神多少年,是不是喜爱真理这最重要。一个人喜爱什么、追求什么,从他最喜欢做的事上就能看出来。如果他所做的事多数符合真理原则、符合神的要求,那这个人就是喜爱真理的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能实行出真理,每天所做的事都是在尽本分,他就有生命进入了,就是有真理实际的人。尽管他在某些事上做得还不合适,真理原则掌握得不太准确,或有些偏执,有时还狂妄自是持守自己,不能接受真理,但过后能悔改,还能实行真理,这就证明他有生命进入,他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一个人在尽本分中流露的全是败坏性情,满嘴谎言,傲慢、放纵,不可一世、独断专行、为所欲为,等等,这样的人不管信神多少年、听了多少道,最后这些败坏性情没有一点儿变化,这肯定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有许多人信神多年,外表上看不是恶人,还有一些好行为,信神也挺有劲,但生命性情却一点儿变化没有,一点儿经历见证也谈不出来,这样的人是不是可怜哪?信神多年一点儿经历见证都谈不出来,这就纯属于效力者了,真是可怜!总之,衡量一个人是否追求真理、有没有生命进入,就是通过他所流露、所表现的来看他的性情、实质是什么,看他到底有没有性情变化。总讲字句道理、搞伪装欺骗是不会长久的,只能坑害自己,骗不了别人。不接受真理、不追求真理的人早晚都会被显明淘汰的,只有接受真理、实行真理才有生命进入,才有性情变化。

什么是生命进入,什么是追求真理,追求真理之人的各种表现,这些都交通完了,人就应该对号入座,明白真理了就要实行。多数人信神最大的难处是什么?就是明白真理却不实行。虽然读完神的话能跟自己对上号,也能对自己有点认识,但为什么就实行不出真理呢?多数人都找不到原因。比如,人都有狂妄性情,都特别狂妄自是,这是多数人都能认识到的,那不流露狂妄行不行?这就不容易达到了。虽然读神话都能对号入座,都承认自己有狂妄性情,实行路途也有了,难的就是做事时常有自己的喜好、自己的存心目的,还看不出这与败坏性情有关,对这些事得学会分辨,得明白真理,该解决的解决,该放下的放下,就是不再为自己的存心、欲望、脸面、地位、利益这些东西做事,停止作恶的脚步,不再为自己的利益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这样你就已经有了悔改的心,开始在消极方面有转变了。如果你再主动一点,不但不为自己说话,还能解剖自己,让弟兄姊妹看到你狂妄性情的表现,能从中得到借鉴、教训,得到益处,找到实行的路,这样就更好了。难的是什么?难的就是放下自己一切的存心、目的、野心、欲望、利益,不为自己做事,不为自己忙碌、奔波。保罗说他该跑的路跑完了,他跑路是为谁跑的?(是为自己得福、得冠冕跑的。)但保罗没有这个认识,他可能还觉得他是在为神跑路,是为完成神的托付跑路,根本就不是为自己跑路,所以他就敢这样大言不惭地显露自己、见证自己。这明显的就是为自己辩解表白,同时也是他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的最好证据,他这是明显的见证自己、抵挡真理,是在亵渎真理。现在有许多人都崇拜保罗,心里充满了野心欲望,都想见证自己,“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是不是在放纵自己的欲望、野心,让它不断地膨胀,在各种场合都显露出来让它得逞?你胜不过自己的欲望,你就彻底完了,进入不了真理实际。这个问题的关键在哪儿?(得背叛自己的存心。)能背叛存心,这是消极方面的实行,你还得能主动地揭露它,就像揭露别人一样。你如果这样说,“我告诉你们实情,我这人野心大,我想笼络你们。现在我跟大家敞开,我愿意背叛肉体,我不做撒但的帮凶。我这样揭露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看清我这个人的本来面目,不崇拜我”,这样实行效果怎么样?大家肯定对你是佩服,是不是比你凭各种卑鄙手段换来的崇拜、仰望好得多?(是。)起码这是正面的。大家虽然对你有点佩服,但是能不能仰望你?也可能有些人会,但是你得通过一些方式让他们放弃这个做法。你总揭露自己,说,“我也有悖逆,我的悖逆比你们还严重,我还有诡诈,还有邪恶。我那次说话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让你们高看我,别小瞧我”,大家听完后心里不但不小瞧,还更加尊重你了。这是光明正大的实行法,喜爱真理的人才会这样做,不喜爱真理的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果你们心里觉得这样做很好、很荣幸,是神所喜爱的,你向往这么做,你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愿望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应该做这样的人,做光明正大的人、诚实人、从口中察不出谎言的人,做彻底背叛自己的败坏性情、背叛撒但的人,这样才是真正活在光明中的人。你对这样的人有一种向往,有真实的喜爱,你就能喜爱真理,你就能进入真理,就能放下那些属撒但的东西。如果你对自己的存心、目的、野心、欲望、利益还感兴趣,对追求知识、名利、地位还有留恋,这些东西在你心里还留有一席之地,你说“缓缓再说吧,等到我身量合适的时候再说”,这叫放纵自己,不能完全背叛自己。你这么放纵,生命进入就缓慢了,你贪恋肉体享受、贪享地位之福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越加顽固,那你心里属撒但的东西能彻底得洁净吗?你的生命经历还能进深、生命还能继续长大吗?还能达到被神成全吗?你已经陷在肉体的享受里了,地位之福把你捆绑得结结实实,那你还能摆脱得了吗?你就不想摆脱了,慢慢你就成了迷惑人的,那就麻烦了,你的罪就大了。保罗为什么是那样的下场?就是因为他丝毫不追求真理,总追求他的理想、盼望,还想控制神选民都跟随他、效法他,还想借着劳苦作工付代价跟神搞交易,得赏赐、得冠冕,最终受到神的惩罚。如果人走的路与保罗的路完全一样,那就不可救药了,就彻底完了,凡是保罗一类的人都是死不悔改的敌基督。如果只是具备保罗的一些情形,但追求目标跟保罗还有点区别,那你得赶紧悔改,或许还来得及。如果你效法保罗、崇拜保罗,与保罗一模一样,不但是不信派,还想自己当神、当基督,这是不是想与神平起平坐呀?你心里崇拜天上渺茫的神,你想与基督平起平坐,还能把自己的恩赐、知识当成生命,把不正当的追求当成正当的追求,你的追求目标、追求方式越来越接近保罗,越来越完整地吻合保罗的追求,那你就麻烦了,彻底没希望了,不能蒙拯救。你得效法彼得,走追求真理的路,彻底背叛肉体,背叛那些属撒但的东西,你才能有希望蒙拯救。现在,你们对蒙拯救有没有路途了?(不断地揭露自己,放下自己。)首先得先放下个人的存心、目的、野心、欲望,不管是主动追求也好还是消极被动也好,你都得放下这些东西,学会顺服,这是最要紧的。如果临到事你打算这么做,你得先衡量一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脸面地位,那就先停止脚步,把行动的脚步放缓,你得祷告,“神哪,我不愿意这么做,我想背叛,但是我没有力量,求你加给我力量,保守我,制止我作恶的脚步”,不知不觉你就有力量了。人胜罪的能力、背叛肉体的能力、背叛败坏性情的能力有些时候是出于人的心愿、心志,还有喜爱真理的意愿,有些时候得需要神作工,需要依靠神,人是离不开神的。有时你明白真理了,有路可行了,你觉得自己能独立生活了,但临到新的环境你又不知怎么实行了,你还得祷告神、依靠神。人的一生是充满坎坷的,可以说,人永远离不开神,再明白真理也不能离开神。不管人有多少消极的时候、有多少被动的时候,最终还是离不开神的带领、引导。你顺服神的时候越多,你的真理实际就越多;真理实际越多意味着你的生命进入越来越深;生命进入越来越深,就代表你性情变化越来越多了;性情变化多了就是你这个人有身量了,你的身量就代表你的生命进入;你有身量了你就能胜过败坏性情对你的控制、捆绑了,你的胜罪能力强了,心里有力量了,不是只有一个感性的心愿、愿望、志向,不是停留在这个程度上,而是升华了,长大成人了,成为有真理、有人性的人。这就是追求真理的路途,也是追求真理的成果。你们有没有看见方向?能不能看到希望啊?(能。)这是好事。

生命进入是无止无休的事,必须得经历一生才能有所得着、有所变化,即使你走的是追求真理的路,如果你贪恋肉体享受、贪恋地位之福,照样也会跌倒失败的。现在路途是对的,方向你已经找到了,那些不正确的、消极的、反面的、负面的东西你已经分辨得很清楚了,已经跟它有一个界限了,正面的东西你也了解、得着了不少,已经能领会不少、接受不少了,其余就是在对这些错误的、邪恶的、反面的事物与做法有了分辨以后就把它彻底从心里取缔,彻底放弃它、背叛它,然后按照真理的原则去实行,这样就有生命进入了。生命进入其实不难,就在乎你是不是真实喜爱真理。你真喜爱真理,这些反面的东西就打不垮你,你消极软弱一段时间还能继续往前走。你如果不喜爱真理,或者喜爱真理的劲没那么大,只是流于外表形式,有点花费、付出,尽本分能起早贪黑,就是停留在效力阶段,不想达到明白真理进入实际,只满足于能为神花费、没有大的过犯就行了,就停滞不前,这后果会怎么样?那你绝对不会得着神的称许。要想追求真理成功、真正得着生命可不是简单事,必须得放下自己的利益,还得放弃一切不正当的追求,像追求名利、地位,追求得福,或追求得冠冕、得赏赐,这些都必须得放下。如果你真喜爱真理、喜欢揣摩神的话,那么生命进入对你来说就不是难事了,只要明白真理,自然就有路途了,就没有什么难处了。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上一篇: 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下一篇: 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一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六篇

对灵里的事要细嫩,对我的话要注重,真正能够达到把我的灵与人、话与人看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满足我。我曾脚踏万有,纵观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间行走,体尝人间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认识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时注意过我。因我默默无语,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尝…

国度礼歌

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我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我的本体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举起你那得胜的旗帜来为我庆贺!唱起你那得胜的凯歌来传扬我的圣名!地极的万物啊!赶紧洗刷净尽来为我献祭!天宇的众星啊!赶紧归复…

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神现在要得着一班人,就是要得着那些竭力与神配合的,对神作工能顺服的,对神所说的话定真的,对神所要求的能够实行的,这就是在心里有真实认识的,这样的人是被成全的对象,也必能走上被成全的路。那些对神作工没有清楚认识的,也不吃喝神话的,对神话一点不注重的,没有一点爱神的心的,这样的人不能…

第八十篇

每件事都要借着与我有实际的交通,方能得到开启、光照,灵里才能踏实,否则就是不平安。现在在你们中间最严重的病就是把我的正常人性与我的完全神性分割开来,而且多半人都是注重我的正常人性,好像从来就不知道我还有完全的神性,这是亵渎我!知道吗?你们的病就这么严重,若不赶紧挽回,必遭我手的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