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工人的职责(二)

咱们先回顾一下上次聚会交通的主要内容。(上次列举了带领工人的十五条职责,主要交通了前两条:第一条是带领人吃喝、明白神的话语,进入神话语实际;第二条是掌握各类人的情形,解决其在现实生活中临到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根据这两条解剖了假带领的相关表现。)你们有没有揣摩,如果让你们做带领,这两条你们能做到哪一条?很多人总觉得自己有点素质、头脑,有点负担,就想争做带领,不想做普通跟随者,那就先看看这两条你能不能做到,这两项工作哪一项工作你比较胜任,能担负得起来。先不说你具不具备做带领的素质、有没有这个工作能力与负担,先看看你能不能把这两项工作作好。你们有没有揣摩过这个问题?有些人说:“我又不打算做带领,我揣摩这个问题干吗?我把自己这一摊工作作好就行了,这个问题与我无关。我一辈子都不想做带领,不想担当带领工人的职责,那我一辈子都不用揣摩这样的问题。”这话对不对?(不对。)即使你不想当带领,但是带领你的人这两项工作作得怎么样,他有没有尽到责任,他具不具备这个素质,有没有这个能力、负担,符不符合这两条要求,这是不是你需要知道的?如果你不明白看不透,他把你带到坑里了你能知道吗?如果你就是糊涂地跟随,你是个糊涂虫,他是假带领你也不知道,他把你带偏了、把你带到哪儿你都不知道,那你就很危险。因为你对带领工人的职责范围不了解,对假带领没有分辨,所以你就能糊涂跟随,他让你做什么你都能做,他跟你交通的符不符合神话真理、是不是实际你都不知道,你以为他有热心,起早贪黑地奔波劳苦能付代价,谁临到难处了他能伸出援手去帮助,没有置之不理,这就是合格的带领。岂不知这些假带领没有领受神话语的能力,带领人多长时间人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连什么是道理、什么是真理实际都不会分辨,人对哪些神的话领受偏谬都不知道,该怎样吃喝神的话也不知道。他给你交通完了,走完了过程,但你处在一种什么情形中、有什么难处,到底解没解决,他不清楚,你自己也不知道。外表上他给你读了神的话也交通了真理,但你还是活在错误的情形里没有扭转。不管你遇到什么难处,他外表上都能尽到责任,但是你的任何难处都不能通过他的交通帮助得到解决,问题一直存在。这样的带领是不是合格的带领?(不是。)那你得明白哪些真理才能分辨这些事呢?带领工人所作的每一项工作、所处理的每一个问题是不是按照神话的要求做的,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是不是实际的,与神话真理相不相符,你得明白这些。另外,临到各种难处的时候他解决问题的路途是带领你明白神话达到有实行的路,还是只讲点字句道理、喊喊口号或者训训话而已?有些带领工人喜欢用劝勉的方式帮助人,有些喜欢用激励的方式,还有些喜欢用揭露指责、对付修理的方式,不管用怎样的方式,如果真能带领你进入真理实际、真能解决你现实存在的难处,让你明白了神的心意是什么,从而能认识自己、能有实行的路,那以后再临到这类事时你就有路可行了。所以说,能不能用真理解决人的问题、难处,让人明白真理有实行的路途,这是衡量一个带领工人是否合格的最起码的标准。

上次咱们大致交通了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一条与第二条,针对这两条来解剖假带领的一些表现。他们的主要表现就是领受神的话浅显、表面,不能明白真理,很显然这就不能带领人明白神的话语达到明白神的心意。当人临到难处的时候,假带领就不能根据自己的经历认识带领别人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达到让人有路可行,也不能让人从各方面难处中来反省认识自己,同时达到解决难处。那今天就先交通一下什么是生命进入的难处,人在生活当中常常临到的、比较常见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都有哪些,咱们作一个具体的总结。这个用不用交通?(用。)你们现在对有关生命进入方面的这些话题有点感兴趣了,是吧?刚开始接触你们与你们对话的时候,不管说什么你们都麻木痴呆,反应慢、迟钝,看你们什么也不懂,没什么身量,更谈不上有生命进入了,现在谈到涉及生命性情变化的事,多数人对这方面话题相对感兴趣了,有点反应了,这是好的现象。你们如果不尽本分能得着这些吗?(得不着。)这是神的恩待,这都是偏得。

关于生命进入的难处,从大方向上先看看尽本分方面的难处有哪些。当你在尽本分中临到问题涉及到实行真理时你不能按原则办事,这是不是生命进入的难处?(是。)说白了也就是在尽本分时产生的各种情形、想法、观点,还有一些不正确的思维方式。那这方面具体有哪些难处呢?比如,尽本分总想应付糊弄、偷奸耍滑,这是不是在尽本分的时候常常表现、流露出来的情形?还有,尽本分不务正业,总想与人攀比,把尽本分的场所当成游戏、争斗的场所,每到尽本分时就琢磨找一个“参照物”,“看看谁比我强,能激发我的斗志,我跟他来个竞赛,争一争、比一比,看看谁尽本分的效果更好、效率更高,看看谁最能得人心”。还有,明白尽本分的原则也不想遵守,不想按着神话真理与神家的要求去做,总想掺杂个人的喜好,说“我喜欢这么做、我喜欢那么做,我愿意这么做,我想那么做”,这就是任性,总想随从己意,凭自己的喜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无论神家怎样要求都听不进去,就喜欢跑外道。这些是不是多数人在尽本分时的真实表现?很显然,这些问题都涉及尽本分方面的难处。你们再补充补充。(尽本分不能跟人和谐配搭,总是独断专行。)这也算一方面难处。尽本分不能与人和谐配搭,总想独断专行自己说了算,临到问题了想降卑下来咨询、听取别人的意见也实行不出来,想实行心里就不舒服,这就是问题。(尽本分总维护自己的利益,自私卑鄙,其实临到问题也知道怎样解决,但心里觉得这事与自己没有关系,怕做错了担责任就不敢出头。)看到问题不去解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也算是尽本分没忠心。不管是不是你负责的工作,你能看透解决问题就应该尽到这个责任,这是你的本分,这也是你分内的事。如果负责人能解决,你可以不管,如果负责人解决不了,你就应该出面解决,别分是谁负责的范围,这样分范围就是对神没忠心。还有吗?(尽本分的时候凭头脑、恩赐作工,不寻求真理。)这种人很多,总觉得自己有头脑、有素质,临到什么事都不在乎,丝毫不寻求真理,尽凭己意行事,结果什么本分也尽不好。这些都是人在尽本分方面的难处。

关于对待前途命运方面,这也是涉及生命进入的一个大问题。有的人觉得蒙拯救有希望就肯付代价,觉得没有希望就消极,如果神家不提拔培养就不愿意付代价,尽本分都是走过程,不负责任。不管做什么都考虑前途命运,“我到底有没有好的归宿啊?神的应许当中有没有讲到我这一类人的前途归宿到底是什么?”如果得不着准确的答案,做什么都没劲。如果得到神家提拔培养就来劲了,做什么都特别积极,如果没尽好本分被撤换了就立马消极了,就撂挑子破罐子破摔。临到对付修理了就认为,“神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不喜欢我早点说啊,别耽误我追求世界!”临到撤换了又觉得,“这是不是看不上我了?谁反映我了?我是不是被淘汰的对象啊?要是这样就早点说呀!”还有,他心里对神充满了交易、索取与无理的要求,教会安排他做什么他都以有没有好的前途命运、有没有神的祝福为前提,最起码对他还得有好脸色、好态度,能认可他,在这个前提下他才能接受顺服。这是不是对待前途命运的一些表现?你们再补充补充。(如果尽本分出现了偏差、问题挨了修理对付就埋怨神、防备神,怕被显明淘汰,总为自己留后路。)怕被显明淘汰,总为自己留后路,这也是对待前途命运的一方面表现。(看到神揭示、定性的话与自己对上号了,或者临到修理对付蒙羞了,就认定自己是浑人、是魔鬼撒但,是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定规自己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就会消极。)对待前途命运,人不能完全放下自己的存心与欲望,总是把它当成最重要的事去追求,当成自己追求一切的动力、前提。临到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被显明或者临到一些危险的环境时,第一时间马上会想到,“神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厌弃我了?神对我说话口气那么严厉,是不是不想拯救我了?是不是想淘汰我啊?要淘汰我就早点说,趁现在我还年轻,不要耽误我追求世界”,就产生消极、抵触、对抗、怠工了。这些都是涉及到人怎样对待前途命运的一些情形、表现。这是关乎到生命进入的一方面大的难处。

再看下一方面——人际关系,这也是涉及生命进入的一大难处。怎么对待自己看不上的人,怎么对待与自己意见不相合的人,怎么对待自己熟悉的人,怎么对待与自己有亲情关系或者对自己有恩的人,怎么对待总是能及时提醒你、与你说真话、能帮助到你的人,你能不能公平对待每一个人,与人产生争执的时候你怎么实行,还有,人与人之间产生嫉妒纷争,不能和睦相处,甚至在尽本分的过程中不能和谐配搭,这些都是人际关系这方面所涉及到的一些情形、表现。还有什么?(做老好人,发现别人的问题时因为怕得罪人就不敢说。)这是怕得罪人的时候产生出来的情形。(怎样对待带领工人和有权势、有地位的人。)对待带领工人或者有权势、有地位的人是讨好巴结、溜须拍马还是正确对待,这是对待有权有势的人的具体表现。人际关系这方面的难处大概就是这些。

再谈一点关于人的情感方面。涉及情感的问题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当然就包括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这些事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需要你写评价的时候你能不能客观公正地评价他们,不带有情感?这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家人方面。另外,与你比较合得来的人或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对他有没有情感?对于他的行事为人,你能不能客观、公正、准确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你发现后能不能及时地反映或者揭露?还有,与你关系比较近的或者兴趣相投的人,你对他们有没有情感?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你有没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定义及处理方式?当教会根据原则处理与你有情感瓜葛的这些人时,如果处理结果不符合你的观念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背后还跟他们纠缠不清,还受他们迷惑甚至受他们怂恿为他们表白辩解,替他们打抱不平?你能不能对有恩于你的人拔刀相助、两肋插刀而不顾真理原则,也不管神家利益?这是不是涉及情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些人说:“情感不就是涉及到家人、亲人吗?不就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家族里的人这个范围吗?”不是,情感涉及的范围很大。有的人别说是公正地评价自己的家人了,就是评价与他比较要好的朋友、哥们儿他都不公正,都能歪曲事实地说话。比如,他的哥们儿尽本分不务正业总搞邪门歪道,他说是比较贪玩,人性不成熟还不定性。这话是不是带着情感?这就是带着情感说话。如果是与他不相关的人不务正业搞邪门歪道,那他的说法就比较严重了,甚至还会给人定罪。这是不是凭情感说话做事的表现?凭情感活着的人有没有公正?是不是正直的人?(不是。)凭情感说话的人是什么问题?为什么不能公平地对待人?为什么不能按照真理原则说话?说话一口两舌,总不能根据事实真相说话的人就是邪恶。说话都不公正,尽凭情感说话,尽为自己说话,不凭真理原则说话,不为神家工作着想,只维护私人情感,只维护自己的名利地位,这就是敌基督的性质。敌基督说话就是这样,说话都犯邪门,尽打岔搅扰。活在肉体喜好、肉体利益中的人就是活在情感中的人,凭情感活着的人都是丝毫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的人。凭情感说话做事的人丝毫没有真理实际,这样的人如果做了带领肯定是假带领或者敌基督,不但作不了实际工作还能作恶多端,肯定得被淘汰受惩罚。

贪享肉体安逸,这也是一方面严重问题。你们说说,贪享肉体安逸有哪些表现?从你们经历中看到的,你们能举出哪些例子?享受地位之福算不算?(算。)还有什么?(尽本分拈轻怕重,总想挑轻省的活儿做。)尽本分总挑轻省的、累不着的、不用风吹日晒雨淋的,这属于拈轻怕重,这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还有吗?(尽本分苦点累点,需要付点代价就总有怨言。)(平时注重吃穿、肉体享受。)这些都是贪享肉体安逸的表现。看见哪项工作太劳苦、担风险就推给别人去作,自己只做清闲活儿,还找理由说自己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担不起来,事实上是为了贪享肉体安逸。不管做什么活儿、尽什么本分都不想吃苦。若说做完活儿有红烧肉吃就做得很快,效率很高,不用催、不用逼也不用看着,若没有红烧肉吃,尽本分还得加班加点,就慢慢腾腾,找各种理由借口推托,做一会儿就说“我头晕了,腿麻了,太累了!身体哪儿都不舒服,能不能休息啊?”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贪享肉体安逸。还有,尽本分总喊难,不愿意下功夫,有点时间就歇会儿、闲聊或者休闲娱乐去了。一旦工作忙起来打破他的生活节奏和规律,他心里就不痛快不满意,就发怨言发牢骚,尽本分就应付糊弄。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比如,有的女人为了保持身材每天都定时练健美操、睡美容觉,工作一旦忙起来这些得不到保障了,她就不乐意了,“不行,作这工作太耽误事了,影响我的事可不行,谁催进度我也不搭理,我就照着我的节奏做,该练瑜伽时就练瑜伽,该睡美容觉的时候就得睡美容觉,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才不像你们那么傻、那么卖力呢,过几年都成黄脸婆了,身材也走样了,也不苗条了,谁都不愿意看,自己活着都没有自信。”她为了满足自己的肉体享受,为了美、为了让人喜欢她、为了活得更有自信,无论尽本分多忙都不放弃肉体的享受与喜好,这就是贪享肉体安逸。人说:“神心着急,得体贴神心意。”她说:“神着急我也没看见,我不着急就行。神的心意我体贴了,我的心意谁体贴啊?”说这话的人有没有人性啊?是不是魔鬼啊?还有些人不管工作多忙多着急都不会影响到他的穿衣打扮,他每天都得花几个小时化妆,每天穿什么衣服配什么鞋子,什么时间美容、什么时间按摩,这些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数家珍,一点儿都不糊涂。至于自己明白多少真理,哪些真理还不明白还没有进入,做哪些事还有应付糊弄没有忠心,流露了哪些败坏性情,等等这些与真理有关的涉及生命进入的问题他一点儿都不知道,一问三不知,而涉及到肉体吃喝玩乐的那些话题他说起来滔滔不绝,打都打不断。无论教会工作多忙,无论本分多忙,他自己的生活规律、生活常态一点儿都不打破,自己肉体生活的任何一个小细节他都不马虎,都掌握得恰到好处,特别的严格、特别的较真;而对待神家工作,无论是多大的事,哪怕涉及到弟兄姊妹人身安全的事他都能稀里糊涂地对待,甚至涉及到神的托付、涉及到他个人该尽的本分他都不放在心上,一点儿不负责任。这是不是贪享肉体安逸?贪享肉体安逸的人适不适合尽本分呢?只要跟他提尽本分的事,只要提到受苦付代价,他就一个劲儿摇头,难处太多了,满腹怨言,全是消极。这类人就废了,他没有资格尽本分,该淘汰了。贪享肉体安逸这方面就说到这儿。

关于生命进入方面认识自己是最重要的,但多数人因着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认识自己就成了最大的难处,因此可以确定,凡是不喜爱真理的人都不能真实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都包括哪些方面?首先,认识自己说话做事所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是什么,有时是狂妄,有时是诡诈,有时是邪恶,有时是刚硬、是背叛,等等。另外,临到事的时候应省察自己有没有不合乎真理的存心动机,还有自己的言行举止有没有悖逆神抵挡神的地方,尤其是对待本分有没有负担、有没有忠心,是否真心为神花费,有没有交易、有没有应付糊弄。认识自己还包括:对神有没有观念想象、有没有奢侈要求、有没有误解埋怨,能不能存心顺服;对待神所摆布的环境、人事物能不能寻求真理、能不能从神领受,有没有顺服神的心;自己有没有良心理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临到事的时候是顺服下来还是讲理,是凭观念想象对待还是能寻求真理。这些都是认识自己的范围。通过对待各种环境、人事物的态度反省自己是否喜爱真理、是否对神有真实的信,如果能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能看见自己悖逆神太多,这就有长进了。还有,临到涉及对待神的事,对待神的名、对待道成肉身有没有观念、有没有敬畏、有没有顺服,尤其对待真理是什么态度;还应该认识自己的缺少、自己的身量、自己有没有真理实际;还要认识自己的追求与所走的道路对不对,是否合神心意。这些都是人该认识的。总之,认识自己的方方面面基本就包括:认识自己的素质高低,认识自己的人性品质,认识自己做事时的存心、动机,认识自己流露的败坏性情与本性实质,认识自己的喜好与追求,认识自己所走的道路,认识自己的看事观点,认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认识自己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认识自己主要包括这些方面。

关于生命进入方面的下一个内容是人对待神的各种表现。比如,对神有观念了,对神产生误解、防备了,对神有无理要求,心里总想躲避神,心里不喜爱神所说的话,总想研究神;还有,对神的全能看不透认不清,对神的主宰安排、神的权柄总是持怀疑态度,没有一点儿认识;对于外邦人、世界对神的毁谤亵渎不但不回避、不否定,还想打听是不是实情、是不是真事。这是不是怀疑神?除了这些还有什么?(猜忌神、试探神。)(讨好巴结神。)(不想接受神鉴察。)不想接受神鉴察,同时怀疑神鉴察人心肺腑。(还有与神对抗。)这个也是,与神对抗、叫嚣。用轻慢、藐视的态度对待神,与神对话、处事。还有没有?(应付糊弄神、欺骗神。)(埋怨神。)临到事总也不顺服,总也不寻求真理,总讲自己的理,总埋怨。(还有论断神、亵渎神。)(与神争夺地位。)(跟神搞交易,利用神。)(否认神、弃绝神、背叛神。)这都是实质性的问题,都是人对待神所产生的各种情形与败坏性情。人对待神的各种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

关于生命进入的另一项内容是对待真理这方面。这方面有哪些表现?把真理当成理论口号、当成规条,当成自己吃教、享受地位之福的资本。你们再补充补充。(把真理当成一种精神寄托。)把真理当成自己的精神寄托,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不接受真理,厌烦真理。)这是对待真理的态度。(认为神的话是揭示别人的,与自己无关,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主人。)这种表现说得挺恰当。他认为神所说的这些真理他都明白,而神所揭示的人的败坏性情、败坏实质都是指别人说的,不是指他说的,他把自己当成真理的主人,常常用神的话去教训别人,似乎自己没有败坏性情,已经是真理的化身、是真理的代言人了。这是什么东西?想当真理的化身,这不是保罗吗?保罗否认主耶稣是基督、是神,自己要当基督,要当神的儿子。这类人和保罗一样,就是保罗一类的人,是敌基督。还有没有?(把神的话当成普通人的话对待,不是当成真理去实行,对待神的话有一种不当回事、敷衍的态度。)不把神的话当真理来接受、实行,而是当成人的话对待,这是一条。(把神的话跟外邦的哲学理论联系在一起。)把神的话与哲学联系在一起,把神的话当成摆设、当成空话,却把名人伟人的名言当成真理,把知识、传统文化、风俗习惯当成真理来代替神的话。临到事口口声声说要实行真理、要见证传扬神的话,张口闭口却是“我们那儿的那个清官公正严明啊,断案从来没有不公正的时候,在他手里没有冤案,在他的铡刀之下没有冤魂”。这是不是想冒充真理?拿名人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来冒充真理,这是对真理的污蔑、亵渎!口口声声说要实行真理、要传扬神的话,张口闭口却是那些民间的俗语、谚语,一套一套的,挂在嘴上说得那么溜,没有一句神的话作为行事做人的准则、根据,张口闭口都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做人得留余地”“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新官上任三把火”等等,全是谬论,没有一句是真理。还有的人会背点当代诗人的话,还把它写在神家视频的留言区,这是不是不通灵的表现哪?那些话是真理吗?跟真理有关吗?有的人动不动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是不是真理?(不是。)这话从哪儿来的?神的话里有吗?这是佛教文化,跟信神没有关系。没关系人还总把它往真理上扯,这就是不通灵的表现。有的人为神花费有点心志,他说:“神家提拔我,神高抬我,那我就得做到‘士为知己者死’。”你也不是士,神也没让你死,尽本分用得着这么大的士气吗?你活着都尽不好本分,你死了还能有戏吗?还怎么尽本分呢?还有的人说:“我这人天生就讲义气,是性情中人,我就喜欢为朋友两肋插刀。对神也一样,神既然拣选我,提拔高抬我,那我就得还报神的恩,我一定要为神两肋插刀,死而后已!”这是不是真理?(不是。)神说那么多话他怎么一句也没记住呢?他任何时候交通都是“别的不用说了,士为知己者死,为朋友就得两肋插刀,就得讲义气”,连“还报神爱”这话都说不出来。听了这么多年的道,读了这么多年神的话,一点儿真理都不知道,连点儿属灵术语都不会说,这就是他心里对真理的认知与定义。你们说可不可怜?可不可笑?这是不是不通灵的表现?听了这么多道不明白真理,不知道什么是真理,还堂而皇之地用那些鬼话,荒唐谬妄的话、可笑至极的话来代替真理,不但自己心里这么想、这么领会,还要不停地传讲,传授给其他人,让其他人也跟他有一样的领会,这是不是带点打岔搅扰的性质?看来这些不明白真理、不通灵的人是很危险的,随时随地都能做出打岔搅扰、荒唐谬妄的事。对待真理方面还有哪些表现?(藐视真理,合自己观念的就接受,不合自己观念的就不接受、不实行。)合自己观念的就接受、实行,不合自己观念的一律抵触、定罪,这是一种态度。(不相信真理能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能改变自己。)不承认、不相信真理,这也是一种态度。还有一种表现,对待真理的态度、观点随心情、随环境、随情绪而变。今天心情不错,情绪挺高涨,就觉得“真理真好啊!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是最值得人类去实行、去传扬的”;心情不好了,又觉得“真理是什么呀?实行真理有什么好处?能挣钱啊?真理能改变什么呀?实行真理能怎么样?我就不实行,能怎么样?”鬼性出来了。等等这些表现都是人对待真理所流露出来的性情与各种情形。还有哪些具体的表现?(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生命,而是研究分析。)用学者的心态来对待神的话,总是根据知识来分析研究真理,没有一点接受顺服的态度。对待真理这方面的难处能定义的、作为概括性标题的大概就是这些了。

关于生命进入方面的难处所涉及到的内容一共有八方面,这八方面都是涉及到生命进入达到蒙拯救的主要难处。在这八方面上人流露出来的情形、性情在神的话中都有揭示,神都对人提出了要求,给人指出了实行的路。如果人能在神的话上下功夫,有认真、渴慕的态度,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有负担,那这八方面问题在神话中都能找到相关的真理来解决,都有实行的路,这都不是解决不了的难题,不是什么奥秘。如果人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没有任何的负担,对真理、对性情变化没有丝毫的兴趣,那神的话说得再清楚、再准确对你来说也只是一些文字、道理。你不追求也不实行,那你无论有哪方面的问题都不能得到解决,你就很难蒙拯救。或许你永远就停留在效力者的阶段,或许永远就停留在一个不能蒙拯救、被神厌弃淘汰的阶段。

对于人生命进入所临到的这些难处,假带领是怎么做的?当人临到这八方面难处中的任何一种情形的时候,假带领能不能对号入座,用神的话、用自己的经历认识解决人的这些问题?很不幸的是这些假带领在人临到难处时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说一些浅显的、不痛不痒的、无关紧要的、根本不关乎人性情与实际难处的话来解决人的问题。比如假带领常常说,“你就是不喜爱真理啊!”他就是这样来解决一个人的实际难处,定性一个人的实质。一个很小的问题或情形他都不能帮助你在神的话中找到答案,不能通过交通真理来解决,而是说一些道理性的、无关紧要的话,或者抓住问题上纲上线把人一棍子打死,不给人悔改的机会。其实,如果人有领受神话的能力,属于通灵的人,在神的话中都能找到神对这八方面情形的揭示,这个不难。但是因为假带领不通灵,素质又差,没有领受能力,再加上有一些假带领根本就是热心好做、假冒为善、冒充属灵的人,根本就解决不了人的问题。对于人所临到的各类问题,假带领就会劝说,“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搞嫉妒纷争?有那个工夫吗?争那个有什么用?不争能怎么样?”“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情感还这么重,还放不下,早晚得死在情感上!”“神的工作都到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为吃穿这些事那么上心呢?一条裙子不穿能怎么样?一双皮鞋不买能怎么样?你得多花点心思在神的话上、在本分上!”“临到事多祷告神,不管什么事临到就一个功课:学习顺服神,认识神的主宰安排。”这么劝能解决实际问题吗?根本就解决不了。再不就是说,“人被撒但败坏得深啊,你情感重不就是悖逆神吗?你不认识自己这不就是悖逆神吗?”不管临到什么问题,假带领都不会交通真理来解剖人的实质、人的情形,都看不透人的情形是怎么产生的,然后根据人的情形来交通真理解决问题,给予合适的帮助、供应,而是千篇一律地说,“爱神呗!好好尽本分,对神得有忠心,遇到事多祷告啊!”“什么事都是神的主宰安排,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啊!”“你不寻求真理就是不行啊,得多读神的话,神的话把什么事都说清楚了,人就是不喜爱真理啊!”“灾难就在眼前了,万物的结局近了,神的工作都到尾声了,你还不着急不上火,人的日子还有几天啊?神的国度都降临了!”假带领就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从来不针对各种问题作具体的分析解剖,给人实际的供应、帮助,要不就是给人找两段神的话读读,要不就是说点儿无关紧要的劝导的话来应付一下。最后怎么样?在假带领的坑害之下,人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不仅不认识,对自己的人品怎样、属于哪类人、是什么本性实质也不知道,就是对自己的素质如何、有无领受能力、自己走的是什么道路也都不清楚,自己心里注重喜爱的世俗与潮流的东西也没有放下,也没有人帮他认识、解剖、分析这些东西,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的后果。临到事不是劈头盖脸地教训人一顿给人乱扣帽子、乱定罪,就是不痛不痒地对人劝导、教育,再不就是用神的话牵强附会地给人对对号,听的人就感觉,“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感觉明白了又好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带领说的都对,可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怎么就除不去呢?我这个难处怎么就得不到解决呢?我怎么还那么想、还想那么做呢?我怎么就认识不到问题的实质、根源到底在哪儿呢?带领说我不喜爱真理,我也承认我不喜爱真理,但我怎么就走不出来呢?”带领有没有起到作用?他虽然话也说了、工作也作了,但都是一笔糊涂账,起不到该起的作用,没达到让人明白神的心意,也没达到让人在神的话里对号入座,准确地了解自己的情形,解决自己的难处。对于那些丝毫不接受真理的“老油条”来说,当他们听到带领苦口婆心地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极度反感,同时心里也在学着带领说的话,带领说完上文,他都能接下文了,他们早就不耐烦了,“你别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你再说我就恶心了,要吐了!”带领还说:“你就是不喜爱真理,你要是喜爱真理,我说的这些话你都能听懂。”人说:“不管我喜不喜爱真理,你说的这些话都重复多少次了,没有一点新鲜东西,我都听腻了!”假带领就这么作工作,死套规条、死咬字句,根本解决不了人的实际难处。如果人对神有观念了,他就说人不认识自己。如果有的人人性不好,跟人不会相处,没有正常人际关系,他就会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把两人都教训一顿,各打五十大板,“好了,你俩平衡了。咱们做事公平合理,一碗水端平,不偏左也不偏右。谁说的有理谁就是喜爱真理的人,谁说的没理以后就闭嘴,少说话多做事,谁说的对你们就多听谁的”。这是不是在解决问题?这是作工作吗?这不就是哄小孩糊弄人吗?假带领看起来忙得挺欢,但谁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工作作得怎么样?毫无价值,荒唐!这属于外邦人的做法。

在人信神的经历中常常遇到一些难处,假带领都解决不了,甚至一些显而易见的、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难处他都解决不了,还要大做文章、小题大做。有的人也不是什么恶人,就是人性方面有点没教养不懂规矩、有点痞性,假带领就拿这样的小事做文章,让弟兄姊妹起来讨论、批判、定罪,目的就是让他印象深刻,让他再也不敢这么做了。有必要这样吗?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吗?是用真理解决问题吗?(不是。)只要人性方面没有大问题,只要这人不是恶人,能真心花费,那就在他还能接受的情况下再作作工作,提醒帮助、交通扶持就可以了。如果一贯这样表现的人就是人性品质的问题,也是性情凶恶的问题,那就得严厉地对付修理加以管教,如果他不接受就停止他的本分或者清除出去。假带领对这事就看不透,也不会这么做,他遇到这样的恶人却当作弟兄姊妹去扶持帮助。这是不是在作工作?是不是用真理解决问题?(不是。)假带领作工作荒唐、幼稚、可笑,没有一点儿合乎神心意的东西,做什么事看着就是外行,不通灵,胡作非为没有原则。同样,他对人生命进入临到的各种难处也看不透拿不准,所以解决起来就显得特别笨拙、愚蠢、外行。接受他帮助的人也感觉别扭、压抑,时间长了甚至有的人还失去信心了,说“带领都跟我交通那么多次了,我怎么就不变呢?怎么还老病重犯呢?我是不是人性特别差,不能蒙拯救了?”更甚至还有的人怀疑,“我这人是不是灵不对啊?是不是有邪灵作工啊?是不是神不拯救啊?那我不就没希望了吗?”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带来的后果。假带领作工作张冠李戴,荒唐谬妄、愚蠢笨拙,最后导致有一些真正追求真理之人的各种难处不能及时地得到解决,使人产生了一些软弱消极,对神、对神的作工也产生了一些观念、误解,“我读了那么多神的话,我的这个问题怎么就解决不了呢?神的话到底能不能拯救人、能不能改变人啊?”心里产生怀疑,陷在迷茫之中了。所以,假带领作工作积极方面的果效不多,消极负面的东西可不少。他作工作不但不能消除人对神的观念、怀疑、论断,反倒加增了人对神的误解、防备,就是人信神多少年这些问题都不能得到解决。在假带领的迷惑误导之下,人对神的误解、防备更加深了,这还能有生命进入吗?

假带领对于真理、对于人的性情变化等正面事物的理解会影响到许多人对待正面事物的观点和态度。他不作工作便罢,只要作工作就出现偏差,产生不良后果,教会中就会产生不正的风气,就是常常产生一些错误的说法、谬妄的说法,对神话中常常提到的属灵术语人不明白也不会运用,而假带领常说的一些所谓的属灵术语、说法却在教会当中广为流传。这些东西给人带来的影响不小,不但不能让人对神的话、对真理有更实际、更准确的认识,不能让人在神的话中找到准确的实行路途,反而让人对真理的认识更偏谬,更理论化、道理化,同时对于实行的路更加模糊。就是假带领这么做扰乱了人的视线,影响了人对真理的纯正领受。假带领做这些事起到了什么作用?他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是定性为打岔搅扰这有点过分,但说这些人就是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一点儿也不为过。在刚作这步工作时我接触到一些人,听他们谈话时有人问到一个人的情况,有人突然就冒出一句:“焚烧成灰了。”我说:“焚烧成灰?什么意思?”他说:“焚烧成灰就是被撤换了,可能不信了。”我说:“你们这个词用得挺狠毒啊,不留余地。我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词呢?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这么定性过,没说过一个人不尽本分了、离开神了就是焚烧成灰了。你们这句话是怎么来的呢?”后来了解到这句话出自一个老信徒、老学究的口中。他学问高,信神时间长,资格老,他说出这么一句话,那帮浑人就不加分辨都跟着学,就成了流行语了。你们说,这话对不对?有没有根据?准不准确?(不准确。)那应该怎么对待?应不应该让它存留在教会当中?(不应该。)就应该揭露、批判,从根源上解决。后来通过批判、解剖,这些浑人不敢说了,但极个别不知情的人背后可能还偷偷地说。他觉得这话很属灵,来自“名人”之口,必须得沿用。你们的带领有没有做过类似这样的事?有没有给你们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以及你们所走的道路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以前传福音的时候有个假带领说:“神是用刑罚审判将咱们征服的,所以咱们给宗教人传福音时说话也得厉害点,教训他们,这样才能将他们征服。”)这话听起来挺合理,但是合乎真理原则吗?神让人这么做了吗?神的话有没有说过“广传福音的时候,你得站起来用铁杖辖管他们,用审判刑罚来广传福音”?(没有。)那这话是怎么来的?分明就是不通灵的假带领凭头脑想象出来的一个理论。这话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全人类都得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他们不能从神的话上直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间接接受还不行吗?总之都是神的话要达到的果效——征服全人类。他们早点接受不是比晚点接受果效更好吗?神没作之前我们先给打打预防针,人就有免疫力了,等神真刑罚审判的时候人就不至于悖逆神、对抗神、背叛神,还省得惹神伤心了,这不是好事吗?”外表看哪句话都对,道理上是合乎逻辑的,但这是不是真理原则?神家在传福音的事上是怎么规定的?要求人这么做了吗?(没有。)那这个理论就不成立,发起这个理论的人就是假带领。

假带领常常假装属灵,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谬论来迷惑人、误导人。这些谬论外表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人的生命进入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对人走追求真理的路形成了搅扰、迷惑与拦阻。有些人因为这些假属灵的话对神的话产生了怀疑、抵触,对神产生了观念,甚至产生了误解、防备,人就远离神了。这就是假带领那些假属灵的说法给人带来的影响。在假带领的迷惑、影响之下,那处教会变成了宗教,就像基督教、天主教一样,人只遵守人的说法、人的教导,都崇拜保罗的教导,甚至用保罗的话代替主耶稣的话,却不遵行神的道,结果都成了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都成了敌基督,因此被神咒诅、定罪。假带领就像保罗一样高举见证自己,迷惑人、搅扰人,把人带向偏路,把人带入了宗教仪式中,跟宗教人信神的方式没什么区别,使人迟迟不能进入信神正轨。人被假带领不断地迷惑、不断地搅扰,产生了一套假属灵的理论与说法,这些理论、说法、做法恰恰与真理相违背、与真理毫不相干,但是在假带领的迷惑误导之下,人都把这些东西当成正面事物、当成真理,人都误认为这些东西就是真理,只要心里相信、能说会讲,大家都赞成,那人就得着真理了。在这些思想观点的误导之下,人不但不能明白真理,也不会实行经历神的话,就更谈不上进入真理实际了,反倒离神的话越来越远,离进入真理实际就更远了。假带领说的话、喊的口号从字面上看也没有什么错误,都是对的话,为什么就丝毫达不到果效呢?就是因为假带领所明白的、所领受的太浅了,都是道理性的东西,跟神话中的真理实际不沾边,跟神的心意、神的要求也不沾边。实际上假带领所讲的一切道理都远远够不上真理实际,准确地说都是与真理无关的话,与神的话也没有关系。那假带领能常常讲这些字句道理,这与什么有关系呢?为什么他们始终进入不了真理实际呢?这就与假带领的素质有直接关系了。完全可以确定假带领素质差,没有领受真理的能力,不管他信神多少年也不会明白真理、不会有生命进入,也可以说他信多少年也不容易进入真理实际。如果不撤换假带领,还让他继续做带领,那后果会怎样呢?假带领的这种带领法会把更多的人带到宗教仪式、规条里,带到字句道理中,带到渺茫的观念想象之中。与敌基督相比,假带领虽然没有把人带到他自己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但是他如果不能把神选民带进神话的真理实际中,那神选民能达到蒙神拯救吗?能被神成全吗?肯定不能。神选民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还是活在撒但权下吗?不还是照样属于撒但权下的败类吗?这样神选民不还是断送在假带领手里了吗?所以说,假带领与敌基督作工作的后果基本是大同小异的,都不能使神选民明白真理进入实际达到蒙拯救,都是坑害断送神选民的,后果是完全相同的。

假带领的邪说谬论有哪些,过后你们自己总结总结,这个作业留给你们,看看你们会不会分辨。你们身边的带领是否曾经说过一些属灵的话、合乎人情味的话,外表上看好像挺正确,是合乎真理的话,但却不能供应你的生命进入、解决你的实际问题?如果你对这些话没有分辨,还把这些话当作宝贝放在心里,让它时时占有着你、主导着你,时时左右你的思想、行为,这后果是不是也挺严重啊?(是。)那你们就很有必要挖挖这些问题的根源,找一找有哪些东西是能让人堕落到把信神变成信仰导致抵挡神被神弃绝的邪说谬论。比如,有的人说:“可别追求做带领啊,做带领以后如果被撤换淘汰的话连做普通信徒的机会都没有了。”这类话是不是假带领的邪说谬论?(是。)是吗?假带领的邪说谬论与敌基督的邪说谬论得区分开,别混为一谈。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话里带着什么存心?有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很显然这里面带着迷惑人的诡计,意思是让人别追求做带领,做带领没有好下场。他这样说的目的客观上就达到了让所有人放弃做带领的想法,这样就没有人跟他争夺名誉地位了,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一直做带领。同时他也在告诉人“神家对待带领工人就是这样,需要你时就把你提上来,不用你时就一脚踹到底,这样就连做普通信徒的机会都没了”。这是什么性质的话?(亵渎神。)亵渎神的话是哪类人说的?(敌基督。)这句话里有两个居心,能达到两个后果:一个是告诉别人千万别争地位,这样他的地位就稳固了;另外一个是让你误解神,不相信神而相信他。这就是最明显的敌基督了。看来你们没有领受能力,这方面的例子我说过,你们不但记性不好,没心没肺,领受能力还差,这么明显的敌基督你们都分辨不出来。假带领会不会说这样的话?他会不会公开地、有意识地迷惑人、抵挡神?(不会。)假带领虽然外表说的做的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作工作就是没有原则,达不到果效,人有什么问题他都解决不了,不能把人带到信神的正轨上、带到神面前。他说的话都对,工作一点儿也没少作,有热心、有激情,外表看还有信心有心志、肯受苦付代价,还特别有耐力,多累多难都能坚持,但就是素质差、领受能力差,对真理没有准确的领受。没有领受能力怎么办?他就用规条、道理来解决,用自己常讲的属灵理论来解决。这样在他做带领几年之后在人中间就形成了种种道理、规条和外表的做法,人持守着这些道理、规条、做法就以为是在实行真理,就是进入真理实际了,其实离真理实际还差得远呢!人的心里一旦被这些东西充满、占有,被这些东西占主导了,要解决起来也很麻烦,得逐个解剖分析让人认识,然后再告诉人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道理、口号、规条,什么是对真理正确的领受,什么是准确的说法,什么是真理原则,这些得逐一解决,否则这些比较老实规矩的追求属灵的人就被假带领迷惑断送了。这些人外表有敬虔,能受苦付代价,临到事也能祷告,但就如宗教人一样,当神来了谁也不认识,谁也不承认神又作了新的工作,都抵触,这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假带领、敌基督迷惑人造成的,不知坑害断送了多少真心信神的人。

假带领尽讲字句道理,让人明白的都是道理并不是真理,让人看见的是假属灵。讲字句道理的后果是什么?是假属灵、假明白、假认识、假实行、假遵守,全是假的。这个“假”是怎么来的?就是因为假带领对真理的领受偏谬、片面、肤浅,根本没领受到真理的实质造成的。假带领给人带来了很多条条框框、字句道理,还有一些口号、理论,人对神真实的心意根本不明白,临到各种复杂的环境应该怎么处理、对待,怎么摸神的心意,人都不知道。那这样的人能来到神面前吗?能接受神达到不抵挡神吗?不能。所以说,让你们总结假带领的邪说谬论达到会分辨假带领这很关键,也很有必要。总结的时候一定要与敌基督迷惑人的谬论区分开来。针对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二条——掌握各类人的情形,解决其在现实生活中临到的各种有关生命进入的难处,咱们解剖假带领的种种做法与问题的实质就交通到这儿。

接下来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三条——交通尽好各项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这是带领工人一项重要的、基本的工作,咱们根据这一条带领工人的职责来交通解剖假带领的表现。对于带领工人来说,能否把尽好本分该明白的真理原则交通清楚这最显明人有无真理实际,也是显明带领工人能否作好实际工作的关键所在。咱们再看看假带领是怎么作这项工作的。假带领有一个特征就是凡是涉及到真理原则的问题他都讲不透、说不清楚,如果有人向他寻求他也只能讲一些空话道理。临到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他就常说这样一句话:“你们尽这个本分都是内行,你们有问题应该自己研究,别问我,我是外行我不懂,你们自己解决。”有的人就说:“我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才问你的,我们能解决就不问你了,这里涉及到真理原则的问题我们不明白。”假带领说:“原则不都告诉你了吗?尽好个人的本分,别打岔、别搅扰,你还问什么呀?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神的话不都说了嘛,以神家利益为主。”人听完了一头雾水,心里说:“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假带领就是这样对待工作的,他只是视察工作,走走形式,丝毫不解决问题,不管人提什么问题他都告诉人自己去寻求真理。他也常常问人:“有没有什么问题?生命进入怎么样了?尽本分有没有应付糊弄?”人说:“偶尔有点应付糊弄的情形,通过祷告就解决扭转了,就是对于尽本分的真理原则还不明白。”假带领说:“具体的原则上次聚会我不是都跟你交通了吗?还给你找了好几段神的话,是不是就该明白了?”其实,道理人家都明白,但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假带领还唱高调:“怎么就解决不了呢?你就是没好好读神的话,多祷告、多读神的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你们得学会在一起商量、想办法,问题总会解决的。业务的问题别问我,我的责任就是检查工作,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是业务的事了,我不懂。”假带领总以“我不懂,我也没学过,我是外行”为理由借口来敷衍、推托,似乎很谦卑,但这里暴露出假带领这类人的一个严重问题,他们对有些工作中涉及的业务知识方面的问题都是丝毫不懂,感觉无能为力,表现得十分尴尬难堪。那怎么办呢?他就只能多找几段神的话给大家聚会交通,讲点道理劝勉人。有点好心的带领还能关心人,有时问人“这段时间生活上有没有困难?衣服够不够穿?有没有调皮捣蛋的?”听到大家说没有,他就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你们忙你们的,我还有别的事呢”,就急匆匆地走了,很怕人再提问题让他解决出现难堪。假带领就是这样作工作,什么实际问题也解决不了,这怎么能作好教会工作呢?结果问题越积越多得不到解决就影响教会工作了。这就是假带领作工作的一个突出的特征、表现。

假带领作工作只是热衷于讲道,最喜欢讲字句道理,说劝勉人、安慰人的话,以为只要让人尽本分都有劲、都能忙起来就等于作好工作了。另外,假带领还热衷于关心每个人的生活状态,常问人生活上有没有难处,如果真有难处他愿意给解决。这些事务性的事他忙得挺欢,有时吃饭也不准时,常常晚睡早起。看他这么忙、这么卖力气,为什么教会工作出现的问题却得不到解决,神选民尽本分的难处也得不到解决呢?就是因为假带领对尽本分所涉及的真理原则总也说不清楚,他所讲的那些字句道理、劝勉人的话一点儿作用都没有,丝毫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不管他说多少话、怎么忙怎么累,教会工作始终没有进展。外表上人都在尽本分,却没有多少实际果效,就是因为尽本分涉及到的真理原则假带领不会交通,不会用真理解决实际问题,所以很多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他都解决不了。比如神家需要印刷神话语书籍,带领就得找两个人来负责这项工作。找人的标准是什么呢?人性比较好,可靠,能担风险。人找好之后,这个带领说:“今天把你俩叫来托付你们一件事,神家有本书要印刷了,你们得找好印刷厂,印好后能及时地发到神选民手中,让神选民能及时地吃喝到神的话。你们有没有决心?愿不愿意担这个担子、担这个风险啊?”这俩人觉得这是神的高抬就说愿意。“那你们有没有心志完成神的这个托付?愿不愿意起誓啊?”这俩人就起誓说:“如果不能完成神的托付把这个工作搞砸了,让神家的工作受到损失,我俩愿意遭天打五雷轰。阿们!”“另外,咱们得交通交通真理。现在作这个工作是不是做买卖?是不是让你们上班呢?”“不是,这是我们的本分。”“是你们的本分那就得还报神的爱,不能让神伤心,不能让神担忧。愿意担风险这还不够,尽本分还得有忠心,临到事得多祷告、俩人商量,别任性、别自作主张。为什么让你俩配搭?那就是有事好商量,做事不为难,商量不通了就祷告,各人放下各人的意见,最后等意见统一了再去做。希望你俩能够把这个工作完成好!”最后,这个带领又找了一段关于怎么尽好本分的神话,三个人祷读了几遍,这事就算托付完了,带领的责任就算尽到了。这工作作得怎么样?带领心里挺满意,这俩人也挺满意,旁观者看了,“这个带领作工作还真有两下子,说话一套一套的,有依有据,做事也有步骤,先给他俩分配工作,再解决一下他俩的思想观点问题,然后再说点厉害的话让人起誓保证。这工作作得真是有板有眼的,真不愧是带领,有经验还有负担”。最后带领告诉他俩:“你们记住一点,印书这不是容易完成的事,不是一般人能担当的,这工作不是我托付给你们的,也不是神家托付给你们的,是神给你俩的托付,你们得对得起神。只要把这个工作完成好了,你们的生命就有长进了,就有实际了。”这些话理论上来说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基本上算是对的。那咱们就这个事来分析分析,假带领的“假”表现在哪儿?他对涉及这项工作的业务和技术等各方面的细节问题有没有作任何交代?有没有交通任何具体的真理原则与要求标准?(没有。)他就说了一些空话、废话,就是一般人常说的一些话,没有什么分量。因为是带领亲自说亲自嘱咐,人就觉得这话的分量不一般了,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对解决印刷书籍的实际问题丝毫起不到作用。那涉及到书籍印刷的具体问题都有哪些?咱们得说说,看看这个带领所作的这些工作是不是假带领所为。

印刷书籍首先涉及到排版,然后是文字校对,还有目录、正文的格式,再一个是纸张的重量、颜色、质量,还有封皮的材质,是软皮还是硬皮,以及封面的设计,色彩、图案、字体都是怎样的,最后还涉及到装订,是粘胶的还是穿线的,这些都是书籍印刷范畴里的问题。那这个带领有没有说啊?(没有。)另外就是找印刷厂的问题,印刷厂的印刷机器、装订机器是不是先进的,印刷、装订的质量怎么样,价格怎么样,这些是不是都得交代一下,都得给出原则、范围啊?如果带领说“这些咱也不懂,你们随便找吧”,那这个带领还有用吗?说那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能代替印刷书籍所涉及到的种种细节问题吗?(不能。)假带领就认为能代替,“真理我都交通那么多了,原则都告诉他了,这些事他应该明白啊!”这个“应该”就是假带领的逻辑,是假带领解决问题的方式。最后书印完了,因为纸张质量太差、太薄两面透字,年龄大的或者眼神不好的人看起来就特别吃力、费劲。另外,还有最后一道工序装订的问题,装订合不合格涉及到整本书的质量、寿命。因为带领没交代,做事的人也没有原则、没有经验,再加上不负责任乱压价,导致印刷厂为了保本而偷工减料,最后书发到弟兄姊妹手里看了不到两个月就开线了,书皮、书页都掉了,书都白印了。这个责任在谁啊?如果追究的话,直接责任人是负责印书的那两个人,间接责任人应该就是那个假带领。假带领还有理由呢,“这工作没作好也不能怨我呀,我也不懂啊!我没印过书,也不是开印刷厂的,我哪懂那些啊?”这理由成立吗?作为一个带领,这是你职责范围内的工作,不管是涉及业务、技术、知识还是涉及真理,不需要你都懂,但是在不懂的事上你有没有学习?有没有认真负责尽到责任?有些人说:“我也想尽到责任啊,可是我也不懂,我怎么学也学不通啊!”那你这个带领就不合格了,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弟兄姊妹因为书的质量太差心里有点怨气,说“这书虽然不花钱,但是质量也太差了!这个带领是怎么当的?怎么作这工作的?”带领听见了还说“那能怨我吗?印刷厂又不是我开的,不是我说了算。另外,这不是为了给神家省钱吗?给神家省钱还有错吗?”他说的话都对,也没有错,也不用负法律责任,但是有一条,印书的钱白花了,书发到弟兄姊妹手里看了不到两个月就开线了、掉页了,这个后果谁负?这是不是带领的责任?这是在你做带领期间你工作范围内发生的事,那你是不是该负责任?你难辞其咎,逃不了干系!有的人还说蛮话,“这工作我也没作过呀,没作过的工作还不许出点错呀?”就凭你这句话你就不称职,你就该被撤换,你不是做带领的料,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带领。好听的话说了一大堆,一点儿实际工作都没作,这就是假带领最明显的表现。

有些假带领对于各项实际工作都不能脚踏实地地作好、作具体,只会作一些事务性的工作就觉得自己做带领合格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还常常夸口说,“教会什么事都得我操心,什么问题都得我处理,教会没有我能行吗?我要是不给你们聚会,你们不都成一盘散沙了吗?影视工作我要是不看着、不帮着维护,那不就总有人搅扰吗?影视工作能顺利地进行吗?诗歌工作虽然我是外行,但我要是不常常到你们那儿视察,给你们压阵、给你们聚会,那些诗歌你们能作出来吗?你们得摸索到什么时候啊?”听这话好像都对,也有理,但是你细看看,假带领负责的各项业务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他能不能把真理原则交通清楚?(不能。)有一次,有个影视组寻求有关服装颜色的问题,他们拍了几张剧照,剧照里的布景不一样,人也都不一样,但服装颜色基本是一个色系的,全是土灰、土黄色。我说:“这是怎么了?怎么穿这些颜色的衣服呢?”他们说这些颜色的服装是特意找的,是费尽千辛万苦在市场上淘来的。我说:“为什么找这些颜色啊?上面交代过吗?上面不是要求五颜六色、端庄正派吗?怎么会出现这个效果呢?”最后经过打听,有的人说了:“别的颜色穿着都不够端庄正派,不像信神的,不像圣徒,只有这个色系才更像信神的人穿的,所以大家一致认为穿这种颜色的衣服才是最荣耀神的,是最能代表神家形象的。”我说:“我也没告诉你们都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啊。端庄正派的颜色多了,你看神跟人类立约造的彩虹多漂亮啊,赤橙黄绿蓝靛紫,哪个颜色都有,唯独没有你们身上穿的这个颜色,你们怎么就相中这个颜色了呢?”对于这类事,带领有没有作具体的把关工作?我敢说绝对没有。如果带领领受纯正,真明白真理,真明白神的要求,影视组的人就不会选择这样的服装来向上面咨询了。这个服装的问题本来可以在下面解决的,但是假带领都解决不了,还厚着脸皮拿到上面来问,这样的人该不该对付啊?就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假带领都解决不了,要你有什么用?你简直就是一个废物!让你荣耀神、见证神,你就会羞辱神。你不是明白很多吗?你不是能讲许多知识、道理吗?那你讲的那些知识、道理在这儿怎么就不起作用了呢?怎么连一个服装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都把不了关呢?你起到带领该起的作用了吗?尽到带领该尽的责任了吗?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任何一项具体工作假带领都不明白原则,任何一个对真理领受偏谬的问题假带领都不能给予及时的纠正解决,让人能从中找到方向、找到路途,除了讲一些字句道理、喊喊口号之外什么具体工作都作不了。

有的假带领什么具体工作都作不了,却作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务性工作,他们认为这就是在作具体工作,这就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而且作得很认真、很下功夫,有模有样。比如,教会里有一个人以前做过点心烘焙师,有一天他大发爱心非要给我烤点心,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就准备动手做了。他问带领能不能做,带领说:“你做吧,做得好吃就给神吃,要是不好吃咱们大家吃。”得到带领的授权了,这工作名正言顺,他就赶紧买齐材料烤出了一炉,说:“也不知道好不好吃,能不能让神满意,合不合神的胃口啊。”带领说:“那好办,咱们牺牲点时间、牺牲点咱们的身体,为神担点风险,咱们先尝尝,替神把把关。要是真不好吃,让神吃了多糟心,对咱们多失望啊,所以咱们做带领的就有责任和义务把好这一关,这叫作具体工作。”接着,凡是头头脑脑的有点“责任心”的人都尝了尝。尝完之后大家点评了一番,“这一炉烤得火太大,温度太高,吃了上火,还有点发苦,不行!咱们得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再烤一炉尝一尝!”这些人尝完后说:“这一炉还差不多,有奶油味、鸡蛋香,还有芝麻,真不愧是烘焙师啊!烤了这么多,神一个人也吃不完,找个小瓶装十块二十块,代表性地给神拿点让神尝尝,要是神觉得好吃,以后再接着大批量地烤。”他们就给我拿了一罐,我尝了两块,琢磨琢磨这点心尝个鲜还行,不能当饭吃,我就没再吃了。有的人还觉得这是自家人亲手做的,包含着满满的爱心、忠心与敬畏,虽然吃着可能一般但意义非凡。后来我就把这一罐还给他们了,我不稀罕这些东西,没那个胃口,再说我如果想吃点心,市场上各个国家、各种口味的都能买到,还花不了多少钱。过后我告诉他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以后别做了,我不吃,要吃我自己会买。如果需要的话,什么时候让你做你再做,不通知你就再也不用做了。”这话说得是不是够明白的?如果人老实听话就记住了,就再也不做了。神说的话,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不让做就是不让做了。可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又送来两罐点心。我说:“不是不让你们做了吗?”“这次跟上次的不一样。”“不一样也是点心,凡是点心都不用做,不是跟你客气,我如果想吃就告诉你们了。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别再做了啊。”这话能不能听懂?(能。)可是做的人怎么就总也记不住呢?如果带领在这事上能够把好关,不积极地配合他、鼓励他去做这事,能及时地限制他,做点心的人还敢做吗?起码他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做了。那这些带领在中间起了什么作用?事无巨细,凡事都要插手、负责替我把关,“爱心”大得没法形容了。这事是不是他该作的工作?神家工作的原则里没有交代这些,我也没托付他们办这事,这事是人发起的,不是我要求的。那这些带领为什么能这么积极地做这事呢?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不务正业。教会有多少工作需要他去跟进、检查、督促,有多少现实问题需要他去交通真理解决,他一样都不去作,闲得没事在厨房替我尝点心,在这事上他倒挺认真、挺下功夫,这是不是假带领做的?这是不是已经很恶心了?没想到过些日子这事又死灰复燃了,那个做点心的人又要开始给我做点心了。我就特意嘱咐一个带领,“这事你去解决,你必须跟他说清楚,如果他再做我找你算账!”教会工作那么多,哪一项都能让你作一阵子,你怎么那么闲呢?来这儿养膘了还是来闲扯了?这里不是养膘、闲扯的地方。后来这事就没有下文了。我交代完这件事之后,那个带领也没作任何汇报,反正没有人再给我送那些小点心了,我倒挺省心。从这事上看,这些带领是不是不务正业?(是。)这事还不算严重的,还有更严重的事。

我常去一些教会走走看看,见见这些带领,交代一些工作,解决一些问题,有时中午就得在教会中吃顿饭,这么一来就涉及到谁来做这顿饭的问题了。这帮带领可负责任了,选了一个自称是厨师的人。我说:“是不是厨师不关键,关键的是我吃东西简单,我要吃食物的原味,不能太咸、太油,也不能太刺激,冬天得吃点热乎的。另外,食物得够熟,别夹生,得好消化。”这几条原则我是不是交代清楚了?好不好做到啊?好做到也好记住。如果是一个家庭妇女做过三五年饭,这几条原则都能掌握、都能达到。所以给我做饭没必要非得找厨师,能做家常便饭就行。可是这些带领“爱心”大,非要找一个“厨师”给我做顿饭来接待我。在厨师正式给我做饭之前,带领还得把把关。怎么把关呢?他们让厨师包了一顿饺子,做了一顿打卤面,炒了几个菜,这些带领、头头脑脑都负责尝了一遍,觉得做得都不错,最后就让这个厨师担任给我做饭的工作。先不说带领尝的结果怎么样、这里面的问题性质是什么,先说说这个厨师做的饭怎么样。第一次去的时候,厨师炒了几个菜,大家吃得都挺满意。第二次去的时候,这个厨师包了一顿饺子。我吃了第一个就觉得不对,有点辣,旁边的人也说有点辣,觉得舌头都开始发胀了,但主食只有饺子,辣也得吃完。馅儿里看不见辣椒,我就忽略了这个辣的东西是什么,就那么吃完了。结果到了晚上身体就开始过敏了,全身好多部位一个劲儿地痒,就得一直挠,直到挠出血来才好一些,就这么痒了三天才逐步地缓解。这一过敏我就反应过来了,饺子里肯定是放胡椒了,要不然不会那么辣。我跟他们说过别放胡椒这些辣的东西,我吃不了,但是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口味就放了许多,已经超过一般正常的量了,吃着都有辣椒的感觉了。厨师做饭连这个比例都掌握不好,胡椒放到人吃了过敏的程度了。后来我告诉他:“千万别再放这些辣的东西了,我吃不了,你如果真有点人性别这么做。你给自己做饭你吃什么我都不干涉,如果你给我做饭那你就别放,你按照我的要求标准来。”他能不能达到?那带领是不是应该作这个工作呀?可惜谁都不管不问,该作的工作一点儿都没作。有一次又要做饭了,这个厨师拿起胡椒又要放,旁边有人看见给制止了,在严格地看管之下没放成。就这么点芝麻大的问题带领都解决不了,要他们能做什么?厨师做饭时他们尝鲜倒挺积极,几个人都去尝鲜。都是家常便饭有什么值得尝的?你是美食专家呀?你做了带领就什么都懂啊?你懂健康原则吗?神家安排你做这事了吗?我什么时候嘱咐你、托付你替我品尝食物了?太没有理智了,一点儿廉耻都没有!但凡有点儿廉耻都不会做这么露骨、这么令人恶心没理智的事,这就说明这几个人一点儿廉耻都没有,还替我尝饭!我告诉你的那几条原则你一条都不遵守、一条都做不到,什么东西好吃、合乎你们的口味就让厨师做什么,那是给我做饭吗?那不是给你们自己做饭吗?你就这么当带领的?抓住一切机会占便宜、钻空子,还来讨好我,你要讨好我你别坑我啊!这是不是缺德?是不是心术不正啊?不知廉耻、心术不正,还觉着自己满有忠心呢!他们做的这几件事有没有一件是带领真正该做的?(没有。)做什么都没有标准,自己都不知道吃什么健康、吃什么不健康,还想到我这儿充当养生家、美食家哪!谁规定给我做饭必须得让你把关啊?教会有这规定吗?神家下达这个安排了吗?教会各项工作出现多少漏洞,多少人误解神、丝毫不明白真理都不去解决,就在厨房这个小地方下上功夫了,尽上“责任”了,这就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假冒为善!到我跟前来把关,你懂什么啊?你问我了吗?你说的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我的意思?如果是我的意思让你传达那你做的就对,这是你的责任。如果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意思,你还要强行让人听、让人接受,这是什么性质啊?你们说,我对这事恶不恶心?我就在跟前,我吃什么、我要求什么他居然一句都不问我,就私自做主,背后指手画脚,想代表我啊?这就是假带领胡作非为,冒充属灵、冒充体贴神的负担、冒充明白真理,尽做假冒为善的事。这个事够过分了吧?是不是已经很恶心、很让人厌恶了?(是。)你们长没长见识?有没有从中学点功课啊?这些事一个比一个恶心,还有一个更恶心的。

今年冬天,有一个爱心人士给我买了一件“漂亮”的鹅绒大衣。漂亮的原因不在乎这件衣服的颜色、款式,是因为它价格很贵,很高档,是好东西。外邦人有句话叫“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个不但有情意,而且确实很昂贵。在见到这件衣服之前,我已经听说这件衣服很好看,款式不错,是红色的,摸起来还很厚实。我是听说的,那就不免有些人看到实物了,就是这件衣服不少人已经看了,比量、端详了,“这个牌子啊,我知道”“这个颜色不错,挺漂亮啊!”“你看完了拿来给我看看”,就这样传开了。不知道传了多长时间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才得知这么一点儿信息。你们听听这里有什么问题?我还没见到这件衣服,我的东西就被很多人看来看去、传来传去,被展览过了。这是不是问题啊?我的东西能不能让人随便看、随便摸、随便展览呢?(不能。)谁的东西能让人随便摸、随便看呢?(谁也不愿意,都不应该。)那我的东西是不是就更不应该啊?有的人说:“怎么就不应该啊?你是公众人物,你看社会上那些名人、明星的私生活不都曝光吗?在哪儿打球,在哪儿美容,跟谁交往,穿什么名牌,那不都得曝光吗?你凭什么就不曝光啊?”我是名人吗?我不是名人,你也不是我的粉丝。你是谁?你是一个普通的人,你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是一个被败坏的人。我是谁呀?(神。)我不是公众人物,我没有义务什么事都向你曝光、都向你报告,都让你知道。那你为什么动我的东西?这么做恶不恶心?我托付你让你看、让你把关了吗?没有。但有人就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拿我的东西随便看,还到处传。你凭什么传?你有这个义务吗?你如果不是信神的,咱俩彼此都是陌生人,就是因为你信神了,我知道你是谁,但是你的家庭状况、生活状况、经济状况是什么样我都不知道,我不稀罕知道。咱俩很熟吗?我不是你的闺蜜,不是你的哥们儿,也不是你的战友,咱俩还不熟悉,还没有达到应该把什么东西都让你浏览的程度。你是不是把你的东西都让我浏览一遍,都展览出来让大家看看、摸摸啊?在市场上随便买个东西拿回家还得洗几遍消消毒呢!被人随便摸过的东西恶不恶心?你是不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啊?谁托付你去检验人家的衣服了?人家信得过你吗?你的手洗干净没有就乱摸人家的衣服?人家恶不恶心你啊?你心里清楚吗?你怎么这样不知羞耻呢?太没有理智了!你信神几年听了这么多道,怎么连一点儿理智都没有呢?随便打开属于神的祭物,随便摸人家的衣服、东西,这是什么问题?我看见这些东西包装都被打开扔掉了,我心里能没有气吗?我恶心这些事,我厌憎这些人,不想再见到这些人,更不想跟这样猪狗不如的人相处!要记住,人都是有尊严的,我更有尊严。属于我的东西你们不要沾边,否则我厌憎你、痛恨你!

从外表看假带领没作什么大恶,也不是大奸大恶的人,但让人最痛恨的就是眼看着实际工作他却不作、明知道自己不会解决问题也不寻求真理、看见恶人搅扰也不处理,尽作那些外面的事务性工作。对于一些枝节小事他们看得挺紧、管得挺严,但对于神选民生命进入相关的工作却丝毫不作,对各种违背真理原则的事丝毫不管,尽作一些与真理无关的工作,这就是地道的假带领。假带领对于教会各项工作所涉及的真理原则是一窍不通,若按带领工人的原则标准来衡量,假带领就是个大傻瓜、大白痴。不管教会工作出现多么严重的问题,即使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他们都看不见也解决不了,还得上面亲自解决,这些人是不是假带领啊?(是。)的确就是假带领。比如教会的文字工作,该整理哪些书籍、该翻译哪本书籍,这些工作都是教会的关键工作,该怎么整理、怎么翻译有没有原则?这项工作太有原则了,原则性太强了,太需要作具体的交通和辅导了,但是假带领就不会作这些工作。他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挺忙就假惺惺地说:“文字工作、翻译工作特别重要,你们应该尽心作好,有什么问题都给你们解决。”当人真提出问题时,假带领说:“这事我不懂,翻译外语的事我是外行,你们向神祷告寻求吧。”有人又提出一个问题:“有的语种找不到合适的人翻译该怎么办呢?”假带领又说:“这事我是外行,你们自己处理吧。”这么说能解决问题吗?找一个借口就把自己不作工作的真相给掩盖了,说一句“我是外行,不懂业务”就把该解决的问题给推托了,这就是假带领的作工方式。有人提问题,假带领就说“你们向神祷告寻求吧,我不懂业务,你们懂”,似乎很谦卑,承认自己不行、不懂业务,事实上他根本就作不了带领的工作。当然,做带领不一定哪方面业务都懂,但是不管涉及哪方面的业务问题都应该把解决问题的真理原则交通清楚,只要人明白真理原则了,问题也能相应地得到解决。假带领以“我是外行,不懂业务”作为理由丝毫不交通解决问题的真理原则,这就是不作实际工作了。如果假带领总以“我是外行,我不懂业务”作为理由不解决问题,那他就不配作带领的工作,他最应该做的是引咎辞职,让别人来取代他。但假带领具备这个理智吗?他会引咎辞职吗?他做不到。他还认为,“我怎么没作工作啊?我每天聚会,忙得饭都不能按时吃,睡觉时间也少了。谁说问题没解决?我给他们聚会交通了,给他们找神的话了。”你问他:“人家说有的语种找不到合适的人翻译,这个具体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他说:“我跟他们说了我不懂业务,让他们自己商量处理。”又问他:“这个问题涉及到祭物的花销,涉及到教会工作的进度,他们做不了主,需要你拿主意,找出真理原则来解决,你这么做了吗?”“怎么没做啊?什么工作也没耽误。这个语种找不到人翻译,那就翻译别的语种呗!”你看看,假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还讲一大堆理由,真是厚颜无耻让人恶心!素质那么差,什么业务都不懂,哪项业务工作涉及的真理原则也不懂,那要你这个带领有什么用?简直就是一个白痴、饭桶!你作不了实际工作为什么还要做教会带领呢?这就是没有理智了。你没有自知之明,那你应该听听神选民的反映,衡量自己够不够做带领的标准。但假带领从来不想这些事,不管做带领多少年耽误多少教会工作、神选民生命进入受到多少亏损,他都不在乎,这就是地道的假带领的丑恶嘴脸。

你们看看带领工人都是怎样作工作的,跟我说的这些相不相符?有没有不作实际工作的,你能不能分辨出他是假带领?如果分辨出他是假带领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能再把他当成带领了,应该当一般人对待,这是准确的实行原则。可能有人会有想法,“这是不是因为他是假带领了就歧视他、贬低他、排斥他?”不是,他作不了实际工作,只会讲点字句道理、说点空话来搪塞、敷衍你,这就告诉你一个事实:他不是你的带领,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难处你没必要都请示他,必要的话你们可以越级向上面反映、询问怎样处理解决。实行的路途我教给你们了,怎么做在乎你们自己。我没说所有的带领都是神命定好的,你必须得听、必须得顺服,即使分辨出他是假带领了也得听,我没那么告诉你。我现在是在交通怎么分辨假带领,当你分辨出他是假带领的时候,他说的对的、符合真理的话你可以接受顺服,但他如果解决不了问题还搪塞你、敷衍你,影响到工作进度,那你就可以不接受他的带领。你们自己能掌握好原则就按原则做,若掌握不了、拿不准确定不了原则,你们就应该寻求真理商量着办,如果商量了还决定不了就向上反映、向上询问。这都是好的解决办法,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再见!

二〇二一年一月十六日

上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一)

下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三)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关于祷告的实行

在你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对祷告并不注重,人都把祷告这事忽略了,以前的祷告都是在神面前应付应付、糊弄糊弄,从来没有一个人把心完全交在神的面前,跟神作真实的祷告,只是有事才来求告神。这么长时间,你和神有过真实的祷告吗?在神面前有过痛哭流泪的时候吗?在神面前有认识自己的时候吗?在神面前与…

第六篇

万有之首全能神,宝座之上掌王权,掌管宇宙和万有,正在全地带领咱。时时和他有亲近,安静来到他面前,一时一刻别错过,随时都有功课学。周围环境及人、事、物都有宝座的许可,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

第九十九篇

因着我工作的步伐加快,无人能跟上我的脚踪,无人能看透我的心思,但这是必经之路,这就是所说的从死里复活的“死”(是指不能摸透我的心意,不能从我的话中领会我的意思,这是另一种死的解释,并不是我的灵离弃),当你们与我都从这个阶段过渡到身体里的时候,便应验了从死里复活的本意了(也就是说,…

第八十一篇

邪恶淫乱的旧时代啊!我要把你吞灭!锡安山哪!当起来为我欢呼!为着我的经营计划的完成,为着我的大功告成,谁敢不起来欢呼!谁敢不起来跳跃不止!必遭我手的击杀!我对谁都实行公义,没有一点怜悯、慈爱,丝毫没有一点情面。万民哪!当起来赞美,当向我归荣耀!一切一切从亘古到永远无穷无尽的荣耀都…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