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举中的收获

2022年1月18日

美国 丁丽

前年夏天,我听说教会带领周姊妹安排李弟兄做了浇灌执事,说李弟兄素质比较好,聚会交通也能谈出一些亮光。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诧异,我跟李弟兄一起配搭尽过本分,对他有些了解,李弟兄的口才是比较好,聚会交通也是滔滔不绝,但他讲的多数都是字句道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而且他的性情比较狂妄,好持守自己,负责工作时不跟人商量就私自作决定,导致出现问题,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这些问题我和负责人给他提过几次,他都辩解表白不接受,对自己没有什么反省认识,过后也没有什么变化。通过长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他属于常讲字句道理、一贯不接受真理的人。神家选举带领工人的原则是必须选举领受真理纯正、能接受真理、有负担、素质好的人,而且做浇灌执事得能交通真理解决问题,能作一些实际工作。周姊妹只根据李弟兄有点素质、能说会道就让他做浇灌执事,这不合原则呀!我越想心里越不踏实,就想找周姊妹说说自己的看法,可是我又犹豫了,心想:“我尽浇灌执事本分刚被撤换,如果这个时候我对带领选用的人提出异议,别人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说我刚被撤换看到别人被提拔就嫉妒,故意挑刺?万一说我搅扰教会工作,停止我的本分怎么办?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强出头给自己找麻烦了。”想到这儿,我就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之后,我又了解到另一个组的几个弟兄姊妹也都跟李弟兄配搭过,他们都觉得李弟兄尽本分一贯没有负担,不适合做执事。听到这些,我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看法是对的,心想:得赶紧把这些情况反映给周姊妹,避免用错了人,耽误神家的工作。但想到李弟兄是周姊妹提拔的,我给周姊妹提,不等于当面揭她的短吗?以前和她配搭时,我发现她比较狂妄自是,做事好独断专行,我也给她提过意见,她不仅不接受,过后还教训了我一顿,现在我要是说她提拔的人有问题,她会不会认为我跟她过不去,借着这个事抓她的把柄,以后给我穿小鞋怎么办?我又想到,几年前我和一个姊妹给一个带领提缺欠,结果被这个带领定为拉帮结伙、攻击带领,还被撤换了本分,虽然那个带领后来被显明是敌基督开除了,但我也因为敌基督的打压好长时间没有尽上本分,这次我反映问题,周姊妹万一不接受,再找个理由不让我尽本分怎么办呢?现在正是尽本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在这个时候尽不上本分预备不上善行,那不就失去蒙拯救的机会了吗?这不是得不偿失吗?想到这儿,我就打消了反映问题的念头。

后来,我又听到弟兄姊妹说,李弟兄做了浇灌执事后,在聚会中讲字句道理夸夸其谈,根本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而且他尽本分没有负担,负责浇灌的好几个新人因着受共产党谣言的迷惑都不聚会了,他也没有及时地去交通扶持,导致有的新人都退去了。听到这些,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性质很严重,如果李弟兄继续做浇灌执事,只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更大的亏损,得赶紧把这些问题向上反映。可我怕得罪带领给自己带来麻烦,心里很纠结,“是反映呢,还是不反映呢?反映怕对自己不利,不反映心里还挺受责备,该怎么反映才能保全自己,做到万无一失呢?”这些问题就像蜘蛛网一样缠着我,让我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一次聚会,组长问我们对带领提拔李弟兄有没有不同意见,如果有就写好给他。我一听,心里很激动,心想:“这是个好机会,由组长出面,把我们的意见汇总一起交给带领,那带领就不知道是谁写的了,要是追究起来,还有组长在前面顶着呢。”于是,我就把看到的问题写好给了组长。没想到第二天早上,组长跟我说已经把我反映的情况交给带领了。一听组长不是以整个组的名义反映的,我当时就急了:“你怎么能把我写的内容直接发给带领呢?”组长看我反应这么强烈,说:“我和其他弟兄姊妹的意见也给带领了,咱们有什么意见就实话实说,你顾虑什么呢?”听组长这么说,我愣了一下,有些意外,也有些蒙羞,“是啊,我怎么就不敢如实地反映问题呢?”我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反省自己。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良心,也不具备正常人性的理智,那这个人是什么人?笼统地说,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太坏的人。那细节地说,这个人都有哪些丧失人性的表现让人说他没有人性呢?分析分析这类人都有什么特点?都有哪些具体的流露?(自私、卑鄙。)自私是一个,卑鄙是一个,另外,他做事是什么表现?他做事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见证神、对尽本分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还有些人尽本分看见问题也不说,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不吱声,也不拦阻,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就只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与自己的荣誉说话、做事、出头、下功夫、卖力气。他的所做所行、他的存心大家都有目共睹:一有露脸的机会,一到享福的时候,他就蹦出来了;没有露脸的机会,或者一到吃苦的时候,他就成缩头乌龟了。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他这样做事有没有自责?(没有。)这样的人没有责备,他的良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从来没有自责,那圣灵责备、管教他,他能感觉得到吗?他感觉不到。《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把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明知道带领没有按原则提拔人,也看到李弟兄做浇灌执事后不作实际工作,耽误了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我应该站出来反映问题,维护教会工作,这是作为一个神选民义不容辞该做到的。可我呢,因为怕得罪带领,怕被打压失去本分,就选择当缩头乌龟,看到问题睁一眼闭一眼,即便把自己的意见写出来给了组长,也不愿意让带领知道是我写的,怕给自己带来麻烦,看到我处处想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得失,丝毫不维护神家利益,实在太没良心理智了。我享受了这么多神话语的浇灌供应,却在神家工作受到亏损的时候只想着怎么保全自己,对神没有一点儿忠心,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哪有一点人性?我越想越自责,就琢磨:“为什么我一临到事就顾虑重重,前怕狼后怕虎,连说句实话都这么费劲?这到底是受什么性情支配的?”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对这个问题才看明白一些。全能神说:“多数人都愿意追求真理,都想实行真理,但很多时候人只是有那个心志、有那个愿望,里面却没有真理作生命,所以,临到邪恶势力,临到恶人、坏人作恶或者假带领、敌基督办事违背原则,使神家工作受亏损、使神选民受到伤害时,就没有勇气站出来说话。没勇气是怎么回事?是胆小、嘴笨还是看不透不敢说?都不是。这里面是受几种败坏性情的控制。一种是诡诈性情,先考虑自己,‘我要是说了有什么好处?要是说了得罪了人,以后我们怎么相处?’这是不是诡诈的心理?这是不是诡诈性情导致的?另一种是自私卑鄙的性情,觉得‘损失神家利益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管?不关我的事,我看到了、听到了也不用管,那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是带领’。这些东西在你里面似乎是你一时无意识想出来的,又似乎是在你心里永久占有地位的东西,这就是人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败坏性情左右着你的思想,束缚着你的手脚,也控制着你的嘴,你心里想说的时候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即便说出来也是拐弯抹角,还留有余地,怎么也不说透,人听完不痛不痒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心里还觉得‘反正我说了,我的良心平安,我的责任尽到了’,其实你心里也知道,该说的没有完全说出来,也没达到果效,神家工作还是受亏损了。你没尽到自己的责任,还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尽到责任了,或者说自己当时也没看透,这话符合事实吗?是心里话吗?这是不是完全被撒但性情控制着?即使你心里想的、嘴里说的有时接近事实,但关键时候却还能说谎、欺骗,甚至为自己诡辩,这就证明你的嘴被撒但性情控制着。你说出来的话总是口不对心,总得经过大脑、心思加工,说出的话尽是谎话、违背事实的话、为自己诡辩的话、对自己有利的话,有些人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你就觉得挺满意,说话办事达到目的了,这就是你的心理,就是你的性情,完全是撒但性情控制着你,你说话、做事都身不由己,你想说心里话、实话都说不出来,想实行真理也实行不出来,想尽到该尽的责任都尽不到。”《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真实顺服神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对照神话的揭示我明白了,自己不实行真理,不能维护神家的工作,都是因着自己本性太诡诈、太自私卑鄙了。从知道周姊妹不按原则提拔李弟兄,再到李弟兄不作实际工作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这些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该反映问题,这样对教会工作有利,对弟兄姊妹的生命也有利,可我始终没有勇气站出来说话,后来有组长出头,我才勉强把自己的看法写出来,当知道组长把我提的意见直接转给了带领,我还埋怨他把我“暴露”了。我绞尽脑汁地算计怎么能保全自己,做到万无一失,我真是太自私、太诡诈了!我奉行的全是撒但的哲学法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枪打出头鸟”,这些东西控制着我的思想,把我捆绑得结结实实,使我变得特别的圆滑、诡诈。虽然信神读神的话,但我心里丝毫没有神的地位,想说句实话、反映点真实情况都这么难,我真是撒但的狗奴才,活得这么窝囊,自私卑鄙,没有一点儿人性,实在让神恨恶、厌憎。我心里很懊悔,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太自私、太诡诈了,看到问题不负责任,也不能实行真理维护神家的工作,活得太可怜了。神啊,我不愿意再这么活着,求你拯救我,我愿意实行真理满足你。”祷告后,我心里有了一些底气,不再顾虑带领看到我反映的情况会不会打压我了。

本以为周姊妹看了我们反映的问题会对自己违背原则提拔李弟兄有所认识,可她一直没有什么反省认识,也没及时撤换李弟兄,而且我发现有些工作进度慢、果效差她也不去实际解决。看到她不接受真理,也不作实际工作,根据分辨假带领的原则衡量,她很可能属于假带领,我就想向上反映她的问题,可是我又犹豫了:“万一让她知道了,她会怎么看我?要是她没被撤换继续做带领,以后会不会找借口打压我?算了,她不扭转、不作实际工作是她的事,我还是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再说。”就这样,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没多久,我听说有处教会的带领被显明是敌基督开除了,他在做带领期间作了不少恶,弟兄姊妹看在眼里也不敢吱声,整个教会没有一个人检举他,甚至在敌基督被显明、开除以后,这些人也不揭发他的恶行,还推卸责任,辩解说自己不了解,都袒护、包庇敌基督,充当撒但的帮凶抵挡神,触犯了神的性情,结果整个教会都被隔离反省。这件事使我特别受触动,我想到神的话说:“若在一处教会中没有一个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个能站住神见证的人,这个教会就彻底隔离,必须断绝与其他教会的来往,这叫埋葬死亡,这叫弃绝撒但。在一处教会中若有几个地头蛇,还有一些没有一点分辨的‘小苍蝇’随着,教会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后还不能弃绝这些地头蛇的捆绑、摆布,那到最终将这些糊涂虫都淘汰,虽然这些小苍蝇不作什么大凶,但他们是更诡诈的人,是更圆滑的人,类似这样的人都淘汰,一个不留!属撒但的就归给撒但,属神的必寻求真理,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让那些随从撒但的都灭亡吧!对这样的人一点不可惜。让那些寻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应,让其尽情地享受神话。神是公义的,是不会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寻求真理的人也绝不会被撒但掳去,这是确定无疑的。《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神公义威严不容触犯的性情,以及神对不行真理之人所发出的怒气。想想这些人外表上没作什么大恶,但他们眼睁睁看着敌基督作恶却不揭露检举,任由敌基督搅扰破坏神家工作也不管不问,还包庇敌基督,充当了撒但的帮凶,这就是在敌基督的恶上有份,严重触犯了神的性情,我不也跟他们一样吗?我读了那么多神的话,有了一些分辨,看到带领不按原则选用人,还不接受真理,更不作实际工作,已经给神家工作带来拦阻、打岔,属于假带领,可我怕得罪她,怕被打压,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觉得她不回转那是她的事,跟我无关。我享受着神的一切供应,却吃里爬外,站在撒但的一边,眼看着神家利益受亏损却无动于衷,我这不是撒但的种类吗?现在我虽然还在尽本分,但我的所做所行神鉴察得一清二楚,如果我再不悔改,就会触犯神的怒气,被神淘汰。想到这儿,我感到胆战心惊,赶紧向神祷告悔改:“神啊,我为了保全自己,看见假带领不按原则做事、打岔教会工作也不揭露检举,做了撒但的帮凶,我实在太悖逆、太可恨了。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愿你带领我能实行出真理。”

之后,我就琢磨,我怎么这么害怕反映带领的问题呢?我到底怕什么?祷告寻求中,我看到两段神的话,对这个问题才看明白一些。神的话说:“怎么对待带领工人是人该有的态度?他做得对你可以顺服,做得不对你可以揭露,甚至可以反对,提出不同意见。如果他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显明是假带领、假工人或者敌基督,你可以不接受他的带领,还要检举他、揭露他。但有些神选民因不明白真理,特别地懦弱,不敢这么做,他说:‘带领要是开除我我就完了,他要是让大家都起来揭露我或者弃绝我,我就信不了神了,我要是离开教会,那神也不要我、不拯救我了,教会就代表神哪!’这些想法是不是影响到他对待这些事的态度了?难道带领把你开除你就不能得救了吗?你能不能得救是取决于带领对你的态度吗?为什么很多人就怕到这个程度?假带领、敌基督一威胁就不敢向上反映了,还保证以后跟带领一条心,这是不是完了?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揭示敌基督·第三条 排斥打击追求真理的人)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话・卷一 神的作工与认识神・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我不敢向上反映带领的问题是因为我里面有个错谬的观点,认为带领能决定我的前途命运,一旦把带领得罪了,带领打压我,停止我的本分,我就没有蒙拯救的希望了。我把带领看得比神还高,我这哪是信神的人呢?简直就是个不信派。神掌管着人类的命运,我最后是什么结局,能不能蒙拯救,是神说了算,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以前虽然我给带领提意见受到过打压,但后来这个带领被弟兄姊妹分辨出是敌基督,被开除出教会了,我也并没有因为敌基督一时的打压而失去蒙拯救的机会,反而因此对敌基督有了分辨,学到了一些功课。还有些弟兄姊妹,他们为了维护神家工作揭露检举假带领、敌基督,虽然遭到假带领、敌基督的打压、整治,有的甚至被开除出教会,但他们对神有信心,坚持传福音尽本分,照样获得圣灵作工,有神的带领,照样能预备善行,能蒙拯救。等敌基督被显明开除以后,他们被重新接纳回教会。从中看到神是公义的,神家是真理掌权,是神在主宰一切。再想想那处教会没有一个人揭露敌基督,他们对敌基督的恶行视而不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任由敌基督打岔搅扰,虽然他们没有被打压,还在教会里尽着本分,但是他们袒护、包庇敌基督,站在了神的对立面,最后整个教会被神恨恶、厌弃。我越琢磨越觉得,不检举假带领、敌基督就是在维护撒但,这是触犯神性情的事啊!我心里有些害怕,也挺恨自己的,就有了实行真理的动力。

我想到神的话说:“做事别总为自己,别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别考虑人的利益,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应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尽本分有没有掺杂、有没有尽上忠心、有没有尽上责任、有没有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话・卷二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释放》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实行路途,临到事得把神家利益放在首位,以神家利益为重,有意识地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不能再为自己的利益得失考虑。于是,我就把看到的问题写好,准备向上反映。就在这时,有几个姊妹跟我说,她们也发现周姊妹不作实际工作,对教会长期存在的问题不解决,凭己意随意提拔人,还总以找不到合适的人为借口,对几个素质差无法胜任工作、尽本分长期应付糊弄的人不作调整,结果给教会工作带来很多亏损。根据原则衡量确定周姊妹属于假带领,我们就一起写了检举信。

后来,经过上层带领核实了解,发现周姊妹一贯不作实际工作,还独断专行,站地位辖制人,确实属于假带领,就把她撤换了,李弟兄也不适合做浇灌执事,安排尽其他本分了。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百感交集,看到神家的确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我对实行真理更有信心了,对神也充满了感恩。感谢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一点点冲破撒但哲学的捆绑、控制,能够有勇气实行真理检举假带领,活得有点人格尊严!

下一篇: 我被查出癌症之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对父母也应该有分辨

韩国 心澈 从小到大,我都把父母当作自己信神该效法的对象。在我的印象中,爸妈信神很有热心,能撇能舍。接受神末世作工后不久,妈妈就放下了优越的工作全时间尽本分,她有些知识、特长,也能受苦付代价,一直在教会尽着重要的本分。后来,我们家被犹大出卖,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爸妈带着年幼的我四…

一名基督徒的心声——告别擂台式的生活

从神劝勉、循循善诱的话语中,苏瑞感受到了神对她的那份牵挂,神知道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撒但的各种毒素已渗入人的骨髓、血液中成为人的生命,支配人的活出。要想彻底背叛它,凭人自己的努力是达不到的,需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

交通真理需要单纯敞开

波兰 朱莉娅 2021年年初,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积极参加聚会,读神的话,两个多月后,我被选为浇灌执事。我们每个周末都要聚执事会,一起总结尽本分中遇到的问题、难处,交通自己有哪些收获,流露了哪些败坏,又是怎么根据神话反省认识的。每次聚会前,我都很紧张,也会想很久,因为我不…

有知识≠有真理

如今我才看到,神家是真理掌权,有真理走遍天下,有真理的人才能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达到高举神、见证神。凭知识、头脑活着却不追求真理的人,在世上可以亨通,但在神的教会却丝毫站不住脚,只会处处碰壁,寸步难行。明白神的心意后,我开始扭转自己不对的追求观点,注重在真理原则上下功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