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篇

你是展开那书卷的,你是那揭开七印的,因一切的奥秘都从你而出,一切的福分被你揭示,我必爱你到永远,我必让万民敬拜你,因你本是我的本体,本是我的全备、完满彰显的一部分,是我身体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须特殊见证。除了我的本体中的,又有谁是合我心意的呢?本不是你自己见证自己,而是我的灵在见证你,谁敢抵挡我定规不饶恕,因这关系到我的行政。凡你所说我必成就,凡你所想必蒙我悦纳,谁若对你不忠,便是公开抵挡我,我定规不饶恕,我要重重地刑罚一切对我儿抵挡的,我要祝福那些与你相合的,这才是我赐给你的权柄。以往所说的对众长子的要求、标准都是以你为标杆的。也就是说,你是怎样的,我就要求众长子也怎样,这并不是人能做到的,是我的灵亲自作的。谁若认为是人在见证你,那这东西定规是撒但的种类,是我的仇敌!因此这见证是铁证如山、永不改变的,是圣灵印证的!谁也不可轻易改动,否则我不饶恕!因为人不能见证我,所以我就自己见证我的本体,人就休要插手我的工作!这是严厉的审判的话语,必须人人都牢记在心!

我的话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你们当揣摩、当注意的,不要马虎对待,要留心倾听。我为什么要说众长子是我的本体呢?是在我的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呢?在万世以前,我们本是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拆开,只因撒但的搅扰,我第一次道成肉身之后,我就又回到锡安,接着,我们都来在人世间,在末世我打了胜仗之后,也就是把你们从撒但败坏的肉身中重新得着之后,我就还要带着你们重新回到锡安,让我的本体重新相聚,永不分离。从此之后,我再不会道成肉身,你们也必不从身体出来,也就是说,我从此再不会创造世界,我要在锡安与我的众长子永不分离,因为一切都彻底完成,我马上要结束整个旧时代。在锡安,才是新天新地的生活,因我的本体都存在锡安,除此之外,再没有新天新地存在。我是新天,我也是新地,因我的本体充满整个锡安。也可说成是,我的众长子是新天,我的众长子是新地,我与众长子本是一体,不可分离,既说我,必带有众长子,谁若分开,我定不饶恕。当把万国万民都归在我的宝座之前时,一切的撒但彻底蒙羞,一切的污秽的鬼都从我身边退去,那时在万民中(指的是在众子、子民中)必会有公义存着,在万国中必没有撒但的搅扰,因我在治理着万国万民,我在掌握着整个宇宙世界,撒但全都崩溃、全都失败,都在接受我的行政的惩罚。

我在万民中开展工作,但他们只有我灵的开启,在他们中间没有人配揭开我的奥秘,没有人配作我的发表,只有从我来的配作我的工,其余的只是我暂时利用。我的灵不会随意降在一个人的身上,因在我一切都是宝贵的。我的灵降在一个人身上与我的灵在一个人身上作工完全不相同,在我以外的人,我的灵是在他身上作工,但从我来的我的灵是降在他身上,这是没有一点联系的两码事。因从我来的本是圣洁的,但在我以外的怎么好也是不圣洁的。我的灵不能轻易降在一个人身上,人不要担忧,我不会作错事的,我作的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我既见证,我也必保守,这人必是从我来的,是我的本体的不可缺少的。因此,我希望人都放下自己的观念,放下撒但送的意念,对我的话句句定真,不要起疑惑的心,这是我对人的托付,我对人的忠告,人人必须遵守,人人必须心服口服,必须以我说的为标准。

我不仅在万国万民中开展我的工作,我更在宇宙世界的每一处开展我的工作,从此更见我回锡安的日子不会太远(因为在万民中、在宇宙世界开展我的工作,必须是在回到锡安以后方能作到的)。我的工作步骤、我的作工方式有谁能测透呢?之所以说在灵里与外国人相见,是因为在肉身中根本达不到,而且我不愿意第二次冒险,所以说在灵里与外国人交通,原因就在这里,是真正的灵界,并不是活在肉体当中的渺茫的灵界,那时我说的话,只不过是针对时代的不同,我的说话方式有所区别罢了。所以我一再提醒人注意我的说话方式,我也提醒人在我所说的话当中都有人揭不开的奥秘,但人谁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说这话,只有我今天告诉你们,你们才稍微明白一点,但仍然不完全,在这个工作阶段过后,我逐步告诉你们(我仍然要借此来淘汰一些人,所以我现在不说),这是我下一步工作的方式,人人都应注意,认清我是智慧的神自己。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六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八篇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第二篇

进入新的方式,随之而来便有新的工作步骤,既进入国度,便是我的神性直接作事,步步引领,丝毫不差,绝对不会掺有人的一点意思。下面列出实际实行的路:因着都是经受苦难熬炼而得着“子民”这一称呼,又因着是在我国度中的子民,所以对子民的要求必须要严格,要高过历代以来作工的方式,不仅是“话语”…

第十六篇

对人来说,神太大、太丰富、太奇妙、太令人难测了,神的话在人眼中升为至高,被人看为世上之佳作,但由于人的缺陷太多,人的头脑太“简单”,又由于人的接受能力太差,所以无论神的话说得多么明了,但人仍然是坐而不动,似乎是精神病患者一样,饿时不懂得吃,渴时不懂得喝,只是一个劲儿地大喊大叫,似…

第四篇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众子民,都当回想以往:对我的爱是否掺有杂质?对我的忠心是否是纯一无二?对我的认识是否是真实?我在你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几分?是完全的吗?我的话语在你们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这些我都一清二楚!当今天我的拯救之声发出之时,你们对我的爱是否多加几分?对我的忠心是…

第二十二篇结合第二十三篇

现在所有的人都愿意摸神的心意,都愿意认识神的性情,但谁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不能随从己意,为什么心总是背叛己,想达到却又不能。因此,所有的人都处于又一次的悲痛欲绝之中,但又害怕,矛盾的心情无法表达,只好是垂头丧气,心里总琢磨:莫非神不开启我?莫非神暗自把我丢弃了?可能其他人都行…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