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3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的讲道交通

“每步圣灵作工的同时都需要人作出见证来,每步作工都是神与撒但的一次争战,争战的对象是撒但,但作工成全的对象则是人。神的工作是否达到果效就是看人为他作的见证如何,这见证就是他对跟随他的人的所有要求,是作在撒但面前的见证,这见证也是他作工果效的印证。整个经营分三个阶段,在每一个阶段对人都有合适的要求,而且随着时代的转移、时代的发展神对整个人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这样经营工作也就逐步发展到了高潮,以至于人都看到了‘话在肉身显现’这一事实,这样对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见证也就更高了。人越能与神有真实的配合神就越能得着荣耀,人的配合就是人所要作的见证,人所作的见证就是人的实行。所以说,神的作工是否能得着应有的果效,是否能有真实的见证,这与人的配合、人的见证有极大的关系。到工作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到全部经营都告终的时候就需要人作出更高的见证来,神的工作到终结的时候人的实行、人的进入也就到了高潮阶段。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诫命,要求人忍耐、谦卑,现在是要求人能顺服神的一切安排、爱神至极,最终要求人在患难中仍能爱神,这三步是整个经营对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进深,对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这样整个经营就逐步成形,正是因为对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人的性情越来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标准,整个人类才逐步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出来,以至于到工作彻底告终之时全人类都从撒但的权势之下被拯救出来。此时神的工作结束了,人为了达到性情变化而与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类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从此再没有悖逆与抵挡。神对人也没有任何要求,人与神有了更和谐的配合,这配合就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在神的经营都结束以后的生活,是人被神从撒但手中彻底拯救出来以后的生活。那些不能紧随神脚踪的人都不能有这样的生活,他们都落在了黑暗之中哀哭切齿,他们都是信神却不跟随神的人,都是信神却不顺服神的一切作工的人。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紧跟神的脚踪,应做到‘羔羊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跟上去’,这才是真寻求真道的人,才是认识圣灵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圣灵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个时期都要开展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期都在人中间有新的开端,人若只守住‘耶和华是神’或‘耶稣是基督’这些仅在一个时代适应的真理,那人永远都不会跟上圣灵的作工,永远不会得到圣灵的作工。无论神怎么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紧追不舍,这样,人又怎么能被圣灵淘汰呢?无论神如何作只要人看准是圣灵的作工,都一无挂虑地去配合圣灵的作工,去达到神的要求,这样,人又怎么能受到惩罚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脚步从来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经营工作以先总是在忙碌着,从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着一点点圣灵的作工就作为是永恒不变的;得着一点点认识就不向前‘追踪’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点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规成一个特定的木头人,认为神永远就是他所看到的这个形像,以往是这样以后也永远是这样;得着一点点浅薄的认识就得意忘形,开始大肆宣扬并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认准一步圣灵的作工以后无论什么样的人再宣传神新的作工他都不会接受。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圣灵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旧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弃绝神的人。人都认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华而不相信耶稣’这是错误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又都充当着‘只信耶和华却弃绝耶稣’的这个角色,充当着‘盼望弥赛亚归来却抵挡称为耶稣的弥赛亚’的这个角色,难怪人都在接受一步圣灵作工之后仍旧活在撒但的权下,仍旧得不到神的祝福,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吗?在世界各地落后于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神会成全他们各自的心愿,但他们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神提取他们上三层天的理由,他们也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耶稣到底是如何驾着白云来接取他们,更没有绝对的把握定准耶稣到底是否真是驾着白云在他们想象的那个日子来到。他们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们这些五花八门的各个宗族的一个一个的‘一小撮人’,这些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现在神正在作什么工作,究竟现在是什么时代,神的心意如何,这些他们都不能说清楚,他们只是扳着手指头度日。跟随着羔羊的脚踪到最终的人才能得着最终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随到路终却认为自己已得着全部的‘聪明人’都不能看见神的显现,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把继续发展的神的作工无缘无故地中断,而且还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神要提取他们这些‘对神忠心无二的跟随神持守神话的人’。尽管他们对神所说的话‘忠心无二’,但对于他们的言行仍是感觉实在太令人恶心,因他们都是抵挡圣灵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诡诈、作恶的人。不能跟随到路终、不能跟上圣灵作工的仅持守旧工作的人,不仅没有做到对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挡神的人,成了被新时代弃绝的人,成了被惩罚的人,这些人不是最可怜的人吗?许多人还认为凡是弃绝旧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人,这些只讲‘良心’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在最终将自己的前途断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规条,尽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还不留恋,该否的则否,该淘汰的淘汰,而人却持守住经营工作中的一小部分来与神敌对,这不是人的谬妄吗?不是人的无知吗?越是害怕自己得不着福气而谨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着更多的祝福,得不着最终的福气。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对律法忠心无二,他们越是这样对律法忠心越是抵挡神的悖逆者,因为现在是国度时代不是律法时代,现在的工作不能与以往的工作相提并论,以往的工作不能与今天的工作相对比,神的工作变了,人的实行也改变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对律法与十字架的忠心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了。”

刚才读了《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这篇神话中的一段,这一段话对于人怎么经历神的作工、怎么尽好本分说得很清楚,现在我们交通交通。先读一段神话:“每步圣灵作工的同时都需要人作出见证来,每步作工都是神与撒但的一次争战,争战的对象是撒但,但作工成全的对象则是人。神的工作是否达到果效就是看人为他作的见证如何,这见证就是他对跟随他的人的所有要求,是作在撒但面前的见证,这见证也是他作工果效的印证。”这段神话讲的是什么?从神话的字面上都能看得出来,就是神对经历他作工的人是有要求的。这个要求是什么?就是你经历完神的一步作工,你得作出见证来。你如果没有见证,结局是什么?不用说,肯定是被淘汰。作出见证的呢,那就是神要得着的蒙神祝福的人。所以在每步工作中人要作出见证这个太重要了,这个可不能当儿戏,这个事人如果不重视,是不是没心没肺呀?神要求人在每步神的作工中都要作出见证,这个见证到底指什么?有人说:“就是我们该尽的本分,在每一步作工中把自己的本分尽好了,这就是有见证了。”这话说得好不好?这话说得差不多,虽然不太完全,也可以说这样的回答是对的。为什么说是对的呢?你尽的本分是不是见证根据什么?根据你尽的本分合不合格,你如果达到合格地尽本分了,这才是见证。就像有些人说的,“我们把本分尽好了,不就有见证了吗?”这话听起来对呀,一点都不错,把本分尽好了这就是见证。那这个“尽好了”是什么标准?是不是达到合格的尽本分呢?你把本分尽好了,达到合格了,这就是见证。有人说善行与见证有没有关系呀?善行也是见证的一部分。多数的善行是不是人该尽的本分哪?也可以这么说,善行也是人该尽的本分。人的善行越多,也就是他尽的本分越多,他的见证越响亮。有的人就尽一方面本分,那这样的人善行多吗?只尽一方面本分,没有其他的善行,这样的人所作的见证算不算美好、响亮呢?够不上这个标准哪!

见证到底是什么?就是人在经历神作工中能够按着神的要求尽好的本分,这就是见证。见证也是人所具备的一切善行,人所具备的一切善行都属于见证。人作的见证越多越高,这个人经历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就越好,另外这些见证也能证实人经历神作工达到的果效与生命性情变化的成果,这是一点不错!人的见证越好,也就是人的善行越多,还能说明什么?还能说明人有良心、有理智、人性好。心地善良的人才能预备那么多善行,如果是性情邪恶、不喜爱真理或者自私卑鄙的人,他能预备那么多善行吗?不可能!自私卑鄙的人能为神的作工、能为尽自己的本分献上所有、付上代价吗?不容易。所以,越是心地善良的人他预备的善行肯定多,他尽的本分合格的也保证多;越是人性不好、缺少良心理智的人,他所预备的善行肯定很少,他达到合格尽本分的地方也肯定很少。所以要看一个人人性怎么样、有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怎么看哪?光看他说话行不行?关键就看他尽本分如何,谁尽本分肯负责任,认真,能寻求真理,能按原则办事,能受苦付代价,那这个人人性肯定好,不用说。你别看他讲道或者交通真理不是太透亮,或者笨口拙舌,但是这个人有人性,这个人心地善良,这个人喜爱真理。这么看合不合适啊?(合适。)这么说有证据呀!说话得有证据,你说这个人好,好在哪儿?光会讲字句道理能证明人性好吗?光会说嘴能证明人性好吗?有些人就是不会说不会道,但是尽本分埋头苦干、认真负责,那你能说这样的人没有真理吗?明白真理不是根据嘴说得好不好,最主要是根据他有没有见证,他尽本分合不合格,尽本分有没有原则,这是最重要的。可以这么说,能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的人都是喜爱真理的人,因为能实行真理的才是真正喜爱真理的人,不能实行真理的光嘴说喜爱真理,白搭,没有证据,不成立!

我就看有一些弟兄姊妹,你让他交通真理他说不清,他心里有一些亮光,有一些感觉,怎么说也表达不好,就像笨口拙舌似的,其实也不是笨口拙舌,就是里面有很多感觉,因为总也不交通,总也不总结、不整理,他的认识不能上升到理性的认识,这样他就说不透。无论什么人心里处在朦胧状态,他交通真理肯定不太清楚,这事都一样,我以前也这样。经历神话有透亮的认识,达到准确了,能用话表达清楚了,他交通真理自然就透亮,所以有很多人交通不透真理,你不能说他一点认识没有,关键你看他尽本分怎么样。他如果尽本分听话,临到修理对付还能寻求真理,还能顺服下来,另外,无论尽哪方面本分,经历了一次失败挫折,他就能吸取教训,他就能爬起来,就能把本分越尽越好,这样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哪?第一他能寻求真理,第二能实行真理,第三还能顺服真理,这就是喜爱真理的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丝毫没错。你别管人家交通真理透不透亮,现在交通得不透亮,不等于心里一点不明白。他心里知道怎么做合乎原则,知道怎么做合神心意,知道怎么做合乎真理,这就够了,这样的人就是肯实行真理的人,就是喜爱真理的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样的人经过一些失败挫折以后,经历了一些修理对付以后,有了变化,最后能达到忠心尽本分,这就是见证。这样的见证是怎么产生的?如果他不接受真理、不寻求真理、不顺服真理能达到吗?(不能。)那是经历出来的,是借着寻求真理、追求真理最终达到的果效,这就是为神作了美好响亮的见证。

有些弟兄姊妹尽本分没尽好,我对付他,我一对付,有时候话说得就狠一点、重一点,他也不消极,也没有怨言,后来我就发现“有变化,这个人不错呀,本分是越尽越好、越做越让人放心了”。在人这儿放心了,在神那儿也放心,神也祝福、带领,是不是啊?不能让人放心的,能不能让神放心呢?肯定不能,人看着都不放心,说:“这个人哪,第一,说话没准,你别看他说得好听,他从来不实行真理;第二,有时候说得挺好,他不一定能做到;第三,有时候还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阳奉阴违,口是心非。”那这些人能不能让神放心呢?人都不放心,神还能放心?达到让神放心,得多数人对他信得过这才行。衡量人有没有人性、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这么看,一点没错!有一些人尽本分,总挨对付,总也达不到要求,这是什么问题?那些应付糊弄、胡作非为的人咱不说,就是多数人他没有真理,没有真理尽本分就是这么一种情形。但是,他总听交通,还能接受修理对付,一段时间总结出来:“这回我摸着点原则,这回我明白点真理了,这回有了这个失败我有教训了,我知道下回怎么做更合适了。”这是不是不断长进的过程啊?经历很多失败这不能代表人没有人性,也不能说人不追求真理,只能说目前还没有真理实际,身量太小。身量太小就像人在少年、青年的时候,尽凭着想象做事,就凭着己意做事,结果摔了很多跟头,头上碰了很多包。反省一段时间,看透事了,明白真理了,掌握原则了,最后再爬起来走路就越来越好,做事越来越准确,越来越有原则,看不透的事还能寻求真理,等明白真理了逐步地尽本分又有好转了。这样的过程就是多数人经历神作工的过程,都是这么过来的。

有没有不经过失败跌倒就直接达到合格地尽本分的?没有。我也是经历许多失败才过来的,一开始也在很多事上凭己意做,也没有真理,经过神的修理对付,审判刑罚的话语临到,一点点认识过来的,一点点转过来的,所以这是正常情形。有些人临到多次失败挫折消极了,他说:“我完了,我不通灵,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我可能就是魔鬼撒但,没希望了,干脆打退堂鼓吧!”这是不是人的愚昧啊?这是愚昧啊!人的愚昧能把自己断送。你得看透这个事,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是光你临到这些事,别人百分之百都临到过这些事,那人家怎么走过来的,你是不了解呀。你如果多和弟兄姊妹交心,交通这方面的经历,都会把自己怎么经历过来的,这些失败、这些教训、这些挫折讲给你听。所以临到这些事别消极,就一个劲地往上够,没错,追求真理没有毅力不行啊!另外,尽本分当中在一些事上卡住了,很长时间过不了这道关口,有些事一经历就是三五年,三五年才达到按原则办事,这正不正常?(正常。)这都正常。如果有人说达到按原则办事失败三五次就行了,就能达到按原则办事了,这话成立吗?没有的事,我自己都经历过很多失败,哪有失败三五次就达到按原则办事,就进入真理实际了?在某些事上、简单事上是这样,在有些大问题上就不是三五次了,三五年都未必能达到呀!你说明白一项关键性的真理,那是三五年的事吗?比如说认识神的性情,就这项真理的进入达到果效得几年?没有十年八年都不行。真正明白一项真理,哪一项真理都得经历一两年、两三年,有些真理得经历一辈子,是不是这么回事?举个例子,做诚实人的真理人得经历多少年?经历三五年能看见变化,但是你敢说就完全了吗?就完全是诚实人?一点弯曲诡诈都没有了?你不敢说。就这项真理经历十年八年就能彻底完成?做人这方面的真理和认识神方面的真理都需要经历一生之久,听明白了吧!但是有人说:“得一生之久,那万一我哪天‘咔嚓’死了,这不就半途而废了吗?”这话成立不成立呀?这么说没意义,什么“咔嚓”死了,你要是追求真理的人想死也死不了,是不是?你不能那么说。就是有一些真理神对人没要求太高,“没要求太高”是什么意思?就是没要求你三五年经历彻底。人需要经历一生之久,神要求你三五年就达到,神能作这样的事吗?神不那么作,神知道人的身量。人是神造的,你经历多少年能达到什么样的果效,这些事神太清楚了,所以说神没那么要求人。人只管往上够,你别因为一项真理得经历一生之久,就说:“信神太难了,光追求真理就这么难,我还信个什么劲啊?要知道这么难我不信了!”这话是什么话?浑话,小孩说的傻话。有些真理得经历一生之久,但是你经历三年五年就能有果效,就能有点人样,所以说,有一些真理的进入是很快的,一两年就有进入,有时候几个月就有进入。几个月就有进入是什么意思?就是开始有经历了。他说我经历了三五个月的确有些果效,三五个月我就有一些实际的认识,这不就进入了吗?但是要达到完全活出来,成为完全人,那得一生之久。要达到基本果效,有些真理经历七八年就行了,有人样了,人看着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做诚实人的真理,你要真经历七八年,人说“这个人挺诚实,没诡诈”,只是在特别事上还有一点诡诈,多数时候挺单纯的,尽说真话、心里话,那这样的人人看了怎么样?是不是都挺喜爱啊?你别看长相不怎么样,或者长得一般,就因为你是诚实人,太可爱,人就喜欢你,人就愿意跟你交往,愿意跟你处事。

为什么非得诚实人人才喜欢交往呢?因为交往诡诈人太危险,心里太烦,恶心哪!你听诡诈人说一句话,的确挺恶心,吃饭都不香。其实你心里都知道,“你说这话不是心里话,你瞎装什么呀?你诡辩什么呀?你显露什么呀?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所以说,诡诈人一说话就把你的心翻乱了,你的心像开锅了似的,极度反感、厌憎,好像把他看透了。正因为跟诡诈人接触就有这么多的反感、恶心、厌烦,所以人没享受,不交诡诈人。就因为跟诚实人一交往心里痛快,心里亮堂,说的都是心里话,就开心,就高兴,就兴奋,他能说出你心里的东西,你也能说出他的心里话,这就产生了共鸣,就有平安喜乐,这是一方面,心里的享受、快乐是真实的。另外,跟诚实人怎么处事没危险,他不会骗你,不会坑你,更不会害你,你出门把他留在家里看家都放心。你把你的金首饰放在抽屉里告诉他,“你给我看住,我放这儿了啊。”“好,你放心吧!”等你回来一看抽屉,金首饰没了,“这怎么没了呢?”“搁这儿不安全,我放在隐秘地方保管了。”一翻,翻出来了。“行啊,比我还细心呢!”交往诚实人怎么样?心里踏实。要是交往恶人呢,临到一点不顺心的事,他的眼睛就立起来了,这一立起来,“好凶恶呀,有点瘆得慌,这人可别搭理,稍不注意你说哪句话把他得罪了,他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刀掏出来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恶人可不能交往,就像碰着毒蛇一样!”是不是有这种感觉?跟恶人相处,第一,没有安全感,第二,测不透,第三,他什么时候发鬼性不知道,跟这样的人处事太危险了。所以,经历做诚实人这个真理,经历了三五年、五六年以后有诚实人的样式了,有人的样式了,人看见你是诚实人都喜爱,这个时候人心里有没有享受?有什么享受?“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人的样式,我才知道做人该做什么样的人”,把这个事看透了,明白人生奥秘了,是不是?

人生第一奥秘,神是造物的主,人是从神来的;第二,神是人生命的源头;第三,神喜欢的是诚实人,诚实人才是真正人的样式。这三点你掌握了,明白做人的真理了,最后你经历经历,“我终于有点人的样式了”,这个时候你就看见神总带领你,神在许多事上祝福你,你缺什么少什么,心里那么一想,还没去奋不顾身争取的时候,神早已给预备在那儿了。有时候我说“我就缺少一件什么样的衣服,这个季节正好能常穿”,就这么想想,突然就碰上了,碰上之后一看这么可心,一穿这么合适,就剩一件给我留的,多一件都没有,大小还正好,价格还优惠,我说:“这是神给我预备的。”什么叫神的祝福啊?你真追求真理生命,什么吃穿、这个那个的都给你预备好了,你走到哪儿发生什么危险都有解救的办法,神在那儿都给你预备好了。你心里看见了,“有神祝福,有神保守”,多大的享受啊!外邦人能得着这个吗?外邦人得不着,这是太大的幸福啊!所以你一追求真理做诚实人,尽本分对神有忠心,你跟神是真心的,神就祝福你,一点都不差!神的话这么说的,神也是这么作的,神太信实了,神太可信了,你越实行真理越得着神祝福。有人说:“我怎么没得着神祝福呢?我怎么没这个体会呢?”你还没经历到呢,你也没实行多少真理呀。你为神多做点,把心全用在神身上,你就看见这个祝福了。有人说:“我看神不祝福我,我也没劲往前跟。”那你怎么没琢磨琢磨:“我为神做了多少?我为神尽忠了没有?我对神有没有真心?”你怎么不反省自己呢?你总过高地要求神干什么?你有理智吗?你自己为神做过多少,你自己爱神没有,你自己实行神话多少,你听神话多少,你满足神多少,这些事你不反省反省,你还总要求“我怎么没看见神祝福呢!”说这话没理智。两个人相处也是这样,你对人家尊重了,人家才会对你尊重,你对人家有爱心了,人家对你也会有爱心,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对人家一点爱心没有,还要求人家对你有爱心,这公平吗?这样要求人有理智吗?有些人说:“教会里怎么没人爱我呢?”你要求别人爱你,你得先学会爱别人。如果你为别人做得够多,也不求回报,有一天回报自己就来了,你不求它也来。尽本分就是这样,你满足神多少?你为神尽好本分没有?你如果真心爱神,你为什么不在尽本分上还报神爱、满足神哪?你为什么不能为得真理、为爱神受点苦,付点代价呢?神为人类受什么苦、付什么代价,你为什么不能为神付出真实的代价,受点实在的苦、真实的苦,让人看见你的确为神受苦了?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承受神的祝福。你自己为神一点苦都不受,一点爱神的心都没有,还要求得着神的祝福,得着神的称许,这合理吗?在尽本分上能受苦,这功课好不好学?(不好学。)什么人能受苦啊?他得有良心,他得有心哪!没心没肺的人尽本分能不能受苦啊?他自私卑鄙还能为尽本分受苦?他受的苦都是为自己肉体受苦,为自己的名利、地位受苦,他不是为遵行神旨意受苦,更不是为通行神旨意受苦,那这样的人还想承受神的祝福,这不是幻想吗?这是奢侈欲望啊!

现在我看见有一些弟兄姊妹开始在尽本分上用心了,开始能受苦了,开始求真了。在尽本分上一求真,按所明白的真理原则去实行,就得需要受点苦,是不是?好比说做饭,你给自己做饭都糊弄,有一天,家里来了带领工人,你碰着喜欢的人了,“用点心,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吧!”这是什么问题呀?说明人是不是还有心哪?碰着他喜欢的人他就能受点苦,下点功夫,碰着他不喜欢的人就应付糊弄。那如果为神尽本分呢,到底能不能受苦啊?有些人说:“为神?这是带领工人安排给我的本分,我好像是给带领工人做的。”有没有这么想的?他不说这是神的托付,他不说神对受造之物都有要求,每一个受造之物都有该尽的本分。你该尽的本分不管是谁安排的,你都得向神负责,不能跟人对号,是不是这么回事啊?如果带领工人安排你尽一样本分,你觉得“我就适合尽这个本分”,这是不是神命定的?这是神命定的。神命定的不管谁安排,都是出于神的主宰、安排、命定。既然看成是神命定的,“我就只能尽这个本分,我也最适合尽这个本分”,那你到底能不能尽好本分哪?这就看你有没有良心、有没有人性了。有的人理智总不正常,总认为是带领工人安排的,他说:“要是神亲口告诉我‘你尽这个本分’,那我就好好尽。”那带领工人安排的是不是神的安排、命定啊?是不是出于神带领的啊?这也是出于神带领的。简单举个例子,但以理被关在狮子洞里了,那是神的安排还是人的安排呀?(神的安排。)有很多事外表上是人安排的、人做的,其实暗中都是神安排的、神命定的。这个事都看不透,这人不通灵啊!不通灵的人就总认为:“带领工人安排的如果合我的意,我就给他好好做,如果不合我的意,我不能给他做,我给他做完最后荣誉都归到他头上了。”这种想法对不对呀?这是不是谬种啊?这是谬种。那怎么能归到他那儿呢?在神那儿归他了吗?你不相信神是公义的吗?谁尽好本分是谁的份,与带领工人有什么关系?带领工人他所带领的人本分尽得好与他自己的本分没有关系,不是他的份。但是他如果不好好带领弟兄姊妹尽本分,那还是他的失职呢!他交通真理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并且能用真理解决尽本分中的一切问题,这也是他的本分。神选民尽的本分达到合格了,这是神选民生命进入与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带领工人的本分带领工人尽好了,那是他个人的份,与别人没关系,这些事得纯正领受啊!各人是各人的,神是公义的,神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一点都不差!你别以为“我就看不上这个带领工人,我要把本分尽好了是不是荣誉都归到他那儿去了?”你以为和世界一样啊,你这话说不通,你不通灵啊!有没有这么谬的?这么谬是不是胡搅蛮缠哪?通灵的人怎么看?每一个人都是活在神面前,都是在神面前尽本分,各人是各人的份,神这么看。你别管带领工人怎么看,这与你没关,你只管尽你的本分,神在鉴察你,神按照你的实际身量要求你。你尽好本分了这是见证,你没有尽好本分你没有见证。你如果因为“我就是不让带领工人沾光,我就不尽好本分”,那你就被淘汰,你没有见证。如果你尽好本分了,你的本分在神面前达到合格了,你经历神的作工就有见证了。你把你的见证作出来了,那你得赏赐、进天国,带领工人他没作好工作,或者他贪图功劳,把大伙尽的本分功劳都归在他身上,说他工作作得好,神会报应他,神是公义的,你得这么看。所以说在这些事上,有些谬妄的人领受偏谬,总认为是给带领工人做的,“我要做好了他沾光,我要做不好让他没光他就没光,我就是给他做呢!”这样的人是不是心胸狭窄呀?是不是鼠目寸光啊?是不是瞎眼不认识神哪?那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呢?我看这人麻烦,谬种一个呀!无论什么事得把它看透,你选的路才能准确,才能达到合神心意,你看不透不行。另外,你别拿神家的事跟世界比,工人把活儿干好了,领导在那儿得赏赐,沾光,那是世界。神家不是那样,神家是神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神是主,神主宰一切,神是公义的。你个人达到神的要求了,神赏赐你,称许你;你没达到神的要求,神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受什么辖制,你没有见证,神就淘汰你,你得这么看。所以说无论在什么事上,你得明白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不能总凭世界、世人的观点来看事。有的人就认为在世界上谁会来事、谁会说嘴谁就吃得开,他说“神家可能也这样,那我在神家也来个会来事,会说嘴”,这管不管用啊?不管用,溜须没用,你搞欺骗更没用。你欺骗早晚有一天露馅,一露馅,你吃不了兜着走,那时候就傻了。

有的人提供带领工人,写假简历,把一个人吹捧得这么好、那么好,最后神家一看,“这人不作实际工作,这人性情也不好,怎么跟简历差这么多呢?”一追究责任,好几个带领工人被撤了,淘汰!欺骗神这是大罪,露馅了吧!当时写简历的时候挺得意,“我就给他写好点,好让神家满意,我们提供这人多好”。多好?你以为在那儿一写就完事了?到这儿不能作工作,追究你责任!你故意往好了写这是欺骗,欺骗的罪能放过吗?一追究,谁写的简历?撤掉他!带领工人做不成,彻底淘汰!报应是不是来到了?你用世人的观点欺骗神,你就行不通,露馅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你就遭报应。有一些事,你刚做完的时候挺得意,别着急,有一天露馅了,看神家追不追究。所以说作恶没好下场,你当时心安理得,觉着把神家、把神欺骗了,别着急,事情还不算完,到有一天显形的时候该追究你的责任了。在神家什么人能吃得开呀?诚实人,爱神的人,这样的人能吃得开。这样的人神喜悦,神祝福,人也喜欢。神家是真理掌权,是神话掌权、神掌权。神掌权用什么作证啊?第一,真理掌权,第二,神话掌权,这就说明是神掌权。圣灵掌权也就是真理掌权,也就是神话掌权,真理、圣灵、神话、神是一,归根结底还是神掌权。

尽本分要达到办事有原则是有过程的,并不是发现一个问题用真理一解决,行了,以后都会了,什么事都能达到按原则办事了。涉及真理的事那不是一方面的事,另外,哪一方面的事都有各个层次的问题,都有深浅的问题。所以说尽本分当中临到难处的时候多,不是解决了几个难处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人都会经历了,都会实行了,这个达不到。有人要问,那得经历多少失败,解决多少问题,才能达到凡事都按原则办事呢?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以前咱们说过这样的话,真理进入没有止境,性情变化没有止境,生命进入没有止境,认识神没有止境,那解决问题有没有止境啊?也没有止境,外邦有句俗话,叫“活到老,学到老”。这么说现在明白了吗?(明白了。)“尽本分怎么总有问题呢?解决到什么时候是头啊?怎么总有难处呢?”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怎么认识?岁数大的人会说,“这过日子的事怎么这么多呢?怎么总有难处呢?”就因为这个实际的问题存在,人才总结出了“活到老,学到老”。外邦人还有一句话,“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人人都有难唱的曲”。生活就是这样,也可以说总有难处,这就是生活,这么说可不可以?(可以。)有人说:“这事我们都知道,你给我们解决呀,为什么总有难处?这是不是神安排的?神为什么总让我们产生难处呢?”这个问题该不该认识?(该。)那有难处对人的生命进入好不好?(好。)怎么个好法啊?(借着难处去寻求真理,才能得着真理。)有难处就是让我们去寻求真理,只有得着真理了以后就没难处了。

有难处就是神给我们摆上的功课,是神安排我们当学的功课。学功课好不好?(好。)得真理的过程就是经历难处、寻求真理的过程,你没有难处不寻求真理,你没有真理解决不了难处。所以说,这些难处临到都让我们去寻求真理,用真理解决,这样才能最终得着真理。有难处显明人什么?没有真理。没有真理就显出难堪,没有身量就应付不了,身量太小就被难处挡住了,绊住了,所以急需寻求真理。所以,难处越多你寻求真理的机会越多,你经历神作工得着的成全机会就越多;如果难处没有了,你经历神成全的机会也就没了,是不是这么回事啊?(是。)死人有没有难处啊?人一死,一了百了,这话对不对呀?外邦人这么说,他们认为人死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其实肉体的事是没了,找对象不用找了,生儿育女免了,吃穿免了,什么都没了,但是灵魂要接受惩罚,要接受审判,这个事免不了啊!大事免不了,只是肉体的事免了,是这么回事。有许多人临到什么事都不当回事,在人家那儿是难处,在他那儿不是难处,他不搭理,所以有很多人从来就不知道学功课,不知道寻求真理,不知道怎么经历神话找实行路途,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人家那儿难得叫苦连天,在他那儿不当回事,稀里糊涂就过去了,跟没事人一样,这就是不追求真理的人,他不寻求真理。这样的人是不是跟死人差不多啊?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是活死人,喘气的死人。人说:“你现在信神有什么难处啊?”“没什么难处,那就跟着信呗,也没被抓,也没坐监,有吃有穿的,没难处。”人说:“那你尽本分有没有难处?”“没难处,让干什么干什么,干成什么样算什么样。”“用不用寻求真理?”“不用,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脑袋一琢磨怎么干能应付过去就应付吧!”这样人活得轻松不轻松啊?活得“潇洒”,是不是?什么难处没有。最后有一天死亡临到的时候难处出来了,“真死啊,我冤哪,我没追求真理呀!”哀哭切齿了。这叫活该,认命吧,谁让你平时不寻求真理、不实行真理,你应付还觉得什么问题没有,最后怎么样?大问题来了,要命的事来了,哭鼻子了。这样的人有没有?(有。)有的人在那儿求真,这个事求真,那个事求真,有的人还不耐烦,“求那个真有什么用啊?我怎么没那么多事呢?”别人追求真理,寻求真理,按原则办事,认为“这都是问题,都得需要解决,都得寻求真理呀,这不解决我们的本分尽不好”,人家就往上用心。他就不用心,他说:“你的事怎么这么多呢,这个事也是事,那个事也是问题,什么都寻求,什么都问?我怎么没那么多事呢?”这是什么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他从来不寻求真理,临到什么问题都稀里糊涂,不当回事,心粗啊!有的人是心粗,有的人就是不喜爱真理、不求真。一不求真,那什么事都不是事,就死到临头才是事,到吃饭的时候揭不开锅是事了,饿肚子难受是事了,长病了是事了,除了这些事没别的事,这是不是死人哪?尽本分他从来不求真。“到底什么是按原则办事呢?什么样的尽本分是合格的尽本分?合格的尽本分具体指什么说的呢?”在神话上就总这么揣摩揣摩,总发现问题,这都是圣灵作工的果效,这人有心哪!人有心就指总琢磨正事,就这样的人才能进入真理,他总求真。对总求真的人我就特别喜欢,“你求真,好,我跟你交通,你有问题我就尽力帮助你解决”,我知道这样的人好,有希望,他长进快呀!

事实上哪一个人尽本分没有难处啊?都有难处。如果按着尽本分能达到的果效来要求人,有几个合格的?有几个能达到果效的?比如说传福音,福音对象合格了,是可传的对象,但是你没见证好,人家跑了,这是不是失败呀?他怎么跑的?哪方面真理没交通透啊?哪方面让人产生观念误解了?能不能找着病根?如果你不找病根,你就这么传福音能得着几个呢?如果你传十个线索,砸了十个线索,这样的人还能尽这本分吗?该淘汰了,不合格啊!那这本分你尽了多少天哪?这些天你白吃了神家的饭,一点活儿都干不出来,这是不是亏欠哪?良心里能平安吗?如果在这儿白吃神家的饭,你觉得很满意,“我找到铁饭碗了!”这是不是寄生虫啊?这跟犹大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还没出卖,如果碰着给你钱的,又该出卖了,马上就成犹大。尽本分总应付糊弄,在这儿混口饭吃,这是不是偷吃祭物啊?(是。)偷吃祭物一点良心责备都没有,有没有人性啊?没人性的人是不是神淘汰的对象啊?这一连串的问题都出来了。无论尽什么本分你得拿出成品活来,你拿不出成品活那就不是合格的尽本分。有些带领工人从来就不会交通真理,只会用行政命令手段处理问题,这样的人属不属于作实际工作?(不属于。)做带领工人,第一你开除、撤换了多少敌基督、假带领,你开除敌基督、撤换假带领的时候真理交通透亮没有,是不是让人都明白真理了,都能认同你这么做,都能看见是圣灵在作工,是神话成就一切的事实,这是一方面工作——开除、撤换敌基督、假带领。有一些牧区或者区这个工作还没作好,他碰到有一些他认识的带领工人,知道是敌基督也下不了手,不敢得罪,知道是假带领也不好意思撤换,这样的人尽本分合格吗?是按原则办事吗?达到忠于神了吗?(没有。)这样的人尽本分不合格。做带领工人首先一条,对敌基督、假带领都不彻底解决,光解决一部分自己不认识的、没情感关系的,涉及到自己认识的、有情感关系的都不给解决,这样的带领对神没有忠心,不按真理原则办事,没达到合格尽本分的要求,这是一个问题。还有,做带领工人你得解决神选民生命经历进入的实际问题,上面交通哪些问题你得往下落实,上面交通不能说得太细、面面俱到,那你再给补充补充,让他认识认识。上面重点解决哪些问题你得落实下去,在教会里这些问题都得解决。上面怎么安排,你在下面就怎么做、怎么顺服,这样的带领工人才合格。另外,做带领工人得解决自己身边的弟兄姊妹或者同工的一些实际问题,让这些人首先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这样的带领工人就合格了。如果带领工人光作一些行政事务方面的工作,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或者实际经历中实际临到的问题一点没给解决,这不是合格的带领工人,这样的人肯定没有真理实际。

一个有真理实际的带领工人无论在哪里,他身边的人首先受益,受益是指什么说的?先得着供应、浇灌,身边的人的问题首先得到解决,身边之人的生命进入首先有了起色,身边的恶人、假带领、敌基督首先得到解决,这样的带领工人才是有真理实际的带领工人。如果身为带领工人,他身边的所有神选民、同工存在很多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这些人的生命得不到一点供应,生命进入、生命长进没有一点起色,这就足以说明这个带领工人没有真理实际,不称职,不合格。无论是教会也好,或者是哪一个组也好,有一班尽本分的人,中间如果有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他虽然真理明白得不一定深,但是身边的弟兄姊妹临到的一些问题他都能帮着解决,有什么难处经过他一交通也都解决了,身边的人尽本分果效越来越好,那就证明这个追求真理的人在身边作光作盐了,首先发出光了,那这个人就是神要成全的。看哪一个人他有圣灵作工,他还有负担,即使不是带领,他身边的人光景都越来越好,身边的人首先受益,得着他的供应、浇灌、扶持,尽本分的果效越来越好,证明这儿有追求真理的人,这儿有神要成全的人,有圣灵暗中使用的人,圣灵作工使用他,训练他,虽然不是神正式见证的,但是圣灵在训练这个人,在带领这个人。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出现,身边的弟兄姊妹是不是都沾光了?沾光不小啊,身边的那些人都跟着蒙神祝福。如果一处教会、一群人中有一个假带领出现,这家伙说话圆滑诡诈,有知识,有头脑,能说会道,把大伙玩得滴溜转,都挺崇拜他,外表上大伙热火朝天都在做,但是真理进入一点没有,生命性情变化一点没有,用真理解决问题一点没有。这方面的成果一点没有,光是外表的热火朝天,那这个领头人是什么人哪?是真有圣灵作工的人还是假带领、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哪?(假带领。)假带领凭恩赐作工就这样,热火朝天过后什么果实没有,一两年、两三年倒毙了,大伙没劲了,“你那两套话你别说了,你再说我都会接下句了,你还说什么呀?”证明这个人不是千里马,是骡子,是驴,是不是啊?真有真理实际的人不一样,他专门交通神话,有认识,有经历,能解决实际问题,谁无论有什么难处,他都能把真理交通得比较透亮,人听完了都心服口服,最后身边的人都得着供应扶持了,都有长进了。这样的人有真理实际,能作实际工作,这样的人有神祝福,有圣灵作工啊!有圣灵作工的人才有神祝福,没有圣灵作工的人能不能有神祝福啊?肯定不能!

人要想追求真理达到被神成全,首先你就得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对教会的工作,对尽本分应该达到的果效有负担,“虽然我不是带领,我不是工人,也不是组长,但是我有负担,谁有问题我就谈谈我的经历。我首先自己把本分尽好,让人无话可说;第二,临到难处我寻求真理,寻求真理解决问题了,我就跟别人交通哪些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这一交通把人家的问题也解决了,把人家尽本分达到办事有原则也带得有路了,人也会经历了,结果在他的影响下周围的人、身边的人尽本分都是越来越好,那这个人所起的作用是什么?是不是带领工人该作的实际工作啊?(是。)他倒作实际工作了,他名义上还不是带领工人,真选上做带领工人的还没作这些实际工作,这事怎么看呢?我看神选民就该重选了,把这个人选上做带领工人,这合不合适啊?(合适。)把选上做带领工人却作不了实际工作的那个人撤换,赶紧让他下来,这个能作实际工作的人赶紧上去,让他作,效果保证好。这样对人公不公平?(公平。)如果带领工人真有理智,发现自己作实际工作果效这么差,好像没多少负担,别坑人,别把弟兄姊妹断送了,“我自己走下坡路别影响别人,我看这些人当中谁比我好,谁能作点实际工作,干脆我让贤吧,我推荐他,我让位”,这好不好?这就对了,这个人有理性。上一层的带领工人该不该接受他的推荐和让位啊?为了维护神家利益,这么做对神家有利,你别凭情感卖人情了,“你接着做吧,就凭你这个理智,你就应该做”。做什么呀?再做还坑害人哪,凭情感瞎做,你不以神家利益为重。荐贤让位,这是明智的选择,有良心、有理智就该这么做。你作不了实际工作你还不荐贤让位,你这不坑人吗?瞪着眼睛坑人哪!

尽本分如果没有成果,拿不出成品活来,这是什么问题?应不应该看透啊?人尽不好本分有没有原因?有原因。那如果追求真理,该不该解决这个问题呀?(该。)你尽本分因为什么达不到果效?失败在什么地方,得彻底反省啊!临到这么大问题你像没事似的,满不在乎,这就是没心没肺呀!没心没肺的人能不能作出见证来?(不能。)作不出见证的最终都得被淘汰呀!那神所说的被淘汰的那个废人指什么说的?就是指到最终尽本分也不合格,总是应付糊弄,做什么不行,吃什么没够,这样的人在神眼中看就是废人。有的人做带领,怎么做做不成,人怎么教还做不成,这方面是废了;让他传福音,怎么传得不着人,一个也得不着,这方面又废了;那尽点别的本分吧,再尽点别的本分也不行,又废了——好几方面都废了。这样的人有没有一点真理实际呀?(没有。)有人说,我如果去给谁守个家、望个门、打扫打扫院子里的卫生,这点活儿我能干,有没有这样的活儿啊?干这样的活算尽本分吗?能够得上善行啊?那活儿没什么价值,够不上见证啊!你听神说过这样的话吗?“到弟兄姊妹家扫扫地,擦擦桌子,这就是响亮见证,这就是善行”,神这样说了吗?那不是见证,那不涉及真理,与真理没关系。到国度里有这活儿吗?根本就没有这活儿,这活儿不够见证。有的人说,我光跑跑路。跑什么路啊?捎信。这能够得上见证吗?光这点活儿不够见证。那真正够上见证的指什么?传福音得人这是见证;做好视频,做一个见证神作工的视频,谈人悔改的真实经历,神选民性情变化的真实见证,谈人对神的真实认识,给外邦人见证神,让人看见这是神作工的果效。这些视频你做得合格对人造就很大,人看完了视频都得着了供应,得着了造就,得着了益处,人都喜欢这个视频,这是人该尽的本分,能称得上是真实的见证,也是真实的善行,这能给人带来许多益处,这也是经历神作工达到的果效。你要是对真理、对神没有认识,你能做出这样的视频吗?看着外表画面挺简单,时间也不算太长,但是你对真理、对神没有认识,你做不出来,这里面得包含多少经历,得受多少苦能达到这点果效啊?那不是谁想做就能做出来的。有的人想写一篇文章都写不出来,一写实际经历,话在肚子里还觉得挺好,怎么往本上一写不值钱了呢?一说出来怎么没分量呢?最后一琢磨,还是太浅哪,身量太小,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结果亮出去不行,人家不同意,人家不赞成。做带领工人好不好做?(不好做。)你得解决实际问题。你以为在世界当官呢,到时候写一篇稿子,讲一篇话完事了,过后实际工作做多做少没人管,没人求真。另外,外邦的官也不涉及解决思想难处,外邦人更没什么生命进入,都是行政制度管理,那官好做,只要人不傻,挺精,有撒但哲学都会做。做神家的带领就不一样,得有真理实际,得有人品,得让人心服口服。没有人品,没有人性的人在神家做带领能不能站住?用不了一两年就被人弃绝,所以没有真理站立不住啊,这是一点不假!

尽本分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得真理的过程,尽本分的难处越多,人学的功课就越多,人越容易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人的生命经历无止境,明白真理认识神没止境。我们的生活总有难处,一个接着一个,解决了一个又出现一个,解决了浅的又来个大的、深的,这对每一个人都是挑战,你不寻求真理这个难关就过不去,不寻求真理你就被困在这儿了,就得被搁在这儿,被撂在这儿。所以凡是寻求真理的,最终什么样的难关都能越过,都能突破,这样的人身量就长大了。解决一次难处,就越过一次难关,生命就长大一步;解决了更大的难处,越过了更大的难关,生命就长进了一大步。人的属灵的生命是不是这样长起来的?没有难处,没有寻求真理,生命能不能长大呀?(不能。)那有难处是不是好事啊?(是。)别总凭人的观念想象看事,那样看事人会失去信心,耽误生命长进。有难处不是坏事,它是好事。为什么说是好事啊?就是因为有这些难处才迫使我们去寻求真理;就是因为有这些难处,才显明了我们明白真理太浅,身量太小,更激起我们追求真理的心志;就是因为有了这些难处,我们才不得不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解决难处,这样我们解决难处越多,我们身量长进得也越快。如果我们把这些难处不当回事,不理睬它,也不解决它,还感觉相安无事,活得悠闲自在,这就把自己断送了,这属于停滞不前了,被神搁置了。

经历做诚实人也分多少步,越经历越深,越经历越深,一开始就守规条,守一段时间,临到一个事,“这回不说谎可不行了,这回不说谎要吃大亏,要受亏损,要坏事啊,那这回我就最后说一次吧,再说一次谎,下不为例。”下回又临到一个事,更严重,被抓了,大红龙一审问,你心里说“这回再不说,它们能把我打死,我就得死在监狱,为了活命再说一次吧!”又说一次。这不算完,还让写悔过书,写完悔过书再写点话,表示你跟神告别,永远不信,否认神。一写这话,意识到了,“严重了,这下子把地狱的门给捅开了”,这个字要是签了,直接就入地狱了,还敢不敢说谎了?这下麻烦了吧,“马蜂窝”临到了。所以说不能说谎,到什么时候说真话?就是死到临头也得说真话,也得站住见证。你要不这么实行真理,小洞不堵,大洞受苦啊!你今天说谎,明天说谎,丈夫问你:“你到底还信不信?你说实话!你要说‘信’咱就离!”“坏了,这回是说呢,还是不说呢?”严重了吧!面临选择了,这试探大了。这试探如果能胜过去,“死都不能说谎,何况离婚呢!这算什么呀,你把家产都拿走,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全给你!”这事还是问题吗?这试探不算什么。经历经历嘴不说谎话,“哎呀,这心里痛快,我终于不说谎话了”,又临到一些事,心里用点诡诈、欺骗,嘴还不说,“这是个新课题呀,这属不属于说谎呢?”看不透了。心里说“但愿你这样,但愿你这样,我这回这么做坑害你,我这回报应报应你,我对你反感,我就这样”,这心里是不是在说谎啊?

有很多时候你嘴上不说谎解决了,但是那个败坏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谎话是受心支配的。你嘴不说谎,心里办别的事,办得诡诈,圆滑,使诡计,这是不是更深的谎言哪?有经历的人该说了,“嘴上的说谎还容易解决,心里说谎、更深的谎言真不好解决,要是没有真理真不好胜啊,真不好洁净啊!”一看这个难处挺大,现在不是守规条的问题了,比规条更深了,涉及到生命性情,是心里的事、心病。心病怎么医呀?用守规条的方法能解决吗?不好解决吧!这个时候就该祷告神了,说,“神哪,我经历做诚实人,口不说谎好像我达到了,但是心不说谎,心里的诡诈、心里的弯曲、心里的诡计怎么这么难除去啊?光嘴不说谎这不算得洁净啊,我看见了,病在心里呀!心里的病,心里的诡诈,心里隐藏的谎言,变相的谎言,这不好除掉。神哪,这事我只能靠你了,你洁净我的心吧!我心里说谎、心里诡诈这个说谎的根源、诡诈的性情,你给我解决吧!”经历到这儿,是不是经历进深了?经历做诚实人进深了。所以,他现在发现:“做诚实人不是光守住嘴不说谎就能解决败坏性情,这心说谎不好解决呀!嘴不说谎打两个嘴巴、贴点封条、克制克制或许能解决,心不说谎这个嘴巴怎么打呀?心里这封条怎么贴呀?心里克制也除不去呀,这涉及到性情变化了,涉及到实行真理了,涉及到人的选择了,涉及到人得撇弃了,得背叛了,得恨恶自己,得恨恶撒但哪,涉及更深的真理了。经历做诚实人不是简单事啊!我以前真把做诚实人想简单了,现在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啊!”经历到这儿怎么样?发现问题难处了,什么都不是那么简单,什么问题都挺复杂,是人没有见识把它看简单了。等你经历一段时间之后,你发现了许多复杂的问题,发现了问题的根源,透过问题的表象达到看透问题的实质,这个时候人就傻眼了,人感觉做人可不简单,追求真理不简单,进入真理实际更不简单。那这样的人是不是经历进深了?他是怎么经历进深的?他怎么就进深了呢?有的人信了十年二十年怎么就进深不了呢?能经历神话、经历真理到这个程度,说明他肯实行真理,要没有那一段的经历、实行,他怎么能有今天的进深呢?那些经历太肤浅、始终没有进深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明白了吗?他们是从来都不实行真理,所以他永远也不会进深,信八百年也是白信!那真理进深需不需要付代价呀?(需要。)就简单地守守规条能达到进深吗?就一个经历做诚实人就不简单,说三五年入门,这话成立,要说十年八年就解决问题,这话说得过早。

经历做诚实人有时候说说说,开玩笑说句话,“但就这句玩笑也不真实,也有点说谎的意思。不行,这个玩笑也不符合做诚实人的原则”,你一严格到一个程度,有些玩笑还得看看什么性质。带点违背做诚实人的原则,这样的玩笑都不能说,说了人也会说“你说话还是有谎话”,这样你良心就不平安,是不是啊?就说这点谎话良心都不平安,“这还是有点谎话呀!”要达到良心彻底平安,一点谎话不能说,一个字不能说,一个玩笑都不能随便开。说谎可了不得,不管是哪类的谎言,是恶意的也好,善意的也好,都是谎话,开玩笑的谎话也不行,那也是谎话。这么领受对不对啊?(对。)有的人求真到一个地步,“对撒但能不能说谎话呢?”先把这个事排除,对撒但可以用智慧,这不算谎话,咱们按这个这么经历,听明白了吧!如果你经历到一个地步,“我对撒但都说真话,但是有些话我不说,我不说也不能说谎话,到关键事该我说话的时候,我必须得说的时候,那还是真话”,这是最高境界了,现在别按这个要求人,一般达不到。你就按对撒但可以说假话来实行,那是智慧方式,先这么经历,这样经历没有难处。等你经历到一个地步,你说对撒但也不能说假话,讲智慧是得讲智慧,但是有些话可以不说就不说。就像主耶稣受彼拉多审问时,他不说,但该说的时候还是说真话,说的话都是真话,用智慧的时候可以不说。不说是最高智慧,该说话的时候必须是真话,经历到这个原则、实行到这个原则的时候那是最高境界,看清楚了吧!如果真经历到这个境界的时候,这个人还有谎话吗?他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并且都是对神的真实见证,这样的人是真有真理实际呀!你说对撒但可以讲智慧说假话,人家到最高境界,那类的话我不说,我静默,不说那是最高智慧,比说假话、讲智慧还好还高一层,这人得多厉害呀,这叫最高境界。现在就按对撒但可以讲智慧、用方式,先这么经历比较容易。这一步你这么经历,经历完了,到最高境界了,你再按那条原则实行更好。没谎话,有时候一看说出来不合适,我回避不说,这是不是智慧?好比说,撒但问你,“你到底信没信?”不答应,“你别问我这个,我不回答你”。“你到底要神还是要我?”“现在你先别跟我求这个真,这话你说得过早,到有一天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么说好不好?(好。)暂时不好答先不答,推到有一天答,那更厉害呀,更智慧。

无论经历哪方面真理都无尽无休啊!顺服神的真理,有很多事知道怎么顺服神,但有一些特别的事你看不透就不好顺服。好比说有一个带领跟你挺好,他说的合乎真理,你说:“他说的合乎真理我都顺服,我顺服真理就是顺服神,那你说我是顺服他还是顺服神呢?”这好不好分辨了?不好分辨了。好比说我对付你,我对付完之后你琢磨,“我这是顺服弟兄呢,还是顺服神呢?”好不好说?能不能说清楚了?“你交通真理总让我们顺服神,其实有很多事间接地都是人做的,我就不知道到底该顺服这个人还是顺服神。”这种情况下,顺服神怎么实行?顺服神了又该怎么对待人呢?这一般人还真够不上,遇到这个事就蒙了,不知道怎么实行。

有的人说:“我父亲不信神,但是他说的对,他让我孝敬他,他临到难处了,那这话我到底听不听啊?我不听吧不孝敬父母,另外他说的也对,也合乎真理呀,孝敬父母也是我该尽的义务。那我如果顺服他到底是顺服神呢,还是顺服魔鬼撒但?”这事好不好说了?这些事是心里的事,你嘴别说。你如果认为这话合乎真理,是你该尽的义务、该实行的,你就按顺服神来选择实行;如果他这话不合乎真理,那你就不能接受,不接受这也不是不顺服神,因为他说的不合乎真理,不合乎神话,这不就完事了。如果是带领工人安排的,“我按我心里领受的原则我就不顺服、不实行,但他说我违背工作安排,抵挡神,我就蒙了,不知怎么办”,这事好不好解决?神家的安排和神话的真理还能打架吗?不能打架。你跟他说:“你说是神家的工作安排,那我看看有什么证据?”如果真是工作安排,那咱就从神领受,按顺服神的原则实行。如果他说的话不符合事实,神家工作安排里没有这条,是他硬套的,他把他的意思套在神家工作安排上,以顺服工作安排的名义让人去实行,然后你不实行他还给你扣个帽子,说你不顺服神,这是谁的问题呀?这是不是带领工人的错误啊?那你们就应该揭露带领工人,“你为什么这么说?这不符合工作安排,这是你的意思,你的意思不代表工作安排!”这么说敢不敢?有的人他没有这种思想,他没有这种分辨,带领工人让他干什么,他说:“那就干哪!”带领工人说:“你要不干我告诉你,这是不顺服神,你对神没有顺服。”“噢,对神没有顺服,这可了不得,那赶紧听吧。”就听了,带领工人怎么说他怎么听,让干什么都顺服。这是不是顺服神哪?这是没分辨的瞎顺服。那这样的人的实行有没有原则呀?是不是按原则办事啊?(不是。)麻烦了,那他顺服人所安排的这一切事都不属于正常尽本分,因为都不是按原则办事。这样的人有没有?(有。)这样的人多呀,多数的浑人都是这么做的,这叫浑人,这些人是糊涂顺服,不管带领工人说的合不合乎神的话,合不合乎神家的工作安排,他都去顺服。有的人是受辖制不顺服不行,因为他不顺服有人就给他扣上不顺服神、不顺服神家工作安排的帽子,他感觉承受不住,所以说只要人家说出一些道理来,他就赶紧顺服,这样的人就是浑人,咱们看清楚了。这种糊涂顺服,不管假带领怎么做、怎么安排他都顺服,谁做带领也都这样顺服,没有原则,那最终他算不算实行真理呀?算不算顺服神哪?这种顺服在神那儿不算数,你顺服对了也没赏赐,顺服错了如果是抵挡神还遭报应。那什么样的顺服神称许呀?是经过心里衡量,“这话对呀,这话合乎真理,我得顺服,因为顺服真理就是顺服神,我这是顺服真理、顺服神,并不是顺服哪个人。”他心里清楚、明白,做这事是为了什么,他守的原则是什么,这样的顺服是因为心里明白是真理,也知道这属于顺服神、顺服真理,所以才实行顺服的,是心里有认识,心里清楚、明白,有意识地顺服神,这样的顺服神称许,这是顺服真理的人、顺服神的人。

人心里明白真理达到办事有原则,能真实顺服神,顺服真理,神鉴察呀!有些事你嘴没说,神知道,神鉴察人的心思意念。有些人的顺服是在表面上,外表在人面前,在大家面前,在一个小事上抠啊,寻求啊,然后实行,大伙一看,“人家对真理求真哪,那么点小事寻求完真理就能顺服,这个人可真是顺服神的人”,结果背后有很多大事,涉及到得罪神的事,他也选择了对肉体有利的事去做,为维护肉体利益说话,这样的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当面做得挺好,背后做的不行,这是不是假冒为善哪?这属于假冒为善的人,是地道的法利赛人。就这类人多数人还赞成,如果投票选举的话,这类人票还高哪,因为什么他的票高啊?他外表做的太好了,甚至达到天衣无缝,只有少数人对他能看得透,知根知底的对他能看透,所以他的票就高。所以说,即使是选举产生的带领工人也不一定准确,有一些被选上的带领工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显明,还是假带领、敌基督。这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人的真相没有完全暴露在人面前,他没做带领的时候谁也看不透他怎么样,你光看外表好,实际不一定好。外表的事做得挺好,背地里做的事不一定好,外表说得好,心里想的不一定好,所以说看人不容易呀,要真是没有真理还真看不透人。你就是有真理,你跟他接触太少你也看不透人,这是事实。我以前跟一些带领工人有一点接触,看着当时在外表的事上表现不错,所以对他有点好印象,“看看这个人怎么样,作作工作试试吧!”结果这一试,没有一年两年,被显明是假带领一个,又被淘汰了。所以外邦人常说的“日久见人心”一点不假呀!神鉴察人心肺腑,人看不透人,你明白真理会分辨也得经过长期接触,不接触也不行。光从面相上能看透吗?看他的长相、看他的眼睛瘆得慌,面相长得凶恶,像恶鬼一样,看透了,这家伙肯定是恶人。光从长相看,明显的恶人、有恶人长相的咱们能看得出来,但有一些人长相不那么恶,看着挺正常,最后干出的事也不是好人能干的,也能干坏事,干出的事也挺卑鄙,结果他也是恶人,这样的人更多呀。所以得到证实了,不能光从面目上看,还得靠长期接触才能看透人。有人又说了,那有一些人性不好或者性情不好的人,他如果经历神作工年头多了不就变了吗?这话对不对呀?不是经历年头多就变了,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变,不追求真理信八百年也不变。所以你把人想得太好,认为不管是谁信神年头多都能变,这不对。有些人说,那信神年头多的就比信神年头少的还差?你别说差不差,他不追求真理都一样,不追求真理他信的年头越多,他越是笨蛋。说信三十年没得着真理和信二十年没得着真理,有什么区别呀?年头越多,说明他更顽固,更差,看事就得这么看。所以说,一个信十年的没什么变化,一个信三十年的没什么变化,首先应该淘汰哪个?(淘汰信三十年的。)这么看就对了。信三十年的就更没希望了,信十年的或许以后还有点希望。

尽本分求真的人他的问题就多,不求真的人问题就少,哪个人进步能快呢?(求真的人。)有的人度量大,一般的事不说,不用寻求神,自己解决,他说总有那么多事麻烦神也不好,“神多忙啊,咱自己解决吧,自力更生”,结果有很多事该寻求他也不寻求,该跟大伙交通也不交通,就在肚子里憋着,这样的人生命长进能不能快呀?快不了。尽本分求真,你多交通多得点真理,多交通对真理就透亮一些,你交通得少那你得的就少,你总也不寻求,不过问,不跟人交通,光自己经历那点东西,时间长了,你的身量就小得可怜哪!有教会生活的人和没有教会生活的人有没有区别?(有。)一个人如果说两年不过教会生活,你再跟他接触接触,看看他的心态,看看他的面目表情,怪怪的,“怎么跟外邦人差不多了呢?不像弟兄姊妹,好像初信的”,这是不是倒退了?有教会生活的人大家在一起,没事就交通交通真理,没事就谈谈心、交交心,大伙就像一家人一样。你说大伙都像一家人一样,都单纯一点,敞开一点,像小孩子一样,这心情是不是快乐啊?这是不是幸福啊?心灵里快乐有享受,这就叫幸福。心灵里有神的同在、神的祝福,和弟兄姊妹生活在一起,有欢声,有笑语,这就是最幸福的事,这就是难忘的回忆呀!人的一生这样的年头都不多呀!就像今天弟兄姊妹能在一个教会里生活,好几十人常见面,哪些人追求真理,哪些人到一起能交通真理,交通神的话,哪些人能谈出一些真实的经历认识,这样的人越多气氛越好,越多大伙的心情越好,越有享受,越有平安喜乐。这样的生活以后就成了美好的回忆了,大灾难临到以后,你就享受不到这样的生活了,都成为美好的回忆呀!说:“那段日子真好,我知道什么叫幸福了,活在教会中跟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在一起生活、配搭尽本分太幸福了!”如果弟兄姊妹之间有点摩擦,有的人总是小肚鸡肠,有的人不能正确对待,有的人总对人有成见,过几年之后,一想起这些事该难受了,“我怎么那样呢,怎么这么小肚鸡肠,这么没身量,这么幼稚,这么愚昧无知,这么悖逆,这么没有人性呢?”他就该恨恶自己、厌烦自己了。那段生活流露自私卑鄙、弯曲诡诈的败坏挺多,这些事不堪回首,往事如刺啊!如果这段时间你总追求真理,总有变化,有点败坏流露过一段时间借着交通真理,败坏解决了,总在不断长进,最后跟大伙同心合意,彼此相爱,美好的回忆就出来了,说:“那段时间交通真理真好,就是因为交通真理,大伙都能彼此相爱,神的祝福太大了,心灵太有享受了!”这都是美好的回忆。

如果在教会生活里没尽好本分,总有失败,总挨对付,没有长进,还总消极发怨言,跟大伙都不合,成了害群之马,成了大家厌憎的人,过后会怎么样?你越回忆痛苦越大,越回忆越恨自己,“以前我真不是人,不配活在神面前,当初干这些卑鄙的事一点爱心没有,怎么心胸那么狭窄,那么自私卑鄙呢?这些臭性情是怎么长出来的呢?”该恨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尽本分追求真理,最后把你尽的本分都尽好了,达到果效了,这对以后来说也是安慰、享受啊!你现在无论受多大苦,最后有成果,有见证,过后再一回忆你受的苦,你还觉得苦吗?(不觉得。)那苦都是虚东西,过后就没了。你坐监,受酷刑,等你出了监狱以后,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忘得越来越多,最后到底什么滋味,怎么痛苦,忘了百分之八九十了,但是你的身量、你的收获这些永远不会忘。你在哪个阶段什么身量,哪个阶段得着真理最多,哪个阶段尽本分效果最好,哪个阶段就给你留下美好的回忆了,哪个阶段的教会生活、你尽本分的见证就成了美好的回忆,永远不会忘的。好比说,你在监狱里站住见证了,见证作得特别好,让你满意,过十年二十年你还想回到监狱那地方看看去,看什么?“因为当时我在这地方受酷刑站住见证了,我在这个监狱里还传过福音呢!”这段监狱的生活刻到你的骨子里了,你永远不会忘的。如果在哪个监狱你失去见证羞辱神了,那个监狱你还愿不愿意去呀?你肯定不愿意去,因为什么?“这是我伤心的地方,是我留下遗憾的地方,我不愿意再回头看了。”一看就好像揭伤疤一样,是不是这么回事啊?你在教会里如果跟哪个弟兄(姊妹)偷摸地搞对象,或者你偷摸地干了一些亏欠人的事,你还有没有脸见那个人哪?你没有脸见,因为什么?你亏欠人家,你戏弄人家,又侮辱人家,你还有脸见人家?你亏欠人哪,你一看见他(她)就想起自己做的那些卑鄙事,不敢见光啊!你的脸总是黑的,没法见人,你见人怎么说呀?你做的什么人家心里太清楚了,人家没真理也知道你做的事是好是坏,你以为人家心里不明白啊。所以千万别干坏事,干坏事不敢见人,别留下遗憾、悔恨哪!要想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就得多做好事、善事,多追求真理,即使流露点败坏、有点失败挫折这不算问题,用真理解决,以后多预备善行,给大家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这些事就成了美好的回忆了。你如果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这是不是最幸福的人哪?

什么是幸福?怎么解释这个幸福啊?现在清楚了吧!第一,跟弟兄姊妹彼此相爱,和谐配搭,心里的享受是幸福的;第二,能为神忠心尽本分,在尽本分上能还报神爱满足神,心灵里幸福。这是永远的美好的回忆,一回忆就是幸福的回忆、美好的回忆。另外你在尽本分中,不断地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难处,解决自己的败坏,最后终于得到了生命性情的变化,活出了真正人的样式,你有这个好结果,有这样明显的果效,那以往那些失败,以往那些败坏流露都不属于遗憾,因为最后的成果是好的,“就是借着那些失败、那些挫折,我得着真理了,最后是成功的”,所以最终的回忆还是美好的。人要讲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当时都流露哪些败坏,受了哪些失败、挫折,后来我怎么寻求真理,弟兄姊妹怎么修理对付我,怎么帮助我,后来我明白真理了,我转变了”,这个过程是不是美好的回忆呀?这些美好的回忆是不是见证啊?这就是美好响亮的见证,一点都不差呀!有一些作词作曲的弟兄姊妹,不断地求真,不断地长进,最终作出了几首名曲,赞美神的名曲,弟兄姊妹百唱不厌,最后这些歌声要传遍世界,传遍整个人类,一直传到千年国度。那这些弟兄姊妹等有一天大灾难临到的时候,再回想自己是怎么尽本分的,有没有享受?(有。)一看见弟兄姊妹唱他们作的曲、作的歌,心里什么滋味啊?那就是享受、欣慰。人一有这样的享受,这是不是幸福的人哪?所以,把本分尽好了就是幸福,就是见证,就是善行,一点儿都不差!

现在灾难越来越大,咱们尽本分的时间多不多了?不多了。尽本分得加把劲,得把你全身的力量都使出来,竭尽全力尽好本分这才有见证,才有善行。你如果留下几分劲,以后大灾难临到了,本分尽不上了,那就留下遗憾了,留下后悔呀!后悔什么?“我当初怎么没竭尽全力呢?我尽本分怎么没受太大苦?人家都受苦,起早贪黑,我怎么就那么安逸,迈四方步那么做做?亏欠神哪,太亏欠神了!”你说就几年的本分,咱们再使劲也累不死啊,也累不出病来呀!尽本分的时间又不是三十年五十年,就一两年、两三年,咱就是全力以赴、起早贪黑也累不死,咱怎么就没使劲呢?真是亏欠神,跟神都没有真心,这还配称为人吗?所以以后尽本分得加快速度,多出成品哪!有些人三天干的活儿其实两天就能干出来,他非得干三天,三天就能干出来的活儿,非得干五天。人家说什么?“我别累着,别亏着,这样累不着,正好,两不欠,得不着我也没亏大了。”这是什么人说的话呀?说这话的人是不是聪明人哪?愚蠢!你现在觉得你聪明,你挺奸猾,到有一天你就该后悔了,就该恨恶自己了,你会说:“我太浑了,不是人!”五天的活儿咱们努努力找找途径,三天就做出来了,三天的活儿咱两天做出来,提高点效率行不行?别不疼不痒地那么做着,好像“也别亏待身体,咱也没耽误什么事,这不每天都干着吗?”那你比人家那会干的、有技术的不差太多了嘛,你的效率不行。

还有一个,传福音工作。传福音得人是最大的善行,是神的托付啊!多数人就认为什么?“神家没安排我传福音,所以传福音与我无关。”这种说法对不对?(不对。)那有一些工作与福音工作有关系,你为什么不能出点力?好比说你尽的是别的本分,但是你身边就有传福音对象,你该不该提供线索啊?你信神了,你身边的人、你亲戚朋友有一些你知道他们能接受神的作工,他们心里承认有神,你为什么不给他们传?你为什么不把线索提供给传福音的人?这是不是不负责任哪?“神家安排我尽一样本分,别的我就不管”,那你的善行预备得太少了,起码你得把你的本分尽好,还要把能传的福音配合到,你牺牲一点时间配合福音队把你身边该传的人得着,等到你身边没有合适的福音对象了,够不上了,这可以不传。这么实行对不对?(对。)你所知道的身边的线索,你熟悉的亲人,正好属于福音对象,你传不了你提供给教会,提供给福音队,让他们去传,你抽空配合配合,介绍介绍,到时候你在旁边一坐,你说点话就管用,因为你跟他是熟人,这属于知情人带路啊!现在福音队的果效应该越来越好,为什么有些地方的福音队果效越来越下降呢?这是不是没有负担哪?传福音得人是最大善行,你在这方面没有负担,那你预备的善行太小,预备善行太少,另外,光尽一方面本分,其他方面的义务、本分不搭理,不理睬,这样的人有足够的善行吗?没有足够的善行。那神对你的称许程度就差多了,不满意。如果你把该尽的本分、该尽的责任都尽到了,这才叫预备了足够的善行,这足够的善行就是尽全力实行爱神、满足神,尽全力把自己该尽的本分都尽好,这样你就具备了足够的善行。具备足够善行的人当大灾难降临的时候,心里有没有遗憾哪?没有遗憾。在大灾难中回想自己这几年尽本分尽得怎么样呢?如果说就尽了一方面本分,别的方面没管,也没传福音,这一方面本分到底是不是达到合格了呢?不好说。心里有没有安慰?有没有享受啊?有没有平安哪?我看只有忐忑不安,因为你只尽一样本分,合不合格都不知道,有什么平安?你如果预备了足够的善行,福音工作也配合,身边的熟人也传了,“凡是我会的、我具备的、我能做到的我都做到了”,这些事一回忆,没留下遗憾哪!当时怎么想的、怎么选择的现在一看完全正确,心里就有平安,是不是啊?如果有一天灾难临到了,死了,死前怎么想?“没有什么遗憾,我尽力了,虽然尽力也没合神心意,那我也不后悔,因为尽力了,我就这个水平,就这点能力,就这点良心、理智。没达到神的心意,证明咱们还是没有人性啊,太差了。”这样起码没什么遗憾。如果有许多力量没使,有许多该做的事能做也没做,这就不一样了,不仅是有遗憾,还有悔恨哪,恨自己窝囊、无能啊,没心没肺呀,对神都没有真心,该灭,该死,那时候就只剩下哀哭切齿了。对福音工作都要竭尽全力,福音工作应该是越做越好,因为什么?真理越交通他越透亮,真理透亮了,传福音的难处就越来越小了。如果真理越来越透亮,得的人还越来越少,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人的问题了,他懒惰,不做呀。有一些人尽本分,就属于奴隶,他不是因为明白真理就甘愿为神效力,为神尽忠,他是得有人逼着、推着、打着才能尽点本分,如果几天不修理对付就倒退,这是拉着不走、打着倒退呀。这样的人是不是属于奴才呀?奴才对神有没有忠心?(没有。)因为他没有真实的顺服,他是没生命的东西。人类使用动物做事,都得人看着,人逼着,人管着,如果人不看着、不逼着、不管着、不带着,畜生能不能效好力呀?(不能。)不信你把老牛放在地里,说:“牛啊,你去自己耕地啊!”牛自己会不会去呀?(不会。)有人说:“那我赶一轱辘就上道了,一上道就不用管了。”一上道不用管?要是看见沟里有水它就去喝水了,连车都翻了,是不是?畜生它自己听不懂人话,它不会主动按着人的意思做事,如果能按着人的意思做事,它也成人了,它就不是畜生了。你们说毛驴拉磨,人不管它行不行?(不行。)不行啊,第一,你得给它套上;第二,人还得在旁边拿鞭子看着;第三,眼睛还得给它蒙上,不蒙上不行,它乱看、乱拐呀。所以说,畜生效力得人看着,人要不看着它就效不好力,有时候人得逼着,多打几鞭子,不打几鞭子它就停下不走了。现在有的人是不是跟畜生差不多,没人管着他就偷摸着耍滑,什么正事不干,这样的人有没有?(有。)那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国度呢?进不去。畜生没有人性,所以各级带领工人对畜生效力者就得看住了,因为他们是畜生,他们不是能明白真理的人,也不是明白真理能自己甘愿实行真理的人,人不看着不行,有些人就得看住了。带领工人如果不负责任,工作果效越来越下滑,那这个带领工人合不合格呀?这个带领工人不是忠心的管家,不能担任工作。哪个人能负起责任,带领工人不修理对付,他也那么任劳任怨、埋头苦干,这样的人他对神有点忠心,还有点敬畏神的心。如果带领工人不抓工作,不对付也不修理,他就撂挑子,就在那儿稀里糊涂混时间,这样的人有没有生命啊?(没有。)没生命的人到时候都得淘汰,一个不要,效一段力了一看不合格,不听话,赶紧淘汰他。人都看不下眼,神还能满意他?神还能祝福他?对福音工作都要认真负责,别留下遗憾,现在传福音的时间不长了。你说:“我这么干干到什么时候是头啊?”你别说这话,这是傻话,说到头就到头了,告诉你,灾难说临到就临到。外邦人在网上说,这一两年都是什么年头啊?大灾难要来了,世界末日来了,科学家都承认了。什么样的事能让科学家承认是真实的?已经看见了,科学家看清楚了。有头脑的人都公认了,这是事实了,然后你在那儿还瞎眼看不见,还稀里糊涂,应付糊弄,看你比外邦人都傻,什么你也看不透。尽本分还有多长时间?不多了,再不好好出点力,为神效点力,还等着灾难降临蒙保守不死,剩存下来进入神的国,那叫做梦!神的国给谁预备的?给尽好本分、受苦受累的人预备的,给对神忠心、爱神的人预备的,给那些追求真理的人预备的,绝对不是给那些丝毫生命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尽本分一贯应付糊弄的人预备的。神的国是给那些为通行神的旨意受苦受累的人预备的,让他们在神的国度里尽情享受一千年。没受苦、没受累还想享受,那不是奢侈欲望吗?不是幻想吗?

上一篇:关于神话《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的讲道交通

下一篇:关于神话《守诫命与实行真理》的讲道交通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