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话在肉身显现 作 工 与 进 入(九)

作 工 与 进 入(九)

悠久的“民族传统”“精神风貌”过早地给人纯洁而又幼小的心灵笼上一层阴影,毫无一点“人性”地打击着人的灵魂,似乎是铁面无私,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后趁人昏睡之机将人全部吞吃。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如此堕落的民族谈什么认识神,神道成肉身来在其中,作他拯救的全部工作,谈何容易?已落入阴间的人怎能够得上神的要求?神为了人类的工作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从至高处到了最低处,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狱里与人共度天涯,从来不埋怨人间的寒酸,从来不责备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极大的耻辱作着自己亲自作的工作。神怎么能属于地狱?怎么能过地狱的生活呢?但他为了全人类,为了整个人类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来在地上,亲自进入“地狱”“阴间”,进入虎穴中将人救起,人有何资格抵挡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脸面再见神?天上的神来在一个最污秽的淫乱之地,从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无闻地受着人的摧残,受着人的欺压,但他从不反抗人的无理的要求,从不对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从不对人有无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劳任怨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导、开启、责备、话语熬炼、提醒、劝勉、安慰、审判、揭示。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命?虽然将人的前途、命运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命运?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为了让人摆脱这苦难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势力的压制?哪一步不是为了人?谁能明白神的一颗慈母般的心?谁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热的心、殷切的期望换来的竟是一颗颗冰冷的心,换来的是一双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换来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训,一次又一次的辱骂,换来的是冷嘲热讽、挖苦、贬低,换来的是人的嗤笑,换来的是人的践踏、人的弃绝,换来的是人的误解、埋怨、远离、躲避,换来的全是欺骗,换来的全是打击,换来的全是苦果。温暖的话语竟然遭受着“横眉冷对千夫指”,神只好忍受着“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痛苦,多少个日月,多少次面对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辗转反侧,忍受着超过与父分别的千倍的痛苦,忍受着人的打击与“破碎”,忍受着人的“对付”与“修理”。神的“卑微隐藏”竟然换来的是人的歧视,人的不公平的看法、待遇;神的默默无闻、忍耐、包容换来的竟是人的贪婪的目光,企图将神一脚踩死,毫不留情,企图将神踏入地缝之中。人对待神的态度竟会是“难得聪明”一次,将人可欺的、将人所看不起的神死死压在万人的脚下,而将自己高高地竖立起来,似乎要“占山为王”,似乎要“独揽大权”“垂帘听政”,让神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做“幕后导演”,而且不许反抗、不许乱动,让神装扮着“末代皇帝的角色”充当“傀儡”,毫无一点自由。人的作为不可名状,还哪有资格再向神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还有何资格向神提出“建议”?还哪有资格再要求神体谅人的软弱?人怎配接受神的怜悯?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宽宏大量?怎配接受神一次又一次的赦免?人的良心何在?早将神的心伤透了,早将神的心给打碎了。神满面春风、满心欢喜地来在人间,希望人只施舍给他哪怕是人的一点点温暖,但神的心迟迟不能得着人的安慰,换来的只是雪上加霜的打击、折磨,人的心太贪婪,人的欲望太大,总是得寸进尺,胡搅蛮干,从不容让神有一点自由,从不让神有一点发言权,逼得神只好忍气吞声,让人随便操纵他。

从创世到如今,神忍受了多少痛苦,受了多少人的打击,但到了今天,人仍不放松对神的要求,仍然在“研究”着神,对其从不宽容,只是在“指教”着他,“指责”“管教”着他,似乎深怕神走错了路,又深怕神在地蛮横不讲理,胡作非为,不成气候,人对神总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怎叫神不伤心?“道成肉身”已是忍受了极大的痛苦,已是忍受了极大的耻辱的事,更何况让神接受人的教导呢?来在人间毫无自由,犹如坐在阴间,又毫不反抗地接受着人的“解剖”,这不都是耻辱的事吗?“耶稣”来在一个正常人的家中已忍受了极大的冤屈,来在一个尘土世界降卑到至低处,取了一个极其平常的肉身,更是极大的耻辱。至高的神成为一个渺小的人不是受苦的事吗?而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人类吗?有几次是为其自己而打算的?被犹太邦族弃绝、治死,被人挖苦、讽刺,他从不埋怨天,也不埋怨地。而今天几千年的悲剧又重现在类似犹太一样的邦族之中,人不都是同罪的吗?人有何资本接受神的应许?抵挡神之后又接受神的祝福的,不都是人吗?为何人总是不面向正义、不寻求真理呢?为何人对神作的总是不感兴趣呢?人的公义在何处?人的公平在何处?人有何脸面代表神?人的“正义感”在何处?人的所喜有多少是神所喜?人都是将明珠暗投,总是黑白混淆,将正义、真理压下去,将不公、不义高举在半空之中,将光明驱逐出去,而在黑暗之中寻欢作乐。寻求真理、正义的人却将光赶走,寻求神的人却将神踩在脚下,将自己捧在高空,人都如土匪一样,有何理智?谁能明辨是非?谁能持守正义?谁肯为真理受苦?都是穷凶极恶!将神钉在了十字架上便拍手称快,狂呼不止,都是鸡犬之类,拉帮结伙,搞独立王国,搅得四周都沸腾不止,闭着眼睛狂吠不止,鸡鸣犬吠,乌烟瘴气,“好不热闹”,“吠影吠声”的人层出不穷,都高举其祖先的“英名”。这群鸡犬之类早将神抛之脑后,从不理睬神的心会怎么样,难怪神说“人都如鸡犬之类,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就这样将神的工作“轰轰烈烈”搞到今天,哪管神的工作如何,哪管有无正义,哪管有无神的落脚之地,哪管明日如何,哪管自身的卑贱,哪管自身的污秽,人从不考虑那么多,从不为明天忧虑,将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宝贝全都拢入个人的胸怀中,投给神的只是残羹冷炙,多么凶残的人类!不给神留有一点情面,将神的一切都拿来偷吃之后,便将神远远抛在身后,再不理会他的存在。享受着神却抵挡着神,又脚踩着神,而口中却又感谢、赞美着神;祷告着神、依靠着神而又欺骗着神;“高举”着神的名,仰望着神的面容,却又大摇大摆、毫不谦让地坐在神的宝座上,而又“审判”着神的“不义”;口称“亏欠神”,眼望神的话,心却在谩骂着神;“宽容”着神却又压制着神,而口中却说着是“为了神”;手中拿着神的物品,口里嚼着神给的饭食,而眼睛冷酷无情地注视着神,似乎要将其全部吞入腹中;看着真理硬说是“撒但的诡计”,看着“正义”强迫其变为“舍己”;看着“人的作为”硬要说是“神的所是”;看着“人的天资”硬说是“真理”;看着“神的作为”硬说是“狂傲自大”“骄傲自是”;看着“神”硬要给他戴上“人”的帽子,强拉硬拽将其放在与撒但同流合污的“受造席”上;明知是“神的说话”,非得说成是“人的文章”;明知是“灵化成肉身”“神道成肉身”,非得说成是“撒但的后裔”;明知“神卑微隐藏”,非得说成是“撒但蒙羞、神已得胜了”。这帮废物!竟比不上“看家狗”的功用!黑白不分,而且有意将黑白颠倒。人的势力、人的围攻怎能容让神有出头之日?故意抵挡神之后还满不在乎,乃至于把神治于死地,丝毫不让神出头露面,哪有一点公义?哪有一点爱?坐在神的身边将神按在自己的膝下向其求饶,顺服其一切安排,听从其一切调动,让神看着其眼色行事,否则便怒发冲冠,大发雷霆,在这样一个黑白颠倒的黑暗的权势之下怎不叫神忧伤?怎不叫神担忧?为什么说神开展此次工作犹如开天辟地的工作?人的作为何其“丰富”,“涌流不干”的“活水泉源”在不断地“滋补”着人的心田,而人那“活水泉源”又毫不顾忌地与神“较量”着,势不两立,而且又肆无忌惮地替神供应着人,而人也“奋不顾身”地与其配合着,有何成果?将神冷冷地放在一边,将神远远地放在人所不注意的地方,深怕引人注目,又深怕神的活水泉源引人入胜,将人得着。所以,人在经历了多年世事之后又与神勾心斗角起来,甚至“神”也是他“批斗”的对象,似乎神成了他眼中的梁木一般,恨不得将其一把抓住放在火中熬炼净尽,看着神难为情的样子,人便捧腹大笑,手舞足蹈,说神也陷入了熬炼之中,而且说要将神不洁的杂质烧干净尽,似乎只有这样做才是合情合理,才是“上天”的公平合理的作法。人的这些暴劣行为似乎是有意的,又似乎是无意的,人既表现出丑恶的嘴脸,又暴露出其丑恶、肮脏的灵魂,而且又表现出人的一副可怜的乞丐的模样,到处横行之后又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祈求上天的饶恕,显出一副极其可怜的哈巴狗的样子。人总是出其不意,又总是狐假虎威,逢场作戏,丝毫不考虑神的心,也不与自身的身世作比较,只是默默地与神抵触着,似乎神委屈了他,似乎本来不该这样对待他,似乎苍天无眼故意与其过不去,所以人总是暗下毒手,丝毫不放松对神的要求,虎视眈眈、怒目圆睁注视着神的一举一动,从不认为自己就是神的冤家对头,而是希望有一天神会拨开迷雾,将事实辨明,再将其从“虎口”救出为自己伸冤。到今天,人仍不认为自己一直在扮演着历代以来多少人扮演的抵挡神的角色,人哪里会知道,人所做的早已误入歧途,人所领受的早被大海淹没了。

谁曾领受真理?谁曾喜迎神来?谁曾喜盼神显现?人的作为早已腐朽,将神的殿污染得早无一点原样,而人还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不曾把神放在眼里,似乎人抵挡神已成性,而且不可改变了,所以宁愿受咒诅也不肯让自己的“言行再受委屈”,这样的人怎能认识神?这样的人怎能与神同享安息?这样的人怎配到神的面前?为神的经营计划而奉献固然一点不差,但人又为何总是将神的工作、将神的全部抛之脑后而无私地奉献自身的“心血”呢?人的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固然可贵,但人哪里知道,人所吐的“丝”怎能代表神的所是呢?人的好心固然可贵、难得,但怎能将“无价之宝”侵吞呢?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都当回想你们的以往,为何无情的刑罚、咒诅总是不离开你们呢?为何威严之语、公义的审判总是与人“亲密无间”呢?真是神试炼人吗?真是神有意熬炼人吗?人到底是如何在熬炼中进入的?神的作工人真认识了吗?在神作工与进入中人究竟学到了哪些功课?但愿人都不忘记神的嘱托,将神的作工看透、认准,将人的进入也掌握好。

─────────

①〔殉葬(xùn zàng)〕逼迫活人与死人一同埋葬。

②〔摧残〕使(身体、精神)蒙受严重损失。揭示人类的悖逆。

①〔“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rú)子牛”〕原本是一句,此处拆开用更能说明问题。前句是指人的“作为”,后者指神所受的苦,指神的卑微隐藏。

②〔辗(zhǎn)转反侧〕形容心中有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③〔歧(qí)视〕不平等的看待。指人的悖逆行为。

④〔贪婪(lán)〕贪得无厌;不知满足。

⑤〔独揽(lǎn)大权〕指人的悖逆行为,高捧自己,辖制人跟随其为其受苦,是与神敌对的势力。原意是指独自把持大权。

①〔傀儡(kuǐlěi)〕木偶戏里的木头人。用此词借以挖苦那些不认识神的人。

②〔不可名状〕不能够用语言形容。

③〔雪上加霜〕比喻一再遭受灾难,损害愈加严重。借以衬托人的卑鄙行为。

①〔明珠暗投〕比喻怀才不遇或指珍贵的东西得不到赏识。指人不明是非,将神的心意丑化成了撒但的东西,泛指人弃绝神的所有作为。

②〔黑白混淆(xiáo)〕将真理与假相,将正义与丑恶混杂在一起。

③〔土匪(fěi)〕借指人的不明事理,无见识。

④〔明辨是非〕把是非分清楚。

⑤〔乌烟瘴(zhàng)气〕比喻环境嘈杂、秩序混乱或社会黑暗。

⑥〔吠(fèi)影吠声〕比喻不明察事情的真伪而随便附和。借指那些随帮唱柳的、随大流的人。

⑦〔层出不穷〕接连不断地出现。

⑧〔一犬(quǎn)吠形,百犬吠声〕与“吠影吠声”同义。

①〔残羹(gēng)冷炙(zhì)〕剩余的饭菜。借指人压迫神的行为。

②〔谩(màn)骂〕用轻慢、嘲笑的态度骂。

③〔后裔(yì)〕已经死去之人的子孙。借此讽刺。

④〔怒发冲冠〕形容非常愤怒。指人气急败坏的丑态。

①〔毫不顾忌〕一点也没注意到。指人满不在乎,根本没有敬畏神的心。

②〔肆(sì)无忌惮(dàn)〕任意妄为,没有一点顾忌。

③〔引人入胜〕引人进入美好的境地。

④〔逢场作戏〕遇到机会,偶然玩玩,凑热闹。

⑤〔虎视眈眈(dān)〕形容贪婪而又凶狠地注视。

①〔无价之宝〕这里指神的全部。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