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情义不能犯糊涂

2021年12月7日

中国吉林 辛静

2015年6月份,我到一处教会做福音执事。当时,李杰尽浇灌本分,因为本分的需要,我们经常在一起配搭。我们不但年龄相仿,生活习惯和性格也都差不多,最主要是我们的丈夫都因为中共的逼迫反对我们信神,我们有相似的经历,有很多共同语言,所以就特别合得来。当时,我刚去那个教会,对弟兄姊妹都不熟悉,尽本分也有很多的难处,李杰很热心地跟我交通,帮助我。她生活上有什么难处,我也常常帮助她。渐渐地,我们俩有什么心里话都会跟对方说,觉得特别地知心,相处得也挺融洽。

后来,我被选为教会带领,跟她接触没之前那么频繁了。几个月后,不少弟兄姊妹都跟我反映李杰的情况,说李杰特别狂妄自大,弟兄姊妹遇到难处,她不但不耐心帮助,还教训、贬低弟兄姊妹,导致大家都受她辖制,负责人指出她的问题,她也不接受,还讲理耍蛮,搅得聚会都没法进行下去,弟兄姊妹给她交通,她也不服气,还把责任都推到弟兄姊妹的身上。大家都说她没有圣灵作工,交通真理也不清楚,新人听不明白,有时候说话还会让人消极,那两个月她浇灌新人的果效一直不好。听到弟兄姊妹反映的情况,我意识到李杰已经不适合尽浇灌本分了。几个同工也都建议撤换李杰,说如果继续用她,就会耽误教会工作。我听了心里很难受,我觉得她帮助我挺多的,我们关系又这么好,我要是同意把她撤换了,她会不会对我有想法,说我无情无义啊?而且她脸面很重,真要是把她撤换了,她得多难受啊。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忍心撤换她。于是,我就找借口说:“李杰这段时间尽本分的果效是不好,但是也不能全怨她,她浇灌的新人宗教观念多、领受慢,果效不好也正常。再说,李杰尽本分能吃苦,天天起早贪黑的,现在要是把她撤换了,暂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接替她的本分,有她在这儿总比没人强啊。”听我这么说,几个同工都犹豫了,后来大家勉强同意让李杰暂时先尽着本分,同时赶紧物色其他的人选。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但我心里还是不放心:虽然现在没有撤换李杰,但是以后找到合适的人还得撤换她,如果我现在多帮助她,她尽本分有果效了,不就不用撤换了吗?于是,晚上聚完会我连家都没回就直接去了李杰家,跟她一起总结尽本分果效不好的原因,还指出了她尽本分的一些缺少。她对自己没有什么认识,还一直讲理,看到她这样,我心里挺上火的。后来,我又多次跟她交通,想帮她提高尽本分的果效,但是她尽本分始终不见起色,我心里特别着急。又过了一段时间,带领几次来信问我撤换李杰的事,我都说没找到合适的人,把这事搪塞过去了。直到后来,李杰因不听劝私自接触有安全隐患的姊妹,可能被警察盯上了,我才不得不停止她的本分。

后来,教会安排我负责福音工作,我一下子想到了李杰,心想:“她在家呆着没本分尽也挺痛苦的,她本身就喜欢传福音,这正好是个机会。”于是,在聚同工会的时候,我就提议说:“李杰以往一直传福音,有这方面的特长,而且她也知道自己错了,很后悔,要不就给她个机会,让她尽传福音本分吧。”听我这么说,几个同工都同意了。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弟兄姊妹又跟我反映,说因为李杰对福音执事有成见,一到聚会的时候,她就在弟兄姊妹面前散布说福音执事以往打压过她,说起来没完,导致弟兄姊妹都对福音执事有成见,孤立福音执事。聚会的时候,福音执事落实工作,她还抵触、较劲,几个姊妹都站在她一边,结果导致福音执事工作落实不下去,严重搅扰了教会工作。当时听到这些,我特别惊讶,心想:“福音执事早就给她赔礼道歉了,而且我也跟她交通过,得认识自己,别揪事,得从中学功课,没想到她到现在还不依不饶,抓着不放。她的这些做法已经在教会中形成打岔搅扰了,如果继续下去,连传福音的本分都尽不成了。”我越想越替她着急。后来,我又跟她交通了几次,但她都是当着我的面说得好听,到了聚会点还是和以前一样。几个执事也都跟她交通帮助她,但她根本就不认识自己,一直不肯回转。

没过多长时间,带领知道了李杰的表现,根据原则衡量,她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而且多次交通始终不悔改,影响很坏,必须停止她的本分,如果还不悔改,就得把她清除出教会。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李杰这些年撇家舍业受了那么多苦,真要是被清除了,那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以前遇到难处的时候,李杰没少帮助我,在这个教会,我算是跟李杰关系最近的人哪,如果这时候我不站出来替她说话,是不是太无情无义了?她要是真被教会清除了,那我以后还怎么面对她呀?她肯定会对我有想法,肯定会很伤心吧。”想到这些,我就跟同工说:“李杰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她一直在教会尽本分,传福音也有些果效,这么处理是不是太重了?要不我们再给她一次机会,多帮帮她,或许她明白了就会改的。”这个时候,一个同工很严肃地对我说:“辛姊妹,我看你办事没有原则,对待李杰情感太重,虽然李杰以前传福音是有些果效,也吃苦耐劳,但她不接受真理,仇恨真理,在教会不起好作用,已经严重打岔搅扰了神家工作,你不能总凭情感袒护她。你反省反省是不是这么回事。”听她这么一说,我意识到在对待李杰的事上我确实没有原则,但我还是不忍心,还想再给她一次机会。

没想到,聚完会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眼睛不敢睁,一步都走不了了,我心里意识到可能是神的责打管教临到我了,我就在心里面默默地跟神祷告。这个时候,一句神的话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神说:“人触犯神可能不是因着一件事,也可能不是因着一句话,而是因着人的一种态度,因着人的一种情形,这是很可怕的事。(《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七》)想到这句神的话,我心里有些害怕,我知道我肯定是在什么事上触犯神的性情了。我开始反省自己,突然意识到在李杰的事上我不寻求真理,也不考虑神家利益,总硬着颈项为李杰说话,心里一点儿神的地位都没有,我这样维护李杰,纵容她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已经触犯神的性情了。想到这儿,我赶紧向神祷告,向神承认错误,愿意在这个事上好好地反省自己。祷告后,我勉强支撑着,晃晃悠悠地回了家。回家之后,我又看到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有的人本性是情感特别重,他每天说话、为人处事全是凭情感活着,他对这人也有情,对那人也有情,天天应酬人情事,凡事都是活在情里面,……可以说情感就是他的致命处。他凡事都受情感辖制,不能实行真理,也不能办事有原则,还能常常悖逆神,情感就是他最大的弱点,是他的致命处,情感完全能置他于死地,能断送他。情感太重的人实行不出真理,不能达到顺服神,情感太重只会体贴肉体,是愚蠢的浑人,他的本性就是特别重情感,他是凭情感活着。(《末世基督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当时读了这段神的话,我心里特别受触动,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我才意识到我的情感确实是太重了,就因为李杰帮助过我,跟我关系好,所以一涉及到李杰的事我就凭情感说话,处处顾虑她的感受,一直站在她一边说话,不能公平公正地根据原则处理。其实,我也知道李杰尽本分没有果效,还打岔搅扰,让她尽本分已经是得不偿失、弊大于利了,应该马上撤换,但就因为跟她关系好,我就凭情感说话,找各种理由、借口,诱导、说服同工不要撤换她,甚至还想帮她提升尽本分的果效来保住她的本分。要不是因为我和李杰的特殊关系,我不会这么卖力地为她说话,换作是其他的弟兄姊妹,我就会根据原则对待。我才看到情感就是我的软弱点、致命处,我凭情感说话、做事,处处偏袒、袒护李杰,一点儿真理原则没有,根本不考虑神家的工作和利益,真是太自私卑鄙了!

后来,我又看了两段神的话,对什么是凭情感做事又有了些认识。全能神说:“涉及情感方面的问题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就包括他们打岔搅扰、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他们?如果需要写评价,你能不能公正客观地评价,不带有情感?另外,与你比较合得来的人或者曾经帮助过你的人,你对他有没有情感?他的做事、为人你能不能准确、公正、客观地看待?如果他打岔搅扰,你发现之后能不能及时地反映或者揭露?再有,与你关系比较近的或者兴趣相投的人,你对他们有没有情感?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有没有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价、定义及处理方式?还有,当教会根据原则处理与你有关的、与你在情感上有瓜葛的这些人的时候,如果不符合你的观念,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背后还跟他们纠缠不清,还受他们迷惑,甚至受他们怂恿,为他们表白、辩解,替他们打抱不平?你能不能对有恩于你的人两肋插刀、拔刀相助,而不顾真理原则,也不管神家利益?这是不是涉及情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些人说:‘你说的这个情感不就是涉及到家人、亲人吗?不就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家族里的人这个范围吗?’不是,这个范围很大。有些人别说是公正地评价自己的家人了,就是评价与他比较要好的朋友、哥们儿他都不公正,都能歪着嘴说话。比如,这人不务正业,有点犯邪,他说是比较贪玩,不怎么定性,成熟得晚。这话是不是带着情感?要是与他不相关的人不务正业,那他的话就重了,‘一看这人就是个敌基督,邪恶、凶恶,尽打岔搅扰’。让他说说有什么事实,他说‘现在还没有事实,不过一看他就不是个好东西,根据神话来看他就是这个本性’,直接就定性了。这是不是活在情感里?活在情感里的人是什么人?这样的人有没有公正?是不是正直的人?(不是。)活在肉体喜好、肉体利益中的人,就是活在情感中的人。(《分辨假带领》)我不给人留有‘释放’情感的机会,因在我并无情感,我已恨恶人的情感到一个地步,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放在一边,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忘记;因着人的情,人才趁机又将‘良心’捡起来;因着人的情,所以人总是厌烦我的刑罚;因着人的情,人总是说我不公也不义,说我处理事不给人留情面,难道在地上我也有‘亲属’吗?谁曾与我一样为我的所有经营计划而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呢?人怎么能与神相比呢?怎么能与神相合呢?(《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 第二十八篇》)读了这两段神的话,我对什么是凭情感做事认识得更清楚一些了,也看到神恨恶人的情感,凭情感做事,就会违背真理原则,会作恶抵挡神。神高抬我尽教会带领的本分,但我不能实行真理,根据原则公平对待人,反而凭情感维护与人的关系,该撤换的不撤换,该清除的不清除,拿神家工作答对人情,以牺牲神家利益为代价维护自己在人心中的好形象,结果给弟兄姊妹的生命带来了亏损,给神家的工作带来的也都是打岔搅扰,我这不是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吗?这不是在羞辱神、抵挡神吗?认识到这些,我特别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赶紧向神祷告悔改。后来,在聚会的时候,我敞开交通了自己在李杰这事上是怎么凭情感做事的,并根据李杰的表现停止她的本分,让她灵修反省。

大概半年后,李杰对自己的恶行不但没有一点儿反省认识,还喊冤叫屈,埋怨带领执事对她不公平,还在背后论断说是带领执事故意整治她。跟我配搭的姊妹针对她的表现交通真理,解剖分辨,她不服不忿,还为自己辩解讲理,甚至连话都不跟姊妹说了,直接背对着姊妹,无声地对抗。她还发怨言,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消极,说她受的苦那么多,什么福也没享受着,没受苦的人反倒享福了,导致几个没分辨的的弟兄姊妹站在她一边同情她,为她打抱不平。多数弟兄姊妹都反映李杰人性很不好,说她以往尽本分的时候在接待家就总挑吃挑喝,还在背后论断接待的姊妹不给她买吃的,她自己有钱不舍得花,总在弟兄姊妹面前哭穷,弟兄姊妹被她蒙蔽,凭爱心帮助她,施舍给她一些财物,她都毫不客气地接受,还认为弟兄姊妹施舍帮助是应该的,简直成了神家中的寄生虫。看到李杰的这些表现,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读了这段神的话,我对李杰更有分辨了。李杰丝毫不接受真理,整天在教会搅扰、论断,不起好作用,把教会搅得乌烟瘴气,就是个害群之马。她临到对付修理、被撤换本分,始终都没有一点儿悔改,还不服不满,抓带领工人的把柄,搅扰教会生活,这样仇恨真理、报复人、攻击人的恶人,即使留在教会里也不能蒙拯救,只能搅扰神家的工作,就像狐狸进葡萄园一样,只能偷吃葡萄、践踏葡萄。只有把恶人清理出去,神家的工作才能不受搅扰,弟兄姊妹的教会生活才能正常。神是公义圣洁的,神拯救的都是人性好、喜爱真理的人,神不拯救恶人。恶人的实质就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再给他机会他也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喜爱真理的人虽然也会流露败坏性情,也能做出一些打岔搅扰的事、说一些论断的话,但是过后能反省自己,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能及时地悔改变化。之前教会就多次给李杰机会,但是她始终不悔改,还变本加厉地攻击带领执事,搅扰教会生活,她的实质就属于恶人,根据教会清除、开除人的原则,应该把她清除出教会。我知道自己作为教会带领,接下来要跟弟兄姊妹交通揭露李杰的恶行,还要在她的清除材料上签字,一想到这些,我还是有些不忍心,心想:“她要是真被教会清除了,那不是彻底完了吗?”当我有这些想法的时候,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胜过情感的辖制。

后来,我又看到了一段神的话:“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读了这段神的话,我心里很受责备。我明知道李杰胡搅蛮缠、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死不悔改,实质就属于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恶人,可我却一直包庇她、袒护她,总想把她留在教会里,我这是纵容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是站在撒但一边与神为敌呀!我凭着“是亲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撒但哲学活着,认为人活着就得重情重义,这样活着才是有人性,才称得上是好人,如果不这样做,就是无情无义,会遭人唾弃。我的这些观点实在是太谬妄了,这些处世哲学从外表看好像是对的,合乎人的观念,但它不合乎真理,没有原则,对什么人都讲情义,对谁都凭情感、讲爱心,这是糊涂爱、糊涂讲情义,做人没有原则。神要求我们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对弟兄姊妹讲爱心,对神讲良心,对恶人、不信派、魔鬼撒但就该弃绝,如果对恶人、不信派、魔鬼撒但还能讲情义,那不是糊涂、愚昧吗?这爱里没有分辨、没有原则,是糊涂爱,不仅自己受迷惑,还能随从恶人把神家工作坑了。讲情义不能犯糊涂,对什么人讲爱心,对什么人该弃绝,都得有分辨,讲情义也得有原则。我看到自己凭撒但哲学活着太浑、太糊涂,没有尊严。我明知道李杰丝毫不接受真理,是搅扰教会工作、仇恨真理的恶人,应该把她清除出教会,可是我却活在情感里面,受情感的辖制,一次一次地袒护她,不仅自己活得又苦又累,不得释放,最主要是明白了真理也实行不出来,还能抵挡神、背叛神。我享受着神的恩典和拯救,临到事却胳膊肘往外拐,处处维护撒但、袒护恶人,我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这个时候我才看清,凭情感做事就是背叛真理、背叛神哪!我又想到神这么多年在我身上作的工、付出的心血代价,我不但没有还报神什么,现在反倒站在撒但一边抵挡神。想到这些,我心里就觉得特别地懊悔,也很自责。

后来,在一次灵修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段神的话:“神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是人该持守的原则。神所喜爱的是追求真理的人,是能遵行神旨意的人,这也是人该喜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这是神所厌憎的人,我们也应该厌憎:这是神对人的要求。……恩典时代主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贴切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但是人往往领会不到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读了这段神的话,我对实行的原则就更清楚了,应该实行“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真心信神、追求真理、忠心尽本分的人才是弟兄姊妹,才是我们该凭爱心对待的,那些丝毫不接受真理、一贯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仇恨真理、仇恨神的人,都是恶人、不信派,是魔鬼撒但,都是我们该恨恶、弃绝的,这样对待人才有原则,才合神的心意。后来,我就在聚会中跟弟兄姊妹交通了什么是恶人、该怎样分辨恶人,还揭露了李杰作恶的各种表现,又跟大家一起交通了教会清除、开除人的相关原则,弟兄姊妹明白真理之后,都起来揭露李杰的恶行。最后,李杰被清除出了教会。

要不是神的显明和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会一直凭着撒但哲学活着,对人一味地讲爱、讲怜悯,结果善恶不分、是非不明,站在撒但一边抵挡神都不知道。是神的话语让我看清了凭情感做事的危害、后果,使我能不受情感的辖制,能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我的爱和拯救。

下一篇: 被撤换后的反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走法利赛人道路的体悟

神的话说:“彼得作的工作是在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爱神的过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罗在作工的过程中也有个人的追求……他的作工中并没有个人的经历,完全是为作工而作工,并不是在追求变化中来作工。他的作工中尽是交易,并没有一点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顺服。

跌倒中奋起

她曾是一名律师,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她热心花费,被推荐做了教会带领。因具备一些素质,尽本分有些果效,她便活在狂妄性情中,总想自己说了算,很少跟同工商量,最后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她才反省自己,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中,她认识到自己失败跌倒的根源,在神面前有了真实的悔改。

狂妄自大的我终于老实了

揣摩着神的话语,反省着自己的情形,我深深感受到临到这样的审判刑罚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因自己走的路不对,对自己的败坏本性没有真实的认识,很容易做出触犯神性情的事,神才兴起新人修理对付、揭露我的败坏性情,使我从中认识自己,追求性情变化。神就是借着这样的审判刑罚带领我进入神的话,更是为了使我对神的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有认识,同时也是为了使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认识,人如果凭狂妄自大的本性活着只能走上与神为敌的道路,最终的结局就和撒但一样,因抵挡神而被神毁灭。

对待本分的态度

本分是神的托付,不是我个人的私事,不能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应该考虑神家利益,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和理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