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举中的争战

2020年11月1日

韩国 郑义

记得那是一年前,我在外地教会尽本分,因作不了实际工作就被撤换回家。后来,我发现我们教会带领李姊妹在聚会交通神话的时候没有亮光,尽讲字句道理,从来不谈认识自己,也不交通自己的实际经历,给人解决问题的时候总是高高在上,好像是师傅在教导徒弟一样,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还总谈她在尽本分中是如何作工、受苦来显露自己,让别人高看、崇拜。而且她做事独断专行,有的姊妹信神时间短,看到共产党到处抓捕基督徒就有点胆怯,李姊妹不交通真理原则扶持帮助,就把姊妹的本分给撤换了。当时,我和几个执事多次给她提建议,她不接受还讲理、狡辩。根据原则衡量,一个带领如果不能根据真理原则做事,还不接受弟兄姊妹的监督、修理对付,那她肯定不是接受真理、顺服真理的人,而且她还不认识自己,也没有生命进入,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那这样的人做教会带领,只能给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带来亏损。我确定李姊妹属于假带领,不适合再作教会工作了,我就想检举她,可当我写检举信的时候,我就犹豫了:我刚被撤换,本分还没尽上,这时我要是写李姊妹的检举信,万一弟兄姊妹对她没有分辨,反过来说我,“你看郑义,刚被撤换还不低调做人,不好好反省自己还检举别人,看来她对自己也没有真实的认识和悔改”,那我在弟兄姊妹面前就更抬不起头来了。我觉得自己是被撤换的假带领,在教会中最没资格说话。尤其想到自己一旦写检举信,很有可能就会得罪李姊妹,大家是一个教会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以后还怎么相处啊?万一她还继续做带领,给我小鞋穿咋办呀?思前想后,我心里更受辖制了,“写检举信可是得罪人的事,我可不能当这出头鸟,按我现在这个处境,实在是折腾不起,反正教会出现假带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大家谁愿意检举检举吧,我还是老老实实聚个会,这样来得稳当。”

当时,我就决定不再管这个事了,可是我心里还总是感觉不踏实。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脑海里总是想到李姊妹在聚会时夸夸其谈,尽讲字句道理的场面,我觉得这样下去会坑害弟兄姊妹,心里特别受控告。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比方说一队人马有一个人领头,领头的那个人如果称为带领或工人的话,这个人在整个队伍当中起什么作用?(带头的作用。)他带这个头对他所带领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是什么?影响到方向,也影响到路途。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这个带头的人走错路了,对下面的人、对整个队伍的影响最起码是带偏路了,其次是会搅扰、破坏整个队伍向前行进的方向还有速度、节奏。所以说,这一部分人他们所走的道路与所选择的道路的方向,还有他们对真理的明白程度与对神的信,不但影响他自己,也会影响到他所带领范围之内的弟兄姊妹。如果一个带领是对的人,走的路途对,是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那一方面他所带领的人会有正常的吃喝、正常的追求,另一方面,他自己的长进也能够不断地让人看到。那做带领该走的正确的路途指什么?就是能带领人明白真理、进入真理,把人带到神面前。不对的路途是什么呢?就是常常高举、见证自己,追求地位、名利,从来不见证神。这给下面的人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把人带到他面前。)人会远离神受他控制。你把人带到你面前,那是带到败坏人类面前,带到撒但面前了,不是带到神面前,你把人带到真理面前,那才是带到神面前了。这是走正确路途与走错误路途的两种人对被带领之人的影响。(摘自《揭示敌基督·笼络人心》)从神的话中看到,一个带领走什么样的道路不但影响他自己,而且直接影响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影响整个教会的工作。李姊妹聚会总是空讲字句道理,也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难处和问题,还总想显露自己迷惑人,弟兄姊妹对她都高看、崇拜,加上她狂妄自是,独断专行,在教会的工作上常常是一个人说了算,也不寻求真理原则,也不接受弟兄姊妹提的建议,尽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处理问题,那别说维护教会工作了,都已经成拦阻、打岔了。教会中有这样的假带领,那弟兄姊妹都得跟着遭殃受害。神看到这么多弟兄姊妹受到假带领的蒙蔽,生命受亏损,神的心是哀伤的。我已经分辨出李姊妹是假带领,也看到了假带领掌权给弟兄姊妹和教会生活带来的危害了,可就是因为我害怕得罪人,眼睁睁地看着教会工作受到了拦阻、搅扰,看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受到亏损,我也不站起来揭露、检举假带领,我真是没有一点正气,一点都不体贴神的心意,良心麻木到了一个地步!想想我以往尽本分作不了实际工作,已经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亏损,现在面临假带领迷惑神选民,我要再不站起来检举、揭发,维护教会利益,那我真是太没良心了!我越想越觉得亏欠神,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站起来体贴神的心意,维护教会工作,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当尽的责任与义务。想到这儿,我感觉有了一些力量,我就告诉自己:为了维护教会利益,让神选民能过上真正的教会生活,我一定要实行真理,反映李姊妹的问题,不能让假带领在教会中再迷惑弟兄姊妹了。就在我打算要写检举信的时候,我听说有个老姊妹前段时间指出了李姊妹的一些问题,李姊妹听后就再也不给老姊妹去聚会了。我听到这事心里挺气愤的,我就想,“李姊妹呀,你太不接受真理了!”可是同时,我这担心、顾虑也出来了:老姊妹给她提点意见,她就这样排斥,要是知道我写检举信,她会不会记恨、打压我呀?如果她背后论断我,给我扣个攻击带领工人的罪名,那弟兄姊妹咋看我呀?如果她打压我,那我就更尽不上本分了,以后这日子可就更难过了。可是不检举吧,我心里还特别受控告。这个事就像拉锯一样,搅得我心里乱乱的。

接下来,我就把这个事带到神面前祷告寻求。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的每一句话敲打着我的良心,尤其是那句“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更仿佛神在我的耳边亲自地发问。当分辨出李姊妹是假带领的时候,我明知道这个事不及时解决会给神选民的生命带来亏损,可我总是害怕得罪假带领被记恨、打压,或者隔离反省、开除出教会。因着我处处维护自己的利益得失,不敢坚持原则揭发检举,在这场属灵的争战中需要我站住见证的关键时刻,我维护自己的利益做了老好人,让神厌憎,我就特别恨恶自己,不想再做老好人了。后来,我就静下心来反省自己。我明明已经分辨出李姊妹是假带领,也很愿意坚持原则检举她,可当听到有人给李姊妹提意见被排斥时,我为什么还是选择自保,不敢站起来维护教会工作呢?我为什么临到事总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呢?我就有意识地针对这方面问题来祷告寻求。

一次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多数人都愿意追求真理,都想实行真理,但很多时候人只是有那个心志,有那个愿望,里面却没有真理的生命,所以临到邪恶势力,临到恶人、坏人作恶或者假带领、敌基督办事违背原则,使神家工作受亏损,神选民受到伤害时,就没有勇气站出来说话。没勇气是怎么回事?是胆小、嘴笨还是看不透不敢说?都不是,这里面是受几种败坏性情的控制。一种是诡诈性情,先考虑自己,‘我要是说了有什么好处,要是说了得罪了人,以后我们怎么相处’,这是不是诡诈的心理?这是不是诡诈性情导致的?另一种是自私卑鄙的性情,觉得‘损失神家利益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管?不关我的事,我看到了、听到了也不用管,那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是带领’。这些东西在你里面,似乎是你一时无意识想出来的,又似乎是在你心里永久占有地位的东西,它就是人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败坏性情左右着你的思想,束缚着你的手脚,也控制着你的嘴,你心里想说的时候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即便说出来也是拐弯抹角,还留有余地,怎么也说不透,人听完不痛不痒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你心里还想:‘反正我说了,我的良心平安,我的责任尽到了。’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该说的没有完全说出来,也没达到果效,神家工作还是受亏损了。你没尽到自己的责任,还堂而皇之地说自己尽到责任了,或者说自己当时也没看那么透,这是不是完全被撒但败坏性情控制着?(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对照神话我认识到,临到事我总是考虑自己的利益,特别自私、诡诈,奉行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无利不起早”等撒但哲学,这些东西扎根在我的本性里,把我的手脚捆绑得结结实实,实行真理特别费劲。道理上我知道要按照真理原则检举揭发,维护教会利益,可真要检举的时候,我就怕得罪假带领,被她论断、打压,想到这些,自己肩上的担子,自己的责任、义务全都没了,觉得教会出现假带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还是不当出头鸟了,这样既不得罪李姊妹,还能保全我自己。我一次次地违背圣灵的开启,最后连良心责备都没有了,完全活在了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中。想想我之前尽本分在这方面就有过犯,也是凭着撒但处世哲学活着,发现一个负责人性情狂妄,而且领受偏谬,应该调整撤换,可我看到她具备一些素质,又善于讲解字句道理迷惑人,组里许多弟兄姊妹对她还没有分辨,我就担心要是撤换她,弟兄姊妹会不会论断我,说我没有爱心?结果推迟了两个多月才将其撤换,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严重的打岔、搅扰。现在,教会出现假带领,我又老病重犯,想要袖手旁观。从我尽本分的一贯表现来看,我特别自私诡诈,在涉及自身的利益上,很难实行出真理,一次次地背叛真理失去见证,成了羞辱的记号。认识到这儿,我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自私卑鄙充当老好人,我活得太卑鄙、龌龊了。神啊!愿你拯救我脱离败坏性情的捆绑……

后来,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世界是撒但掌权,教会是神掌权,是真理掌权,那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在神家,即使一些恶人、人性不好的人被选为带领了,他要是没有真理实际他呆不长,这些事实就证明神家就是真理掌权。世界是撒但掌权,是黑暗掌权,人类必须凭着撒但哲学说话、做事,溜须拍马才能亨通,一旦说真话得罪别人就会遭到排斥、打压,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达官显赫,因为说真话遭到欺压、排斥,甚至是丧命的人太多了。但神家是真理掌权,是公义掌权,神所祝福的、神所喜欢的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是有正义感的诚实人,凡维护教会利益、为保护神选民敢于揭露假带领、敌基督的人,正是蒙神悦纳,是神拯救、成全的对象,弟兄姊妹都拥护赞成。而那些不顺服真理,违背真理的人,不管他的名望、地位有多高,最终都会被圣灵离弃淘汰。想到去年我们教会开除的敌基督杨某在做带领期间打压、排斥异己,提拔重用的都是她的家属、亲信,企图搞独立王国与神对立,还偷吃祭物,她认为她身边的人都是她的家属、亲信,她的这些恶行就不会败露。可是神是鉴察一切的,神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神摆布环境兴起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检举、揭发了她的恶行,教会通过调查、核实后,不仅让她偿还所有的祭物,甚至把她永远开除出教会。从中看到,不管人尽什么本分、地位有多高,凡是不追求真理、作恶多端的人,都逃不过神公义的审判!神家不同世界,在神家不允许任何违背真理的事在教会中亨通,任何人发现违背真理的事都能站起来揭发、限制,这就体现了神家是真理掌权。在检举李姊妹这个事上,我不认识神的公义性情,更看不到神鉴察一切、主宰一切。假带领、敌基督在神家是站立不住的,我能不能尽上本分,我的命运结局怎么样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个带领说了算,我不能再受她辖制了。后来,我就据实反映了李姊妹的问题。紧接着,带领到教会调查、核实后,根据原则衡量确定李姊妹是假带领,撤换了她的本分。李姊妹被撤换后,借着灵修反省对自己也有些认识,愿意悔改变化。后来,教会选出一个追求真理的姊妹做带领,教会的各项工作渐渐有了起色。我真实地看到了神的公义,看到了神家就是真理掌权。神借着检举假带领这件事,显明了我的自私、诡诈,洁净我的败坏,这真是神对我的拯救。感谢神!

下一篇: 写检举信的收获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实行真理才能活出人样

作为一个基督徒,凭神话真理活着,体贴神的心意,临到事能放下自己的利益,维护神的工作,这样的人才活得光明磊落,活得有骨气、有人样,心里踏实、平安。我以后要按着神的话实行,追求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顺服圣灵作工太重要了

圣灵不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会中作工,说不定在谁身上作,这一段在你身上作,你经历了,下一段时间在他身上作,你赶紧跟随,越跟随现时的亮光,生命越能长大。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圣灵作的,你都跟随,从你经历中去实际体验他的经历,你又得着更高的东西,这样实行长进更快,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长进的一个途径。

放下地位真轻松

以往我觉得败坏人类都争名夺利、追求地位,这也不算太严重的问题,所以也不注重寻求真理解决,借着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试炼显明,我才对自己追求地位的实质有些分辨,看到追求名利地位就是在抵挡神,从心里恨恶自己,愿意追求真理,悔改变化。

病痛显明了我的得福存心

主人公信神后一直热心传福音尽本分,遭受逼迫差点被抓捕,他都不退缩,认为这样撇弃花费一定能蒙神称许祝福,有好的结局归宿。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击碎了他的得福梦,他因病不能继续尽本分,就以为自己失去了预备善行蒙拯救的机会,生发了对神的误解埋怨。通过神话语的揭示,他认识到自己信神撇弃花费都是为了得福,是在欺骗、利用神,向神祷告悔改,病情奇妙地得到了控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