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工人的职责(十五)

上次聚会交通了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二条——及时准确地发现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各类人事物,并加以制止、限制,扭转局面,同时交通真理让神选民从中长分辨、学功课。这一条主要交通的是关于教会生活方面的各类问题,这些问题一共分了十一条,念一下吧。(第一条,交通真理常常跑题;第二条,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让人高看;第三条,唠家常、拉关系、办私事;第四条,拉帮结伙;第五条,争夺地位;第六条,搞不正当关系;第七条,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第八条,散布观念;第九条,释放消极;第十条,传播谣言;第十一条,操控、扰乱选举。)上次交通了第五条争夺地位和第六条搞不正当关系,这两类问题与前四条一样,同样会给教会生活、教会的正常秩序带来搅扰与打岔。从这两类问题的性质、给教会生活带来的危害以及对人生命进入方面的影响来看,都是能构成打岔搅扰神工作与教会正常秩序的人事物。今天交通第七条——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类问题在教会生活中是经常发生的,人都能看见。当人聚会吃喝神的话、交通个人经历或者讲一些实际问题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常常会因为一些观点分歧或者是非争执产生辩论、争论。虽然人有分歧,有不同的看见,但并没有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算不算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就算不上了,属于正常的交通。所以说,表面上看很多问题似乎是与第七条有关,但事实上只有那些情节、性质比较严重构成了打岔搅扰的才能归到第七条里。那咱们就交通交通哪些问题的性质能够得上这一条。

首先,从互相攻击这类表现来看,肯定不是正常地交通真理、寻求真理,不是在交通真理的基础上有了不同的看见、亮光,也不是在一条真理上寻求、交通、探讨真理原则,寻求实行的路,而是互相为是非争执、争论,基本上是这种表现。这类问题是不是在教会生活当中时有发生?(是。)互相攻击这类事从外表上都能看出来肯定不是在寻求真理,不是在圣灵引导之下交通真理,不是和谐地配搭,而是出于血气,言语带着论断、定罪,甚至带着咒骂,实属流露撒但败坏性情的一种表现。人互相攻击的时候,无论语言是犀利还是婉转都带着血气、带着恶意、带着仇恨,这里面没有爱、没有包容忍让,当然更没有和谐配搭。当人互相攻击的时候,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两个人在谈论一件事,甲方说乙方:“有的人人性不好,性情狂妄,做点事就要显露自己,谁说也不听,就像神的话中说的犹如畜生一样野蛮没有人性。”乙方听了心想,“你这不是在说我吗?还引用神的话揭露我!你说我我也不客气,你对我不仁,我对你也不义!”于是就说:“有的人外表看好像挺敬虔,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阴险,甚至还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就像神的话中说的淫妇、妓女,神对这样的人恶心透了,神厌烦这种人。外表敬虔有什么用?那都是伪装的。神最不喜欢伪装的人,伪装的人都是法利赛人!”甲方听了心想:“这是回击我呢!好,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客气!”一来一回,两人就斗上了。这是不是在交通神的话呢?(不是。)这是在做什么?(互相攻击、争斗。)还能抓住把柄找到“根据”,还引用神的话作根据,这是互相攻击,同时也是在打口水仗。这种形式的交通在教会生活中是不是有时会看见?这是不是正常的交通?是不是在正常人性里交通?(不是。)那这种形式的交通会不会给教会生活带来打岔搅扰?会带来怎样的打岔搅扰?(正常的教会生活就被搅扰了,人就陷到是非里没法安静揣摩交通神的话了。)人在教会生活当中这么争斗、讲是非,进行人身攻击,圣灵还作工吗?圣灵就不作了,这样的交通就把人的心给搅散了。圣经里记载那么一句话,你们记不记得?(“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19-20〕)这话是什么意思?人聚在一起来到神面前得同心合意,得在神面前合一,同心合意神才会祝福,圣灵才会作工。而刚才争辩的那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同心合意?(没有。)他们有的是什么?互相攻击、争斗,甚至论断、定罪。表面上看虽然没有骂脏话,也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说话的出发点不是交通真理、寻求真理,不是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里说话,说每一句话都不负责任,都带着攻击性、带着恶意,每一句话都不符合事实,也没有根据,不是按照神的话、神的要求评判一个事,而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意愿对自己所仇视的、所看不上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论断、定罪。这些都不是同心合意的表现,而是在血气、在撒但败坏性情里的说话与表现,都不是神所喜悦的,所以没有圣灵作工。这是互相攻击的一种表现。

在教会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常常因为一点小事或观点不合利益上有了冲突后就发生了纠纷矛盾,还有的因为性格不合、志向喜好不合常常与人发生争执,还有因为社会地位、文化程度有差异或者人性、本性方面有差异,甚至因为说话、处事的方式方法不同等等,人与人之间产生了各种分歧、不合,如果不寻求用神的话解决,也不能互相体谅包容、互相扶持帮助,而是心里带着成见、存着恨,在败坏性情里凭着血气对待对方,那就容易导致互相攻击、论断。有的人有点良心理智,当争执发生的时候能忍耐,凭理智做事、凭爱心帮助对方,但是有些人就达不到这个,连最基本的包容忍耐、人性理智都不具备,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因为一句话、一个脸色就对人产生各种各样的成见、猜忌、误会,从而导致在心里对人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猜疑、论断、定罪。这些现象在教会中经常出现,常常会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影响到弟兄姊妹的和睦相处,甚至影响到人交通神的话。人与人之间相处起争执这是常有的事,但是如果这些事在教会生活中时常发生,就会影响、搅扰甚至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比如到聚会的时候,只要有人起争执,这次聚会就被搅扰了,教会生活就达不到果效,参加聚会的人也收获不到什么,就是白聚一场浪费时间,那这类事就已经影响了教会生活的正常秩序。

有的人聚会时总爱唠家常、扯闲篇,跟弟兄姊妹见面就说家长里短,闲扯一番,弄得弟兄姊妹挺无奈,有些人就会站出来打断他,结果是什么?总打断他他就不高兴,他不高兴就麻烦了。他就琢磨:“你总打断我不让我说话,那好,你说话的时候我也打断你!你交通神话的时候我就插播一段别的神话;你交通认识自己,我就交通神审判人的话;你交通认识狂妄性情,我就交通神定规人结局归宿的话。你说东,我偏讲西!”不但这样,若有人一起附和着打断他,他都要起来攻击。同时,因为他心里有怨气、有恨,他还常常在聚会的时候揭对方的短处,说对方信神之前做生意如何骗人、跟人打交道如何不择手段等等,每到对方说话的时候他就要讲这一番话。对方刚开始能忍耐,时间长了琢磨琢磨,“我总帮助你,总宽容忍耐你,你对我也没有一点宽容啊。你对我这样,也别怪我不客气!咱俩在一个村子生活这么久,谁不了解谁啊?你攻击我,我也攻击你;你揭我的短,你的短处也不少。”于是就说:“你小时候还偷过人家的东西呢,你做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更见不得人!我做那些事好歹是做生意,都是为了生活,在世界上谁还不犯点错啊?你那是什么?你那是小偷、贼的行为!”这是不是在互相攻击呢?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攻击方式?是不是互相揭短?(是。)他甚至心里还想:“你总揭我的短,让我这些短处、不光彩的历史都被大家知道了,别人以后也不高看我了,那我也不客气了。你过去处了多少对象、跟过几个异性我都知道,这些把柄都在我手里攥着呢,你如果再揭我的短,把我惹急了,我就把你的坏事都抖搂出来!”互相揭短是在互相知情、互相了解的人之间常常出现的问题,或许是因为一言不合,或许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有矛盾、过节儿,在聚会时就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拿出来作为攻击对方的武器。这两个人互相揭短,互相攻击、定罪,占用了大家吃喝神话的时间,影响了正常的教会生活,这样聚会还能有果效吗?大家还有心情聚会吗?有些弟兄姊妹就有想法了:“这俩人真麻烦,过去那些事还说什么呀!都信神了,那些事就都放下吧。谁没有问题?现在不都来到神面前了吗?这些问题都可以用神的话解决。揭短这不是实行真理,也不是取长补短,这是互相攻击,这都是撒但的行为。”他们两个人互相攻击把正常的教会生活给搅扰破坏了,谁制止也不行,谁交通真理也不听。有的人劝他们,“你们别互相揭短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一时言语不合吗?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都能敞开亮相,放下自己的成见、怨气、仇恨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真理,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但是双方还是争执不下。其中一方说:“如果他能先向我赔礼道歉、先敞开心亮相,那我也这样做。他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对我不依不饶,我也跟他不客气!要求我实行真理,为什么他不实行真理呢?要求我放下,为什么他不先放下呀?”这是不是耍蛮啊?(是。)开始耍蛮了。谁劝也不行,交通真理也不听,只要见面就争执,就揭对方的短处攻击对方,除了没有动手打人之外,对对方所做的全带着仇恨,所说的每一句话里都带点攻击、咒骂的意思。教会生活中如果有这样两个人,只要见面就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样的教会生活能不能达到果效?人能不能有正面的收获?(不能。)临到这样的事,多数人就犯愁了,说“每到聚会的时候那两个人总是争斗,谁劝也不听,这怎么办呢?”只要有他俩在,聚会都不得安宁,大家都得受搅扰,这种情况教会带领就应该出面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这样的人继续搅扰教会生活。如果经过再三劝阻、交通、正面引导都不能达到果效,双方都不能放下自己的成见饶恕对方,还要继续互相攻击,继续搅扰教会生活,那就得按原则办事了,就得告诉他们:“你们俩现在这个状况已经持续很久了,对教会生活、对所有的弟兄姊妹构成了严重的搅扰,多数人对你们俩的行为是敢怒不敢言。鉴于你们现在的态度与表现,教会得按原则停止你们的教会生活,让你们俩隔离反省。什么时候你们能够和睦相处、能够正常交通,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过教会生活。”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教会都应该作出这样的决定,这就是按原则办事。这些事就应该这么处理,一方面对他们两个人有好处,能促使他们反省认识自己,另一方面主要是保护更多的弟兄姊妹不受恶人的搅扰。有些人说:“他俩没作什么恶,从实质上来看也不是恶人,就是人性方面有点小毛病,任性、好耍蛮、好嫉妒纷争,怎么就把他俩隔离了呢?”不管他们人性怎么样,只要对教会生活构成了搅扰,教会带领就应该出面处理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这两个人是恶人,一旦分辨出来就不是隔离这么简单了,就应该立即作出决断直接清除。如果这两个人只是好互相攻击、讲是非,对其他人没有任何的伤害,也没有做其他坏事给神家利益带来损失,不算是恶人,就不用清除了,那就停止他们的教会生活,让他们隔离反省,这样处理最合适。这样处理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教会生活的正常秩序,保证教会工作能够正常进展。

有些人吃喝神话没有领受能力,不会交通对神话的经历认识,只会拿神揭示人的话语与别人对号,所以每当他交通神话真理的时候总有个人存心,总想借机揭露、打击别人,导致教会不得安宁。如果被揭露的这些人临到事都能正确对待,能从神领受,学会顺服、忍耐,就不会出现任何的争执,但是难免有些人听到别人针对他的问题交通、揭露时心里不服。他心想:“你读神的话不分享对神话的经历认识,也不谈认识自己,你专门攻击我、针对我是什么意思?看我不顺眼啊?我有败坏性情神的话早就说明白了,还用你说吗?我有败坏性情,那你没有败坏性情吗?你总针对我,说我诡诈,你的心眼儿也不少!”他满肚子的怨气、不服,一次两次还能忍耐,时间长了积怨久了就会爆发。他一旦爆发就不得了了,说:“有些人做事、说话外表伪装得很诚实能敞开,但事实上心里诡计多端,总算计人,跟人说话谁也摸不着他的心思、意图,就是个诡诈人。咱们碰到这样的人就不能跟他说话、相处,这样的人太可怕,你一不小心就上他的当,被他欺骗利用了。这样的人是最恶的人,神最厌憎、恶心这样的人,应该让他下无底深坑、硫磺火湖!”对方听了心想:“你这是还击呢,你有败坏性情还不让人说啊?你还击,那我就更不客气了,我再找一段神话揭露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他听后更来气了,“你这是跟我没完了?揪住我不放了?就看我不顺眼,就看我有败坏性情?好,那我就采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于是就说:“有些人就是敌基督,就喜欢地位,喜欢让人高捧,喜欢教训人,利用神的话揭露别人、给人定罪,让别人以为他没有败坏性情。他高高在上,还以为自己圣洁了,其实不就是个污鬼吗?不就是个撒但、邪灵吗?敌基督是谁啊?敌基督就是撒但!”斗了几个回合了?有没有分出胜负啊?(没有。)这些话里有没有对人有造就的话?(没有。)那这些话都是什么话?(论断、定罪。)这就是论断。不根据实际情况、不符合事实地乱说话,随心所欲地就把人论断、定罪了,甚至还要咒诅人。你说对方是敌基督有事实根据吗?他有哪些敌基督的恶行表现呢?他的败坏性情够得上敌基督的实质吗?神选民听了你的揭露能觉得客观、真实吗?这两个人所说的这些话里有没有善心、好意?(没有。)他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让对方尽快地认识自己,尽快地脱去败坏性情进入真理实际?(不是。)那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泄私愤,为了打击报复对方,随意就给对方安个罪名,一点儿也不符合事实。他们不是根据神的话、根据对方的流露和实质对其准确地评价和定性,而是利用神的话打击报复人泄私愤,根本就不是在交通真理,这问题就严重了。总抓对方的把柄攻击定罪对方有狂妄性情,这种态度是阴险、恶毒,绝对不是善意的揭露,所以带来的后果只能是互相敌视、互相仇恨。如果是抱着凭爱心帮助人的态度来揭露对方,这是人能感受到的,人也能正确对待;如果抓住对方的狂妄性情进行定罪攻击,这纯粹是为了打击人,是为了整人治人。谁没有狂妄性情,你为什么总针对一个人呢?为什么眼睛总盯着一个人不放呢?总揭露对方有狂妄性情,目的是为了让他脱去狂妄性情吗?(不是。)那是因为什么?就是看对方不顺眼,就找机会打击报复他,总想整治他。那他说对方是敌基督、是撒但魔鬼、是诡诈阴险的人,这话是不是事实?也可能沾点边儿,但是他说这些话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对方,也不是交通真理,而是为了泄私愤、为了报复,他被整治了他就要还手。怎么还手呢?就是揭露对方,给对方定罪,说对方是魔鬼、是撒但、是邪灵、是敌基督,什么帽子大就扣什么帽子,什么罪名重就扣什么罪名。这是不是随意论断、定罪啊?双方说这些话的存心目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帮助人认识自己、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更不是为了帮助人进入神话实际、明白真理原则,而是要攻击对方、打击对方,要揭露对方以达到泄私愤、报复对方的目的。这就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种方式的攻击虽然看起来比互相揭短那种攻击有根据,是用神的话来对号说对方有败坏性情,是魔鬼撒但,表面上看还挺属灵,但性质都是一样的,都不是在正常人性里交通神的话、交通真理,而是不负责任、随心所欲地凭着自己的喜好论断、定罪、咒骂对方,进行人身攻击。这类性质的对话在教会生活中也会形成打岔搅扰,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也会形成干扰、破坏。

你们遇到这种互相揭露败坏性情攻击对方的情况该怎么办?用不用拍桌子教训他们一顿?用不用给他们浇盆凉水让他们冷静冷静,让他们能认识到自己不对跟对方道歉?这些方式能不能解决问题?(不能。)这两个人每次来聚会就得争斗一番,聚完会之后还要准备下次怎么争斗,在家里找神的话、找根据,甚至还写好稿子,想好怎么攻击对方,攻击哪方面,怎么论断、定罪对方,用什么样的语气,用哪些神话来攻击、定罪最有说服力,还得寻找各种属灵术语用不同的表达方式来定罪他、打击他,不让他翻身,争取下一回合扳倒他,让他再也起不来。这些表现都属于互相攻击、打口水仗。那这类问题好不好解决?如果经过多数人劝阻、帮助、交通真理,他们依旧不能悔改、扭转,两人一见面就争执、对骂,谁劝也不听,谁交通真理、对付修理他们也不接受,这事怎么办?这事好办,应该把他们清理出去,问题不就解决了吗?简不简单?用不用再给他们交通了?用不用爱心帮助了?你们说,对这样的人凭爱心包容忍耐合不合适?(不合适。)怎么不合适?(他不接受真理,跟他交通没有用。)对了,他不接受真理。他聚会就是来打口水仗的,他信神不追求真理,就喜欢打口水仗,这是不是正常人性的流露、表现?有没有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理性?(没有。)他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性。这样的人聚会的时候不是安安分分地读神的话,从神的话里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来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总想解决其他人的问题,眼睛总盯在别人身上找别人的毛病,总要在神的话中发现其他人的问题,利用读神的话、交通神话的机会揭露、攻击其他人,利用神的话语论断人、贬低人、定罪人,却把自己置身于神的话之外。这类人是什么人?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不是。)他们特别擅长与热衷的一件事就是在读了神的话之后常常能发现别人身上存在神话所揭示的各种问题、情形、表现,他们越发现这些问题越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大有可为,就觉得应该把这些问题揭露出来,谁有这些问题就不放过谁。这是什么人呢?这类人有没有理智?有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没有。)这类人在教会中如果不说话、不搅扰就不用搭理他,如果他一贯地这样做事,总攻击、论断、定罪其他人,教会就应该对他作出相应的处理,把他清理出去。而那些曾经被别人揭露过,也以同样的方式手段去攻击、论断、定罪别人的人,如果情节严重,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同样也要把他清理出去与神选民隔离开,不能对他客气。

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表现中还有哪些能够得上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性质?互相揭短这个很明显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一方面表现,互相揭露败坏性情来泄私愤、报复对方,这个也是很明显的打岔搅扰教会生活的表现。除了这两方面,还有假装敞开亮相解剖自己来达到故意揭露、解剖别人的目的,这也是攻击人的一种方式。那是不是只要说的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对方的问题,不管是夹枪带棒地说还是话里话外捎带着说、委婉地说,就都是攻击?(不是。)那哪种情况属于攻击?那就要看他说话的存心目的是什么。为了打击报复人、泄私愤,这属于攻击。这是一种情况。另外,违背事实真相,把问题的表面现象上纲上线加以论断、定罪,丝毫不看问题的实质是什么,就能不负责任地随意下结论,这也是泄私愤、报复人,是论断、定罪,这种情况也属于攻击。还有什么?(无中生有地给人造谣,这种是不是?)无中生有地造谣当然更是了。有几种情况属于攻击?(三种。)总结总结这几条都是什么。(第一条是带有目的性地打击别人;第二条是违背事实真相加以论断、定罪,根本不明白问题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与事实相不相符就不负责任地随意定性;第三条是无中生有地给人造谣。)这三条中每一条的性质都够得上是人身攻击了。哪种情况够得上是人身攻击,哪种情况够不上,该怎么区分?对于攻击的人来说,他做的哪些事、说的哪些话形成了攻击?如果他说的话带点导向性质,能误导其他人,也带点造谣的性质,是无中生有、造谣编谎迷惑人、误导人,他的存心目的是想让更多的人承认相信他所说的是对的、赞成他所说的都合乎真理,同时他也想报复对方,使对方消极软弱,他心里想的是“就你那个德性,我非得揭揭你的老底,压压你的嚣张气焰,让你再嘚瑟,让你再显摆!有你还能显我吗?我非要把你打消极、打趴下了才解恨,我要让人都知道你也会消极、你也有软弱!”他如果是这个目的,那他说的话就是攻击。如果他的存心就是想把事实真相说清楚,通过一段时间的经历他对这个事有了一个准确的看见,发现了问题的实质,就觉得应该交通出来让多数人有认识,知道什么样的领受法是纯正的,他的目的是为了矫正更多人对这件事偏谬或者片面的看法,那这是不是攻击?(不是。)他不是强制性地让对方接受他个人的意见,更没有报私仇的存心,而是只想把事实的真相说清楚,是用爱心让对方明白,明白之后能不走偏路,不管对方是否接受,他都能尽到自己的责任,那这类表现、这种做法就不是攻击。这两种不同的表现从言语上、用词上,还有从说话方式、说话语气以及说话态度上都能看出来他的存心目的是什么。如果他是有意想攻击对方,语言一定很犀利,另外他的存心目的在他说话的语气、语调、用词与态度上会很明显地让人看出来;如果他不是强迫对方接受,更不是攻击,那他的说话肯定符合正常人性良心理智的表现,另外说话的态度、语气、用词肯定是很理性的,是在正常人性的范畴里。

什么是人身攻击、什么不是人身攻击,交通完区分的原则之后你们会不会分辨了?如果还不会分辨,那你们就没法看透问题的实质。一个人无论交通得多好听,如果他不是按原则实行,不是为了达到让人明白真理、尽好本分,而是抓住人的把柄纠缠不放,竭力地论断、定罪,外表看着好像是在分辨人,其实他的存心目的是为了定罪人、攻击人,这种情况就属于人身攻击。人与人之间那点事都很简单浅显,如果交通真理用不了一个聚会就交通完了,还用每次聚会都说许多话来占用弟兄姊妹的时间吗?不用。如果总对人纠缠不放就形成攻击、搅扰了。揪着一件事说起来没完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谁也不放下自己的存心目的,谁也不认识自己,谁也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事实真相,所以就能纠缠着不放。纠缠着不放这是什么性质?这就是攻击。抓把柄、抠字眼、抓小辫子,就一个事纠缠得没完没了,争得面红耳赤。如果是在正常人性里交通,对对方进行扶持帮助,尽自己的责任,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好;如果是互相攻击、争辩,互相纠缠着要说清自己的理,总要占上风,不甘拜下风、不妥协,也不放下个人恩怨,最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会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恶化,没有正常人际关系,甚至达到了见面就红眼的地步。你看狗跟狗之间咬架,凶狠的那一方眼珠子就红了。眼睛红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里面充满仇恨啊?人与人之间互相攻击不也是这么回事吗?人交通真理如果不是互相攻击,而是能够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扶持,人际关系还能不好吗?肯定会越来越正常。在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下说话、闲谈、交通,哪怕是辩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不会见面就有火气、就产生争斗。如果没见面的时候只要说起对方心里就有恨,就有一股无名火冒上来,这就不是有正常人性理智良心的表现。人与人之间互相攻击是因着人有败坏性情,这与环境没有什么关系,都是因为人不喜爱真理、不能接受真理,临到有争执的事时都不会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所以在教会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人与人之间互相揭短、论断甚至互相攻击、定罪的情况。因着人的败坏性情,因着人常常处于一种没理智的情形当中,都凭败坏性情活着,即使明白点真理也很难实行出来,这样人与人之间就容易产生争执、产生各种各样的攻击。这各种各样的攻击如果是偶尔发生,对教会生活造成的影响是暂时的,但是一贯喜欢互相攻击的这些人对教会生活就形成了严重的打岔搅扰,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也形成了严重的影响、干扰。

在教会中还有一种人,特别地喜欢表白自己。比如,他做错了一件事或者说错了一句话,怕别人对他有不好的看法,影响他在多数人心中的形象,他就在聚会的时候表白、解释这个事。解释的目的是为了不让人对他产生不好的看法,所以他就在这个事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花了很多的心思,整天琢磨“这个事怎么能说清楚呢?怎么能向对方解释明白呢?怎么能驳回对方对我产生的那些不好的看法呢?今天聚会就是一个好机会,就可以说这个事”。到聚会时他就说:“我上次做的那个事目的不是想伤害谁、揭露谁,我的存心是好的,是为了帮助人,结果有些人就总误会我,总想针对我,总认为我有贪心、有野心,认为我人性不好。其实我哪是那样的人?我也没做那类的事、没说那样的话,我背后说谁那也不是我有意跟谁过不去,人做坏事还不让人说啊?”他说了很多,又是表白又是辩解,同时把对方的问题也揭露不少,目的就是为了撇清自己,让所有的人认为他所流露的不是败坏性情,他不是人性不好,也不是不喜爱真理,更不是恶意,而是好心,他的好心常常被别人误解,还常常因为别人的误解被定罪。话里话外让听的人都觉得他是无辜的,而那些认为他不对、不好的人是恶人,是不喜爱真理的人。对方听后就明白了,“你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想说你没有败坏性情吗?不就是想美化你自己吗?这不就是不认识自己、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事实吗?你不接受就算了,为什么还针对我呢?我也没想针对你,也没想打击你,你个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啊?”于是他就坐不住了,说:“有些人临到一点小事受一点委屈、痛苦就不愿意了,就想表白解释,总想撇清自己,还总想美化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也不是那样的人,那你为什么要美化自己、把自己说成是完美的?另外,我是在交通真理,我也没有针对谁,也没想打击报复谁,谁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这两个人是在交通真理吗?(不是。)那他们是在做什么?一方说:“我做那些事都是为了教会工作,我不管你咋想。”另一方说:“人在做天在看,人心里是怎么想的神知道,别觉得自己有点好心、有点能耐、能说会道、不干坏事神就不鉴察了,别以为你藏得深神就看不见,弟兄姊妹都看见了,更何况神呢!神鉴察人心肺腑你不知道吗?”他俩是在争论什么呢?一方在竭力表白自己,把自己撇清,不想让人对他有不好的印象,另一方就要揪着不放,不允许他美化自己,同时还要以训斥的方式揭露他、定罪他。表面上看这两人没有直接对骂,也没有直接揭露对方,但他们说话都是有目的的,一方不让对方误解他,让对方还他清白,另一方不肯还他清白,就要给他扣帽子定罪他,让他承认。这种对话是不是在正常地交通真理?(不是。)是不是凭良心理智的对话?(不是。)那这是属于什么性质的对话?这种对话是不是属于攻击?(是。)表白自己的这一方是不是在交通他能够从神领受、能够认识自己,找到该实行的原则?不是,他是在向人表白。他要向人说清楚他的想法、观点以及存心目的,要向对方解释清楚,要让对方还他清白,而且他要否定对方对他的揭露、定罪,不管对方讲的是不是符合事实、是不是合乎真理,只要他认识不到、他不愿意接受,那对方讲的就是错的,他就要扳正过来;而另一方不想还他清白,还揭露他,强制他接受自己对他的定罪。一个不愿意接受,另一个要强行让他接受,这样双方就产生攻击了,这种对话的性质就属于互相攻击。那这种攻击是什么性质的攻击?是不是互相否定、互相埋怨、互相定罪的一种对话?(是。)这种形式的对话在教会生活当中是不是也会出现?(是。)这类对话都是打口水仗。

这类对话为什么叫打口水仗呢?(就是互相论是非对错,谁也不认识自己,谁也没得着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在这个事上纠缠,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为了争个谁对谁错、争个高低上下讲了很多话,费了很多的口舌,争论不休最后还是没有争出胜负,然后还要接着争。最终的收获是什么?是不是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了?是不是能够悔改接受神的鉴察了?是不是能够从神领受更认识自己了?这些收获都没有。这些毫无意义的争执、讲是非对错的对话就是打口水仗。打口水仗说白了就是毫无意义的一段对话,所讲的全是废话,没有一句话是对人有造就、有益处的,说出的话都是伤害别人的,都是出于人意、出于血气、出于人的头脑思维的,当然更是出于人的败坏性情。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名声,不是为了让别人得到造就、帮助,不是为了自己能够明白一方面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当然也不是为了探讨神话中所揭露的是自己哪方面的败坏性情,是否对上号了、自己认识得对不对。这些毫无意义的表白辩解,无论话说得多好听、多诚恳、多敬虔都是在打口水仗,都是在互相攻击、论断,对人对己都没有任何的益处,不但伤害别人,影响了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也耽误了自己的生命长进。总之,不管人以什么样的借口、存心,以什么态度、语气,或者利用什么手段方式,只要是随意地论断定罪他人,那这些言语、方式等等都属于攻击人的范畴,都是打口水仗。这个范围大不大?(挺大的。)那能不能缩小这个范围或者从心里取缔这些攻击人的做法?其实是能够达到的,只要人能通情达理、能接受真理就能控制自己的存心、欲望,就能达到不论断人、不攻击人了。只要人的存心目的不是为了泄私愤、报复,更不是想攻击对方,而是因为人不明白真理或明白真理太浅,有些愚昧无知或者任性,无意地伤害到对方了,经过人帮助、扶持、交通,在明白真理之后说话就准确一些了,对别人的评价、看法也准确一些了,对别人流露的败坏性情以及错误的做法能正确对待了,那对人的攻击、论断就逐步减少了。但是如果人总活在败坏性情里,只要看谁不顺眼,只要谁曾经得罪过他、伤害过他,他就要找机会报复,他总带着这样的存心,丝毫不寻求真理、不祷告依靠神,那随时随地就能攻击人,这个就不好解决了。无意的攻击好解决,有意识、有存心的攻击就不好解决。无意的一时的攻击、论断通过交通真理扶持帮助,人明白了真理之后就能扭转。但是,总想报复人泄私愤,总想整治人、打垮人,带着这种存心攻击人的,人都能感受得到,也能看得出来,那这种行为对教会生活就形成打岔搅扰了,这完全是有意的打岔搅扰,所以有这类攻击人的性情是不好变的。

现在你们对攻击人、定罪人该怎么解决是不是明白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祷告神、依靠神,仇恨的心就逐渐消失了。能够攻击人的主要有两种人。有一种人说话不加考虑,心直口快,看见谁不顺眼就能说点伤害人的话,但他多数时候不是有存心、有意识地攻击人,他是约束不住自己,他就是这种性情,无形中就对人形成攻击了,如果对付修理他也能接受,所以这类人就不是恶人,不属于清理对象。但恶人是不接受修理对付的,还能对教会生活常常形成打岔搅扰,常常攻击人、论断人、打击报复人,丝毫不接受真理,这就属于恶人了,这些恶人才是教会要解决、清理的一类人。为什么要解决、清理他们呢?从他们的本性实质上来看,他们攻击人的这种行为不是无意的,而是存心故意的,因为这类人人性恶毒,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说,谁若说话不小心伤着他一点,他就琢磨找机会报复谁,所以这类人就能对人形成攻击,这是教会要解决、清理的一类人。凡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人,不管是哪一方,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攻击的,只要是攻击人都属于存心险恶、稍有不顺就要整人治人的恶人,这类人对教会生活形成了严重的搅扰打岔。他们是教会中的一类恶人,情节轻的隔离反省,情节严重的清除开除。这就是带领工人在处理这件事上要明白的原则。

通过交通,你们对什么是攻击人是不是明白了、会分辨了?我定义完什么是攻击,有的人认为,“攻击人的范围这么大,那以后谁还敢说话?人都不明白真理,开口说话就攻击别人,这还了得!以后只吃饭、喝水,不说话了,从早上起床就把嘴封上不随便说话,以免攻击人,这多好啊,日子就安定多了。”这么想对不对?把嘴封上解决不了问题,攻击人这个问题的实质是人心的问题,是人的败坏性情导致的,并不是嘴的问题。嘴说话是受人的败坏性情、受人的思想支配的,只要人的败坏性情解决了,真明白点真理了,说话也能有点原则分寸了,对人的攻击就能解决一部分。当然,在教会生活当中,人与人之间要想有正常的人际关系,不互相攻击、不打口水仗,还需要人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引导,需要人有一颗饥渴慕义的心、敬虔的心安静在神的面前。这样,当有人无意中说话伤害到你的时候,你的心能安静在神面前,不计较,不想与对方争执,更不想表白辩解什么,而是从神领受,感谢神给了你一次认识自己的好机会,感谢神让你能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还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是你认识自己的一次好机会,这是神的恩待,应该从神领受,不应该对伤害你的人有怨恨,也不应该对无意中提到你的毛病或者揭露你短处的人产生反感、恨恶,或者有意无意地躲避他,或用各种方式报复他,这些都不是神所喜悦的。常常在神面前祷告,心安静下来之后,有人无意中伤害到你你就能正确对待,能够包容忍耐。如果有人有意伤害你,你怎么办?你是凭血气跟他争执还是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采取什么方式对待?当然,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应该选择哪种方式进入是对的。

在教会生活中要想避免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凭人的力量、凭人的克制与忍耐是很难达到的。你的人性再好,你再温柔善良、再有肚量,也难免会遇到一些伤害到你的尊严、人格等等这样的人或事,对于这类问题该怎么处理、怎么对待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一个原则。如果凭血气对待的话很简单,他骂你你也骂他,他攻击你你也攻击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同样的方式还给对方,维护了自己的尊严、人格,也维护了自己的脸面,这是很容易达到的。但是,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可取的、是不是对你和别人都有益处、是不是神所喜悦的,你自己应该在心里掂量掂量。人常常在没想清楚这个问题的实质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他对我不客气,那我何必对他客气呢?他对我没爱心,我为什么要凭爱心对待他啊?他对我都没有忍耐、没有帮助,我为什么要忍耐他、帮助他?他对我不仁,我就对他不义,我为什么就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呢?”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这些。但是当你真正这样做的时候,你的内心是平安的还是痛苦不安的?当你真正这样选择的时候,你的收获是什么?你得着了什么?很多人都体会到,当真正这么做的时候人内心是不安的。当然,更多的人不是良心不安,更不是感觉对神有亏欠而内心不安,人没有这个身量。人的不安是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人的仇恨,还有人被侮辱时尊严、人格所受到的挑战,还有人在言语上被挑衅之后受到的一些伤害,心里产生的一股股怒火、仇恨、不服不忿,这些让人感觉不安。不安产生的后果是什么?紧接着你就会琢磨怎么用语言对付他,怎么能用合法的、合理的手段打倒对方,让对方知道你是有尊严、有人格的,不是好欺负的。当你不安的时候,你产生仇恨的时候,你心里想的不是忍耐他包容他、正确对待等等这些正面的东西,而是所有负面的东西——嫉妒、反感、厌憎、恨恶、仇恨、定罪,甚至在心里无数遍地咒诅,甚至不论在什么时间,就是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想用什么方式报复他,假想对方如果攻击你、定罪你的时候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对付他、去应对那样的场面,等等。你整天琢磨用什么方式才能扳倒对方,才能让你的怨气、仇恨得到发泄,让对方对你服气、害怕,不敢再惹你,还常常琢磨用什么方式给对方点颜色瞧瞧,让对方知道你的厉害。当这些思想产生的时候,还有假想的画面在你脑海里一遍遍出现的时候,对你形成的搅扰与后果没有人能衡量出来。你一旦陷入打口水仗、互相攻击的情绪里,后果是什么?容不容易安静在神面前了?是不是耽误生命进入了?(是。)这就是选择一个错误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对人形成的影响。如果你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当有人说话伤害到你的形象、面子,侮辱到了你的人格与尊严的时候,你就能选择包容,不会用任何的语言去与对方争执,或者有意地表白自己反驳攻击对方,产生仇恨。包容的实质、意义是什么?你说:“他所说的有些事不符合事实,但是人不明白真理没蒙拯救之前都这样,我之前也这样。我现在明白真理了,不走外邦人争执是非、斗争哲学的道路,我选择包容,凭爱心对待。他说的有些事不符合事实我不搭理它,我把我能意识到的、能领受的接受过来,我从神领受,拿到神面前祷告,求神摆设环境显明我的败坏性情,让我认识到这些败坏性情的实质,能够有机会着手解决这些问题,逐步地攻克这些问题,进入真理实际。至于谁说话伤害到了我、他说话对不对、他的存心是什么,一方面加以分辨,另一方面包容。”如果这个人是接受真理的人,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交通;如果他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是恶人,那就不搭理他,等他表演得足够多了,所有弟兄姊妹都分辨透他了,你对他也分辨透了,带领工人要清除处理他了,那就是神要解决他的日子到了,当然你心里也欢喜雀跃。但是,你所选择的道路绝对不是与恶人打口水仗,作任何的争执、辩解,而是选择在临到任何事的时候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无论是对待伤害到你的人还是对你有利的没有伤害到你的人,实行的原则是一样的。当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的时候,你内心有没有仇恨?也可能会有些许的不舒服,哪有人在尊严受到伤害的时候心里不难受的?不难受那是假话,是骗人的,但是你能为了实行真理而忍耐、而吃这个苦,你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再次来到神面前你问心无愧。为什么能问心无愧呢?因为你心里清楚自己所说的话不是出于血气,不是为了一己私欲与人争得面红耳赤,而是在领受到真理的基础上遵行神的道,走自己的道路,你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是神所指示的、是神的要求,所以内心特别平安。当有这份平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仇恨、私怨会不会搅扰到你?(不会了。)你真正放下了,心甘情愿地选择了正面的道路的时候,你心里是安静的、是平安的,那些怨气、仇恨还有因为仇恨所产生的报复心理、诡计,等等这些属血气的东西就不会搅扰你了。你选择的道路给了你平安,给了你一颗安静的心,那些属血气的东西就搅扰不动你了。当那些东西搅扰不到你的时候,你还会想到用什么方式去攻击对方、跟对方打口水仗吗?就不会了。当然,偶尔因为人的身量小、因为一些特殊的背景会勾起人的血气、人的冲动、人的怨恨,但是因着人实行真理的决心、心志与意愿让人的心不受这些东西的干扰。就是这些东西搅扰不动你了,虽然你心里也会爆发一些血气,“他一个劲儿地跟我过不去,我哪天也得跟他说道说道,为什么总针对我、总跟我过不去?为什么总瞧不起我、总侮辱我啊?”有时候也有这样的意念,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那么做神不喜悦。当这些意念产生的时候你会很快回到神面前扭转这样的情形,所以这些错误的思想意念就不当家了,随之一些正面的东西在你里面就生发出来,比如你对自己的认识,还有神给你的一些开启光照使你会分辨人、看透事,不知不觉地让你明白进入更多的真理实际,这时你的抵抗力也就是抵御那些仇恨、人的私欲、人的血气的“抗体”会越来越强,你的身量会越来越大,那些属血气的东西控制不了你了。虽然你偶尔会有一些不对的意念、想法与冲动,但是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消失,会被你的抵抗力与身量排除、取缔,这个时候正面的东西、真理的实际、神的话在你里面占主导了。当这些正面东西占主导的时候,你就不受外面人事物的影响了,你的身量就长大了,你的情形就越来越正常了,而不再是凭着败坏性情活着向一种恶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这样人的身量就不断长大了。

在教会中或者置身于人群中的时候,人如果在临到人身攻击人的尊严、人格受到伤害的时候还能够选择包容忍耐,选择对的实行的路,这对人是有益处的。这个益处可能你看不到,但是当你经历的时候你不知不觉就会发现神对人的要求、神给人的路是一条光明大道,是一条又真又活的道路,是让人得真理、让人得益处的,是最有意义的一条道路。当人置身于人群,尤其是置身于教会生活中的时候,你能够战胜各种各样的试探、引诱。在有人恶意攻击你伤害你的时候或者是存心想报复你在你身上发泄仇恨的时候,你能够根据真理原则去对待、去实行,这是很关键的。因为神恨恶人的败坏性情,所以神告诉人临到事不要凭血气对待,要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寻求神的心意,明白神对人的要求到底是什么。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但是当人明白真理之后人的忍耐就有了原则,能变成人实行真理的动力与辅助。但是人如果不喜爱真理,喜欢讲是非、喜欢攻击人,愿意活在血气当中,那人临到攻击的时候就喜欢与人打口水仗、互相攻击,这给任何人带来的都是伤害,都不是造就、不是帮助。任何人在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之后都是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两败俱伤,什么真理都得不着,最终无果而回,剩下的就是仇恨与伺机报复,这就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最终给人带来的恶果。

刚才交通的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个话题,你们是不是明白分辨的原则了?会不会区分什么情况属于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在人群里经常发生,是时常都能看得见的。互相攻击,主要就是有目的地针对人的一些问题进行人身攻击、论断、定罪甚至咒骂,目的是为了报复、还击、泄私愤等等。总之,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不是在交通真理,也不是在实行真理,更不是和谐配搭的一种表现,而是出于血气、出于撒但的败坏性情对人报复打击的一种表现。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把真理交通明白,更不是为了达到明白真理而争辩,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败坏性情,满足自己的野心、自己的私欲与肉体的喜好。互相攻击很显然不是交通真理,更不是凭爱心帮助人、对待人,而是出于撒但整人治人、玩弄人、愚弄人的一种手段方式。人活在败坏性情里,不明白真理,若不选择实行真理就很容易陷入这种网罗、这种试探中,陷入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样一种阵势当中,为了一句话、一个用词或一个眼色而争执得面红耳赤甚至是喋喋不休,长年累月地就为这一件事争个你高我低、争得鱼死网破,只要见面就争执没完,甚至有的人在电脑的聊天群组里还互相攻击、对骂,互相定罪。这仇恨已严重到什么程度了!在聚会的时候还没骂够,还没解恨,没达到目的,回家之后越想越气,还接着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值不值得提倡、值不值得宣传啊?(不值得。)这是什么“大无畏精神”?这是天不怕地不怕、无法无天的精神,是撒但败坏人带来的后果。当然,这种行为、做法给个人生命进入带来了很大的搅扰与亏损,同时也给教会生活带来了搅扰与打岔。所以带领工人在面临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发现这两个人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还发誓要打到底,就得赶紧清理出去,不要姑息,更不要纵容,要保护其他弟兄姊妹,维护正常的教会生活,使每次聚会都能达到果效,而不是让这样的人占用弟兄姊妹读神的话、交通真理的时间,搅扰正常的教会生活。聚会时如果当场发现他们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就要及时地制止、及时地解决,如果限制不了就要赶紧聚会揭露解剖他们,把他们清理出去。教会是吃喝神话、敬拜神的场所,不是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泄私愤的场所,不管谁常常搅扰教会生活影响神选民的生命进入,都要把他们清理出去。教会不欢迎这样的人,不允许魔鬼的搅扰、恶人的存在,把这些人都清理出去这问题就解决了。

在教会里,如果发现有人互相攻击、打口水仗,别管是什么借口理由,也别管他们谈论的焦点是什么,是不是大家关心的,只要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那就要不客气地、当机立断地解决,如果制止限制不了他们就应该把他们清理出去,这是带领工人在临到这类事情的时候应该作的工作。主要的原则不是姑息养奸,不是纵容他们,也不是让你当一个清官为他们判定是非,看谁对谁错、谁有理谁没理,把是非辨别明白之后各打五十大板,或者罚有责的一方赏无责的一方,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处理这件事情不是让你用法律来衡量,更不是让你用道德的标准来衡量、判断,而是按照教会工作原则来衡量、处理。互相攻击的双方只要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教会带领工人就应该责无旁贷地加以制止、限制或者隔离、清除,而不是倾听双方诉说事情的经过,诉说各自的理由借口与攻击人打口水仗的存心、目的、根源,不是让你了解事情的原委,而是要解决问题,消除对教会生活形成的打岔搅扰,处理打岔搅扰的人。如果带领工人从中和稀泥走中庸之道,对互相攻击的双方采取怀柔政策,任由他们对教会生活肆意地打岔搅扰也不管、不处理,对他们一味地纵容,每次只是加以劝勉、劝导就完事,不能将问题彻底解决,这样的带领工人就是失职。教会一旦出现了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问题,对教会生活形成了严重的搅扰破坏,让多数人心里生发怨气、反感,带领工人就要当机立断,根据神家的工作安排与教会清理的原则将双方隔离或清除,而不是做清官为他们断案、断家务事,也不是去倾听他们那些又臭又长的废话,看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判定是非对错之后还让更多的人为他俩的是非对错展开讨论、交通,让更多的人心存反感厌憎,这样就耽误了人吃喝神的话、交通神话的时间,这就更是带领工人的失职了,这样实行的原则是错的。如果被限制的双方什么时候悔改了,不再占用聚会的时间互相攻击、打口水仗了,那就可以解除对他们的隔离。如果是恶人被清除出去了,有人说他们变好了,那就得看他们是否有悔改的实际表现,还要征求多数人的意见,即便是接纳回来也要密切关注,严加限制他们说话的时间,根据他们的表现对他们作出后续相应的处理。这些都是教会带领工人应该明白、注意的原则。处理这件事情当然也不能凭主观臆断,两人互相攻击的性质一定得是构成了打岔搅扰,而不是一时说话伤着对方,对方还击一句就不许他们说话,把他们隔离,这样处理就太不合原则了!带领工人一定得掌握好原则,让多数人认同你所做的是符合原则的,而不是胡作非为,不是无限上纲。对于这方面工作,一方面多数人要学会分辨什么是攻击,另一方面,教会带领工人也需要知道作这项工作应该掌握的原则与应该尽到的责任是什么。

互相攻击还有一方面表现。有些人知道点属灵术语,说话总用一些属灵术语,比如魔鬼、撒但、不实行真理、不喜爱真理、法利赛人等等,用这些词随意地论断某些人,这是不是带点攻击的性质?以前有个人跟弟兄姊妹打交道,谁不如他的意他就想骂人,但是琢磨琢磨,“信神了骂人好像不太体面,让人看着不合圣徒体统,不能骂,不能带脏字,可不骂心里就不平衡、不解恨,总想骂,那骂什么好呢?”他就自己发明了一个新词,谁得罪他了,谁做事伤害到他了,或者谁没听他的,他就骂“恶魔鬼!”“你就是个恶魔鬼!”“谁谁谁就是个恶魔鬼啊!”魔鬼前面还带个“恶”字,还真没听谁说过这话。是不是挺新鲜的?弟兄姊妹随随便便就被他骂了恶魔鬼,谁听着心里舒坦啊?比如,他让人给他倒杯水,弟兄姊妹正忙着,让他自己倒,他就骂“你这个恶魔鬼!”他聚完会回来看见还没做好饭就来气了,“你们这些恶魔鬼,一个个都那么懒,我出去尽本分,回来连现成饭都吃不上!”跟他相处的人都有可能被他骂恶魔鬼。这是什么人啊?(恶人。)恶在哪儿啊?在他那儿谁如果得罪他、不合他的意都是恶魔鬼,他自己不是,别人都是。他说这话有根据吗?没根据,他就是随心所欲地找了一个能够解恨、能够让他发泄情绪的词来骂。他觉得如果真骂人的话,人家会说他不像信神的,他说人是魔鬼就不是骂人,人听着应该是合理的,既满足了他的私欲,人还挑不出毛病来。这家伙挺狡猾还挺恶,用最恶毒的语言、让你没法反抗的语言来报复你、定罪你,人还不能说他是骂人,不能说他这话不合理。遇到这样的人多数人是躲着还是靠近?(躲着。)为什么躲着?惹不起就得躲着,这是聪明人。

在各处教会中都时常出现随意定罪人、给人扣帽子、整人治人的现象。比如,有些人心里对某个带领工人有成见,为了报复就在背后议论这个带领工人,打着交通真理的旗号来揭露他、解剖他,这样做事的存心目的就错了。如果交通真理真是为了见证神,也是为了让人得着益处,应该交通自己的真实经历,借着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让别人得益处,这样实行效果更好,神选民也会赞成。如果是为了打击报复而揭露别人、攻击别人、贬低别人,这样做存心就不对了,名不正言不顺,让神厌憎,弟兄姊妹也得不到造就。如果有人存心是为了定罪人、整人治人,那就是恶人作恶了,神选民对恶人都应该有分辨。如果有人凭己意打击别人、揭露别人、贬低别人,对这样的人应该凭爱心给予帮助,交通解剖或修理对付,如果他不能接受真理,屡教不改,那就另当别论了。对于常常随意定罪人、给人扣帽子、整人治人的恶人就应该彻底揭露,让大家都会分辨,然后限制起来或开除出教会,这是有必要的。因为这种人是搅扰教会生活的,也是搅扰教会工作的,容易迷惑人,给教会带来混乱。尤其有些恶人常常攻击人、定罪人,完全是为了达到显露自己让人高看的目的。这些恶人常常借着聚会交通真理的机会拐弯抹角地揭露别人、解剖别人、打压别人,还师出有名,说是为了帮助人、为了解决教会存在的问题,以这个名义为掩盖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类人都是攻击人、整人治人的人,都是明显的恶人。凡是攻击、定罪追求真理之人的都是穷凶极恶的人;凡是揭露恶人、解剖恶人维护神家工作的才是有正义感的人,是神所称许的人。恶人作恶往往是很狡猾的,他们都善于讲道理为自己诡辩达到迷惑人的目的,如果神选民没有分辨限制不了恶人,教会生活与教会工作就会被搅得一塌糊涂甚至乌烟瘴气。恶人交通解剖问题都是有存心目的的,都是带有针对性的,不是在解剖认识自己,不是在敞开亮相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借由这个机会揭露、解剖、攻击别人。他们常常借着交通认识自己来解剖别人、定罪别人,借着交通神的话、交通真理来揭露人、贬低人、丑化人。对于追求真理的人、对教会工作有负担的人、常常尽本分的人,他们特别反感、仇恨,他们会以各种理由借口来打击人的积极性,拦阻人作教会工作。他们心里对这些人一方面是嫉妒、是恨,一方面又很怕这些人站起来作工作对他们的名利地位产生威胁,所以就迫不及待地想方设法警告、压制、限制这些人,甚至还能抓把柄栽赃陷害、歪曲事实来定罪这些人,这就完全暴露出他们的性情是仇恨真理、仇恨正面事物的。他们尤其仇恨那些追求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仇恨那些比较老实、比较端庄正派的人,虽然他们嘴上没有这么说,但他们就是这样的心态。为什么他们偏偏针对追求真理的人、针对端庄正派的人采取揭露、贬低、打压、排斥呢?这分明就是想把好人、把追求真理的人打倒打垮,踩在脚下,这样他们就能控制教会了。有人不相信这话是事实,那我问一个问题,他们交通真理为什么不揭露自己、解剖自己,反而总是针对别人、揭露别人呢?难道他们自己没有败坏流露、没有败坏性情吗?绝对不是。那他们为什么非要针对别人揭露解剖呢?他们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这是发人深省的问题。如果揭露恶人搅扰教会的恶行,这是应该的,但这类人偏偏打着交通真理的旗号揭露好人、整治好人,他们的存心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因为他们看见神拯救好人就红眼啊?事实上就是这样。神不拯救恶人,恶人就仇恨神、仇恨好人,这是自然的事。恶人不接受真理、不追求真理,自己不能蒙拯救还整治追求真理能蒙拯救的好人,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他对真理有认识、对自己有认识可以敞开交通,但他总针对别人、总挑衅别人,总有攻击别人的倾向,总要把追求真理的人树立成假想敌,这就是恶人的特征。能作这种恶的就是正宗的魔鬼撒但,就是典型的敌基督,就应该受到限制,如果作恶多端就应该及时处理,把他开除出教会。凡是打击排斥好人的都是害群之马。为什么说是害群之马呢?他在教会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争执,使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今天针对这个,明天又针对那个,总把矛头对准别人,对准那些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这样就容易搅扰教会生活,影响神选民正常吃喝神的话、交通真理。那些恶人常常利用过教会生活的机会以交通真理的名义来攻击别人,他们说话都是带有敌意的,用挑衅的言辞来攻击、定罪那些追求真理的人、为神花费的人,这样会造成什么后果?这会给教会生活带来打岔搅扰,会使人心里不安,不能安静在神面前。尤其他们说的那些肆无忌惮地定罪人、打击人、伤害人的话也能激起人的反抗,这样就不利于解决问题了,反而把教会搅得人心惶惶,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产生火药味,使人陷入争斗之中。这些人的行为不但能导致教会生活受影响,而且会使教会里产生争斗,甚至能影响整个教会的工作及福音的扩展,所以带领工人必须对这类人提出警告并加以限制、处理。一方面,弟兄姊妹对这类常常攻击人、定罪人的恶人要严加限制,另一方面,教会带领对这种随意打击、定罪人的做法应及时揭露制止,若屡教不改就将其清除出教会。在聚会中必须防止恶人搅扰教会生活,同时也应该限制浑人说话影响教会生活。如果发现恶人作恶必须得揭露出来,绝不能让恶人任意妄为、随意作恶,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教会生活,保证神选民能正常聚会、吃喝神的话、交通真理,达到神选民都能正常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样,神的旨意才能在教会中得到通行,神选民才能明白真理进入实际,得着神的祝福。你们在教会中有没有发现这类恶人?他心里总嫉恨好人,总是针对好人,今天看不上这个人,明天又看不上那个人,对谁都能评头论足,都能挑出一堆毛病来,而且还说得有根有据、条条在理,最后激起民愤,成为害群之马。教会被他搅得人心涣散,许多人都消极软弱,聚会得不着益处、造就,有些人甚至不想聚会了。这样的恶人是不是害群之马?如果还达不到该清除的程度也应该对其采取隔离或者限制起来。比如,聚会时给他找一个偏僻的位置坐着,免得他影响别人,如果他偏要找机会说话攻击人就应该限制他,没用的话不许说。到了限制不了的程度,他要爆发、要反抗了,就及时地把他清出去。就是当他不愿意受限制了,说“凭什么限制我说话?凭什么你们说话都是五分钟,我说话只有一分钟?”他总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就是要反抗了,当他要反抗的时候是不是不服了?是不是要挑事、要兴风作浪啊?是不是要搅扰教会生活了?这是要显形了,处理他的时候到了,就得赶紧把他清理出去。这合不合理?这么做合理。为了保障多数人能过上正常的教会生活真是不容易,各种恶人、邪灵、污鬼还有“特殊人才”都想出来搅局,不限制行吗?有些“特殊人才”开口说话就要贬低人、攻击人,你戴眼镜他也攻击,你头发少他也攻击,你聚会讲自己的经历见证他也攻击、论断,你尽本分积极、负责任他也攻击、论断,你临到试炼对神有信心他也攻击,你软弱他也攻击,你家庭有难处凭着信心能胜过去不埋怨神,他也攻击。这个攻击指什么?就是别人无论做什么都不合他意,他都看不顺眼,都要鸡蛋里挑骨头,都要给人定个罪名,别人怎么做都不对。你按照神家工作安排交通真理、处理问题,他对你也要吹毛求疵、挑毛拣刺,你怎么做都不对,他就是故意挑事,任何人都要受到他的攻击。这类人在教会中出现一个就处理一个,出现两个处理一对,因为他对教会生活的危害是很大的,对教会的工作形成了打岔搅扰,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今天针对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个问题交通了几方面,你们对这几方面中各类人的表现的性质是不是掌握了?先说说好攻击人的这类人,他们有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没有。)没理智的表现是什么?他们对待人事物的态度与原则是什么?他们选择什么方式、态度来对待各种人事物?比如好讲是非,这是不是他们对待人事物的一种态度?(是。)好讲是非就是什么事都要讲清楚是非对错,不把事情讲清楚、不弄明白谁对谁错就没完没了,非得钻这个牛角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讲是非到底对不对?(不对。)错在哪儿?这与实行真理有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为什么说没有关系?讲是非不是坚持真理原则,不是在探讨、交通真理原则,而是总讲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有理谁没理、谁的借口充足谁的理由不充足、谁讲的道理高谁讲的道理低,就追究这些。神试炼人的时候人就总跟神讲理,总讲这个理由那个原因。神跟你讲这些吗?神问不问你当时的背景是什么?神问不问你的原因、理由是什么?神不问这些。神就问你,当神试炼你的时候你的态度是顺服还是反抗?神就问你,你到底明不明白真理、有没有顺服?神就问这些,别的不问。神不会问你没有顺服的理由是什么,神也不会看你的理由充不充分,神绝对不看这些,神就看你有没有顺服。不管你生活的环境、当时所处的背景是什么,神就鉴察你心里有没有顺服、你的态度有没有顺服。神不跟你辩论是非,神也不关心你的理由是什么,神就关心你有没有真实的顺服,神就问你这一句话。这是不是真理原则?好讲是非、好打口水仗的这类人他们心里有没有真理原则?(没有。)没有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对真理原则注重过吗?他们追求过吗?他们寻求过吗?他们没有注重、没有追求、没有寻求,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真理原则,所以他们只能活在人的观念里,他们心里有的就是是非对错、借口理由、诡辩争论,紧接着就是互相攻击、论断、定罪了。这类人的性情就是喜欢争论是非,喜欢论断、定罪。这类人丝毫不喜爱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还能跟神讲理,甚至能论断神、抵挡神,最终只能落得个受惩罚的下场。

爱搬弄是非的这类人,他们有没有寻求真理?有没有在这些人事物里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神的要求、寻求临到这类事该实行的真理原则?他们没有,他们临到事就爱研究“那个事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这是什么?这是不是人常说的钻人钻事啊?讲人的理由,讲事情发生的经过,就要把这些事说清楚,就不说在这些复杂的事情发展的过程中他在哪个环节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得着开启了,这些经历、这些实行法都没有。他就是一个劲儿地说:“那个事你明明就是针对我、就是侮辱我,你以为我傻听不出来呢?为什么要侮辱我?我又没得罪你,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你针对我,我就跟你不客气!我都忍耐你很久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以为我好欺负,我不怕你!”揪住这些事不放,一个劲儿地讲自己的理,纠缠这件事的是非对错,但这些所谓的理没有一点合乎真理,没有一句符合神的要求。他就在人事物里纠缠,纠缠得别人都直厌烦,都没人愿意听,他自己却不厌其烦地说,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像魔怔了一样,这叫钻人钻事,就是不寻求真理。这类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人的第二个特征就是特别喜欢钻人钻事。钻人钻事的人喜不喜爱真理?(不喜爱。)不喜爱真理,这是显而易见的。那这类人明不明白真理?他知不知道神所说的真理到底是什么?从他钻人钻事这个外表现象上来看,他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真理?很显然他不知道。他所崇拜的理念是什么?就是谁说的占理谁就是对的,谁做的事光明正大能摆到桌面上他就是有理的人,谁做的符合道德伦理、传统文化让多数人赞成那就是理。这个理在他那儿就代表真理了,所以他就可以明目张胆地钻人钻事、纠缠不放。他认为他占理就是有真理,这一点是不是很麻烦?有的人说:“我没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我也不占别人便宜,我也不喜欢抢别人的东西,我也不是欺负人的人,我不是恶人。”言外之意你就是实行真理的人、就是有真理的人了?很大一部分钻人钻事的人他们认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认为自己就是正直的、刚正不阿的人,所以临到事就喜欢争执辩论,非要争辩出自己的理来。他们认为自己所讲的理能站得住,能拿到大面儿上,多数人赞成,那自己就是有真理的人。他这个“真理”是什么?是以什么为标准来衡量的?你们说,这类人能不能明白真理?(不能。)所以,他就总钻人钻事、纠缠不放。这类人不明白真理,他就总说“我也没得罪你,你为什么总针对我?你针对我就不对!”他认为“我没得罪你你就不应该这样对我,你这样对我我就要报复你,我就要还手,这个还手是正当防卫、是合法的,这就是真理原则。所以,你做的不合真理原则,我做的合真理原则,我就要钻事,我就要总提这个事、总提这个人!”他认为钻人钻事这是合乎真理原则的,这是不是大错特错啊?这是大错特错,这是方向错了,钻人钻事与实行真理根本就是两码事。这是这类人人性的第二方面问题——钻人钻事。人性方面的问题跟什么有关系?是不是跟本性有关系?他信神多年不明白真理,就觉得自己知道的那些词汇,如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等这些才是做人的根本,他认为这些东西才是真理原则,这种观点是大错特错。

互相攻击、好打口水仗的这类人他们的人性不正常,第一方面是好讲是非,第二方面是钻人钻事,第三方面是什么?是不是丝毫不接受真理?他们连一句对的话都不能接受,他们认为“哪怕你这句话说得对,你也得给我留面子,也得委婉地说,不能伤到我。如果这话尖锐能伤我的面子,你得背后跟我说,不能当多数人的面伤我,不给我留面子,不给我台阶下。更何况你说得不对,那我就得还击你!”还有更严重的,他会反抗,“你说得再对我也不接受!你说谁都行,针对我就不行,你说得对也不行!”就连读神的话时,如果他感觉神的话是针对他、是揭露他的他就厌烦这话,不愿意听,只不过他面对的是神的话他没法跟神争论。如果有人当面点出他的问题或者点到他的情形,或者说话无意中涉及到他了,不是有意针对他,他都能还击产生口水仗。那这类人是不是丝毫不接受真理啊?(是。)这就是这类人的人性实质——丝毫不接受真理。所以无论他们打口水仗的内容是什么、战场在哪儿,这类人的人性是显而易见的。他们不明白真理,即使听道听明白了也不接受真理,还能互相攻击持续地打口水仗,或者常常喜欢攻击别人。从他们这些表现上来看,这类人属于什么人?首先,他们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他们是不是明白真理就能实行的人?(不是。)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能不能寻求真理解决?(不能。)当他们有观念、对人有成见、有个人看法的时候,能不能主动地放下这些来寻求真理?(不能。)都不能。从这些“不能”来看,好攻击别人与人打口水仗的这类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从他们的种种表现上来看,他们不喜爱真理也不愿意寻求真理,在涉及真理的事上无论产生哪些偏见或者错误看法还能自以为是,丝毫不寻求真理,就是有人把真理交通明白了他们也不接受,更不愿意实行。同时这类人还有一种更可恶的表现,就是他在明白了一些字句道理后还能利用他所明白的这些大道理去随意攻击人、论断人、定罪人,甚至辖制人、控制人。如果他要论断你、定罪你但没有镇住你,他就想方设法用空洞理论来辖制你,如果你再不服的话就用更卑鄙、更恶劣的手段攻击你,一直到你服他了,你软弱了、消极了,或者你能对他佩服了,你能受他摆布了,他就满足了。所以从这类人的行为表现以及他们对真理的态度上来看,这类人是什么人?丝毫不接受真理,这是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那他们的人性呢?这些人多数都是恶人,保守地说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恶人。恶人就喜欢凡事都要讲清楚是非,不讲清楚他就跟你没完,总有这种势头。另外,恶人临到事就纠缠人、纠缠事,钻人钻事,总要讲自己的理,总让大家赞成他、拥护他,说他对,不能说他的不是。还有,恶人临到事的时候总想找机会牢笼人、控制人。用什么方式控制人呢?给每一个人定罪,让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行、自己有问题有毛病不如他,他就美了、就乐了。他把人都打趴下了,唯独他站着,他不就把人控制了吗?他控制人达到的目的就是把所有人都定罪、攻击倒了,让人都认为自己不行,都软弱消极,都对神的话、对真理失去信心了,对神失去信心无路可走,他就开心、就满足了。从这些方面来看,这类人是不是恶人居多?你看哪类人在人群当中总好攻击别人,不是当面攻击就是背后攻击,用各种方式攻击,那这类人就是恶人。这类人丝毫不接受真理,也不交通真理,常常借由一个事就标榜他自己是好人,他做什么事都占理、都有根有据,他行得端走得正,总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是光明磊落的堂堂七尺男儿。这类人从来不见证真理、不见证神的话,就喜欢钻人钻事讲他个人的理,他的存心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知道他是好人、他什么都明白。对于教会中出现的常常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这类人,不管是主动攻击人的一方还是受攻击的一方,如果对教会生活形成了打岔搅扰,那多数人都应该起来警告他们、限制他们,不应该给他们留时间胡作非为,也不应该任由他们因为个人的恩怨、个人一时之气而产生的泄私愤、报复行为影响到其他人。当然,教会带领也应该责无旁贷地尽上自己的责任,能有效地限制这些人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保护多数人不受到搅扰,当他们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时候能够及时地制止、限制,如果制止、限制都不能解决问题,他们依然互相攻击、打口水仗搅扰其他人,依然在破坏着教会生活,那对这类人就要清除开除,这是教会带领的职责。

对于互相攻击、打口水仗这类人的行为表现,咱们交通了不少,对于这类人的人性刚才也作了简单的解剖、交通,这有利于你们对这类人更有分辨,当他们说话做事的时候多数人能对他们有及时的了解、分辨。你们对这类人的实质了解、认识得越透彻,对他们分辨得就越快,那这类人对你们形成的搅扰就会越来越少。互相攻击、打口水仗的这类人对教会生活、对神选民的危害多数人应该都清楚,他们绝对不会反省自己停止争斗的,如果不及时处理、清除,他们对教会生活会造成持续性的打岔搅扰,所以处理、清除这类人是教会带领的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不容忽视。

二〇二一年六月五日

上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十四)

下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十六)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二十二篇

人虽活在光中却并不觉光的宝贵,并不知光的实质,不知光的来源,更不知光的所属。当我将光赐给人间时,我随即察看人间之状,所有的人都因着光而变化,因着光而长大,因着光而脱离黑暗。我在观望全宇各处,山在雾中被淹没,水在寒冷之中被冻结,人都因着光的来到而观望东方,以便发现更宝贵的东西,但人…

实行 八

现在你们对各方面的真理还不明白,实行当中的偏谬之处还很多,在许多地方还是凭观念想象活着,总掌握不了实行原则,所以说还得带领人进入正轨,就是人性生活与灵生活自己会调节,哪方面都会实行了,不用人常常扶持、带领,这样,人才有真实的身量,就是以后没人带领,你自己也会经历了。哪条真理关键,…

谈归宿

每逢提到归宿你们都特别认真地对待,而且你们每个人对关于归宿的事都特别敏感,有的人恨不得给神磕上几个响头,以求得好的归宿,我知道你们的急切心理,这些都不予言表。你们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肉体落入灾难之中,更不想让自己的以后落入永久的惩罚之中,你们只想让自己活得更自在一些,活得更安逸一…

第二十九篇

你可知道时间紧迫吗?那么你要在短期内靠我脱去一切在你身上不合我性情的东西:愚昧、迟钝、心思不清明、心软、意志脆弱、谬妄、情感太重、糊涂没有分辨。这些都要尽快脱去。我是全能神!只要你肯与我配合,我能医治你的各样疾病。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知道你身上的各样病和不健全的地方,这些都是拦…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