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如何对待父母的恩情了

2024年1月24日

中国安徽 王涛

我三岁时父母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四岁我有了后妈。在我懵懂记事的时候,邻居家有几个老奶奶就经常对我说:“多可怜的孩子,以后可要遭罪了,后娘都是不疼人的。孩子呀,你可别惹后娘生气,要学乖巧、勤快点儿才能不挨打、有饭吃。”当时我似懂非懂的,在心里有些害怕,从不敢惹后妈生气。没想到后妈对我特别好,把我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后来我又有了一个弟弟,后妈还是那样地关心我疼爱我,不是亲娘胜似亲娘。妈妈常对我和弟弟说:“我跟你爸吃苦受累地干活挣钱,这一切都是为了给你俩盖新房、娶媳妇,你们长大成家了可要孝顺爸妈,俺俩受再多的苦也值了!”每次我都很认真地承诺:“妈,我长大了一定要孝顺你俩,给你俩养老。”当时我妈的脸上就露出欣慰的笑容,不住地点头。后妈含辛茹苦地把我拉扯大,又给我娶妻成家立业,在我心里就一直记着奶奶的话:“生身没有养身重,人心换人心,四两换半斤。”我就认为这是做人的道理,人要是没有良心、不知恩图报就不配称为人。

1994年,我们全家都信了主耶稣。我跟妻子经常出去看顾教会,有时一两天才能回来,两岁多的孩子还有地里的活儿没时间照顾打理,母亲为了让我们好好为主作工就主动把这些活儿揽了下来。2002年,我们全家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父母更是全力支持我尽本分。由于我信主很出名,再加上接受这步工作在当地传福音也有一些轰动,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我就离开家了,常年在外尽本分。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看到别人一家团圆我就特别地牵挂家人、思念父母。尤其是农忙时,就想到母亲腰腿不好还有风湿病,一到阴天下雨就特别疼,平时在家一些重的农活我尽量不让他们干,可现在我和妻子都出来尽本分,父母不光帮我们带孩子还要干农活,他们太辛苦了。所以我就想冒险回家干农活,也省得让父母再劳累。可想到我有环境隐患,回去很可能被警察抓走,也帮不了父母什么,而且现在本分忙,我也不能撂下教会工作回家。走在路上我看到地里收麦子的农民,我就仿佛看到母亲在田里抬头擦汗,我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不由得心里就有些埋怨:“要不是因着我信神出名会被警察抓捕,农忙季节我不也能回家帮家里干活吗?”我越想心里越觉得亏欠父母。到了晚上,我想起父母在田地里蹒跚操劳的身影忍不住地就偷偷地流眼泪。我就常常向神祷告,把父母交托在神的手中。

2012年12月份,我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了。他们审讯时用酷刑折磨我,在我精神恍惚时刑警队长让我看他手机上的视频。我看到我九十岁的老奶奶眼窝深陷,两眼无神,就好像随时都能死去的样子;我又看到了母亲,花白的头发,满脸的泪痕,双唇颤抖着好像在争论着什么,情绪很激动。看着画面,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国保队长看我哭了就趁机说道:“我们也了解你们村的人了,大家对你评价都不错,你是个大孝子。你奶奶都快百岁了,父母也都七十多了,他们可都盼着你回去团圆哪。老奶奶是随时要走的人了,你就不想再见她一面?俗话说‘人生在世孝当先’,父母养育儿女不就是为了老有所依安享晚年吗?你就忍心让他们这样孤独地度过晚年吗?他们都是寿高年迈的人了,那可是看一眼少一眼了,你要是因信神判个十年八年的,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会让你后悔自责一辈子的。你要是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立马送你回家团圆。你好好考虑考虑吧!”听到这些,我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以往奶奶、母亲疼爱照顾我的画面,我不禁失声痛哭起来。母亲期望我在她年老的时候能孝敬他们,现在他们都这么大年龄了,身体也不好,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陪伴在他们身边尽上儿子的责任,反而让他们因着我被抓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要是被判个十年八年,可能就永远见不着他们了。我越想越消极,心里也有了怨言:“我要是不到这边传福音、不被抓,不也能孝顺他们吗?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是准备判刑坐牢,还是向撒但魔鬼妥协去还报父母的恩情呢?可是我要是出卖弟兄姊妹、出卖神家利益那我就是可耻的犹大,我的良心更是永不得安宁,这是要遭神咒诅永远下地狱的呀!”我心里急剧地徘徊挣扎着,脑袋像要炸开一样,几乎要崩溃了。我就向神呼求祷告:“神哪,求你救救我吧,我该怎么办呢?”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句神的话:“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能够互相扶持,彼此供应,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神的话让我躁动的心安静了下来。撒但施行诡计妄想用情感瓦解我让我背叛神,我不能上了它的当,我得站住见证!于是我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看着办吧!”警察费尽心机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最终法院给我判了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2016年7月份,我终于结束了监狱里那种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回到家,母亲抱着我的头大哭起来。我也安慰着母亲,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我心想:“因着共产党的抓捕迫害,我这一走十多年没回家,父母常常担心我的安危,特别我坐监这几年他们更是为我牵肠挂肚。他们现在都七十多岁了,我真不想让他们再为我担忧了。现在我回来了,我就多陪陪他们,尽上做儿子的责任。”几天后堂叔来看我,带着埋怨的语气说:“你这孩子一走这么多年也不回来一趟,你娘好多次生病住院都没见着你的人影,人家都说你不孝顺哪!你爹娘都这么大年纪了,给你带孩子,还给你种地,他们都还有病,容易吗?你这次回来了就好好在家过日子吧,把你爹娘照顾好,别再让人家说三道四了!”看着堂叔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真成了他们眼中的白眼狼、不孝子了。那段时间我心里很消沉,就想着以后我就在当地教会尽本分得了,这样还能照顾父母。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心里就黑暗了,我就有意识地祷告神。我想到我现在这样的处境在家是根本尽不上本分,还可能随时被抓,我总不能因着孝敬父母从此就不尽本分了吧。这些年我享受神太多的恩典还有真理的浇灌供应,我不能没良心哪,我得尽上自己的本分还报神的爱。后来,我又外出传福音了。

由于我内心深处对母亲的情感没有放下,临到一些事情心里还会受到搅扰。一次,我看到接待家的老姊妹经常头晕,有一次犯病在医院住了十多天。我就想到我的母亲了,“她现在快八十岁了,有高血压、心脏病,也是经常头晕,万一她发病住院了可怎么办?俗话说‘生身没有养身重’‘人生在世孝当先’,作为儿子,我不能守在父母床前端茶喂药,亲友邻居不得说我不孝顺,是个忘恩负义没良心的人哪?”那段时间我对母亲的牵挂思念总是挥之不去,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母亲期盼的眼神,又似乎听到亲友邻居对我的嘲讽之声,我心里很是压抑,每天只是按部就班地尽着本分,也没什么果效。我意识到是自己的情形影响到尽本分了,我就向神祷告寻求。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如果你认为父母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父母是你的顶头上司、是你的老大,父母是生你养你的人,是供应你吃穿住行的人,他们把你养大,是你的恩人,那对父母的期望你好不好放下?(不好放下。)如果你有这些认为,那你就很容易站在肉体的角度上对待父母的期望,你就不容易放下父母对你任何一种不恰当、不合理的期望,你只能被他们的期望捆绑、压制,即使内心有所不满、不愿意,但是也没有能力去挣脱,你只能顺其自然。为什么要顺其自然呢?因为如果放下他们对你的期望,不搭理或者拒绝他们对你的任何期望,你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自己忘恩负义,辜负了父母,不是好人。站在肉体的角度上,你会尽其所能地发挥你良心的作用报答父母的恩情,让父母为你所受的苦不白受,而且还要实现父母对你的期望,努力去做到他们让你做的每一件事,不让他们对你失望,能够对得起他们,还会下定决心为他们养老,让他们有快乐的晚年,甚至想得更远一点,为他们送终,满足他们的同时也满足自己做一个孝子这样的愿望。人活在这个世界中,被社会的种种舆论、风气还有社会流行的种种思想观点影响着,人如果不明白真理,只能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上看待这些事,同时也只能站在肉体情感这个角度上来处理这些事。《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神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就是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上来看事,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父母给的,做人要知恩图报,得还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尽力满足父母的要求和期望,这才是有良心的人。想想我自幼父母离异,按理说我是个苦命的孩子,会受后妈的虐待,可后妈待我就如亲生儿子一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把后妈看得比生母还亲,认为后妈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把我和弟弟拉扯大,供我上学又给我成家立业,母亲是我一生中最亲最尊敬的人,所以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要好好地孝敬她给她养老。母亲对我也没什么要求,只希望他们年老的时候我能孝敬他们让他们老有所依,这是母亲对我唯一的期望。我心想:“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就应该尽力地满足父母的愿望,就应该孝顺父母,做不到的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白眼狼没有良心,就该受社会舆论的谴责。”因着在外尽本分,一到逢年过节、农忙的时候我就牵肠挂肚,很怕父母干重活再累病了,我就想回家帮父母干活,外表尽着本分,心却不能安静下来,尽本分也是应付糊弄走过程。警察利用我对父母的情感引诱我出卖弟兄姊妹,要不是神话的开启带领,我差点儿因着情感背叛了神。看到接待家姊妹生病住院,我就触景生情,想到母亲体弱多病我却不能回去照顾,心里自责难受,就非常想回家看看母亲,因着怕被警察抓捕没法回去,我就消极软弱,心里对神生发无声的怨言,就认为自己不能满足父母的期望、不能尽孝这都是因着信神尽本分带来的。看到自己信神这么多年没有得着真理,不能根据神的话看事,只要牵扯到父母家人我都是站在肉体情感一边,还是外邦人的看事观点。我就祷告神求神开启带领我能明白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都认为人应该孝顺父母,如果不孝顺父母,那就是逆子。人从小就被灌输这些东西,几乎每个家庭都是这么教育的,学校、社会也是这么教育的。人的头脑里被灌输这些东西之后,人就觉得,‘孝顺父母比一切都重要,我要是不孝顺父母,那我就不是好人,就是逆子,就会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就是没良心的人。’这个观点对不对?神发表那么多真理人都看见了,神要求人必须孝敬父母了吗?信神必须明白的真理中有这一项吗?没有,神只是交通了一些原则。神的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是人该持守的原则。神所喜爱的是追求真理的人,是能遵行神旨意的人,这也是人该喜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这是神所厌憎的人,我们也应该厌憎:这是神对人的要求。《话・卷三 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有真实转变》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因我从小就接受传统文化的灌输熏陶,再加上我的成长背景,我把“知恩图报”“百善孝为先”“父母在,不远游”这些传统思想都当成做人的道理来持守,把父母当作自己的恩人、当作自己一生的债主,认为若不能孝敬父母让他们安享晚年就是没有良心的逆子,会被世人唾弃与谴责的。在这些传统文化的影响下,每到逢年过节、农忙时期,或者是看到年老的弟兄姊妹生病住院时,我就触景生情,因着不能回家照顾父母,我的情绪就会低落好几天,影响尽本分。母亲对我的期望成了我心灵深处背负的一笔无法偿还的情感债。被抓捕遭受警察审讯的时候,他们用“人生在世孝当先”这些思想来引诱我,要不是神的话开启引导我就随从肉体情感背叛神了。想想那些被抓后因着情感背叛神的人,他们虽然情感上得到了满足,却失去了神的拯救,看到不解决情感的问题随时都能背叛神。因着信神尽本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也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败坏性情有了些变化,我能走上人生正道这是神的恩待。我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对神生发埋怨之心,认为若不是因为信神被中共抓捕,我能背井离乡不在父母面前尽孝吗?我不能在父母面前尽孝明明是中共的抓捕迫害导致的,我却认为是信神带来的,看到我被撒但毒素迷惑败坏,是非不分,站在了神的对立面,悖逆神抵挡神还不知晓。认识到这些,我心里很懊悔,就立志要背叛这些撒但毒素。我向神祷告:“神哪,我知道自己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是在悖逆抵挡你,我不愿活在撒但灌输的思想观点里,求你开启引导我能明白这方面的真理。”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从父母生你这件事上来看,是你选择了让他们生你,还是他们选择了生你?是谁选择了谁?如果从神的角度上来说,双方都不是,不是你选择了父母生你,也不是他们选择了生你,从根源上来说,这是神的命定。这个话题咱们先放在一边不说,这个事人好理解。从你的角度上来说,你是被动的、没有任何选择权利地被他们所生。从父母的角度上来说呢,是他们主观愿意生你的,是吧。就是抛开神的命定来说,生你这件事是父母这一方占主动权的,他们选择生下你,他们占主动权,你没有选择让他们生你,你是被动地被他们生下来,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所以,父母既然是占主动,他们选择生你,那就有义务、有责任养你,把你抚养长大成人,供你读书也好,供你吃穿、花钱也好,这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务,是他们该做的。而你在被抚养期间一直是被动的,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被他们抚养。因为你小,你没有能力自己抚养自己,你只能被动地被父母养大。父母怎么养你,你就怎么被养,父母让你吃好的喝好的,那你就吃好的喝好的,父母给你的生存环境是吃糠咽菜,那你就吃糠咽菜,不管怎样,在你被抚养期间,你是被动的,父母是在尽责任。就像父母养了一盆花,他既然愿意养,那他就应该施肥、浇水,应该让它接受阳光。那对于人来说,父母对你不管是无微不至地照顾还是精心地呵护,总之,都是在尽责任、尽义务。不管他们抚养你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他们的责任,因为他们生了你,他们就应该对你负责任。……不管怎么说,父母养育你这是尽责任、尽义务,他们把你养大成人,这是他们的义务与责任,这不算什么恩情。如果不算什么恩情,那能不能说这是你应该享受的?(可以。)这是你应该享受的一种权利,你就应该被抚养,因为你在未成年期间,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抚养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对你尽的一种责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与恩情。《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怎样追求真理(十七)》从神的话里我明白了,父母生养儿女、疼爱儿女并不是由父母的选择决定的,这都是神的主宰命定,是任何人不能打破也不可改变的。父母无论怎样含辛茹苦照顾自己的子女,这都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务,谈不上什么恩情。就像我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这也是神安排好的,不管父母为养育我受了多少苦付了多少代价,他们都是在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是神早已命定好的,算不上恩情,我也没有必要去报答。神给我安排一个后妈照顾疼爱我,这是神的恩待,我应该感谢神,不应把这些都归到父母身上。而我不明白真理,认为没有父母就没有我的一切,是母亲对我的疼爱改变了我苦命的人生,不是亲娘却比亲娘还要亲,我就把母亲当成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总想还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却不想着怎么尽好本分满足神,这不是太没有人性了吗?就好比父母雇了一个保姆,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她照看一段时间,并给足了孩子的一切需用之物,可这个孩子却认保姆是母亲,看到的是保姆对他的照顾却不承认父母为他所做的一切,这不是太伤父母的心吗?不是忘恩负义、本末倒置吗?我的生命是来源于神,是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才得以存活到今天的,父母抚养我长大只是在尽他们的责任和义务,并不存在恩情的说法,我不该把父母当成自己的债主,应该感恩还报主宰这一切的神哪!如果我因着孝顺父母不在神面前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才是真正的白眼狼、没良心哪。追求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是有良心理智的人。如果我回家照顾父母,就算得到人的赞成和拥护,人都夸我是个孝子,但不能蒙神称许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后来,我又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寻求,我该怎么对待父母才合真理原则呢?我看到神的话说:“如果就你生活的环境与所处的背景来说,你孝顺父母与你完成神的托付、与你尽本分没有冲突,就是你孝顺父母不影响你忠心尽本分,那这两者可以同时实行,你不需要在形式上与父母分开,不需要作形式意义上的撇弃、弃绝。这是在什么情况下?(孝顺父母和尽本分不冲突的情况下。)对了。就是说,你父母不拦阻你信神,他们也信,特别支持你、特别鼓励你去忠心尽本分完成神的托付,那你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肉体亲人关系了,而是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那你对父母除了以弟兄姊妹这层关系相处之外还得尽到一些儿女的责任,对他们多一些关心也是应该的。在尽本分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就是在你的心不受他们辖制的情况下,打电话问候一下、关心一下,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难处,处理一些生活上的问题,甚至也可以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生命进入上的难处,这些都可以。这是在父母不拦阻你信神的情况下,这层关系应该维持,你应该尽到你的责任。为什么你对他们应该关心、照顾、问候呢?因为你是他们的儿女,因为这层关系,你就多了一种责任,因为这种责任,你对他们就多了一些问候与实质性的帮助。这是在不影响你尽本分的情况下,在他们不拦阻、不搅扰你信神尽本分,也不拖你后腿的情况下,你对他们尽责任理所应当,做到没有良心责备,这是最低标准。如果因为环境的影响、拦阻,你没法在家孝顺父母,那就没必要守规条了,应该任神摆布、顺服神的安排,就不用强求了。这事神定罪吗?神不定罪,神不强人所难。咱们现在所交通的是什么?就是在孝顺父母与尽本分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实行,交通的是实行原则,交通的是真理。虽然你有孝顺父母的责任,如果环境许可,你也能尽到这个责任,但是不应该受情感辖制。比如,父母有一方生病住院了,没人照顾,你尽本分挺忙还回不去,怎么办哪?这个时候就不能受情感的辖制,把这事放在祷告中,交托给神,任神摆布,得有这样的态度。如果神要夺去他的性命,把他挪走,那你也能顺服。有些人说:‘虽然我顺服了,但我心里还是痛苦,得哭好几天,这是不是情感啊?’这不叫情感,这叫有人情味,这叫有人性,神不定罪。……如果你陷在情感里,能耽误尽本分,那就完全违背神的意思了,神没这么要求你,神只要求你对父母尽到责任就行,这就是有孝敬的心了。神所说的孝顺父母是有背景的,在各方面条件都能达到的范围内尽点责任就可以了,至于他们以后会不会得大病、会不会死,这是由你决定的吗?他们生活得怎么样,什么时候死,得什么病死,怎样死,与你有关系吗?(没有。)没有关系。《话・卷六 关于追求真理(上)・什么是追求真理(四)》看了神的话我有了实行原则与路途。要是在家尽本分、条件许可,我就可以对父母尽尽孝心照顾他们的生活,如果条件不许可照顾不了,神也不定罪。想想我现在不是不想照顾父母,因为我被中共抓捕过,是他们严密监视的对象,我要是继续在家信神尽本分,就会再次被抓捕遭到更残酷的迫害。以后如果我有合适的条件、机会回家就在父母面前尽点孝心,跟他们一起交通交通神的话,没有这个条件我也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受辖制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对于父母的病情和养老问题,我应该祷告交给神。神造了人类,给人类安排了生老病死的规律,从古到今没有人能违背这个规律,也没有人能逃脱神的主宰安排。再说,父母年龄大了有些疾病这也是正常规律,是不可避免的,我就是守在他们跟前又能做什么呢?能代替他们受痛苦吗?何况还有我弟弟可以照顾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一生该走的路、该经历的事,这是别人不能代替的,也是不能改变的,父母的命运在神的手中,我能做的就是为他们祷告,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才是我该有的理智。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传统文化、祖宗的遗传这些人看为对的好的、符合大众观念伦理道德的东西,它不是真理,不是神对人类的要求,更不是做人的标准。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理,才是人该遵守的,只有凭神话真理活着才是真正有良心有理智的人哪。是神的话让我摆脱了“还报父母养育之恩”这个捆绑我几十年的枷锁,终于得着了释放自由啊!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迟来的醒悟

中国湖北 林敏 2013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时候,我热心比较大,常常读神的话,聚会交通也比较积极。没多久,带领安排我负责几个聚会小组,经常鼓励我好好追求,还准备培养我。我很享受这种被重视的感觉。我就在交通真理上下功夫,注重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想让大家都高看我,说我素质…

我不再为病痛愁苦忧虑了

中国江苏 金欣我母亲在我结婚前就得癌症去世了,父亲五十七岁时得了高血压,引起血管崩裂,导致半身不遂,在床上躺了十五年,最后痛苦地死去。父亲躺在床上痛苦的样子,在我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我也有高血压、心绞痛,有时候半个头都是麻的,就像针戳一样,身上大大小小的病也一直伴随着,长期都得吃…

善解人意的背后

中国江苏 荆伟 2017年10月份,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和苏月一块儿配搭作教会工作。后来我发现,苏月尽本分时常凭血气对付弟兄姊妹,让人特别受辖制,甚至有弟兄姊妹还因此消极了。聚会时,苏月也结合神的话认识自己,但对自己的本性实质与给弟兄姊妹带来的伤害却没有真实反省。我心想:“我得把苏…

误解神的日子苦不堪言

荷兰 李欣2017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一开始我尽本分还有些果效,后来我贪享地位之福,不作实际工作,还常以素质差、不懂业务为由不跟进工作,当上层带领常静姊妹了解工作时我根本回答不上来,更不了解弟兄姊妹尽本分的实际难处。姊妹就指点帮助我,可我不知回转。有两次她当着几个执事的面揭露我…

发表评论