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一)

今天接着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这方面内容。在正式交通之前,先回顾一下之前交通过的关于敌基督的一方面话题:怎么分辨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这两种人的区别是什么。咱们先交通怎么分辨敌基督,这个题难度不大。首先应该看清敌基督这类人有哪些明显的特征性的表现,让你在短时间内就能认定他是地道的敌基督,绝对不是只有敌基督性情或者走敌基督道路的人,这样你对敌基督就有分辨了,就不会再受敌基督迷惑、牢笼与控制了。现在最关键的必须得会分辨有敌基督本性实质与有敌基督性情这两种人的明显区别在哪里,要分辨这两类人得先抓住他们的主要特征。有些人只抓住了敌基督平时的败坏流露,比如爱站地位、爱教训人,却对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不会分辨,这行不行?(不行。)还有些人说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狂妄自大,他就把凡是狂妄自大的人都定性为敌基督,这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因为狂妄自大不是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而是败坏人类共有的败坏性情。每个人都有狂妄自大的性情,如果把狂妄自大的人都定性为敌基督,这就大错特错了。那哪些表现是敌基督实质性的表现,能让人一目了然地看清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的实质区别,能分辨出这两类人实质就是不一样,应该区别对待?这两类人在某些地方,比如做法、行为还有性情方面是不是有相似、雷同的地方?(是。)如果你不细观察、不认真区分或者心里对这两类人的性情、实质没有准确的认识、分辨,很容易把这两类人当成一类人对待,甚至可能把敌基督当成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而把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当成敌基督,就容易作出这样错误的判断。那这两类人都有哪些主要的特征与区别能让人有根有据地分辨出谁是敌基督、谁是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你们对这个话题应该不陌生,你们说说吧。(区别敌基督和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一方面是通过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来区分,另一方面是通过他们的人性来区分。在对待真理上,敌基督是仇恨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不管他做了多少打岔搅扰的恶行,不管怎么跟他交通、怎么修理对付他,他都不承认,死不悔改;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不明白真理、不掌握原则时也会做错事,但临到修理对付他能接受真理反省认识自己,能够懊悔、悔改。从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上看,敌基督的实质是仇恨真理的,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能接受真理。从人性上看,敌基督属于恶人,没有良心知觉,不知廉耻,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良心知觉,知道廉耻。)说了两方面特征,这些内容是不是之前交通过?算不算明显的特征啊?(算。)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对待真理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这一点很重要,是带有明显特征的一方面表现。敌基督厌烦真理,丝毫不接受真理,他宁死都不承认神的话就是真理,不管你怎么交通真理他心里就是抵触、厌烦,还会在心里骂你、嘲笑你、藐视你,用轻蔑的态度对待你。敌基督仇视真理,这是一个明显的特征。而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是什么特征?准确客观地说,有敌基督性情但有点良心理智的人通过交通真理他能转变观念、能接受真理,如果临到修理对付他也能顺服下来,也就是凡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只要是真心信神的,多数人都能不同程度地接受真理。总之,有敌基督性情的人通过自己读神的话,通过接受神的管教、开启,或者通过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帮助扶持,等等,他能接受真理,能顺服下来,这是一个明显的特征。而敌基督就不一样了,谁交通真理他也不听不服,他就一个态度——宁死不接受真理,你怎么对付他都没有用,你把真理交通得再清楚他也不接受,心里还抵触、厌烦。有这种仇恨真理的性情他能顺服神吗?肯定不能。所以说,敌基督就是神的仇敌,就是不可救药的人。

刚才你们还提到了分辨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之人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从人性上来看。这个特征谁再交通交通?(敌基督的人性特别恶毒,他能打压人、整治人,他作多少恶都不知道悔改。)对了,敌基督主要的特征就是人性恶毒,不知廉耻,没有良心理智,不管他在教会里做了多少恶事,也不管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大损害,他都不觉得羞耻,也不觉得自己是罪人,不管是神家揭露他还是弟兄姊妹对付修理他,他都脸不红心不跳,心里没有责备也不难过。这是敌基督在人性方面的表现,主要的特征是没有良心理智、没有廉耻,性情极其凶恶,谁触及到他的利益他就论断谁、整治谁,报复人的心理特别强,谁都不放过,就是他的亲人也不例外,敌基督就是这么凶恶。而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无论流露多少败坏但也不一定是恶人,不管他人性上有什么缺欠不足,能犯什么错误,能在哪方面失败跌倒,他过后能反省自己,吸取教训。如果临到修理对付他能承认错误,心里会懊悔,如果有弟兄姊妹指责或者揭露,即便他当时有点辩解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在心里已经承认自己错了,已经服下来了,这就证明他还能接受真理,能够挽救。在做错事或者临到任何问题的时候,他的良心理智都能发挥作用,有知觉,不是麻木不仁,也不是刚硬死不承认。另外,这类人虽然有敌基督性情,但相对有同情心、相对善良一些,在临到各类事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人性方面的特征用最贴切、最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相对讲理一些。若是人对付的话严厉了,他顶多心里有点反感,但是从人性表现上来看他还是知道廉耻的,良心有控告,理智也能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如果他给神家利益带来损失或者对任何弟兄姊妹造成伤害,他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觉得亏欠神。这些表现在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流露。即便在事情发生之后他们没有及时地对这些事作出弥补,没有作出正确的选择、正确的实行,但是这类人心里还是有知觉的,良心有控告,知道自己做错了,不应该再这么做,同时也感觉自己这人不好,隐隐地都能有这些感觉,而且过一段时间情形就会扭转过来,有真实的悔改,还会懊悔不已,悔恨当初没有作出正确的选择、正确的实行。这些表现正是败坏人类最常见、最普通的表现。但敌基督这类人特殊,他们不是人而是魔鬼,不管他们作恶、犯罪过后多长时间丝毫没有后悔,他们是死扛到底、顽固不化。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临到一般的修理对付他都能顺服下来,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当时可能会辩解,不承认、不接受,但过后能反省认识自己,能懊悔、悔改,就是有人嘲笑他、论断他没人性,他心里虽然痛苦但也不会反抗,不会把人当作仇敌对待,也能理解别人,觉得“谁让自己做错事了呢,别人怎么对待都不为过”。这些表现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流露。总之,这些流露就是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败坏性情的人正常、自然的表现,这是与敌基督有明显区别的地方。通过这两种情形不同的表现,对到底哪类人属于恶人、敌基督,哪类人只是有敌基督性情但不是恶人就一目了然了。

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的区别刚才提到两方面:第一方面是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对待神的态度,在这方面这两类人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其次在人性方面,这两类人也有一个明显的实质性区别。这两方面特征很明显,完全是不一样的两类人。除了这两方面区别以外,还有一方面就是作恶之后有无悔改的表现。敌基督这类人无论是整人治人、搞独立王国、与神争夺地位还是偷吃祭物等等,不管他做了什么恶事,即使直接揭露出来他都不承认。不承认能不能悔改啊?那是宁死都不会悔改的。他不接受这些作恶的事实,即使对上号了他也会抵触、反抗,绝对不会反省自己是否走错路了,或者说“定性我是敌基督,这可太危险了,我得悔改”,他心里绝对没有这种想法,他的人性里不具备这些东西。所以敌基督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不管他信神多少年都丝毫不接受真理,没有真实变化。刚开始信神时他在人群里就好出头露面、争权夺利、整人治人、拉帮结伙分裂教会,他掌权的目的就是为了吃教、为了搞独立王国,当他信了三年五年之后你再见到他,他还是这个表现、这个特征,丝毫没变,十年八年之后还是这样。有些人说:“也可能人家信二十年以后就变了呢!”他能不能变哪?(不能。)他不会变。他和个别人接触是这个表现,和多数人接触也是这个表现,尽一般的本分是这个表现,做带领工人也是这个表现,从来都不悔改、不回头,一条路走到黑,他是绝对不会悔改的,这就是敌基督。而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即使有些不是恶人但也有败坏性情,也流露狂妄、诡诈、自私卑鄙等各种败坏,也有人性不好的表现,起初刚信神的时候也想争名夺利、出人头地让人高看,也有野心欲望想当带领掌权,这些表现败坏人类不同程度地都有,与敌基督相差不大,但在信神的过程中通过经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明白了一些真理,这些败坏性情流露得越来越少。为什么会越来越少呢?就是因为他在明白真理之后认识到这些行为表现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他的良心才有了知觉,看见自己败坏太深了,的确没有人样,就愿意追求真理,琢磨怎样脱去这些败坏性情,能从败坏性情的捆绑中走出来,做追求真理、能实行真理的人。这是什么表现?这是不是在逐步地悔改呢?(是。)在经历神作工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问题,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性情,也了解了自己的各类情形,同时也认识了自己的人性实质,良心越来越有知觉,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败坏太深,不合神用,让神厌憎,心里对自己产生了厌恶,不知不觉在内心深处逐渐地悔改,悔改的同时产生了一些轻微的变化,这些轻微的变化在行为上就能看见。比如,原来谁揭露他什么问题他就反感,就恼羞成怒,为自己表白辩解,极力地找各种借口理由维护自己,在不断地经历当中他发现这么做不对,然后就开始扭转这样的情形、做法,努力地去接受正确的说法,努力地与人有和谐的配搭,临到事学会跟人寻求交通了,学会与人谈心、与人和睦相处了,这些是不是悔改的表现啊?(是。)从信神以后对自己流露的一些敌基督的性情、行为表现逐步有了真实认识,然后逐渐脱去败坏性情,能够放弃以前错误的生活方式,放弃了对名誉地位的追求,能按照真理原则去行事为人、去尽本分,这样的变化是怎么达到的?是不是在接受真理,在不断地回转、悔改的过程中达到的?(是。)这些都是在不断地悔改的过程中达到的。接下来他的情形肯定是越来越好,身量随着经历的进深也越来越有长进了,临到事会反省自己了,不管是临到挫折失败还是修理对付都能拿到神面前向神祷告,还能在读神的话时针对自己的败坏情形对号、解剖、认识。虽然临到事还能流露败坏、还能产生错误的想法,但他能反省自己、背叛自己,只要他能意识到这些问题,就能不断地寻求真理解决,实行悔改。虽然这个速度很缓慢,见效也甚微,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是一直在发生着变化。这类人始终有一种积极的、正面的、主动的回转、悔改的态度与情形。虽然他有时候也会与人争夺名誉地位,也会不同程度地流露出一些敌基督的表现、做法,但经历过一些修理对付、审判刑罚或神的管教之后,他的这些败坏性情都会不同程度地脱去、变化。达到这些果效的主要根源就是这类人在内心深处对败坏性情、对所走的错误道路能反省认识,能有回转。尽管他的回转给他带来的变化、成长、收获是很小的,进展是很慢的,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察不到,但这样经历了三年五年他就能感觉到自己有点变化,他身边的人也能看得出来。不管怎么说,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与敌基督是有区别的,这方面的主要特征是什么?(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能够悔改。)他做错事有了过犯或者临到对付修理、审判刑罚、责打管教都能有悔改,甚至当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对了、出差错的时候他都能反省自己,内心里有回转、悔改的态度,这是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与敌基督完全不同的具有特征性区别的地方。

敌基督这类人就是活着的撒但,可以说他活着就是撒但,是人能看得见的魔鬼撒但。那咱们总结总结,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哪些实质性区别。一方面是对待真理的态度。敌基督绝对不接受真理,虽然他口头上也能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正面事物、是对人有益的话、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准则,人应该接受、顺服、实行,这些话他能说,但是他绝对实行不出来。他为什么不实行呢?就是因为他心里不接受真理。他嘴上说神的话是真理,但他有别样的存心,他是为了掩盖自己不接受真理的真相,是为了迷惑人。敌基督能讲字句道理不代表他心里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他实行不出真理是因为他在心里根本就不接受神话语的真理,他不愿意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而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不一定都是敌基督,其中有一部分人对真理、对正面事物、对正确的话能不同程度地接受顺服。这是一方面区别。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仇视真理、背弃真理,但有敌基督性情的其中一部分人就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通过读神的话、经历几年神的作工,在对真理的态度上能有一些转变,他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虽然实行不出来,但真理是好的、是对的,只不过人不喜爱真理或者对真理不太感兴趣,所以要实行的时候就费点劲、吃点力。所以说,有敌基督性情但有点良心理智的人能不同程度地接受真理,起码他在内心深处对真理是不抵触、不反感的,不是厌烦真理。多数人是处在这样一种情形中,对待真理是这样的表现,这么说没有美化也没有丑化。这是不是挺客观的?(是。)另外,从人性方面来看,也就是从良心理智和人性的善恶来区别。你看哪个人人性恶,不接受真理,还特别地厌烦真理,那这人绝对是不信派或者是敌基督。有的人不太喜爱真理,对真理不感兴趣,别人交通真理他就打盹、没精神,但是这类人人性不恶,他不会整人治人,你若是交通神的心意、交通真理原则、交通神家规定他还能听,也愿意接受真理往真理上够,但不一定能够实行出真理。如果他做带领,他虽然不能带领你明白真理,也不能把你带到神面前,但是他绝对不会整治你。这就是有敌基督性情这类人的人性。不管怎么说,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的人性不是那么恶,对待真理能不同程度地接受一些,而敌基督不但没有良心理智,人性还特别凶恶。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他有良心知觉、有一些理智,在一些事上能够理性地去处理。比如,对待神家的要求,对待弟兄姊妹,对待一些正面事物和反面事物如何选择、如何站队,等等这些他还是会区分的,最终他能够凭良心作出正确的选择。这类人人性不那么恶,心地相对善良一些。还有一方面区别就是刚才交通的,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往往有一部分是能接受真理的,做错事能反省,有悔改的心,而敌基督绝对没有这两种表现,他是顽固不化,因为他厌烦真理,不接受真理,人性又极其凶恶,让这类人回转达到悔改这是不可能的。看一个人有没有回转的表现就看他的人性如何,看他对待真理的态度如何。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因为他人性不恶,有点良心理智,能不同程度地接受一些真理,所以他还有回转的可能,在做错事、有过犯的时候经过修理对付还能悔改,这就决定了这种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是有希望能够蒙拯救的,而敌基督就不可挽救了,是属魔鬼撒但的种类。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实质性的区别就是这几个特征。这么总结是不是挺客观?(是。)对于敌基督这几方面的特征,咱们交通的这些细节的表现都是客观的、符合事实的,绝没有丑化的成分,神选民都接触过也都见识过,敌基督就是这类东西。对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咱们也揭露了各种表现,都是人能看见的,都符合事实,没有美化的成分。

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在人性上有很多缺陷毛病,也都不同程度地流露各种败坏性情,这些败坏性情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明显的标志性的表现。比如,有些人特别狂妄,有些人心眼儿特别多、特别诡诈,有些人特别刚硬,有些人特别懒惰,等等这些表现就是有敌基督性情之人的一些表现,也是这类人的人性特征。这类人虽然心地有点善良,土话讲就是有点好心眼儿,但是临到事的时候明明看见神家的利益受到了损失,因害怕得罪人就当缩头乌龟,凭撒但哲学活着不愿意坚持真理原则。虽然他内心深处觉得不该这么做,这么做对不起神,但还是身不由己选择做老好人,为什么呢?因为他认为自己要生存、要活着就必须得凭撒但哲学才能保全自己,所以就选择当老好人不实行真理。虽然他心里觉得这么做没良心、丧失人性,不是人,连看家狗都不如,但责备完之后再临到事也没有悔改,还会那样做,总有软弱、总有亏欠。这就证明什么?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虽然不是敌基督,但人性也确实有问题、有缺欠,所以流露的败坏肯定也不少,看整个人的表现一点不差就是一个原封未动的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就是神口中所说的撒但的后裔。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比敌基督好在什么地方呢?准确地说,有敌基督性情但没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虽有各种撒但败坏性情的流露,但绝对不是恶人,就像平时常说的不是大奸大恶但也不是好人,只是真心信神、愿意悔改,经过修理对付还能接受真理,有点顺服。他们虽然不是恶人,还有希望蒙神拯救,但离神所说的敬畏神远离恶这个标准差太远了!有些人信神三五年有些许的变化、长进,有些人信神十年八年都没有任何的长进,甚至有些人信二十年了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原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他们死抱自己的观念不放,只不过因为听了神的话,在神家的各种规章制度的约束之下没犯过什么大的错误,没有做过给神家带来严重损失的恶行,没酿成过什么大祸。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最终肯定不是都能蒙神拯救,可能多数人都属于效力者,其中有些人肯定也会被淘汰。不管哪种情况,他们虽然不属于恶人,但都是人性不好的人,他们的结局归宿肯定也不是一样的,这就看人到底能不能接受真理、怎么选择自己的道路了。有些人说:“你说这话又矛盾了,你不是说这类人有回转、能悔改吗?”我说的是这类人在一定的背景之下、在不同的环境之下能不同程度地接受真理。不同程度指什么说的?就是有的人信神三五年有点变化,十年二十年就有大的变化,有些人信神十年二十年还像刚信时一样,嘴上一直喊着“我得悔改啊,我得还报神爱啊!”实际上却没什么变化,只是因为有良心知觉,心里有这么个愿望,愿意回转、愿意悔改,但是愿意不等于能实行真理,不等于进入实际了。愿意仅仅是没有抵触真理、厌烦真理,没有公开诋毁真理,没有公开论断神、定罪神、亵渎神这些表现,但不等于能真实顺服下来接受真理实行真理了,不等于能背叛肉体、背叛自己的欲望了。这是不是客观事实?(是。)就是这么回事。人性里有点良心理智、有点悔改的心不等于没有败坏性情。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虽然与敌基督有实质性的区别,但也不等于就是能够接受真理、顺服真理的人,不等于就是有真理实际的人、就是神所喜爱的人,这两方面是有实质性区别的,是完全不同的。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在人性方面、对待真理的态度方面还有他们悔改的程度当然比敌基督好多了,但是神衡量人的标准并不是根据人与敌基督有怎样的区别,这个不是标准。神是衡量人的人性怎样、有无良心理智,衡量人是否喜爱真理、接受真理,衡量人尽本分有没有忠心、是不是顺服神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达到蒙拯救,这是神衡量人的标准。神对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神用这些要求来衡量有敌基督性情的这些人,目的就是要拯救这些人。这么说就明白了吧?首先必须得清楚,不管你有多少敌基督性情,只要你能接受真理你就不是敌基督。虽然你不是敌基督,但不等于你是顺服神的人;你对真理不反感,不厌烦真理,不等于你是实行真理、顺服真理的人;你有点良心理智,心地相对善良一些,人性比敌基督好,但不见得你就是好人了,衡量好人坏人不是以敌基督的人性为标准的。敌基督无论做多少坏事,他从来不承认也不悔改,而是一如既往地这么做,绝不回头,跟神对抗到底。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虽然有一部分人真心愿意回转、悔改,但有点回转不代表就是真实悔改了,有悔改的心志不代表就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收获到生命了。

有些人说:“我不是敌基督,那我就比敌基督好,比敌基督败坏得浅。”这话对不对?这是不是谬解了?(是。)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与敌基督在败坏性情上是一样的,但本性实质是有区别的。你们揣摩揣摩这话对不对?(对。)那你们解释解释。(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与敌基督同样都有败坏性情,都有狂妄、邪恶的性情,也都会追求地位,但是人性实质还是有区别的。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他有一些良心知觉,能不同程度地接受真理,不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人;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他的人性实质是恶毒的,没有良心知觉,而且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他不会悔改。)同样都有败坏性情,为什么神就把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定为敌基督、定为仇敌了呢?(主要是根据他对待真理的态度,敌基督是厌烦、仇恨真理的,仇恨真理其实就是仇恨神。)还有呢?(敌基督的实质属于魔鬼。)实质是属于魔鬼一类的人有没有希望蒙拯救?(没有。)这类人丝毫不接受真理,不能蒙拯救。那同样都有败坏性情,能蒙拯救与不能蒙拯救的人区别在哪儿?就败坏性情而言这两种人都是一样的,那敌基督为什么不能蒙拯救,而只有敌基督性情却没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为什么有一线希望能蒙拯救呢?(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不像敌基督那么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虽然不怎么喜爱真理,但他对真理不反感,能够不同程度地接受真理,一点点地变化,还有他的人性里稍微有点良知,不像敌基督那么没有廉耻。)蒙拯救的希望就在这儿,这就是实质的区别。从敌基督的实质上来看,这类人是不可挽救的,没有希望蒙拯救,就是你想救他也救不了,他变不了,他不是普通的有撒但败坏性情的一类人,而是具有魔鬼撒但生命实质的一类人,这类人是绝对不能蒙拯救的。而普通的有败坏性情的人他的实质是什么?仅仅是有败坏性情,但他们具备一定的良心理智,能接受一些真理,就是真理在这些人身上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这类人就有希望蒙拯救,神拯救的是这类人。敌基督这类人是绝对不能蒙拯救的,而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能不能蒙拯救啊?(能。)如果说能蒙拯救,这话不客观,只能说是有希望能蒙拯救,这话比较客观。最终是否能蒙拯救就因人而异了,那就看人能否真实地接受真理、实行真理、顺服真理了,所以只能说这类人是有希望蒙拯救。那敌基督一类的人为什么没希望蒙拯救?因为他是敌基督,属于撒但的本性,他仇视真理、仇恨神,丝毫不接受真理,神还能拯救他吗?(不能。)神拯救的是败坏人类,不是撒但魔鬼,神拯救的是接受真理的人,不是仇恨真理的败类。这么说是不是明白了?(明白了。)咱们这么交通是为了避免有些人偏谬地理解。区分完敌基督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之后,有些人认为自己不是敌基督那就是在保险箱里了,真的进避难所了,以后肯定不会被清除开除、不会被淘汰,这是不是谬解?有蒙拯救的希望不代表能蒙拯救,这个希望还得需要人去把握。你与敌基督对待真理的态度不同,你不厌烦真理,或者你的人性比敌基督好那么一点,具备一点良知,心地相对善良一些,不会害人,做错事了知道悔改,能回转,仅仅具备这几条,这只是具备了能够接受真理、实行真理达到蒙拯救的基本条件,但你不是敌基督不等于你就能蒙拯救。你不是敌基督,你依然是败坏的人类,是败坏人类就都能蒙拯救吗?不见得。即使不是敌基督、不是恶人,只要不追求真理照样不能蒙拯救,神拯救人是靠人接受真理、追求真理达到的。人的败坏性情是与神敌对的,只要存在败坏性情就依然能够悖逆神、抵挡神、背叛神等等,就需要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就需要神话语的供应、带领,就需要神的对付修理、管教惩治,等等这些神的作工一点儿都不能少。所以要想达到蒙拯救,一方面需要神的作工,同时也需要人有配合的心志,能受苦付代价,能够在明白真理之后进入真理实际,等等,这样才能达到在有希望蒙拯救的基础上得着这份拯救,得着神赐给的这个机会,就这么简单。好了,这个话题交通到这里。

接着交通正题。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二条交通完了,这次交通第十三条——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的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并对其有分辨,能从心里弃绝。第十三条涉及到带领工人怎样对待敌基督这个话题。教会中出现敌基督时,带领工人应该作哪些工作?首先这一条里提到,带领工人在解决这类问题时需要出面保护弟兄姊妹不受敌基督的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首先得做到这一点。至于敌基督是怎样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神选民的,之前这类话没少交通,这些内容都不是今天要交通的主要话题,今天要交通的重点是带领工人在面临敌基督的这些行为做法时应该尽上怎样的职责、作哪些工作才能达到保护神选民不受其害。首先,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的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之一。什么是职责之一呢?就是在带领工人作的多项工作中,保护神选民能过正常的教会生活不受敌基督的搅扰、残害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也是不可逃避、不可推卸责任的一项工作,带领工人应该重视起来,不应该忽略。维护教会生活的正常进行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教会各项工作之首,这也是带领工人的职责。带领工人的本职工作是带领神选民进入真理实际,当撒但、敌基督来搅扰迷惑人与神争夺神选民时,带领工人就得站起来为保护神选民揭露解剖敌基督,将其分辨看透,使其显出原形,然后清除出教会,避免神选民被敌基督控制残害,这就是带领工人在作教会工作时应该尽到的责任。那什么是避免?应该怎样避免?“避免”这个词从字面上解释就是最大程度地阻止事情的发生。这里的重点在哪儿?阻止事件的发生就能达到避免。带领工人在处理敌基督的事件中主要的工作就是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神选民,最大程度地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坑害,这就是带领工人要作的重点工作,是咱们在第十三条中要交通明白的。那怎么达到保护神选民呢?就是阻止敌基督所做的这几样恶事。阻止的方式方法很多,比如揭露、对付修理、解剖、限制,还有什么?(开除。)那是最后一步了。在弟兄姊妹还没有分辨不知道他是敌基督的时候,带领工人已经发现他是敌基督了,如果直接开除,没分辨的人会产生观念、论断,也会绊倒一些人,在这种情况下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是什么?刚才我说了几样?(揭露、对付修理、解剖,还有限制。)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阻止敌基督作恶?监督算不算好办法?算不算有效的、合乎原则的方式方法?(算。)对待敌基督要怎样做才合适呢?在敌基督身上用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能不能行得通?(行不通。)为什么行不通?(敌基督不接受真理,他厌烦真理。)敌基督厌烦真理、不接受真理,所以用试炼熬炼、审判刑罚对待敌基督这种做法不合适,而且神也不在他们身上作这工作,这个说法都不合适,那这个方式肯定行不通了。那到底应该采用什么方式合适呢?有许多深受敌基督苦害的人心里恨透了敌基督,就认为对敌基督应该采用审判定罪、公开示众,让他在教会里承认错误、公开认罪,彻底蒙羞。你们说,采取这些方式行不行?(不行。)如果论敌基督这类人的实质,这么做对他们来说其实不过分,对于魔鬼怎么对待都行,像捏死一个臭虫一样那么随便,带领工人这么做的目的似乎很正当、没错,但是这些做法有没有问题呢?是不是带领工人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这么做到底合不合原则呢?(不合原则。)很显然不合原则。原则是从哪儿来的?(从神的话里来的。)对了。虽然这么做针对的对象是敌基督、是魔鬼,但做法上也应该合乎原则、合乎神的要求,因为带领工人作这项工作是在尽职责,并不是处理家事,也不是处理私事。

处理敌基督,阻止敌基督作恶迷惑、坑害神选民,这是带领工人的职责,目的是为了保护神选民免受其害,并不是为了整人治人,借机打击报复谁,更不是搞运动。所以,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作恶,带领工人要作的几项工作是什么?首先是揭露。揭露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让人长分辨。)对了,让神选民能够对敌基督的实质有分辨,能从心里远离他不受他的迷惑,当敌基督想迷惑控制人的时候人能够主动地弃绝他,而不是任由他摆布玩弄。所以,这个揭露是不是很重要啊?(是。)揭露很重要,但你得揭露准确。那怎么揭露啊?根据是什么?乱扣帽子行不行?没有根据地乱定罪行不行?(不行。)那怎么做能够揭露得准确,达到保护神选民的目的?(一方面得根据他作恶的事实客观如实地揭露,另外还得根据神的话去分辨解剖。)这两句话说得到位,这两方面一样都不能少。一方面得有事实根据,通过敌基督流露出来的错误的言论、做法与谬妄的思想观点来判断、定性他的实质,另外,最重要的是根据神的话来分辨解剖。根据哪些神的话呢?找哪些话最直截了当、一针见血?(揭示敌基督的话。)对了,得找一些揭示敌基督的话来揭露、对号,达到恰如其分、不偏不倚、丝毫不差。弟兄姊妹听了就明白了,马上对这个人就有分辨,有了戒备之心,心里对他有分辨了就反感他,“原来这是个敌基督啊!他以前帮助过我,还给我好处,我还以为他是好人呢,通过这么解剖交通,揭露了他的假冒为善以及敌基督的实质表现,让人看出这个人是危险人物。神的话揭露得太准确了!这个人不是好人,他说的好听,做的好像也没问题,但通过揭露他的实质看到他确实是敌基督。”从人思想里的转变来看,带领工人在作揭露敌基督这项工作时就是在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迷惑搅扰神选民,当然也是在履行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的控制残害这样的职责,他是实实际际地作着其中一项工作。这项工作是什么?就是揭露。揭露敌基督这项工作是带领工人保护神选民要作的其中一项工作。带领工人要作的这几项工作,咱们就不按工作大小、工作果效来排序了,先交通“揭露”这项工作。揭露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包括揭露敌基督尽作恶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的存心目的与后果,揭露敌基督做了带领工人丝毫不作教会实际工作,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置之不理,揭露敌基督丝毫不认识自己、从来不实行真理、尽谈字句道理迷惑人的丑恶嘴脸,揭露敌基督在人前人后不同的说法做法,把这几方面揭露彻底就使敌基督显出撒但恶魔的原形了,这是带领工人要作的一项重要工作。那要作到这项工作带领工人需要具备什么?首先是不是得具备一定的负担?(是。)带领工人担着这个责任,心里就常想,“那是个敌基督啊,有些弟兄姊妹时不时地就找他问问题,总靠近他,跟他关系很好,在他的迷惑之下很多人特别地崇拜他,这怎么办呢?”他就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常常有意识地寻找揭示敌基督这方面的神话,装备这方面的真理,然后求神预备时间或者自己找合适的时间、机会与弟兄姊妹交通这事,把这事当成自己的一个负担,也当成自己接下来要作的一项重要工作,时时在预备着、寻求着,也时时在向神祷告求神带领,一直处在这样的一种心情、状态之下,这就叫负担。带着这样的负担预备了一段时间之后,等待时机成熟了,起码得有两三个人对敌基督有真实分辨的时候才能开始揭露。如果凭感觉定性好像是敌基督,其实还看不透到底是不是敌基督,那就不能轻举妄动。总之,作这项工作的时候肯定会有神的开启,也有神的带领,这是作实际工作,也是在尽一个带领工人的职责。

作了揭露敌基督这项工作之后,弟兄姊妹虽然有了一些分辨,但是敌基督在完全暴露之前不免还会做更多的事迷惑搅扰弟兄姊妹,让更多的人崇拜他、高看他、追随他,使神选民迟迟不能进入信神正轨,在生命进入上被其耽误,深受其害。那带领工人要作的第二项工作就是当敌基督迷惑搅扰弟兄姊妹时,或者说话做事已经明显地违背了真理原则,带领工人要抓住证据及时地站出来修理对付他们,根据神的话揭露他们的恶行,让弟兄姊妹能分辨看透敌基督的嘴脸,这才是保护神选民、维护神家工作义不容辞的责任。带领工人不应该坐以待毙、视而不见,应该及时地抓住机会、找准事件站出来对付修理敌基督,准确地揭露他的做法、他的野心欲望与他的实质。当然,也应该更准确地定性他是什么人,让弟兄姊妹看清楚,也让他本人知道,让他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对他没有分辨、都能上当受骗,至少有一些人能够看透他的所做所行、看透他背后的野心欲望与他的实质。对付修理敌基督的目的当然不仅仅是在语言上揭露他的实质,更重要的是什么?(一方面是让弟兄姊妹长分辨,还有就是限制敌基督的这些恶行。)对了,限制他,让他做这些迷惑人、搅扰人的事的时候有所顾忌、有所惧怕;让他受到限制、有点约束,不敢为所欲为;让他知道神家不但有真理,是真理掌权,还有行政,想在神家横行霸道、任意妄为,想损害神家利益、坑害神选民这是行不通的;还要让他知道胡作非为搅扰教会工作、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损害是要负责任的。及时地对付修理敌基督的同时,带领工人也得站起来揭露敌基督,让人长分辨看透敌基督的野心欲望与存心目的,当然这也是为了保护神选民、维护神家的利益,这些都是带领工人应当考虑到的,也是带领工人职责范围内该作的工作,不能忽略,不能马马虎虎。带领工人如果发现教会中有敌基督一类的人,应该时时警惕他们的言行举止及其背后散布的谬论,并对他们实行对付修理、揭露,这是带领工人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搅扰坑害的其中一项工作。

带领工人要作的下一项工作是什么?解剖。解剖跟揭露几乎是雷同的,但是在程度上有所区别。说到解剖就不是只揭露一个事实真相或者背景这么简单了,那就涉及到定性的问题了,就是涉及到敌基督的性情这个根源实质的问题。要解剖他对待神、对待真理的态度和对待本分、对待神家工作的态度,还有他散布那些谬论的出发点、存心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从他的思想观点、言行举止还有他流露出来的性情、表现来分辨他的实质到底是什么。要跟神的话对号入座,加以说明,让弟兄姊妹从中更深刻地了解敌基督,实实在在地看清楚眼前这个敌基督到底为什么说这些话做这些事,神对这类人是什么看法,是怎么定性的。当然也应该告诉弟兄姊妹一方面远离弃绝敌基督,同时也要警惕被敌基督的举止、行为、言论、观点所迷惑,避免与敌基督一样误解神、防备神、远离神、弃绝神,甚至心里论断神、定罪神。解剖的目的与揭露、对付修理等其他工作项目一样,都是为了阻止敌基督迷惑、搅扰、坑害神选民,为了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的残害,不偏离信神的正轨。神选民把敌基督搅扰教会的事实真相看清楚了,把敌基督的实质看清楚了,就不会再被敌基督迷惑控制了。即使有些浑人、愚昧人心里对他们还有点高看崇拜,还能接触、靠近他们,但是敌基督已经掀不起大浪了,他只会在愚昧人身上做点事,丝毫影响不了真心信神之人的生命进入,这就构不成搅扰打岔教会工作了。达到这个程度是带领工人应该能够做到的,就是要保证那些真心信神、甘心尽本分的人和喜爱真理的人都能正常地过教会生活、尽好本分,同时也能够防备敌基督的迷惑搅扰,还能弃绝敌基督,这就是最大程度地阻止了敌基督作恶搅扰,完全达到了保护神选民的果效。当然,不管你工作作得多么到位、话说得多么透彻,不免还是有一部分愚昧的人、素质差的人、浑浑噩噩的人不能弃绝敌基督,还会在心里高看仰望他们,但是多数人已经达到能够弃绝敌基督了,带领工人能这样做已经是最大程度地保护神选民了,这就完全达到果效了。至于那些糊涂虫,怎样交通真理也听不明白,如果还能效点力的也应该给点照顾帮助,给他们多一点爱心、耐心,对他们多一点包容,这就仁至义尽了,这样作工作就是有原则了。能达到这个标准的带领工人多不多?(不多。)那就得尽最大努力,就是不厌其烦地、最大程度地保护神选民。最大程度是什么意思?就是尽所能地把明白的真理原则交通出来,把已经掌握的证据——敌基督的种种作恶表现拿出来与神揭示敌基督的话对号入座,并给予交通解剖,让弟兄姊妹能够看清事实的真相,分辨看透敌基督这一类人的实质,知道神对敌基督的态度。这是带领工人要作的一项重要工作。

接下来的一项工作是什么?是限制。“限制”这项工作容易作,就是采取一些特别的做法达到限制的果效。比如,敌基督总讲字句道理、总高举自己,有时候还贬低别人,常常在聚会的时候见证自己受过多少苦、在神家作过什么贡献,还不知羞耻地见证自己说别人怎么高看他,他怎么比别人强、怎么与众不同等等,带领工人应该做到竭力限制敌基督迷惑控制神选民的种种恶行,而不是一味地纵容他们,要限制他们谈话的时间、谈论的话题。还有对敌基督在人前人后做的一些事,比如用小恩小惠拉拢人、挑拨离间,还有散布观念、消极言论等等,带领工人不要当聋子、当瞎子,应该及时地掌握敌基督的所做所行,一旦发现有迷惑搅扰人的行为应该及时地揭露解剖,还要加以限制,不允许他到处迷惑人搅扰教会工作。这是不是带领工人要作的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是。)你只是对付修理、揭露解剖就能限制敌基督作恶吗?(不能。)限制不住,因为他是撒但恶魔,只要他的手脚没捆上、嘴没封上他就要散布一些谬论、说一些搅扰人的鬼话,带领工人就得及时地采取行动限制他,尤其是在他散布谬论迷惑人、搅扰人的时候及时地打断制止,还要让神选民有分辨能看清敌基督的嘴脸,这是带领工人应该作的实际工作。

对敌基督采取限制之后,接下来就是监督。看看敌基督这类人都在背后迷惑谁了、散布什么谬论鬼话了,是不是站在大红龙一边配合大红龙做事,有没有与宗教界联合,有没有与敌基督一伙的人在背后搞小动作,能不能出卖神家一些重要的信息,等等,带领工人也应该尽到这项责任。在敌基督东窗事发之前,带领工人不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而是要灵巧像蛇,一旦发现这类人是敌基督,在时机还没达到能清除开除他之前要严密地监督他,防止他继续作恶,让他的言行举止都能在神选民的监督之下。因为敌基督喜爱权力、喜爱结交有势力的人,应该密切注视敌基督背后总与什么人交往,是否还接触一些宗教的人。有些敌基督常与宗教牧师长老来往,有的甚至还与国家统战部的人接触,等等类似这样的事件出现时带领工人不要视而不见,对敌基督这类人要警惕,注意防范。如果敌基督看见他迷惑人、拉拢人那一套在神家行不通,他的恶行已经暴露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没好结果,那他能做出什么事、能恶到什么程度是你无法预料的。所以,对这类人一旦你心里清楚他是敌基督了,那就要对他严密地监督、密切注视,不能放松,这是你的责任。这样做是为什么?为了保护神选民,为了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对教会、对弟兄姊妹做出不法的事情来坑害弟兄姊妹。还有些敌基督总打听祭物的情况,“谁管理神家的钱啊?谁记账啊?记得清不清楚啊?能不能贪污啊?教会那些钱在哪儿放着呢?这些事是不是都得公布于众,让大家都有知情权哪?神家的财产有多少?谁捐献最多啊?这些事我怎么不知道呢?”他嘴上说的好像是关心神家的财务,事实上是另有目的,敌基督没有不贪财的。那对于这种情况带领工人应该怎么办?首先应该把祭物管理好,交给可靠的人保管,绝不能让敌基督的存心目的得逞,这一点别糊涂。第一时间就应该意识到,“不对,敌基督要做事,教会的钱财被敌基督盯上了,有可能是要联合大红龙算计、掠夺教会的钱财,得赶紧转移!”一方面不能让他知道谁管理神家的钱财,另外,管理钱财的人如果已经感觉到有安全隐患了,安置钱财的地方与管理钱财的人得赶紧转移。这是不是带领工人要操的心、要作的工作啊?(是。)而那些傻带领听到敌基督说这话还觉得,“这人有负担,还知道关心神家的钱,那就让他尽点责任,让他跟着参与记账吧”,这是不是成犹大了?(是。)不但没保护好祭物,反倒把祭物出卖给敌基督,变相地当犹大了。这带领工人怎么样?是不是恶人?是不是魔鬼?不但没尽到责任,还把神的祭物、把弟兄姊妹交给敌基督了。所以在有敌基督的地方,带领工人一旦发现了蛛丝马迹务必展开调查,必须作一些具体的工作,其中“监督”这项工作是必不可少的。

带领工人作监督工作并不是搞特务工作,也不是搞什么间谍活动,只是尽你的责任,多操心、多留心观察,留意敌基督在做什么、他要做什么,若发现他有作恶搅扰教会的苗头要尽快采取应对措施,绝不能让他得逞。这就是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搅扰教会工作的事件发生,当然也是最好地维护了教会工作、保护了神选民,这就是带领工人尽到了职责的表现。监督并不是安排几个人做特工,像间谍似的跟踪、盯梢、监视或者搜家、严刑逼供,神家不做那些事。但是你必须得及时地了解敌基督的情况,可以找他的家人、对他有分辨或者熟悉他的弟兄姊妹,向他们打听了解敌基督的近况,这不都是作工作的方式方法吗?带领工人把职责范围内该作的合乎神要求原则的那些工作作到就算是尽到职责了。尽到职责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最大程度地尽你所能地阻止敌基督做打岔搅扰的事,从而避免敌基督坑害神选民、出卖神家利益,这就是带领工人的职责。这是不是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事件的发生呢?这些做法是不是在尽人事?(是。)有没有难度啊?(没有。)没难度,这都是明白真理的人能够达到的。人能达到的人就应该尽最大努力去做,剩下的就由神来作,神来主宰摆布,神来引导。咱们最不愁的就是这事,咱们背后有神,不但心里有神,还有真实的信心,这不是一种精神寄托,事实上神就在暗中、在人的身边时时与人同在,在人做任何事、尽任何本分的时候神都在观看,神都会随时随地地作你的帮助,保守你、保护你。人该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地做到自己该做的,只要意识到了,心里有感觉,在神的话中看到了,或者身边的人提示到了,或者神给任何的信号、预兆让你从中得着一个信息,这事是你该做的,这是神交给你的托付,你就应该尽到自己的责任,不要坐视不理、袖手旁观。你不是机器人,你有头脑、有心思,你该做什么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你绝对知道,你肯定有感觉、有意识,那把这个感觉、意识落实在实处,把它活出来变成你的行动,这样你的职责就尽到了。在你能意识到的事上你就应该按着你所明白的真理原则去实行,这样你就是在尽其所能地、尽最大努力地尽本分。作为一个带领工人,当你尽上自己的最大努力,就是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的恶行发生,你能这样实行神就满意了。为什么神满意了呢?神会给这样的带领工人一个定论:他是在尽他的职责,他是在尽最大努力地作着他分内的工作。这是不是神的称许啊?(是。)

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三条中关于带领工人要作的具体工作咱们列举了几项,就是对敌基督必须实行揭露、对付修理、解剖、限制与监督,这些基本原则交通完了。不管带领工人在临到一些特殊情况时有哪些具体的做法,对待敌基督的原则不变,另外,作这几项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神选民。如果神选民已经公认这个人是敌基督,已经分辨看透敌基督总想迷惑控制人,有敌基督存在就没好日子过、就没有好的教会生活,大家一致要求把敌基督清除出教会,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带领工人还主张要把敌基督留下来,操练对敌基督实行揭露、对付修理、解剖、限制、监督,还有必要走这些过程吗?有的带领工人会说:“如果不走这些过程,我不就失职了吗?走这些过程才显出我这个带领的存在,这些工作我必须得作。不管弟兄姊妹同不同意,我得先把敌基督留下来,让我先揭露,然后对付修理他、解剖他,让弟兄姊妹进一步确定他是敌基督,一致通过后再把他清除开除,这不是更有果效吗?”结果在这期间敌基督又开始散布观念迷惑人、搅扰教会工作,搅得人心惶惶,有一部分人都不愿来聚会了。带领工人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也为了表明自己没有失职,就在外表走形式,拖拖拉拉地作这工作,结果走了很多不必要的弯路,也搅扰了教会生活的秩序,耽误了神选民追求真理的宝贵时间,之后才把敌基督清除出去,这个做法可不可取?(不可取。)错在哪儿了?(守规条,走过程。)带领工人作这几项工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为了保护神选民。)那如果有一部分人对敌基督还没有分辨,还挺留恋他,你要把敌基督开除出教会有些人就愤愤不平,说神家对人没爱心、对人不公平,神家做事没原则等等,甚至还有一些浑人能被敌基督迷惑影响,要跟随敌基督一起离开,这种情况怎么办?这时带领工人就要作一些实质性的工作,比如对敌基督实行对付修理,用神的话来揭露解剖,让弟兄姊妹实际地学功课,最终对敌基督有分辨。到有一天他们说,“这人太可恶了,的确是恶人、是敌基督,赶紧把他清理出去吧!”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而是众多弟兄姊妹的声音,那接下来还用作限制、监督这些工作吗?不用作了,直接开除就行了,带领工人作到这个程度已经达到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坑害的果效了。这证明什么?一方面证明这处教会的弟兄姊妹有分辨、有素质、有正义感,另一方面或许是带领工人会作实际工作,或许是这个敌基督做事太露骨了,人性太坏、太邪恶,激起民愤了,自己提前把路走绝了,使带领工人免去了很多处理他的过程,这不就省事了吗?在这种情况下把他清除开除这不是好事吗?再说了,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太多了,也不止这一项,你把敌基督开除出去就完事大吉了?你就大功告成了?还远着呢!你还有其他的工作要作。除了处理敌基督,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坑害以外,带领工人还有责任带领神选民进入神话实际解决败坏性情、解决敌基督性情等等多项重要工作,只不过在作这些工作的同时如果出现了敌基督,那处理敌基督就成了当务之急,就得先揭露解决敌基督,同时再交通其他方面的真理。如果出现了敌基督的搅扰,其他工作都很难进行下去,都受到拦阻、受到干扰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长进、教会生活的秩序、尽本分的环境严重地受到了敌基督的影响,那当然必须得先解决当前这个最大的祸患、最大的祸根,把敌基督清除处理之后其他的工作才能正常有序地进行。所以,如果敌基督在一处教会出现,弟兄姊妹在短时间之内很快就把他分辨出来了,异口同声地说“敌基督滚出去!”那带领工人不就省很多事了吗?你是不是得偷着乐啊?你说,“我还担心限制不住这个敌基督、魔鬼呢,还担心有些弟兄姊妹受他迷惑被他残害,也担心自己身量幼小不能揭露敌基督的实质,解剖不透这些事,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现在不用担心了,弟兄姊妹这一句话就把这事解决了,就把带领工人的“负担”卸下来了,这是多好的事啊!你应该感谢神,这是神恩待啊!这种情况在教会中应该也有,因为揭示敌基督方面的话题没少讲,弟兄姊妹也不是都像你想象的比带领工人差多少,在神话语的带领之下他们也会有一些独立领受真理、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联合起来共同表决把敌基督开除了,这是好事,是好的现象啊!带领工人没必要为这事伤心、失落、消极。清除了敌基督这个障碍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对带领工人来说每一关依然都是严峻的考验,带领工人要作的每一项工作也都涉及到带领工人的职责与带领工人的素质、工作能力方面的问题。

交通完带领工人的第十三条职责“保护神选民不受敌基督的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并对其有分辨,能从心里弃绝”,接下来咱们对照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来解剖揭露不能尽到带领工人职责的一类人——假带领的表现。在作这项工作时,带领工人要作的工作有很多,需要人有一定的素质,也需要人用心、细心、认真、负责任,贴着神的负担,有保护神选民的爱心,等等,具备这些才能尽到自己的责任、义务。而假带领恰恰与之相反,他们的人性里不具备这些,他们或者具备一定的素质,有领受真理的能力,也有分辨敌基督的能力,或者素质稍微差一些,对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即使分辨得不太透彻但起码能分辨出一些明显的作恶多端的敌基督,或者素质差到一个地步,对有敌基督实质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的区别都分辨不清楚、看不透,但不管怎么样,假带领还是那两条表现,一方面是不作实际工作,另一方面是只作一些外表的事务性工作,丝毫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作不了实际工作。在第十三条这项工作中,假带领的这两方面特征表现还是突出的,下面就交通他们到底有哪些具体表现。

在敌基督搅扰、迷惑、控制或残害神选民的时候,假带领的第一个表现就是不作为。什么叫不作为?就是不作实际工作。不作实际工作背后都有原因,主要就是怕得罪人,不敢坚持原则。这些人做了带领之后耀武扬威,觉得“我有地位了,我是教会的官,弟兄姊妹的衣食住行我都得管着,弟兄姊妹说什么话我都得分辨合不合真理、合不合乎圣徒体统,弟兄姊妹对神是不是真心、灵生活正不正常、有没有晨祷和晚祷、平时聚会正不正常,这些都得我管着”。假带领只关心这些问题,似乎在形式上尽到了带领工人的职责,但实质性、原则性的问题出现的时候,甚至是敌基督出现的时候,假带领却躲在阴暗处一声不出、一言不发,假装不知道、看不出来。敌基督散布什么谬论他都假装没听见,敌基督搅扰、迷惑、控制神选民时他也假装不知道,似乎这些信息到他面前的时候就都消失了。即便是一些普通弟兄姊妹都能分辨出来的敌基督他也假装不会分辨,说“我看不透啊,开除错了怎么办?误会了弟兄姊妹怎么办?再说神家还需要人效力呢!”以各种借口来推托不尽带领工人的职责,就是不处理敌基督,不保护弟兄姊妹免受敌基督的坑害。甚至还有一些假带领说:“我如果总揭露敌基督,他万一煽动弟兄姊妹来攻击我,那下一届选举就没人选我了,这带领我就当不成了。我的势力没他大啊!”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为了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假带领丝毫不尽保护神选民的责任,也丝毫做不到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坑害弟兄姊妹。他又当老好人又当缩头乌龟,同时还是一个自私卑鄙的小人,他不保护弟兄姊妹,保护自己倒是想得挺周到。说到要处理敌基督,要对付修理、揭露敌基督让弟兄姊妹长分辨,他就害怕得要死,担心自己的地位不保,觉得这么做对自己不利。他完全置神选民的利益于不顾,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名望,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家人的安全,生怕一不小心得罪敌基督,敌基督翻脸无情就会报复他。这一类假带领其实有些素质,以他们的素质、见识他们心里完全清楚谁是敌基督,但是难就难在他怕得罪敌基督,他看敌基督性情凶恶就不敢得罪,为了保护自己不惜牺牲神家的利益、牺牲神选民的利益,就这么眼睁睁地把弟兄姊妹交到敌基督的手中,让敌基督任意地迷惑、控制,任意地残害。假带领只是偶尔在背后跟一些比较老实、人性不错、对他没有任何威胁的人说“那个人就是敌基督,是迷惑人的,他不是好人”,但是当着所有弟兄姊妹的面、当着敌基督的面他从来不敢说敌基督一个“不”字,从来没有勇气去揭露敌基督的任何恶行与敌基督的实质,甚至在聚会的时候敌基督搞一言堂讲一两个小时他也不敢吱声,敌基督如果拍桌子瞪眼,他连大气都不敢喘。在他工作的范围,那些身量幼小的人、人性懦弱的人,那些想追求真理还没有分辨的人却苦于没有带领工人能够出面揭露分辨敌基督的恶行,眼睁睁地看着敌基督在教会中横行霸道、任意妄为搅扰教会生活却无计可施。而假带领却丝毫不作实际工作,不为神选民解决实际问题。弟兄姊妹陷于困境中,假带领不但不揭露、限制敌基督的恶行,甚至连一句公道话都不敢说。即便他良心有点感觉、有点控告,背后祷告神流两滴眼泪,但第二天聚会时他看见敌基督对神家工作说三道四、随意论断,甚至拐弯抹角地论断神、散布对神的观念,他明知不对也不管,就是看见敌基督挥霍祭物他也是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对敌基督一点儿不揭露、不限制,他心里居然连一点儿责备都没有,这就太不负责任了!只要有点良知的人,即使觉得自己力量单薄也应该联合有点身量、有点分辨的弟兄姊妹交通此事,商量如何处理敌基督,但假带领没有这样的决心与勇气,更没有这样的责任心,甚至他还告诉弟兄姊妹“敌基督太凶恶,如果得罪了他他就会报告政府,那样咱们谁都别想信神了。教会的聚会点敌基督都知道,咱们不能惹他”,完全就是一副向敌基督缴械投降、向撒但妥协告饶的嘴脸。

假带领除了保护自己之外,对于保护神选民、让神选民对敌基督有分辨等等这些带领工人该作的工作他一项都不作,一点儿责任都不尽,还总想让弟兄姊妹选他做带领,这一届做完之后下一届还想被选上,这是不是不知羞耻、不可救药啊?这类人配不配做带领?(不配。)神家把群羊交给你,野兽来了,关键时候你只顾保护自己却把群羊交给野兽,你当缩头乌龟找一个避风港、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结果羊群受到祸害,有的被咬死,有的丢失。如果一个带领看见敌基督肆无忌惮地搅扰教会工作、迷惑控制神选民,他却为了保全自己的脸面、地位、饭碗,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就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结果多数神选民受了迷惑感到无助都消极软弱,甚至有些人被敌基督掳走了,有些人不愿意尽本分了,带领工人对此却没有任何的感觉,良心也没有任何责备,这样的带领工人还有没有人性?他为了达到保全自己的目的不惜把神选民交给敌基督任凭敌基督迷惑、残害、蹂躏,这是什么带领啊?(假带领。)这是不是撒但的帮凶啊?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人呢?虽然给他定性为假带领,但这个问题的实质可能比假带领还严重,有点出卖弟兄姊妹的性质,就像有的人被抓捕受酷刑当了犹大把弟兄姊妹交给大红龙残害,那假带领把神选民交给敌基督这是什么性质啊?这类假带领是不是太可恶了?这类假带领跟敌基督比起来似乎外表没有抵触真理的意思,看上去也能交通点真理、有点领受能力,还能实行点真理,甚至有一部分人能受苦付代价,结果神家把神的群羊交给他,当恶人、恶魔临到的时候,他不是用自己的生命竭尽全力地保护神的选民,而是竭尽全力地保护自己,把弟兄姊妹推出去作挡箭牌来换得他自身的安全、自身的利益,这是多么卑鄙、自私的人!表面看他的人性没有大问题,对人有爱心,能帮助人,尽本分也肯付代价,什么苦都能吃,但就是当敌基督出现的时候他做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也无法理解的事,就是敌基督怎样迷惑神选民、搅扰教会生活他都不管,有多少人被敌基督打击、排斥、坑害他也置之不理,这就是把神选民完全交给敌基督管辖了,任凭敌基督随意迷惑、残害,他却不作任何工作。等敌基督被清理了,问题解决了,他出来交通认识自己,认识自己软弱、胆怯、害怕、自私、诡诈,没尽到忠心,没保护好神选民,让神失望了,让弟兄姊妹失望了。他似乎很懊悔,有回转、能悔改,但当敌基督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同样又把弟兄姊妹推给敌基督,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了。他虽然没有被敌基督迷惑坑害,但是他失职了,他背叛了神的托付,他对待本分的态度、对待神选民的态度和他的真实面目也彻底暴露了。每次敌基督出现的时候,他的选择不是站在神一边与敌基督争战到底,也不是为了保护神选民说点该说的话、作点该作的工作达到良心平安,更不是为了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完成神的托付,假带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与维护自己的地位不受损害,对神选民的死活他却不管不顾,只要自己的名利地位不受到损害就行。谁揭露敌基督,谁开除敌基督,敌基督该怎么处理,这些事好像与他无关,他不关心也不管,敌基督搅扰教会生活、坑害神选民、陷害整治追求真理的人他置之不理,这些事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不危害他的地位就行。这类人怎么样?平时看他人性还不坏,还能作点工作,临到修理对付好像也能认识自己,有点懊悔之心,但就是临到敌基督搅扰教会的时候他就完全失去理智了,一点儿正义感都没有,连与敌基督争战的勇气都没有,他看见魔鬼撒但就妥协,看见恶人搅扰就绕着走。从他对待恶人、敌基督的态度上看,他走的到底是什么道路呢?这是不是很说明问题?(是。)这种人外表上看好像不是敌基督,但他对恶人、对敌基督的所作所为表现出来的态度正是敌基督的性情,性质是很恶劣的,可以说是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出卖了神的选民,这性质是不是也很严重?他们对待教会工作、对待神的托付有没有一点忠心?有没有一点负责任的态度?不管在什么时候交代给他们一项托付、一项工作,他们是以不得罪人、保护好自己为原则,这是他们做人的最高标准,也是他们行事的原则,永远都不会变。咱们先不说这类人能不能蒙拯救,就从处理敌基督这项工作上来看,这类假带领配不配接受神的托付?配不配做带领工人?(不配。)这类人不配做带领工人,因为他们没有良心理智,不配担任教会带领的工作,他们也不能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坑害神选民,不能尽其所能地尽上这个责任、作好这项工作保护好神选民,他们不是素质差作不了,而是根本就不作。所以就从这一点上来看,怕得罪人的这类人绝对不配做带领工人。这类带领工人是不是不少啊?(是。)没临到事的时候比谁跑得都起劲,忙得头不梳脸不洗,似乎达到很属灵的地步,但敌基督出现时他就没影儿了,找各种借口逃避,就是不处理敌基督。这是什么性质?这是尽本分没有忠心,不值得信赖。关键的时候还能背叛神站在撒但一边,眼看着教会工作被恶人、敌基督搅扰破坏他置之不理,还不如一条看家狗管点事。这是一类假带领。

还有一类假带领,在敌基督出现时他们对敌基督是什么性情、实质,有哪些表现、流露,给弟兄姊妹形成了什么样的搅扰,哪些言论、哪些思想观点、哪些行为能迷惑搅扰弟兄姊妹,敌基督控制人的手段有哪些,在什么情况下弟兄姊妹能被敌基督迷惑、控制、残害,等等这些问题假带领都不会分辨。敌基督把弟兄姊妹迷惑走了,从教会中分出去单独聚会成了独立王国了,不接受神家的带领、不接受神家的工作安排,不顺服神家任何的安排、指导,更不顺服神对人的各种要求,等等敌基督所做的一系列迷惑神选民的事,假带领都不觉得是问题,看不出这里的端倪,更看不出敌基督这些言行举止、思想观点对人形成的搅扰、迷惑与坑害,他看不到这些负面影响,不知道怎么分辨。就是有些普通弟兄姊妹因为见识多了都能有点分辨,都会有点感觉、意识,但假带领就偏偏看不透。即便有人提示说某某在背后做哪些事迷惑人、拉帮结伙,假带领还拦阻,说“不能散布这些言论,别搅扰,人家关系好,在一起互相交通算个什么事呀,得给人自由!”他还看不透。看不透可以观察、寻求,和明白真理有点分辨的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可假带领还挺自是,弟兄姊妹提醒他还不接受,认为“你是带领还是我是带领啊?既然选我做带领,那我肯定比一般人明白真理,不然为什么不选别人选我呢?这就证明我比你们强。不管我的年龄比你们大还是小,我的素质肯定比你们好,敌基督出现了那也应该是我先发现,你们先发现我就不同意,等我发现再说!”结果敌基督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不少邪说谬论,公开抵制神家的工作安排,公开与教会、与神家、与上面的工作安排叫嚣、对抗,甚至公开把弟兄姊妹拉拢到他身边单独聚会,单独听他一个人讲,接受他的带领,连教会中素质最差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敌基督,这种情况下假带领才承认,“哎呀,他是敌基督啊,我怎么才发现呢?不对,我之前就发现了,只不过我怕弟兄姊妹身量小没分辨,就没说出来”,他还给自己编一个美丽的谎言。明明是他自己麻木痴呆、素质差不会分辨,让弟兄姊妹遭受了敌基督这么多的苦害,他不但没有自责,还埋怨弟兄姊妹胡说、造谣、误解人等等,这是什么带领啊?这是不是浑到家了?这类带领根本就担不起教会的工作。他外表上也常常吃喝神话、祷告、聚会、听讲道、写灵修笔记、写见证文章,好像也下了不少功夫,但就是临到问题不会解决,不会结合神的话寻求真理,更不会根据神的话分辨敌基督。假带领平时讲道能讲一两个小时,交通神的话、交通自己的经历那是滔滔不绝没有穷尽的时候,但偏偏在敌基督散布邪说谬论迷惑弟兄姊妹搅扰教会工作的时候他却没有任何话语,不作任何工作。他不但没打预防针,没有带领弟兄姊妹分辨敌基督的邪说谬论,看见敌基督打岔搅扰的事实他也没有揭露解剖,也没有修理对付,任何工作都没作。这类人的问题出在哪儿?(素质太差。)素质差还要标榜自己是属灵人,是好带领,是追求真理、喜爱神话的人,还不知羞耻地说自己为了尽好带领工人的职责放弃了家庭肉体的享受,事实上他就是一个没有责任心、丧尽良心理智、麻木痴呆到一定程度的地道的假带领,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他就会讲道理、喊口号,人问他问题他也能滔滔不绝地说一番理论来迷惑人,但事实上他对真理原则根本就说不清道不明,即使这样他还自认为有领受能力、明白真理。他心里明明清楚人向他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时他给不了人合乎真理的答案,但他还要假冒是好带领、是属灵人,这是不是有点恬不知耻啊?(是。)多数假带领都有一个共性、通病,就是恬不知耻。他以为有了带领的地位、头衔,能讲出属灵理论了就是属灵人了,比别人多花点时间吃喝神的话、听讲道、看神家的视频,多给人交通点神的话,就觉得自己能作带领工人的工作了,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了,岂不知当敌基督肆无忌惮地迷惑搅扰神选民这么大的问题出现的时候他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不知道用哪方面的神话来对号解剖敌基督,让弟兄姊妹从中长分辨,从心里弃绝敌基督,不受敌基督的迷惑与控制。虽然有时候他心里有些慌张,但还是感觉自己信神时间长、听道多,比一般人明白真理、能说会讲,他还常常炫耀自己,“我属灵,我会讲道,虽然不会解决敌基督迷惑搅扰神选民的问题,不会对号分辨敌基督,但是我该作的工作也作了,该说的话说了,弟兄姊妹能听明白就行!”至于最终的果效怎么样,是不是达到保护神选民这样的果效了,他心里也不清楚,还自作聪明假装去解决问题,结果讲了许多字句道理也没有把问题解决。他不会交通真理揭露解剖敌基督,还尽讲字句道理为自己表白辩解,说了一两个小时把人说得蒙头转向,连原来明白的都模糊了,始终没有把弟兄姊妹从敌基督的迷惑中解救出来,没有使弟兄姊妹会分辨敌基督,能从心里弃绝敌基督,始终没有达到保护弟兄姊妹这样的果效。他即便能看到这个后果,但还是以带领的身份自居,也不降卑下来与人寻求真理,或者向上反映寻求解决,这是不是个混蛋啊?明明自己什么也不是还要伪装,你装什么装!你做不了带领你下台到一边装去,你别坑害神选民!在你伪装的过程中,敌基督趁机做了太多搅扰控制人的恶事,迷惑、坑害多少人哪!这个责任谁来负呢?神家必要追究这个责任!

有些带领工人在处理敌基督事件中没作任何实际工作,他也不会分辨敌基督,在敌基督迷惑控制弟兄姊妹期间对敌基督的恶行与实质从来没有真正地揭露过,也说不清道不明,后来一部分有分辨的神选民把敌基督揭露出来开除了,假带领还觉得是他自己的功劳。在敌基督被开除之后他还做个总结讲一番道理,“你看看,有敌基督说话做事教会生活就不正常,人就会受搅扰,人的生命就受亏损。为了避免敌基督的坑害,我们就得分辨敌基督的做法、言论、人性、实质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明白的。神许可敌基督在教会中出现,让他做事暴露丑态,把敌基督显明出来就是为了让我们装备真理长分辨,让我们的身量尽快长大,这有神的心意啊!现在我们对敌基督有了分辨不受他辖制了,大家都能弃绝他了,这是可喜可贺的事啊!”假带领最后还打官腔来个总结,好像他在开除敌基督这事上作了多少实际工作、付了多大代价似的,好像他起了多大作用似的,这是不是有点不知羞耻啊?明明他从始到终就不会分辨什么是敌基督,敌基督怎么迷惑人、对神选民都做哪些事,敌基督的性情实质是什么,这些他都不明白,还要伪装自己作了多大工作似的;明明是弟兄姊妹把敌基督分辨出来开除出教会的,明明他没起到带领工人该起的作用、没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他还要来个总结把功劳归在自己身上,好像他早就谋划好了,现在来告诉弟兄姊妹他做的事有成果了,大功告成了。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你打什么官腔啊?不作任何实际工作还要打官腔,你是大红龙官员啊?这是不是法利赛人?(是。)就会喊口号、讲道理,临到事了不但不能正确对待,也没有任何的实行路途,就会瞎说一气、瞎套规条,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等事过去了还若无其事地装好人,还厚颜无耻地把功劳归在自己身上,这就是标准的法利赛人。除了会讲道理、喊口号、能出点力受点苦之外,什么实际工作都作不了,还要冒充属灵人,这就是法利赛人。这类假带领的实质就是这样。他能在众人面前讲那么多道理,为什么就不会揭露处理敌基督呢?讲道能滔滔不绝讲好几个小时,口才也特别好,为什么临到实际问题尤其是临到敌基督作恶就不会处理,就傻眼了呢?这是怎么回事?就是素质太差了。这类人素质差到什么程度?就是不通灵。他有文化也有头脑,处理外面的事还挺精明,也懂点法律,但是涉及到信神的事、属灵的事,涉及到各方面实质性的问题时他却不会分辨,什么事也看不透了,找不到任何的真理原则。没临到事的时候是稳坐钓鱼台,临到事时却像跳梁小丑、热锅上的蚂蚁,可怜相就出来了。有时候表现得特别郑重其事,很严肃,他不严肃还正常,严肃起来反倒招笑了,因为他严肃时尽说一些谬话、不通灵的话,全是外行话,还显出了一本正经的严肃相,你说能不招笑吗?如果有人提出一些关键问题让他解答,他就蒙了,就没话了,显得特别尴尬。这类假带领大有人在,他们主要的表现就是素质差、不通灵,是个浑人。不通灵是什么意思?就是对属灵的事、对涉及真理的事那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就这样还要冒充“我属灵,我信神时间长,我明白的真理多,你们是新人,你们刚信神还不明白真理,不可靠”,总以信神时间长、明白真理自居,这类人很可恶也很可笑。这类假带领的表现就交通到这儿。

还有一类假带领更可恶,他们不但不揭露敌基督还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以爱心帮助为由纵容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不管敌基督散布多少谬论迷惑人,他们不但不反驳、不揭露,反而给敌基督提供机会,让敌基督自由地发表观点、言论,不管神选民受到怎样的搅扰、迷惑、伤害,他们都不在乎。即便有些人提出“这些人是敌基督,是神家限制的对象,不能提拔培养他们,更不能保护他们,他们把弟兄姊妹坑害得够苦了,到了跟他们算账彻底揭露处理他们的时候了”,假带领却出面为这些敌基督说话,念及他们的年龄、信神的年头、之前的功劳等等,以各种借口来为敌基督说话、辩护。当上层带领去检查工作或者处理敌基督的时候,假带领还不让弟兄姊妹向上反映敌基督作恶的事实,甚至采取封锁教会的手段不让上层带领知道敌基督在搅扰教会,同时也拦阻有分辨的弟兄姊妹揭露敌基督。不管假带领以什么为借口、为了什么目的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总之,在充当敌基督保护伞的同时他们保护的是敌基督的利益,而出卖的是教会与神选民的利益。他们以“敌基督也是信神的,在神家也有说话的权利”“人家曾经尽过什么危险的本分,神家应该顾及他们之前的功劳”等等各种借口保护敌基督,不让弟兄姊妹分辨敌基督,也不让上层带领来了解敌基督的种种恶行,同时他自己也不揭露更不对付修理敌基督。这些敌基督也可能是他的家人,也可能是与他要好的人,更可能是他所崇拜的、是他情感上难以放下的人,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他知道这类人是敌基督以后还为其恶行作辩解,让人凭爱心对待,甚至以各种方式给敌基督机会散布各种谬论迷惑搅扰神选民,这些表现就是在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有一部分假带领也可能在其他方面作了一点实际工作,但是在对待敌基督这事上他们却不按神家要求去处理敌基督,更不按神家的要求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在教会中散布观念、消极情绪与邪说谬论迷惑人,而是常常把敌基督所讲的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出于知识或者出于撒但哲学的说法、言论当成正面的东西来维护,这些表现都是在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当然,也有一些假带领不处理敌基督是看中他们在社会上的势力,他说:“多数弟兄姊妹是社会底层的人,没有势力,这个人虽然是敌基督,人性恶,但在世界上有权势,是个能人,弟兄姊妹或教会临到危险的时候不还得有一个厉害的人出面保护咱们吗?所以他做点什么坏事咱们就睁一眼闭一眼吧,别较真了。”假带领为了让敌基督给他出头、做主就甘愿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这种事假带领都能做出来。还有一些假带领有个错误的观点,他说:“有一部分敌基督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势力,是有名望的人,咱们教会就有两个这样的人。虽然都是敌基督,但如果把他们清除了,人家会认为咱们教会没有能人,宗教的人该看不起咱们了,咱们得让他们充门面。所以这两个人是咱们教会的宝,谁也不能分辨、不能清除他们,就得护着。”这是什么逻辑啊?他把敌基督当成人才了,所以他就保护敌基督。这类假带领是不是混蛋啊?(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只要带领工人能纵容敌基督在教会中为所欲为,这就是假带领。不管敌基督、恶人怎样散布谬论迷惑多少人,打击排斥正面人物坑害多少神选民,假带领都置之不理、置若罔闻,只要保全自己就行。这些都是假带领的主要表现。敌基督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揭露、解剖、限制,让弟兄姊妹加以分辨、弃绝,而是把敌基督当宠物一样养着,当官老爷一样伺候着、保护着,给敌基督开绿灯,制造各种机会让敌基督表演。他们让敌基督充分享受自由的同时牺牲的是谁的利益啊?(神选民的利益。)假带领不但没有保护神选民,反而让敌基督在教会当家做主,让弟兄姊妹为敌基督当牛做马、当奴隶,听他的使唤,接受他错谬的言论与思想观点,接受他的控制甚至接受他的残害,等等。这就是假带领作的工作。他们是不是在最大程度地阻止敌基督残害神选民啊?他们有没有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有没有作保护神选民这项工作?(没有。)总之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为敌基督开绿灯纵容敌基督为所欲为却不作任何工作的带领就是假带领。为什么说是假带领呢?因为在敌基督迷惑控制神选民的时候,你让弟兄姊妹蒙受了敌基督的各种苦害,你辜负了神对你的托付,神家把神的羊、神的选民交给你,你没尽到责任,你不配担当神的托付!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你有怎样的理由,只要在你做带领期间因着你充当了敌基督的保护伞而使弟兄姊妹饱受敌基督的搅扰、迷惑、控制与残害,那你就是千古罪人。因为你不是不会分辨敌基督,也不是看不透敌基督的实质,你心里明明知道敌基督是撒但魔鬼却不让神选民揭露、分辨,还让弟兄姊妹听他的、接受顺服他,这就完全与真理背道而驰了。这是不是千古罪人哪?(是。)你不但没有保护好能真心尽本分、追求真理的人,反而还把敌基督提到带领工人的位置上当宠物养起来,让弟兄姊妹听敌基督的号令。神家把神的选民交给你不是让这些人做敌基督的奴隶的,也不是做你的奴隶的,而是让你带领神的选民与撒但争战、与敌基督争战,能够分辨弃绝敌基督,在神的带领下使神选民能过上正常的教会生活,能正常地尽本分,都能进入真理实际,能够顺服神、见证神。你连这点责任都尽不上,你配称为人吗?你还要保护敌基督,敌基督是你祖宗还是你偶像啊?即便你与他有血缘关系,你也应该坚持真理原则“大义灭亲”,应该义不容辞地尽到带领工人的责任,揭露、分辨、弃绝敌基督,最大程度地、竭尽全力地保护弟兄姊妹,不让敌基督坑害弟兄姊妹,这才是忠心地尽本分完成神的托付,才能称得上是合格的带领工人。如果没有尽到带领工人该尽的责任还心甘情愿地充当敌基督的保护伞,这不是千古罪人又是什么?关于充当敌基督保护伞的这类假带领就交通到这儿。很显然,把这类人列在假带领中间一点儿都不冤枉,这是名副其实的假带领的一方面表现。

假带领还有一方面表现更让人气愤。有些假带领在接触敌基督的过程中对敌基督有一些分辨却不能及时地处理敌基督,也不能及时地针对敌基督的种种行为揭露解剖敌基督的恶行实质,让弟兄姊妹对敌基督有分辨,弃绝敌基督,这就已经没有尽到带领工人的职责了,当有些弟兄姊妹受了迷惑追随敌基督时假带领还满不在乎,好像与自己无关。另外,他心里也没有任何的责备、控告,他不感觉亏欠神、亏欠弟兄姊妹,反而还常说这样一句“经典”的话:“这些人被敌基督迷惑了,活该!谁让他们没分辨,他们即使不跟随敌基督也是神家清除的对象。”这类假带领在弟兄姊妹被敌基督迷惑之后不但没有任何的自责、亏欠,更不反省、悔改,还说出这样没人性的话,说这些弟兄姊妹活该被敌基督迷惑,从这话当中有没有看出什么?这类人有没有人性啊?(没有。)没人性这一点是肯定的,那他为什么要说这话呢?(推卸责任。)首先是为了推卸责任,迷惑人、麻痹人。他认为“那些人被敌基督迷惑走是因为没有分辨,与我没有关系,他们不追求真理被迷惑走了也是活该!”“活该”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些人应该被敌基督迷惑控制,应该被敌基督残害,他们被敌基督怎么对待都应该,他们追随敌基督也应该。言外之意就是这些人就不应该跟随神,而是应该跟随敌基督,他们跟随神是个错误,神拣选他们也是个错误,他们就是进到神家也得被敌基督领走。是不是这个意思?他不但诬蔑弟兄姊妹,还要亵渎神,这类人是不是可恶啊?(是。)太可恶了!他除了推卸责任,掩盖他没保护弟兄姊妹这个事实真相以外,还要倒打一耙,说这些人活该被敌基督迷惑,这些人不配信神、不配接受神的拯救,这一句话就显明了他的人性品质太恶劣了!他虽然没有像敌基督一样直接搅扰、迷惑、打压弟兄姊妹,但是从他对待弟兄姊妹、对待神所给的托付、对待神家所交给他的群羊的态度上来看,他的心是何等的冷酷、何等的冷血!任何一个人接受神的作工都不是轻易接受的,都是经过传福音的人付代价配合,不仅花费了很多人力物力,这里面更有神的心血代价,是神摆设各种人事物、环境把人带到神面前的,假带领对这些丝毫不理会,无论谁被敌基督迷惑走了,在他那儿就一句话“活该!”就交代了,就这样把所有人的劳苦与神的心血代价都化为乌有了,在他那儿就归零了。“活该”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谁让你给他传福音了?他就不配信神,你给他传福音是个错误。谁让他跟随敌基督了?我虽然没作实际工作,但是我也没让他跟随敌基督啊,是他自己非要跟,他就配跟随敌基督!”这是什么人性?他还有没有心?这是个冷血动物,连看家狗都不如还做带领呢,他不配!你们得有分辨啊,看见这人没有良心理智、太冷血,可不能选他做带领,别糊涂!他不但不能竭尽所能地挽回损失、挽回被敌基督迷惑的人,反而还说这样狠毒的话,太恶毒了!这类人的问题比一般的假带领性质严重,虽然不能把他当成敌基督,但根据他的表现可以确定他没有人性,不配做带领工人,他就是个吃里爬外的小丑!他对于神交给的托付是什么他不知道,自己该作什么工作他都没有知觉,没有凭良心理智对待,他不配做神选民的带领,不配接受神的托付。尤其是假带领对神选民没有爱心,当弟兄姊妹受迷惑的时候他还落井下石,还说出“活该”这样的话,没有任何的同情心,这样的人如果遇到谁遭灾了、落难了他都不会搭救,反而会落井下石,他心里也没有良心责备,以往怎么做带领还怎么做带领。这是不是恬不知耻啊?(是。)别说是弟兄姊妹,就是一个外邦的好人被魔鬼残害了,作为信神的人、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只要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他都会有同情心,更何况是弟兄姊妹——真心信神的人被敌基督迷惑坑害了,他应该更感觉痛心才是。这类假带领在敌基督作恶坑害神选民期间不作任何的实际工作,不揭露也不解剖敌基督的恶行与实质,更没有负担让弟兄姊妹对敌基督有分辨,能从心里弃绝敌基督,他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责任感,甚至当一些人被敌基督迷惑走后他还抛出“活该”这样一句冷酷无情的话,着实让人气愤哪!为了推卸责任,为了保全自己,为了迷惑、麻痹更多的人,为了不被神定罪,他说出一句这样没人性的话,是不是可恶?(是。)不管你怎么说,你的责任没尽到,你的工作没作好,这就是假带领的表现,你怎么推都推不掉,你就是假带领。

有些假带领在弟兄姊妹被敌基督迷惑走之后不但冷酷无情、不负责任,说这些人活该被迷惑走,甚至神家工作安排要求对这些人中人性比较好、能够挽回的人要尽到责任最大限度地挽回他们时,这些假带领依然不作任何的实际工作。即便是有些人要求回教会他们也爱搭不理,丝毫没有把人的生命当成最宝贵的东西来宝爱,没有做到最大程度地挽回那些被迷惑的弟兄姊妹,他们尽不到这样的责任,也不尽这样的责任。即便神家的工作安排一再地要求作好这项工作,假带领依然不动声色,没有任何的行动,不作任何的工作,以至于一些曾经受敌基督迷惑被隔离、清除的人到现在还不能回到神家,还没有过上正常的教会生活。当然,有一部分人确实是各方面都不符合神家挽回的条件,但还有一部分人是可以挽回的,如果通过爱心帮助、耐心扶持能够明白真理分辨弃绝敌基督,这就是可以挽回的。但就是因为带领工人不作实际工作,不落实神家工作安排,不把这些人的生命当回事,导致一些人仍然流浪在外面。这些带领工人以各种借口对神家的工作安排置之不理,甚至对于那些想要回到教会也符合教会接纳条件的弟兄姊妹他们也不搭理,还找各种借口说这些人人性不好、有安全隐患、爱打扮、爱享受肉体、喜欢地位等等,以各种根本不存在的借口理由拒绝他们回到教会。这些人被敌基督迷惑控制,这些人的迷失对假带领来说无关痛痒,他们没有任何的责任心,也没有任何的良心知觉。或者是因为他们觉得挽回这些人有难度、有危险,或者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不愿意、不同意,总之,因着各方面原因他们对神家的这项工作安排根本不作任何的落实。这就是这类假带领的表现。他们对神、对神家交代的任何一项工作不但不积极主动地配合尽到自己的责任,当有些人揭露他失职的时候他还为自己辩护,说一些推卸责任为自己辩解的话来掩盖自己失职的真相,这类假带领是不是更可恶啊?(是。)总之,这类假带领在对待敌基督残害神选民的这件事上同样是玩忽职守,不作任何的实际工作,对神家要求的这项工作的任何细节他都不予理睬,他不愿意受苦付代价,只想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愿意做就做点、不愿意做就不做,根本不理睬神家的工作安排,不理睬神家交付给他的职责与他的责任,更不理睬神的心意与要求。这类人没有人性,没有良心,就是行尸走肉。对于没人性的人,你们敢不敢把你们信神追求蒙拯救的人生大事托付给他负责啊?(不敢。)他即便不把你交给敌基督,但当敌基督迷惑残害神选民时他会不会竭尽所能地与敌基督争战呢?不会,因为这类人是冷血动物,没有责任心,他做带领就是为自己谋福利。

假带领有时候也关心弟兄姊妹,问问弟兄姊妹缺什么东西、吃的住的怎样等等,在生活方面关心得挺到位,但是涉及到神的托付、弟兄姊妹的生死存亡,涉及到真理原则的这些事他都爱搭不理,不管谁要求他都不做。他就关心人的肉体享受、衣食住行或者福利,就会办点这类事。有些人说:“你这话矛盾,你不是说人家冷血吗?冷血的人会愿意为别人办这些事吗?”冷血的人会不会这么好心为大家办这些事啊?(不会。)事实上,有些冷血的人还真会办这些事,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他为大家办事的同时也是为自己办事,他自己也得利。如果他办什么事捞不到什么好处,你看他还办不办,他马上就翻脸不办了。再说了,给大家办事为大家谋福利花的是谁的钱哪?是神家掏钱,慷神家的慨这是他拿手的绝活。他个人得利他怎么能不做呢?他为大家争取福利的同时其实是在为自己办事,他才没那么好心为大家争取福利呢!如果真是为大家争取福利应该没有私心,还要按照神家的原则办事,但是他却总是在为自己争取利益,不为神选民的生命进入着想。另一方面,他为大家办事也是为了让人高看他,说“这人为我们争取福利,竭力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缺少什么应该求他给办,有他在我们不会受任何的委屈”,大家都会感谢他。这样做要名有名要利有利,他何乐而不为呢?如果他为大家谋福利谁也不知道是他办的,人都感谢神,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感恩戴德,你看他还办不办这事了?他肯定就没有那份心思了,本相就暴露了。这类人在做任何事的时候他们的本性实质都是暴露无遗的,所以当敌基督搅扰教会时,他们绝不会为保护神选民做点实事。

刚才咱们交通了当神选民遭受敌基督的迷惑、控制与坑害之后,假带领仍然坐视不理,不想任何的办法挽回神选民,也不尽自己的义务与责任,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心情与利益。他不尽责任也不担责任,而是推托、逃避,甚至在神选民被敌基督迷惑控制之后还能论断这些人不是真心信神的来推卸自己的责任,一点儿良心谴责都没有,这类假带领是最可恶的。咱们说的假带领的这几种表现都挺恶心,不过最后这一类人简直没有人性,就是冷血动物、衣冠禽兽,不能列在人类中间,只能列在兽类中间。他们为什么不尽责任?因为这类人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理智,什么责任、义务,爱心、忍耐、同情心,保护弟兄姊妹,他心里没这些事,他不具备这些东西。人性里不具备这些东西那就等于是没人性。这是第四类假带领的表现。

带领工人的职责第十三条中要揭露的假带领的四种表现基本上就是这些,当然还有一些与这四条雷同的表现,但这四条基本上就已经可以代表假带领在作这项工作时的种种表现与他们的人性实质了。不管咱们分了几项,总之假带领突出的两种表现在这四项当中还是可以对上号的,一条是不作实际工作,另一条是作不了实际工作,这就是假带领最突出的两种表现。不管假带领的人性与素质怎么样,不管他怎么对待真理,总之这两条在这四项当中是能够体现出来的。今天交通带领工人职责的第十三条,揭露假带领的内容就是这些。

你们还有没有问题?(神,想问一个问题。在聚会开始时神问我们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和敌基督的区别是什么,还有敌基督实质的典型特征是什么,当时我们就觉得大脑空白,揣摩了一会儿只能想到一些很简单的字句道理。神交通揭示敌基督方面的真理已经有一年多了,但我们能领会到的、能实行出来的很少,一方面是自己没有在这些真理上下功夫,另外接触到的敌基督也比较少,还没有在实际中对号入座地去认识,所以到现在对这些真理也没有什么进入,对敌基督没有多少分辨,对自己身上敌基督的性情表现也有很多没对上号,想问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无论哪方面真理都得有一些真实经历体会,达到有真实认识,真理的话才能刻在心里,得着真理的过程都是这样。你能记住的那是你在经历中体验到的,那个印象最深刻。所以今天要交通涉及敌基督的话题,我就先让你们复习复习这些内容,你们还是能想起来一些的。你们能想起来的这部分,有些对你们来说是理论,当然有些敌基督的表现或多或少是能对上号的,人都得这么经历。人的正常情况就是不管听道时好像多明白,但也只是在理论上、道理上理解了,并不是对真理有认识了。什么时候能明白真理呢?就是必须得经历到这些事的时候才能有些实际的认识,不经历实际的环境谁也认识不到。所以今天要交通敌基督这方面话题就得复习一下,来个简单的提示,然后再交通带领工人的职责也好或者假带领的各种表现也好,起码对你们来说不是太空洞了,仅此而已。但是,对于敌基督的各种表现还得需要你们见识一些。有些人说:“神如果不摆设一些实际的人事物,我们上哪儿见识?我们不能自己去找吧?”找倒不用找,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临到敌基督的时候你尽力用神的话去对号,对号他的外表流露、说法、做法、性情还有他的思想观点,甚至他为人处世的方式、生活的方式等等这些,就是根据所讲的敌基督那十五条表现去对号,能对上多少就对上多少。人的领受就是这样,凭记忆能记住的东西并不多,因为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人对真正切身体会出来的东西能说得很圆满,不管说多少都不是凭记忆,而是凭经历、凭阅历、凭体验,那部分是最贴近真理、最贴近事实真相的东西,是你体验出来的。除此之外,那些合乎人观念想象的东西、属于知识性的东西,不管存在心里先入为主多少年都是不合乎真理的,等到你真正明白真理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会被淘汰放弃,但是接近真理、符合真理的那些东西是你亲身体验出来的,才是有价值的。今天提出这些问题不管你们是否明白透亮,但分辨敌基督这类话题肯定有一部分你们是能够明白的,因为你们都经历过一些敌基督的迷惑搅扰,这就具备点分辨能力了,在你们临到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的时候这些真理对你们来说是能起到作用的。只有环境临到的时候这些话才起作用,没经历过敌基督的迷惑,光凭大脑去想象一些敌基督的做法这没有用,你再会想象也不代表你会分辨。人都是面临环境的时候才会本能地去反应,用自己的思想观点,用自己曾经接触到的一些理论,曾经知道的一些道理、方式方法去面对、处理这些事,最终作出各种各样的选择。但没临到这些事的时候,人对各种理论能有一个纯正的领受、印象就不错了。有些人说:“那没有临到敌基督之前,你说那么多话有什么用啊?”有用,揭示敌基督的那些话不是印成书了吗?那些话是一天两天能经历完、能看透的吗?不是。印成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拯救你们,让你们能够常读这些话,明白这些真理,在以后临到各类事的时候,不管是敌基督事件还是临到自己性情变化的难处等等,都能读到神的话,得到生命的供应。这本书里的神话就是你经历、处理这些事,进入这些方面真理的一个源头。人听道的时候能理解多少不代表人就有多少实际了,当时你理解不了的、你记不住的不等于你以后永远经历不着,也不等于你以后就永远认识不到。总之,你们得明白人根据神的话经历出来的东西、认识到的东西才与真理有关,人记住的东西、头脑里理解的东西多数与真理无关,它只是道理性的东西。真理重在什么?重在经历与进入,不管哪方面真理,人实际地经历体验了,最终收获的是真理结出来的果实,是你赖以生存的路途,所以没记住也没有关系。

如果开始聚会我直接就讲正题,你们是不是有点来不及反应啊?那我就得用点方式,先问问你们,“记不记得有敌基督实质与有敌基督性情的人有什么区别?”我先问这问题的目的不是让你们傻眼或者亮你们的相,而是给你们个提示,之后再回顾,这样有些人一点一点地就想起来了,“以往交通过敌基督怎么对待真理、敌基督的人性怎样”,有一部分内容已经留下深刻记忆了,这些内容就有待于你经历这类事时去运用,去作为你实行的指南、方向。但还有更多的内容是你当时听完之后根本没有一点印象的,这些也需要经历,当你经历的时候再去吃喝、祷读这些话,那就会得的更多。不管是有印象的还是没有印象的,当经历完这些事之后会融合到一起。当时记住的那些道理经历之后变成实际的认识了,变成你的收获了;当时没有任何印象的,经历一次也可能有点印象了,但仅仅是感性的一些认识,这个感性的认识只能停留在道理上,有待于你下次再经历这类事时给予你指导、给予你方向、给予你实行的路途。经历神的话、经历真理就是这样的过程。你们听到我提出的问题时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丢人吗?不丢人,你们如果冷不丁地问我一个问题,我也得现琢磨琢磨,这问题是什么意思、涉及哪方面真理。人的大脑、心思就是这样,它需要一个反应的过程,就算你再熟悉的东西,很多年没接触了,突然接触也需要反应。你经历再深刻的东西,过了多少天或者多少年再接触也需要一个反应的过程,更何况你们对涉及敌基督的话题只是停留在字句道理的理解上,与现实经历中的敌基督还不会对号,可以说对敌基督基本还是不会分辨,那这些真理就有待于你们去实行经历,去印证神所说的这些话的真实性、准确性。比如,咱们之前交通敌基督这类人是死不悔改,这句话你记住了,你说“神说了,敌基督这类人死不悔改,他要抵挡神与神对抗到底,他不接受真理,打死都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他就是厌烦真理”,你对这话只是道理上的认识、接受或者有印象,有这么点感性的认识。你潜意识里感觉这话是对的,但是敌基督具体说哪些话、流露哪些败坏性情、受什么本性支配等等能跟神揭示敌基督的话对上号、相吻合呢?能说明神揭示的就是事实呢?那得需要你见到敌基督本人或者旁观者跟你说敌基督做的事、说的话,到最后你发现了,“神的话说得太实际了,丝毫不差,这个人好几次都被定为敌基督撤换了,现在虽然没被开除清除,但是看他的表现与流露他丝毫不接受真理,死不悔改,他不是只有敌基督性情而是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啊,真是不折不扣的敌基督!”到有一天他被开除了,你心里确认了,“神的话说得太准了!有敌基督性情的人能变,而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会变。”这话在你心里就扎下根了,不是仅仅记住了有点印象,也不是仅仅有一种感性的认识,而是深深地理解、接受了神的话,“敌基督不会变,他要与神对抗到底,怪不得神不拯救他呢,怪不得神不在这样的人身上作工作呢,怪不得他尽本分总也没有开启、没有亮光,也没有任何的长进,就是要一意孤行,这真是敌基督啊!”当你印证神话的准确性时,心里就会想,“神的话真是真理,这话对呀,阿们!”你能阿们是什么意思?就是你在经历中认识到了神的话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准则、神的话就是真理,这个时代、这个人类废去了,神的话也不废去。为什么不废去呢?就是不管到什么时候敌基督的实质永远是不会变的,神所揭示的敌基督实质的这些话也永远不会变的,时代废去了,败坏人类废去了,神的这些话永远是事实的真相,谁也否认不了,这就是神的话!当你感觉到神的话与你所看到的、所接触到的事实相吻合了、对上号了,你心里得到印证了,不是只感觉神的话肯定是对的、神的话没错,而是已经看到了,切身经历体会到了,那你对神的话肯定是阿们的。到那时我再问“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是什么表现哪?”你心里的认识马上就出来了,就不是印象了,不是记住那一句话了,不是一种意识或感性的认识了,你马上就会说“敌基督绝对不会接受真理,死不悔改!”这话虽然没有太大的逻辑性,冷不丁说这一句话,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你经历过了,你亲眼看见了,敌基督这类人就是这类东西,是永远都不悔改的。这些话都需要体验、经历出来,谁不经历也得不到收获。

二〇二一年十月二日

上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

下一篇: 带领工人的职责(二十二)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作工与进入 七

人走到今天才发现,人所缺少的不仅是灵生命的供应和对神认识的经历,更主要的是人性情的变化,因着人对人类的历史、对人类的古文化都一概不知,因此才导致人对神的工作毫无一点认识。人都希望在人的心灵深处能依恋神,可是因着人的肉体太败坏,麻木又痴呆,所以致使人对神毫无一点认识。神今天来在人中…

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你们都很愿意在神面前得到点赏赐,都很愿意被神看在眼中,这是每一个人信神之后的愿望,因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东西,没有一个人愿意落在别人的后面,这是人之常情。正因为这个,你们中间的许多人才一味地讨好天上的神,但事实上你们对神的忠心与坦诚远远不及对你们自己的忠心与坦诚。为什么这样说呢?…

第四十四篇

我是公义,我是信实,我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谁是真,谁是假,我会马上显明,你们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时候,谁是真心要我的,谁是不真心要我的,我会一一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与我亲近好,我会亲自作我的工。你们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骤、有我的…

第三十二篇

什么是亮光?你们以前竟把圣灵作工的转变形式当成是亮光。真正的亮光每时每刻都有,就是你们与我亲近、与我相交得来的神的所是;在神的话上有看见,在神的话上摸着神的心意,就是在吃喝的时候,摸着神话中之灵,把神的话接受在你们里面;在经历当中,摸着他的所是,在与神交通的时候蒙神光照都是亮光;…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