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寻求神显现之人来寻求考察!

基督徒见证:如何胜过嫉妒心?我找到路途了

332

李 智

“中国古代有个故事:‘既生瑜,何生亮!’那个嫉妒人的周瑜怎么样?把自己折磨死了,三十六岁早逝。嫉妒人烂骨头,嫉妒人死得快,嫉妒人短寿啊!心胸狭窄,嫉妒人有没有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小气、狭窄、恶毒,让人看笑话,他不配活着。”(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 三》)每当看到这段讲道交通,李智的心都会被触动:周瑜因嫉妒、仇恨诸葛亮的才干,变得心胸狭窄、恶毒,最终英年早逝,嫉妒人伤人害己,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而李智在与人配搭尽本分中也是受嫉妒心的支配变得恶毒,没有人性,最终失去神的带领落在了黑暗中,活得痛苦不堪。是全能神话语的审判揭示、责打管教使他的良心有了知觉,对撒但败坏性情的苦害有了点认识,生命性情有了些变化,与人相处能够学人之优补己之拙,有了点真正人的样式。

李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有五个年头了,一直在教会中热心花费,最近他被弟兄姊妹选为教会带领,与尚稳弟兄一起配搭尽本分。

在与尚弟兄的相处中,李智发现尚弟兄交通真理、解决问题都比他强,他心里有些不高兴。在一次聚会中,尚稳读完一段神的话就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神的心意与要求,也把对自己败坏本性的认识及实行的路途谈出来了,弟兄姊妹都听得津津有味,不住地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李智坐在一边眉头紧锁,心里琢磨着:“尚弟兄交通得这么透亮,如果我接下来交通的不如他,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呢?……”

“尚弟兄,你结合自己的经历交通真理挺有路途的,我听了心里很亮堂。前几天我遇到个难事,不知怎么经历,你给我交通交通……”白姊妹诚恳地说。

白姊妹的话打断了李智的思绪,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尚弟兄刚尽这个本分就有弟兄姊妹找他帮着解决生命进入的难处,这不就显不出我了吗!以往弟兄姊妹遇到难处都会来找我交通,现在尚弟兄抢了我的风头,这样下去,我不就被弟兄姊妹冷落了吗,唉!”

弟兄聚会中很沮丧

夜晚,“滴答滴答”下起了小雨。

李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心里还在为白天的事翻腾着:“尚弟兄比我明白真理,弟兄姊妹有问题都向他寻求,以后我跟他在一起尽本分,不就显得他高我低了吗,谁还能把我放在眼里啊!不行,我得想办法挽回这个局面!”

几天后,李智他们收到上层来信,信中说有一项工作需要尽快落实,并把落实的结果汇报上去。李智心想:“之前我接触过这项本分,大家在一起交通商量后再去落实果效会更好……”但他转念一想,“尚稳不是明白真理能解决教会问题吗,这项工作他之前没有接触过,让他去落实,到时候如果他落实不好,以后带领有事就会找我商量,弟兄姊妹有难处也会来找我解决了。”想到这儿,李智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

工作室内,李智和尚稳正在商量该如何落实这项工作,李智故意不把自己知道的细节告诉尚稳,还别有用心地说:“尚弟兄,咱们交通得差不多了,这项工作就由你去负责落实吧!”

尚稳有点犯难,迟疑了一下,“哦,那好吧。”

几天后,他们收到弟兄姊妹的来信,说对这项工作到底该如何落实还是不太明白。

尚稳呆坐在那儿,一脸的沮丧。

李智看着尚稳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样子,走到他的身边故作关心地说:“别太自责了,这次没有做好,下次争取做好就行了。去跟弟兄姊妹敞开亮相说咱们明白真理肤浅,话没说到位,现在重新补充一些具体细节,弟兄姊妹会理解的。”说完,李智心里洋洋得意:“这回让你在弟兄姊妹面前出了丑,弟兄姊妹就知道你不如我了!”

烈日炙烤着大地,一股股热浪朝工作室涌来。

“教会同工吴姊妹的领受、素质怎么样?尽本分的果效怎么样?”上层带领询问道。

李智连忙说:“吴姊妹素质、领受能力一般,不过尽本分还挺有负担的。”

“通过我对吴姊妹的了解,发现她素质较差,对神话语的领受不太纯正。有一次,我们聚会交通的神话语是揭示人狂妄自大方面的,而吴姊妹却交通诚实人方面的经历认识,和她说交通的跑题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对。”尚稳认真地说。

李智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他瞥了尚稳一眼,嫉妒、不服油然而生:“你在负责人面前否认我的看法,这不是有意跟我过不去吗?”

负责人看了李智一眼,认真地说:“李弟兄,教会里的事你们应常在一起多交通,你也多听听尚弟兄的建议,他看问题比较细致,你们互相取长补短。”

“嗯,好。”李智勉强地答应着,心里有些抵触:“尚弟兄处处让我难堪,他就是有长处我也不跟他学,只要我多在真理上下功夫,我也不会比他差!”

初冬的夜,外面寒风呼啸着,室内温度也很低。

李智坐在电脑前查找着资料,突然,他看到尚稳写的一篇文章被选用了,李智心里“咯噔”一下,“诶,怎么可能呢?”他迅速滚动着手里的鼠标,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希望自己写的文章也能被选上,可翻到最后一页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李智失望地放下鼠标,身子仰靠在椅子上,眉头紧锁,心想:“上层负责人不是说我的文章也上交了吗,怎么没被选上呢?弟兄姊妹看到尚弟兄的文章被选上了,不就更加羡慕、高看他吗,那我在弟兄姊妹的眼里不就更不如他了。唉!我要是榜上有名不也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嘛,只可惜啊!……”

窗外,雨雪交加,窗内,李智的心里翻江倒海:“平时我也不比他少用功,写的文章也不比他差,怎么就没被选上呢?为什么他能露得了脸而我却不能呢?难道我就注定要比他低一等吗?”

此时,嫉妒、不服、怨恨一齐涌上李智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只好在心里默默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看到尚弟兄的文章被选上而我的没被选上,我心里痛苦、难受,放不下,我知道这个情形不对,求你带领我认识自己,从不对的情形中走出来。”

李智祷告后,眉头渐渐舒展了,他想到神的话说:“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每个人都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就有点怨气,自己想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有些人总怕别人出头露面高过他,总怕别人得到赏识自己被埋没,就因此打击、排斥别人,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自私卑鄙?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神家利益,这种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话语揭示的正是李智的真实情形,他看到自己这么痛苦都是受嫉贤妒能的败坏性情驱使,使他身不由己地打击、排斥别人,甚至还能耍诡计整治人,本性真是太恶毒了!李智回想自从与尚弟兄一起配搭尽本分以来,当看到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能帮助弟兄姊妹解决生命进入中的难处,弟兄姊妹都愿意找尚弟兄交通时,他心里就不舒服,嫉妒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认为有尚弟兄就显不出他来,担心他会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想方设法地想要为自己挽回颜面;上层来信让他们落实工作,他明知自己比较了解实际情况,去落实工作果效会好些,却昧着良心故意不说落实此项工作的关键点,让尚弟兄独自去落实,费尽心机地想利用这个机会让其在弟兄姊妹面前出丑、栽跟头,以此来贬低尚弟兄;尚弟兄落实工作没达到果效,他没有因着耽误教会工作而感到亏欠神,还为自己的计谋得逞而洋洋得意;当负责人说尚弟兄做事心细让他多跟尚弟兄学习时,他觉得是尚弟兄夺走了自己在带领心中的地位,心里更加嫉妒弟兄了;看到尚弟兄写的文章被选用而自己的没有被选上,他因自己不能出头露脸而活在了怨恨里,最后落在了黑暗中痛苦不堪。李智反省到这里,看到自己因着脸面地位得不到满足,就对尚弟兄生发嫉妒、仇恨,甚至还能整人治人,真是没有一点人性、理智。看到自己受嫉妒心支配做事带来的后果,李智心里有些害怕,也非常懊悔自己,他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悔改,愿意继续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

第二天灵修时,李智看到神的话说:“做教会带领的应学会发现人才、培养人才,别嫉妒人才,这样你们尽本分就合格了,你们就尽到自己的责任了,也尽上忠心了。……神家多一个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这是人该具备的良心理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还有一段讲道交通说:“有人说:‘我看见教会里有一个弟兄(姊妹)比我好、比我高,我就嫉妒,然后我就消极、就软弱。’那你非得嫉妒他干啥呀?你把嫉妒改羡慕不就妥了吗。你们说嫉妒容不容易改成羡慕?你就往宽处琢磨:‘人家好还不好吗?人家好咱们有榜样了,咱们能从他身上得着益处,他比咱们强,咱们有些事不明白咱向他学,这不又多一条路吗!……’”(摘自《讲道交通(五)·到底怎样追求真理才能得着真理》)李智从神的话和讲道交通里找到了实行的路途,看到要想摆脱嫉妒这方面败坏性情的捆绑,得学会体贴神的心意,多为教会工作着想,自己若能体贴神的心意,再看到有培养价值的人才就不会嫉妒,而是能为神家有这样的人才而高兴,而且配搭尽本分中能多学习别人的长处补自己的短处,使自己尽本分更有路途,更好地担负起教会的工作,这才是有良心理智的人该做的。李智想到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临到事注重寻求真理,用真理解决自身生命进入与工作中的难处,弟兄的经历认识的确能给人带来些益处和造就。神给他安排这么好的搭档,他不好好配搭学功课却被嫉妒心左右,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排斥、整治尚弟兄,有意看他的笑话,实在是没有一点人性!懊悔之余,李智愿意背叛肉体,按照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和弟兄同心合意地尽好本分满足神。

风儿悄悄地停了,乌云已散去,阳光照射在工作室内,显得格外的亮堂。李智向尚稳敞开亮相,揭露解剖自己这段时间为名誉地位活在嫉妒、仇恨、恶毒的败坏性情里的情形表现,并懊悔自己给尚稳带来的伤害。尚稳没有责怪、小瞧他,还结合神的话谈自己的经历来帮助、鼓励他。

李智听着尚弟兄的交通,心里很受感动,他不再嫉妒尚弟兄比他明白真理,而是由嫉妒逐步变成羡慕,愿意虚心学习尚弟兄的长处。同时李智也明白了,神精心摆设这些环境是为了使他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达到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满足神。此时,李智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接下来的尽本分中,李智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虚心跟尚稳寻求,看到弟兄哪方面比他好,他也能正确对待,不像以往那样嫉妒人了。

进入深冬了,天气越来越冷。李智取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刚坐在电脑桌前,尚弟兄诚恳地说:“李弟兄,你在文章的语法、思路、层次方面都比我精通,我刚写了一篇文章,你帮忙指点一下,看哪里写得不合适我再修改,行吗?”李智爽快地说:“行啊,你拷贝给我吧。”

李智认真地看着尚弟兄写的文章,心里不禁有些羡慕:“尚弟兄对真理的领受认识确实比我有深度……”羡慕之余,李智心里不免又有点嫉妒:“之前他写的那篇文章我帮他指点后被选用了,他露脸风光了,却没有人知道我这个幕后英雄。这次我再帮他指点完善,若这篇文章再被选用,那不是更显得我不如他了吗?到时带领和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啊!”想到这儿,李智就不想再帮尚弟兄仔细推敲文章了,而是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帮着改改错别字,通顺了一下语句,即使发现问题也不想提了。

寒风从门缝里钻了进来,李智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此时他心里七上八下,觉得这样做良心很不平安,说吧,恐怕尚弟兄写的文章会再次被选用,不说吧,心里还受责备。李智眉头紧蹙,看着电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弟兄,你也别为难,发现不合适的地方尽管说出来,别保留,我愿意接受,尽所能地去修改。”尚稳微笑着说。

李智心里一惊,支吾着说:“嗯,我看到问题就说了,不保留。”

李智再接着往下看时,因着他的存心不对,神向他掩面了,他感觉大脑浑浊不清,根本看不出文章中存在的问题,他在心里不断地向神祷告,求神带领他扭转不对的情形。寻求中,李智想到一段神话语便找出来,看到神的话说:“如果看见有的人比自己好,还能打压人家,给人家造谣,或者是施用一点手段,不让别人高看他,这样大家就谁也不显高低了,这就是狂妄自是的败坏性情,另外还有弯曲诡诈、阴险,做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这样活着还觉得不错,以为自己是好人,这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哪?首先从性质上来说,这么做事是不是为所欲为啊?他考虑神家的利益了吗?他只想自己心里的感受,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神家工作受多大亏损,这种人不光是狂妄自是,还有自私卑鄙,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这样的人百分之百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他才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为所欲为,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的顾虑、担心,不考虑后果。”(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话一针见血地点出了李智做事的性质,句句审判之语让他感受到神的怒气在向他发出,他反复读着神的话,对照神的话他开始反省自己。当他看到尚弟兄的文章比自己写得好时,嫉妒之心又出来了,想到尚弟兄写的文章如果再次被选用,自己就会失去在带领和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地位,所以发现文章中存在问题也不想给弟兄指出来,存心目的就是不愿意看到这篇文章被选用,这样也就不用担心尚弟兄会超过他,显出谁高谁低了。李智看到自己明知道尚弟兄的文章中谈出了一些对真理的领受与认识,这对人明白神话语很有帮助,但他宁愿教会少一篇能见证神的好文章,也要保全自己的名誉地位,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丝毫不考虑教会的利益,而且还为达到目的耍手段,真是为所欲为,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既狂妄又阴险,一点人性都没有!此时,李智看到自己的这种性情太可怕了,真是根深蒂固,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随时都能作恶抵挡神。他来到神的面前,向神作了个悔改的祷告:“神啊!我错了,我不该因嫉妒弟兄想耍手段把弟兄好的文章给踩下去,我太自私卑鄙了!你向我掩面,正是你的公义性情向我显明。神啊!我愿向你悔改,求你带领我,使我不再受嫉妒心支配做事,能以教会利益为重,用心看弟兄写的文章……”

李智回到电脑前,认真地看尚弟兄的文章,不知不觉就发现了一些问题,心里也亮堂了,他把自己看出来的问题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弟兄,弟兄修改完善后,就把文章上交了。当李智不为自己的脸面考虑实行真理满足神时,他心里感到踏实、平安,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早晨灵修时,李智看到神的话说:“他不惧怕神,唯我独大,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高于神,高于真理,神在他心里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最渺小的,他心里没有丝毫神的地位。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有真理进入吗?(没有。)那他平时忙得挺欢,出挺多力,那是做什么呢?这类人还说自己是撇弃一切为神花费,受了很多苦,其实他做所有事的出发点与原则、目标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一切利益。你们说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狂徒?是不是撒但哪?”(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又看到讲道交通中说:“因着享受地位之福的心越来越大,一旦有比他更好的人出来,他就会嫉妒,然后由嫉妒生出打压、排斥、陷害,甚至能与之不共戴天。人的嫉妒心一出来,如果谁一旦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那便是他的仇敌,那是不管不顾,什么真理、神都不管了,因为嫉妒心强烈他就会开始打压人、整治人、陷害人,什么恶事都做得出来。”(摘自《讲道交通(七)·关于神话〈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的讲道交通》)李智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和讲道交通的揭露中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看到嫉妒心太强的人临到事不会尊神为大、寻求神的心意,而是处处为名誉地位做事,甚至为保全自己的利益得失作恶抵挡神,这样的人没有敬畏神的心,还能被撒但利用做出让神厌憎的事。李智回想之前看到弟兄比他明白真理,他就嫉妒、恨,耍手段整治弟兄,看弟兄的笑话,导致教会工作受到拦阻;经历了神话语的揭示与审判,他觉得自己有些变化了,再看到弟兄比他好、比他强也能正确对待,愿意学习弟兄身上的长处弥补自己的不足,感到自己有点人样了,没想到这次遇到合适的环境这个败坏性情又出来了,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还想耍手段,根本不管教会利益。李智看到自己的嫉妒心太强了,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为名誉地位什么恶都能作出来。他想到中共无神论政党,为了维护自己的撒但政权,让人都崇拜、跟随它,把它当神一样供奉,当神道成肉身发表真理,神选民通过读神的话,对它反动、邪恶的实质有了分辨开始觉醒,不再受它迷惑、控制,开始跟随基督,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时,它就嫉妒、仇恨,想尽一切办法追杀基督,并采用各种高科技监控、抓捕、迫害、镇压基督徒,妄想取缔神的作工,达到它永久掌控人、占有人的卑鄙目的。李智看到自己因着嫉贤妒能,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得失,就能不择手段地排斥异己,做出搅扰、打岔神作工的事,做事的实质与中共如出一辙,中共在外利用各种手段想取缔神的末世作工,而他在教会里充当撒但的差役拆毁神家工作,做了中共做不了的事,实质就是在抵挡神。弟兄姊妹写文章是为了见证神审判刑罚的话语在自己身上达到的果效,使更多的人通过看这些文章更能学会经历神的话,实行进入神的话,从中更加认识神话语的权柄威力,看到神的话的的确确能带领人、洁净人、拯救人,使人脱离撒但的苦害活在神的面光中。可他却为了自己的脸面地位嫉妒、仇恨弟兄写出好的文章,在见证神的事上采取卑鄙手段拆毁神的作工,本性真是太卑鄙邪恶了,就是一个仇恨真理的卑鄙小人,若再不悔改,必定会作出更大的恶被神厌弃、淘汰,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认识到这些,李智对自己抵挡神与神为敌的撒但本性以及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认识,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同时心里对神充满感恩,感谢神的显明使他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能够悬崖勒马向神悔改,接受神话语的审判揭示、责罚管教,并愿意追求真理脱去败坏,达到蒙神拯救。

李智又看到神的话说:“交给你们这些任务,就是在各方面都让你们往正面方向发展,都让你们长进,让你们得益处,得造就。你们好了,我心里会难过,会嫉妒,会生恨吗?我就巴不得你们好,能更好,我盼着你们越来越好,盼着你们在各方面都有长进,特别是在生命进入方面,在真理上都有所长进,这是最关键、最重要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对待神话该有的态度》)神的话语句句温暖着李智的心,他从神的话中看到神的美善实质,看到神的性情里没有嫉妒,没有恨,只是发表真理无偿地供应每一个人,希望我们的性情有变化,生命有长进,不再受撒但的苦害,蒙神拯救,这样神的心就得安慰了。就像作为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好,没有一个父母会嫉妒自己的儿女,神的心何尝不是如此,神的爱比父母的爱好过千倍、万倍。对比神的美善实质,李智更加蒙羞惭愧,他看到自己里面流露出来的都是狂妄自大、弯曲诡诈、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这些败坏性情使得他看到别人比自己好就嫉妒、恨,甚至为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惜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真是让神恨恶、厌憎。李智在心里感谢神的拯救,自己如此悖逆,神还一次次摆设人事物来显明他,唤醒他麻木痴呆的心,使他能够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追求真理脱去败坏性情,活出点人样来满足神!

此时,李智心里满了对神的亏欠和懊悔,他痛恨自己瞎眼无知不认识神的作工,仆倒在神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是你话语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我,使我看清了自己凭撒但性情活着追求脸面地位嫉贤妒能带来的后果,我不愿再活在这样的败坏性情中抵挡你,愿意活出真理实际来满足你、见证你!”

太阳冲破云层,射出耀眼的光芒,阳光斜射在李智的身上,他感觉暖融融的,浑身舒适惬意,轻松释放。

弟兄在享受阳光

李智突然想起前天尚弟兄把写好的另一篇文章给他让他帮着检查,当时他情形不好,发现的问题可能不太准确,想再找出来看看。李智快速打开文档仔细地检查着,果然发现文章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只要稍微整理完善一下就可以上交了。看到尚弟兄总是能写出好的文章,李智的嫉妒之心又在萌动:“怎么他总能写出好的文章呢,而我写的文章一篇都没被选用,这以后谁还会看得起我呀?……”此时,李智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赶紧向神祷告,他想起一段讲道交通中说:“我就喜欢接触比我好的、有各种才干的、有各方面本事的,我喜欢这样的人,跟他在一块儿相处能学点东西,他能补足我的缺少啊……有的人说:‘有时候我们胜不过去啊,一临到比我们好的人,我们就嫉妒,就生气,甚至一看见他,心里就觉得没法活了。临到这个事怎么办哪?’祷告神咒诅自己,行不行?怎么祷告?你说:‘我就见不得人好,这是什么人呢!这样的人真不配活着,看见比我好的就嫉妒,这是什么心哪!这也不是正常人性啊,愿神管教我,修理我。’然后再祷告:‘求神你拯救我脱离狭窄心胸,让我的心胸能宽阔一点、度量大一点,活出个人样来,免得羞辱你。’就这么祷告。祷告一段时间或许你的心胸不知不觉就大一点了,再遇着比你强的,嫉妒心就没那么大了,就能容纳了,就能正常相处了,慢慢就正常了。”(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 三》)李智从这段讲道交通中看到,真正喜爱真理的人,心地善良,心胸宽阔,看到别人比自己好,不会嫉妒人,不会为自己的脸面地位考虑,而是注重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更好地用到自己的生活及尽本分中。而自己一点真理实际都没有,还不服人、嫉妒人,丝毫没有自知之明,也不注重学功课,真是太败坏了!李智从中还领悟到,人无完人,神赐给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每个人身上都有长处与缺少,大家在一起尽本分才能取长补短互相得着补足,生命才能不断长大,本分也会越尽越好。明白了这些,李智向神祷告,愿靠着神的带领放下嫉妒,有自己真实的进入!

随后,当李智用心帮着尚弟兄整理这篇文章,从尚弟兄的经历认识中也得到一些补足,特别是在认识自己和明白神心意上找到了些实行路途,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实行进入了,这是他放下嫉妒心带来的收获,也是他的偏得,正如神的话说:“他献出一份,你是不是也得着了?你还享受个现成的,这叫神恩待,你是偏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李智坐在电脑桌前,回想以往自己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看到谁比自己好、比自己强,就会生发嫉妒、仇恨,在心里琢磨怎么超过别人,甚至会因着嫉妒人而对其采取整治或打压,给教会工作带来的是亏损,给自己的心灵带来的是痛苦、黑暗,良心受控告、谴责,活得卑鄙、龌龊,没有一点人样。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责罚管教,他才对撒但的苦害有了点分辨,再看到别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强时,能够背叛撒但败坏性情,凭神的话活着,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这样活着心里释放、踏实平安,经历中李智真实地体会到凭真理做人活得才有意义、有价值,才是真正人的样式……数算着经历中的所得,李智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神哪!我能有今天这些变化,都是你的作工达到的果效,更是你的心血代价换来的,我感谢你!我愿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多地经历你话语的揭示与审判,靠着你的带领摆脱撒但性情的捆绑,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好本分满足你。”

相关内容

  •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一称为败坏性情那就是人的实质。实质怎么解释?实质就是人赖以生存的根基,赖以生存的东西,就是人凭借这个东西活着,无论你活出来的是什么,你的目标方向是什么,你的生存法则是什么,这些性情都是你生活的工具、你生存的工具。就是你依赖这些性情活着,无论是保护你自己也好,或者是你追随邪恶潮流也好,或者是在这个社会、在这个世界上适应也好,或者逆流而上也好,你都是凭着这些东西活着。

  • 虚荣脸面拜拜了

    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没有神的刑罚审判,我仍会凭着撒但的生存法则活着,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绑,活在黑暗中远离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终因着与神争夺地位抵挡神而沉沦灭亡。现在我真切地体尝到只有神的话语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凭神话语活着,心灵才能得着自由、释放,才能活出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感谢神对我的拯救!从今以后,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 踏上信神路

    全能神作的征服拯救的工作把我里面的得福存心与交易心态这个撒但堡垒攻破了,我才得以不再为得福受祸而患得患失、忧虑烦恼了,不再为奢侈欲望而苦苦追求了,这都是全能神作的试炼熬炼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是全能神作的试炼熬炼的工作带领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

  • 脱掉虚荣脸面 看见神的笑脸

    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让我体尝到了凭撒但的生存法则活着,追求名利地位对我的苦害。也通过这次审判刑罚的洗礼,使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比以往单纯了一些,灵里得到了释放自由,更让我感受到了神的真实与可爱。也借着实际的经历使我深深地体会到,只有对神美善的实质有真实认识了,才能真正地感受到神的爱,神的拯救,对神的误解自然而然就消除净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