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配搭得有理性

2019年4月6日

塞班岛 王晴

一天,我在审核一份文稿,发现后半部分还有很多明显的小问题,我心想:“这刘弟兄是怎么看稿子的,这么多明显的问题怎么没发现呢?这也不涉及什么专业知识,稍微认真一点就能看出来的,是不是着急忙慌应付糊弄看完,没有好好检查啊?这可是尽本分的态度有问题啊!之前聚会时交通过,尽本分不能凭着处世哲学做老好人,发现对方有什么问题就给对方提提,这是互相帮助。我得给这个弟兄提一下这方面问题。”

下午,我把稿子中存在的问题给刘弟兄说了:“我今天看这份稿子时,发现后半部分有些问题,这些问题根本不涉及什么专业知识,也不是原则问题,只要用点心都是可以避免的,我觉得就是咱们疏忽造成的,给我的感觉好像是草草地看完就过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受什么情形影响了呢?”信息发出之后,我本想看看弟兄对这事是怎么认识的,没想到他回复说:“我现在顾不上审核文稿,其他本分占的时间比较多,觉得精力不够,以后可能就不怎么参与这项本分了……”看着这条信息,我的火气忍不住地往外冒,心想:“我给你提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是想帮助你尽本分达到更好的果效,你不反省认识自己却这样答复,这不是找理由搪塞吗?你的本职工作不就是审核文稿吗?这项工作多重要啊,你应该放在第一位啊,这样教会文稿工作才不会耽误。”于是,我带着不满、指责的语气说:“你如果精力达不到就别做了,看组里怎么协调一下。我知道你忙,只是想说一下,既然接了一项本分就尽量踏踏实实地做好,因为这不是自己的事情,是神交给我们的托付和本分,不能应付糊弄……”本来还想再给弟兄提个其他方面的问题,可我信息还没写完,弟兄却突然下线了。我顿时觉得很尴尬,心里不是滋味,心想:“一说你的问题就逃避,这也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啊,我第二个意见还没说完呢,管你愿不愿意听,你下线了我也要把信息给你发过去,好让你知道自己存在的问题。”我又生气又委屈,“给你提缺欠也是好心在帮助你呀,你怎么这个态度,看来你不是个接受真理的人!”我感到脸面受损,心里发堵,特别难受,过后我心想,“弟兄不愿接受我给他提的意见,那我就给他发神的话,神的话说得很清楚,或许看了神的话他就能认识到自己的缺少了。”可当我把神话语发过去,他明明在线,也迟迟没有回应我,我心里的火更大了,心想,“给你发神的话你都没反应,你当我是空气啊,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此时,我尽本分心也安静不下来,对弟兄产生了成见,不想搭理他了。

第二天一想到这个事,我心里就堵得慌,不知道该怎么经历。我心想:“这天天在一个组里,以后这本分还怎么尽呢?”后来,我鼓起勇气主动找弟兄敞开来谈。当我说完临到这件事前前后后自己心里的想法时,弟兄也敞开心说他自己的想法:“觉得给别人提问题没错,你说的也对,但是给我的感觉是你站在一个至高点上指责别人哪儿不对,好像你没有败坏,都是别人的错。你也不了解实际背景,别人是不是有什么情形、难处,你只是说别人的问题,指点别人这个事应该怎么做,对人要求很高,一点儿也不理解体谅别人,我觉得从你那儿得不到帮助、益处,所以心里抵触就想躲避,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发信息就不想跟你通话,不想沟通……”突如其来的这番话句句都像针一样扎在我心上,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心想:“我给你提问题是想帮助你啊,也是为了能和谐配搭尽本分更有效率,可怎么会是这样的果效呢?我这叫要求高吗?”我心里觉得很委屈。原来我认为自己给弟兄提点问题是在实行真理帮助他,没想到在他那儿感受到的竟然是这些,这个反差让我措手不及,有种被人弃绝的滋味……通话结束后,我跪在床上失声痛哭:“神啊!我是想实行真理,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面对这些问题我很想逃避。神啊!我知道这样的环境临到有你的美意,可我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愿你引导我去反省认识。”

早上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人说:‘你怎么这么横呢?’‘这算什么横啊?我心里着急呀,我这是为神家工作负责任。’还打着这个旗号,做事还挺伤人,没商量,这叫狂妄本性。你们会不会那么做事啊?你们是不是容易流露这些性情啊?也可能没这么严重,心里很想那么做,但是因为怕影响不好,顾及点面子,就商量着,其实心里还挺横,会不会这样?(会。)这不好啊,没人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他不是随便说一句话而已,他是想控制你,他这么强烈地要求你做什么,要求你如何做,他带有一种性情,他不仅仅是要求你做一个事,而是想控制你的全部,把你这个人控制了,让你成为他的傀儡,成为他手中的玩偶,你喜欢什么、做什么、如何做,全凭他一句话,他就高兴了。……这里带不带有强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什么感觉,有没有享受,理解不理解,他强行要求你就这么做,听他的,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给人自由,这叫凶。恶指什么?他通过强行地灌输、压制你的手段,达到控制你听他摆布的效果,他就心满意足了,这就叫恶。他不让人有自由意志,不让人自己学会揣摩,什么事顺其自然,明白真理,一点一点自然地长大,他要控制人,他不让人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人往神面前带,而是把人带到他面前,让人听他的,他就是真理,他是万物的中心,他说的都对,不让人分析对错。强行地、带有强暴性质地摆布、控制人的行为、人的心思,这种性情就叫凶恶。”(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揣摩神的话,看到神话语揭示人做事跟别人没商量,凭血气做事,强行要求别人听自己的或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这是凶恶性情的流露,这样做没有人性,神不喜欢。回想自己整个过程的流露,看到弟兄看过的文稿还有挺多明显的问题时,我心里就嫌弃他尽本分应付糊弄不求真,就想给他提点提点,改变他;当弟兄因着尽本分时间比较紧,有一些客观原因,没有按我想象的反省认识自己时,我不是站在弟兄的角度去理解他,还以文稿工作重要为理由去指责他;看到弟兄没有接受我的指点,反而回避我,伤了我的面子,我就爆发血气,心里论断对方不接受真理。即便弟兄解释说明自己的难处,我也丝毫不理会,还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衡量,并没有考虑他的实际难处和背景,也没有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而是带着血气、带着狂妄性情把自己的要求强加给他,强行让他接受、听从,不允许他拒绝、讲理由,我这不就是凶恶性情的流露吗?当看到弟兄没有及时回应我的信息,我就生气对他有想法,认为他不接受真理,根本没有考虑他的感受,看到弟兄已经抵触回避我了,我仍不反省自己,还认为自己指点的是对的,是他不接受真理。我把自己放在了真理的位置上,认为自己说的、做的都是对的,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就应该听、应该接受,我这么做不就是想控制人、摆布人,让人听我的,以我为中心吗?我这不是狂妄得失去理智了吗?想到神是正面事物的源头,从神而来的是让人释放自由,即便是修理对付、责备管教,人感受到的不是受捆绑、受辖制,而是神的爱与怜悯,达到的是正面的果效。可从撒但来的给人带来的都是反面效应,让人感到受压、受辖制,想远离逃避。我的所做所行都是撒但狂妄、凶恶性情的流露,怪不得弟兄心里抵触,不愿和我沟通,这都是我流露出来的性情让他反感、不满,也让神恶心、厌憎!

姊妹在灵修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如果你们自己意识不到,常常流露这样的性情,会造成什么后果?(弟兄姊妹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相处,就会弃绝他。)他没法跟人在一起和睦相处了,他像瘟疫似的,人反感透了,只要他一来,大伙就都得走,因为谁也不想受他控制。人信神愿意跟随神,不愿跟随撒但,他总想控制人,人能不弃绝他吗?首先,这样的人在弟兄姊妹中间常常被弃绝,让人厌烦,如果不能回头,不能悔改,那这样的人可能本分都尽不好,也尽不长远,他没法跟人和谐配搭,尽不上本分就得走了。另外,还会有什么后果呢?(给教会生活带来搅扰。)这又是一方面,在弟兄姊妹中间成为害群之马,搅扰教会生活。对他个人有什么损失?(生命永远没有长进。)生命肯定是不长了,生命不长有什么后果啊?在弟兄姊妹中间总被弃绝,生命总也不长,总想掌控人,总想取代神,没有生命进入,最后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他还没有悔改,总也不变,那神怎么处理呢?对于这样的人,神是怎么定义的?神给定义为非人类,神不拯救了。他的结局是不是就定了?这样的人没希望了,就没什么活着的价值了,太可怜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神把常常流露狂妄、凶恶的性情不知悔改的严重后果揭示了出来,凭狂妄、凶恶性情活着,总想控制人,实质是想取代神,与神争夺人,这是触犯神性情的事,若不悔改不仅弟兄姊妹弃绝,也会遭神厌弃,神就不拯救了。想到弟兄敞开心说的话,我总是凭狂妄、凶恶的性情无理智地要求他,强行地想让他接受我的意见,却不能交通真理解决问题,让弟兄得不着益处、造就,反而受辖制、捆绑,不想和我沟通,不愿跟我一起尽本分了。看到我不但没有给人带来益处,反而让人厌烦,我的活出根本没有一点人样,说话做事也没有理智,让神让人都厌憎、反感。我越想越难受,我一个败坏至深的人,别人有的败坏我也一样不少,我却站在高的位置上指责弟兄的不是,强行要求别人按着自己的要求来,让人以我为中心,这不是跟天使长一样想掌控人,让人听从顺服吗?在中国,中共搞独裁专制,奉行“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哲学,不允许老百姓有信仰,更不许人向它提出异议,它恨不得控制人的思想,让人都对它言听计从,敬拜、顺服它。我的所作所为也和中共一样,尊自己为大,总想控制人,让人听从我的。现在我还没有地位都狂成这样,若有地位那不更要掌权控制人吗?如果我一直凭着这样的狂妄性情活着,不及时寻求真理解决,这样下去肯定会遭神厌弃、惩罚的。认识到这里,我感到有些害怕,同时也恨恶自己这样的撒但性情,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追求真理变化自己狂妄、凶恶的性情,活出一个真正人的样式。

之后,我便向神祷告,寻求解决这方面败坏性情该进入的真理,我看到神的话说:“在神家尽本分,无论做什么事都得有原则。好比说,你的本分忙,需要找些人一起做,如果出现冲突了,人家也正忙着,这事你怎么处理呀?(协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凡事按原则办事最基本的是什么?(有理性,有人性。)这就对了,抓住根源了。人办事再有原则,再有真理,首先得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础上面对一切事情,处理一切事情,这才是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做事不要顾及面子,不要顾及地位,不要顾及名声,不要顾及自己的利益,要顾及神家的利益,要顾及神是怎么看的、神是怎么要求的,顾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其他人的感受。……你们要是掌握好这个原则,那不管到哪儿,办事、说话、言谈、举止都能让人佩服、器重。”(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神的话告诉我不管做什么事,实行哪方面真理,都得建立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础上,和人配搭时站好自己的地位,学会与人协商,体谅别人的难处,不能只顾及自己的利益,站在高的位置上要求人,得有理智,学会考虑对方的感受,这样做事才能达到果效,这也是正常人性的活出。

随后,我又看到两段神的话:“我刚才跟你们怎么交通的?我那么训你们了吗?(没有。)我是把这事跟你们说清楚,让你们明白这里的真理,人别有任何的误解,别做没理智的事,别说没理智的话,明白了真理人就按真理去实行,再实行就准确了,就不再那么说了,也不再那么认为了,人的观点就放下了。”(摘自神的交通)“交通真理说心里话,把一个事说清楚,讲明白,能让人得造就,得益处,明白神的心意,从误解、谬解里出来,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说明白之后他也明白了,你的负担也得到解决了,他也不误解了,你也更透亮了,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这事需要拧着劲说吗?很多时候不需要强行灌输。如果他不接受怎么办哪?有些话是真理,事实上是那回事,但难道你一说人家就能接受吗?他需要什么才能接受进去,才能变呢?需要一个过程,你得给他转变的过程。”(摘自神的交通)我才明白给弟兄姊妹提点交通是为达到扶持帮助的果效,神不让人做老好人,是希望我们在一起配搭能有理性,互相取长补短,彼此帮助,共同按真理原则尽好本分,维护教会工作。而我只是守住了外表的做法,发现问题给弟兄提了,但却不知怎么实行能达到帮助对方的果效,让人好接受,更没有寻求帮助人的原则,只凭着天然血气去做,流露的都是败坏性情,让人不得益处,也达不到果效。从神的话中看到,神跟人交通是心平气和,耐心引导,把事情说清楚,让人明白这方面真理,人如果不接受,神不强行灌输,而是给人转变的过程。从神话语的字里行间中,我看到基督的卑微隐藏,基督的身份虽是神,至高无上,但基督并不站高位,从不因着人的败坏教训人、嫌弃人,而是循循善诱一点点地交通真理,根据每个人的身量对待人,从不强迫人,我越想越觉得神的性情太可爱了!想想自己是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满了狂妄、凶恶的性情,还总想以自我为中心,自己认为对的事就强迫别人接受、实行,所活出的确实没有人样,实在太没理智了!我感到很蒙羞,这才明白神摆设这个环境的良苦用心,原来我认为的实行真理掺杂着个人的败坏性情,也正是神要洁净变化的地方。同时,我也从神的话里找到了实行路途:跟弟兄姊妹相处、交通应站在平等地位上,心平气和地与人交通,让人明白神的心意,即使别人一时接受不了,也不能强迫人,得给人时间,给人转变的过程,这样才是正常的沟通,才能达到互相帮助的效果。

感谢神的显明,我看到自己缺少太多,没有正常人性的活出,同时对以后该怎么和弟兄姊妹相处也有了些路途。接下来再跟弟兄配搭尽本分时,我就有意识地往这方面真理上操练实行进入,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学会和弟兄商量,互相帮助,取长补短,知道他情形不好时,我也能主动与他谈心,凭爱心帮助交通。渐渐地,我和弟兄能正常相处了,尽本分也达到了更好的果效,感谢神!这都是神话语达到的果效。

后来,神又摆设环境给我实行进入真理的机会。一次,我审核一个姊妹整理的稿子,发现里面有很多不该出现的错误,有的明显语句不通顺,还存在语法问题,很显然是检查时没有做到位。我心里对姊妹满了嫌弃,心想:“你是怎么整理稿子的啊?听你说最后又通读了一遍,怎么还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呢?以你的专业水平不应该整理成这样啊!既然我看到问题了,就得找机会给姊妹点一点,让她以后在本分上多用点心,这样对姊妹也是一个帮助。”这时,我想到上次和弟兄配搭失败的经历,以及之前看过的神话语:“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是为了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长补短,能互相扶持,能帮助对方,就能达到这个效果。”(摘自神的交通)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要求人活出正常人性,跟弟兄姊妹相处站平等地位,要有理智,学会包容、理解,能凭爱心互相帮助扶持。想到自己以往和弟兄姊妹配搭尽凭败坏性情,所做所行没有正常人性,给弟兄姊妹没有带来益处,今天我不能再凭败坏性情对待姊妹,应该实行真理,站平等地位心平气和地和姊妹谈心,摆对自己存心,看怎么能帮助到对方。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发现姊妹尽本分存在一些问题,想帮她指出来,但我性情狂妄,说话容易站高位辖制人,愿你引导带领我,使我能放下狂妄性情,站好自己的位置,存着帮助姊妹的心交通。”我试着按神的话去实行,问问姊妹她看完我修改后的稿子怎么想的,是不是整理时有什么背景或是情形导致出现这样的错误。当我摆对存心,不再带着狂妄性情去指责姊妹,而是站在平等位置上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时,姊妹也敞开心谈她自己的情形反应以及她对自己的反省认识。借着和姊妹谈心,我指出姊妹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她也承认接受,愿意注重变化这方面的败坏性情。感谢神!我体尝到一点按神的话实行活出正常人性的甜头,既指出了姊妹的问题帮助到对方,也尽到了自己的本分和责任,我和姊妹之间不但没有隔阂、距离,反而更近了,心里也很释放、踏实,自己对与人配搭该进入的这方面真理也更透亮了。

在经历当中我确实体会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后没有正常的人性,凭狂妄、凶恶的性情活着还浑然不知,根本没有一点真正人的样式。是神精心摆设环境显明、对付我,借着话语引导带领我认识自己的败坏和缺少,教我怎么与人正常相处,怎样和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本分。感谢神的爱与拯救!我知道自己这方面败坏性情根深蒂固,得需要明白更多的真理,需要有意识地去实行进入,追求生命性情的变化活出人样!

上一篇: 她不再争了
下一篇: 放下嫉妒好轻松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日记——在临到的事上你会往真理上悟吗(有声读物)

揣摩着这段话,我看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偏待任何一个人,我们有饥渴慕义寻求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心,就容易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明白真理;相反,我们对真理不感兴趣,也不想往真理上够,肯定什么也得不着,这的确是追求什么就得着什么。这使我想到自己在临到事的时候该怎么往真理上去悟呢?于是,我便向神祷告,愿神保守我的心多安静在神面前,临到事多寻求神的心意,操练往真理上悟,也愿神实际地给我摆设人事物,使我有机会在真理上揣摩、进入。

是神带领我成长

经历了神一次次的修理对付,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败坏本性有了点认识,并且在神话语的带领、引导下,也逐渐学会了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我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也有了一点点的变化,这都是神实际作工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里面包含着神对我点点滴滴的爱与拯救,我从心里向神献上真实的感谢与赞美!

全能神带我走上得洁净之路

在恩典时代,主耶稣只是完成了救赎工作,将我们从罪中赎出来,使我们罪得赦免不被律法定罪了,但并没有除去我们的罪性。我们都能体会到,虽然主赦免了我们的罪,但我们还受犯罪本性的捆绑,常常犯罪得罪主,怎么也摆脱不了罪的辖制。以往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通过读全能神的话语才知道,我们被撒但败坏后,已经满了撒但的败坏性情,狂妄自大、弯曲诡诈、自私卑鄙、贪婪、恶毒等等,受这些败坏性情的控制,导致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争名夺利,不能和睦相处,还常常犯罪抵挡神。要将人从罪中彻底拯救出来,还需要神来作一步工作除去人的犯罪本性,我们才能得洁净、蒙拯救,被神得着。

知识成了我狂妄的资本

在我凭知识作工流露撒但性情,瞧不起文化低的弟兄姊妹时,神的审判拯救了我。是神严厉的审判之语将我征服;在我用世上官家老爷的一套来显露自己的知识、能力,走上抵挡神的道路时,是神审判刑罚让我体尝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可触犯,制止了我作恶的脚步,让我看到自己被知识毒害至深的可怜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