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抹去的烙印

2020年11月5日

中国内蒙古 赵亮

十九岁那年,我因为信神被共产党抓捕,警察为了逼我放弃信仰,出卖弟兄姊妹,对我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六十天。那次经历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让我终生难忘。

记得那天早上我去聚会,快到聚会点,发现附近有三辆汽车,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平时也没停这么多车啊?到聚会点不一会儿,就有四个陌生人进了院子,说是国保大队的,来调查家里有没有私藏爆炸物品,说着就把我们强行按在沙发上搜身,他们没搜出什么东西,就把我和一个弟兄押上车。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们押到地下室分开关了起来,把我的皮带和鞋带都拿走了,还派了两个人看着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不知道警察会怎么对待我,我心里有点害怕,不停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我想起以往经常唱的神话语诗歌《全能者的超凡与伟大》:“世间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万变,人类从未耳闻的东西突然来到,而人类拥有已久的东西又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没有人能测透全能者的行踪,更没有人能感觉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唱着唱着我心里充满了力量,我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感谢赞美你,你是宇宙万物的主宰,我的命运在你的手中掌握,今天我被警察抓捕有你的许可,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受多大的苦,我都要站住见证,决不做犹大背叛神。”

下午4点多,警察把我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大院,院子里有一排四层楼,像是个宾馆,我听不少弟兄姊妹说过,他们被抓后都是被关在宾馆秘密审讯用刑,不由得想到接下来警察是不是会对我酷刑折磨呢?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是把我整死也没人知道啊。我越想越害怕,心里不停地呼求神。到了四楼,警察把我带进房间,刑警队长假装和气地问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我问他:“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他说:“这是法制教育学习班,专门教育转化你们这些信神的人,我们抓你肯定是掌握了你们的情况,要不我们为啥不抓别人呢?全能神教会是国家重点打击、取缔的对象,你信全能神,共产党就要抓你。”我说:“宪法里不是说信仰自由吗?”他阴笑着说:“信仰自由也是有范围的,那就是得听共产党的话,按照共产党的规定来信神,我们才支持。你信全能神跟共产党作对,能不抓你吗?”我反驳说:“我们信全能神只是读神的话,传福音见证神,从不参与政治,也不搞任何政治活动,你们为什么造谣说我们和共产党作对?全能神说:‘神不参与人类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掌握着这个世界,掌握着整个宇宙。人类的命运与神的计划息息相关,没有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类的命运就必须得来到神的面前,神会使跟随敬拜他的人类兴盛,会使抵挡弃绝他的人类衰退灭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神的话说得很明白,神主宰着整个宇宙,掌管着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但神不参与人类的政治。末世神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主要是发表真理作审判工作,使人明白真理,脱去撒但败坏性情,达到蒙拯救……”刑警队长不耐烦地打断我,又说了一些毁谤全能神教会的话,诱劝我不要再信了。不管他怎么说,我的心一直安静在神面前,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的诡计。

第三天中午,他们把我叫到谈话室,一个警察自我介绍说,他是国保大队长兼基地的教育转化人员,是来转化我的。然后,他就问我姓名、住址和教会信息,见我不说,就让我把左手手心朝上放在桌子上,边抽烟边往我手里弹烟灰,说:“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科技,就算你不说我们也能查到,你咋这么傻呢?我这是在给你机会,这烟头有400度,要不你尝尝这个滋味?”说着他就猛吸了两口烟,用火红的烟头烫我的手心,我疼得手要往回缩,另一个警察狠狠地摁住我的胳膊,烟头来回地在我手心里转,我的手心被烫得钻心地疼,头上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掉,我心里有些软弱,心想:要不我把自己的姓名、住址告诉他们,也许警察就不会对我酷刑折磨了。我就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他们没有继续折磨我,一直让我看定罪、亵渎全能神教会的视频、谣言。

第五天下午1点多,警察让我看新闻里播的山东招远事件,看完他问我怎么想的,我说:“这些人不是全能神教会的,信全能神的人绝不会干这种事。全能神教会传福音是有原则的,只传相信有神、心地善良的好人,不传恶人,像张立冬他们这样的恶人根本不符合全能神教会传福音的原则,神不承认他们是信全能神的人,全能神教会也绝对不承认他们。”他见我依然信心坚定,就说:“你们带领都让我抓了,我直接审她就全知道了,还用在你这儿浪费时间吗?我们主要看你小,想把你挽救回来。”我心想:全是骗人的话,你的目的还不是让我背叛神,不管你怎么说我决不会出卖弟兄姊妹,决不背叛神。到了晚上7点多,洗脑班的心理学老师让我写一下学习的感想。我写道:“山东招远事件不是信全能神的人干的,那是魔鬼邪灵干的,他所做的事情会遭到神的惩罚……”

晚上九点多,国保队长走进来,看完我写的感想十分不满,把我从凳子上提起来,狠狠地扇了我几个耳光,用腿把我绊倒在地,又把我拽起来摔在床上,用拳头打我,反复几次后,又抄起一个木衣架往我身上乱打,逼我说出教会信息,见我不说,他就喝令我把衣服全部脱了。看到他疯狂的样子,我有些害怕,就在心里跟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这时,他拽着我逼我把衣服脱掉,又拿衣架朝我身上打了几下,接着就让两个陪教把我摁到床上。当时我还想着两个陪教只是警察雇来的,但凡有点儿良心也不会随从恶警折磨一个少年吧,但是我想错了,他们把我死死地摁在床上,我像一只待宰的小羊,一点也动弹不了。国保队长像发了疯一样,用烟头烧我的乳头,没一会儿就烧得冒青烟,还能闻到烧焦的味道,我疼得浑身是汗,两条腿不停地挣扎,接着他又烧我的下体,大声吼着说:“交不交代?”我疼得大声惨叫,心里只有一个意念:我不能背叛神。我在心里一个劲儿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能胜过恶警的酷刑折磨。

见我还是不说,他恶狠狠地说:“不给你来点厉害的,你就不老实。”他转身拿起暖瓶,倒了一杯开水泼在我身上,我疼得大叫了一声。他厉声问道:“交不交代?”我毫不惧怕地说:“我啥也不知道!”他听了气急败坏,又往我肚子上倒了两杯开水,看我没有先前那么痛苦,就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肚子,吼着说这水不热,转身让陪教去烧一壶开水。他邪恶地笑着说:“等一下让你尝尝100度的开水浇在身上的滋味。”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害怕了起来,心想:刚才的水只有七八十度,如果100度的开水倒在我身上,那我能不能胜过去啊?我心里很紧张、害怕,就默默祷告:“全能神啊,愿你加给我信心、力量,我愿意站住见证,不背叛你,不出卖弟兄姊妹。”祷告完,我想起神的话:“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我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中了撒但的诡计,看到自己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只有豁出性命,时时依靠神,才能为神站住见证。认识到这儿,我有信心面对接下来的酷刑。

这时他点了一根烟,猛吸两口,走到我跟前,阴笑着说:“等着,水马上就开了!”边说边用烟头在我胸部被开水烫过的地方烧,我疼得一直往后缩。过了七八分钟水烧开了,我看到那水“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感觉头皮发麻,浑身发抖,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端起热水壶,把盖子掀开,靠近我的身体,热气一直往我身上冒,然后直接往我肚子上贴,我感觉火辣辣的疼,本能地大叫,他顺势就逼问我交不交代,见我不说话,他猛地拿了一个水杯倒满开水往我胸口泼,我痛得蹦了起来,接着他一直往我身上泼开水,直到把壶里的水泼完。我身体不停地颤抖,前半身已经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大的有鸡蛋那么大。两个陪教看不下去,就要出去,他立马走到门口把门反锁上,大声吼着:“别走,都在这儿给我看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他。”说完,他又让陪教再烧一壶开水。听到这话,我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还要烧?这一壶水都把我烫成这样了,要是再烧,得把我烫成什么样啊?我能不能扛得住啊?我就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求神加给我信心、力量,忽然我想到神的话:“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五篇》)今天警察酷刑折磨我,这有神的许可,神是要成全我的信心,这些警察再凶恶、再猖狂也在神的手中,只要我多祷告依靠神,相信神会带领我胜过撒但的折磨。这时,我心里不那么害怕,有信心面对恶警的酷刑了。

没一会儿第二壶水烧开了,国保队长端起热水壶,往杯子里倒满水,举起水杯,走到我跟前,猛地把水杯里的水泼向我的下体,我疼得大声惨叫,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他就往前走了几步,继续逼问,我还是没有回答,他直接把杯子放在我下体底下,逼问我,“说不说?”我没有回答,恶警就猛地把水杯往上提,我整个下体都泡到装着热水的水杯里,疼得我大声惨叫,本能地往后缩,身体不停地哆嗦、颤抖。我心里很软弱,感觉快要承受不住了,就在心里不住地祷告神:“神啊,我快承受不住了,这些魔鬼真是太残忍了,我太痛苦了,求你加给我信心,保守我不背叛你!”想到主耶稣的话:“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我认识到如果我为了肉体不受痛苦出卖教会背叛神,这是触犯神性情的事,以后是下地狱,是永世的痛苦。明白了这些,我立定心志:不管接下来承受怎样的痛苦,都咬紧牙关,决不能背叛神。这时,恶警又连续往我下体上泼了两杯开水,并不停地逼问我,我始终没说。我低下头看到滚烫的水把下体外边的皮全部烫掉了,当时两个陪教都扭过头,不敢看我,无奈地对我说:“孩子,你赶紧说了吧!何必受这罪呢?”我没有吭声。这时,恶警的跟班走进来,一抬头看到我,愣了一下,把脸侧向了一边,走到我跟前说:“你赶紧招了吧,我们抓了你们好多人呢!你不招,别人也会招的,我们这是给你一个机会。”我低着头不说话。恶警气急败坏大声吼着:你们都走开,我看他能坚持多久!端起热水壶往杯里倒满水,又往我胸口泼,我疼得大声哭喊着,蹦着,身上被烫起的泡在恶警泼水的瞬间就破了,皮都粘在了身上,不一会儿又起了新泡,疼痛难忍。我心里有些软弱,心想:“是啊,他们抓了很多弟兄姊妹,即使我不说,别人也会说,我何必受这些罪呢?要不……说一点吧,这样就不用受罪了,看这恶警也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接下来的酷刑折磨我还不一定能承受得住呢……可是说了就成犹大了。”这时,忽然想到神的话:“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是啊,神不喜欢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我要是说了不就成了背叛神的人了吗?不能说,不能说,刚才好险,差点中了撒但的诡计!神啊,感谢你及时开启我,保守了我不出卖弟兄姊妹,接下来不管多痛苦我也不当犹大。

国保队长见我还是不说,点起烟阴笑着说:“咱们慢慢来,有的是时间。”说着就不停地往我鼻孔里吐烟。接着他又端起水杯,把开水倒我头上,我本能地躲闪,水就倒在了我的右耳朵上,顺着耳朵从后背流下来,我疼得大叫,后背火辣辣地疼。他又将几杯开水从我肚子上倒下,还泼在我的大腿上,被泼过的地方瞬间烫起了水泡。这壶泼完了,他让陪教又去烧一壶水。过了几分钟,第三壶水烧开了,我看着冒着热气的水壶心里不停地打哆嗦,他端着水壶,阴笑着说:“真好!”然后就拿着水壶往我身上贴,威胁说:“你到底说不说?”我没吭声,他就把水一杯接着一杯地往我身上倒。我的身体疼到极点,看着他没有一点要停手的意思,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太痛苦了!还不如死了呢,死了就不用受这些苦了,也不会因为肉体软弱出卖弟兄姊妹。于是,我就开始在房间里找坚硬的东西寻死,可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墙都是木板的,我怕一头撞不死,还得继续受折磨,就想:要不我先答应他,这样他们就会带我去认弟兄姊妹的家,出了这个门我就跳车寻死。正想着,那恶警又逼问我到底交不交代,我就点了点头。我本以为他们会直接带我去认家,没想到他们一直逼问我教会情况,这时从楼下上来十几个警察,我有些胆怯了,“我刚才已经点过头了,现在什么也不说,恶警不得更加残酷地折磨我?要不说一个教会的名字和大致地点。”没想到我说完恶警得寸进尺,继续逼问我其他教会的情况,我特别后悔让撒但钻了空子,再这样下去我不成犹大了吗?之后他再问别的,我都说不知道,他没办法就让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回去后,我心里就想:我为什么想要寻死,神希望我寻死吗?我出去寻死这不是懦弱的表现吗?这时,我想起神话语诗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爱神》:“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信神受逼迫,世界也弃绝,家里也不平安,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哪有爱神的心?这样的人是窝囊废,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揣摩着神的话,看到自己就是狗熊,是懦弱无能的人,我选择死是因着肉体的软弱,是怕受苦,这样做不能荣耀神,不是真实的见证。没被抓之前我曾向神立下心志:如果有一天我被共产党抓捕迫害,也要像其他弟兄姊妹一样为神站住见证,决不当犹大背叛神。现在事实临到,面对警察的酷刑折磨,我心里想的都是如何逃避这个环境,根本不是想着如何站住见证满足神,看到我对神没有一点真实的信心、顺服。警察折磨我的肉体,就是要让我背叛神,失去见证,我如果以死来逃避酷刑,就成了撒但的笑料。想到这儿,我后悔自己刚才太软弱了,怎么能松口呢,神给我一个见证神的机会,可我却没有把握住,让神伤心失望了。我立下决心:如果警察要带我去认家,我决不跟他们走,不管他们对我使用什么酷刑,我都得依靠神站住见证。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市防范办的科长走进来,看我伤势太重,怕出人命给他们带来麻烦,就找人送我到医院。路上他恶狠狠地警告我:“到了医院你啥也别说,要不后果自负!”听着这话,我特别气愤,把我烫成这样,还威胁我,不让我说实话,真是太卑鄙、太邪恶了!到了医院,医生问我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我知道就算我说了实话,医生也管不了,我就说暖瓶破了烫的。他不相信又问我一遍,警察把医生叫过去嘀咕了几句,医生就开始给我包扎,还说我需要住院,警察却说条件特殊就不住了,之后让我签了一个“一切后果由自己承担”的字据,就又把我带到了学习班。接下来,因着我伤势严重没法上课,可警察还不甘心,每天派两个人来看管我,给我洗脑,软硬兼施地逼我放弃信仰。

过了十七天,我的伤还没好,警察就又开始给我上洗脑课了。他们找了一个大学教授和一个心理学老师,这两个人装出一副和气的样子试图亲近我,套我的话,我一直在心里呼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诡计,还给他们见证神,见我一点不上当,他们很生气。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就给我讲他们编的几本毁谤全能神教会的书里的内容,看亵渎神的视频,每天看他们编的那些鬼话,我感到非常愤恨、恶心,不论他们怎么说,我一点也听不进去。

一天早上,队长连同几个陪教气势汹汹地来到我宿舍,看到这阵势,我有些害怕,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智慧,能应对恶警。队长恐吓道:“我们昨天刚开完会,要实行‘百日攻坚战’严厉打击全能神教会,就是狠狠地判,对你这种年轻的没结婚的判得更重,以前判你们还要经过多道手续,现在抓住就能判。尤其是你们这些顽固不化的直接枪毙,一枪把头打爆了,脑浆一下就溅出来了。”听到恶警说的话,我心里一阵恐惧,但想到主耶稣的话:“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我明白了,能为神殉道这是荣耀的事,是蒙神纪念的,如果因为怕死而背叛神,这是触犯神性情,是遭神厌憎的,就算肉体活着,但在神那儿已经死了,最后灵魂也会被神灭掉,在地狱里受惩罚。历世历代有很多跟随神的人遭到了迫害最后殉了道,他们都为神站住了见证。如果我能为神殉道,这是神的高抬,我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死也要为神作见证。见我不说话,警察又恐吓威胁说:“你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还是进监狱?”虽然我很想回家,但我知道回家的代价就是写悔过书、决裂书,我毅然决然地说:“进监狱!”他气得瞪大眼睛,用手指着我说:“我看你是苦没有受够!”说完,就气愤地走了。

之后,他们又找来了一个宗教牧师给我洗脑。刚进门牧师就说:“孩子,你还小呢,你听我给你说,你信错了。”接着,他打开《圣经·马太福音》24章23至24节说:“你们说主耶稣回来了?你看看圣经上怎么说的,‘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凡传主来的都是假的,可不能接受啊。”我拿过圣经说:“这里主耶稣是在告诫我们,末世主再来的时候,假基督、假先知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迷惑人,让我们防备假基督。如果说凡传主来都是假的,那不是把主再来的事实都给否了吗?假基督没有真理,只靠显神迹奇事迷惑人,全能神来了,不显神迹奇事,只发表真理作审判工作,来彻底洁净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是独一真神……”他见我没中他的诡计,又说了好多亵渎神的话,我气愤地说:“亵渎圣灵的罪,今生来世不得赦免。”听到我的话,他说:“你这娃真是顽固不化,你可不要执迷不悟啊,人家让你干啥,你赶紧交代,如果你真的被关进里面,你就后悔了!”我说:“我不后悔,我劝你也好好寻求寻求真道,不要再一味地抵挡神,犯下滔天大罪就晚了。”牧师无奈地说:“我拿你可真是没办法了,太顽固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过了几天,刑警队长来逼我学说那些亵渎、否认神的话,我不说,他就气汹汹地说:“你是不是怕遭报应啊?根本就没有神,哪来的报应?被转化的人不都好好的吗?”我说:“肉体暂时没死不代表有好的结局,神也不是马上惩罚人。”他气愤地拽住我扇了我几个耳光。我还是不吭气,心里一直想着主耶稣的话:“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太12:31)靠着这句话支撑着心不动摇。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还是没说,他气急败坏地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拉到宿舍,恶狠狠地说:“不说就不准他吃饭。”我默默向神祷告,想起主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是啊,神的话才是生命的粮,就算他们不让我吃饭,神不许可,我也死不了。没想到,晚上一个阿姨偷偷给我拿了一个馒头,我真实感受到人的心、人的灵都在神的手中。后来,警察又让我每天打扫办公室卫生,正好办公桌上放着一本《话在肉身显现》,每天打扫卫生时我就偷偷看一点,神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虽然警察每天给我灌输无神论那些邪说谬论,但有神话语的带领,我丝毫不受影响。

一天,他们又让两个大学老师给我用各种方式洗脑,还恐吓我:“要是一直转化不过来,不签‘三书’,就要被判刑五年,到时连媳妇都不好娶,你看你把这么好的青春浪费在这里,值吗?”听到这些,我心里有点摇动:是啊,我还这么年轻,难道真的要在这里耗这么多年?……想着想着,我意识到自己中撒但的诡计了,就赶紧向神祷告:“神啊!刚才我差点中了撒但的诡计,求你保守我,我愿意顺服,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一句神话语诗歌:“年少人不该没有真理,也不该对虚伪与不义包藏,而是应该站住该有的立场,不应随波逐流,有敢于为正义、为真理奉献、拼搏的精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年少之人该有的追求》)我明白了,我应该为得着真理忍受一切的痛苦,不能为了暂时的安逸背叛神,不管警察怎么对我,一定要站住见证满足神。他们见我还是不说,无奈地走了。到了下午,那宗教牧师又来了,他假笑着说:“我听说你要进监狱了,你可不能进去啊,那监狱里的生活都是非人的生活,你这小身板哪能承受得住?”说着,他拿出手机让我看以前基督徒惨遭迫害的图片,说:“你看这些人,有的被判刑十年,有的被判刑二十年,有的都死到监狱里了。我看你也是真心信神的,他们让你写啥你赶紧写了,你出去还能信神,何必在这儿受苦呢!你现在签了,我还能给人家说说,要不你就没有机会了。”听了他的话,我有些担心:如果真被判了刑,那在监狱里警察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今后要受的痛苦就更多了。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害怕,但我知道签“三书”就是背叛神,是被打上了兽的印记,就在心里呼求神,求神加给我信心,能站住见证不背叛神。我就对他说不签,牧师无奈地离开了。

后来,市防范办科长又让我签“三书”,他生气地对我说:“都两个月了,你还没转化过来,我今天来就是要你一个态度,你要是不信了就能回家,你要是还信就坐监,我马上就把你送进去!你还信不信?”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纠结,如果说信,自己就要面临坐牢,进到牢里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折磨我呢!可如果说不信,那就是背叛神。我就在心里祷告神,求神加给我勇气,我愿为神站住见证。我想到一段神话语诗歌:“耶稣之所以能完成神的托付,完成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就是因为他能够体贴神的心意,无有个人的打算、安排,他能够以神的经营计划为核心,总祷告、寻求天父的旨意。他祷告说:父神哪!若是你的旨意你就成全,但你不要按着我的意思来,而要按着你的计划行事,人虽有软弱你何必顾念呢?在你手中犹如蚂蚁一样的人怎配受你眷顾呢?我心只愿成就你的旨意,愿你能够按着你的意思在我身上作成你要作的。’”(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效法主耶稣》)想到主耶稣走在钉十字架的路上心如刀绞,虽有肉体软弱,但主耶稣以完成神的托付为重,哪怕自己肉体受痛苦也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又想到彼得为了爱神甘愿顺服至死为神倒钉十字架。今天我受这点苦又算什么呢?神的话给了我信心,我不感到害怕了,下决心就算坐监也不背叛神。我坚定地对他说:“进监狱。”他听了非常生气,说:“收拾东西,明天就送你去监狱。”然后把门一摔,气呼呼地走了。没想到过了两天,我家当地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说是要带我回家。那一刻,我感觉神的作工实在是太奇妙了,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也感受到神对我的眷顾和怜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带回本地后,给我录口供备案,让我每星期到派出所报到。后来,我在神的带领下逃到了外地,又尽上了本分,我很感谢神。

这次被抓捕,警察对我的酷刑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我真实地看到共产党是那么的残暴,没有人性,彻底看透了共产党抵挡神的恶魔实质,恨透了这伙恶魔。同时,也真实地感受到神话语的权柄和能力。患难试炼中,神一直用他的话语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力量,我看到只有神爱人,只有神的话语能作人的生命,对神的信心更大了。感谢全能神!

上一篇: 试炼患难成全信心
下一篇: 二十年的患难路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日记——心灵得释放的秘诀

我来到院子里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仰视着蔚蓝的天空,默默地向神倾诉:神啊!凭败坏性情活着的日子真是太苦了,是你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使我对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有了认识,明白了人该追求什么,该凭什么活着。神啊!是你的带领使我找到了心灵得释放的秘诀,以后我愿更多地实行你的话,凭真理做人,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与束缚,得以释放自由地活在你面前。

审讯室里的酷刑折磨

2012年,肖敏因信神传福音被共产党非法抓捕。警察为逼她出卖教会信息对她实施酷刑,还以家人的前途相威胁,用下流手段戏弄、侮辱她,在看守所又对其虐待、折磨。获释后,她仍被严密监视,剥夺人身自由……是神的话加给她信心力量,带领她胜过被抓捕后的一道道难关,在患难中站住了见证。

基督徒见证:与人相处有秘诀

神话说:“不要总看别人身上的毛病,而要常常省察自己,然后能主动向对方承认自己做哪些事对对方构成搅扰,或者给对方造成伤害,学习敞开心交通,另外也常常在一起学习往神话实际上交通。常常活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

圣灵作工是有原则的

神的话说:“圣灵作工的原则是借着人的配合,借着人主动地祷告、寻求、亲近神才能达到果效,圣灵才开启光照。不是圣灵单方面作,也不是人单方面作,两方面都不可少,人越配合,越往神所要求的标准去够,圣灵越作工。人的实际配合加上圣灵的作工,才能产生实际的经历,产生对神话实质的认识,逐步这样经历,最后产生一个完全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