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己意作工的后果

2022年1月15日

中国吉林 赵阳

2016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刚尽这个本分时,我感到压力很大,因为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事,弟兄姊妹遇到难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交通真理解决,在选人用人上也不会根据真理原则衡量,我一边祷告神,一边寻求真理原则,有不明白的就多向同工寻求。慢慢地,我在看人看事方面有了一些长进,也能根据弟兄姊妹各自的特长安排合适的本分。一次,配搭的弟兄跟我商量说,福音小组的组长夏姊妹尽本分应付糊弄,很被动,已经耽误了工作,建议撤换她的组长本分。我心想:夏姊妹的素质和工作能力都挺好的,虽然有败坏性情,但要是再帮助帮助,只要有扭转、变化,是完全能胜任这个本分的。后来,我就针对夏姊妹的情形揭露解剖、对付修理,经过几次交通帮助,看到姊妹尽本分的态度有了些扭转,尽本分比以前积极主动了,也能用心求真了,后来她还被提拔尽重要本分了。这件事过后我就开始欣赏自己,心想:“还是我看人看得准,多亏没撤换夏姊妹,还给神家培养了一个人才,看来我还是有一些分辨能力的。”接下来,在选用人、撤换人的事上我就不怎么跟配搭的弟兄商量了,认为我有一些工作经验,能独立处理问题了。一晃两年过去了,我在安排教会工作的事上越来越得心应手,我就认为我有分辨会看人看事了,变得越来越狂妄。

一天,我接到带领的来信,说在外尽本分的张姊妹被撤换回来了,让我们先安排她聚会。我心想:“张姊妹我以前就接触过,她性情狂妄,说话做事常站地位教训人,跟人很难相处,看来还是没什么变化。”一段时间后,因着接受福音的新人越来越多,急需人浇灌,配搭刘弟兄跟我说,他跟张姊妹聚会,发现张姊妹被撤换后对自己有些真实的认识,也有些懊悔,她以往也浇灌过新人,还比较有果效,能不能让张姊妹一边浇灌新人一边反省,这样不耽误工作。我一听刘弟兄要用张姊妹,心想:“这怎么能行呢?你是不了解她,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只听她谈点认识,就认为她有悔改了,你看人看事的能力也太差了,真是一点儿分辨都没有。”我肯定地说:“这个姊妹我以前就了解,她性情狂妄,说话爱站地位教训人,与人不能和谐配搭,她一贯都是这样,不会有什么变化的,要不然也不会被撤换呀,我看她不行,不能让她尽这个本分!”刘弟兄又说:“咱们不能对人要求太高,姊妹是有些狂妄,但经过这次撤换,她对自己有些真实的认识,也能懊悔以往的所做所行,现在说话能低调点儿,也能与人正常相处,狂妄性情是有些变化的,咱们得正确对待人呀。”听刘弟兄这么说,我有些不耐烦了,心想:“你刚尽这个本分知道什么呀?你就按我说的做就行了。”于是,我再次强调说:“我不是轻易就定规人的,我只是看她现在还不适合尽本分,不能用。”刘弟兄看我一味地坚持自己的看法,就不再说什么了。

一段时间后,因着浇灌人员不够,有些新人因为不能及时得到浇灌软弱消极,不来聚会了,带领了解情况后就跟刘弟兄去见了张姊妹。回来后,刘弟兄跟我商量说:“张姊妹虽然被撤换了,但她只是性情狂妄,没作什么大恶,现在她对自己有些认识,也愿意悔改变化,还是可以培养的,咱不能随意定规人,把人一碗水看到底,得给人悔改机会啊。我们商量了,还是让张姊妹先尽浇灌本分。”我一听他们又要提拔张姊妹,心想:“我上次已经说得够明白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难道她就有变化了?我尽带领本分这么长时间,看人一直都很准,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按我说的来没错!”于是,我又把自己的观点强调了一遍,带领看我一味地持守自己,严肃地说:“我们了解了张姊妹,听她交通,也实际跟她接触,看她对自己有些反省认识。我们应该给人悔改机会,不能根据人以往的表现就定规人。你说她狂妄,神家什么时候说过狂妄的人就不能培养了?张姊妹适合尽浇灌本分,现在教会又急需这样的人,你一味地坚持己见不让用,这是不是凭己意独断专行啊?教会用人还得你通过,你要通不过就不能用,你也太狂妄自是了,你这是凭己意任意妄为,直接耽误教会工作,也耽误神家培养人啊。”听完带领对付我的话,我感到特别扎心,可还有些不服气,心想:“我尽这个本分这么长时间,看人一直很准,对张姊妹,我是不会看错的。”当时,我也不好再反对,只好勉强地说:“既然你们都认为她有些变化,那就暂时先用着吧,不行的话再调整。”

回到家,想起带领对付我的话,我特别难受,照带领这么说,我不是作恶抵挡神了吗?这性质也太严重了!可是转念一想,我没有安排张姊妹尽浇灌本分也是有考虑的,他们为什么这么说我呢?我到底错在哪儿了呢?我向神祷告寻求:“神哪,临到修理对付,我有些接受不了,在这事上不知道该怎么认识自己、该进入哪方面的真理,愿你带领引导我。”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什么叫任意妄为?就是临到事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没有思索的过程,别人谁说也不听,谁说也打动不了你,谁说也改变不了你的主意,甚至一丁点儿都不能让你动摇,你就坚持自己的,别人说的有理你也不听,你就认为自己的对。即便你的对,别人的意见你也应该参考一下吧?你不参考。人说这个人犟啊,犟到什么程度?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死犟,狂妄、任性得厉害,不见棺材不掉泪,犟到这个程度了。这是不是任性?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想就怎么做,谁说也不听。人说这么做不合真理,他说‘不合真理我也这么做,不合真理我也得给你讲出个道理来、讲出个理由来,让你听我的,我就这么做’。人说这么做是打岔,这么做有严重后果,神家利益受亏损,他不听,还讲自己的理,‘我就这么做,能怎么样?我就愿意这么做,你那个都不对,我这个就有理’。也可能你那个是有理,那么做不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你这是什么性情?(狂妄。)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人有任性这种性情是不是就能任意妄为?”(神的交通)“该怎么对待人,在神话里都有明确的说明或者提示,神对待人的态度就是人对待人该有的态度。那神怎么对待每个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龄小,或者信神时间短,或者神看这个人本性实质不坏,不是恶毒,只不过有些愚昧,或者素质有些差,或者受各种辖制太多,还没有明白真理,生命进入还没入门,所以难免做愚昧的事,难免有愚昧的表现,在神那儿不看人一时的愚昧,神是看人的心。如果他有追求真理的心志,这个方向是对的,他有这个目标,在神那儿是观察、等待,给他时间、给他机会让他进入,不是一棒子打死,也不是揪住一次过犯不放,神从来不这样对待任何一个人。神不这样对待人,那人如果这么对待人,这是不是败坏性情啊?这就是败坏性情。你得看神怎么对待愚昧无知的人、怎么对待身量幼小的人、怎么对待人正常的败坏性情流露、怎么对待那些恶毒的人,对待不同的人神有不同的对待法,对不同人的不同情形也有不同的处理法,这就需要你明白真理。这些真理你都明白了,你就会经历了,就知道该怎么按原则对待人了。《话・卷二・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在神话语的揭示中,我开始反省自己。我认为自己在选人用人上总结了一些经验、掌握了一些原则,尤其自己选用的人尽本分有些果效,我就更觉得自己有分辨,会看人看事,就以此为资本,开始欣赏自己,谁的建议都听不进去了。当刘弟兄劝我正确对待张姊妹时,我丝毫听不进去,还根据以往的看法定规她,认为她性情狂妄,不可能有变化,不能尽浇灌本分。其实,神家明确要求,只要人能明白异象方面的真理,尽本分有负担,尽浇灌本分能达到果效就可以培养、操练。另外,对那些有严重过犯的人,神家都不一棒子打死,只要能接受真理,能悔改变化,神家还给人机会继续尽本分。神家对待人从来都是公平公正,不管人流露什么败坏性情,或者做过什么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事,只要不是恶人、敌基督,神都最大限度地拯救,都给人尽本分的机会让人操练,这是神的爱和拯救。我不认识神的性情,不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也不明白神家对待人的原则,不看姊妹身上的长处,就抓住她以往的败坏流露不放,凭己意定规人,不安排姊妹尽浇灌本分,导致新人不能及时得到浇灌,打岔搅扰了神家工作,我这不是在作恶吗?我很懊悔,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哪!我太狂妄自是了,我不愿意再凭己意尽本分了,我愿意悔改变化。”

后来我和张姊妹一起聚会时,听姊妹交通确实对自己有些认识,还挺懊悔,我更感到蒙羞自责。张姊妹尽浇灌本分后,对本分有负担、有责任心,她浇灌的弟兄姊妹都有些长进,后来她还被提拔负责几处教会的浇灌工作。看到姊妹尽本分有这样的果效,我更感到羞愧,恨自己太狂妄自是,凭己意定规人,不给姊妹安排本分,耽误了神家工作,我才看见自己没有真理,不会看人看事,总结的那点经验都是些道理、规条,凭这些根本作不好教会工作。这件事过后,再遇到选用人的事,我就比以往谨慎一些了,有时己意出来又想自己说了算,我就有意识地祷告神背叛自己,多听听大家的建议。

我本以为自己有些变化了,没想到后来临到一件事又把我显明了。半年后,教会急需两个人尽事务方面的本分。通过了解发现,有两个姊妹有责任心,遇事有应变能力,只是她们都有安全隐患,我心想,安排她们到外地尽本分应该可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现在这个工作急需人来作,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暂时先用着,等有了合适的人再调整。于是,我跟刘弟兄商量让赵姊妹尽事务本分,弟兄说:“咱们选用人一定得根据原则,没有安全就没有工作,赵姊妹有安全隐患,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咱们还是根据原则再选人吧。”听弟兄否了我的观点,我不服地说:“咱们也不用太过紧张吧,你是不是太胆小了?赵姊妹信神是出名,但这几年来也没有被警察调查过,再说她有胆识、有智慧,这我比较了解,我看现在再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现在事务本分急需人,咱们不能守规条啊。”刘弟兄坚持说:“选用有隐患的人尽这个本分不合原则,咱们还是得以安全为主。”我丝毫听不进刘弟兄的建议,还是坚持选用了赵姊妹。后来,我还把有安全隐患的刘姊妹也给安排尽上了事务本分。没多久,赵姊妹因为信神出名,被中共警察监控、盯梢,她经常去一些尽重要本分的弟兄姊妹家,这些弟兄姊妹也被跟踪监视,没法正常尽本分,教会工作也受到了拦阻。

带领了解情况后,得知是我凭己意选用有安全隐患的人造成的,就严厉地对付我:“你太狂妄自是了,你尽本分一贯凭己意,违背原则,这次给神家工作带来这么严重的亏损,你做了大红龙想做却做不了的事,这不是充当撒但差役搅扰破坏神家工作吗?根据你一贯的表现,教会决定撤换你的本分。”这些话就如当头一棒,我一下傻眼了,心想:“完了,我作大恶了,那些受牵连的弟兄姊妹有没有被抓呀?如果真被抓了,那我就真的作大恶了。”我越想越害怕,心里特别地难受自责,好像插了一把刀,干什么都没有心思了。我每天都活在煎熬当中,一次次地向神祷告认罪:“神哪,我太狂妄自是了,我凭己意给神家工作带来这么严重的亏损,你无论怎么惩罚我都行,只愿你保守弟兄姊妹别被抓……”后来,我才得知弟兄姊妹因为转移得及时都没有被抓,我的心才落地。

过后,我反省自己,为什么我尽本分总是凭己意,根源是什么呢?我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你自己也控制不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地位上见证自己,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话・卷二・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从神的话中看到,我能一次次地凭己意尽本分,根源就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我的本性狂妄自大,就总把自己看得很高,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我的看法想法最正确,教会的事都得我说了算,我要认准的事就持守不放,谁说都听不进去。我还把自己的看法当成真理原则让人听从顺服,明知两个有隐患的姊妹不适合尽事务本分,我这样安排她们心里也不平安,可还是不能放下自己寻求神的心意,不理会圣灵的责备、引导,也不听弟兄的劝阻,非要一意孤行,结果给神家工作带来严重的亏损。想想我但凡有一点寻求顺服的心,能听进去别人一点建议,也不至于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认识到这些,我特别地懊悔自责,恨自己太狂妄自是。共产党一直想搅扰破坏神的工作,利用各种手段逼迫、抓捕神选民,而我凭己意违背原则选用有隐患的人尽本分,导致弟兄姊妹被跟踪监视,我这不是充当了撒但的帮凶吗?若弟兄姊妹被抓坐监,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我越想越后怕。看到自己凭狂妄性情做事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我作点工就以为自己行了,就目中无人、心中无神,丝毫不把真理原则当回事,总以自己那点作工经验为资本,凭己意独断专行,真是狂妄得失去了理智。我想到那些被开除的敌基督,他们极端地狂妄,尽本分独断专行、任意妄为,严重打岔搅扰神家工作,最后因作恶多端被开除出教会。我的狂妄性情不解决,就能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最后被神淘汰。我从心里感受到,凭狂妄本性活着太可怕了,想想我作了这么大的恶,神家没有开除我,只是撤换我的本分,神还用话语开启引导我,给我反省认识自己、悔改变化的机会,我从心里感受到神的爱,也特别地懊悔自己,愿意悔改、变化。接下来,我有意识地寻求该怎么解决尽本分凭狂妄性情任意妄为的问题。

我看到神的话说:“那怎么解决任意妄为呢?比如,你临到一件事,有了自己的想法、打算,确定要怎样做的时候,必须得先寻求真理,跟大家交通,这事你是怎么想的、怎么认为的,让大家说说你的想法、你的打算对不对,合不合乎真理,让大家给你把关,这是解决任意妄为的最好办法。首先,你能亮出自己的观点,能寻求真理,这是克服任意妄为这个性情的第一步实行。第二步,当有人说出不同意见的时候,你怎么实行能不任意妄为呢?你得先放低姿态,放下自己认为对的东西,让大家交通。即使你认为自己对你也不坚持,这首先就是一种进步,是一种寻求真理的态度,一种否认自己、满足神心意的态度。你有了这个态度,不持守自己的同时也应该祷告,向神寻求真理,然后在神话里找根据,根据神话确定怎么做,这是最合适的、最准确的实行。但神开启人是有过程的,有时候就看你是什么态度。你的态度是硬坚持自己,神就向你掩面、向你封闭了,神会显明你让你碰壁;但你要是有正确的态度,不持守自己、不自是、不任意妄为,有寻求的态度、有接受真理的态度,跟大家一起交通,圣灵在人中间一作工,说不定借着谁说一句话就把你点明白了。有时候圣灵开启人就几个字,或者一两句话,就让你明白这件事的关键所在,你一下就醒悟了,就知道原来自己坚持的那个是错误的,同时也明白了怎么做最合适。达到这个程度,人是不是避免了作恶、避免走错路、避免做错事之后承担一个不好的后果?这样的结果是怎么达到的?借着有一颗顺服、寻求的心达到的。你能达到这个了,最后做得就合适了,就能满足神的心意了。”(神的交通)神的话让我明白了,要解决狂妄自是、任意妄为,最主要得有敬畏神的心,还得有寻求真理的态度,临到事不坚持自己的观点,多跟弟兄姊妹商量,和谐配搭就能获得神的带领。如果别人有不同的观点,应该先接受过来,在心里祷告神寻求真理,按原则实行,如果一味地坚持自己的看法,就没法获得圣灵作工,什么事都看不透,尽本分也是打岔搅扰。想想我能作这么大的恶,就是因为我太狂妄了,心中没有神的地位,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说了算,与人没有和谐配搭造成的。认识到这儿,我暗下决心,以后临到事不再持守自己的想法,多寻求真理原则,多和弟兄姊妹寻求沟通,谁说的话合乎真理原则就听谁的。

后来,我尽上了浇灌组长的本分。我心里很感恩,也很珍惜这个本分,并常常告诫自己,一定要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不能再凭狂妄本性任意妄为。再临到什么事,我主动地跟配搭的弟兄姊妹商量着来。一次,带领来信让我们提供一些适合尽浇灌本分的人员,通过了解,我发现苏姊妹适合尽这个本分,可是根据弟兄姊妹以往的评价看,这个姊妹本性狂妄,对弟兄姊妹的指点帮助不怎么接受。看到这儿,我就认为这个姊妹不接受真理,不适合培养。当我这样想时,意识到我又在凭己意定规人了,我想到神的话说:“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坚持,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话・卷二・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这回我不能再自己说了算了,我得跟配搭的弟兄商量商量,听听他的建议。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弟兄说完,弟兄说:“根据评价来看,这个姊妹确实挺狂妄的,可是这都是姊妹以前的一些败坏流露,不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有没有认识,为了不埋没人才,可以让姊妹写一下对自己的反省认识,再了解一下现在她身边的弟兄姊妹是怎么评价她的,综合衡量,再看看她适不适合提拔使用,这样比较稳妥。”我觉得弟兄这么说符合原则,我单凭几个弟兄姊妹对她以往的评价就定规姊妹不适合培养,这的确太武断了,还得看看姊妹是属于哪种狂妄,如果是没有理智的瞎狂,丝毫不接受真理,那就不能提拔使用,如果是性情狂妄,但人性好,能接受真理,经过修理对付能认识自己,有变化,这是属于正常的败坏流露,不能一概而论。后来,收到苏姊妹的反省认识和弟兄姊妹的评价,看到姊妹有些转变和进入,也是接受真理的人,我们就推荐了姊妹。从那以后,我尽本分不再像以往那么张狂、持守自己,不再一个人说了算,能有意识地听取别人的建议,寻求真理原则,这样实行心里感到平安踏实。我能有这点变化,这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

上一篇: 一名官员的抉择
下一篇: 痛苦难熬的二十天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我不再怕担责任了

中国河南 程诺2020年11月的一天,带领来我们组聚会,结束后说要从组里选出一名组长负责文字工作,没想到弟兄姊妹竟然投票选了我。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选我当组长?我生命进入浅,又没有真理实际,能担得起组长本分吗?要是以后工作出了问题,那不都得找组长啊?如果我解决不了,耽误了工作怎…

配搭事奉很重要

神的话说:“今天要求你们能和谐地配搭就像耶和华要求以色列民事奉他一样,否则,就停止你们的事奉。因你们是直接地事奉神的人,你们的事奉最起码得能达到忠心与顺服,能实际地学功课。……现在这么实际的功课你们不学、不进入,还谈什么事奉神!……你们配搭着下教会作工的人若不互相学习、互相交通、互相补足,还从哪能学功课?临到什么事的时候,你们都当互相交通,达到对你们的生命有益处。”

信神道路上的转机

“人的生命有长进、性情有变化都是借着进入实际而达到的,更是借着人进入细节的经历中而达到的。”“你只注重道理的认识,只在宗教仪式中生活,却不深入实际,不进入现实生活,那你将永远进入不了实际,永远不能对自己、对真理、对神有认识,你永远是一个瞎眼无知的人。”

我不再独断专行了

法国 承诺 去年,我在教会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刚开始我一个人负责两处新人教会,后来随着接受的新人越来越多,工作量加大,带领安排我和林姊妹配搭负责一处教会的工作。看到这样的安排,我有点不乐意,心想:“以前我一个人能负责两处教会,现在只负责一处教会还给加个配搭,有这必要吗?要是以后做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