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篇

我所作的每件事都有我的智慧在其中,但人根本测不透,人只能看见我的作事、我的说话,但人却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本体显现,因为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在不改变人的情况下,我与我的众长子回到锡安改变形像,让人从中看见我的智慧,看见我的全能。现在人所看见的我的智慧、我的全能,只不过是我的荣耀之中的一小部分,根本不值得一提。从中看出,我的智慧、我的荣耀都是无穷无尽、深不可测,用人的头脑根本没法想、根本摸不透。建造国度是众长子的本分,也是我的本职工作,即指我经营计划中的一条。国度建造不是与教会建造相同的,既然说众长子与我是我的本体、是国度,那么我与众长子进入锡安山就达到了国度建造。也就是说,国度建造就一步工程,就指转入灵界这一步(但所有的我创世以来所作的,又都是为了这一步,虽说一步,但实际上并不是一步)。所以我使用所有的效力者为这一步效力,因此在末世要有大批的人退去,这都是为众长子效力的对象,谁若对这些效力者施好心,必死于我的咒诅之下(因着效力者都代表大红龙的阴谋,都是撒但的差役,所以对这些人施好心,便是与大红龙同伙的,便是属于撒但的)。我是爱我所爱,恨恶我所咒诅、焚烧的对象,你们也能做到吗?谁若背着我的来,我绝不轻饶,我绝不放过!当我作每件事的时候,我都要安排大批的效力者为我效力。由此可见,历代以来的先知、使徒都是为今天的这一步效力的,都不是合我心意的,都不是从我来的(虽然多数的都为我尽忠心,但都不是属我的,因此,他们的奔跑为我作了最后这一步的根基,但对其本人来说,都归于徒劳),所以末世更要有大批的人退去(之所以说是大批,是因为我的经营计划已告终,我的国度建造成功,众长子已坐在宝座上),都是因着众长子的显现。就因着众长子的显现,大红龙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破坏:差来为我效力的,那些在现阶段显形的、打岔我经营的各种各样的邪灵。这些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到,都是在灵界的事,所以人都不相信会有大批的人退去,但我作的事我知道,我的经营我了解,这就是不让人插手的原因(到有一天,各种各样的不正当的邪灵都显形了,人就都心服口服了)。

我爱我的众长子,那些诚心实意地爱我的大红龙的后代我却不爱,反而更加恨恶(因着这些人不属我,虽献好心、说好话,却是大红龙的阴谋,所以我恨之入骨),这才是我的性情,才是我的公义的全部。人根本就测不透,为什么我的公义的全部会在这里显明呢?从此足见我的神圣不可触犯的性情,我能爱我的众长子,恨恶众长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再忠心的人也不行),这才是我的性情。你们看不透吗?在人的观念当中,我始终都是以怜悯为怀的神,凡是爱我的我都爱,这不是亵渎我吗?我能爱牛爱马?我能把撒但作为长子来享受吗?胡闹!我的工程是在众长子身上,除众长子之外,我别无所爱(众子、子民是附加,但并不重要)。人都说我在以前作了那么多无用工,但在我看却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指的是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因着我要显明我的大能,所以我必须道成肉身来完成工作)。之所以说我的灵亲自作工,是因在肉身我的工作已完成,也就是说,我与众长子开始进入安息了。在肉身与撒但争战比在灵界与撒但争战更厉害,是人都能看见的,所以即使是撒但的子孙,也能为我作那美好的见证,而且还不愿意离去,这才是我在肉身作工的意义的本身。主要是为了让魔鬼的后代来羞辱其本身,这个是最有力的羞辱魔鬼撒但,让它无地自容,在我面前连连求饶。我已得胜,我已胜过一切,冲破三层天,直达锡安山,与我的众长子同享天伦之乐,永远沉浸在天国的大筵席之中!

在众长子身上,我付出了一切代价,我花费了所有的心血(在人根本就不知道我所作的、所说的,以及我识透各种各样的邪灵,解除各种各样的效力者,都是为了众长子),但在众多的工作当中,我安排得有层有次,一点不盲目。在每天的说话当中,你们应看出我的作工方式、我的工作步骤;在每天的行事当中看见我的智慧、看见我处理事情的原则。我所说的“撒但为了打岔我的经营,而差来了为我效力的”,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麦子不是指众长子,而是指众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众子、子民,所说的“麦子总归是麦子,稗子总归是稗子”,是指撒但一类的性质怎么也改变不了,所以总的来说仍旧是撒但。麦子指的是众子、子民,是因这些人在创世以前我就加给他们我的素质,因为我说过人的本性并不改变,所以说麦子总归是麦子。那么众长子又指什么说的呢?众长子是从我来的,不是我造出来的,所以不能称为麦子(因为一说到麦子就联系到“种”这个字,所说的“种”就指“造”说的,所有的稗子是撒但混着撒进来的,是充当效力的),只能说众长子是我的本体的完满、全备的彰显,应使用金银宝石来代替,这就联系到我来了是如贼一样,我来是偷取金银宝石(因这些金银宝石本是属我的,我要重新拿回到我的家中),当众长子与我一同回到锡安时,这些金银宝石就被我偷取回来,在这其间,有撒但的拦阻、搅扰,我就拿着金银宝石与撒但展开了决战(这并不是讲故事,而都是灵界的事,所以在人来说一点不清楚,只能当故事听,但你们务要从我的话中看见我六千年经营计划所作的是什么,千万不要当笑话听,否则我的灵将从一切人身上离去)。在今天,这一场决战已完全结束,我就带着众长子(拿着属于我的金银宝石)一同归回我的锡安山。因着金银宝石的缺少而且宝贵,所以撒但想方设法地夺去,但我一再说,从我来的必重新回到我这里,其本意就是上述所说。我说的众长子是从我来的,是属我的,是向撒但的宣告,谁也理解不了,这都是在灵界的事。所以人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一再强调众长子是属于我的,今天该明白了吧!我说我说话有目的、有智慧,你们只是从外面理解,没有一个人能从灵里看清这一点。

我的话越说越多、越说越严厉,到一个地步,我要用我的话把人作到一个地步,使人不仅心服口服,更是死去活来,这是我作工的方式,是我工作的步骤,必须得这样才能羞辱撒但,才能作成众长子(就借着我的话语来最后成全众长子,使其能脱离肉身进入灵界)。人都不理解我说话的方式、说话的口气,从我的解释当中都应稍有看见,都应随着我的说话而作你们所要作的工,这是我对你们的托付,必须有所认识,不仅是从外界,更重要的是在灵界。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二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四篇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神的经营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很陌生的,因为人都觉得神的经营是与人毫不相干的事,那只是神作的工作,是神自己的事,所以人类对于神的经营都不闻不问。这样,人类的蒙拯救就成了很模糊的事,成了很空洞的说辞。虽然人跟随神是为了蒙拯救,是为了进入美好的归宿,但人却并不关心神如何作、神计划要作什…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我在外邦之中扩展工作,在全宇之下都闪现我的荣光,星星点点的人身上都包含着我的心意,都在我手的摆布之下做着我分配的活计,从此,我进入了新的时代,我将人都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我重返“故乡”之时,我又开始了我原计划中的另一部分工作,让人对我更有认识。我眼观看宇宙全貌,正是我作工的好时机…

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

对实际有认识,对神的作工能看透,这都是在神的话中看到的,只有在神的话中你才能得着开启,所以你要多装备神的话语。在神的话中交通出你的认识,通过你的交通别人能得开启,能给人带出路来,这路就是实际。在神没给你摆设环境之前,你们每个人先装备神的话语,这是每个人该做到的,是当务之急。先做到…

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这是进入神话的最关键的一步,是所有的人现在急需进入的功课。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进入的途径:1.把心从外面的事上收回,安静在神面前,用专一的心向神祷告。2.心安静在神面前吃喝享受神的话。3.用心默想思念神的爱,揣摩神的作工。先在祷告这方面开始着手,有专一的心,有定时的祷…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