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附 加:第 一 篇 说 话

我让你们所做的,并非是我所说的渺茫、空洞的大道理,也并非是人的头脑难以想象、人的肉体难以达到的。有谁能在我家中全然尽忠?有谁能在我的国度中摆上一切?若不是我心意的显明,你们真能自我要求而满足我心吗?我心不曾让人摸透,我意不曾让人体察。谁曾见我面、听我音?难道是彼得吗?是保罗吗?是约翰吗?是雅各吗?谁曾被我穿戴、被我占有、为我所使?虽然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在神性里,但所穿肉身并不知人间之苦,因本不是化身于形像,所以仍不能说是完全通行我旨意。当我的神性在有正常人性的人身上能够畅通无阻地作我所作、说我所说,这样,才可说成是在肉身中通行我的旨意。因着正常人性能够把神性掩护起来,这就达到了我卑微隐藏的目的。在肉身作工阶段,虽是神性直接作事,人却难以看见,只是因为有正常人性的生活、行动,并不像第一次道成肉身能够作到禁食四十天这一步,而是正常地作工,正常地说话,虽揭示奥秘,但也是特别正常,并非是按人想象的声音如同打雷,脸面闪闪发光,而且行走震动天宇。若是这样的话,不叫我的智慧所在之处,不能使撒但蒙羞、失败。

当我在正常人性的掩护之下来显明我神性的时候,我便一点不差地得着荣耀了,我的大功就告成了,所有的事都将不在话下了。因为我道成肉身,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让所有信我的人都看见我的神性在肉身的作为,看见实际的神自己,从而消除“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因着有正常人的吃、穿、睡、住、行,有正常人的说、笑,有正常人的需要,而且又具备完全神性的实质,所以称为“实际的神”。这个并不抽象,很好明白,从中看见我工作的核心在哪一部分,我的着重点在哪一段工作。通过正常人性来显明我的神性,这是道成肉身的中心目的。不难看出,我工作的核心在审判时代的第二部分。

在我身上不曾有人的生命,不曾有人的味道,人的生命不曾在我身上占有地位,不曾压制我的神性的显露,所以越是发表我在天之音、我在灵中之意的,越能羞辱撒但,因而越能达到在正常人性里通行我的旨意,就这一条,就将撒但击败,撒但已彻底蒙羞。虽说隐藏,但并不因着隐藏阻拦我神性的说话、作事,这足以证明我已得胜,我已完全得了荣耀!因着在肉身的工作畅通无阻,因着“实际的神”在人的心中已占有地位,在人的心中扎下了根,充分证明撒但已被我击败。因它在人中间不能再做什么,而且在人的肉体当中难以加添撒但的素质,所以我的旨意得以畅通。工作的项目主要是让所有的人看见我的奇妙作为,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是高不可攀,也并不是高耸入云,也并不是无形无像;不是空气人看不着,也不是浮云一扫而光,而是虽在人的中间生活,体验人间的酸、甜、苦、辣,但却与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肉身。多数人都与我难以接触,多数人又盼望与我接触,似乎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有令人难测的、极大的奥秘,因着神性的直接显露,又因着有“外表人”的掩盖,所以人都对我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认为我是怜悯慈爱的神,但又怕我的威严、烈怒,因而心中愿意与我倾心交谈,但身却不能随从己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处于这个地步的人都是这种光景,人越是这样,越能证明我性情的各方面的显露,从而达到人认识“神”的目的。但这属次要,关键一条是让人都从我在肉身的作为当中认识我的奇妙作为,认识“神的实质”:并不是人想象的异常、超然,而是一切正常的实际的神。从人的观念当中去掉了“我”的地位,而让人在实际当中来认识我,这样,在人的头脑当中才有我的真实地位。

在所有人的面前,我不但不作一件让人看为宝贵的超然事,而且非常普通、正常,我故意在道成的肉身上不让人看出有一点“神”的味道。但因着我的说话,把人彻底征服,从而顺服我的见证。这样,才可以让人在彻底认为“神”确实存在的基础上安下心来认识“在肉身的我”。这样,人对我的认识更实际、更透亮,并非掺有一丝人的好行为,全数是我的神性直接作事的果效,从而让人更加认识我的神性,因为“神性”才是“神”的本来面目、原有属性,这个应都有所看见。我要的是在神性里的说话、作事、行动,并不注重在人性的一言一行,我的目的是在神性里生活、行动,并不愿在人性里生根、发芽,并不愿在人性里住宿,明白我意吗?即使在人性里是作为客旅的,那我也不愿意,我是让完全的神性作事,这才能更好地让人都认识我本来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