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这篇神话你们交通了挺长时间,这篇话讲到什么问题,涉及到什么真理了?(涉及到人信神所走的道路。)讲的话题主要是围绕彼得和保罗所走的道路,是吧?交通了那么长时间,你们肯定都有一些收获,应该得了不少东西。你们得把这段时间所听的道的精华总结出来,然后捋顺头绪,按着这个思路,按着所总结出来的这些重要的东西、重要的线条去经历,这对你们在现实生活中怎么经历神作工、怎么尽好本分、怎样作好见证都有帮助。希望你们总结完之后,你们的生命进入与属灵身量都有一个大的进步。那总结这篇说话中所应该明白的真理实际,是先从保罗所经历的来总结,还是先从彼得所经历的来总结?(保罗。)为什么?(对照保罗失败的原因反省自己,就能知道自己走的路到底是不是保罗的路,然后再去看彼得走的是什么样的路,能有一个追求的方向和目标。)事实上也应该是这样。从保罗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或者保罗所走的道路上吸取教训、总结经验,从中明白保罗所走的路是什么路,为什么神要求人信神走正确的路,正确的路是什么路。如果你能走追求真理的路,就能避免你在现实环境中、在尽本分经历神的作工中走偏路,或打岔神的作工误入歧途,不至于像保罗一样最终落得受惩罚的结局、下场。

现在,咱们就结合保罗的经历来总结一下,在保罗身上,他所走的道路、他信神的方式、他追求的目标方向有几个特点,先从这几方面来看保罗这个人的人性品质与他的性情。通过保罗的生平以及保罗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来看,保罗这个人的性情无非就是几样,狂妄、自是、诡诈、仇恨真理、邪恶,还有凶恶。不管现在人能看到的或者能总结出来的保罗的性情主要有几样东西,如果只说保罗的这些性情,你会不会感觉很空洞?你说到他这些性情的时候,与他的追求、他的人生方向、他信神所走的道路挂钩了吗?你说他狂妄的时候,你有事实吗?你通过什么事看到他狂妄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诡诈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仇恨真理了?如果不说他的追求、他的人生方向、他信神走的是什么路,只总结他这些性情的实质就很空洞,对现在的人来说起不到正面的、有利的作用,只能从保罗的追求观点和他所走的道路来说更合适。怎样认识人的实质,这不是简单事,不是人什么也不做或者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的本性实质,而是要从他平时的流露与他做事的存心、出发点来看,就是从他的追求、他的欲望与他所走的道路来看。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临到神所摆设的环境,临到神亲自对他作一件事,对他试炼熬炼或者对付修理,或者神亲自光照引导他的时候,看他是怎么对待的。神主要就看人这几方面。这几方面都涉及到什么?涉及到一个人做事、生活、为人处世的原则,还有他追求的方向、目标与他所走的道路,他是如何活着的,他是凭什么活着的,他生存的根基是什么,涉及到这些了。所以说,如果避开这些只谈他的本性实质,谈得再多、再全面,那也很空洞。要想从保罗的各方面来看他的实质,使现在的人得到帮助或者借鉴,就得先总结他这个人所走的道路、他的追求目标、他的生存根基以及他对待神的态度,从这几方面来解剖他的各方面性情是不是就有根据了?这样交通、总结,一方面能对保罗这个人看得更透,另一方面,主要是为了使现在的人在面对神的拯救、神的主宰时,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应该怎么追求真理能够避免走保罗的道路,能够避免保罗受惩罚的结局,这样果效最好。

从保罗所有的表现中,应该能够看出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完全能够概括出他这个人追求的方向、目标、源头、动机是错误的,是悖逆神、抵挡神的,是神所不喜悦的,也是神所厌憎的。保罗的第一条主要表现是什么?(用劳苦作工换取冠冕。)你们通过什么看到他有这个表现、情形呢?(通过他说的话。)就是通过他的至理名言。通常至理名言是正面的东西,对有心志、有愿望、有志向的人是有帮助、有益处的,能起到鼓励、促进作用,但保罗的至理名言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保罗的至理名言也有不少,比较著名的一句是什么?(“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句话代表保罗哪方面的本性实质?用真理应该怎么定性?(狂妄自是,还有与神搞交易。)是狂妄本性支配他说出了这句话,没有冠冕不跑路,没有冠冕不作工,没有冠冕甚至神都可以不信。保罗流露出来的这个表现、情形,现在的人听了这么多道应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你们能不能定性?所谓总结就是要定性,定性出来的话就是真实认识。你能准确地定性才能证明你把这事看透了,你定性不了,只会学说别人定性的话,那就证明你没有真实认识。保罗当时能说出那样的话是出于什么心态、什么情形?是什么存心促使他那么说的?从中看见他这种追求的实质是什么?(为了得福。)因着有得福存心支配,他才这么跑路花费、这么付代价,这是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是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刚才你们解剖说这是搞交易,那这代表保罗的什么态度?现在要总结的是保罗对冠冕、对得福、对信神最真实的态度是什么,不是总结保罗是不是在跟神搞交易、是不是真信神的。你们再说说。(不喜爱真理,轻慢。)这不是态度,这都是性情里的东西,现在说的是他的态度。(贪婪。)这和有得福存心、有欲望是一样的,是本性实质里的东西。什么是态度?比如,我说人总吃辣的东西对胃不好,人就回答说:“我知道吃辣的不好,但我喜欢吃辣的呀!我要是不吃辣的能吃什么呢?”我说:“为了你身体好,你只要不吃辣的,每顿饭我给你五块钱买别的东西吃。”他听了挺高兴,说:“那行!那我就不吃辣的了。”交易达成了,他也守住了。他能控制自己不吃辣的是为了什么?其实是为了钱。如果不给他钱,他就守不住了,还会照样吃辣的。他不吃辣的是为了得利,是为了钱,这就是他的态度,这就是人内心深处隐藏的东西。他不吃辣的是不是为了实行真理?是不是为了听话?是不是为了讨神的喜悦?(不是。)都不是。他不吃辣并不是为了实行真理,也不是为了身体健康克制自己,他就是一种糊弄、应付、交易、讨好的态度。但是,一旦他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得不到钱了,他该怎么吃还怎么吃,甚至变本加厉。举这个例子也可能不是很贴切,但拿这个例子来与保罗对号,跟保罗哪方面相似?(跟保罗为了得福与神搞交易相似。)保罗把打美好的仗、跑路、作工、花费,甚至浇灌教会,所有的这一切都当成换取公义冠冕的筹码与途径了,所以他无论是吃苦也好、花费也好、跑路也好,无论受多少苦,他心里唯一的目标就是得着公义的冠冕。他把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当成信神的正当目标了,途径就是受苦、花费、作工、跑路。他外表这一切好的行为都是做给人看的,他是用外表的好行为来换取最终的福气。这是保罗的第一大罪状。

从保罗的所说所做、所流露的,以及他跑路作工的存心目的与态度来看,这里面有没有一点儿合乎真理的东西?(没有。)他里面没有一点儿合乎真理的东西,没有一点儿是按照主耶稣所教导的去行的,那他反不反思?(不反思。)他从来不反思,也不寻求,那他根据什么觉得自己认为的是对的?(观念想象。)这里面有个问题,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想象当成自己终生追求的目标呢?他难道从来就不琢磨“我这么想对不对呀?别人都没这么想,就我自己这么想,这是不是有问题呀?”他不但不这么怀疑,而且把他的心里话写成书信发给各教会,让所有的人都传看。这是什么性质?这里有个问题,他自己所认为的东西到底是否合乎真理,他为什么从来不质疑,也不寻求真理,而且也不用主耶稣所说的话来对号,而是把自己所想象的、观念当中所认为对的东西当成自己的追求目标了,这是什么问题?他把自己所想象的、所认为对的东西当成真理了,当成追求的目标了,这是不是太狂妄自是了?那他的心中还有神的地位吗?他还能把神的话当成真理对待吗?他如果不能把神的话当成真理,那他对待神的态度又是什么呢?他自己是不是也想当神呢?否则的话,他不会把自己思想里、观念中想象的事当作自己应该追求的目标,也不会把自己观念想象的事当作真理来追求。他认为自己所想的是真理,是合乎真理的、是合乎神心意的,而且还把自己所认为的对的东西传讲、灌输给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让人都遵守他所讲的这些谬妄的话,用他的这些谬妄的话来代替主耶稣的话,来见证他活着就是基督。这是不是保罗的第二大罪状?保罗这问题太严重了!

历世历代类似保罗这样的人有很多,为什么把保罗拿出来当典型呢?因为他被记载到圣经中了,他说的那些谬论、邪说还有他本人对所有基督教的人影响太大了,可以说是杀伤力太大了,被他迷惑、毒害的人太多了,不但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而且毒害人太深了。深到什么程度?(所有基督徒都把他当成标杆,都效法他,把他的话当成神的话去实行。)你如果交通基督的话、交通神的话没人当回事,你如果交通保罗说什么了,人马上竖起耳朵听,这是怎么回事?(把他当基督了。)把保罗当成基督了,保罗就在人的心中取代了主耶稣基督的位置了。这是不是罪大恶极啊?(是。)保罗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敌基督!他说话的存心太明显了,他的阴险、他的目的都明显暴露了,他的实质太阴险、太恶毒了,性质太严重了!所以不得不拿出来解剖,不解剖人总受他迷惑。但是,要解剖还得让他这个反面教材对现在的人起到更好的作用。刚才总结了两条保罗的罪状,第一条是什么?(保罗把作工、跑路作为换取冠冕的筹码,把得福、得冠冕当作正当的追求目标。)对了,把这些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这是保罗最大的问题。本来是一场带着悖逆、带着邪恶本性的交易,但是保罗却把它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了,这是最严重的问题。第二条是什么?(保罗把自己的想象、自己观念中认为对的东西当成真理,从不反思、从不寻求,还迷惑人,让弟兄姊妹都去遵守他的话、持守他的谬论,让人都把他当基督对待。)这一条挺严重。先把这一条一条都记准了,都总结完之后就该对号入座了。咱们讲一个话题就得先讲这方面的真理,然后对号入座。解剖保罗的这些表现,对每个人来说,一方面是警戒,另一方面就是应该选择正确的路,然后找到准确的实行路途,避免再走保罗的路,这就完全达到果效了。

保罗还有一条严重的罪状,就是他作工完全是根据他的头脑素质、根据他的知识文化、根据他的神学知识理论,这是涉及到他本性实质的东西。你们也得总结总结,看看他对待这些东西的态度是什么,这一条也很关键、很重要,是人需要明白的。你们揣摩揣摩,这一条涉及保罗的哪些表现,从他这些表现当中看见他的本性实质是什么,看清楚他内心深处到底注重的是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存心目的就是他走错误道路的根源,这是最应该认识清楚的。保罗的恩赐都有哪些东西?(律法时代那些圣经知识他掌握得很多。)那时候只有旧约圣经,保罗熟读经文,圣经知识很渊博,就像现在的神学教师、牧师、讲道人、神父一样,可能他比这些人的神学知识还丰富,这是他后天所学的东西。保罗这个人先天具备什么?(具备天资。)保罗天资聪明,口才好,能说会道,说话不怯场。咱们现在重点说他这个人的天资、恩赐、聪明、才智,还有他后天所学的知识。他这个人的口才好代表什么?他有哪些流露、哪些表现?他喜欢夸夸其谈,不断地翻说高深的属灵道理、理论、知识,还有大家常讲的名章名句。保罗所谈的这些东西的性质用一个词概括是什么?(空洞。)空洞的话对人有没有造就?人听完之后当时感觉身强力壮了,但过了一会儿又没劲了。你看,保罗所讲的这些东西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是你总摸不着边际,在他所说的这些理论当中,你找不着一条实行的路,找不着一个实行的方向,找不着一个准确的能让你在现实生活中运用的东西,或者理论也好,或者根据也好,都没有。所以说,他所讲的这些宗教理论、属灵道理都是空洞的、不实际的。保罗讲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有的人说:“他总讲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多笼络人,让人高看他、崇拜他,取代主耶稣的位置,然后多得人,得的人多这不就能得福了吗?”这是不是咱们要讲的话题?(不是。)一个没经过修理对付、没经过审判刑罚、没经过试炼熬炼的人,他有这样的恩赐,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他就能这样显露自己,他有这样的行为表现太正常不过了,咱们不追究这事。咱们追究的是什么呢?是他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他做这事的根源、动机,是什么促使他能这么做。他所讲的所有的这些东西,不管今天来看是道理也好,是论调也好,是神学知识也好,是他天生的恩赐也好,或者是他自己理解的东西也好,总的来看,保罗最大的问题是他把所有的这些出于人意的东西当成真理了,所以他才敢理直气壮地、毫不掩饰地用这些神学理论去笼络人、教导人,这是问题的实质所在。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严重。)他把哪些东西当成真理了?一个是他天生的恩赐,还有他后天所学的知识、神学理论。神学理论是从老师那儿学来的,从经文里读来的,还有他自己理解的、想象的,他把凭人意理解的这些观念想象都当成真理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还有比这更严重的问题。他把这些东西都当成真理了,他那时候认为这些东西是真理吗?他对真理有没有概念?(没有。)那他把这些东西当成什么了?(当成生命了。)他把所有的这些都当成生命了,他认为能讲多少道、能讲多高的道,生命就有多大。他把这些当成生命了,这事严不严重?(严重。)这影响到什么了?(人信神所走的道路。)这是一方面。还有什么?(他觉得有了这些就能蒙拯救进天国了。)还是跟得福有关,他认为生命有多大就有多大的把握进天国、上天堂。上天堂还有什么说法?(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他进天国的目的就是要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但这还不是他最终的目的。他最终还有一个目的,在他的话里有,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他说他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处,这话是什么意思?死了还能成神吗?这野心多大啊!这个问题太严重了!那咱们解剖保罗有错吗?一点儿都没错。保罗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自己的恩赐、后天所学的知识当成生命,这是他的第三大罪状。保罗这三条罪状,不管从哪一条中都能看到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在每一条里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的特征都是暴露无遗的,一点儿隐藏都没有,都能代表他这个人的本性实质。

咱们再接着看保罗身上几条最关键、最严重、最有代表性的问题。保罗写的书信中,他常用的惯用语是什么?你们查查圣经原话是怎么说的,咱们作一下分析、解剖,看看保罗心里存的到底是什么,神为什么对待他是厌憎、是恨恶。保罗这样有名的人物,这样一个对当初教会的工作有那么大贡献的人,为什么最终是受惩罚的结局呢?在神心中对他这样的人是怎么评价的,神是怎么看的,神为什么会对他有这些评价、定论,神最终给他这样的定性与结局是根据什么,把这几条列出来,让人都能看见他抵挡神的事实,而不是认为他被无故定罪。人不明白真理的时候,最容易看外表给人下定义。看外表下定义的根据是什么呢?一方面是传统文化、社会教育,另一方面是家庭教育,还有是非对错、黑白的理念与概念,再一方面就是学校的教育,这是整个撒但的教育体系。撒但给人灌输这些东西的后果就是让人随着自己的观念喜好定性这是好的、那是不好的,这是对的、那是不对的。人所有的这些定性的根据是什么?其实就是根据撒但的理论、撒但的哲学,人的这些根据绝对不是从神那儿来的,不是从真理那儿来的。所以说,败坏人类无论怎样定性一个人或者一个事物都是错误的,都与真理没有关系,都是不合神心意的,都是与神、与神的话无关。神定论一个人或者一个事物是根据神的性情、根据神的实质。那神的实质、神的性情是什么?是真理。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发表,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神定论所有的万物、人所能接触到的人事物都是根据真理,神定论一个人是根据这个人的本性实质、这个人所做事情的出发点、他所走的道路,还有他对正面事物的态度、对真理的态度,神是根据这些定的。神定论万事万物的结果是根据真理,撒但定性万事万物的根据是什么?(撒但的逻辑。)是根据撒但哲学、撒但逻辑,与真理正好是相反的。整个人类被撒但败坏了,人没有真理,人代表撒但,是撒但的化身,人定性一切东西的根据是撒但哲学、撒但逻辑,那人所定性一切东西的结果是什么?结果正好与真理相抵触,与真理相反。保罗在书信中常用的惯用语你们找没找到?念念。(“奉神旨意,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林前1:1〕)你看,保罗对神、对基督的排位是这样的,“奉神旨意,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保罗是第几位?(第三位。)在他心目中,第一位是谁?(神。)第二位呢?(主耶稣。)耶稣基督。第三位呢?(保罗他自己。)是他本人,是他自己。“奉神旨意,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这是保罗常常用到的一句话,这句话所涵盖的信息挺多。首先,我们知道保罗是主耶稣基督的使徒,那在保罗来看,主耶稣基督是谁?是次于天上的神的一个人子。无论他口称主耶稣基督是夫子也好、是主也好,在他来看,地上的这位基督不是神,而是一个人,是能给人一些教导、能让人跟随的一个人。保罗做了这样一个人的使徒,那这个使徒的功能是什么?传福音、走教会、讲道、写信。他认为他做这些事是代替主耶稣基督做的,他心里的意思就是,“你走不到的地方我帮你走,你不想去的地方我就替你去看看”,在保罗的心里使徒就是这样的概念。保罗心里的排位就是,他是普通的人,主耶稣也是普通的人,他跟主耶稣基督是平等地位的人类,在地位上没有实质性的差异,也没有身份上的差异,更没有职分上的差异,只有名字、年龄、家庭环境背景不同,外表的恩赐、知识有差距,其他的,在保罗心中主耶稣基督跟他是一样的,都可以称为人子,只不过现在他仅次于主耶稣基督是因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行使主耶稣基督的权力,奉主耶稣基督差遣走教会、作教会的工作,这是保罗认为的自己这个使徒的地位、身份,他是这样领会的。另外,“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前面有两个字——蒙召,从这两个字就看到保罗的一个心态,他为什么用“蒙召”与“奉神旨意”这六个字呢?他认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不是主耶稣基督呼召他的,他心里认为,“主耶稣基督没有权力命令我做什么事,我不是奉他的命令,我不是给他做任何的事,而是奉天上神的旨意,我与主耶稣基督一样”。这里又点到一个信号,保罗认为主耶稣基督跟他一样都是人子,“蒙召”与“奉神旨意”这六个字就把他内心深处对主耶稣基督身份的否定、怀疑都显露出来了。他说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因为奉神的旨意,神告诉他了,他是神命定、神设立的,他是蒙神的召唤、奉神的旨意做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在他心中他与主耶稣基督是这样一层关系。这还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最严重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他认为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是奉神的旨意,不是奉主耶稣基督的旨意,不是主耶稣呼召的,而是天上的神让他这么做的,没有任何人有权力、有资格让他做主耶稣基督的使徒,只有天上的神有,他是直接受天上的神引导。这里面有一个什么信号呢?就是在保罗内心深处,天上的神是老大,他是老二,他把主耶稣放在哪儿了?(与他同等位置。)这就是问题。他口称主耶稣为基督,但他不认识基督的实质是神,不知道基督与神的关系。不知道这个关系,这问题就很严重呀。这个问题严重在哪儿呢?(他不承认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神,否认主耶稣。)对,这很严重。他否认主耶稣基督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神从天来到地的肉身、就是神所化身成的肉身,那言外之意是不是否认地上的神的存在?(是。)他连地上的神的存在都否认了,那主耶稣所说的话他能承认吗?(不能。)他不承认还能接受吗?(不能。)主耶稣的话他不接受,主耶稣的教导他不接受,主耶稣基督的身份他也不接受,那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他能接受吗?(不能。)他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作,不接受主耶稣基督是神这个事实,这还不是问题最严重的地方。最严重的地方在哪儿?两千年前,主耶稣来在地上作了一步最大的工作——恩典时代的救赎工作,道成肉身成为罪身的形像被钉在十字架上,作了全人类的赎罪祭,这工作大不大?(大。)这是救赎全人类的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在保罗那儿就硬给否了。他否认主耶稣作的救赎工作是神自己作的,就是否认神已经作成的救赎工作这一事实,这问题严不严重?太严重了!主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事实,他不但不寻求认识,反而不承认,不承认那就是否认。他不承认是神被钉十字架救赎了全人类,也不承认神作了人类的赎罪祭,言外之意就是不承认整个人类在神作工之后已经被救赎了,已经罪得赦免了,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没有罪得赦免,主耶稣救赎人类这个事实他不承认,在他那儿全部抹杀了,这才是最严重的。刚才提到保罗是这两千年以来最大的敌基督,这个事实已经显明了。如果没有圣经记载下来的这些事实,神就说他是抵挡神的、是敌基督,人能相信吗?绝对不会相信的,幸亏圣经把保罗这些书信都收录在里面了,有这些书信的事实证据在这儿放着,要不然我这么说就口说无凭,你们可能也不服。现在把保罗这话拿出来一看,主耶稣说了那么多的话,在保罗那儿当成什么了?他认为主耶稣说的这些话连他的一句宗教道理都不如,所以主耶稣走了以后,保罗虽然传道、作工、讲道、牧养教会,但他从来不传讲主耶稣的话,更不实行、经历主耶稣的话,他所传讲的都是他对旧约圣经所领受到的话,都属于过时的话、空话。这两千年来,所有信主的人都是根据圣经,接受的都是保罗那些空洞的理论,结果被他蒙蔽两千年。现在你如果到宗教里说保罗不对,他们就会抗议、不服,因为他们都崇拜保罗,保罗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祖师爷,他们是保罗的孝子贤孙。他们被迷惑到什么程度了?他们已经跟保罗站在同一战线上共同对抗神了,他们与保罗有一样的观点、一样的本性实质、一样的追求法,彻底被保罗同化了。这是保罗的第四大罪状。保罗否认主耶稣基督的身份,否认神在律法时代之后作的恩典时代的工作,这是最严重的,而且他把自己跟主耶稣基督划分为一类,这个也很严重。保罗生活在那个年代,他遇到了主耶稣基督,但他没有把主耶稣基督当成神,而是当成一个普通的人来对待,就是当成人类中的一分子来对待,当成与败坏人类有一样本性实质的一个人来对待,他根本就没有把主耶稣当成基督,更没有把主耶稣当成神,这事是很严重的。那保罗为什么会这么做呢?(他不认识道成肉身的神有神的实质,所以他没有把主耶稣基督当神对待。)(他没有把主耶稣的话当成真理,没有看到主耶稣基督是真理的化身。)(他名义上是信主耶稣,其实他信的是天上渺茫的神。)(他不寻求真理,所以就不能发现基督就是真理、生命。)再接着说。(保罗说他活着就是基督,他想成为神,取代主耶稣。)说的都符合事实,保罗的这些表现、这些罪状一条比一条严重。

咱们再分析分析保罗说的“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这句话。这话来头不小,看他这话的用词——公义的冠冕,一般用“冠冕”就不错了,谁敢用“公义”这个定语来定义冠冕呢?唯独保罗就敢用这个词。他为什么用这个词呢?这个词有出处、有讲究,他说话含义深啊!有什么含义呢?(用这话要挟神。)要挟这是一方面,肯定有交易的存心,带着跟神讲条件的性质。还有,他总传讲公义的冠冕,这有没有目的?(他想误导人,让人觉得如果他得不着冠冕的话,神就不公义。)这带点煽动、迷惑的性质,这涉及到保罗这个人的野心欲望。为了最终能实现、满足自己得着公义冠冕的欲望,他用了一种手段,就是到处传讲。他传讲这话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煽动、迷惑人,就是给听的人灌输一种思想,“像我这么花费、跑路,像我这种方式追求,就能得着公义的冠冕”。这样让人听完之后,就很名正言顺地感觉像他这样的人得着冠冕那才是神的公义,人都得像他这样追求跑路花费,不能听主耶稣的,他就是标杆、就是主,他就是人行路的方向、目标,按着他所做的去做就能得着和他一样的冠冕、结局、归宿。这一方面是煽动、迷惑人,另一方面,他有一个最恶毒的目的,从他内心深处来说,“万一这个冠冕我得不着,是我自己想象的,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那所有信基督的人,包括我,都信错了,地上的神根本不存在,我也否认你天上的神的存在,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言外之意就是,“我要是得不着这个冠冕,不但弟兄姊妹会否认你,所有我煽动过的人、知道这话的人我都让你得不着,也让他们得不着你,同时我也否认你天上的神的存在,你不公义。我保罗都得不着冠冕,别人谁都不应该得!”这就是保罗的恶毒之处。这是不是敌基督的行为?这就是敌基督恶魔的行为:煽动、迷惑、蛊惑,还有公开与神叫嚣、对抗。在保罗内心深处认为,“我要是得不着冠冕,神就不是公义的;我得着冠冕了,这个冠冕才是公义的冠冕,神的公义才是真正的公义”,他的“公义冠冕”是这么来的。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公开煽动、迷惑跟随神的人,同时借用这种方式来公开与神叫嚣、对抗,这种行为土话叫造反。这是什么性质啊?他所说的这些话外表看文绉绉的,没有任何的问题,很正当,得公义冠冕、得福,谁信神不是为了这个?就是没什么素质的人信神起码也是为了进天堂,哪怕当个扫地的、看大门的也行,信神的人有这个存心、目的也可以说是正当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保罗的目的不是仅仅为了这个,他在这事上做了很多的功课,费了很多的力气,也做了很多的文章,保罗说这些话就把他内心深处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和恶毒的本性暴露出来了。当初,保罗的名气那么大,那么多人崇拜他,他到处传讲这些理论、高调,到处传讲他的观念、想象,还有他从知识学来的、头脑推理出来的那些东西。他到处去传讲这些东西,这对当时的人影响得有多大,给当时的人内心深处得带来多大的毒害!还有,对后世能从他的书信当中领会到这些的人的影响得有多大,看过他这些话的人多长时间都除不掉这些东西,中毒太深了!深到什么程度呢?有一个现象出现了,就是“保罗效应”。什么是“保罗效应”呢?在宗教里有这样一个现象,人受保罗这些思想、观点、论调还有他流露的败坏性情的影响,尤其是有些人家里几代人都信神,是基督徒世家,他们说:“我们家世代信主,也不随从世界潮流,脱离了世俗,撇家舍业为神花费,所做的一切都与保罗所行的一样,我们这些人要是得不着冠冕、进不了天堂,到神来的时候,我们跟神打官司去。”有没有这种论调?(有。)而且这股风的势头还不小。这股风是怎么来的?(保罗传讲的。)就是保罗种下的这个毒瘤产生的恶果。保罗若是不这么煽动,不总说“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我活着就是基督”这话,现在的人没有那个时代的背景,根本就不懂这些事,即使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胆,完全是保罗给鼓动、煽动的。如果有一天得不到福气,他们就胆敢公开跟主耶稣叫板,还要到三层天上跟主打官司,这是不是宗教界要造主耶稣的反了?可见,宗教界受保罗的影响太严重了!讲到这儿,保罗的第五条罪状是不是就可以定论了?总结保罗说的“公义冠冕”的来源,这里面的文章在“公义”这两个字上,他为什么提“公义”呢?在地,他是为了煽动、迷惑神的选民与他有共同的想法;在天,在神那儿,他想用这两个字来要挟神、与神叫嚣:这是他的目的。虽然他嘴里没说出来,但他与神叫嚣的目的与势头已经在这两个字上表露无遗了,已经公开了,这都是事实。根据这些事实,只用狂妄、自是、诡诈、不喜爱真理就能概括出保罗的本性实质吗?(不能。)概括不出来。现在把这些事实拿出来解剖、分析、定性,就把保罗的本性实质看得更清楚、更透彻了,这就是根据事实分析实质所达到的果效。保罗跟神叫嚣不是背地里有点小情绪、有点悖逆性情或者不能顺服,这就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流露的问题了,而是上升到公开地在书面上、在公共场合用各种方式来煽动、迷惑人,让所有的人都起来群情激愤地、共同地与神对抗、叫嚣。他不但自己跟神叫嚣,而且煽动所有的人来与神叫嚣,这何止是狂妄,这是恶魔啊!这一条比上一条更严重了。越说越严重是好还是不好?(好。)好在哪儿?(对保罗更有分辨了。)你有分辨了,你就能把保罗这个人的各种表现、败坏流露与本来面目彻底挖掘出来看清楚了。这就达到目的了吗?(没有。)咱们把所总结出来的每一条表现和它的中心内容、主题、实质与身边所有的人,包括你自己都对号入座,把自己所走的道路、把自己的实质跟保罗到底有多大区别都看透了,这就完全达到果效了,也就达到咱们解剖保罗的目的了。有的人说:“保罗追求公义冠冕的表现在我身上没有。”你没有这么严重的表现、实质,但是在他这个实质上你也有份,他有这样的表现,你也有这样的情形,他的这个表现可以说是十分或者十二分,你有几分?(也有七八分。)他是时时刻刻地流露,时时被这些东西充满,你不是时时刻刻地流露,也是时常地流露。你这一生当中也可能有一半时间都在做这样的事,都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尤其是神试炼你的时候,神的作工不符合你观念的时候,神对付你的时候,神给你摆设的环境不能如你意的时候,你可能就会产生这样的情形,你就会与神叫嚣、对抗。那时候,咱们分析保罗的这个煽动、迷惑人的表现可能对你就起到作用了。为什么能起到作用呢?就是现在你心里认识到了保罗这些表现的性质是多么严重,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败坏性情流露,而是与神对抗的恶魔的本性实质,当你产生这样的情形时,你就知道这个问题是多么严重,你应该回头,应该悔改,应该放弃这种不对的情形,从中走出来,寻求真理,寻求顺服神的道路,这才是真正的人应该走的道路,是受造之物应该守的法则。这么交通对人是有帮助的。

保罗还有一句至理名言是什么?(“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他不承认主耶稣基督这个身份,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在地上活着,不承认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化身这个事实,反倒自己当起基督了,这恶不恶心?(恶心。)这事恶心,这个问题的实质也很严重。在保罗心中,基督到底是谁?基督的身份到底是谁?他怎么那么喜欢当基督呢?如果在他心中基督是一个很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或者是一个很渺小的人,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色,没有什么能力,没有什么高贵的身份,也没有什么超乎常人的本事、本领,在这种情况下,他愿意当基督吗?(不愿意。)肯定不愿意。他觉得自己有学问,不甘心做普通人,只想当超人、伟人,出人头地,他怎么能愿意当一个人看不起眼的基督呢?那他心中的基督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角色?有怎样的身份、地位,表现出怎样的权柄、能力与气势,才可以是基督?这里暴露出保罗心中对基督的想象、认知,也是保罗心中定义的基督,所以他才有野心、欲望想当基督。保罗想当基督这里面有一定的理由,这在保罗的书信中也流露出一些。咱们就分析几件事。在主耶稣作工期间,主耶稣作了一些事代表主耶稣基督的身份,这是保罗眼中所看到的基督这个身份的一个象征、一个概念。哪些事呢?(显神迹奇事。)对了,就是给人医病赶鬼,显神迹奇事、异能。即使保罗承认主耶稣是基督,也只是因着主耶稣所显的神迹奇事,所以在保罗传讲主耶稣的福音时,他从来不传讲主耶稣所说的话、所讲的道。在保罗这个不信派的眼中,基督能说那么多话、讲那么多道,能作那么多工,能有那么多人跟随,这给主耶稣带来一种身份、地位的荣誉,无限光荣、无限高尚,让主耶稣的地位在人中间显得特别尊贵、特别高大,保罗看到的是这个。从主耶稣基督所作工作的这些表现、流露还有他的身份实质上,保罗看到的不是神的实质,不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不是神的可爱之处、神的智慧,他看到的是什么?拿现代人的话来说,他看到的是一个名人的风采,他盼望做主耶稣的粉丝。当主耶稣说话、作工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听,那是何等的荣耀啊!这是保罗心里盼望已久的,他羡慕这一刻的来到,他就盼望有一天也能像主耶稣那样滔滔不绝地讲道,而且有那么多人都用羡慕、渴望的眼神注视着这个人,就盼望跟随这个人,这种气势令他折服。其实,他不是真正地折服,而是羡慕这种被人仰望,被人瞩目,被人崇拜、高看的身份与气度,他羡慕的是这个。那这个怎么能达到呢?他认为这不是主耶稣基督的实质与身份达到的,而是主耶稣基督的这个名称达到的。所以,保罗太盼望自己能成为有基督名称的这样一个人物、一个角色。要成为一个这样的角色,他是不是也下了很多功夫?(是。)他下什么功夫了?就是各处讲道,甚至也行异能,最后他给自己定性一句话来满足自己内心的野心欲望,他是怎么定性自己的?(“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活着就是基督,这是他主要要达到的,他主要是想当基督。保罗想当基督,这与他个人的追求、所走的道路有什么关系?(他崇尚权势,追求让人高看。)这是理论,得说点事实。保罗想当基督是有实际表现的,不是单凭他的一句话就给他定性的。从他的做事风格、方式、原则就能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围绕他想当基督这个目的做的,这就是保罗为什么说这么多话、做这么多事的根源、实质。保罗想当基督,这对他的追求、对他人生的道路、对他的信仰是有影响的。影响的表现有哪些呢?(保罗作工讲道处处显露自己、见证自己。)这是一项,保罗处处显露自己。他把自己受哪些苦、怎么做事、有什么存心都表明给别人,让人听了觉得他太像基督了,真想称他为基督,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如果真有人称他是基督,他会不会否认?会不会回绝?(不会。)绝对不会,他心里肯定美得乐开了花。这是影响到他的追求的其中一方面表现。还有什么?(写书信。)对,写点书信流传万世。在保罗的书信中,还有在他的作工中,在他牧养教会的过程中,他从来不提主耶稣基督的名,从来不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也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的名,他常常这样作工、说话带来的反面效果是什么?会对跟随主耶稣的人有什么样的影响?让人否认主耶稣基督,他来取代。他恨不得人家说“主耶稣基督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们就信保罗基督”,这样他才高兴呢,这是他的目的,这也是他追求目标的其中一项。一个是作工方式,夸夸其谈、高谈阔论,让人从中看到他作工作多有能力、多有说服力,对人帮助有多大,带有一种气势,似乎是当初的主耶稣基督的再现。另外,他从来不高举主耶稣基督,更不高举主耶稣的名,也不见证主耶稣基督所说的话、所作的工作与给人带来哪些益处。他有没有讲过人当悔改的道?更没有。主耶稣基督所作的工、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各项真理保罗从来不传讲,在他心里是否认的。他不但否认主耶稣基督所说的话、所教导人的真理,反而把他自己所说的话、所作的工、所教导人的当成真理来取代主耶稣所说的话,让人把他的这些话当成真理实行、遵守。保罗的这些表现、流露都是受什么指使的?(想当基督。)是受想当基督的存心、欲望与野心指使的。这就与他的实行、追求结合上了。这是保罗的第六条罪状。这一条严不严重?(严重。)其实哪一条都挺严重的,都是死病。

现在交通保罗的第七条罪状,这一条更严重。保罗在蒙主呼召之前是犹太教的人,犹太教就是信耶和华神的。信耶和华神的人对神的概念是什么?就是耶和华神带领他们的祖先从埃及走出来到迦南美地所经历的那些事,耶和华神怎么向摩西显现,怎么给埃及降十灾,还有用云柱、火柱带领他们,颁布律法……所有的这一切对当时犹太教的人来说是想象、观念、传说还是事实?对当时的神选民、真实的跟随者这部分人来说,他们相信、承认天上的神是存在的、是真实的,他们认为“神造人类的事实是真实的,不管这个事实的年代有多远,它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不但要相信,而且要肯定,还要传扬这一事实,这是我们的责任与义务”。但对于另一部分不信派来说,他就认为这些事可能是一种传说,没有人去验证,也没有任何人去追查这些事到底是真是假,他就是半信半疑。当他需要神的时候,他希望神是真的,能够实现他的追求或者他的祈求、渴望;当他希望得到什么东西而祈求神的时候,他希望这位神是存在的。这仅仅是把神当成一种精神支柱,看不见神拯救人的事实,也不接受神所发表的真理,这就不是真实信神了,已经是不信派了。最次的一种人是什么表现?只在教堂里事奉神,也献祭,也守各种仪式,甚至也相信各种传说,但是在他心里没有神,他观念想象中的神是渺茫的、空洞的。这种人信奉什么?就是唯物论,他只相信看得到的东西,至于那些传说中的东西、渺茫中的东西,或者手摸不到、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的所有灵界的东西,在他来看都不存在。有些人说,“那看不到的东西,像微生物的存在,他相不相信?”这个他绝对相信。对科学,对电子、微生物、化学的东西,他绝对相信,不信派相信这些比相信什么都真,这就是真正的唯物论者。咱们说这些的目的就是分析这三种人:真信的,半信半疑的,还有根本不相信有神的唯物论者。有些人说:“到底有没有神?神在哪儿啊?神到底什么样啊?据说神在三层天。那三层天到底多高、多远、多大啊?还说有天堂,天堂里铺着金砖碧瓦,还有黄金墙,哪有那样的好地方呢?那是没影儿的事!据说律法时代神曾经向他的选民颁布过律法,律法的法版也在,那可能都是传说,都是统治阶级用来统治下面的民众的。”这部分人对神的相信是真实的还是假的?(假的。)他们不相信神是真实存在的,也不相信神造人、神带领人类到现在是事实。那为什么他们还能在教堂里事奉呢?(他们把事奉神当成了职业、饭碗。)对了,就是当成了职业、饭碗。那保罗是哪种人呢?(第三种人。)这就跟保罗的本性实质有关系了。保罗喜欢高谈阔论,喜欢空洞的东西,喜欢想象、渺茫的东西,喜欢那些高深莫测、摸不着边际的东西,他喜欢钻牛角尖,偏执、偏谬,这样的人是非人类,他就是这类人。从保罗的性情、本性实质还有他的喜好、愿望、追求、志向上来看,他虽然在教堂里事奉,虽然拜在名师的门下做学生,但他所学的那些知识只是他用来满足自己的欲望、野心、虚荣心,或者让自己能够在社会上有饭碗、有身份、有地位的一种工具。从保罗的本性实质与他个人的追求上来看,他对耶和华的信有几分?他的信不是一个承诺,而是一句空话,他就是个不信派、无神论,是个唯物论者。有些人说:“既然保罗是个不信派,那他为什么又做了主耶稣基督的使徒,传扬恩典时代的福音?”你们说说,他为什么能走这条道路,是受什么指使的?哪件事是他的转折点让他充当了这样的角色,让他这个不信派也能走这样的道路,也能有转折?这个转折指什么呢?就是保罗在大马色路上被击杀,这是他人生中的转折。转折有两种。一种是他从不信转到相信神确实存在,因为他当初迫害的主耶稣在大马色路上向他显现了。他口称“主啊!你是谁?”其实,他内心深处是不相信有这位主也不相信有这位神的,但是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主啊!你是谁?”主耶稣说什么?(“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9:5〕)主耶稣说了这句话,那一刻保罗证实了一个事实:有一位他从来没见过的、他想象不到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的主现身了。怎么证实比他想象得厉害呢?就是在他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他认为绝对不是神的那个耶稣来到他面前了。主耶稣的能力有多大?当他的眼睛临到大光被刺瞎的时候就证实了。那他能不能证实主耶稣就是神呢?(不能。)为什么不能?(他本来就不相信有神。)对了,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现在你们心里有信、有根基,如果神向你显现的时候,即便只是神的声音或者神的背影向你显现,神跟你说话,叫你的名字,你会证实一个事实:这就是我信的神,我看见了,我听到了,神临到我了。你会证实,因为你心里有信,你盼望这一刻,你不害怕。但保罗心里是这么想的吗?(不是。)他心里从来没有信,他心里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恐惧。)他怕了,因为这一位能击杀他,能要他的命啊!这比他看不到的地狱更让他恐惧、害怕,他吓破胆了。在他心中对神没有任何的信,可以说,他对神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当初主耶稣作工作,无论是显神迹奇事还是讲道,无论有多少人跟随,有多大的气势、多大的场面,在保罗心中主耶稣无非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他瞧不起主耶稣,不把主耶稣放在眼里。如今,他所瞧不起的那个普通的人子站在他的面前,不再是一个普通人的肉身,不是只有声音,那是光柱啊!对他来说,那是几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刻,那光刺眼哪!神是怎么击杀保罗的?当神临到保罗的时候,保罗一下子就瞎了,赶紧仆倒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他自愿的、主动的,还是已经预备好了?(不是,他根本就受不了。)人是肉体凡胎,根本就受不了。神真临到你了,就不是你看到的主耶稣当时那个普通的肉身了,那么和蔼、那么卑微、那么普通,有血有肉,你看着不起眼,就不放在心上,神真临到你的时候,就是不击杀你你也受不了啊!在保罗内心深处,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临到我的就是那个当初我逼迫的、我瞧不起的主耶稣,这个大光太厉害了!”神告诉他让他俯伏了吗?神说“你应该俯伏”了吗?(没有。)那他怎么仆倒了呢?(害怕了。)不是。人类是神造的,人类太渺小了,当神的光真临到人的肉体凡胎时,人类情不自禁地就得仆倒,神太高大了,人的胆量、人的本能根本承受不了。保罗都不承认主耶稣是神、是主,怎么能主动俯伏呢?他那是仆倒了,什么本事也没有了,彻底瘫软了,当初的傲气、狂妄、嚣张、自是、自高在那一瞬间都没了。不说神的真体向他显现,仅是神的光照到他,让他看见,就是这个后果,对保罗的影响就这么大。这是保罗的转折。这个转折如果不是有特殊背景属于特别案例的话,那对于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有人性、有良知、追求正面事物、追求真理的人来说,这是好事,因为人看见了神,这对人一生中的追求来说是有影响的。圣经中记载,历世历代以来,很少有人听见神亲口说话,约伯受试炼后听到了神在旋风中向他说话。约伯一生追求顺服神的安排、认识神的主宰,但在七十岁之前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神,只是体会到神的主宰,他就有那样的信心。当他亲耳听到神向他说话时,他的信心是不是有了一个大的转折?(是。)那个转折就是一个升华,就是他的信心从此更加增了,他更能确认他所信的、所顺服的这一位神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是好的,人就应该顺服神。不是平常人所经历的由疑惑的信逐渐转到真实的信、不疑惑的信,不是这样小的转折,而是升华了,达到高的境界了。那对于保罗来说,神对他的击杀这样的显现方式带来的转折应该是什么?肯定不是升华,因为他之前对神没有信,谈不到升华。那这对他来说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就又涉及到保罗的追求了,你们说说吧。(为了保命,保罗就想借着传福音效力来赎罪。)正是这样。他也怕死啊,他挺狡猾呀。当他知道原来他所迫害的耶稣真是神的时候,他吓坏了,心想:“这可怎么办哪?只能听主的吩咐了,否则就得死啊!”从那时起,他就接受神的托付开始传福音效力来为自己赎罪了,他认为,“如果传福音真成功了,主耶稣满意了,说不定我还能得着冠冕赏赐呢!”他内心深处就是这样盘算的,他觉得终于找到更好的机会得到福气了。保罗是为了保命而接受主的托付来为自己赎罪,这就是他信主、接受主的存心目的。自从在大马色路上与主耶稣相遇,遭到击杀,这个转折就让他的追求、他信神的生涯有了一个新的起点,这个新的起点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反面的。)他没有认识到神的公义,仅仅因为惧怕神的威严、怕遭击杀而采取了更狡猾的、难以启齿的、见不得人的交易方式来接受主耶稣的托付,这就更令人恶心了。但今天交通的重点不是这个,咱们从保罗蒙了大光照以后的转折与他的种种表现就能看清楚保罗走的是什么道路,他的本性实质是怎样的一个人,这就完全清楚了。

保罗自从被击杀以后,他就相信主耶稣基督是存在的,主耶稣基督是神,他信的神一下从天上的神转到主耶稣基督身上,转到地上了。从那时起,他就不得不接受主耶稣的托付,死心塌地地为道成肉身的神——主耶稣来效力了。当然,他效力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免去他的罪孽,另一方面还是为了满足他得福的欲望,为了得到他想要的归宿。那保罗所说的“奉神旨意”这句话中的“神”到底是耶和华还是耶稣呢?他心里开始模糊了,他心里说,“我信的是耶和华,为什么被耶稣击杀了呢?耶稣击杀我,耶和华为什么不拦阻呢?他们俩到底谁是神呢?”他心里也搞不清楚。不管怎么说,他绝对不会把主耶稣当作他的神,即使口头承认,心里也是疑疑惑惑的,时间长了,他慢慢地又转到“耶和华才是神”这个信念上了,所以保罗在以后的所有书信上所写的话“奉神旨意”这个“神”字可能主要还是指耶和华神说的。因为他始终没有明说主耶稣就是耶和华,他把主耶稣总看成是神的儿子,总说成是子,没说“子与父原为一”这话,这就证明保罗始终不认识主耶稣就是独一真神,只是疑疑惑惑、半信半疑。从他对待神的这个观点与他的追求方式上来看,保罗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他始终不认识道成肉身的奥秘,始终不认识主耶稣就是独一真神,这就不难看出保罗是一个崇尚权势、圆滑奸诈的人。从保罗崇尚邪恶、崇尚势力、崇尚地位这个现象来看,保罗这个人的信仰是什么?他有没有真实的信仰?(没有。)他没有真实的信仰,那在他心中所定义的神到底存不存在?(不存在。)那他为什么还为主耶稣基督跑路、花费、作工呢?(受得福存心支配。)(心里害怕受惩罚。)又归结到这儿了。就是因为他害怕受惩罚,再加上他身上插着一根刺拿不掉,就总得这样一直跑路作工,不跑路作工那根刺就很痛,他受不了。从他的这些表现来看,从他所说的话、他对大马色路上这一幕的反应,还有大马色路上的击杀对他后期的影响来看,他心里没有任何的信仰,基本上可以确定他是个不信派、无神论者,他的观点就是“谁厉害我就信谁,谁厉害、谁能降住我,我就为谁跑腿、为谁卖命,谁能给我归宿、冠冕,让我得福的欲望能够得到满足,那我就跟随谁,一直跟随到底”。他心中的神是谁?谁都可以当他的神,只要比他厉害,只要能降住他。这是不是保罗的本性实质?(是。)所以说,他最终相信的大马色路上能够击杀他的那一位是谁?(主耶稣基督。)“主耶稣基督”这是个代号,其实他信的是他心中的神。他的神在哪儿呢?如果你问他,“你的神在哪儿啊?是不是在天上?是不是在万物其间?是不是主宰人类的那一位啊?”他会说,“不是,我的神在大马色路上”,那才是他的神。保罗从之前逼迫主耶稣基督能够转到为主耶稣基督作工、花费,甚至能献命,能有这么大的转折,是他的信仰发生改变了吗?是他的良心发现了吗?(不是。)那是什么造成的呢?到底是什么发生改变了?是他的精神支柱改变了。之前,他的精神支柱在天上,是一个很空洞、很渺茫的东西,如果换成是耶稣基督,他觉得太渺小,是普通的人,不能作他的精神支柱,而那些宗教家他当然更不放在眼里了。他就想找一位能让他靠得住的,能降住他的,还能让他得福的,他觉得大马色路上碰到的那一位是最大的了,应该信那一位。他的信仰发生改变的同时,他的精神支柱也发生改变了,从这点来看,保罗是不是真实信神的?(不是。)那咱们在这儿总结一句话,保罗的追求、走的道路是受什么影响?(受他精神支柱的影响。)那保罗的第七条罪状应该怎么定性?保罗的信仰完全就是一种精神支柱,空洞、渺茫,他是彻头彻尾的不信派、无神论者。像这样的无神论者、不信派为什么在宗教界不出去呢?一方面,在他的渺茫想象中有一个归属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今生他能有一个饭碗的问题。名利、地位、饭碗是他今生的追求,来世的归宿是他的精神寄托,这就是这类人所追求的、所流露的、所走道路的一切根源与支柱。这样看来,保罗是个什么东西?(不信派,他信的是渺茫的神。)(无神论。)准确地说,他就是个无神论者,就是混在基督教里的不信派、投机分子。你如果只说他是法利赛人,这不是轻描淡写吗?你若是看保罗写的书信表面上说“奉神旨意”,还以为保罗把天上的神看成是最高的,只不过因为人的观念或者无知不认识神,把神分成圣父、圣子、圣灵这三个等级了,这是人愚昧,这问题不严重,因为宗教界都这么认为,但是现在通过分析,是这么回事吗?(不是。)保罗连神的存在都不承认,这是个无神论者、不信派,应该跟无神论、外邦人列在一起。

保罗的七条罪状总结完了,你们把归纳好的说说吧。(第一条,保罗把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第二条,保罗把自己的想象、自己观念中认为对的东西当成真理,到处传讲,迷惑人;第三条,保罗把恩赐、知识当成生命;第四条,保罗否认主耶稣基督的身份、实质,否认主耶稣作的救赎工作;第五条,保罗传讲“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公开煽动、迷惑人要挟神,与神叫嚣、对抗;第六条,保罗认为他活着就是基督,否认主耶稣所发表的真理,用他的话取代主耶稣的话,让人遵守、实行;第七条,保罗把信神当作精神支柱,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不信派。)咱们把保罗的这些事分析得这么细,能让所有崇拜保罗的人醒悟过来,这是有意义的。你们认为保罗所表现、流露出来的这些性情、实质,或者他个人的追求方式,哪一条在你们身上能明显地对上号?(这几条都有。)第一条是把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当成正当的追求目标,为什么说这是错误的,是人应该反思、应该扭转的?保罗追求得公义的冠冕、追求得福、追求进天国,也就是把追求这些好处当成正当的追求了,那现实生活中你们有哪些表现、流露与这个情形是一样的?(有时候会追求作大工作,追求对神家有贡献,觉得追求这些到最后神就会成全,就是把自己所作的工作、所尽的本分当成功劳簿一样。)这是一方面。把自己尽的本分当成功劳簿就跟追求得公义冠冕一样,是同类的,情形是一样的。为了这个作工作,为了这个受苦,你受苦的源头、动力都是受这个东西指使的,如果没有这个东西指使你就没有劲,就彻底瘪了。谁还说说?(把自己曾经的撇弃花费、受过的苦、被抓捕坐过监,类似这些东西当成是自己的资本,当成得福的根据、理由。)这只是一种说法,这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临到什么事会让你产生这样的情形?你不会平白无故这么想,不可能平时吃饭、睡觉或者做事的时候心里总这么想,你得知道在哪些背景之下、在什么情况下你产生了这样的情形。你们说说。(尽本分有点果效,就觉得我为神跑路花费劳苦功高,就像保罗一样觉得为神打了美好的仗,为神立下功劳了,自己的野心欲望就出来了。)其实,你的野心欲望不是原来没有,是早已埋藏在心里,现在暴露出来、显明出来了,这时候你就不谦卑了,说话也不含蓄了,就嚣张起来了。保罗的错误观点就是他所做一切事的出发点,他信神的观点错误就决定了他做事的出发点不对,他自己没发现还以为是正当的,所以他就沿着这个不正确的方向去追求,导致他追求的结果始终是适得其反的,没有好的结果,得不着真理。现在的人也是一样,如果你追求的观点、方向始终是不对的,但你还把它当成一种正确的追求方式,那你最终得着的是什么?可能会让你失望,也可能使你的本性膨胀。比如,神给你一点特殊的祝福,让你偏得一些东西,你就觉得,“你看神还是恩待我,证明我所做的这一切在神那儿已经得到认可了,神悦纳了,我的代价、心血没有白付,神是不亏待人的”。你对神不亏待人与神的祝福,或者神的悦纳是这么领受的,这个领受本身就是错误的、偏谬的。现在关键就是怎么能够把这个错误的、偏谬的存心、观点、追求变成正确的、纯正的思想观点,只有按照正确的思想观点行事才是实行真理,才能使你得着真理,这是关键。

现在,通过常常听道,人开始反省自己,根据神的话语对号入座,对自己尽本分存在的问题都开始有些认识,对自己里面的不正常情形、奢侈欲望以及败坏流露都能意识到了,不是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唯一的问题就是,当意识到情形不对或有败坏流露的时候,人没有能力克制,也没有寻求真理去解决,有时凭撒但哲学活着,谁也不得罪,还觉得自己不错,却没有一点真实的变化,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光阴虚度了,结果信神十年八年谈不出真实的经历见证,自己也感觉羞愧。现在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怎么扭转你错误的追求方向,你明知道追求真理的道路正确,还偏偏要追求名利地位,这个问题该怎么扭转才能使你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这是信神之人必须解决的现实问题。你们应该常常交通自己是怎么经历神作工的,看看谁有追求真理的经历见证、谁的经历见证好,都应该接受、效法,使你从中受益,来摆脱败坏性情的辖制。能走追求真理的路不是简单事,必须得认识自己,不单要认识自己的过犯,最主要的是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自己的喜好、自己的追求错在什么地方,能导致什么后果,这才是最关键的事。多数人都在追求名利地位,心里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能做上带领,怎么能达到让人高看,怎么能出头露面,怎么活着风光,就这些东西人如果不能反省,看不清楚这样活着的实质,就稀里糊涂地走下去,不知过多少年碰壁了、栽跟头了才醒悟过来,这是不是耽误生命长进的大事了?如果把自己的败坏性情与所选择的道路看清楚了,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要达到这个果效,认识自己是不是很关键?有的人对自己没有丝毫认识,却对别人的事明察秋毫,分辨得特别清楚,他在分辨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跟自己对号呢?如果你总说别人狂妄、自是、诡诈,不顺服真理,就看不见自己也是这样的人,这就麻烦了。眼里总看不到自己的问题,不管听多少真理的道,听完也明白了,但就是不跟自己对号,也不愿意省察自己的情形,不能认真对待、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你就没有生命进入了。总也进入不了真理实际,人心里的感觉是不是虚空呢?人感觉不到神在自己身上作了哪些工作,像没有知觉一样,总是一种朦胧状态,没有正确的追求目标方向,只能凭自己的喜好追求,走自己的道路,这就跟保罗一样,只注重追求得赏赐、得冠冕,却丝毫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如果你心里总是处于一种渺茫状态,没有正确追求的路,那你听道几年就没达到什么果效,真道始终没在你心里扎根。你虽然会讲很多道理,但丝毫解决不了你的消极情形、败坏性情,或者当你临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你所明白的道理没有帮助你迈过这个坎,让你顺利地渡过难关,让你扭转、摆正自己的情形,让你活得有良心知觉,得着自由释放,不受任何东西辖制,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形,就证明你根本没有进入真理实际。你想要进入真理实际,想要明白神的话,想要达到对神有真实的信、对神有认识,确认神是真实存在的,你必须得把神的话跟自己的情形对号,然后在神话里找实行进入的路。有的人读神话也想跟自己对号,但怎么也对不上。比如,神揭示人的性情太狂妄,他就觉得,“我很谦卑,我很低调,不狂妄啊”。神所说的狂妄是什么?是一种性情,不是你性格张狂的表现,不是你说话大声、特别嚣张,而是指你性情里的东西,就是你对任何事都不服不忿,都能藐视、蔑视、满不在乎的一种性情。你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行,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即使听见真理的话也满不在乎,对真理也不当回事,流露败坏性情也不觉得是问题,还看谁都不如自己,总觉得自己比谁都强,要求别人都听自己的,这就是狂妄自是的人。这种人就是没有生命进入、没有真理实际的人。

人有没有真理实际该怎么衡量?当然必须得根据神的话来作准确的评估。首先,看看你是否真认识自己,是否真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比如,你的性情是不是狂妄,做事有没有流露狂妄性情,你不知道,这就是不认识自己的人。对自己的情形都看不透,对流露的败坏一点儿认识都没有,说话做事还不会根据真理,临到什么事也不会分辨,看什么事就会瞎套规条,也不知对错,这就是丝毫不明白真理的人。如果你明白真理,就能认识自己,就能知道自己有狂妄性情,就能分辨自己的真实情形,有真实的悔改变化,就应该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但是,你如果不追求真理,对神话真理实际的那一面你没有认识,对神揭示人败坏实质的那一面你不去反省、对号,那你永远是个浑人。只有真理能让你有分辨,能让你分清是非黑白;只有真理能让你变得聪明、有理性,让你有智慧,能让你分清楚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你分不清楚这些,你就永远是个浑人,你的情形总是浑浑噩噩、稀里糊涂的,这样的人没法明白真理,信多少年也没法进入真理实际,如果效力都不合格,就只能被淘汰了。比如,有一个很有名望的人做了一件事,多数人看是好事,但如果让明白真理的人去看这事,他就有分辨,他认定这事里面包藏着恶心,是假冒为善,是欺骗、蒙蔽,只有恶人、魔王才能做出这类事。这是根据什么说的?是根据真理把这件“好事”的实质给定性了。不管别人怎么说,你用真理来衡量才能看透实质,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根据神的话衡量绝对准确。但你要是不明白真理,还会产生观念,你会说,“人家做了好事怎么还被揭露、被定罪了呢?这也不是公平对待人啊!”你就会这么衡量,你衡量这事的根据不是真理,而是人的头脑想象。你总凭人的观念想象来看事,永远都看不清楚问题的实质,只能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你没有真理,无论看什么事永远都是混沌状态,模模糊糊、雾里看花,不清晰,你还觉得你有见地、有思想,这就没有自知之明了。比如,神说那个人是恶人该受惩罚,你竟说他是好人,还做过好事呢,那你说的话跟神的话不正好相反、相抵触了吗?这就是人不明白真理、没有分辨造成的。有些人信神多年也不明白真理,对什么事也不求真,对许多事情还是看不透,还容易被假带领、敌基督迷惑,不管什么事临到,只要有恶人搅扰就蒙头转向,不知不觉就随从恶人说话了,等到恶人被揭露、显明时才醒悟过来,这样的人常常活在浑浑噩噩的状态里,实质就是个浑人。这样的人一点儿素质都没有,不但不明白真理,还能随时受迷惑,这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了。在每处教会都有一部分这样的人,假带领作工作他随从假带领,有敌基督迷惑他就随从敌基督,总之,谁做带领他就跟着谁,他属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人,好人带领他跟着好人,坏人带领他跟着坏人,他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自己的立场。所以,别指望这样的人能明白真理进入实际,他们能效点力就不错了。圣灵是作工在喜爱真理的人身上,喜爱真理的人都是有素质的人,起码能听懂神的话,能听明白神家的讲道交通,不管宗教界散布、传播多少邪说谬论,不管敌基督邪恶势力怎么诽谤、定罪、迫害,都能定准神说的话是真理,相信神家的讲道交通与经历见证是合乎真理的,是真实的见证,这就是有领受能力了。如果能认识到神所说的话都是真理,都是人该具备的生命实际,你有这个认识,证明你已经明白一些真理了;如果能领受到神所发表的真理全是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实际,已经确信了,百分之百承认了,这就是对神的作工有认识了。对真理有认识了,这可不是简单事,这是有圣灵开启的人才能达到的。真明白真理的人内心深处已经承认神所作的这一切全是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对人类来说这一切太宝贵了。真明白真理的人都能看透外邦世界那些东西都是反面事物,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的,即使理论说得再好也是迷惑人、坑害人的。神所作的都是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对人都是拯救;撒但魔鬼所做的都是反面事物,都是谬妄、荒唐的,都是迷惑人、坑害人的,跟神所作的正好是相反的。这方面能彻底看明白就有分辨了,如果再能追求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能在神话里认识自己、对号入座,达到看见自己的败坏真相,能在神给你摆设的各种环境中解决你所流露的败坏性情,最后达到不但能认识自己,也能分辨别人,还能分辨谁是真心信神的、谁是不信派、谁是假带领、谁是敌基督、谁是迷惑人的,这些你都能准确地衡量分辨出来了,这就明白真理有些实际了。比如,你的亲人或父母是信神的,因着作恶搅扰或者丝毫不接受真理现在被清除了,但你对他们没有分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清除,心里非常痛苦,总埋怨神家没有爱心,对人不公平,你就应该向神祷告寻求真理,再根据神的话来衡量这些亲人到底是哪类人。如果你真明白真理,就能给他们一个准确的定位,你就能看见神作的都是对的,神就是公义的神,这样你就没有怨言了,你就能顺服神的安排了,也不会为亲人、为父母打抱不平了。这不是要撕裂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只是定性他们是属于哪类人,让你对他们有分辨,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被淘汰了。如果你心里真看清楚了,你的观点正确,合乎真理,你就能跟神站在一边了,你的看事观点就与神的话完全相合了。如果你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根据神的话看人,你还是站在肉体的关系上、角度上看人,你就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一层肉体关系,还会把他们当自己的亲人来对待,甚至比弟兄姊妹都亲,那你对待亲人的看事观点就跟神的话产生矛盾了,甚至相抵触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可能站在神的一边,还会对神产生观念、误解。所以,人要达到与神相合,首先得在看事观点上合乎神的话,能根据神的话看人看事,能接受神的话是真理,能放弃人的传统观念,不管对待什么人、对待什么事,你的看法、观点都能保持与神一致,都能达到合乎真理,这样你的观点、你对待人的方式就不会跟神敌对了,你还能达到顺服神,达到与神相合,这样的人就不可能再抵挡神了,正是神要得着的人。

根据神的话反省自己,对照自己的各种情形,这是人进入真理实际的第一步。要想进入更深,就得对自己的败坏性情解剖、认识更深。认识到之后怎么办?就应该找实行进入的路途,揣摩怎么实行真理脱去败坏性情,这是正路。有的人认识自己之后就消极了,连哭带喊地说自己被淘汰了,是效力者、衬托物,连本分也不想尽了,这是什么人?这是谬种,是耍无赖。那怎么解决最好?起码不能哭、不能闹,更不能放弃,也不要埋怨神,最应该做的是寻求真理,弄明白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该怎么做最有理智、该选择什么道路,这才是最要紧的。人总受得福存心支配最容易失去理智,没有理智的人是最可悲的,凡事选择顺服神的人、只求神满意的人才是最有理智、最有良心的人。临到被神显明的事到底该怎么对待、怎么选择?必须得寻求真理,千万不要做糊涂人。你经历神的审判刑罚,看见自己的败坏真相,这是好事,为什么还消极呢?神显明你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也是为了拯救你。其实,你流露败坏性情是出于你的本性,不是神要显明你,神不显明你你不还是照样流露吗?你没信神的时候神也没有显明你,你活出的不都是撒但败坏性情吗?你就是凭撒但性情活着的人。对这些事别大惊小怪的,流露一点败坏就吓坏了,认为自己完了,神不要了,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别大惊小怪,神拯救的是败坏的人类,不是机器人。什么叫败坏人类?就是有撒但败坏性情的流露,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能抵挡神、悖逆神,与神敌对,能走保罗道路的人。神拯救的是这样的人类。你要想接受神的拯救,要想达到蒙拯救,必须得面对自己心里存在的败坏性情,面对自己每天流露的败坏性情,而且每天都要寻求真理、反省自己,与神的话对号,对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实行分辨、解剖,与之争战。有的人争战几次失败了,就说,“我怎么总流露狂妄呢?别人怎么不流露呢?”其实都流露,别人流露的时候你不知道,他自己知道,也可能他流露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但神知道。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人得记住了,神是解决人的败坏性情,不是解决人的做法,神恨恶的不是你做一件事一时的存心,或者一种做法,或者偶尔的懒惰、不付代价,神恨恶的不是这些,神恨恶的是你的败坏性情。你什么时候感觉到自己流露的是败坏性情,神还没管教你,你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你不要猜想是不是神恨恶你、淘汰你了,你应该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然后寻求该怎样悔改、怎样实行真理能有变化,这是理智正常的表现。你应该先意识到,“这话说得没理智,流露狂妄了,这事自己做不到还说大话,这不是吹牛皮吗?吹牛皮说大话,这是狂妄性情”。你说那几句大话在神那儿不定罪,神不定罪你就放过它了吗?不能放过,你就得解剖,“我这个人怎么这么能吹牛说大话呢?做不到的事,或者自己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的事,怎么就先吹上了呢?我怎么有这个毛病呢?”这不是毛病,毛病是外表的一种恶习,说大话这是一种狂妄性情的流露,是撒但性情支配你活在这样的情形里,完全是受性情支配的。如果你能克制,不流露狂妄性情,那能代表狂妄性情就没有了吗?就得到解决了吗?绝对不是这么简单。不是你改变一个做法,外表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不嚣张,有一个很儒雅的姿态,你就不狂妄了,那是伪装,是在狂妄里又添了新病,结果更麻烦。要解决狂妄,解决各种败坏性情,就得在尽本分中寻求真理解决,这是正确的途径。比如,带领安排你尽一个本分,你听完就满不在乎地说,“我以前就尽过这方面本分,做这些事小菜一碟!”紧接着,你就意识到自己流露狂妄了,这个想法不对,就赶紧祷告扭转,“神哪!我又流露狂妄了,求你对付我吧,我愿意把本分尽好”,这是人首先应该做到的。那该怎么对待本分呢?你心想,“我这是给神做,我做在神前,我得小心对待,不能出岔,出了岔丢人啊!”又琢磨琢磨,“不对,怎么怕丢人呢?”这情形又不对了,又开始走偏道了。那该怎么纠正?往哪个方向走是对的呢?这又涉及到实行真理解决问题了。你得想,“丢人不怕,关键是别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情形扭转过来了,但又一想,“要是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临到对付修理怎么办?我的脸往哪儿放啊?”情形又不对了。这该怎么解决呢?你心里得想,“我总不把本分当回事,疲疲沓沓的,还这么狂妄,就该挨对付。我得祷告神,让神作,我这个人太难办了,但神是全能的,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我就依靠神。”这就对了,这么实行没错。神给你一种才干,让你学会一点知识,你学会了不见得就能尽好本分,这是不是事实?(是。)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经历出来的。)这方面经历让你有了一个教训,也让你得着了一个经验,就是神给人的不是人本来就拥有的,也不是人的资本,神给的神能随时夺走。神要显明你的时候,你再擅长的东西到时候也忘了,用不上了,你什么也不是。这时候你如果祷告说,“神哪,我什么也不是,我会这点东西都是你给我的,求你加给我力量吧!看在不让你的工作受亏损的份上,你祝福我、引导我吧!”这么祷告对不对?(不对。)这时候应该怎么扭转?你说:“神哪!我愿顺服你的安排,我不能自以为是,虽然我对这方面的业务是会点儿、懂点儿,但也不一定能做好,因有败坏性情搅扰,我好应付糊弄,做事粗糙,不把本分当回事,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我把握不住自己,求神保守我、引导我,我愿意顺服神,尽力做好,将荣耀归给神。”如果你尽好本分了,把功劳归给神八分,自己占两分,这合不合适?(不合适。)这样分就没有理智了,如果神不作,你能尽好本分吗?绝对不能,因为你不但没有真理,还有败坏性情。人心里不管存有什么败坏情形,就总得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败坏性情得着洁净了,人的情形就正常了。

有时候人心里生出一个错误的思想、意念,心里就受到搅扰,就在这种情形里打转,一两天出不来,这时候应该怎么办?就得寻求真理来解决,先弄清楚这个错误的思想、意念是怎么产生的,怎么就缠上你了,使你消极下沉,流露出各种悖逆、丑相。然后你意识到这是败坏性情的指使,让神厌憎了,这时就得安静在神面前祷告:“神哪,你管教我,让我学到当学的功课,被显明我不怕,丢脸、没面子我不怕,我就怕做事触犯你的行政,你不喜悦。”这个路途是对的,但你有这个身量吗?(没有。)没这个身量就不能往这方面祷告了吗?既然是正确的路途,就应该往这方面祷告。现在人身量小,就得时常来到神面前依靠神,让神多保守、多管教,等身量长大了,自己能担担子多做事了,神就不用那么操心了,就不用总保守你、管教你、试炼你或者看着你了。这就是心的事,神看人的心,神不管你外表多么老实、听话,神要看你的态度。也可能你一天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你心里的态度是什么呢?“这个本分交给我了,我就有责任把它做好,但我这个人放荡惯了,做什么事总由着自己的性子,我知道我这个毛病,但是我自己不当家,愿神给我摆设环境,把周围那些能够干扰我、影响我尽本分、实行真理的人事物挪开,使我不陷入试探,能接受神的试炼、接受神的管教”,你得有甘愿顺服的心,你心里这么想了,神能看不见吗?神能不管吗?神就作事了。有时候你这样祷告一次两次神没有管,神试验一个人的工程、一个人的诚心的时候,神不作声,但神不作声不等于你这么做就错了,千万别试探神。你若总试探神,说“我这么做对不对呢?神啊,你有没有看见?”这就麻烦了,这个情形是不对的。你只管做,无论神是管教你也好、带领你也好、试炼你也好,或者是给你引导也好,你别管,你只管在你所明白的真理上下功夫,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就行了,至于结果如何很多时候不用你负责。你应该负责的是什么呢?就是把自己该尽的本分尽上、把该花费的时间与代价付上就可以了,凡是涉及真理的事这是必须得省察的、必须得下功夫明白的,关键是人该走的道路走对了这就行了,这就是人该做的。至于你的身量到什么程度了,该经历哪些试炼、哪些管教,该经历哪些环境,神怎么主宰,这些不用你管,神就作了。你说:“我身量小,神你可别试炼我,我害怕啊!”神会那么作吗?(不会。)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你说:“我身量这么大,我信心满满,神你怎么不给我点试炼呢?你给我点约伯的试炼,夺去我的一切吧!”神才不会那么作呢,你不知道自己的身量,神太知道了,神太清楚了,神能看到每一个人的心。人能不能看到神的心?(不能。)人不能看到神的心,那人通过什么来了解神,来与神配合?(神的话。)通过明白神的话,尽好人的本分,守住人的本位。人的本分是什么?就是人该做的、人能够做到的活计,这是神交给你的任务。交给你的任务包括什么?你熟悉的业务、教会交给你的、你该做的,还有你力所能及能做到的,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涉及到生命进入的事,你得能实行出真理来,得能顺服神,你就只管往真理上实行进入,别管人对你评价如何或神怎么看你,你不用关心这些,关心这些没什么必要,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人的福、祸、寿命,人一生所经历的任何事,人的运势、人的生命没有一个人能求得来,没有一个人能改变,这事你得看透,这就是神的主宰。人对这事心里一定得有清晰的认识、清晰的理解,你别想代替神操什么心,你别想决定神要作的事,你只管把自己该做的、该进入的、该走的路途把握好就行了,至于你以后是什么归宿你能管得了吗?(管不了。)那你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把每天该做的做好,把人该尽的本分尽到,这是神对每一个人的托付。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神带领你到现在,给你各种恩赐也好,培养你给你一种才干或者才能也好,这就是神在你身上有托付。神给你的托付是什么很明显,不用神直接跟你说。比如,你会英语,那神肯定在这方面对你有要求,这就是你的本分,不用神从天上直接告诉你,“你尽翻译方面的本分,你要是不尽就惩罚你”,不用这样说,你自己就很明了,因为神给了你一个正常的理性、思维、心思,还有领受这个语言的能力,这就足够了。神给你的就是神告诉你要做的,你心里很明白。你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在接受神托付的过程中,就得接受神对你所作的一切,包括神对你正面的引导、浇灌、供应,比如,常常吃喝神的话、听道、过教会生活、交通真理、和谐配搭尽本分。另一方面,就是个人的生命进入,这是最重要的。有的人总想知道自己有没有生命、有没有成果,这方面反省一下也好,但别注重这些。就像庄稼年年种,但种庄稼的人没有一个说今年要收成多少,达不到这个成果就不活了,没有这么愚昧的,都是到季节就撒种,然后就正常地浇水、施肥、管理,到季节保证有收成。你得抱着这个信心,这就是对神真实的信。你别总跟神斤斤计较,说“我这一段时间付出了,神给不给奖赏呢?”你总邀赏这不行,这就跟打工仔到了月底就开始讨薪一样,总讨薪这不行,人的信心太小,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你只要看准跟随神这条路是能蒙拯救的道路、是真正的人生,是人该走的正确的道路,是受造之物应该有的生活,你就只管追求真理、追求进入实际,听神的话,按神所指的方向去走、去行,这没错。你别总问神,“神哪,我跟随你到路终还有多远呢?什么时候能达到蒙拯救啊?我什么时候能得着赏赐、得着冠冕呢?神的日子什么时候来到呀?”这些情形人都有。都有就是对的吗?(不对。)有些人说“法不责众”,这是谬话,这话不成立,不合乎真理。大家都有这些情形,就证明大家都有败坏性情,那就都得解决这个问题,都得过这一关。你就总得在心里省察自己,别注重看别人如何,省察自己的同时,有败坏情形就得扭转。人的头脑是灵活的,总有活思想,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总不着调,有正道不走,非得跟随人,非得随从世界邪恶潮流走歪歪道,这就是人的本性实质,想控制都控制不了。控制不了你就不用控制,那些不对的存心、观点出来一个你就解决一个,这样败坏流露就越来越少了。那怎么解决呢?就是借着祷告,不断地认识、扭转。有些时候怎么扭转也不行,它总出来,那就别管它,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最简单的办法。那人该做什么呢?把本分尽好,守住自己的本分,神给你的托付你不能推托,得把它完成好。另外,个人的生命进入方面,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你就尽力往真理上够,能进入到什么程度就往什么程度上努力,最后能不能达到合格是神来决定,人自己的感觉、定规都没有用,人也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人自己没法评判自己的行为如何、自己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只有神能评判,你得相信神是公义的,用外邦人的话讲,就是你得敢做敢当,敢面对事实,能担起责任,有良心理智的人就应该尽好本分负起责任。

人能常常省察自己,这很关键,接受神的鉴察也很关键,另外,人省察到自己不对的情形、观点能寻求真理扭转过来,从里面走出来,这都很关键。这样,不知不觉你里面不对的情形越来越少,你对它越来越有分辨,扭转之后你里面正面的成分越来越多,你尽本分的纯洁度就越来越高。虽然外表说话、性格还是那样,但生命性情发生变化了。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就是你做事、尽本分能按真理原则了,知道负责任了,看见别人做事应付糊弄你生气,对那些消极的、反面的、不正当的、流露败坏性情的歪风邪气,还有那些邪恶的现象你都看不惯了,越看越反感,越来越有分辨;看见有些人信神时间挺长,字句道理讲得挺明白,就是不办实事、没有原则,你就生气、厌憎;尤其看见带领工人不作实际工作,总讲字句道理,信神几年都没有变化,你就有分辨,还能揭露他、检举他,产生正义感了。你不但恨恶自己,也恨恶这些邪恶的、不正义的事发生,这就证明你里面已经发生变化了。你能站在真理的角度、站在神的一边、站在正面事物的角度上看待问题,对待周围的人、事、物,这就有变化了,还用神给你评价吗?不用,你自己就能感觉到。比如,以前你看谁应付糊弄了,就觉得“正常,我也这样,他要是不应付糊弄就显得我应付糊弄了”,大家都应付糊弄,你就觉得自己也还不错。现在你不那样想了,你就想,“可别应付糊弄,神家的工作重要啊,我应付糊弄就够悖逆了,你们怎么还和我一样应付糊弄呢?”你就觉得自己以前太不懂事了,那么看事太卑鄙可耻了,没法向神交代,自己良心这一关过不去。你能有这种想法、感受,这就证明真理、神的话在你里面已经生根发芽了,你的看事观点、你衡量事物的标准已经发生改变了,与以前那个活在败坏性情里的人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了,已经有真实的变化了。你们现在有没有点变化?(有点了。)现在有点变化了,偶尔看谁应付糊弄,不肯实行真理,总贪享肉体安逸,也觉得不太好,但如果让你去帮助他、扶持他,你还受撒但哲学辖制,发现问题不敢说,怕得罪人,还觉得“人家也没选我当组长,我没必要多管闲事”,遇到非正义的事、反面的事物,你不能站在真理一边说话做事,负起责任,你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这样做人挺好,远离是非,认为“万一出点什么事也与我没有关系,我这也是逃过一劫呀”,你若还有这样的观点,你能实行出真理吗?能有生命进入吗?你心存这样的观点就是不信派了,没法接受真理。所以说,这种观点不解决不行。要想有生命进入,一方面,自己得能监督自己;另一方面,主要得接受神的鉴察,一旦发现心灵里有责备,就应该反省自己,弄清楚这个责备是从哪儿来的,若能感觉到是神在鉴察,也相信神在鉴察,就应该接受神的鉴察,常常为自己有那样的情形感觉到懊悔、亏欠神,心里不安,你才能有实行真理、进入真理的动力。进入真理实际有一些标准,有实际的表现,你们现在进入到什么程度了?(临到环境能看到自己身上的很多缺少,但是在这个情形里打转的时候比较多,不会站在真理的角度上去解剖、认识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些问题,对自己没有清晰的分辨,看不透自己,对别人的情形很多时候也看不透。)看不透自己就看不透别人,这话是对的。别人存在什么问题,你就觉得跟你无关,其实情形都是相通的、一样的,你看不透自己的情形,你就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更解决不了别人的问题。你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别人的问题你就看得很清楚,马上就能给他解决了。要想有生命进入,必须守住这两样:一方面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另外,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常常省察自己,寻求真理扭转自己各种不正确的观点、思想,还有立场、存心、情形,从各种不对的情形中走出来。你能有力量走出来,你就得胜撒但、脱去败坏性情了,这就转变过来了,是从消极、反面的情形里走出来了,不受这些情形辖制、控制了,这本身就是一个长进。你们得先解决这个问题。你们有哪些反面、消极的情形呢?有的人认为,“我就这样了,狂妄性情怎么也解决不了,反正神也知道,估计在神那儿也定性了。我努力多少遍了,还是这样,我就是这个东西了。”你是把自己看得很不好,但这是一种消极情形,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思想,这个问题还没有寻求真理解决,你怎么就觉得自己不行了呢?人常常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有一时的败坏流露就认为自己已经被定性了、自己就是这类人了,这是消极情形,应该扭转,从这种消极情形里走出来。你们还有哪些反面、消极的情形?(常常活在一种凭恩赐、素质做事的情形中,缺少生命进入,这方面情形挺严重的。)人凭恩赐、素质做事的时候总好跟人攀比,“这事你怎么就办成了,我怎么就办不成呢?我要在这事上努力、下功夫,争取比你办得更好!”鬼性又出来了。这怎么办哪?做事的时候,你里面有这个动机、源头你别管它,那是一时的流露或者一时无知的想法,你不凭它做事就行了。做事的时候得踏踏实实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有难处了就主动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人家做得好,你就跟人家交流、学习,这样就把不对的情形扭转过来了。你那么想,你里面流露败坏了,但你没那么做,这个败坏性情就没得逞;你如果那么想了,也那么做了,做的时候还变本加厉,这就麻烦了,这就坏事了,神最恨恶人的败坏性情。

对待人的败坏性情,神不是让你包着、裹着、伪装着,而是让你流露,显明你让你认识。你认识到了就完事了?不是。你认识到了之后,你知道凭败坏性情做事这是错的,此路不通,你得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寻求真理解决,神会开启你让你有正确的实行路途。神的话中有说到应该怎么做,但人有败坏性情,有时候不想按神的话去做,就想按自己的意思做,那神会怎么作?神给你自由,允许你先那么做着。你做着做着碰壁了,感觉出岔了,回头又来到神面前寻求应该怎么做。神说:“你心里明白我的要求,为什么你不听话呀?”你说:“那神管教我吧。”神管教你了,你又感觉痛苦,心里就说:“神不爱我,神对我怎么这么狠哪?神没有人情味。”神说:“那好,我不这么作,你还按你自己的打算去做吧。”你又回到原路上了。做一些事又碰壁了,你琢磨琢磨,“这么做不对劲啊,我得回头,我得认罪,我亏欠神哪”,你又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认识到神说的对,那就按神说的做。等做的时候,你觉得“这么做好像面子上过不去,要不先照顾面子吧”,又麻烦了,又打折扣了。这样一来二去,反复拉锯,人如果会反省自己,总能发现自己的偏差,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再寻求真理解决,在这样经历的同时,身量也在不断长进。有心的人,愿意实行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他的挫折、失败会越来越少,顺服神的成分会越来越多,喜爱真理的成分会越来越多。所以说,在你经历、实行真理的过程中,有失败、有悖逆,在神那儿是许可的,神不看这些事。神不会因为你一时不听话就再也不要你了,让你下地狱,就把你判死刑了,神不那么作。在神拯救人期间,为什么说神是极大的爱?神的爱就表现在这儿,表现在他对人的宽容、忍耐上,就是一直地宽容你,但不是放纵。宽容就是神知道人的身量、知道人的本能,知道人在哪些环境中有怎样的流露、人的身量能达到什么程度,神许可你流露,给你一个范围,当你回头真心悔改的时候,神是接纳的,而且神也是认可你这份悔改的诚心的。所以,当你回过头来问神这么做对不对时,神会继续告诉你,给你答案,神会不厌其烦地告诉你这么做是对的,让你得到印证。但当你又反悔的时候,说“神,我不想那么做,那么做我不得利,我不开心,我心里不舒服,我觉得还得按我的意思做,这么做我有面子,八面见光,什么都能满足,我先满足个人欲望”,神说:“你可以打折扣,但是打折扣最终受亏损的是你自己,不是神。”在神拯救你期间,神有时许可你这么任性,这是神的包容,也是神对人的怜悯。但是,人不能看到神这样的怜悯就放纵,把神的忍耐宽容看成是一种无能,或者看成是人可以悖逆神不听神话的一种借口,这是人的悖逆,是人的邪恶,人必须得看清楚。神对你的包容忍耐无限期地延长,如果你能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那就好了,不是神不能用极端的方式拯救你,你得明白神作事是有原则的,神作事有多种方式,但神不采用极端的方式。为什么呢?神让你经历各种风雨,经历各种坎坷患难,还要经历许多失败挫折,最后让你在经历这些事的过程中发现神所说的话都是对的,都是真理,同时也让你发现你自己的认为、观念、想象、知识、哲理、哲学,还有在世上学到的、父母教育的东西都是错误的,这些东西是不能引导你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不能引导你明白真理来到神面前的。你如果仍然凭这些东西活着,那你所走的就是失败的道路,就是抵挡神、背叛神的道路,最终神会让你看清楚这事。这个过程对你来说是必须经历的,只有这样经历才能达到果效,但是在神那儿看也是让神痛心的事。因为人有悖逆、人有败坏性情,必须得受一些苦,必须得经历这些挫折,不受这些苦就没法得着洁净。如果一个人真有喜爱真理的心,真愿意接受神各种方式的拯救,愿意付这个代价,那就没有必要受那么多苦了。神其实也不愿意让人受那么多苦,不愿意让人经受那么多的挫折失败,但是人太悖逆了,不愿意听话顺服,走正路、走捷径走不上去,只会偏行己路,只会悖逆神、抵挡神。人就是败坏的东西,神只有把人交给撒但,把人放在各种环境中不断地磨炼,让人从中吸取各种经验教训,认识到各种邪恶事物的实质,之后人再回过头来才发现神的话是真理,承认神的话是真理,神才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神才是真正爱人、牵挂人、能够拯救人的那一位。神不愿人受那么多苦,但是人太悖逆,人愿意走弯路,愿意受这些苦,没办法,神只有把人放到各种环境当中不断地磨炼。最终把人磨炼到什么程度呢?磨炼到你说,“各种环境我都经历过了,我才看明白,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事物能让我明白真理、能让我享受到真理、能让我进入真理实际,只有老老实实地按着神的话去实行,老老实实地守住人的本位,守住受造之物的地位、本分,老老实实接受神的主宰安排,再没有任何怨言、没有对神的奢侈欲望了,能真实地顺服在造物主的面前,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了”,达到这个程度人就真的仆倒在神面前了,神就不用再摆设任何环境让人经历了。那你们愿意走哪条路?人的主观意愿都不愿意受苦,不愿意经历挫折失败、困难坎坷、风风雨雨这些事,但是没办法,人有撒但本性,人太悖逆,人的思想观点太复杂了,你每天的心里都一直矛盾着、争斗着、翻腾着,你明白真理少,生命进入浅,没有得胜肉体观念想象与败坏性情的能力,你只能采用人的惯用方式,不断地经历失败、坎坷,在这里跌打滚爬,在淤泥里翻腾。终于翻腾到有一天,你说,“我累了,我厌烦了,我不愿意那么活了,不愿意经历那些失败了,我愿意来到造物主面前,老老实实的,神怎么说我就怎么听,按着神的话去做,这才是人生正道”,你只有到完全认输、服气的那一天,才能来到神面前。从这里是不是认识到一点神的性情了?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神怎么作都是希望人好,不管他摆设什么环境,让你怎么做,他都希望看到一个最好的结果。比如,你经历一件事临到挫折失败了,神不愿意看到你失败了就气馁,认为自己完了,被撒但掳去了,就自暴自弃,从此就一蹶不振,就消沉下去了,神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神愿意看到的是什么呢?你在这事上虽然失败了,但是你能寻求真理反省自己,找到失败的原因,接受这个失败的教训,长记性了,知道这么做不对,按神的话实行才是对的,认识到,“我这人不好,我有撒但败坏性情,我有悖逆,我与神所说的义人差距太大,我没有敬畏神的心”,你看清了这个事实,认识了这事的真相,通过这次挫折失败你懂事了、长大了,这是神要看到的。长大代表什么?代表神能得着你,你能蒙拯救,你能进入真理实际,你走上敬畏神远离恶的路了,神愿意看到人走上正路。神作事用心良苦,这都是隐藏的爱,但人常常体会不到。人小肚鸡肠,尽是小心眼儿,一时享受不到神的恩典、祝福就埋怨神,就消极、赌气,但神不跟人计较,神就把你当不懂事的小孩,不跟你求真了,神会给人摆设环境让人知道恩典、祝福是怎么得来的,还要让人明白恩典对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人能从中吸取到什么。比如,你喜欢吃一种东西,神说那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不听,非要吃,神让你自由选择,结果你吃完身体有病了。你经历经历就发现,还是神说的话对,神所说的话是真实的,你得按照神的话实行,这才是正确的路途。那人经历的那些挫折、失败还有痛苦变成什么了?一方面,你体会到神的良苦用心了;另一方面,让你相信、确认神的话是对的,都实际,你对神的信心又增加了;再一方面,你通过这段失败的经历认识了神话的真实、准确性,看见了神的话是真理,明白了实行真理的原则。所以说,经历失败对人来说是好事,但同时也是受苦的事,它对人是一种磨炼。但这种磨炼如果使你最终能回到神面前,能够明白神的话,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接受到心里,达到对神有认识,那你经历这些磨炼、挫折、失败就没有白经历,这是神要看到的结果。但有些人说,“神既然这么宽容人,那我就放荡,随便做,爱怎么活就怎么活”,这行不行?(不行。)受造之物该做的就是按照神所指的正确路途去实行,不偏不倚。如果不能完全达到合神的心意,只要不违背真理,能接受神鉴察就可以,这是最低标准。你如果偏离真理,既不祷告又不寻求,那就离神太远了,已经陷入危险境地了。你离神太远,不在教会里尽本分了,已经离开神拯救人工作的场地了,圣灵就不作工了,那你就没机会了,谈不上蒙拯救了,神的爱对你来说就是一句空话了。

信神首先得了解神,明白神的心意、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通过这些你就知道神最终要让你明白的、进入的真理是什么,明白你该走的道路是什么,知道后你就得极力地配合神要作的、在你身上要达到的。如果你实在配合不上去,已经精疲力尽了,那也没办法,神不勉强人,但是现在人都没使上全力。对待实行真理的事你没使上全力,对待得祝福、得公义冠冕这事却用上全力了,这就偏离正道了。你得把劲用在实行真理上,用在配合神交代给你的使命和本分上,全心地为这事付出、花费,这就合神心意了。尽本分不务正业的人神不搭理,神不搭理不等于神作事没有原则,神不搭理证明神有宽容、有包容、有忍耐,他知道人这一生活着要经历哪些事,人这个受造之物能做到哪些、做不到哪些,哪类人在哪个年龄段能做到哪些、做不到哪些,在神那儿是最清楚的,比人自己清楚得多。但是,你不能因为神清楚你就说“那神随便作吧,我就什么也不用想,整天坐着等天上掉馅饼就完事了,神都作了就行了”,人得把自己的责任,把自己该做的、该进入的、该实行的,人本能所能做到的极力地配合上去。什么叫极力配合?就是你得在尽本分上花费时间、精力,受苦付上代价,有时自己的脸面虚荣、自己的利益得受点损失,自己的归宿盼望、得福的欲望也得完全放下,这些该放下的你必须得放下。比如,神说“不要贪恋肉体享受,这对你生命长进不利”,你顺服不下来,之后经历一些失败,你就觉得,“神说的对,为什么我就实行不出来,背叛不了肉体呢?我是不是变不了了?神是不是也这样看我,是不是不拯救我了?那我就破罐子破摔,当一个效力的,效力到最终就完事了”。这行不行?(不行。)人常常处于这样的情形,要么就是只追求得福、得冠冕,要么就是经历几次失败后觉得自己不行了,就认为在神那儿也定规自己了,这是错误的。如果你能够及时地扭转,回心转意,放下手中所作的恶,回到神面前向神悔改认罪,承认自己所做的、所走的道路是错误的,承认自己的失败,然后按照神所指给你的道路去实行,不管你有多少掺杂,都别放弃追求真理,这就对了。在经历性情变化达到蒙拯救的过程中,人要面临多种难处,比如,对神所摆设的环境不能顺服的难处,还有自身的各种思想观点、想象、败坏性情,还有知识、恩赐或者自身的各种难处、毛病,你要与各种难处作争战。等你把各种难处、情形都解决了,心灵里的争战结束了,你就有真理实际了,不受这些捆绑了,你就自由释放了。在这个过程中,人常常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没发现自己问题的时候觉得自己比谁都好,谁不能得福自己也能得福,就像保罗似的,等发现自己难处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自己完了,总是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你都得解决,达到不偏左右才行。当你面临难处的时候,即使你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死病,很难解决,但是你也能正确面对,来到神面前求神帮你解决,通过寻求真理,像蚂蚁啃骨头似的一点一点地把它啃掉,扭转这个情形。你得向神悔改,你悔改了,就证明你有接受真理的心、有顺服的态度,这就有希望得着真理。如果中间又出现什么难处,别怕,赶紧祷告神、依靠神,神在暗中看着你、等待着你呢,你只要不离开神经营工作的这个场地、这道流、这个范围,你就有希望,绝不能放弃。如果都是正常的败坏性情的流露,你只要能认识,能接受真理,能实行真理,到有一天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你得有这个信心。神是真理,你还怕解决不了你那点问题吗?这些都能解决,那你还消极什么?神没放弃你,你为什么要放弃自己?你不应该放弃,不应该消极,应该正确面对。你得知道生命进入的正常规律,把败坏性情的流露、表现与有时消极软弱、迷茫能看成是正常的事。性情变化的过程是漫长的,是反复的,看明白这一点就能正确面对了。有时候流露败坏性情挺严重,让人看着都恶心,自己也恨自己,或者有时候太放荡了,临到了管教,那也不怕,只要神管教你,只要神还看顾保守你,神还在你身上作工,神一直陪伴你,就证明神没有放弃你。即使有时候你觉得神已经离弃你了,落在黑暗中了,那也不怕,只要你还活着,没在地狱里,那就还有机会。如果像保罗一样顽固地走敌基督道路,最后还能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那就彻底完了。如果你能醒悟过来,那你就还有机会。你的机会是什么?就是你能来在神面前,还能向神祷告寻求,“神啊,愿你开启我明白这方面的真理,明白这方面的实行路途”,你只要是跟随神的人,你就有希望能蒙拯救,就能走到最后。这话是不是说到家了?你们还能不能消极了?(不消极了。)人明白神的心意道路就宽,不明白神的心意道路就窄,心里就黑暗,就没路可走了。不明白真理的人就是这样,小肚鸡肠,总是斤斤计较,还总埋怨神、误解神,结果越走越没路。其实,人不了解神,神若是像人想象的那样对待人的话,这个人类早就被毁灭了。

保罗这七条罪状是败坏人类典型代表的流露,只不过保罗是最严重的,他的本性实质已经定性了,他就是这样的人,但这些败坏性情的东西是败坏人类的共性,每一个人身上不同程度地都有。这些情形都来自于败坏性情,虽然你不是保罗这类人,但是你有这些败坏性情,只不过你没有像保罗一样表现得那么严重。现在你们多数人的这种情形在神那儿看就属于败坏性情的流露,而保罗就不只是流露败坏性情的事了,他属于走抵挡神的道路,死不悔改,他是被判了刑的、被定罪的,属于有恶魔本性的人,他有这个仇恨真理的恶魔本性就不可救药了。你们过后把这些内容再交通交通,对号入座,目的就是认识保罗所犯的这些错误的严重性,然后把自己跟保罗相似的败坏情形也挖掘出来,逐步解决掉。解决这些败坏性情的目的是为了让人能够活得越来越有人样,越来越与神相合。只有解决了这些败坏性情,人才能真正来到神面前与神相合,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让神看着满意。你们会不会对号呢?(这方面比较缺少。)你们最缺少的东西就是真理,真理才是你们该进入的。你们现在里面的东西也不少,但败坏的、反面的东西居多,你们有一些谬妄的知识,你们的小心眼儿太多,你们总有交易、换取的思想,你们消极的东西太多,做不好事也消极,见到难处也消极,看神作工不合你意就产生消极情绪,就抵触、对抗,做事有点成果就得意忘形,就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就觉得自己比谁都高,就想跟神换取冠冕、赏赐,就敢公开放纵了。总之,这些情形跟保罗的情形都是共通的、一样的,都是神所厌憎的。

咱们总结、定性了保罗的七大罪状,保罗走到最终成了受惩罚的对象,那神定规他的结局是不是只根据其中一条决定的?(不是。)这些综合起来,他就应该有这样的结局、这样的下场。事实在眼前,不能否认。如果你们中间有人从始到终都走保罗这样的道路,保罗的七条表现都有,还不能寻求真理解决,最终的结局会怎样呢?(跟保罗一样。)跟保罗一样就成敌基督恶魔了,就该受惩罚了。受惩罚的时候你可别怪神不公义,那时候你应该赞美神的公义,你应该说:“神公义啊!神曾经揭示过保罗的七条罪状,神的话已经说明白了,是我没进入啊!”现在跟两千年前可不一样了,神把每一条真理都告诉给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明文告诉你,让你听了,让你明白了,让你看到在现实生活中神也是这么作的、这么成就的,你再进入不了真理,不能根据神话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那就别怪神按着神的公义性情来惩罚你了。神在《启示录》中说:“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2:12)神按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这就是神的公义性情。信神就应该根据神的话,根据神揭示保罗的七条罪状来反省认识自己,达到有真实悔改,这才是神所称许的。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四日

上一篇: 明白真理才能认识神的作为

下一篇: 实行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路…… 二

本来,神在中华大陆的工作顺序与作工步骤以及作工方式弟兄姊妹或许都略有概括,但我总觉着还是作个回忆或作个小结以供弟兄姊妹一观,我只是借此机会来说说我的心里话罢了,并不谈在此工作以外的事,望弟兄姊妹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也敬请所有看我此话的人能谅解我的身量小,生命经历实在太少,在神面前真…

第五十六篇

我已开始作事,惩罚那些作恶的、那些执政掌权的、逼迫神儿子的。从现在开始,谁心里抵触,我行政的手必不离开他。要知道!这就是我的审判开始,对任何人都不留情,都不放过,因我是没有情感且实行公义的神,你们认清这一点就好了。那些作恶的,并不是我要惩罚他,而是他们的恶给他们带来的报应。我不轻…

你对“十三封书信”持守什么态度

在圣经新约里有保罗的十三封书信,这十三封书信都是保罗作工时写给信耶稣基督的众教会的,也就是在耶稣升天以后,保罗被兴起之后写了这些书信。他的书信是作主耶稣死后复活升天的见证,也是传讲让人悔改背十字架的道。当然,这些道与见证都是在教训当时犹太各处的众弟兄姊妹,因为当时的保罗是做主耶稣…

第四篇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众子民,都当回想以往:对我的爱是否掺有杂质?对我的忠心是否是纯一无二?对我的认识是否是真实?我在你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几分?是完全的吗?我的话语在你们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这些我都一清二楚!当今天我的拯救之声发出之时,你们对我的爱是否多加几分?对我的忠心是…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