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下集)

人的一生都活在撒但权下,没有一个人能自己摆脱撒但的权势,都活在污秽的世界之中,活在败坏之中,活在虚空之中,毫无一点意义,毫无一点价值,都为肉体、为情欲、为撒但这样无忧无虑地活着,没有一点生存的价值。人也找不着摆脱撒但权势的真理,即使人都信神看圣经,也不明白当如何脱离这撒但权势的控制,这样的秘诀在历代以来很少有人发现,很少有人摸着。所以,人即使厌憎撒但、厌憎肉体,也不知当如何摆脱这坑害人的撒但的权势。你们现在不仍在撒但权下吗?做完悖逆的事不懊悔自己,更不觉得自己污秽、悖逆,抵挡神之后还心安理得,觉得非常平安,你的平安不是因着你的败坏吗?这平安的感觉不是出于你的悖逆吗?人都活在人间地狱里,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中,遍地的幽魂与人一同居住着,侵蚀着人的肉体。在地上你并不是活在美好的天堂中,你所在之地就是魔鬼的境界,是人间地狱也是阴曹地府。人若不经过洁净都是属污秽的,若不经神的保守、看顾仍旧是撒但的俘虏,若不经过审判、刑罚,人更没法摆脱撒但这黑暗权势的压制。就你所表现的败坏性情,所活出的那些悖逆行为,足可以证明你还活在撒但的权下。你的心思、意念不经过洁净,你的性情不经过审判刑罚,你的全人仍在撒但的权下掌握,你的心思受撒但的控制,你的意念受撒但的摆弄,你的全人都掌握在撒但的手中。你现在与彼得的标准差多远,你知道吗?你的素质具备了吗?你对现在的审判、刑罚认识了多少?彼得认识到的你具备多少了?现在你都认识不到,以后你能达到认识吗?就你这样的懒惰而又懦弱,根本就没法认识刑罚,没法认识审判。你若追求肉体平安、肉体享受,那你就没法被洁净,到最终你还得归给撒但,因为你活出的是撒但、是肉体。就按现在来看,有许多人根本不追求生命,也就是不注重被洁净,不注重进入更深的生命经历之中,这怎么能被成全呢?不追求生命的就没有机会被成全,不追求认识神的,也不追求性情变化的,都不能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对认识神、对性情变化的进入都不求真,像一个信仰宗教的人一样,只是守仪式做礼拜,那不是徒劳吗?人信神若对生命的事不求真,不追求真理的进入,也不追求性情变化,更不追求对神的作工有认识,就不能被成全。要想被成全,得认识神的作工,尤其是认识刑罚审判的意义,这工作作在人身上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能不能接受,在这样的刑罚中你能不能达到彼得一样的经历与认识,如果你追求认识神,认识圣灵作工,追求性情变化,那你就有机会被成全。

对于被成全的人来说,被征服这步工作是必不可少的,人被征服之后才能经历被成全的工作,你若只充当一个被征服的角色,就没有什么大的价值,还不会合神使用的。当福音扩展之时,你就没法献上你的一份,因你不追求生命,不追求变化、更新自己,那你就没有实际生命经历。在这一步一步的作工中,你曾做过效力者,作过衬托物,到最终你没有追求做彼得,你没有按照成全彼得的路去追求,当然也没有性情变化的经历。如果你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你就有见证了,你会说:“在神这一步一步的作工中,我接受了神刑罚审判的工作,虽然受了许多苦,但我知道了神是如何成全人的,我得着了神所作的工作,认识了神的公义,他的刑罚拯救了我。他的公义性情临到我身上,使我得着了祝福,使我得着了恩典,就他的审判、刑罚使我蒙了保守,使我得了洁净。如果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没有他严厉的话语临到我,我不能对神有认识,我也不能蒙拯救。今天我看见,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不仅是享受造物主所造的万物,更重要的是,凡是受造之物都该享受神的公义性情,享受他公义的审判,因神的性情是值得人享受的,作为一个被撒但败坏的受造之物,就应该享受神的公义性情。他的公义性情中有刑罚也有审判,更有极大的爱,虽然现在我没能将神的爱完全得着,但我能有幸看见,这是我的福气。”这就是经历成全之人所走的路、所谈的认识。这样的人就属于彼得一样的人,是有彼得经历的人,这样的人也是得着生命的人,是有真理的人,人经历到最终必能在审判之中完全脱离撒但的权势,被神得着。

被征服以后的人没有什么响亮的见证,只是使撒但蒙羞了,没有活出神话的实际,你没得着第二次的救恩,只得着赎罪祭却没有被成全这是太大的损失。你们对自己该进入的、对自己该活出的得明白,而且得进入,到最终你达不到被成全,你也不是真正的人,那你将后悔莫及。起初神造的亚当、夏娃是圣洁的人,也就是在伊甸园中他们是圣洁的,没有沾染污秽,而且对耶和华是忠心的,他们并不知道背叛耶和华,因为没有撒但权势的搅扰,没有撒但的毒素,他们是最圣洁的人类。他们生在伊甸园之中,没有污秽玷污他们,没有肉体占有他们,他们敬畏耶和华,后来经撒但引诱,就有了毒蛇的毒素,有了背叛耶和华的心,活在了撒但的权势之下。他们起初圣洁而且敬畏耶和华,这才是人,后来经撒但引诱之后,吃了善恶树的果子,活在了撒但的权势之下,被撒但逐渐地败坏,便没有人原有的形象了。起初的人类有耶和华的气息,根本没有一点悖逆,人心里没有邪恶,那时的人是真正的人类。人经撒但败坏后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尽都是恶,都是污秽,没有善,没有圣洁,这不是撒但吗?你经历许多作工还没达到变化、洁净,仍活在撒但的权下,仍对神没有顺服,这就是只被征服没被成全的人。为什么说没被成全呢?不追求生命,也不追求对神的作工有认识,只贪图肉体享受,贪图一时的安逸,致使生命性情没有变化,没有恢复到神造人原有的模样,这样的人就属于行尸走肉,是没灵的死人!不追求对灵里的事有认识,不追求圣洁,不追求活出真理,只满足于消极方面被征服,不能凭神话活着成为圣洁的人类,这就是没蒙拯救的人。因为在试炼中人没有真理就站立不住,在试炼中能站立住的人才是蒙拯救的人。我要的是彼得一样的人,要的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今天的真理是赐给那些渴慕寻求的人,这救恩是赐给那些渴慕蒙神拯救的人,这救恩不仅是让你们能得着,而且让你们能被神得着,你们得着神是为了让神得着你们。今天我跟你们说的话,你们都听见了,你们都应按照这话去实行,最终你们把这话实行出来,也就是我借着这话得着了你们,同时你们也得着了这话,就是得着了这极大的救恩。你们得着了洁净,就属于真正的人了。你活不出真理来,你活不出被成全的样式来,可以说你就不是人,是行尸走肉,是畜生,因你没有真理,也就是没有耶和华的气息,那你就是没灵的死人!虽然被征服以后也能作见证,但你所得着的只是一点点救恩,你还没成为有灵的活人,你虽然经历了刑罚、审判,但你的性情并没有因此得着更新、变化,你仍旧属于老旧的人,是属撒但的人,不是经过洁净的人。被成全以后的人才有价值,这样的人才得着了真正的人生。有一天人会问你:“你经历了神的作工,那你谈谈神的作工到底是如何的。大卫经历了神的作工,看见了耶和华的作为,摩西看见了耶和华的作为,他们能述说耶和华的作为,能述说耶和华的奇妙,你们看见了末世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你能不能把他的智慧谈出来?你能不能把他作工的奇妙谈出来?神对你们是怎么要求的,你们又是怎么经历的?你们在末世经历了神的作工,你们的最大异象是什么?你们能谈出来吗?神的公义性情你们能谈出来吗?”面对这些问题你会怎么回答呢?你如果说“神实在太公义,他刑罚我们、审判我们,毫不客气地揭示我们,神的性情实在不容人触犯。经历了神的作工以后,我认识到我们就属于畜生,我真看见了神的公义性情”,他还会问你:“你对神还有哪些认识?在生命进入方面到底怎么做?你有没有个人的心志?”你说:“受造之物经撒但败坏成了畜生,如同一头驴,今天活在神的手中,就得满足造物主的心意,他怎么调教我就怎么听,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谈这些笼统的话别人听不明白,他问你对神的作工有什么认识,是指你个人的经历,问你经历刑罚审判是如何认识的,这都是指你个人的经历说的,是让你谈对真理的认识,你若谈不出来,证明你对现在的工作根本不认识,你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或说一些众所周知的话,没有细节的经历,更没有实质的认识,没有真实的见证,别人是不会对你服气的。你别做消极跟随的人,别做追求好奇的人,你这样不冷不热会把你断送的,会把你的生命给耽误的,你得脱离这消极、被动的情形,善于追求积极的东西,善于攻克自己身上的软弱之处来得着真理,来活出真理。你的软弱并不可怕,你的缺欠并不是最大的难处,而你这不冷不热、不寻求真理的心却是你最大的难处,是你最大的缺欠。在你们每个人身上的最大难处就是满足现状、消极等待的懦弱心理,这才是你们的最大拦阻,是你们追求真理的最大仇敌。你只因我所说的话太深奥而顺服下来,那你不是真有认识的人,也不是对真理宝爱的人,就你这种顺服不是见证,我不会称许你这样的顺服。有人问你:“你的神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你的神他里面的实质是什么?”你会说:“他的实质就是刑罚审判。”人说:“神不是赐给人怜悯慈爱吗?你不知道吗?”你说:“那是别人的神,是宗教里的人信的神,不是我们的神。”让你这样的人传福音,真道都让你给歪曲了,你还有什么用?别人怎么能从你得着真道呢?你没有真理,而且也谈不出真理,更活不出真理,你还有什么资格活在神面前?你给别人传福音、交通真理、见证神,你驳不倒他,他就得把你驳倒,你不就成废品了吗?经历这么多作工,你在真理上还是说不清道不明,你不就是饭桶吗?还有什么用?你们经历这么多作工,对神就一点认识都没有?一问你对神有什么真实的认识,你就哑口无言了,要不就谈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应付,说神大有能力,还说你得了这么大的祝福真是神的高抬,能亲自看见神实在是无比的荣幸。你谈的有什么价值?都是没用的废话!你经历这么多作工,就知道神高抬是真理吗?你得对神的作工有认识,这样才有真实的见证,没得着真理的人怎么能见证神呢?

这么多的工作、这么多的话在你身上没达到果效,到扩展工作时你尽不上本分就蒙羞加惭愧了,那时你就觉得自己亏欠神太多,对神认识得太肤浅。现在是作工期间你不追求认识,以后再追求就晚了,最终你谈不出认识来,腹中空空,什么也没有,你拿什么向神交账?还有脸见神吗?现在就应努力追求,最终能达到像彼得一样,认识到神的刑罚、审判对人太有益处,如果没有他的刑罚审判,人就不可挽救了,在这污秽之地、在淤泥之中只能愈陷愈深。人都被撒但败坏,勾心斗角、互相糟踏,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人的悖逆太大,观念太多,全都属于撒但。如果人离开神的刑罚审判,人的败坏性情不能得着洁净,人也得不着拯救。道成肉身的神在肉身的作工所发表的就是灵的发表,他所作的工作就是按照灵所作的去作,今天你如果对这些工作没有认识,那你就太傻了,你失去的太多了!你没得着神的拯救你的信就是宗教信仰,你是属宗教的基督徒,因着持守死的规条而失去了圣灵新的作工,别人追求爱神能获得真理、获得生命,而你的信仰却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反而成了作恶的人,成了行毁坏可憎之事的人,成了撒但的笑料、撒但的掳物。神不是让人信仰的,而是让人爱、让人追求敬拜的神。现在你不追求,到有一天你会说:“那时我怎么没好好跟随神,没好好满足神,没追求生命性情变化,我真后悔当初不能顺服神,后悔当初不追求认识神的话,那时神说了那么多话我怎么不追求呢?我简直太傻了!”你会恨恶自己到一个地步。现在你对我说的话不相信,也不注重,到有一天这工作开展了,你全部都看见了,你就后悔了,那时你就傻眼了。有福你不会享受,有真理你不追求,你不是自找没趣吗?现在虽说下步工作还未开展,但现在对你所要求的、让你所活出的也不是额外的,这么多工作,这么多真理,就不值得你认识吗?刑罚审判不能唤醒你的灵吗?刑罚审判不能使你恨恶你自己吗?你就满足于活在撒但权势之下,有平安,有喜乐,得着一点肉体安逸吗?这不是最低贱的人吗?看见救恩却不追求得着救恩的人是最愚拙的人,是贪享肉体的人,是享受撒但的人。你盼望信神没有一点难处,没有一点患难,没有一点痛苦,你总追求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钱不值,而把个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这人太没价值!你像猪那样生活,你跟猪狗之类有什么区别?不追求真理而喜爱肉体的人,不都是畜生吗?没灵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吗?在你们中间说了多少话?在你们中间作的工作还少吗?在你们中间供应你们的有多少?那你为什么没得着呢?你还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还不是因为你太宝爱肉体吗?还不是因为你的想法太奢侈吗?还不都是因为你太愚蠢了吗?你得不着这福气还能怪神没拯救你吗?你就追求信神以后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个好工作,儿子找个好对象,姑娘嫁个好人家,你的牛马能够好好给你耕地,一年风调雨顺,你就追求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庄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怀抱”里,生活在安乐窝里面。就你这样的孬种,一味追求肉体,你说你还有没有心、有没有灵?你不属于畜生吗?将真道白白地赐给你,你不追求,你还是不是一个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赐给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类吗?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洁净,不懂得什么叫人生,天天吃饱喝足就睡大觉,真道赐给你你却没得着,两手空空,这种猪一样的生活,你还愿意继续下去吗?这样的人活着有何意义?生活卑鄙、下贱,活在污秽、淫乱之中,没有一点追求的目标,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贱的一生吗?还有何脸面去见神?这样经历下去,还不是一无所获吗?真道是赐给你了,到最终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个人的追求了。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当这公义的性情发表出来惩罚人的时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随神时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时只是跟随着受了点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受刑罚吧!”但心里还想:“反正我跟随到底了,你让我受刑罚,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罚,受完这刑罚之后你还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义的,你不能这样一直对待我,我毕竟跟灭亡的不一样,灭亡的受重重的刑罚,我受轻一点的刑罚。”公义性情并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并不是对任何一个认罪认得好的人都从轻处理。公义就是圣洁,也是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凡是污秽的,没经过变化的,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公义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国度中的行政,这样的行政对任何一个没有真理、没经变化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没有挽救余地。因为在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罚恶赏善,是人类的归宿显明之时,是拯救工作结束之时,之后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报应每个作恶的人。还有的人说:“经常在神身边的这些人中哪一个神都记得,我们这些人神哪个都不能忘,我们这些人保证是神成全的对象,下面的那些人神都不记得了,他们中间被成全的人保证没有我们这些常与神接触的人多,就我们中间这些人神哪一个都忘不了,都是被神验中的,保证是神要成全的。”你们都有这样的观念。这就是公义吗?你到底实行出真理了没有?你竟散布这样的谣言,你好不知羞耻!

现在有些人追求被使用,在被征服以后还不能直接被使用,就现在所说的话,在使用人的时候你仍然没达到,那你就没被成全,就是到成全人的期限为止来定人是被淘汰还是被使用。被征服只是消极反面的一个例子,是标本、模型,但只是反面的一个衬托。人有生命性情变化,里里外外都达到改变,做到这些的才是彻底被作成了。现在一个是被征服,一个是被成全,你到底要哪个?你愿意达到哪个?你现在具备被成全的条件了吗?还差在哪里?你当怎么装备,当怎么补足自己?你该怎么走上被成全的路?该怎么完全顺服下来?你要求被成全,那你是不是追求圣洁的人呢?你是追求经历刑罚审判得洁净的人吗?你追求被洁净,你愿意接受刑罚审判吗?你要求认识神,你是对刑罚审判有认识的人吗?现在作在你身上的工作,多数都是刑罚,都是审判,你对这些作在你身上的工作怎么认识的?你所经历的刑罚审判,是不是将你洁净了?是不是将你变化了?在你身上是不是达到果效了?对今天的这么多工作,咒诅、审判、揭示,你是感觉厌烦了,还是感觉这对你来说太有益处了?你爱神,是因着什么爱神的?是因着仅有的一点恩典爱神的?还是因着你得了平安喜乐之后爱神的?还是因着刑罚审判把你洁净之后你爱神的?你到底因着什么爱神?彼得被成全具备哪些条件?他被成全以后关键的表现是什么?他是因着想念主耶稣而爱他,还是因着看不见他而爱他,或是因着受责备而爱他?还是因着接受了患难之苦而认识了自己的污秽、悖逆,认识了主的圣洁能更加爱主耶稣的?他爱神的心更纯洁是因着刑罚审判,还是因着别的什么而达到的?到底是哪一种?你因着恩典、因着现在的一点祝福而爱神,是真实的爱吗?你应该怎么爱神?是不是应该接受刑罚审判,看见他的公义性情之后,能够发起真实的爱,以至于完全心服口服,对他有所认识?你能像彼得一样说“对神爱不够”吗?你所追求的是刑罚审判之后被征服,还是刑罚审判之后蒙洁净、得保守、得看顾?你追求的到底是哪个?你的一生是有意义的一生,还是无价值、无意义的一生?你是要肉体,还是要真理?你是要审判,还是要安逸?你经历这么多作工,看见了神的圣洁与公义,你当如何追求?你到底该怎么走这条路?你该怎么实行爱神?刑罚审判在你身上是不是达到了果效?你是否对刑罚审判有认识,就看你的活出,看你爱神的程度!你嘴说爱神,你活出的却是老旧的败坏性情,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更达不到有良心,就这样的人是爱神的人吗?这样的人对神是有忠心吗?是接受刑罚审判的人吗?你说爱神,你说相信神,但你还抱着自己的观念不放,在作工、在进入、在说话、在你的生活中你没有一点爱神的表现,没有敬畏神的心,这是得着刑罚审判的人吗?就这样的人能是彼得吗?彼得之类的人是只有认识而没有活出的人吗?现在对人要求的活出真正的人生的条件是什么?彼得的祷告只是从嘴说出来的吗?不是内心深处的心里话吗?彼得是只会祷告而不行真理的人吗?你的追求到底是为了谁?你应该怎么在刑罚与审判之中让自己蒙保守,让自己得着洁净?刑罚与审判对人都是无益的吗?凡是审判就都是惩罚吗?难道只有平安、喜乐,只有物质的祝福、一时的安逸对人的生命才有益处吗?人活在安逸舒适的环境之中,没有审判的生活,人能蒙洁净吗?人想达到变化,得着洁净,该怎样接受被成全?你现在该选择哪条路呢?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