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义性情 第一部分

你们听完了以上对神权柄的交通,相信你们在心里装备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话语,至于你们能接受多少,能领会多少,能认识到多少,就在乎你们个人在这上面下多少功夫了。希望你们能认真对待此事,不要应付了事!那么,认识了神的权柄是不是就等于认识了神的全部了呢?可以说,认识神的权柄是人认识独一无二的神自己的开端,也可以说,人认识了神的权柄就已经迈进了认识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实质的大门了,这一部分的认识是人认识神其中的一个项目,那另一个项目是什么呢?这就是我今天要交通的题目——神的公义性情。

我从圣经摘录了两部分内容来交通今天的题目:第一部分是关于神毁灭所多玛的内容,具体经文是(创19:1-11)与(创19:24-25);第二部分是关于神拯救尼尼微的内容,具体经文是(拿1:1-2)与(拿3、4章)。我想你们很期待在这两部分内容当中我要说什么,我要说的当然不能超出认识神自己、认识神的实质这个范围,但是今天我所要说的主要突出什么内容呢?你们知不知道?在关于“神的权柄”的交通中,我说的哪些话引起了你们的注意?为什么说有这样权柄、有这样能力的那一位才是神自己?我说这话是要说明什么?是要让你们知道什么?神的权柄与他的能力是不是他实质的一方面表现呢?是不是证明他身份与地位的一方面实质呢?根据这几个问题你们知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要让你们明白什么?你们都仔细揣摩揣摩。

人类因着顽固地与神敌对而被毁灭在神的烈怒之下

首先来看“神毁灭所多玛”这一事件中的经文。

创19:1-11 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说:“我主啊,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他们说:“不!我们要在街上过夜。”罗得切切地请他们,他们这才进去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创19:24-25 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

通过这段记载不难看出,所多玛城的邪恶与败坏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所以它在神的眼中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那么,在毁灭这座城之前城中发生了哪些事?这些事情的发生给人的启示是什么?透过神对待这些事情的态度让人看到神怎样的性情呢?让我们详细阅读记载的内容,以达到了解事情发生的始末……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那一晚,罗得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罗得为他们预备了筵席,用餐之后,他们还未躺下,城里各处的人都来围住罗得的住所,呼叫罗得,原文这样记载:“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这是谁说的话?这话是对谁说的?这些话是所多玛城的众人在罗得的住所外对罗得喊的话。这些话听着感觉怎么样?你是否感觉气愤?听起来恶不恶心?是否让你满腔怒火呢?这帮人的喊话带不带有撒但做事的意味呢?在这句话中你是否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邪恶与黑暗呢?透过这帮人的喊话,你是否感觉到了他们行为的残暴与野蛮?透过这帮人的行为,你是否感觉到了他们被败坏的程度?从他们的说话内容中不难看出他们本性邪恶、性情凶残,到了难以自控的地步。在这座城里的人,除了罗得之外,个个都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就想吞吃……讲到这儿,不禁让人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阴森、恐怖,感觉到了它的死亡之气,也感觉到了它的邪恶与血腥。

面对一帮毫无人性充满了吞吃人灵魂之野心的暴徒,罗得对他们说了什么?文中记载道:“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罗得说此番话的用意是:为了保护使者,他宁愿舍掉他的两个女儿。于情于理,对于罗得提出的条件,这帮人当作出让步,放过这两个使者,毕竟这两个使者与他们素不相识,毫无瓜葛,不曾伤害过他们的利益,但他们在邪恶本性的驱使之下,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变本加厉。在此,他们的另外一番对话不得不让人对他们的恶毒本相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了解、理解了神为什么要毁灭这座城的缘由。

那么,然后他们又说了什么呢?原文道:“‘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做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他们为什么要攻破房门呢?原因是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害那两个使者。那两个使者到所多玛干什么去了?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了救罗得一家人,而城中的人误认为他们来此地是为了做官,不问缘由,只是因着猜测便想动手残害这两个使者,他们想残害的是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可见,这城中的人已完全丧失了人性,丧失了理智,他们的疯狂程度、猖獗程度与撒但残害人、吞吃人的恶毒本性已无异样。

他们向罗得来要人,罗得是怎么做的呢?从原文中得知,罗得并没有把他们交出来。罗得认识这两个神的使者吗?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他能称神的仆人为主就可见罗得平时是跟随神的人,与所多玛城中的其他人不同,所以当神的使者临到他的时候,他能冒着生命危险接待了这两个仆人,同时,他又以两个女儿来作交换保护这两个仆人,这是罗得的义行,这也是罗得此人的本性实质的具体表现,也是神打发仆人救他的原因。当危难临到的时候,罗得不顾一切地保护了这两个仆人,甚至想用他的两个女儿换取这两个仆人的安全。在那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吗?事实证明了:没有!所以,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都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这是不言而喻的。

所多玛触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所多玛城的人看到这两个仆人的时候,他们没有人询问他们来此的缘由,也没有人询问他们是否是来传达神的旨意。相反,他们众人合起伙来不容分说,就如疯狗、如恶狼一样来抓这两个仆人。对于当时发生的事神是不是看在眼中?对待人这样的行为、对待这样的事,神的心是怎么想的呢?神定意要毁灭这座城,他不会犹豫,不会等待,也不再忍耐,他的日子来到,他便着手作他要作的工作。所以《创世记》十九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说:“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这两节经文告诉给人神用什么方式毁灭了这座城,也告诉给人神毁灭了什么。首先,经文记述了神是用火烧了这座城,而火烧这座城的程度就是连人带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也就是说,从天上所降之火不但要毁灭这座城,而且城里的人与活物都一并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在这座城被毁灭之后,地上不再有活物,不再有生机,不再有生命的迹象,它从一座城变成了一片荒场,一片死寂的空场。在这片土地上,不再有悖逆神的恶行出现,不再有杀戮,不再有血腥。

神为什么要把这座城烧得这么干净呢?你们在这儿看到了什么?难道神忍心看着他所造的人类与他造的万物就这样被毁吗?如果你从天上所降之火看到了耶和华神的怒气,那你从神所毁灭的对象与这座城被毁的程度,便不难看出耶和华神发怒的程度。当神恨恶一座城的时候,他会给予惩罚;当神厌烦一座城的时候,他会一再给出警示,让人得知他的怒气。但是,当神定意要取缔、毁灭一座城的时候,也就是神的烈怒与威严被触犯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不再惩罚、不再警示,而是直接毁灭,让其完全彻底地消失,这就是神的公义性情。

所多玛城一味地仇视神与神对抗,被神彻底剪除

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后,我们再回过头来了解一下所多玛城——神眼中的罪恶之城。通过了解它的实质来了解神为什么要毁灭它,为什么要将它毁灭得如此彻底,借此来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所多玛城在人的眼中是让人的欲望、让人的邪恶能得到完全饱足的一座城,它夜夜笙歌、妩媚妖娆,它的繁华让人沉迷、癫狂,它的邪恶侵蚀人的心灵,迷惑人堕落。这是一座污鬼邪灵横行的城,它充满罪恶,充满杀戮,充满血腥与腐臭的味道,它是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城,是一座令人却步的城。在这样的城中,无论男女老少,没有人寻找真道,没有人向往光明,没有人企盼走出罪恶,人活在撒但的掌控之中,活在撒但的败坏之下,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丧失了人性,丧失了理智,丧失了人原有的生存目标,他们抵挡神的恶行累累,他们拒绝神的引导、对抗神的旨意,是他们的恶行将他们与这座城,还有城中所有的活物一步一步带向灭亡之路。

在这两段话里虽然没有记载所多玛城的人败坏到什么程度的细节,只是把神的两个仆人到了所多玛城之后众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记载了下来,但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把所多玛城的人败坏到什么程度、邪恶到什么程度、抵挡神到什么程度给揭示出来了,随之城中之人的本相实质也都暴露出来。他们不但不接受神给他们的警示,也不害怕神对他们的惩罚,反而蔑视神的怒气。他们只是一味地与神对抗,无论神作什么,无论神怎样作,他们的恶毒本性只是变本加厉,一味地与神敌对。他们仇视神的存在,他们仇视神的到来,他们仇视神的惩罚,更仇视神给他们的警示。他们目空一切,除了吞吃、残害一切他们可吞吃、可残害的人之外,对神的仆人也不例外。所多玛城中之人残害神的仆人一事只是他们所有恶行的冰山一角,而他们邪恶的本性在此所暴露出来的只是海水中的一滴,因此,神选择用火毁灭他们。神不是用洪水,也不是用飓风、地震、海啸,更不是用其他方式毁灭这座城。用火烧的方式毁灭了这座城,这意味着什么?火烧意味着这座城的完全被毁灭,意味着这座城已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不复存在。这里的“毁灭”不是指形体上的消失,不是外观上的消失,而是城中所有人的灵魂也都不复存在了,被彻底取缔。总而言之,与这座城有关的所有人、事、物都被毁灭,他们不再有来世,不再有轮回,他们被神一次而永久地从受造人类中剪除。“火烧”意味着罪恶在此被制止,意味着罪恶在此结束,在此不复存在、不得衍生,意味着撒但的邪恶失去了滋生的土壤,失去了可停留、居住的坟茔,它是神与撒但争战在撒但身上所留下的神得胜的烙印。所多玛城的被毁是撒但借败坏人、吞吃人来与神对抗的野心的一大败笔,也是人类发展史上人类拒绝神的引导、自甘堕落的一个耻辱的记号,同时也是神公义性情真实流露的一次纪实。

当所多玛城被神从天上降下的火烧得只剩下灰烬的时候,它意味着以“所多玛”命名的城从此不再出现,意味着城中的一切都不再出现。它被神的怒气毁灭,它消失在神的烈怒之中,消失在神的威严之中,它因着神的公义性情而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因着神的公义性情得到了它应有的下场。它的不复存在是因着它的邪恶,也是因着在神的眼中不想再看到这座城,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在这座城中生活过的人,与在这座城中生长的万物。神的“不想再看到”是神的烈怒也是神的威严,因着这座城的邪恶、罪恶,让神对这座城发怒、恨恶、厌憎,导致了神不想再看到这座城,不想再看到这座城的人与所有活物,所以神才用火来烧这座城。当被火烧完的城剩下的只是灰烬的时候,它在神的眼中就真的不复存在了,甚至对它的记忆都没有了,都抹煞了。这就是说,从天所降之火烧掉的不仅是所多玛整座城,不仅是城中充满罪恶的人,也不仅是城中被罪恶玷污过的万物,烧掉的更是人类的邪恶与对神的抵挡所留下来的记忆,这就是神火烧这座城的目的。

一个人类败坏到了极处,不知道谁是神,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当你提到神的时候,他会攻击,他会毁谤,他会亵渎,更甚者是当神的仆人去传达神的警示的时候,这些败坏的人不但没有丝毫悔改的表现,也不弃掉所行的恶,反而将肆意残害神的仆人,他们表示、流露出来的是他们对神极度仇恨的本性实质。可见,这些败坏的人对神的抵挡不仅仅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了,也不仅仅是不明白真相的毁谤或讥笑,他们的恶行不是因着愚昧、无知,也不是因着受蒙蔽,更不是因着被迷惑,而是到了公开地肆意与神对立、对抗、叫嚣的程度。无疑,人这样的表现必将触怒神,触怒神的性情,触怒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所以神的烈怒、神的威严便会直接地、公开地向他们发出来,这就是神公义性情的真实流露。对于这座充满罪恶的城,神想用最快的办法灭掉它,用最彻底的方式灭掉其中的人,灭掉所有的罪恶,让这里的人不复存在,让这里的罪恶也从此不再滋生,这个最快最彻底的方式就是用火烧。神对待所多玛城之人的态度不是放弃,不是置之不理,而是要以他的烈怒、以他的威严与权柄来惩罚这些人,来击杀这些人,将这些人完全灭掉。神对他们的态度不只是肉体上的毁灭,更是灵魂上的毁灭,是永久的消除,这就是在神那儿“不复存在”的真实含义。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神对待无知与愚昧的全人类主要以怜悯、宽容为主,而神的烈怒在绝大部分时光里、在绝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隐藏着的,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人很难看到神烈怒的发表,也很难理解神的烈怒,这样,人对神的烈怒便不以为然了。当神宽容人、饶恕人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也就是当神的最后一次怜悯、最后一次警示临到人的时候,如果人仍旧采取同样的方式与神对抗,丝毫不悔改、不回转、不接受神的怜悯,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继续赐给这些人了。相反,在这个时候神便会收回他的怜悯,随之他向人发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惩罚人、毁灭人。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义力量与正面事物的保障

通过了解神所说、所想、所作的这些事例,你能否认识到神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关于神的这方面性情不管人能认识到多少,总之都是神自己独有的一方面性情。神的不容人触犯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独有的性情,神的威严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而神发怒的原则则是代表神自己独有的身份与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实质的象征。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变,也不会因着地理位置的改变而改变,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实质,无论他的作工对象是谁,他的实质不会改变,他的公义性情不会改变。当人触怒神的时候,神所发出来的是他原有的性情,这时他发怒的原则没有变,他独一无二的身份与地位没有变。他发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实质有了变化,不是因为他的性情产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为人与神的对抗触犯了神的性情。人对神的公然挑衅是对神自己身份与地位的严重挑战,在神来看,人对神的挑战就是在与神较量,也是在试探神的怒气,而当人与神对抗的时候,当人与神较量的时候,当人在不断地试探神怒气的时候,也正是罪恶泛滥的时候,这个时候神的烈怒自然就会流露出来,就会表现出来,所以说,神烈怒的发出是一切邪恶势力不复存在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被毁灭的象征,这就是神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是神烈怒的独一无二。当神的尊严、神的圣洁受到挑战的时候,当正义力量被阻挡、不被人看到的时候,也正是神的烈怒发出的时候。因为神的实质,所以,地上凡是与神较量的,凡是与神敌对与神抗衡的这些势力都是邪恶的,都是败坏的,都是非正义的,都是从撒但来的,是属撒但的。因着神是正义的、是光明的、是圣洁无瑕的,所以,一切邪恶的、败坏的、属撒但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烈怒的发出而消失。

虽然神烈怒的发出是神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达,但神的发怒绝不是无原则、不分对象的。相反,神绝对不会轻易发怒,也绝不会轻易流露他的烈怒与他的威严,而且神的烈怒是相当有分寸有尺度的,他绝不同于人的发火与宣泄。在圣经中记载着好多人与神的对话,有的人说的话就很肤浅,很愚昧,如婴儿,对于这些人神并没有击杀他们,也没有定他们的罪,尤其在约伯受试炼期间,约伯的三个朋友,还有其他的人对约伯说的一些话,耶和华神听到了这些话之后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他定罪他们了吗?对他们发怒了吗?这些都没有!而是告诉约伯为他们祈求,为他们祷告,神便不记念他们的不是了。这些都是代表神对待败坏无知的人类的主要态度。所以,神烈怒的发出绝不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不是一种情绪的发泄,神的烈怒不是人理解的火气的总爆发,他烈怒的发出并不是因着他的情绪难以自控,也不是他愤懑到了极点、到了不得不宣泄的地步。相反,他的烈怒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也是他公义性情的真情表达,是他圣洁实质的标志性的流露。神是烈怒不容人触犯,并不是说神的发怒不分原因没有原则,而不分原因没有原则的乱发火则是败坏人类的专利。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绪常常难以自控,所以很喜欢借题发挥,宣泄不满,发泄情绪,常常没事就发火,以显露自己的能耐,让人知道他身份与地位的与众不同。当然没有地位的败坏人类的情绪也常常失控,他们的发火常常是因着个人的利益受损,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严,败坏人类常常发泄情绪,流露狂妄本性。人的发火与宣泄都是为了维护罪恶的存在,它是人不满情绪的表达方式,这里充满掺杂,充满了阴谋与诡计,也充满人的败坏与邪恶,更充满了人的野心与欲望。在正与邪的较量中,人不会为维护正义的存在而发火,反之,当正义的力量受到威胁、遭到迫害遭到攻击的时候,人的态度是漠视、逃避或退缩,而对待邪恶势力人的态度是迎合与卑躬屈膝。所以,人的宣泄是邪恶势力的出口,是属血气之人的恶行泛滥与难以遏制的表现。而当神的烈怒发出的时候,一切邪恶势力将被制止,一切残害人的罪恶将被制止,一切阻拦神工作的敌势力将被显明,被分离,被咒诅,一切与神敌对的撒但的帮凶将被惩罚,被剪除,取而代之的是神的工作畅通无阻,神的经营计划一步一步如期向前开展,神的选民不受撒但的搅扰与迷惑,跟随神的人都在安宁、祥和的环境之中享受神的带领与供应。神的烈怒是一切邪恶势力不得滋生与泛滥的保障,也是一切正义与正面事物得以存在、得以流传、得以永远不被取缔、不被颠覆的保障。

在神毁灭所多玛这件事上,你们是否看见神烈怒的实质?神的怒气里有没有掺杂?神的怒气是不是纯洁的?用人的话说,神的烈怒是不是纯粹的?神的烈怒背后有没有诡计?有没有阴谋?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可以义正辞严地告诉你们:神的烈怒中没有可让人怀疑的任何成分,他的发怒是纯粹的发怒,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心与目的,他发怒的原因是纯洁的,是无可指责的,是不可挑剔的,是他圣洁实质的自然流露与发表,是任何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这就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一部分,也是造物主与受造之物在实质上的截然不同之处。

一个人无论在人前或人后发怒,都有不同的存心与目的,有可能是树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与面子。有的人发火有点尺度,有的人是乱发火没有尺度,想发就发特别任性,不受一点约束。总之,人发的火都来自于人的败坏性情,不管为了什么目的,都是属血气、属天然的,谈不上正义与非正义,因为在人的本性实质里没有与真理相合的东西。所以,败坏人类的火气不能与神的烈怒相提并论。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所做所行的出发点无一不是为了维护败坏,无一不是基于败坏,所以,人的发火无论在理论上多么正当,都不能与神的发怒相提并论。当神的怒气发出的时候,邪恶之势被制止,邪恶之物被毁灭,而正义的、正面的事物受到神的看顾、保守,得以继续。神之所以有烈怒发出,是因着非正义的、反面的、邪恶的事物阻拦、搅扰或破坏了正义、正面事物的正常进行与发展。神发怒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神自己的地位与身份,而是为了维护正义的、正面的、美与善的事物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人类正常的生存规律与法则,这就是神烈怒发出的根源。神的怒气是神性情很正当很自然很真实的流露,在他怒气的背后没有存心,没有狡诈,没有阴谋,更没有败坏人类身上共存的欲望、奸诈、恶毒、暴力与邪恶等等成分包含在其中。在神的烈怒发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实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每件事情早已给出准确清楚的定义与结论,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标都很明确,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他不是稀里糊涂,不是盲目,不是一时冲动,不是随随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则,这也是神烈怒的实际一面,人类正是因着神烈怒实际的一面而得以正常地生存。失去了神的烈怒,人类即将落入无常的生活境地,一切正义的、美善的事物将被毁灭,不复存在;失去了神的烈怒,受造之物的生存法则与规律将遭到破坏,甚至被彻底颠覆。人类受造以来,神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维护并维持了人类正常的生存,因着他的公义性情里有烈怒有威严,所以一切邪恶的人、事、物,一切搅扰、破坏人类正常生存的东西都因他的烈怒而被惩罚,被管制,被毁灭。几千年来,神也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击杀、毁灭在他经营人类的工作中与他对抗、充当撒但帮凶、撒但差役的各类污鬼、邪灵,因而,神拯救人类的工作一直都按着神的计划在向前迈进,这也就是说,人类中间最正义的事业因着神烈怒的存在而从未遭到破坏。

对神烈怒的实质有了了解之后,想必你们对撒但的邪恶也有了进一步的分辨了吧!

撒但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凶残邪恶

撒但欺世盗名,常常把自己树立为正义的先锋、正义的榜样,它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号残害人,吞吃人的灵魂,用各种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为了让人认同它的恶行,随从它的恶行,与它一同对抗神的权柄、对抗神的主宰。而当人识破了它的阴谋诡计,识破它的丑恶嘴脸,不想被它继续糟蹋,不想被它继续愚弄,不想继续为它卖命,不想与它一同被惩罚、被毁灭的时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萨嘴脸,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恶、狠毒、丑陋的凶残本相,恨不得将所有不顺从它、反抗它邪恶势力的人都消灭掉。此时的撒但再也装不出一副让人可信赖的正人君子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隐藏在那张假羊皮下丑陋的恶魔本相。撒但的阴谋一旦败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兽性大发,它残害人、吞吃人的欲望便变本加厉,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向往自由、向往光明、挣脱撒但牢笼的心愿而对人产生了强烈的报复。它的暴跳如雷是为了维护它的邪恶,也是它凶残本性的真实流露。

撒但所作处处流露它的邪恶本性,从它开始迷惑人跟从它到它利用人与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认清、弃绝之后,撒但对人产生的报复,等等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种种恶行,无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恶实质,无一不证实了撒但与正面事物无关的事实,无一不证实了撒但是一切邪恶事物的源头。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它的邪恶,都是在维持它恶行的继续,都是与正义的正面的事物相违背的,都是毁坏人类正常的生存法则与规律的,都是与神敌对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毁灭的。虽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恶本性的发泄方式。撒但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阴谋被揭穿,它的诡计难以得逞,它取代神、充当神的野心与欲望受到了冲击、受到了拦阻,它掌控全人类的目的从此化为泡影,永远都不能实现。是神一次又一次烈怒的降下制止了撒但阴谋的得逞,中断了撒但邪恶的滋生与泛滥,因此撒但对神的烈怒既恨又怕。神每次烈怒的临及不但揭穿了撒但的丑恶本相,也让撒但的邪恶欲望都暴露在光中,同时,撒但对人类所爆发怒火的原因也暴露无遗。撒但怒火的爆发是它邪恶本性的真实流露,是它阴谋的暴露,当然,撒但每一次的被激怒都预示着邪恶事物的被毁,预示着正面事物将得以保护、得以继续,也预示着神烈怒的不可触犯!

不要凭经验与想象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当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你的时候,你能不能说神说的话有掺杂?能不能说神的怒气背后也有故事,也有掺杂?还能不能诋毁神,说神的性情也不见得都公义?在对待神所作的每一件事上,你首先得确定神的公义性情里没有任何的掺杂,是圣洁的,是没有瑕疵的,包括神对人类的击杀、惩罚与毁灭。神所作的每一样事都是按着神原有的性情,按着神的计划原原本本地发表出来,在这其中不包含人类的知识、人类的传统、人类的哲学,完全都是神性情与神实质的发表,与败坏人类的任何东西都无瓜葛。在人的观念当中,只认为神对人的爱、神对人的怜悯、神对人的宽容里没有瑕疵,没有掺杂,是圣洁的,但是没有人认识到神的怒气、神的烈怒也是没有掺杂的,甚至没有人去想过神为什么不容人触犯,神的怒气为什么这么大这些问题。反之,有的人错把神的烈怒当成败坏人类的脾气,把神的发怒领会为败坏人类的发火,甚至误认为神的发怒就如人败坏性情的自然流露,误认为神烈怒的发出如败坏人类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就发火一样,甚至误认为神烈怒的发出也是一种情绪的表达。有了这次的交通,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不会再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任何的误解、想象与猜测了,希望你们听了我的这些话之后,心里对神的公义性情中的烈怒能有一个真正的认定,能放下以往对神烈怒的错谬领会,改变自己对神烈怒实质的错误认识与看法,同时我也希望你们在心里对神的性情能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对神的公义性情不再有任何的怀疑,也不要把任何人为的推理与想象强加到神真实的性情里。神的公义性情是神自己真实的实质,他不是人塑造出来的,不是人编写出来的,他的公义性情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与受造之物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瓜葛;神自己就是神自己,他永远不会变成受造之物,即使他成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他原有的性情、他的实质也不会改变。所以,认识神不是认识一个事物,不是解剖一样东西,也不是了解一个人。人如果以认识一个事物或了解一个人的观点或方式去认识神,那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认识神。认识神不能靠经验,也不能靠想象,所以,你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经验与想象加添在神的身上。你的经验与想象再丰富也都是有限的,更何况你的想象不符合事实,更不符合真理,与神真实的性情与实质是格格不入的。凭你的想象你永远达不到认识神的实质,唯一的途径就是接受从神来的一切,然后去慢慢地体验,慢慢地认识。总有一天,因着你的配合,因着你对真理的饥渴慕义,神会开启让你真正地了解神、认识神。这些话就说到这儿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